0

    瞬间破了释魂林的大阵,狂少天帝“铛”的一剑冲天,撕破了天空上的混沌之气,霸气十足,说道:“多少年过去了,你依然还玩这种雕虫小技,这一点点变化的大阵,不入本座法眼。”

    狂少天帝这话听起来的确是霸气十足,不过他的确是有嚣张的资本,谁叫他是绝世天才,那怕他不是一位天帝,他也拥有着绝世无双的聪慧,他能最短的时间之内破解任何招式,在最短的时间内发现招式的破绽。

    “天帝,凭着这一点是不行的。”此时释魂林也徐徐地说道。

    “砰”的一声响起,在这刹那之间在混沌之中降下了一只巨大无比的上神之手,这只大手无数的混沌弥萦,一道道的混沌垂落之时宛如天瀑一样。

    更为恐怖的是这只镇压而下的大手不止是弥漫着上神的力量,它跳跃着真我的力量,这种力量独一无二,绝世无比,十分的卓越。

    “砰”的一声巨响,在这刹那之间,那怕是一剑破天的狂少天帝,都被一掌拍了回去,瞬间被困入了释魂林的世界之中。

    “杀”狂少天帝狂吼一声,再一次一剑破天,剑气纵横,当他的剑气横扫之时,这个世界的山河崩灭,瞬间赤地千万里,一切都被扫平,没有什么可以挡得住这一剑的大势。

    “砰”的一声响起,但是,在这刹那之间,那只跳跃着真我力量的上神之手依然以绝对的优势镇压而下,再听一声巨响传出,一剑破天的狂少天帝依然被拍回了释魂林的世界。

    看到这样的一幕很多人都不由抽了一口冷气,一位大帝竟然被释魂林困在了自己的世界之中,这是何等霸道的做法。

    大家都明白,这就是释魂林与狂少天帝之间的距离,释魂林最大的优势就是他的三个图腾成部,这让他拥有了真我的力量,而狂少天帝只是仅仅拥有一条天命,他未能拥有真我的力量。

    在这样的力量之下,技巧是无法弥补两个人之间的差距的,就算是狂少天帝天赋再高,他拥有着可以破解任何招式的慧眼,但在这里都用不上了,因为这种力量不是能用技巧来破解的,想破解这样的力量也唯有用比它更强大的力量才行。

    所以释魂林才会有底气说狂少天帝单凭拥有着破解的技巧是远远不够的。

    “轰、轰、轰”一阵阵轰鸣之声响起,那只跳跃着真我力量的上神巨掌缓缓镇压而下,此时狂少天帝的天命光芒夺目,源源不断地为狂少天帝提供大帝的力量。

    但是比方的力量有着不小的差距,就算有天命支撑,狂少天帝也无法破解释魂林的镇压,狂少天帝的一条天命没办法比释魂林的三个成部的图腾强大!

    “这也算是有答案了。”看到在上神巨掌的镇压之下,狂少天帝一次又一次反攻依然破不了这样的镇压,大家也算是心里面有底了。

    在这一刻是再明显不过了,一条天命对抗三个成部的图腾,这样的答案再明显不过了,谁胜谁劣是一眼能看得出来的。

    “天帝,若是你没有杀手锏,那也该结束的时候了。”此时释魂林徐徐地说道。

    “轰、轰、轰……”在一声声的轰鸣之中,此时此刻那只巨大的上神之手缓缓手拢,毫无疑问,此时释魂林要收网了,要镇杀狂少天帝。

    “释家小儿,你得意得太早了!”此时狂少天帝狂吼一声,“轰”的一声巨响,就在这刹那之间,血光冲天,一道血光撕裂了天幕,照亮了万域。

    在这瞬间,天地变得血红,亿万领域弥漫着血腥味。

    在这一刻狂少天帝的头顶上出现了一样东西,这件东西看起来像是一条天命,但它与天命又完全不一样,它通体腥红,好像是凝集着亿万鲜血一样,在这样一道血光之中宛如是有生命一样,一缕缕的光芒在跳动,好像在这一道的鲜血中是蕴养着无数的生命。

    这道鲜血浮现在了狂少天帝的头顶上,竟然与他的天命并排而列,看起来好像是可以与狂少天帝的天命相提并论一样。

    当这样的一条天命高悬于头顶上之时,狂少天帝整个人变得有些妖艳,似乎一切都变了模样一般,他整个人弥漫着一股说不出来的阴冷与残忍,似乎在这一刻他是变得无比嗜血一样。

    虽然说在此之前狂少天帝是十分的不让人待见,但他终究是一位堂皇无比的大帝仙王,大帝之气弥漫,但是在这一刻在他身上大帝气息是弱了很多,整个人是散发出了一股阴冷的气息,一股血腥味在弥漫着,好像他是从修罗血狱走出来的一样,带着无数的杀戮与无情。

    “轰”的一声巨响,此时狂少天帝整个人都血气弥漫,虽然说每一个强者都会血气弥漫,特别是大帝,大帝的血气之强是不用多说。

    但此时此刻狂少天帝全身所弥漫的血气却不一样,他全身所弥漫的血气带着一股阴冷,一种残忍,甚至当这样的血气弥漫之时给人一种入魔的感觉。

    “释家小儿,你把我彻底惹怒了。”狂少天帝一声狂吼,“铛”的一声响起,在这瞬间他的三把帝剑再次三剑合一,一剑斩出,斩断因果,扫平了日月星辰。

    在这刹那之间,这一剑爆发的剑罡宛如是宇宙级的风暴一样,剑罡狂扫而过的时候,听到“啵、啵、啵”的一声声响起,不要说是星辰,就是一颗颗太阳都在这刹那之间被剑罡扫灭,瞬间灰飞烟灭,就好像是残烛一样被狂风吹灭。

    “砰砰砰”的一阵阵崩碎之声响起,在这一剑之下,不止是那只镇压而下的上神巨掌,就是释魂林所创造的世界了在这一剑之下纷纷崩碎。

    最后“轰”的一声巨响,跨越亿万里空间的山脉崩灭,释魂林的世界在这刹那之间灰飞烟灭,被狂少天帝的一剑荡平。

    “咚、咚、咚”在这刹那之间,释魂林受到创击,他整个人都连退了好几步,胸膛起伏,可以说狂少天帝这一剑给了他很重的打击。

    “不过尔尔!”此时狂少天帝站在了天空之上,双目烛照天地,在这瞬间他双目变得通红,好像是血光在跳动一样,狂少天帝整个人的气息都变了。

    在此之前的狂少天帝虽然是任性狂傲,但他身上堂皇的大帝气息是让人一览无余的,但现在狂少天帝的大帝气息之中混合了大量的阴森嗜血的气息。

    同时高悬在狂少天帝头顶上的那道鲜血妖艳无比,它所散发出来的力量让人感到恐惧,当它与狂少天帝的天命并列之时,它所散发出来的威慑力量并不见得比狂少天帝的天命弱多少。

    “那是什么东西!”不要说是一般的强者,就算是上神看到狂少天帝头顶上所高悬着的那道鲜血,也都心里在发毛,一道可以不亚于天命的鲜血,这是多么恐怖的东西。

    看着这样的一道鲜血,很多人心里面都发怵,但没有人知道那是什么东西。

    “释家小儿,今天我就拿你来磨砺一下新得到的宝物。”此时狂少天帝神态阴冷,已经没有了那股大帝的堂皇气息,森然地说道。

    原来这一道鲜血正是狂少天帝从那个怪兽所拉着铜棺中所得到的宝物。狂少天帝只拥有一条天命,一直以来他都想弥补自己天命不足的弱点。

    他也不知道是从哪里得到消息,知道远荒藏着这样的一道鲜血,这一道鲜血竟然拥有不亚于天命的力量,所以狂少天帝不惜一切代价得到这道鲜血,而且把它这一道鲜血融入了自己的帝血之中,让它如同天命一样,成为真正自己所能拥有的力量。

    “嗡、嗡、嗡”此时释魂林身上的皇冠、朝衣、宝佩、玉笏……一身的“皇朝套装”在这一刻完全爆发,散发出了皇气,在这个时候释魂林身后浮现了一个古朝,时间古远,宛如化作了亘古,跨越了时空。

    这是释魂林这一身“皇朝套装”的道篇,整个道篇化作了一个亘古王朝,拥有着整个古老王朝的力量。

    但释魂林的这身套装玄妙远不止于此,释魂林不仅仅是一尊上神,他在凡世间也曾创建了一个强大的王朝,建立了一个规模庞大的王国,他庇护百姓,接受子民的朝奉,让整个王朝的气运蕴养他这一身“皇朝套装”。

    “在下奉陪便是。”对于狂少天帝的话,释魂林也不客气谦让,也冷冷地说道。

    到了他们这一步,谦虚已经没有什么用了,低调也一样无济于事,双方都撕破了脸皮了,今天不你死便是我亡。

    “胆子倒不小,学了一些本事,就真的以为自己可以与本座抗衡了。”狂少天帝脸色阴森,冷冷地说道:“本座要以剑阵困死你,慢慢把你折磨至死,让你明白你与我之间的鸿沟是一辈子都无法跨越的!”

    说到这里,狂少天帝整个人散发出了嗜血的气息,他双目中跳动的血光十分的兴奋,甚至让人怀疑他会不会吸干释魂林的鲜血。(未完待续。)

第1996章释魂林的实力    “就是,释兄,何惧一战。”另外的一位上神立即怂恿释魂林说道。

    狂少天帝的态度让在场的一些上神心里面不爽,虽然说狂少天帝是一位大帝,但只不过是一条天命而己。

    那怕说狂少天帝是天资无比、绝世天才,但在一些上神心里面多少都有些鄙夷,再了不起,再有天赋,那也只不过是一条天命的大帝而己。

    更何况狂少天帝一直以来都是嚣张狂妄、任性狷狂,让很多人是看不顺眼。如果不是说狂少天帝所出身的世家还有三位大帝,以及狂少天帝乃是小响哨兵团的一员,只怕早就有上神去找狂少天帝的麻烦了。

    一直以来上神的地位就不如大帝仙王,如果说一位上神斩杀了一位大帝,那绝对是能让自己的声望与地位上一个很大的台阶。

    试想又有哪一位上神不想斩一位大帝仙王呢?可以说只拥有一条天命的狂少天帝绝对是很好的猎杀对象,只可惜,他背后的靠山是硬了一些,否则的话,早就有人动手猎杀狂少天帝了。

    现在狂少天帝再三挑衅释魂林,这是赤裸裸地蔑视上神,所以在场的一些上神心里面不爽,更何况,释魂林的人缘要比狂少天帝好上很多了。

    “释魂林,不要像炮娘一样磨磨叽叽,快快上来一战。”狂少天帝嚣张不改,声如洪钟,说道:“既然姓李的小子不在,我拿你来热热身也好。”

    “如此说来天帝是自认为能击败释某了。”释魂林本是一个低调的人,但这并不代表他怕事,狂少天帝如此的咄咄逼人,他也双目一凝,绽放出光芒。

    更何况,在场的一些上神怂恿之下,释魂林也是有所意动,扪心自问,又有几个上神不愿意去击败一尊大帝呢?只不过是有没有这个机会而己。

    “有自信。”狂少天帝双目一厉,瞬间绽放出了杀机,大笑地说道:“虽然你的三个图腾已成部,但本座有自信斩你!”

    在刚才狂少天帝还说饶释魂林不死,现在又扬言要斩释魂林,他的确是一个率性的大帝,说变就变。

    在这短短的时间之内狂少天帝心生杀机,一下子改变了心意,这不是没有原因的。

    释魂林和狂少天帝是同生一个时代,当年绝世天才的狂少天帝风华正茂之时在他眼中释魂林只不过是蚁蝼而己,不要说是质疑他的实力,连在他面前说话的资格都没有,现在释魂林却丝毫无惧于他,甚至质疑他的实力。

    这种慢怠的姿态对于一直以来高高在上的狂少天帝是无法接受的,所以就在这刹那之间,狂少天帝心里面对释魂林起了杀机。

    就算是泥人也有三分的泥性,释魂林本就不见得比狂少天帝弱,现在被狂少天帝口出狂言说斩自己,一向低调的释魂林也是沉不住气了。

    释魂林站了出来,也脸色一冷,冷冷地说道:“既然是如此,恭敬不如从命,就让我来会会天帝,见识见识天帝的绝世之术。”

    此时释魂林也不自谦,也不自称“释某”,他本就是有实力的人,他谦虑,那是给狂少天帝面子,既然狂少天帝不给面子,释魂林也没有必要给狂少天帝面子。

    本来大家是观看金戈承载天命,成就大帝的,现在狂少天帝与释魂林一闹,所有人的注意力都被吸引过来了,所有人都不由盯着释魂林与狂少天帝之间的一战。

    大家都想知道这一战的结果,三个图腾的上神对决一条天命的大帝,更难得的是彼此同生于一个时代,他们之间的一战,注定会成为经典的一战,十分有说服力的一战。

    “铮、铮、铮”在这刹那之间,狂少天帝缓缓的拔出了自己背后的三把帝剑,“铛”的一声响起,三把帝剑是帝光直冲斗虚,雪耀天地。

    “轰”的一声巨响,狂少天帝的天命浮现,只见晶莹的天命在狂少天帝的头顶上化作一条大道,源源不止,息息无穷,它能给狂少天帝提供源源不断的力量。

    看到天命高悬,让一些上神也不由为之羡慕,虽然说上神不一定比大帝仙王弱,甚至有上神比大帝仙王还要强大,但是同一个层次的上神所付出的努力只怕是同一层次的大帝仙王要多。

    在很多人心里面认为,大帝仙王注定是天之骄子,他们拥有了上神所无法拥有的东西天命!

    看到狂少天帝出手就是三把帝剑,这是他最强的兵器,而且天命高悬,释魂林也不敢大意,他也拿出了自己压箱的宝物。

    “嗡”的一声响起,在这刹那之间释魂林全身散发出了皇气,浅金色的光芒瞬间弥漫于天地之间。

    听到“铛、铛、铛”的一声声响起,在这刹那之间释魂林已经是一件套装在身。

    在这一刻,释魂林头戴皇冠,身披朝衣,手执玉笏,腰挂宝佩……在这刹那之间释魂林宛如变了一个人,一代皇者,古朴而威严。

    这是释魂林的“皇朝套装”,这件套装乃是后天的橙武套装,一共有八个件。

    这样的一身套装,并不见得有多出色,因为后天的橙武套装的极限是三十个道胚,而释魂林的这一身套装只有八个道胚,所以说只能是中规。

    作为拥有三个图腾的释魂林本应拥有更强大的兵器,就像狂少天帝那样拥有了天封品质的道兵。

    但是释魂林却是一直在祭炼这身“皇朝套装”,甚至可以说这一身“皇朝套装”伴随了他大半辈子,他把这一身的套装祭炼到了他这个层次的最极限,成为了一件上神境界的橙武套装。

    “轰”的一声巨响,在这刹那之间释魂林的三个图腾冲天而起,三个图腾相互交缠,瞬间成部,成部的三个图腾之中蕴含着无穷无尽的混沌之气,在这混沌之中亘横着一条属于上神的大道。

    虽然说狂少天帝的天命是让人羡慕,但释魂林的成部的三个图腾也不见得比狂少天帝的一条天命弱到哪里去。

    “斩”狂少天帝大喝一声,“铛”剑鸣不止,剑鸣之声可以崩碎万域,在这一剑斩下瞬间,三把帝剑瞬间合为了一剑,三剑合一,一剑斩下之时跨越了万界,在这无敌的剑芒之下是能听到“噗、噗、噗”的一声声响起,这响起的一声声乃是剑芒扫过天宇之时斩灭一颗颗星辰的声音。

    “铛”的一声响起,雪亮的一剑直斩而至,这一剑乃是大帝之道镇杀,没有华丽的招式变化,这是直接的镇杀,在这一剑之势下你无处遁逃,那怕你是逃出百万里、千万里,结果都是一样,都在这一剑的镇杀之下。

    更让要恐怖的是,在这一剑之下天命的光芒璀璨,这就意味着天命可以源源不断地为他这一剑提供无敌的力量。

    面对斩来的一剑,释魂林也不敢托大,神态凝重,出招谨慎。

    “天帝,吃我一招。”释魂林长啸一声,手中的玉笏压下,他身体遥遥一拜。

    “轰”的一声巨响,在他遥遥一拜之下,释魂林手中的玉笏化作了一条跨越亿万里的山脉,这条山脉散发出了温润的光芒,是一条玉脉。

    如此一条巨大的玉脉跨越亿万里,宛如是成为了世间最长最大的山脉,在这一条山脉之中容纳着一个世界,在这里面有着无穷无尽的山河,有日月出于其中,有星辰银河环绕,这样的一条山脉它已经自成一个世界。

    “砰”的一声响起,一剑斩在了巨脉之上,星火溅射,无数的碎石崩飞,整条大脉出现了一道道粗大无比的裂缝。

    但是这一条山脉已经自成一个世界,那怕被一剑斩裂,在一阵阵“轰、轰、轰”的轰鸣声中,这个世界是搬山倒海,眨眼之间被劈开的裂缝又合了上去。

    毫无疑问,狂少天帝狂霸的一剑依然奈何不了释魂林的这条山脉。

    就是狂少天帝也是愕了一下,释魂林的实力是超出了他的想象,比他想象中还要强出不少。

    “天帝,得罪了。”此时释魂林也毫不客气,瞬间对狂少天帝发动起了攻击。

    “轰”的一声巨响,释魂林的三个图腾狂跃于天,在这刹那之间宛如是化作了无穷无尽的浩海,无边无垠。

    “轰、轰、轰”一阵阵轰鸣不止,在这一刻释魂林再次遥遥一拜,在无穷无尽的混沌之气中,他玉笏所化的山脉镇杀而下,在这巨脉之中浮现了一座座巨大无比的神山,一座座的神山星罗密布,自然成阵,轰杀而下,瞬间把狂少天帝纳入了这样的一条大脉山河之中,狂少天帝瞬间被困于大阵之中。

    “这又有何了不起,区区天然成阵而己。”狂少天帝大笑一声,毫无忌惮,瞬间一步轰杀入了这个大阵最凶险的中枢。

    “铛”的一声剑鸣,剑芒倒斩而出,拖出了长长的剑影,听到“砰、砰、砰”的一声声崩碎之声响起,一剑之下狂少天帝把一座座神山拦腰斩断,一下子破了释魂林的大阵。

    毫无疑问,狂少天帝是一个绝世天才,在短短的时间之内就发现了释魂林这大阵的破绽。(~^~)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