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就是,释兄,何惧一战。”另外的一位上神立即怂恿释魂林说道。

    狂少天帝的态度让在场的一些上神心里面不爽,虽然说狂少天帝是一位大帝,但只不过是一条天命而己。

    那怕说狂少天帝是天资无比、绝世天才,但在一些上神心里面多少都有些鄙夷,再了不起,再有天赋,那也只不过是一条天命的大帝而己。

    更何况狂少天帝一直以来都是嚣张狂妄、任性狷狂,让很多人是看不顺眼。如果不是说狂少天帝所出身的世家还有三位大帝,以及狂少天帝乃是小响哨兵团的一员,只怕早就有上神去找狂少天帝的麻烦了。

    一直以来上神的地位就不如大帝仙王,如果说一位上神斩杀了一位大帝,那绝对是能让自己的声望与地位上一个很大的台阶。

    试想又有哪一位上神不想斩一位大帝仙王呢?可以说只拥有一条天命的狂少天帝绝对是很好的猎杀对象,只可惜,他背后的靠山是硬了一些,否则的话,早就有人动手猎杀狂少天帝了。

    现在狂少天帝再三挑衅释魂林,这是赤裸裸地蔑视上神,所以在场的一些上神心里面不爽,更何况,释魂林的人缘要比狂少天帝好上很多了。

    “释魂林,不要像炮娘一样磨磨叽叽,快快上来一战。”狂少天帝嚣张不改,声如洪钟,说道:“既然姓李的小子不在,我拿你来热热身也好。”

    “如此说来天帝是自认为能击败释某了。”释魂林本是一个低调的人,但这并不代表他怕事,狂少天帝如此的咄咄逼人,他也双目一凝,绽放出光芒。

    更何况,在场的一些上神怂恿之下,释魂林也是有所意动,扪心自问,又有几个上神不愿意去击败一尊大帝呢?只不过是有没有这个机会而己。

    “有自信。”狂少天帝双目一厉,瞬间绽放出了杀机,大笑地说道:“虽然你的三个图腾已成部,但本座有自信斩你!”

    在刚才狂少天帝还说饶释魂林不死,现在又扬言要斩释魂林,他的确是一个率性的大帝,说变就变。

    在这短短的时间之内狂少天帝心生杀机,一下子改变了心意,这不是没有原因的。

    释魂林和狂少天帝是同生一个时代,当年绝世天才的狂少天帝风华正茂之时在他眼中释魂林只不过是蚁蝼而己,不要说是质疑他的实力,连在他面前说话的资格都没有,现在释魂林却丝毫无惧于他,甚至质疑他的实力。

    这种慢怠的姿态对于一直以来高高在上的狂少天帝是无法接受的,所以就在这刹那之间,狂少天帝心里面对释魂林起了杀机。

    就算是泥人也有三分的泥性,释魂林本就不见得比狂少天帝弱,现在被狂少天帝口出狂言说斩自己,一向低调的释魂林也是沉不住气了。

    释魂林站了出来,也脸色一冷,冷冷地说道:“既然是如此,恭敬不如从命,就让我来会会天帝,见识见识天帝的绝世之术。”

    此时释魂林也不自谦,也不自称“释某”,他本就是有实力的人,他谦虑,那是给狂少天帝面子,既然狂少天帝不给面子,释魂林也没有必要给狂少天帝面子。

    本来大家是观看金戈承载天命,成就大帝的,现在狂少天帝与释魂林一闹,所有人的注意力都被吸引过来了,所有人都不由盯着释魂林与狂少天帝之间的一战。

    大家都想知道这一战的结果,三个图腾的上神对决一条天命的大帝,更难得的是彼此同生于一个时代,他们之间的一战,注定会成为经典的一战,十分有说服力的一战。

    “铮、铮、铮”在这刹那之间,狂少天帝缓缓的拔出了自己背后的三把帝剑,“铛”的一声响起,三把帝剑是帝光直冲斗虚,雪耀天地。

    “轰”的一声巨响,狂少天帝的天命浮现,只见晶莹的天命在狂少天帝的头顶上化作一条大道,源源不止,息息无穷,它能给狂少天帝提供源源不断的力量。

    看到天命高悬,让一些上神也不由为之羡慕,虽然说上神不一定比大帝仙王弱,甚至有上神比大帝仙王还要强大,但是同一个层次的上神所付出的努力只怕是同一层次的大帝仙王要多。

    在很多人心里面认为,大帝仙王注定是天之骄子,他们拥有了上神所无法拥有的东西天命!

    看到狂少天帝出手就是三把帝剑,这是他最强的兵器,而且天命高悬,释魂林也不敢大意,他也拿出了自己压箱的宝物。

    “嗡”的一声响起,在这刹那之间释魂林全身散发出了皇气,浅金色的光芒瞬间弥漫于天地之间。

    听到“铛、铛、铛”的一声声响起,在这刹那之间释魂林已经是一件套装在身。

    在这一刻,释魂林头戴皇冠,身披朝衣,手执玉笏,腰挂宝佩……在这刹那之间释魂林宛如变了一个人,一代皇者,古朴而威严。

    这是释魂林的“皇朝套装”,这件套装乃是后天的橙武套装,一共有八个件。

    这样的一身套装,并不见得有多出色,因为后天的橙武套装的极限是三十个道胚,而释魂林的这一身套装只有八个道胚,所以说只能是中规。

    作为拥有三个图腾的释魂林本应拥有更强大的兵器,就像狂少天帝那样拥有了天封品质的道兵。

    但是释魂林却是一直在祭炼这身“皇朝套装”,甚至可以说这一身“皇朝套装”伴随了他大半辈子,他把这一身的套装祭炼到了他这个层次的最极限,成为了一件上神境界的橙武套装。

    “轰”的一声巨响,在这刹那之间释魂林的三个图腾冲天而起,三个图腾相互交缠,瞬间成部,成部的三个图腾之中蕴含着无穷无尽的混沌之气,在这混沌之中亘横着一条属于上神的大道。

    虽然说狂少天帝的天命是让人羡慕,但释魂林的成部的三个图腾也不见得比狂少天帝的一条天命弱到哪里去。

    “斩”狂少天帝大喝一声,“铛”剑鸣不止,剑鸣之声可以崩碎万域,在这一剑斩下瞬间,三把帝剑瞬间合为了一剑,三剑合一,一剑斩下之时跨越了万界,在这无敌的剑芒之下是能听到“噗、噗、噗”的一声声响起,这响起的一声声乃是剑芒扫过天宇之时斩灭一颗颗星辰的声音。

    “铛”的一声响起,雪亮的一剑直斩而至,这一剑乃是大帝之道镇杀,没有华丽的招式变化,这是直接的镇杀,在这一剑之势下你无处遁逃,那怕你是逃出百万里、千万里,结果都是一样,都在这一剑的镇杀之下。

    更让要恐怖的是,在这一剑之下天命的光芒璀璨,这就意味着天命可以源源不断地为他这一剑提供无敌的力量。

    面对斩来的一剑,释魂林也不敢托大,神态凝重,出招谨慎。

    “天帝,吃我一招。”释魂林长啸一声,手中的玉笏压下,他身体遥遥一拜。

    “轰”的一声巨响,在他遥遥一拜之下,释魂林手中的玉笏化作了一条跨越亿万里的山脉,这条山脉散发出了温润的光芒,是一条玉脉。

    如此一条巨大的玉脉跨越亿万里,宛如是成为了世间最长最大的山脉,在这一条山脉之中容纳着一个世界,在这里面有着无穷无尽的山河,有日月出于其中,有星辰银河环绕,这样的一条山脉它已经自成一个世界。

    “砰”的一声响起,一剑斩在了巨脉之上,星火溅射,无数的碎石崩飞,整条大脉出现了一道道粗大无比的裂缝。

    但是这一条山脉已经自成一个世界,那怕被一剑斩裂,在一阵阵“轰、轰、轰”的轰鸣声中,这个世界是搬山倒海,眨眼之间被劈开的裂缝又合了上去。

    毫无疑问,狂少天帝狂霸的一剑依然奈何不了释魂林的这条山脉。

    就是狂少天帝也是愕了一下,释魂林的实力是超出了他的想象,比他想象中还要强出不少。

    “天帝,得罪了。”此时释魂林也毫不客气,瞬间对狂少天帝发动起了攻击。

    “轰”的一声巨响,释魂林的三个图腾狂跃于天,在这刹那之间宛如是化作了无穷无尽的浩海,无边无垠。

    “轰、轰、轰”一阵阵轰鸣不止,在这一刻释魂林再次遥遥一拜,在无穷无尽的混沌之气中,他玉笏所化的山脉镇杀而下,在这巨脉之中浮现了一座座巨大无比的神山,一座座的神山星罗密布,自然成阵,轰杀而下,瞬间把狂少天帝纳入了这样的一条大脉山河之中,狂少天帝瞬间被困于大阵之中。

    “这又有何了不起,区区天然成阵而己。”狂少天帝大笑一声,毫无忌惮,瞬间一步轰杀入了这个大阵最凶险的中枢。

    “铛”的一声剑鸣,剑芒倒斩而出,拖出了长长的剑影,听到“砰、砰、砰”的一声声崩碎之声响起,一剑之下狂少天帝把一座座神山拦腰斩断,一下子破了释魂林的大阵。

    毫无疑问,狂少天帝是一个绝世天才,在短短的时间之内就发现了释魂林这大阵的破绽。(~^~)

第1995章又见狂少天帝    就在李七夜与战王世家的四位大帝相商之时,金戈依然是端坐于神峰之上,等待着承载天命的最佳时机,此时天空上已经是汇聚了足够强大的力量,天命已经隐隐浮现。

    看到战王世家这样的架势,有百万大军镇守,甚至有一尊尊上神亲临,这让大家都明白,这一次谁都无法狙击成功。

    “轰”的一声巨响,就在这刹那之间,天空摇晃,一条无上帝道突然之间从天边跨越而来,瞬间抵达于神峰之外。

    就在这一刻,“轰、轰、轰”的一阵阵轰鸣之声不绝于耳,大帝之威一下子弥漫于天地间,在这大帝之威下,让许多人都喘不过气来,道行浅的人是直接跪倒在地上,被大帝之威镇压得连头颅都抬不起来。

    “大帝”在这瞬间,很多人都被吓了一天,包括了神峰上的战王世家百万大军和上神,突然一位大帝到来,这怎么不把他们吓得一大跳呢。

    突然冒出一位大帝,这让所有人都为之紧张,特别是战王世家,如果说是有一位大帝狙击金戈的话,这绝对是一件十分危险的事情。

    “嗡”的一声响起,就在这瞬间天边出现了一尊霸气无双的身影,他一步踏上大帝之道,下一步就瞬间抵达了神峰之外。

    下一刻这位大帝已经站在了神峰之外,大家一看便看清楚了这位大帝的面目。

    “狂少天帝。”看到这位背负三把帝剑的大帝,有人不由大叫一声。

    看到了狂少天帝,战王世家的上神和百万大军不由松了一口气,毕竟狂少天帝是他们天族的大帝,更何况他们战王世家有恩于狂少天帝,他出手狙击金戈的机率很小。

    当然了,战王世家的上神依然不敢掉于轻心,在暗中依然是提防着。因为狂少天帝是一位不按理出牌的大帝,他是一个十分狂妄任性的大帝,做事情往往不考虑后果,往往是为所欲为,所以战王世家的上神也担心狂少天帝突然心血来潮,临时起意狙击金戈。

    “大帝驾临,蓬荜生辉,有失远迎,请恕罪。”当狂少天帝到来之后,战王世家的上神立即站出来抱拳,相迎地笑着说道。

    狂少天帝目光一扫,他也是一个十分聪明的人,大笑一声,说道:“白上神,这一套就收起吧,甭跟玩这客套的东西。本座也不是来狙击你们的后辈,听闻姓李的小子前来闹事,所以本座特地赶来,助你们一臂之力,也算是还清当年战王前辈的恩情。”

    原来当年狂少天帝被大怒的归凡古神追杀得走投无路,后来因为天庭出面才平息了这一场纷争,在这其中战王天帝曾经出面美言几句,这对狂少天帝有着很大的帮助。

    被狂少天帝一语拆穿,战王世家的上神干笑一声,但他也是经历过风险的人,依然保持从容,深深地向狂少天帝鞠身一拜,说道:“大帝爱护晚辈,对世家恩重如山,战王世家铭记于心。”

    “姓李的那个小子呢?”狂少天帝是一个嚣张任性的人,也不与这位上神多啰嗦,沉声地说道:“本座必定要亲手斩了了!”

    在白骨巨猿的手中吃了大亏,狂少天帝花了九牛二虎的力气才斩了这具白骨巨猿,这让狂少天帝怀恨于心,取得宝物之后,狂少天帝就要寻找李七夜,不斩了李七夜这样的晚辈,是难消他的心头之恨!

    “这个”狂少天帝这样的话顿时让这位战王世家的上神回答不上来,他也不知道上面是怎么样的情况,因为他们战王世家的四位大帝镇封了空间,里面的情况是他们无法窥视的,他们根本不知道李七夜与四位大帝究竟怎么了。

    同是对于战王世家来说,他们也不方便向外界宣布说他们的四位大帝已经在这里了,毕竟树大招风。就算有人猜测到一些,他们战王世家也不会去承认的。

    “战王天帝可在此?”狂少天帝目光一扫,搜索天地,他的目光扫过了这片天地的一个个坐标,但却未看出端倪。

    毕竟是战王世家的四位大帝亲自出手镇守空间,狂少天帝只是一条天命的大帝而己,他搜索不到战王天帝他们的踪影那也是在情理之中的事情。

    就算狂少天帝未能搜索出蛛丝马迹,但他也能猜得了多少,金戈敢在这里承载天命,这就意味着战王世家底气十足。

    “大帝暂且在山上坐坐如何?待后辈承载天命之后,再叙叙旧。”对于狂少天帝的这个问题战王世家的上神避而不谈,邀请狂少天帝上山。

    “也罢,我也不为难你。”狂少天帝一如既往地霸气,他目光一扫,瞬间锁定在了远处的一个人身上。

    这个人正是释魂林,在释魂林身后跟着齐临帝女他们。这并非是说释魂林和齐临帝女他们是爱掺和热闹,只是这一次金戈要承载天命,这样的机会对于齐临帝女他们这样的年轻一辈来说是十分难得。

    所以释魂林带齐临帝女他们三个人出来,在远处远远眺望,希望这能给齐临帝女他们三个人积累一些经验,说不定未来他们三个人有机会踏上通往大帝仙王的道路。

    “反正左右也无事,那就让我先清算清算个人恩怨吧。”狂少天帝也是十分的任性,把战王世家的上神落在一步,踏空而起,瞬间往释魂林那边走去。

    对于狂少天帝的做法,战王世家的上神也不能说什么,狂少天帝的嚣张与任性大家都知道的事情,很多人都不愿意跟他沾边,因为他就是一个煞星,常常会捅篓子。

    见狂少天帝踏空而上,这让远在天边的释魂林不由皱了一下眉头,他知道此事难于善终,但作为一个三个图腾成部的上神,释魂林也不会临降逃脱,毕竟他本身的力量不弱于狂少天帝,他并不怕狂少天帝。

    “释魂林,我们又见面了。”狂少天帝站在虚空之上,依然是凌驾九天的姿态,依然是气势凌人,他站于高空,有着俯视众生的姿态。

    狂少天帝如此狂妄的姿态,见过他的人都已经习惯了,他狂妄任性又不是一天两天的事情,他一辈子都是那么的狂妄高姿,更何况,他也的确是有狂妄的资本,作为一位天帝,那怕是只拥有一条天命,他也是站在修士世界的巅峰。

    “天帝,又见面了。”释魂林徐徐地说道:“难道天帝还为一点鸡毛蒜皮的小事耿耿于怀吗?”

    和狂少天帝完全相反,释魂林是一个低调的人,也是一个低姿态的人,很多时候他把自己姿态放得很低,毕竟他是小修士出身,在这一条道路上漫漫走下来,他一直都是十分低调,不像狂少天帝一生下来就是天才,一生都是那么高调。

    尽管说释魂林是一个低调的人,但他并不是怕事的人,他不愿意去惹麻烦,但他也不怕麻烦!

    “本座也不是量小之人,晚辈的事情就让它过去。”狂少天帝大笑说道。他所说的晚辈事情就是指他要拿齐临帝女他们喂怪兽的事情。

    “今日本座本是来斩姓李的小子,既然他龟缩着不出来,那也罢,你我两个人就切磋切磋。”狂少天帝大笑地说道:“今日本座倒想知道是你这位上神厉害,还是我这个大帝无敌!”

    狂少天帝这话一出来,顿时让在场的人都不由屏住呼吸,上次狂少天帝与释魂林之间一战还没有结果,现在再来一战的话,这立即引得大家关注!

    “天帝乃是承载天命,一生聪慧,实是天之骄子。”面对于狂少天帝这样的挑战,释魂林低调地说道:“释某只是碌碌无为的凡胎俗人而己,又焉能比得上天帝的无敌。与天帝相比,释某自愧不如。”

    如果说狂少天帝想要找晚辈的麻烦,释魂林肯定不会同意,现在狂少天帝只是仅仅挑战他自己而己,所以释魂林对于个人的声名威望看得不是很重,直接向狂少天帝认输。

    一般而言,若是没有什么恩怨,大帝仙王不会轻易去挑战别人,他们这样的存在都是保持着克制,毕竟大家都是有来历有靠山的人,而且他们很多时候也不是仅仅为自己而战。

    狂少天帝可不一样,他管你什么克制,管你什么责任,他就是任性而为,自己想怎么样就怎么样。

    “释魂林,这只怕由不得你!”狂少天帝双目一炽,盯着释魂林,大笑地说道:“念在同生一个时代的份上,本座可以饶你一命,等我打败你之后,再斩姓李的小子也不迟!”

    “释兄,一战又何妨,为我们上神扬扬威。”见狂少天帝有此的咄咄逼人,远处的一位上神对释魂林大叫地说道。

    一直以来上神的地位不如大帝仙王,毕竟大帝仙王是拥有天命的存在,当然古神除外。

    虽然说狂少天帝是一位绝世天才,但是拥有一条天命的他,很多的上神在心里面多多少少都不把他放在心上。

    现在狂少天帝如此的咄咄逼人,同样是作为上神,有一些人心里面就不服气了,开口怂恿释魂林大战狂少天帝。(未完待续。)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