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就在李七夜与战王世家的四位大帝相商之时,金戈依然是端坐于神峰之上,等待着承载天命的最佳时机,此时天空上已经是汇聚了足够强大的力量,天命已经隐隐浮现。

    看到战王世家这样的架势,有百万大军镇守,甚至有一尊尊上神亲临,这让大家都明白,这一次谁都无法狙击成功。

    “轰”的一声巨响,就在这刹那之间,天空摇晃,一条无上帝道突然之间从天边跨越而来,瞬间抵达于神峰之外。

    就在这一刻,“轰、轰、轰”的一阵阵轰鸣之声不绝于耳,大帝之威一下子弥漫于天地间,在这大帝之威下,让许多人都喘不过气来,道行浅的人是直接跪倒在地上,被大帝之威镇压得连头颅都抬不起来。

    “大帝”在这瞬间,很多人都被吓了一天,包括了神峰上的战王世家百万大军和上神,突然一位大帝到来,这怎么不把他们吓得一大跳呢。

    突然冒出一位大帝,这让所有人都为之紧张,特别是战王世家,如果说是有一位大帝狙击金戈的话,这绝对是一件十分危险的事情。

    “嗡”的一声响起,就在这瞬间天边出现了一尊霸气无双的身影,他一步踏上大帝之道,下一步就瞬间抵达了神峰之外。

    下一刻这位大帝已经站在了神峰之外,大家一看便看清楚了这位大帝的面目。

    “狂少天帝。”看到这位背负三把帝剑的大帝,有人不由大叫一声。

    看到了狂少天帝,战王世家的上神和百万大军不由松了一口气,毕竟狂少天帝是他们天族的大帝,更何况他们战王世家有恩于狂少天帝,他出手狙击金戈的机率很小。

    当然了,战王世家的上神依然不敢掉于轻心,在暗中依然是提防着。因为狂少天帝是一位不按理出牌的大帝,他是一个十分狂妄任性的大帝,做事情往往不考虑后果,往往是为所欲为,所以战王世家的上神也担心狂少天帝突然心血来潮,临时起意狙击金戈。

    “大帝驾临,蓬荜生辉,有失远迎,请恕罪。”当狂少天帝到来之后,战王世家的上神立即站出来抱拳,相迎地笑着说道。

    狂少天帝目光一扫,他也是一个十分聪明的人,大笑一声,说道:“白上神,这一套就收起吧,甭跟玩这客套的东西。本座也不是来狙击你们的后辈,听闻姓李的小子前来闹事,所以本座特地赶来,助你们一臂之力,也算是还清当年战王前辈的恩情。”

    原来当年狂少天帝被大怒的归凡古神追杀得走投无路,后来因为天庭出面才平息了这一场纷争,在这其中战王天帝曾经出面美言几句,这对狂少天帝有着很大的帮助。

    被狂少天帝一语拆穿,战王世家的上神干笑一声,但他也是经历过风险的人,依然保持从容,深深地向狂少天帝鞠身一拜,说道:“大帝爱护晚辈,对世家恩重如山,战王世家铭记于心。”

    “姓李的那个小子呢?”狂少天帝是一个嚣张任性的人,也不与这位上神多啰嗦,沉声地说道:“本座必定要亲手斩了了!”

    在白骨巨猿的手中吃了大亏,狂少天帝花了九牛二虎的力气才斩了这具白骨巨猿,这让狂少天帝怀恨于心,取得宝物之后,狂少天帝就要寻找李七夜,不斩了李七夜这样的晚辈,是难消他的心头之恨!

    “这个”狂少天帝这样的话顿时让这位战王世家的上神回答不上来,他也不知道上面是怎么样的情况,因为他们战王世家的四位大帝镇封了空间,里面的情况是他们无法窥视的,他们根本不知道李七夜与四位大帝究竟怎么了。

    同是对于战王世家来说,他们也不方便向外界宣布说他们的四位大帝已经在这里了,毕竟树大招风。就算有人猜测到一些,他们战王世家也不会去承认的。

    “战王天帝可在此?”狂少天帝目光一扫,搜索天地,他的目光扫过了这片天地的一个个坐标,但却未看出端倪。

    毕竟是战王世家的四位大帝亲自出手镇守空间,狂少天帝只是一条天命的大帝而己,他搜索不到战王天帝他们的踪影那也是在情理之中的事情。

    就算狂少天帝未能搜索出蛛丝马迹,但他也能猜得了多少,金戈敢在这里承载天命,这就意味着战王世家底气十足。

    “大帝暂且在山上坐坐如何?待后辈承载天命之后,再叙叙旧。”对于狂少天帝的这个问题战王世家的上神避而不谈,邀请狂少天帝上山。

    “也罢,我也不为难你。”狂少天帝一如既往地霸气,他目光一扫,瞬间锁定在了远处的一个人身上。

    这个人正是释魂林,在释魂林身后跟着齐临帝女他们。这并非是说释魂林和齐临帝女他们是爱掺和热闹,只是这一次金戈要承载天命,这样的机会对于齐临帝女他们这样的年轻一辈来说是十分难得。

    所以释魂林带齐临帝女他们三个人出来,在远处远远眺望,希望这能给齐临帝女他们三个人积累一些经验,说不定未来他们三个人有机会踏上通往大帝仙王的道路。

    “反正左右也无事,那就让我先清算清算个人恩怨吧。”狂少天帝也是十分的任性,把战王世家的上神落在一步,踏空而起,瞬间往释魂林那边走去。

    对于狂少天帝的做法,战王世家的上神也不能说什么,狂少天帝的嚣张与任性大家都知道的事情,很多人都不愿意跟他沾边,因为他就是一个煞星,常常会捅篓子。

    见狂少天帝踏空而上,这让远在天边的释魂林不由皱了一下眉头,他知道此事难于善终,但作为一个三个图腾成部的上神,释魂林也不会临降逃脱,毕竟他本身的力量不弱于狂少天帝,他并不怕狂少天帝。

    “释魂林,我们又见面了。”狂少天帝站在虚空之上,依然是凌驾九天的姿态,依然是气势凌人,他站于高空,有着俯视众生的姿态。

    狂少天帝如此狂妄的姿态,见过他的人都已经习惯了,他狂妄任性又不是一天两天的事情,他一辈子都是那么的狂妄高姿,更何况,他也的确是有狂妄的资本,作为一位天帝,那怕是只拥有一条天命,他也是站在修士世界的巅峰。

    “天帝,又见面了。”释魂林徐徐地说道:“难道天帝还为一点鸡毛蒜皮的小事耿耿于怀吗?”

    和狂少天帝完全相反,释魂林是一个低调的人,也是一个低姿态的人,很多时候他把自己姿态放得很低,毕竟他是小修士出身,在这一条道路上漫漫走下来,他一直都是十分低调,不像狂少天帝一生下来就是天才,一生都是那么高调。

    尽管说释魂林是一个低调的人,但他并不是怕事的人,他不愿意去惹麻烦,但他也不怕麻烦!

    “本座也不是量小之人,晚辈的事情就让它过去。”狂少天帝大笑说道。他所说的晚辈事情就是指他要拿齐临帝女他们喂怪兽的事情。

    “今日本座本是来斩姓李的小子,既然他龟缩着不出来,那也罢,你我两个人就切磋切磋。”狂少天帝大笑地说道:“今日本座倒想知道是你这位上神厉害,还是我这个大帝无敌!”

    狂少天帝这话一出来,顿时让在场的人都不由屏住呼吸,上次狂少天帝与释魂林之间一战还没有结果,现在再来一战的话,这立即引得大家关注!

    “天帝乃是承载天命,一生聪慧,实是天之骄子。”面对于狂少天帝这样的挑战,释魂林低调地说道:“释某只是碌碌无为的凡胎俗人而己,又焉能比得上天帝的无敌。与天帝相比,释某自愧不如。”

    如果说狂少天帝想要找晚辈的麻烦,释魂林肯定不会同意,现在狂少天帝只是仅仅挑战他自己而己,所以释魂林对于个人的声名威望看得不是很重,直接向狂少天帝认输。

    一般而言,若是没有什么恩怨,大帝仙王不会轻易去挑战别人,他们这样的存在都是保持着克制,毕竟大家都是有来历有靠山的人,而且他们很多时候也不是仅仅为自己而战。

    狂少天帝可不一样,他管你什么克制,管你什么责任,他就是任性而为,自己想怎么样就怎么样。

    “释魂林,这只怕由不得你!”狂少天帝双目一炽,盯着释魂林,大笑地说道:“念在同生一个时代的份上,本座可以饶你一命,等我打败你之后,再斩姓李的小子也不迟!”

    “释兄,一战又何妨,为我们上神扬扬威。”见狂少天帝有此的咄咄逼人,远处的一位上神对释魂林大叫地说道。

    一直以来上神的地位不如大帝仙王,毕竟大帝仙王是拥有天命的存在,当然古神除外。

    虽然说狂少天帝是一位绝世天才,但是拥有一条天命的他,很多的上神在心里面多多少少都不把他放在心上。

    现在狂少天帝如此的咄咄逼人,同样是作为上神,有一些人心里面就不服气了,开口怂恿释魂林大战狂少天帝。(未完待续。)

第1994章大世由谁启    “所以,战王,我想问你,未来你准备好了没有?”此时李七夜盯着战王天帝,说道:“未来,你为何而战呢?你的底蕴在哪里?你能守护自己的家族吗?你能守护自己的种族吗?”?李七夜的话顿时让战王世家的其他三位大帝同时望向战王天帝,虽然说有些秘密他们是不知道,但有一些东西他们是可以想象。

    最终,战王天帝开口了,他徐徐地说道:“圣师,我们不谈未来,我只想知道,圣师为何会选中我战王世家呢。就借用圣师当年的一句话,我们战王世家也只是浅家的一条走狗而己,今天圣师却挑中了我们,这实在让人不免有所惊讶。”

    这也不能怪战王天帝有这样的疑虑,毕竟战王天帝和他们战王世家是天族最坚定的拥护者,如果说天族与百族开战,他们战王世家绝对会第一批站出来的帝统仙门。

    现在李七夜却偏偏挑上了他们,要知道,站在百族这一边的阴鸦,可是与他们是世代为敌,而且曾经是发生过一次又一次战役。

    “因为我信任你们,那怕你们是战王世家的大帝。”李七夜轻风轻云淡地说道。

    这句话一说出来,只怕任何人听得都会觉得诡异。作为阴鸦这样的存在,他们曾经是拼个你死我活,曾经是刀剑相向,彼此之间都恨不得砍下对方的头颅,都恨不得置对方于死地。

    不论是站在百族上,还是站在天族上,他们两个人都是水火不融,都是世代为敌。

    但现在李七夜却偏偏说了这么样的一句话,信任他们。信任敌人,这样的事情在外人看来是那么不可思议的事情,是那么不可想象的事情。

    这一次让战王天帝他们四位大帝同时沉默了,他们曾经与李七夜生死相拼,乃是世代仇敌,但现在李七夜却选择了他们,这实在是有着一种说不出来的感觉。

    “百族的大帝仙王不少。”此时战王天帝徐徐地说道:“圣师却选择了我们。”

    “这也不仅仅是选择了你们了,还有其他的人。”李七夜平静地说道:“你觉得凭你们能吃得下整个远荒吗?就凭你们四个人,那也只不过是去送死而己。”

    “这说的倒是。”战王天帝点了点头,他并没有觉得这是因为李七夜看轻他们,作为十条天命的大帝,他知道远荒的可怕,他也知道如果向远荒开战会是多么恐怖的事情。

    无轮魔帝这样的一位拥有十一条天命的大帝都战死在了远荒,何况是他们呢。

    “天下好处,也不可能一个人或一个种族占光。”李七夜徐徐地说道:“既然有好处,也是该分点羹汤。万事开头难,但总是需要一个开始,或者这是百族与天族的一个开始,或者有一天百族会与天族携手共进,未来,又有谁说得准呢?”

    “未来,谁都说不准。”战王天帝承认李七夜这句话,点头说道:“大势一直都在变,或者这正如圣师所想,昔日的仇人,会站在同一条线上。”

    “所以说嘛,万事总要有一个开头,我就托个大,给这大世打开一个开端,百族和天族的命运是如何,诸位大帝仙王是联手,还是相互敌对,那就交给未来,那也是你们的事情。”李七夜淡淡地笑着说道:“说句肉麻的话,喝了这一碗羹汤,我相信对于未来大家都会有所不一样的看法,或者大家也该坐下来聊聊天,谈谈道……”

    说到这里,李七夜顿了一下,继续说道:“……在那战火连天的未来,我认为大家会更信任于昔日的战友。当年战争是我发起,是我要狙击你们三族的大帝,但今天我牵一牵线又何妨呢,这没有什么大不了的事情!”

    “回顾过去,展望未来,圣师一直以来都是高瞻远瞩。”对于这一点,战王天帝不得不承认地说道:“只是世间很多事情并不会有那么如意,就算圣师所想,也不一定世人所愿。”

    “世人愿不愿,与我何关?”李七夜晒笑了一下,说道:“大势,不在世人手中,是在你们这些站在巅峰的大帝仙王手中,谁能左右未来的结局,你们心里面很清楚,不是世人。再说了,未来是如何结果,你认为我会去在乎吗?我所做的,只是给这大世打开一角而己,为大势拉开序幕,未来命运是如何,大世是如何,这是在你们的手中……”

    “……毫不客气地说,是迎接光明,还是堕入黑暗,这一切都在你们这些大帝仙王的掌执之中。”李七夜说到这里,徐徐地说道:“你是想迎接光明,还是堕入黑暗,这就看你们自己的选择了。”

    一时之间,战王世家的四位大帝都不由沉默了,知道更多秘密的战王天帝更是心里面一震,因为他明白在这个坎上他已经是面临着选择了。

    虽然说,在很久以前战王天帝心里面已经有了答案,只不过他没有想到这一天来得那么快而己。

    “圣师,这一天会如此快的到来吗?”战王天帝徐徐地说道。

    “你觉得呢?久远的岁月我们不去追溯,那些遮蔽岁月天机的足迹我们也不去深究。”李七夜淡淡地笑着说道:“我们只是屈指一算我们的大招,在这十三洲之中出了九位拥有十二条天命的大帝仙王,更有几尊古神,除此之外,还有九界的无上仙帝,如明仁,如骄横,等等,这已经是巅峰了……”

    “……再往极限推一步,那就是盛极必衰,你觉得这一天离我们又有多远呢?”李七夜说到这里,盯着战王天帝,淡淡地笑着说道:“这一天到来,你是保全自己,还是守护自己的种族呢?所以最终还是刚才那句话,迎接光明还是堕入黑暗,在于你们这些大帝仙王的选择。”

    战王天帝一下子沉默起来,至于战王世家的其他三位大帝都全部望着他。

    战王天帝不止是他们战王世家的始祖,也是战王世家最强大的大帝,可以说他们战王世家的大帝都是以战王天帝马首是瞻,他们是同一家人,战王天帝的决定就是他们的决定。

    “你心中已经有答案了。”李七夜淡淡地一笑。

    “举世之间,不见得有多少人会站在我们这一边。”最后战王天帝认真地说道。

    这一次战王天帝却说出了“我们”这个词,毫无疑问,他已经作出了选择了。这样的选择只怕是让很多人难于相信,要知道当年战王天帝绝对是天族的顽固派,就像当年猎帝战役一样,他是第一批站出来的天族大帝,可以说与百族的仙帝仙王作战,战王天帝往往是身先士卒,冲锋在最前面。

    在当年的猎帝战场上,战王天帝是恨不得砍****鸦头颅,平息这样的一场绝世大战,但今天他却选择了站在阴鸦这一边,这实在是让人难于想象。

    对于战王天帝而言,他选择站在李七夜这一边,不会是因为利益,正是他对于天族的忠心,正是因为他是天族的顽固派,他才会作出这样的选择!

    “那又怎么样?”李七夜淡淡地笑着说道:“挡道者死!这是很简单的答案。这条道路上没有妥协可言,要么是朋友,要么是敌人,不是你死,便是我亡!你认为这一条道路上有仁慈可言吗?”

    对于这样的话,战王天帝陷入了沉默,他心里面知道自己将会面对着什么,说不定未来有一天昔日的朋友都会刀剑相向,拼个你死我活。

    “圣师呢?”战王天帝看着李七夜,徐徐地说道:“在未来圣师又是扮演怎么样的角色?”

    “我只是一个打开序幕的人而己。”李七夜淡淡地笑着说道:“在这一条道路上,决定未来的不是我,是你们,是所有人。我只是打开这大世的一角,我连光明都照不下来。”

    “但,圣师却迎接光明。”战王天帝说道。

    “不,不是我迎接光明。”李七夜淡淡地笑着说道:“我只是点亮那么一点点星火而己,是黑暗大潮,还是光明普照,这就是要看你们了。这么一点点的光明星火,如果说你们都让它湮灭于黑暗之中,那么未来是黑暗大潮的话,我只能说是你们是活该!那就让你们永远沉沦在黑暗之中吧……”

    “……这不是说这个大世力量微弱,也不是说敌人太过于强悍,而是因为这个大世已经不值得拯救了!”说到这里,李七夜盯着战王天帝,说道:“你认为值得去拯救吗?你的世界,你的族人!”

    战王天帝沉默了一下,最终他徐徐地说道:“我一生征战,曾屠万教,也曾镇压百族,只要我还有一口气,天族依然还在。那怕是血战八方,屠灭万教,守护依然是大帝的职责!不然为何天地会有天命,这是苍天也无法更改的东西!天命,生于天地,而非苍天所赐,既然是天地所赐,承载天命,就是守护着自己的责任!”

    战王天帝这一席话铿锵有力,掷地有声,他开口便是真言法则,一句一字掷地地上,不可再更改!(未完待续。)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