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李七夜看着战王世家的四位大帝,淡淡地一笑,徐徐地说道:“这一次来,我也没有什么多大的事情,就是给你们送点好处,就不知道你们想不想发财。”

    李七夜这样的话一出,顿时让战王天帝四人相视了一眼,一时之间他们神态都显得有点奇怪。

    先不说像阴鸦这样的存在口中所说的“没有什么多大的事情”是多么捅破天的事情,就是“想不想发财”,那都可以让人浮想联翩。

    要知道,成为了大帝,那是拥有着丰厚无比的资源,要宝物有宝物,要仙矿有仙矿,大帝仙王所拥有的东西不是其他强者所能相比的,就是一般上神也无法与之下比。

    可以说每一个大帝仙王都是富得流油,现在李七夜却问他们想不想发财,这绝对是充满诱惑的话。

    如果说别人问战王天帝他们想不想发财,只怕战王天帝他们自己都想笑,但这话出自于阴鸦之口的时候,战王天帝他们一点都不觉得这是一件好笑的事情。

    “不知道圣师所言的发财指的是何事?”战王天帝徐徐地说道:“还请圣师指点迷津。”

    “没什么。”李七夜平淡地笑着说道:“也就是一个残存纪元的宝藏而己,作为好古老世家的大帝,虽然说你们的宝库是很丰富,但我相信你们的宝库怎么也比不上一个纪元的宝库,那怕是一个残存纪元的宝库!”

    李七夜这话一出,顿时让战王世家的四位大帝心神一震,那怕他们是无敌的大帝,依然心里面一震,他们知道这是意味着什么,这绝对是一件惊天动地的大事。

    “圣师指的是远荒吗?”战索天帝徐徐地说道。

    李七夜淡淡一笑,说道:“除了远荒,还有什么地方呢?我相信你们心里面也一清二楚,多少年来,莫说是你们天族的大帝,神、魔、天以及百族,哪一族的大帝仙王没有垂涎过远荒的东西呢?”?李七夜这话让战王世家的四位大帝都不由相视了一眼,远荒,在别人眼中是凶险无比的地方,但在大帝仙王的眼中那是一个十分了不得的宝藏,是一个惊世的宝藏,就算是像他们这样身为大帝仙王这样的存在,都一样对远荒的宝藏心动。

    “圣师堪称无双,但是,远荒如果那么容易攻下来,那就不叫远荒了,从亘古至今,曾有多少人攻过远荒,但又有谁真正成功过?”此时镇坐于北方的战王世家大帝徐徐地说道。

    “是的,没有人能把那巨头拿下。”李七夜笑着说道:“但,我既然敢开口,就有把握他拿下,你们觉得我阴鸦是吹牛吗?”?“这并非是我等质疑圣师的无敌。”战索天帝徐徐地说道:“只是说,此道不容易。若是明仁仙帝、启真仙帝等等诸帝还在,圣师胜算更高,只是现在大势不一样了。”

    “没有什么不一样。”李七夜笑了一下,说道:“以前是如此,现在也是如此。我要拿下远荒,以前能拿得下,现在也一样能拿得下,只不过我愿不愿意去付出这个代价而己,只不过是我愿不愿意去牺牲而己!”

    李七夜这话一出,让战王世家的四位大帝心里面震了一下,在这刹那之间,他们意识到了什么东西。

    “圣师选上我们,这让我们受宠若惊。”战王世家的创始人战王天帝徐徐地说道。

    李七夜笑着说道:“说来说去,你们还是不相信我,觉得这里面有跷蹊,看来你们心里面对我还是抱有成见呀。”

    “成见就不敢。”战王天帝说道:“我们能信得过圣师,虽然我们与圣师不同一个阵营,但是圣师乃是一言九鼎之人,圣师还不至于就此算计我们。我战王世家并不入圣师法眼,若是圣师真的要灭我战王世家,只怕一张法旨足矣,无需如此算计。”

    “你们的担忧,我倒想听听。”李七夜笑了笑,知道了战王天帝心里面所想。

    “担忧是有的。”战王天帝徐徐地说道:“没有人清楚这远荒宝库有什么东西,在这宝库之中,很有可能有一件纪元重器!”

    远荒,这是个十分特别的地方,它是一个残存的纪元。在探索之地,这样的地方有好几个,像佛野就是一个残忍的纪元。

    但是像远荒这种有着这个纪元的一尊尊巨头能幸存下来的残存纪元,那实在是不多,实在是罕见。

    也正是因为如此,一直以来很多人有垂涎远荒,因为这里藏着太多让人怦然心动的东西了。只是,远荒残存的巨头太强大了,连拥有十一条天命的大帝仙王都能战死,所以就算大帝仙王想攻打远荒,都必须谨慎以待。

    尽管是如此,一直以来依然有很多大帝仙王在窥视着远荒,因为有大帝仙王猜测,远荒之中有可能藏着一件纪元重器!

    纪元重器,不论是任何一位大帝仙王都会为之怦然心动的东西。

    “然后呢?”李七夜笑了笑,说道:“你们是怕我得到纪元重器,心里面不免有所担忧。”

    “没错。”战王天帝也没有什么好隐瞒,点头说道:“圣师已经足够让人忌惮了,若是圣师再拥有纪元重器,只怕举世之间更难有与圣师抗衡。若是圣师拥有纪元重器,他日必是对我天族大不利。”

    虽然说宝物动人心,但是战王天帝他们更是愿意站在大局上,如果说助李七夜得纪元重器,他们宁愿错过这一次机会。

    “你们担忧也不是没有道理。”李七夜笑着说道:“但,你们也知道,这样的事情就算你们不干,也依然有大帝仙王干。你们也应该清楚,我能拉得到不比你们弱的大帝仙王。”

    李七夜这样的话让战王天帝他们四位大帝都沉默了一下。

    “是的,这一点是可以肯定的。”最终还是战王天帝发话,他徐徐地说道:“但,我们并不愿意去做天族的罪人,其他的大帝仙王愿意助圣师一臂之力,那是其他大帝仙王的决定,我们所能做到的只是尽力而为。”

    “天族的罪人?”李七夜不由笑了起来,轻轻地摇了摇头,说道:“战王,我并没有看不起你的意思,但说到天族的罪人,轮得到你来做吗?”

    “在堕入罪恶的这一条道路上,排资论辈,轮得到你们吗?”李七夜淡淡地一笑,这话十分的尖锐,也是十分的不客气。

    这样的话让战王天帝他们心里面一震。

    “战王,我知道,你是得到浅老头的器重,也是我一直以来的死对头之一,你一直以来也是想灭掉我。这一点大家都不用否认的事情。”李七夜徐徐地说道:“我与浅老头是世代为敌,他是恨不得要把我灭了,我也巴不得把他踢得远远的。但,仇恨归仇恨,你能得浅老头的信任,我相信一些秘闻浅老头应该是跟你说过。”

    “所以,我想问问战王。”此时李七夜神态郑重,看着战王天帝,说道:“在这世间,你扪心自问一下,谁才灭得了你们的天族呢?我相信,这不是我!”

    李七夜这样的话顿时让战王天帝沉默起来,在这个时候,战索天帝他们都同时望向战王天帝。

    他们同为战王世家的天帝,但是他们之中能受世帝所信任的,也就只有战王天帝。

    战王天帝能受世帝所信任,这不仅仅是因为他资格老,也不仅仅因为他几次扛起天族的大旗,更重要的是在世帝年轻之时,他曾为世帝护道。

    还有一点最为重要,那就是战王天帝对于天族的忠心是没得挑剔,如果说天族有难,战王天帝绝对会是第一批站出来的天族天帝!

    如果说,在天权之中有什么决策、有什么秘闻,世帝愿意告诉的人中肯定有战王天帝一个!

    战王天帝一下子沉默起来,久久没有回答李七夜的话。

    的确,比起战王世家的大帝来,他知道更多的秘密,这不仅仅是因为他活得更久,更是因为他能踏入天权这个圈子,在天权这个圈子里面有着更多的秘密不为外人所知。

    天权这样的一个组织只有十条天命以上的天帝才能加入,而且加入了天权不一定就能知晓所有的秘密,就如李七夜所说的那样,战王天帝能得知如此多的秘密,是因为世帝。

    “圣师又何尝不是天族的一个威胁呢。”最终战王天帝只能说出这样的一句话。

    “这样的一个事实,我并不否认。”李七夜淡淡地笑着说道:“战王,你对天族的忠心,这是大家都知道的事情。但,你想过没有,真的那一天到来了,你想过自保吗?想过你们的战王世家吗?你认为你们的战王世家现在的底蕴能撑得过那么一天吗?”?“……其实,你心里面也一样没底。”李七夜说道:“你不知道那么一天到来的时候会是怎么样,所以说,宝物,谁会嫌多呢?资源,对于一个世家来说,永远都不会满足!你不是为自己而战,你是为你的家族、为你们的天族而战!”(未完待续。)

第1992章四大天帝    看到这样的一幕,所有人都不由屏住了呼吸,都聚精汇神地看着天凰公主与李七夜。

    不论是很多人吃惊于天凰公主的示弱,还是钦佩于天凰公主的睿智,此时此刻所有人都等待着李七夜的答案。

    大家都想知道,在天凰公主如此示弱之下,李七夜究竟愿不愿意揭过这一桩恩怨。

    看着天凰公主,李七夜淡淡地一笑,徐徐地说道:“识务者为俊杰,切肤之痛,既然你愿意揭过,我若是斤斤计较,就显得我太过于量小。也罢,逝者,随风吹去吧,过去的恩怨,就此一笔勾销。”

    天凰公主深深地呼吸了一口气,不失恭敬地向李七夜一鞠拜,说道:“李公子宽宏大量,小女子在此谢过。”

    看到如此的结果,不论是战王世家的人,还是远观的修士强者,一时之间都陷入了久久沉默之中。

    或者有人觉得天凰公主太过于软弱了,杀父之仇,弑弟之恨,就如此一笔勾销,换作是其他的人只怕是忍受不了,只怕是咽不下这口气。

    但更多的人并不觉昨天凰公主这是软弱,特别是经历风浪的老祖们,更觉得天凰公主是睿智。

    毕竟她是嫁到战王世家的媳妇,她并不把娘家的恩怨带到战王世家,也没有因为娘家的仇恨把战火烧到了战王世家。

    毫无疑问,天凰公主是以大局为重,她没有忘记自己的身份,没有忘记自己是战王世家的媳妇。她嫁到战王世家,不止仅仅是享受荣华富贵,更应该担当起那一份责任,以战王世家的利益为重!

    天凰公主能得到战王世家的诸多老祖乃至是战王世家的大帝认同,那绝非是容易之事,她能拥有今天的地位,那绝对是有着过人之处。

    此时李七夜笑了笑,往山峰上走去,当李七夜往山峰上走去的时候,战王世家的百万大军顿时紧张起来,守住关卡的老祖们顿时是进入了备战状态。

    在这刹那之间,气氛又一下子紧张起来,战王世家的百万大军顿时是剑拔弩张。

    虽然说李七夜是同意揭过了他与天凰公主之间的恩怨,但他却没有说不狙击金戈成帝,这怎么能不让战王世家的百万大军紧张起来呢。

    事实上很多人看着李七夜走上山峰,都不由屏住呼吸,他们都还以为李七夜是要狙击金戈承载天命。

    在战王世家的老祖们剑拔弩张的时候,站在后面的天凰公主轻轻摇了摇头,示意战王世家的老祖们不要动手。

    战王世家的老祖们犹豫了一下,最终“嘎吱”一声响起,战王世家的老祖打开了关卡,放李七夜进来。

    对于这样的一幕,李七夜只是淡淡地一笑,迈过了关卡,风轻云淡地走上了山峰。

    看着李七夜安步当车地走入了战王世家的百万大军之中,不知道多少人暗暗地替他捏了一把冷汗,这简直就像是羊入虎口,自己独自走入百万大军之中,一不小心,就会被百万大军围困而亡。

    事实上不止是外人紧张,连战王世家的百万大军他们自己都紧张,他们都不由紧紧地握住自己手中的兵器。

    虽然说李七夜行走在他们百万大军之中,他们容易对李七夜形成包围的攻势,但是他们也一样怕李七夜突然发难,突然对他们发起了攻击。

    李七夜登上了山峰,站在了祭台之前,他看了一眼祭台上的金戈,而金戈一直聚集汇神地感受天地力量,心无旁鹜,就算是李七夜到来他都没有因此而分心。

    此时手掌心捏了一把冷汗的不是外人,而是战王世家的百万大军,此时战王世家的所有老祖们都屏住呼吸,他们都紧张起来。

    他们都觉得放李七夜进来,这是一件十分冒险的做法,万一李七夜突然发难,对金戈发起了攻击,这对于他们战王世家来说是一件不可估量的风险。

    李七夜看着天空,只是淡淡地一笑,悠闲地说道:“你们说是你们开门迎接,还是让我亲自杀上去呢?”?李七夜说出这样的话之后,在空寂静,外人根本不知道李七夜这是在跟谁在说话。

    但就在这一刻,听到“嗡”的一声响起,李七夜脚下浮动了大帝符文,符文宛如是一个门户,在眨眼之间“嗡”的一声,李七夜便原地消失不见,好像他没有出现在那里一样。

    李七夜突然消失不见,让远处观望的许多修士强者都不由面面相觑,很多人都不明白发生了什么事情。

    至于战王世家的老祖们心里面是一清二楚,他们知道这是发生什么事情了,正是因为如此,他们才暗暗松了一口气。

    “战王世家的大帝就在现场。”在远观的众多修士强者中,有一位老祖级别的大人物立即明白这是怎么一回事,不由打了一个冷颤,喃喃地说道。

    很多修士强者都知道,战王世家是拥有五位大帝的帝统仙门,甚至是号称战王世家的五位大帝都依然活在世间,试想一下,突然面对五位大帝,那是多么恐怖的事情。

    更何况,战王世家的始祖战王天帝乃是一位拥有十条天命的大帝,他的强大不是后辈所能想象的。

    想到李七夜要去见战王世家的大帝们,很多人心里面都发毛,这是一个人独面于好几位大帝,换作是其他人,只怕早就被吓破胆了。

    一时之间,不少人都猜测起来,一不小心,说不定李七夜不能活着回来,他一旦惹怒了战王世家的大帝们,只怕他是灰飞烟灭,连尸骨都不存!

    在很多外人看来,对于战王世家的大帝们来说,要杀一位晚辈,那是再容易不过的事情了,那怕是他再强大。

    李七夜瞬间被转走,在下一刻他站在了神秘的空间之中,在这里一切都被遮敝掉,在这里乃是混沌气息弥漫,浓浓的混沌气息完全是化不开,宛如是实质一样,让人感觉是站在了混沌海洋一样。

    在这样的神秘空间之中,有四张帝座,每一张帝座之上都有一位大帝镇压一方,四位大帝镇守四方,可以说整个空间是固若金汤。

    四位大帝同时镇守一个空间,大帝气息弥漫于整个空间之中,就算是四位大帝收敛自己的气息了,但是弥漫于整个空间的大帝气息依然是十分恐怖,让人不寒而栗,毫不夸张地说,在这样的大帝气息弥漫之下,就算是道天境界的强者在这里只怕都无法站起来,在大帝气息的镇压之下,都只怕是訇伏于地。

    四位大帝亲镇,任何人看到这样的一幕,都会抽了一口冷气,更何况,四位大帝之中有一位大帝是拥有十条天命的大帝!

    李七夜站在这里,只是淡淡地一笑而己,听到“嗡”的一声,一道道法则交织,在眨眼之间一座无上神座出现在李七夜身后,李七夜大马金刀地坐在了神座之上。

    那怕是四位大帝亲镇,他也依然是从容自在,完全不受弥漫于空间中的大帝气息所影响。

    “圣师,久违了。”此时一个声音响起,这个声音并不洪亮,但却是铿锵有力,掷地有声,充满了帝威,这样的声音不怒而威,十分的慑人心魂!

    开口说话的是坐在东方的一位大帝,这位大帝古衣博冠,整个人看起来清瘦,但却给人一种伟岸巍峨的感觉,他坐在那里就是横断了九天十地,隔断了古与今。他只是随意一坐,就给人一种无法跨越的感觉。

    “久违了,战王,当年一战之后,风采依旧。”李七夜坐在帝椅之上,淡淡地笑着说道。

    这位坐于东方的大帝正是战王世家的创始人战王天帝!一位拥有十条天命的大帝。

    当然了,战王天帝能认出李七夜,这也不足为奇的事情,毕竟当年猎帝战役战王天帝是参加过的,就算外人不知道这一场战役中有阴鸦这样的存在在幕后主持大局,但作为当年参战的大帝,战王天帝却很清楚这件事情。

    “比起圣师来,我等老了。”战王天帝徐徐地说道。事实上从战王天帝身上并未见得老态,他看起来依然是朝气蓬勃,整个人看起来充满了活力,根本就不像是一位活了千百万年之久的大帝。

    李七夜只是笑了一下,目光一扫,最终落于坐于西方的大帝身上,只是淡淡一笑,徐徐地说道:“还能见到你活蹦乱跳,那还真的让我意外。”

    “托圣师的福。”这位大帝淡淡地一笑,徐徐地说道:“当年未战死,侥幸活过来,这也是我命大。”

    这位大帝也是战王世家的五位大帝之一,人称战索大帝。当年的猎帝战役他也参加了,在当年的猎帝战役之中,战索大帝受了极重的伤,伤危濒死,很多人都以为他熬不过千年,没有想到在当年战役结束之后,战索大帝竟然是让他熬过来了,而且重返当年的巅峰,可以说,这是一个奇迹。

    “也难怪你们战王世家这样的底气,四位大帝还活着,这是很不错的事情。”李七夜淡淡地笑着说道:“今天四位更是齐聚于一堂,那就更加难得了。”

    “让圣师见笑了。”战王天帝徐徐地说道:“后辈不争气,我们只好活动一下筋骨,我相信圣师也不会与晚辈过不去。”

    “好了,我们也不拐弯。”李七夜挥了挥手,淡淡地说道:“如果我真的是要断了你们后辈的天命,早就动手了,就算你们四人在此坐镇也一样无济于事。”

    李七夜这样的话说四位大帝沉默起来,换作是其他人还不敢在他们面前说这样的话,但他们心里面清楚自己面对的是怎么样的一尊存在,像阴鸦这样的存在,那怕他是手无缚鸡之力,都是让人感到恐惧的存在,那怕是对于大帝仙王来说,都是如此。

    “那不知道圣师有何赐教呢?”战王天帝徐徐地说道。

    虽然说当年他们在战场上是拼得要死要活的敌人,但是战争结束,在这和平年代,作为大帝的他们,依然能保持着大帝的风度!(未完待续。)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