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看到这样的一幕,所有人都不由屏住了呼吸,都聚精汇神地看着天凰公主与李七夜。

    不论是很多人吃惊于天凰公主的示弱,还是钦佩于天凰公主的睿智,此时此刻所有人都等待着李七夜的答案。

    大家都想知道,在天凰公主如此示弱之下,李七夜究竟愿不愿意揭过这一桩恩怨。

    看着天凰公主,李七夜淡淡地一笑,徐徐地说道:“识务者为俊杰,切肤之痛,既然你愿意揭过,我若是斤斤计较,就显得我太过于量小。也罢,逝者,随风吹去吧,过去的恩怨,就此一笔勾销。”

    天凰公主深深地呼吸了一口气,不失恭敬地向李七夜一鞠拜,说道:“李公子宽宏大量,小女子在此谢过。”

    看到如此的结果,不论是战王世家的人,还是远观的修士强者,一时之间都陷入了久久沉默之中。

    或者有人觉得天凰公主太过于软弱了,杀父之仇,弑弟之恨,就如此一笔勾销,换作是其他的人只怕是忍受不了,只怕是咽不下这口气。

    但更多的人并不觉昨天凰公主这是软弱,特别是经历风浪的老祖们,更觉得天凰公主是睿智。

    毕竟她是嫁到战王世家的媳妇,她并不把娘家的恩怨带到战王世家,也没有因为娘家的仇恨把战火烧到了战王世家。

    毫无疑问,天凰公主是以大局为重,她没有忘记自己的身份,没有忘记自己是战王世家的媳妇。她嫁到战王世家,不止仅仅是享受荣华富贵,更应该担当起那一份责任,以战王世家的利益为重!

    天凰公主能得到战王世家的诸多老祖乃至是战王世家的大帝认同,那绝非是容易之事,她能拥有今天的地位,那绝对是有着过人之处。

    此时李七夜笑了笑,往山峰上走去,当李七夜往山峰上走去的时候,战王世家的百万大军顿时紧张起来,守住关卡的老祖们顿时是进入了备战状态。

    在这刹那之间,气氛又一下子紧张起来,战王世家的百万大军顿时是剑拔弩张。

    虽然说李七夜是同意揭过了他与天凰公主之间的恩怨,但他却没有说不狙击金戈成帝,这怎么能不让战王世家的百万大军紧张起来呢。

    事实上很多人看着李七夜走上山峰,都不由屏住呼吸,他们都还以为李七夜是要狙击金戈承载天命。

    在战王世家的老祖们剑拔弩张的时候,站在后面的天凰公主轻轻摇了摇头,示意战王世家的老祖们不要动手。

    战王世家的老祖们犹豫了一下,最终“嘎吱”一声响起,战王世家的老祖打开了关卡,放李七夜进来。

    对于这样的一幕,李七夜只是淡淡地一笑,迈过了关卡,风轻云淡地走上了山峰。

    看着李七夜安步当车地走入了战王世家的百万大军之中,不知道多少人暗暗地替他捏了一把冷汗,这简直就像是羊入虎口,自己独自走入百万大军之中,一不小心,就会被百万大军围困而亡。

    事实上不止是外人紧张,连战王世家的百万大军他们自己都紧张,他们都不由紧紧地握住自己手中的兵器。

    虽然说李七夜行走在他们百万大军之中,他们容易对李七夜形成包围的攻势,但是他们也一样怕李七夜突然发难,突然对他们发起了攻击。

    李七夜登上了山峰,站在了祭台之前,他看了一眼祭台上的金戈,而金戈一直聚集汇神地感受天地力量,心无旁鹜,就算是李七夜到来他都没有因此而分心。

    此时手掌心捏了一把冷汗的不是外人,而是战王世家的百万大军,此时战王世家的所有老祖们都屏住呼吸,他们都紧张起来。

    他们都觉得放李七夜进来,这是一件十分冒险的做法,万一李七夜突然发难,对金戈发起了攻击,这对于他们战王世家来说是一件不可估量的风险。

    李七夜看着天空,只是淡淡地一笑,悠闲地说道:“你们说是你们开门迎接,还是让我亲自杀上去呢?”?李七夜说出这样的话之后,在空寂静,外人根本不知道李七夜这是在跟谁在说话。

    但就在这一刻,听到“嗡”的一声响起,李七夜脚下浮动了大帝符文,符文宛如是一个门户,在眨眼之间“嗡”的一声,李七夜便原地消失不见,好像他没有出现在那里一样。

    李七夜突然消失不见,让远处观望的许多修士强者都不由面面相觑,很多人都不明白发生了什么事情。

    至于战王世家的老祖们心里面是一清二楚,他们知道这是发生什么事情了,正是因为如此,他们才暗暗松了一口气。

    “战王世家的大帝就在现场。”在远观的众多修士强者中,有一位老祖级别的大人物立即明白这是怎么一回事,不由打了一个冷颤,喃喃地说道。

    很多修士强者都知道,战王世家是拥有五位大帝的帝统仙门,甚至是号称战王世家的五位大帝都依然活在世间,试想一下,突然面对五位大帝,那是多么恐怖的事情。

    更何况,战王世家的始祖战王天帝乃是一位拥有十条天命的大帝,他的强大不是后辈所能想象的。

    想到李七夜要去见战王世家的大帝们,很多人心里面都发毛,这是一个人独面于好几位大帝,换作是其他人,只怕早就被吓破胆了。

    一时之间,不少人都猜测起来,一不小心,说不定李七夜不能活着回来,他一旦惹怒了战王世家的大帝们,只怕他是灰飞烟灭,连尸骨都不存!

    在很多外人看来,对于战王世家的大帝们来说,要杀一位晚辈,那是再容易不过的事情了,那怕是他再强大。

    李七夜瞬间被转走,在下一刻他站在了神秘的空间之中,在这里一切都被遮敝掉,在这里乃是混沌气息弥漫,浓浓的混沌气息完全是化不开,宛如是实质一样,让人感觉是站在了混沌海洋一样。

    在这样的神秘空间之中,有四张帝座,每一张帝座之上都有一位大帝镇压一方,四位大帝镇守四方,可以说整个空间是固若金汤。

    四位大帝同时镇守一个空间,大帝气息弥漫于整个空间之中,就算是四位大帝收敛自己的气息了,但是弥漫于整个空间的大帝气息依然是十分恐怖,让人不寒而栗,毫不夸张地说,在这样的大帝气息弥漫之下,就算是道天境界的强者在这里只怕都无法站起来,在大帝气息的镇压之下,都只怕是訇伏于地。

    四位大帝亲镇,任何人看到这样的一幕,都会抽了一口冷气,更何况,四位大帝之中有一位大帝是拥有十条天命的大帝!

    李七夜站在这里,只是淡淡地一笑而己,听到“嗡”的一声,一道道法则交织,在眨眼之间一座无上神座出现在李七夜身后,李七夜大马金刀地坐在了神座之上。

    那怕是四位大帝亲镇,他也依然是从容自在,完全不受弥漫于空间中的大帝气息所影响。

    “圣师,久违了。”此时一个声音响起,这个声音并不洪亮,但却是铿锵有力,掷地有声,充满了帝威,这样的声音不怒而威,十分的慑人心魂!

    开口说话的是坐在东方的一位大帝,这位大帝古衣博冠,整个人看起来清瘦,但却给人一种伟岸巍峨的感觉,他坐在那里就是横断了九天十地,隔断了古与今。他只是随意一坐,就给人一种无法跨越的感觉。

    “久违了,战王,当年一战之后,风采依旧。”李七夜坐在帝椅之上,淡淡地笑着说道。

    这位坐于东方的大帝正是战王世家的创始人战王天帝!一位拥有十条天命的大帝。

    当然了,战王天帝能认出李七夜,这也不足为奇的事情,毕竟当年猎帝战役战王天帝是参加过的,就算外人不知道这一场战役中有阴鸦这样的存在在幕后主持大局,但作为当年参战的大帝,战王天帝却很清楚这件事情。

    “比起圣师来,我等老了。”战王天帝徐徐地说道。事实上从战王天帝身上并未见得老态,他看起来依然是朝气蓬勃,整个人看起来充满了活力,根本就不像是一位活了千百万年之久的大帝。

    李七夜只是笑了一下,目光一扫,最终落于坐于西方的大帝身上,只是淡淡一笑,徐徐地说道:“还能见到你活蹦乱跳,那还真的让我意外。”

    “托圣师的福。”这位大帝淡淡地一笑,徐徐地说道:“当年未战死,侥幸活过来,这也是我命大。”

    这位大帝也是战王世家的五位大帝之一,人称战索大帝。当年的猎帝战役他也参加了,在当年的猎帝战役之中,战索大帝受了极重的伤,伤危濒死,很多人都以为他熬不过千年,没有想到在当年战役结束之后,战索大帝竟然是让他熬过来了,而且重返当年的巅峰,可以说,这是一个奇迹。

    “也难怪你们战王世家这样的底气,四位大帝还活着,这是很不错的事情。”李七夜淡淡地笑着说道:“今天四位更是齐聚于一堂,那就更加难得了。”

    “让圣师见笑了。”战王天帝徐徐地说道:“后辈不争气,我们只好活动一下筋骨,我相信圣师也不会与晚辈过不去。”

    “好了,我们也不拐弯。”李七夜挥了挥手,淡淡地说道:“如果我真的是要断了你们后辈的天命,早就动手了,就算你们四人在此坐镇也一样无济于事。”

    李七夜这样的话说四位大帝沉默起来,换作是其他人还不敢在他们面前说这样的话,但他们心里面清楚自己面对的是怎么样的一尊存在,像阴鸦这样的存在,那怕他是手无缚鸡之力,都是让人感到恐惧的存在,那怕是对于大帝仙王来说,都是如此。

    “那不知道圣师有何赐教呢?”战王天帝徐徐地说道。

    虽然说当年他们在战场上是拼得要死要活的敌人,但是战争结束,在这和平年代,作为大帝的他们,依然能保持着大帝的风度!(未完待续。)

第1991章天凰公主的选择    金戈在远荒成帝,这是很罕见的事情,不过,这也算是情理之中。

    因为第一次成帝被人圣他们狙击,金戈失败了,白白错过了一次机会。为了这一次成帝,战王世家可以说是花费了不少心血。

    这一次战王世家不止请出了他们所有的天帝老祖,而且天族也有其他的大帝承诺,若是需要,人们也会为金戈护道。

    可以说,这一次金戈成道是有着一尊尊大帝为他护道,堪称是万无一失,但是大帝仙王不会轻易离开探索之地的,所以金戈这一次成道必定要在探索之地,而战王世家最终为金戈选定了远荒。

    金戈成道的地方是在一座巨大无比的神岳之上,在那里被战王世家高筑起了巨坛,整座巨坛宛如一朵巨大无比的莲花一样在天空上绽放,而金戈就在那里。

    战王世家的百万大军就守护在这里,这整座神岳像铁桶一样被包围的水泄不通,而且战王世家在这里烙印下了大帝符文,布下了绝世无双的大帝战阵。

    除了百万大军把整座神岳包围得水泄不通之外,还有战王世家的一尊尊上神亲自坐镇,他们都是坐镇于每一具重要关卡。

    整个神岳宛如一体,散发出了恐怖无边的肃杀气处,似乎任何人靠近,都会瞬间被搅杀得粉碎。

    因为有了上一次的狙击,这一次战王世界十分的谨慎小心,不允许任何人狙击承载天命的金戈。

    所以,虽然也有很多修士强者前来观看金戈承载天命的过程,但没有任何人敢靠近,所有人都是远远观望,大家都不希望自己会被战王世家当作敌人。

    在百万大军的包围之下,在一尊尊上神的亲自坐镇之下,只怕任何人敢有丝毫的轻易妄动都会被狙杀,那怕是一尊上神此时都不敢去惹是生非。

    再傻的人都明白,如果在这个节骨眼上去找战王世家的麻烦,那就真的是誓不两立,这就是不共戴天之仇,战王世家会拼杀到底。

    然而,此时却偏偏是那么有一个不合时宜的人,在这一刻,在神岳之前突然出现了一个人,他缓缓而来,往神岳走去。

    在这一刻,神岳乃是风声鹤戾,就算是一只蚊子出现在神岳之前,都会被战王世家的百万大军盯上,不要说是一个活人了。

    所以,当这个人出现在神岳之前的时候,立即吸引住了所有人的目光,不论是远观者,还是把神岳围得水泄不通的百万大军。

    刹那之间,一双双眼睛盯在了他的身上,单是目光都能把他整个人淹没。

    “是第一凶人”看到突然出现在神岳之前的这个人,立即被人认出了他的来历,有人不由大叫一声。

    看到了李七夜突然出现在了神岳之前,顿时让所有人抽了一口冷气,李七夜来得太是时候了,他偏偏是在金戈承载天命之前出现在了这里,这绝对不是巧合。

    李七夜与金戈是大仇,这是天下人都知道的事情,在此之前他们都曾经较量过,现在李七夜再一次出现,这怎么不让人大吃一惊。

    “第一凶人这是要成为第二个人圣吗?当年人圣带着百族强者狙击金戈,现在第一凶人也想来一次吗。”看到李七夜出现在那里之后,有人不由喃喃地说道。

    “第一凶人这是要比当年的人圣凶多了,当年人圣可是有踏星上神他们鼎力上助。”有一位大教老祖苦笑了一下,说道:“现在第一凶人却是单枪匹马,这样的凶悍只怕是人圣都无法相比吧。”

    当李七夜站在神岳之前的时候,一时之间所有人都屏住呼吸,大家都觉得暴风雨要来了,一场惊天动地的大战要来了。

    就是战王世家的百万大军也一下子紧张起来,一双双眼睛盯着李七夜,不要说是百万大军,就算是战王世家的一尊尊上神都一下子紧张起来,他们都是一双双眼睛烛照,紧紧地盯着李七夜。

    面对被百万大军盯着,被一尊尊上神锁住目标,李七夜依然是风轻云淡,他抬头看了看天穹上的金戈。

    此时金戈贮立于巨坛之上,全神贯住地等待着天命的到来。而此时天空璀璨,流淌着晶莹的光芒,宛如是十三洲的无穷无尽生命力在这里汇聚一样。

    对于即将到来的天命,金戈全力以赴,毕竟他是一个有野心的人,他不仅仅是承载天命那么简单,他想要一次承载四条天命。

    对于十三洲的大帝仙王来说,一次承载四条天命那是一种极限,因为在一个时代之中大帝仙王只有三次机会承载天命的机会,如果一次能承载四条天命,那就意味着有机会成为十二条天命的大帝仙王。

    虽然说金戈已经是错过了一次机会,但他依然是十分有野心,如果他两次都能承载四条天命,那他就将成为八条天命的大帝仙王。

    李七夜收回了目光,笑了笑,往神岳走去,风轻云淡,百万大军在前,在他眼中似乎是根本不存在一样。

    “砰”的一声整齐无比的列队声音响起,就在刹那之间,百万大军所有的强者都一下子调整了方向,全部都瞬间对准了李七夜。

    在这刹那之间,百万大军都一下子剑拔弩张,肃杀气息瞬间弥漫于整个天地,让无数的强者都不由为之颤抖。

    “要开战了。”看到这样的一幕,有人不由喃喃地说道。

    “慢着!”就在这个时候,一个清脆的声音响起,在千军万马中终于有一个人露脸了。

    那是一个绝世风华的女子,头上高悬着三个图腾,她全身穿着战铠,手持着战戈,整个人是戎装在身,神态十分的庄重。

    “是天凰公主!”看到露脸的女子,很多人都吃惊,更让人吃惊的是天凰公主竟然是一尊拥有三个图腾的上神。

    一时之间很多人都面面相觑,金戈的威名不用多说,他的风头之健,难有人能企及。

    但是,没有人想到天凰公主竟然是一位拥有三个图腾的上神,这实在是让人难于相信。这些年以来天凰公主都很主露脸,深居于战王世家,代金戈主持各种事务,让任何人都没有想到的是,天凰公主竟然是一尊三个图腾的上神。

    这一点完全是出于任何人的意料,如果说年轻一辈成为上神,那绝对是一件轰动的事情,如果天凰公主愿意抛头露脸的话,她的威名绝对不会亚于秦百里。

    看到天凰公主突然站出来露脸,一下子让气氛紧张到了极点。天凰公主与第一凶人的仇恨这是天下人皆知的事情了,第一凶人杀了天凰公主的弟弟与父亲,不论是谁都不会放下这样的仇恨。

    此时天凰公主缓缓地走出来,走下神岳。当她走到最后一道关口的时候,镇守于这里的上神郑重地说道:“殿下,安危为重。”

    “老祖,弟子知道,弟子愿以化这一桩仇恨。”天凰公主神态郑重地说道。

    这位上神沉默了一下,最终还是放行,让天凰公主出去。

    一时之间,无数双眼睛看着眼前这一幕,所有人都看着天凰公主的一举一动。

    此时,天凰公主来到了李七夜面前,她直视李七夜,无畏,镇定,平静。

    “勇气可嘉。”看着天凰公子,李七夜淡淡地笑着说道。

    天凰公主缓缓地放下了自己手中的战戈,对李七夜深深鞠身,庄重地说道:“李公子,你与我有大仇,这是你与我的事情,与我夫君无关。我父亲与弟弟皆死于你手,这件事情我也不怪谁,只怪学艺不精,未能审度大势……”

    “……世间恩怨,不一定需要相互报复。当年的仇恨既已成,谁都改变不过过去,但我愿意放下过去的仇恨,让过往如云烟。就算有一天我与夫君不能和李公子成为朋友,但也不必要成为世代相杀的仇人……”

    “……这场战火我希望随我父亲的死而消逝,我不希望这一场战火继续燃烧到天凰国,也不希望这一场战火燃烧到战王世家。这一场恩怨,我愿意为此化解,当年我先父未能知进退,在此我深表遗憾,向李公子道歉,不知李公子愿意化解这一场仇恨否?”

    说到这里,天凰公主低下了螓首,神态郑重肃然。

    这样的一幕,让整个天地都寂静了,所有人都看着天凰公主,天凰公主这样的一席话让很多人都为之震撼。

    天凰公主的弟弟和父亲都死在了李七夜手中,但今天天凰公主不止是愿意化解当年这一桩仇恨,甚至愿意向李七夜道歉,这是多么震撼人心的事情。

    无法接受的人,或者会觉昨天凰公主太过于怯弱,竟然与不共戴天之仇的人化解恩怨,甚至向他替自己死去的父亲道歉,这是软弱的表现,这是让人难于接受的。

    但一些经历过大风浪的老祖却暗暗点头,因为他们看懂了局势,李七夜崛起是势不可挡,如果他不出意外,未来他必定是无敌于当代,谁都挡不住他的步伐。

    天凰公主现在愿意与李七夜化解这一场恩怨,她是不希望战火在天凰国继续燃烧,也不希望战火烧燃到战王世家!(未完待续。)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