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杀无赦”就在这瞬间,狂少天帝狂怒,一声厉吼响彻天地,他双目喷涌出了神光,他的天命悬浮于天穹之上,一下子变得璀璨,弥漫着天命的力量,让人喘不过气来。

    一声狂吼,狂少天帝口吐真言,一句话便是成为无上一样,宛如就是要把释魂林钉杀在那里一样。

    因为释魂林的一句话一下子揪痛了他心底最深处的那根神经,当年的无敌天才,这样的话在狂少天帝耳中听起来是十分的刺耳,一下子让他暴走。

    “轰、轰、轰……”然而,释魂林话还没有落下,突然天崩地裂,整个空间颤抖摇晃起来,所有人还没有明白怎么一回事,突然之间,天空上密密麻麻的一片。

    “轰”巨响不绝于耳,天地摇晃,天空上密密麻麻的竟然是一座座巨大无比的神岳断岳、竟然是一颗颗大星陨石,这些本为高悬于天宇中的神峰星辰,突然坠落于此,更准确地说是撞击向狂少天帝。

    试想一下在远荒的天宇之中悬浮着多少的大星和神岳,这曾是经一个纪元的天宇,无数的山峰星球崩碎,很多硕存下来的星辰神峰是高悬在那里。

    突然之间,所有的大星神峰像被一只无形的大手抓来,狠狠地砸向狂少天帝,那种威力是多么的恐怖,是那么多么的绝伦,如此多的星辰神峰撞击而来,那是可以撞毁一个世界,可以撞沉大地。

    “破”突然异变,狂少天帝没有惊慌,大吼一声,听到“铛”的一声,他的三把长剑一轮,瞬间横推而出,三把长剑“铮”剑鸣万域,瞬间横扫亿万里,荡扫着天地风云。

    “轰、轰、轰”一阵阵爆炸之声响起,随着三把长剑荡扫而出,一颗颗星辰、一座座神岳都一下子扫得粉碎,如风卷残云一样,短短时间之内,撞击而来的大星神岳都被荡扫得一干二净,天空一下子空明。

    这样的一幕实在是太震撼人心了,一剑荡亿空,这是何等恐怖的力量,这也只有大帝仙王才能拥有的力量。

    如此浩瀚无穷的神岳大星都在这短短的一剑之下被荡扫得一干二净,第一次见识大帝之威的人心里面也都不由颤了一下。

    就在这刹好之间,狂少天帝霍然转身,目光一下子锁定了一个方位,瞬间盯住了那里,在那里出现了一个人,一个青年,一个看起来平凡无奇的青年。

    “刚才是你出手!”狂少天帝瞬间锁定了这个青年之后,目光森然,冷冷地说道。

    所有人都一下子顺着狂少天帝的目光望去,都看到了这个青年,一开始很多人还以为是释魂林出手,然而却没有想到是有第三个人出手。

    看到这个青年竟然出手偷袭一位大帝仙王,这让很多人都抽了一口冷气,连大帝仙王都敢偷袭,这未免胆子太肥了吧。

    “是第一凶人”当看到这个青年的时候,立即有人认出了他的来历,不由大叫一声说道。

    “凶人就是凶人呀,果真不一样,大帝亲临,依然敢招惹,出手便是偷袭,这够霸气的。”知道李七夜的人都不由相视了一眼,都觉得这太霸气了。

    来人正是李七夜,他只是十分平淡地站在那里而己。

    看到李七夜的到来,释魂林默不作声,默默地退到一边了,他心里面清楚,只要李七夜出手,只怕一切都会成为定局。

    “好大的胆子,竟然敢偷袭本座!”狂少天帝目光锁定李七夜,不论李七夜逃到哪里,他都能锁住他的坐标!

    “偷袭?”李七夜很平淡,只是笑了一下而己,淡淡地说道:“你也太看得起你自己了,这只是一个警告而己,若是我想偷袭你,只怕你连还手的机会都没有。”

    李七夜这话说得十分平淡,这让很多人一听都不由面面相觑,一些早就呆在远荒的强者不知道李七夜是何方神圣,不由吃惊地说道:“这未免太嚣张了吧,竟然敢对一尊大帝如此说话。”

    “他嚣张又不是一天二天的事情。”曾经在佛野中见过李七夜出手的上神轻轻地摇头,说道:“这小子已经不能用常识去衡量他了,他嚣张自有嚣张的道理。”

    “哈,哈,哈,有点意思。”狂少天帝竟然也没有发怒,大笑地说道:“难得,竟然在年轻一辈之中能见到如此狂妄的人,我出道如此之久,还难得见到如此一个比我更狂妄的人,真有意思,真有意思。小子,报上名号来!”

    “李七夜”李七夜淡淡地说道。然后看了他一眼,平静地说道:“你也别往自己脸上贴金,我这叫无敌,你那叫无敌,你这点本事也好出来狂妄,那是坐井观天!”

    “呃”所有人顿时被这样的话噎住了,一时之间所有人都傻了眼,举世之间谁敢当着大帝仙王的面说他是无知的,这简直就是指着他的鼻子在骂。

    这样的事情从来没有发生过,但今天却发生了,所有人都有着一种时光错乱的感觉,一位大帝被李七夜指着鼻子骂无知,这样的霸气,所有人都找不到词语来形容了。

    就是连狂少天帝他自己都被骂得愕在了那里,就算天下人看他不顺眼,也没有谁敢指着他鼻子骂他无知,但今天就是有人指着他鼻子骂他无知,一时之间他都有些反应不过来。

    “好,够勇气!”此时狂少天帝怒极而笑,狂笑地说道:“你就是佛野中得到佛种的那个小子是吧,正好,本座也正想得到佛种!别以为你在佛野无敌,在这远荒就能行得通。今天本座就好好教你做人,让你明白无敌不是依靠外物。”

    “算了,你这种三岁小孩的水平,就不要来指点我了,万古以来天才无数,多你一个不多,少你一个不少。”李七夜轻轻地摆了摆手,说道:“我没时间跟你啰嗦,哪里凉快,哪里呆着去。我们走吧”说完,向释魂林他们招了招手。

    李七夜这样的一席话把所有人都听得吐血,就是狂少天帝听到这样的话都不由吐血。

    把一位大帝仙王比作三岁小孩,而且李七夜那姿态,根本就不把狂少天帝放在眼中,在他眼中狂少天帝那也只不过是阿猫阿狗而己。

    虽然说狂少天帝只是一位一条天命的大帝,但怎么也不会沦落到阿猫阿狗这样的层次,但从李七夜的态度看来,他就是把狂少天帝视作阿猫阿狗这样的层次。

    “这样的霸气,万古也没有谁了。”一位上神听到这样的一席话,也只有苦笑一声,说道:“这嚣张,万古我也只有服了第一凶人了。”

    “找死”当着天下人的面,被如此蔑视,狂少天帝狂怒,瞬间狂吼一声,“铛”的一声,三剑合一,瞬间穿越时空,一下子直刺李七夜的喉咙。

    这一剑太快了,快到让人看不清楚,只有强大的上神才能看清这一剑。

    但是“啵”的一声响起,一剑刺到那里,一剑落空,李七夜并不在那里,下一刻“轰”的一声巨响,一个巨大无比的太阳出现在了那里。

    “轰、轰、轰”当太阳出现的时候,太阳精火瞬间肆虐天地,听到“滋”的一声,大地都被烧飞灰。

    “我的妈呀”太阳突然出现,把许多人吓得魂都飞了起来,急忙逃遁而去。

    “次空间”看到这样的一幕,有强大的上神看出了端倪,此时这颗太阳和狂少天帝都在次空间,但是那怕是次空间,这样的一颗太阳依虐肆一切,把大地烧成飞灰。

    就算是释魂林也立即带着齐临帝女他们远离战场。

    这是空间的控制,李七夜瞬间是移动了次空间,移来了太阳,瞬间把狂少天帝整个人纳入太阳中焚烧。

    这种空间力量的掌握,那是让强大上神都不由心里面发毛,如此的随心所欲掌握空间,那简真就是空间领主一样的存在。

    “轰、轰、轰”在一阵阵轰鸣声中,只见狂少天帝吞纳天地,在天命的力量之下,他竟然把整颗太阳吞噬了进去。

    “小子,这只不过是外道而己,想要无敌,还必须依靠你自己的力量。狂少天帝此时全身光芒冲天,好像他体内有千百万颗太阳一样,照亮了九天十地。

    “砰”的一声响起,狂少天帝瞬间跨越空间,一下子崩碎了一个又一个次次,瞬间斩向了站在大地上一座山峰上的李七夜。

    “一边玩泥巴去。”李七夜根本就懒得多去理会他,“嗡”的一声,死章瞬间烙印在大地之上。

    “轰、轰、轰”在这刹那之间,一阵阵天崩地裂的声音响起,只见一座座山峰瞬间粉碎。

    接着地下爬起了一具巨大无匹的白骨来,这具白骨爬出来的时候,头顶天地,脚踏万域,听到“砰”的一声响起,它一脚就踩碎了一座山峰。

    这是看起来像人形的白骨,再仔细一看,这是一头巨猿,这巨猿大到让人无法想象,它可以伸手拿日月,可以伸手捞汪洋。(未完待续。)

第1988章上神对决大帝    狂少天帝居高往下,徐徐地说道:“念在同代的份上,我也不为难你,但这三个小辈必须留下,你可以独自离去。”

    “狂少天帝,这只怕是恕难从命。”释魂林含笑地说道:“若是天帝仁慈,就放过小辈,小老也感激不尽。”

    “这只怕是由不得你!”狂少天帝冷笑一声,气势逼人,冷声地说道:“这由不得你选择,你现在离开还来得及。”

    “既然是如此,那小老就不自量力,领教一下天帝的不世帝术,一见大帝风采。”释魂林淡淡地笑着说道。

    虽然说狂少天帝是一位大帝,但那也仅仅只是一条天命的大帝而己,那怕他天赋再高,那怕他再了不得,他也只是局限于一条天命而己,他最强大也强大到勉强去挑战一下两条天命的大帝仙王而己,根本就不可能超越两条天命的大帝仙王。

    释魂林也不是一个善茬儿,他是一位三个图腾的上神,而且图腾成部,在三个图腾上神中,释魂林的实力绝对是顶尖的。

    “好,我倒看一下这些年你学了多了不得的本事!”狂少天帝顿时大怒,双目一睁,瞬间变得炽热无比。

    对于一位大帝仙王而言,不会轻言动怒,也不会轻易暴走。但是狂少天帝却不一样,他一生太顺了,除了归凡古神那一次之外,他一生没吃过什么苦头,一生都是一帆风顺,他就是天之骄子。

    若是一般人还无法如此轻易触动狂少天帝的神经,一般的人也难于让狂少天帝如此愤怒走来。

    但释魂林不一样,因为释魂林跟他是同一个时代,在当年他威震天下、风光无限的时候,释魂林那只不过是无名小卒而己,还是一个为了生存而苦苦劳碌的蚁蝼而己。

    说句不好听的话,在当年的时候,如果释魂林在他狂少天帝面前只怕连说话的勇气都没有,看到他都会打哆嗦。

    当年狂少天帝根本就不放在眼中、甚至连进入他视线资格都没有的蚁蝼,在今天却与他平起平坐,甚至是出言挑衅他,这对于狂少天帝来说是触动了他心底里深处最脆弱的那一条神经。

    好汉不提当年勇,这对于一代无敌天才来说,是一种十分致命的打击!所以当释魂林展示出了不亢不卑的姿态,甚至有几分挑衅的时候,狂少天帝是愤怒了。

    这种感觉对于他来说,就像是当年被自己踩在脚下的一只蚁蝼,今天却能渺视甚至是俯视他一样。

    “那就天帝赐教。”对于狂少天帝的狂怒,释魂林也没有什么好畏惧的,如果说是两条天命的大帝仙王,释魂林还必须退避三舍,但狂少天帝不见得能比他强,他又何需畏惧呢?

    “吃我一招!”狂少天帝一怒,双目璀璨,听到“铛”的一声刀鸣,只见他双目喷涌出来的光芒瞬间化作了神刀。

    随着“铛”的一声刀鸣,两把神刀万丈之长,左右交叉,如同流星一样斩落,刀痕裂空,瞬间斩到了释魂林的面前。

    长刀拖划,刀芒无匹,刀还没有斩下,听到“砰”的一声,大地已经被斩开了。

    大帝就是大帝,那怕是一条天命,只需他的目光一闪,就可以斩杀一位道天境界的强者。

    就在长刀斩至之时,释魂林不惊不慌,听到“嗡”的一声,法则流转,法则瞬间交织成了巨盾,瞬间挡在了自己的面前。

    听到“砰”的一声响起,两把长刀斩在了法则巨盾之上,尘土激扬,听到喀嚓的碎裂之声响起,地下出现了一道道裂缝,但是法则巨盾屹立不倒。

    毫无疑问,释魂林挡下狂少天帝一击,根本就不成问题,双方的实力至少也是鼓旗相当,释魂林是不会弱于狂少天帝的。

    “看来你这些年倒学了不少本事嘛!”狂少天帝面庞冷如冰霜,双目一厉,璀璨的目光中露出了可怕的杀机。

    此时这样的一战已经引来了不少人的留意,在远荒之中不止是有许多的修士强者,还有不少的上神停留在此,所以这一战开始,就引来了不少目光,很多人都对于这战低声细语。

    狂少天帝虽然只是一条天命的大帝,但他大名在外,早就很多人知道他了,而相反作为上神的释魂林,因为他比较低调,知道他的人反而是不多。

    当然,看到一位上神与大帝仙王对决,这当然是引起很多人感兴趣了,低位大帝仙王与普通上神,究竟是谁强谁弱,这一直都是值得讨论和争辩的问题。

    “还好。”对于狂少天帝的话,释魂林也不得意,也不畏惧,只是平淡地说道:“勉强能求生而己。”

    “破”此时狂少天帝狂吼一声,一指横来,“嗡”的一声响起,一指跨越时光,这一指化作了最尖锐的一击,在这刹那之间,这一指宛如是神针一样直刺而来。

    释魂林的法则巨盾横空,迎上直刺而来的一指,听到“砰”的一声,这一指击中了法则巨盾最脆弱的地方,整个法则巨盾一下子崩碎。

    毫无疑问,就如之前释魂林所说的那样,他天赋之高让人羡慕敬畏,他绝世无双的天赋能让他在最短的时间之内破解敌人的招式。

    “天帝果真是了不得,一招破敌。”法则巨看被破,释魂林也不惊慌,徐徐地说道。此时他缓缓地取出了自己的兵器。

    虽然说狂少天帝是天赋极高,能破人招式,但是释魂林也不是吃素长大的,在漫长的岁月之中他是摸爬打滚、血里刀里去的,经历过无数的危险和生死,这让他积累了丰富无比的经验。

    “等本座砍下你头颅,你就知道什么叫一招破敌了。”狂少天帝双冰冷,依然咄咄逼人,杀气滔滔。

    有遥远处看着这一幕的修士强者都不由屏住呼吸,而一些上神则是摇了摇头,多少年过去了,狂少天帝一直都没变,依然是像当年一样张扬跋扈,一样是咄咄逼人。

    一些上神心里面是冷哼一声,当年归凡古神给他的教训还不够,看来他是需要被人好好教训一番。

    当然,这些上神也只是在心里面想想而己,大家都不愿意去多招惹狂少天帝。因为狂少天帝背后还有他们家族的三位大帝,最重要的是狂少天帝加入了小响哨兵团,他们这个兵团的几位大帝仙王都是抱成一团的,惹了一个便是捅了一窝。

    面对这样的情况,多数上神都不愿意招惹,除非这些上神本身的实力就很强,背后的团队也很强了,否则的话,斩了一个狂少天帝不成问题,捅了小响哨兵团这样的马蜂窝那才比较麻烦。

    “铛”此时狂少天帝缓缓地拔出了自己背后的三把长剑,三把长剑同时缓缓出鞘,瞬间光照十九洲!

    三把长剑的光芒瞬间照彻了万界十三洲,每一缕光芒都是夺目耀眼,肉眼根本就无法承受这样的光芒,只能是打开天眼。

    看着这三把长剑,很多人都心里面一寒,因为狂少天帝的三把长剑一出,那就是有着不同的意味。

    看到狂少天帝的三把长剑缓缓出鞘,释魂林也不由神态凝重,没有丝毫轻敌。

    狂少天帝的这三把长剑乃是三把先天帝兵,它虽然不是套装,但它是属于先天大帝道兵,而且是天封品质。

    先天道胚是以道尊级别为起步,最低的品质也是镶金,而至于先天大帝级别的道胚,那只有天封品质了。

    一件先天的大道道兵,而且是天封品质,那么一件道兵就等于两个大帝仙王的战斗力,至少理论上是这样。

    狂少天帝这三把长剑都是先天道兵,就算三者不成套,但这三把长剑十分的平衡,如此一来,就让这三把长剑的威力飙升了好几个层次。

    所以当狂少天帝三把长剑出鞘之时,这就意味着一招无敌,一出手必定是绝杀。

    面对这样的情况,释魂林也不敢大意,取出了自己人生中最强大的兵器,准备与狂少天帝一战高下。

    虽然释魂林不是一个高调的人,但如果狂少天帝要战,他也乐意一战的,对于他而言,与狂少天帝一战是意义十分巨大。

    事实上不止是释魂林是这样认为,连远处观望认识释魂林的上神都这样认为。

    释魂林与狂少天帝一战,是一条天命对决三个成部图腾,这就在某各意义上来说也是可以奠定普通上神与低位大帝强弱的论调了,这一战之后或者这个辩论会有一个标准。

    最重要的是,释魂林与狂少天帝是同一个时代,双方都是活过了漫长的岁月,经历了一个又一个时代,他们之间的一战,这将会成为很有代表性的参考。

    “今日,不斩你头颅,剑不回。”狂少天帝双目炽热,炽照天地,声如洪钟,咄咄逼人,从年少到现在,一个时代又一个时代过去,他狂妄自傲的性格依然未变。

    对于狂少天帝的咄咄逼人,释魂林不卑不亢,冷冷地说道:“小老也领教一下天帝的无敌之术,一见当年无敌天才的不世风采!”(未完待续。)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