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狂少天帝居高往下,徐徐地说道:“念在同代的份上,我也不为难你,但这三个小辈必须留下,你可以独自离去。”

    “狂少天帝,这只怕是恕难从命。”释魂林含笑地说道:“若是天帝仁慈,就放过小辈,小老也感激不尽。”

    “这只怕是由不得你!”狂少天帝冷笑一声,气势逼人,冷声地说道:“这由不得你选择,你现在离开还来得及。”

    “既然是如此,那小老就不自量力,领教一下天帝的不世帝术,一见大帝风采。”释魂林淡淡地笑着说道。

    虽然说狂少天帝是一位大帝,但那也仅仅只是一条天命的大帝而己,那怕他天赋再高,那怕他再了不得,他也只是局限于一条天命而己,他最强大也强大到勉强去挑战一下两条天命的大帝仙王而己,根本就不可能超越两条天命的大帝仙王。

    释魂林也不是一个善茬儿,他是一位三个图腾的上神,而且图腾成部,在三个图腾上神中,释魂林的实力绝对是顶尖的。

    “好,我倒看一下这些年你学了多了不得的本事!”狂少天帝顿时大怒,双目一睁,瞬间变得炽热无比。

    对于一位大帝仙王而言,不会轻言动怒,也不会轻易暴走。但是狂少天帝却不一样,他一生太顺了,除了归凡古神那一次之外,他一生没吃过什么苦头,一生都是一帆风顺,他就是天之骄子。

    若是一般人还无法如此轻易触动狂少天帝的神经,一般的人也难于让狂少天帝如此愤怒走来。

    但释魂林不一样,因为释魂林跟他是同一个时代,在当年他威震天下、风光无限的时候,释魂林那只不过是无名小卒而己,还是一个为了生存而苦苦劳碌的蚁蝼而己。

    说句不好听的话,在当年的时候,如果释魂林在他狂少天帝面前只怕连说话的勇气都没有,看到他都会打哆嗦。

    当年狂少天帝根本就不放在眼中、甚至连进入他视线资格都没有的蚁蝼,在今天却与他平起平坐,甚至是出言挑衅他,这对于狂少天帝来说是触动了他心底里深处最脆弱的那一条神经。

    好汉不提当年勇,这对于一代无敌天才来说,是一种十分致命的打击!所以当释魂林展示出了不亢不卑的姿态,甚至有几分挑衅的时候,狂少天帝是愤怒了。

    这种感觉对于他来说,就像是当年被自己踩在脚下的一只蚁蝼,今天却能渺视甚至是俯视他一样。

    “那就天帝赐教。”对于狂少天帝的狂怒,释魂林也没有什么好畏惧的,如果说是两条天命的大帝仙王,释魂林还必须退避三舍,但狂少天帝不见得能比他强,他又何需畏惧呢?

    “吃我一招!”狂少天帝一怒,双目璀璨,听到“铛”的一声刀鸣,只见他双目喷涌出来的光芒瞬间化作了神刀。

    随着“铛”的一声刀鸣,两把神刀万丈之长,左右交叉,如同流星一样斩落,刀痕裂空,瞬间斩到了释魂林的面前。

    长刀拖划,刀芒无匹,刀还没有斩下,听到“砰”的一声,大地已经被斩开了。

    大帝就是大帝,那怕是一条天命,只需他的目光一闪,就可以斩杀一位道天境界的强者。

    就在长刀斩至之时,释魂林不惊不慌,听到“嗡”的一声,法则流转,法则瞬间交织成了巨盾,瞬间挡在了自己的面前。

    听到“砰”的一声响起,两把长刀斩在了法则巨盾之上,尘土激扬,听到喀嚓的碎裂之声响起,地下出现了一道道裂缝,但是法则巨盾屹立不倒。

    毫无疑问,释魂林挡下狂少天帝一击,根本就不成问题,双方的实力至少也是鼓旗相当,释魂林是不会弱于狂少天帝的。

    “看来你这些年倒学了不少本事嘛!”狂少天帝面庞冷如冰霜,双目一厉,璀璨的目光中露出了可怕的杀机。

    此时这样的一战已经引来了不少人的留意,在远荒之中不止是有许多的修士强者,还有不少的上神停留在此,所以这一战开始,就引来了不少目光,很多人都对于这战低声细语。

    狂少天帝虽然只是一条天命的大帝,但他大名在外,早就很多人知道他了,而相反作为上神的释魂林,因为他比较低调,知道他的人反而是不多。

    当然,看到一位上神与大帝仙王对决,这当然是引起很多人感兴趣了,低位大帝仙王与普通上神,究竟是谁强谁弱,这一直都是值得讨论和争辩的问题。

    “还好。”对于狂少天帝的话,释魂林也不得意,也不畏惧,只是平淡地说道:“勉强能求生而己。”

    “破”此时狂少天帝狂吼一声,一指横来,“嗡”的一声响起,一指跨越时光,这一指化作了最尖锐的一击,在这刹那之间,这一指宛如是神针一样直刺而来。

    释魂林的法则巨盾横空,迎上直刺而来的一指,听到“砰”的一声,这一指击中了法则巨盾最脆弱的地方,整个法则巨盾一下子崩碎。

    毫无疑问,就如之前释魂林所说的那样,他天赋之高让人羡慕敬畏,他绝世无双的天赋能让他在最短的时间之内破解敌人的招式。

    “天帝果真是了不得,一招破敌。”法则巨看被破,释魂林也不惊慌,徐徐地说道。此时他缓缓地取出了自己的兵器。

    虽然说狂少天帝是天赋极高,能破人招式,但是释魂林也不是吃素长大的,在漫长的岁月之中他是摸爬打滚、血里刀里去的,经历过无数的危险和生死,这让他积累了丰富无比的经验。

    “等本座砍下你头颅,你就知道什么叫一招破敌了。”狂少天帝双冰冷,依然咄咄逼人,杀气滔滔。

    有遥远处看着这一幕的修士强者都不由屏住呼吸,而一些上神则是摇了摇头,多少年过去了,狂少天帝一直都没变,依然是像当年一样张扬跋扈,一样是咄咄逼人。

    一些上神心里面是冷哼一声,当年归凡古神给他的教训还不够,看来他是需要被人好好教训一番。

    当然,这些上神也只是在心里面想想而己,大家都不愿意去多招惹狂少天帝。因为狂少天帝背后还有他们家族的三位大帝,最重要的是狂少天帝加入了小响哨兵团,他们这个兵团的几位大帝仙王都是抱成一团的,惹了一个便是捅了一窝。

    面对这样的情况,多数上神都不愿意招惹,除非这些上神本身的实力就很强,背后的团队也很强了,否则的话,斩了一个狂少天帝不成问题,捅了小响哨兵团这样的马蜂窝那才比较麻烦。

    “铛”此时狂少天帝缓缓地拔出了自己背后的三把长剑,三把长剑同时缓缓出鞘,瞬间光照十九洲!

    三把长剑的光芒瞬间照彻了万界十三洲,每一缕光芒都是夺目耀眼,肉眼根本就无法承受这样的光芒,只能是打开天眼。

    看着这三把长剑,很多人都心里面一寒,因为狂少天帝的三把长剑一出,那就是有着不同的意味。

    看到狂少天帝的三把长剑缓缓出鞘,释魂林也不由神态凝重,没有丝毫轻敌。

    狂少天帝的这三把长剑乃是三把先天帝兵,它虽然不是套装,但它是属于先天大帝道兵,而且是天封品质。

    先天道胚是以道尊级别为起步,最低的品质也是镶金,而至于先天大帝级别的道胚,那只有天封品质了。

    一件先天的大道道兵,而且是天封品质,那么一件道兵就等于两个大帝仙王的战斗力,至少理论上是这样。

    狂少天帝这三把长剑都是先天道兵,就算三者不成套,但这三把长剑十分的平衡,如此一来,就让这三把长剑的威力飙升了好几个层次。

    所以当狂少天帝三把长剑出鞘之时,这就意味着一招无敌,一出手必定是绝杀。

    面对这样的情况,释魂林也不敢大意,取出了自己人生中最强大的兵器,准备与狂少天帝一战高下。

    虽然释魂林不是一个高调的人,但如果狂少天帝要战,他也乐意一战的,对于他而言,与狂少天帝一战是意义十分巨大。

    事实上不止是释魂林是这样认为,连远处观望认识释魂林的上神都这样认为。

    释魂林与狂少天帝一战,是一条天命对决三个成部图腾,这就在某各意义上来说也是可以奠定普通上神与低位大帝强弱的论调了,这一战之后或者这个辩论会有一个标准。

    最重要的是,释魂林与狂少天帝是同一个时代,双方都是活过了漫长的岁月,经历了一个又一个时代,他们之间的一战,这将会成为很有代表性的参考。

    “今日,不斩你头颅,剑不回。”狂少天帝双目炽热,炽照天地,声如洪钟,咄咄逼人,从年少到现在,一个时代又一个时代过去,他狂妄自傲的性格依然未变。

    对于狂少天帝的咄咄逼人,释魂林不卑不亢,冷冷地说道:“小老也领教一下天帝的无敌之术,一见当年无敌天才的不世风采!”(未完待续。)

第1987章凶难    当这头怪兽吸干了这些修士强者的鲜血之后,听到“铛、铛、铛”的声音响起,它全身的鳞甲竖了起来,散发出了血色的光芒,好像他一下子恢复了不少的力气一样。

    此时这头怪兽似乎是意犹未尽,伸出舌头舔了舔嘴角,然后又大吼一声,张开了血盆大嘴,腥红的舌头射了出来。

    “噗噗噗”在这石火电光之间,这射出来的舌头一下子又分叉,一下子分裂出了几十道的舌头,刺向了远处的修士强者。

    这怪兽的舌头实在是太长了,可以瞬间跨越千百万里,如同一条条神矛一样钉穿修士强者的胸膛。

    “我的妈呀,逃呀”此时所有修士强者都回过神来,大家明白为什么狂少天帝会撤去结界了,那是因为他是把所有看热闹的修士强者当作是怪兽的食物。

    一时之间不知道多少修士强者吓破了胆子,转身就离。

    “啊”顿时又有几十个修士强者惨死在了这怪兽的舌头之下,这头怪兽也知道谁强谁弱,虽然狂少天帝离它那么近,但它也明白狂少天帝是它惹不起的,所以它不对狂少天帝下手,而是专挑弱者下手。

    “既然都来了,那就留下吧。”大家都被怪兽吓怕了,都转身逃走,使尽了吃奶的力气。眨眼之间所有人都往天边逃去,欲逃离此处。

    但狂少天帝又怎么会放任食物逃走呢,大笑一声,五张一张,“轰”的一声巨响,宛如是五座山峰封绝天地一样,瞬间挡住了逃走修士强者的去路。

    “啊”惨叫之声传来,身后很多好被挡住去路的修士强者瞬间被怪兽的舌头刺穿了胸膛,一下子被吸干了鲜血。

    “破”有人看狂少天帝的五根手指如五座山岳挡住去路,狂吼一声,祭出自己的宝兵,欲轰杀出去。

    “不自量力!”狂少天帝冷哼一声,“轰”的一声巨响,帝威镇压诸天,“砰”的一声,这些轰了过来的兵器一下子被崩碎,只见狂少天帝的衣袖一甩,瞬间把这些逃走的修士强者甩回了山谷。

    “啊”惨叫声不绝于耳,这些被甩回山谷的修士强者一下子被怪兽吸干了鲜血。

    “这都来了,那就留下吧。”本是看热闹的修士强者是往四面八方逃走,但此时狂少天帝大笑一声,张手就是光荒夺目,一道道大帝法则从天而降,宛如天瀑一样轰鸣,瞬间挡住了从四面八方逃走的修士强者。

    “砰”的一声声响起,道行弱的人在眨眼之间就被狂少天帝甩回了山谷喂怪兽,双方差距实在是太大了,根本就不堪一击。

    “轰、轰、轰……”一阵阵轰鸣之声响起,在观看热闹的修士强者之中也有一二位是拥有一二个图腾的上神,这些上神本来是带着自己晚辈出来长长见识的,没有想到会遇到这样的事情,此时这几个上神都护着自己的晚辈逃走。

    所以,这几个上神出手,崩碎了大帝法则,护着晚辈往远处逃去。

    “想逃,没有那么容易。”此时狂少天帝亲自追了出去,一步一天地,瞬间出现在这些逃走的强者上空。

    “狂少天帝,不要忘记了你的身份。”有一位只有两个图腾的上神忍不住大叫地说道。

    “身份,什么身份?”狂少天帝大笑地说道。

    “你乃是天族的大帝,同样是出身于天族,你应该是一尊深受族人爱戴的大帝,而不是拿弱者来当食物的恶魔!”这位两个图腾的上神沉声说道。

    “哈,哈,哈,深受族人爱戴的大帝?”狂少天帝大笑起来,说道:“作为大帝,需要你们来爱戴吗?在我眼中你们不过是蚁蝼而己,又有哪一位巨人会在乎一只蚁蝼的看法!”

    “不要忘记了,你是大帝,大帝只会挥向更强者,庇护更弱者!”这位两个图腾的上神沉喝道。

    “谁说大帝要庇护更弱者了?”狂少天帝阴森一笑,说道:“在我们大帝看来,你们只不过是肥羊而己,想什么时候宰就什么时候宰!”

    “你”狂少天帝的知顿时让这位上神话塞,因为他从来没有见过如此的大帝,不管是出身于哪个种族的大帝仙王,不论是敌是友,至少他们是堂皇光明。

    但狂少天帝却不一样,他更像是一个为所欲为的混蛋!

    “你放太多了,吃我一剑。”狂少天帝大笑,背后的帝剑长吟,“铛”的一声响直,剑斩九界,一剑落下,荡平万域!

    “破”这位一位两个图腾的上神狂吼道,祭出了一面巨盾,“砰”的一声,挡住了斩下来的帝剑,瞬间星火溅射,宛如是一个星辰撞击爆炸一样。

    “两个图腾,不是本座的对手。”狂少天帝大笑一声,“轰”的一声巨响,天命浮现,“铮”剑吟天地,刹那之间恐怖无比的大帝之威肆虐着九天十地,三把帝剑冲天,宛如是三座巨大无比的天剑一样,可以把整个天宇劈开。

    看到狂少天帝玩真的了,在另一端的释魂林徐徐地对身边的武七他们说道:“我们走吧,狂少天帝这是丧心病狂了,这么多年来他那嚣张跋扈的个性一点都没改。”

    比起其他仓皇而逃的修士强者来,释魂林倒从容多了,因为他并不怕狂少天帝,所以他要离开的时候也显得从容,不像其他的人慌张仓皇逃走。

    “这是哪门子大帝嘛,哪个大帝会想他这样做的。”武凤影看到狂少天帝竟然把修士强者扔入山谷喂怪兽,不由嘀咕地说道。

    事实上,作为一尊大帝,狂少天帝做出这样出格的事情来,这远远出于武七他们这些晚辈的意料,在他们心目中,大帝仙王是尊威无上的,他们是迎击更强者,庇护更弱者,但这样的事情却未在狂少天帝身上看到。

    “啊”在这个时候,凄厉的惨叫声响起,此时狂少天帝的三剑齐出,在天命的力量之下,让他斩杀了那位二个图腾的上神,这个上神和他的晚辈都被狂少天帝扔入山谷喂怪兽去了。

    “既然都来了,还想走吗?”此时狂少天帝盯上了释魂林他们,一步一天地,瞬间出现在天空之上。

    被狂少天帝盯上,释魂林也不见得如何的慌张,他转过身来,从容无比,袖手而立,看着狂少天帝,徐徐地说道:“狂少天帝,你我井水不犯河水,我只带三个小辈出来走走而己。”

    “哈,哈,哈,释魂林,我听过你的大名。”狂少天帝大笑,徐徐地说道:“当年在北疆之时,你只不过是一个小小修士而己,土城之中寻道无门。”

    对于狂少天帝这样的话释魂林也不生气,只是平静地笑着说道:“是的,当年我在北疆那也只不过是无名小卒而己,比起名动天下的你来,那是微不足道,当年你已经是同辈无敌手了。”

    听到释魂林这样的一席话,武七他们都意外,没有想到释魂林竟然是与狂少天帝是同一个时代的。

    在这个时候,武七他们总算是明白为什么释魂林对狂少天帝的事迹是那么的了解了,原来他们是同生一个时代。

    “嘿,当年的一个无名小卒而己,今天也敢在我面前狂妄。当年在土城,只怕我一句话便把你吓破胆。”狂少天帝双目一厉,露出了杀机。

    这样的事情对于狂少天帝来说是一根刺,狂少天帝在当年乃是绝世天才,傲视九天十地,在那个时候狂少天帝已经是同辈无敌手了。

    而在同一时期,释魂林那只不过是一个默默无名的小卒而己,在土城中苦苦求道。

    试想一下,在那个时候狂少天帝已经是高高在上,风光无限,而释魂林还在苦苦为生存而扎挣着。

    但多少年过去,狂少天帝只不过是一个一条天命的大帝而己,而释魂林已经是拥有三个图腾的上神了。

    这里面的落差让狂少天帝心里面不舒服,如果说他是一位拥有十二条天命的大帝,他完全是可以像当年一样渺视释魂林。

    可惜,现在的释魂林却与他平起平坐了。

    “是的。”释魂林也没有生气,也没有觉得什么好丢人,他笑着说道:“我记得你当年来北疆的时候,风光无限,北疆公主亲自相陪,你当时一出手,便击败北疆八雄。而我却欲拜于土城城主门下而无门。当年狂少之风光,的确是让无数同辈羡慕。”

    听到释魂林这样说,武七他们都有着一种时光错乱的感觉。

    当年狂少天帝举世无双,风光无限,可以说是同辈中第一人,在那样的时代,释魂林算得了什么,只怕在狂少天帝眼中看来那只不过是蚁蝼而己。

    但现在的释魂林已经是拥有足够强大的实力了,足可以与狂少天帝并肩,甚至有可能比狂少天帝更强。

    如此一天,这就让人不由感慨了,时光真的是可以改变一切。

    同时让武七他们心里面震撼,天赋并不代表一切,狂少天帝是了不起了吧,天赋之高,难有人与之相比,但最终还不是沦落为了一条天命的大帝!

    推荐一本好基友的书:传画卷中竟然另有乾坤,内含一方独立小空间,还自带十倍时间流速……推荐钢枪里的温柔新作《神级农场》。月票红包有很多,速抢!(未完待续。)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