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白带发黄图片,常和,第1987章凶难

已有 12 阅读此文人 - - 高H辣H小说 -

    当这头怪兽吸干了这些修士强者的鲜血之后,听到“铛、铛、铛”的声音响起,它全身的鳞甲竖了起来,散发出了血色的光芒,好像他一下子恢复了不少的力气一样。

    此时这头怪兽似乎是意犹未尽,伸出舌头舔了舔嘴角,然后又大吼一声,张开了血盆大嘴,腥红的舌头射了出来。

    “噗噗噗”在这石火电光之间,这射出来的舌头一下子又分叉,一下子分裂出了几十道的舌头,刺向了远处的修士强者。

    这怪兽的舌头实在是太长了,可以瞬间跨越千百万里,如同一条条神矛一样钉穿修士强者的胸膛。

    “我的妈呀,逃呀”此时所有修士强者都回过神来,大家明白为什么狂少天帝会撤去结界了,那是因为他是把所有看热闹的修士强者当作是怪兽的食物。

    一时之间不知道多少修士强者吓破了胆子,转身就离。

    “啊”顿时又有几十个修士强者惨死在了这怪兽的舌头之下,这头怪兽也知道谁强谁弱,虽然狂少天帝离它那么近,但它也明白狂少天帝是它惹不起的,所以它不对狂少天帝下手,而是专挑弱者下手。

    “既然都来了,那就留下吧。”大家都被怪兽吓怕了,都转身逃走,使尽了吃奶的力气。眨眼之间所有人都往天边逃去,欲逃离此处。

    但狂少天帝又怎么会放任食物逃走呢,大笑一声,五张一张,“轰”的一声巨响,宛如是五座山峰封绝天地一样,瞬间挡住了逃走修士强者的去路。

    “啊”惨叫之声传来,身后很多好被挡住去路的修士强者瞬间被怪兽的舌头刺穿了胸膛,一下子被吸干了鲜血。

    “破”有人看狂少天帝的五根手指如五座山岳挡住去路,狂吼一声,祭出自己的宝兵,欲轰杀出去。

    “不自量力!”狂少天帝冷哼一声,“轰”的一声巨响,帝威镇压诸天,“砰”的一声,这些轰了过来的兵器一下子被崩碎,只见狂少天帝的衣袖一甩,瞬间把这些逃走的修士强者甩回了山谷。

    “啊”惨叫声不绝于耳,这些被甩回山谷的修士强者一下子被怪兽吸干了鲜血。

    “这都来了,那就留下吧。”本是看热闹的修士强者是往四面八方逃走,但此时狂少天帝大笑一声,张手就是光荒夺目,一道道大帝法则从天而降,宛如天瀑一样轰鸣,瞬间挡住了从四面八方逃走的修士强者。

    “砰”的一声声响起,道行弱的人在眨眼之间就被狂少天帝甩回了山谷喂怪兽,双方差距实在是太大了,根本就不堪一击。

    “轰、轰、轰……”一阵阵轰鸣之声响起,在观看热闹的修士强者之中也有一二位是拥有一二个图腾的上神,这些上神本来是带着自己晚辈出来长长见识的,没有想到会遇到这样的事情,此时这几个上神都护着自己的晚辈逃走。

    所以,这几个上神出手,崩碎了大帝法则,护着晚辈往远处逃去。

    “想逃,没有那么容易。”此时狂少天帝亲自追了出去,一步一天地,瞬间出现在这些逃走的强者上空。

    “狂少天帝,不要忘记了你的身份。”有一位只有两个图腾的上神忍不住大叫地说道。

    “身份,什么身份?”狂少天帝大笑地说道。

    “你乃是天族的大帝,同样是出身于天族,你应该是一尊深受族人爱戴的大帝,而不是拿弱者来当食物的恶魔!”这位两个图腾的上神沉声说道。

    “哈,哈,哈,深受族人爱戴的大帝?”狂少天帝大笑起来,说道:“作为大帝,需要你们来爱戴吗?在我眼中你们不过是蚁蝼而己,又有哪一位巨人会在乎一只蚁蝼的看法!”

    “不要忘记了,你是大帝,大帝只会挥向更强者,庇护更弱者!”这位两个图腾的上神沉喝道。

    “谁说大帝要庇护更弱者了?”狂少天帝阴森一笑,说道:“在我们大帝看来,你们只不过是肥羊而己,想什么时候宰就什么时候宰!”

    “你”狂少天帝的知顿时让这位上神话塞,因为他从来没有见过如此的大帝,不管是出身于哪个种族的大帝仙王,不论是敌是友,至少他们是堂皇光明。

    但狂少天帝却不一样,他更像是一个为所欲为的混蛋!

    “你放太多了,吃我一剑。”狂少天帝大笑,背后的帝剑长吟,“铛”的一声响直,剑斩九界,一剑落下,荡平万域!

    “破”这位一位两个图腾的上神狂吼道,祭出了一面巨盾,“砰”的一声,挡住了斩下来的帝剑,瞬间星火溅射,宛如是一个星辰撞击爆炸一样。

    “两个图腾,不是本座的对手。”狂少天帝大笑一声,“轰”的一声巨响,天命浮现,“铮”剑吟天地,刹那之间恐怖无比的大帝之威肆虐着九天十地,三把帝剑冲天,宛如是三座巨大无比的天剑一样,可以把整个天宇劈开。

    看到狂少天帝玩真的了,在另一端的释魂林徐徐地对身边的武七他们说道:“我们走吧,狂少天帝这是丧心病狂了,这么多年来他那嚣张跋扈的个性一点都没改。”

    比起其他仓皇而逃的修士强者来,释魂林倒从容多了,因为他并不怕狂少天帝,所以他要离开的时候也显得从容,不像其他的人慌张仓皇逃走。

    “这是哪门子大帝嘛,哪个大帝会想他这样做的。”武凤影看到狂少天帝竟然把修士强者扔入山谷喂怪兽,不由嘀咕地说道。

    事实上,作为一尊大帝,狂少天帝做出这样出格的事情来,这远远出于武七他们这些晚辈的意料,在他们心目中,大帝仙王是尊威无上的,他们是迎击更强者,庇护更弱者,但这样的事情却未在狂少天帝身上看到。

    “啊”在这个时候,凄厉的惨叫声响起,此时狂少天帝的三剑齐出,在天命的力量之下,让他斩杀了那位二个图腾的上神,这个上神和他的晚辈都被狂少天帝扔入山谷喂怪兽去了。

    “既然都来了,还想走吗?”此时狂少天帝盯上了释魂林他们,一步一天地,瞬间出现在天空之上。

    被狂少天帝盯上,释魂林也不见得如何的慌张,他转过身来,从容无比,袖手而立,看着狂少天帝,徐徐地说道:“狂少天帝,你我井水不犯河水,我只带三个小辈出来走走而己。”

    “哈,哈,哈,释魂林,我听过你的大名。”狂少天帝大笑,徐徐地说道:“当年在北疆之时,你只不过是一个小小修士而己,土城之中寻道无门。”

    对于狂少天帝这样的话释魂林也不生气,只是平静地笑着说道:“是的,当年我在北疆那也只不过是无名小卒而己,比起名动天下的你来,那是微不足道,当年你已经是同辈无敌手了。”

    听到释魂林这样的一席话,武七他们都意外,没有想到释魂林竟然是与狂少天帝是同一个时代的。

    在这个时候,武七他们总算是明白为什么释魂林对狂少天帝的事迹是那么的了解了,原来他们是同生一个时代。

    “嘿,当年的一个无名小卒而己,今天也敢在我面前狂妄。当年在土城,只怕我一句话便把你吓破胆。”狂少天帝双目一厉,露出了杀机。

    这样的事情对于狂少天帝来说是一根刺,狂少天帝在当年乃是绝世天才,傲视九天十地,在那个时候狂少天帝已经是同辈无敌手了。

    而在同一时期,释魂林那只不过是一个默默无名的小卒而己,在土城中苦苦求道。

    试想一下,在那个时候狂少天帝已经是高高在上,风光无限,而释魂林还在苦苦为生存而扎挣着。

    但多少年过去,狂少天帝只不过是一个一条天命的大帝而己,而释魂林已经是拥有三个图腾的上神了。

    这里面的落差让狂少天帝心里面不舒服,如果说他是一位拥有十二条天命的大帝,他完全是可以像当年一样渺视释魂林。

    可惜,现在的释魂林却与他平起平坐了。

    “是的。”释魂林也没有生气,也没有觉得什么好丢人,他笑着说道:“我记得你当年来北疆的时候,风光无限,北疆公主亲自相陪,你当时一出手,便击败北疆八雄。而我却欲拜于土城城主门下而无门。当年狂少之风光,的确是让无数同辈羡慕。”

    听到释魂林这样说,武七他们都有着一种时光错乱的感觉。

    当年狂少天帝举世无双,风光无限,可以说是同辈中第一人,在那样的时代,释魂林算得了什么,只怕在狂少天帝眼中看来那只不过是蚁蝼而己。

    但现在的释魂林已经是拥有足够强大的实力了,足可以与狂少天帝并肩,甚至有可能比狂少天帝更强。

    如此一天,这就让人不由感慨了,时光真的是可以改变一切。

    同时让武七他们心里面震撼,天赋并不代表一切,狂少天帝是了不起了吧,天赋之高,难有人与之相比,但最终还不是沦落为了一条天命的大帝!

    推荐一本好基友的书:传画卷中竟然另有乾坤,内含一方独立小空间,还自带十倍时间流速……推荐钢枪里的温柔新作《神级农场》。月票红包有很多,速抢!(未完待续。)

第1986章怪兽    “起”就在一面面帝旗刺入了山峰之后,狂少天帝沉喝一声,手结法印,大帝之威弥漫,大帝法则铛铛作响。

    “轰、轰、轰”在这一刻,一阵阵轰鸣声不绝于耳,只见帝旗垂落了混沌气息,刹那之间混沌之气弥漫于整个天地之间,瞬间充斥着整个空间。

    在这一刻听到了“铛、铛、铛”的金属声音响起,只见是一条条大道法则交错,在短短的时间之内竟然是形成了一个大帝之阵。

    接着“嗡”的一声响起,一面面插在山峰上的帝旗喷涌出了大帝光芒,宛如天瀑一样倾泻而下,这如天瀑一样的大帝光芒并非是漫无目地地奔腾流淌,在眨眼之间,所有奔腾的大帝光芒一下子组成了一个结界,宛如一个晶莹的大碗倒扣在了这起伏不止的神峰之中,把大片的山峰都笼罩在了其中。

    看到狂少天帝眨眼之间就在这片山峦之中升起了结界,其他人都不敢靠近,都不敢越雷池半步,毕竟谁都不愿意去招惹一位大帝仙王,更何况狂少天帝与其人的大帝仙王不一样,狂少天帝是一个十分张扬跋扈的人,别的大帝仙王或者不会与小辈一般见识,但狂少天帝就不一样,他不得你是谁,只要他看不顺眼,就必定会出手。

    也正是因为狂少天帝这样的张扬跋扈个性,有不少人在心里面咕嘀狂少天帝绝对是大帝仙王之中最没有风度、最没有气量的大帝仙王。

    “破”当结界升起之后,狂少大帝盯上了一座山峰,他瞬间出手,一拳结印,只见金光闪闪的一拳宛如天外飞殒一样撞击过去。

    “轰、轰、轰”一阵天崩地裂之声响起,随着一击轰在了这座山峰之上,这座山峰顿时崩碎,无数的碎石泥土滚落,整座山峰被他一拳剥离,所有碎石泥土都滚落到了山涧。

    山峰崩碎之后,只见那里露出了一个石洞,这个石洞倾斜向下,黑漆漆的一片,宛如这样的一个石头是通往地狱深处一样。

    这个石洞的边沿铭刻有许多的符文古篆,这些符文古篆似乎是在极为遥远的年代所铭刻上去的,似乎是封印这个石洞的。

    只不过时间太遥远了,铭刻在洞口的符文古篆已经褪去了它本身的力量,此时在狂少天帝一击撞击之下,所有的符文古篆都被揭开,所有的封印力量都被击碎。

    露出来的石洞是黑漆漆的一片,一阵阵寒风从黑暗之中吹了出来,看到这样的一个石洞,很多人都不由打了一个冷颤,这个石洞好像是洪荒巨兽张开的血盆大嘴,随时都可以把进去的生灵吞噬掉。

    虽然大家都看不清楚石洞中的情况,但直觉告诉所有人,这石洞中绝对是有十分恐怖的东西,所以很多人盯着石洞的时候都不由心里面发毛。

    “出来吧,洪荒的凶兽。”此时狂少天帝沉喝一声,神采飞扬。可以说狂少天帝是十分的英俊,绝对算得上是一个时代的美男子,特别是当他神采飞扬的时候,有着特别吸引人的魅力,但是作为大帝,他却缺少了那一份沉稳与睿智。

    狂少天帝话一落下,听到“剥”的一声响起,在黑暗中有一双眼睛一下子张开,这一双眼睛张开的时候,很多人都抽了一口冷气,只见这一双眼睛血红,跳跃着艳红的光芒,就像是一双血眼一样。

    当这一双血眼的光芒在跳动的时候,很多人心里面一寒,因为他们恍然之间就好像是看到了一头嗜血的凶兽盯着他们,所有人在这一刻都有着一种错觉,似乎自己已经成了这凶兽的猎物。

    “铛、铛、铛”就在这个时候,一阵阵沉重无比的铁链声音响起,宛如是有什么东西拖着沉重的铁链一样。

    接着听到“轰、轰、轰”的一阵阵沉重无比的脚步声响起,随着这一阵阵沉重的脚步声响起的时候,大地都会摇晃,好像这沉重的脚步一步就可以踏碎山峰一样。

    最终,石洞中爬出了一头怪兽,这头怪兽通体覆盖着暗黑的鳞甲,看起来像龙鳞一样,但却是黑雾萦绕,并不像龙鳞那样散发出龙息。

    这头怪物虽然只有一个头颅,但脑袋上却生长着一排的骨刺,这骨刺从头顶上一直往下生,沿着脊骨一直生长到尾部,这样一排长长的骨刺看起来都分的恐怖,特别是这骨刺白森森得刺眼,好像随时都可以刺穿人的心脏。

    这怪兽如蛇又如犬,有着蛇一样的身体,但却有着犬一样的四足,而它的尾巴又有点像鳄尾,更为古怪的是它一双耳朵看起来又大又沉,好像是象耳。

    这头怪物爬得很缓慢,也爬得很吃力,一步一个脚印,缓缓地从石洞中爬出来。这头怪物爬得缓慢吃力,那是因为它身上锁着一副镣銙,镣銙上锁有四条粗大无比的铁链,这四条粗大无比的铁链也没知道是用什么神金打造的,时不时闪动着寒光。

    “轰、轰、轰……”一阵阵轰鸣之声响起,怪兽一步就踩出一个深深的脚印来,地上的岩石立即崩碎,它拖着铁链一步一步地往外爬。

    所以人都以为这头怪兽是被铁链锁在石洞中的时候只见怪兽用力地拉,接着听到一阵“轧、轧、轧”的声音响起,好像是拖动着什么沉重的东西一样。

    “那是什么?”看到四条铁链绷紧,石洞深处传出一阵阵沉重的拖动之声,大家这才明白铁链的另一端拖着有其他的东西。

    此时不止是所有人都屏住呼吸看着石洞里面,就是连狂少天帝的一双眼睛都死死盯着石洞深处,他一双眼睛宛如是看穿了虚妄一样,能直接看到石洞中的东西一样。

    “轧、轧、轧……”随着一阵阵沉重的声音响起,终于大家看到了四条铁链另一端所拖着的东西了,那是一具看起来像铜棺一样的东西,但似乎又不是铜棺,仔细看它更像是一个又长又大的铜盒。

    “再加把劲,就可以拖出来了。”看到这具像铜棺一样的东西之后,狂少天帝双目中露出了狂喜之色。

    也不知道因为是什么原因,狂少天帝不愿意踏入石洞,也不愿意亲自去拉这具铜棺,似乎是在忌惮什么东西一样。

    “轧”一声尖锐的划破声音响起,眼看这具铜棺就要被拖上来了,但怪兽好像是力气不继一样,铜棺立即往石洞里面掉。

    “吼”这头怪兽狂吼一声,四足死死地抓住大地,一阵“噗、噗、噗”的声音响起,泥石溅射,只见地面的岩石被抓出四道深深的沟鸿来。

    好不容易,怪兽终于稳住了往下滑的铜棺,然后再吼一声,“轰”的一声巨响,再一次站起来,继续拉着铜棺前行。

    但是它刚要把铜棺拉上来的时候,依然是后力不继,铜棺又往石洞里滑去,似乎这具铜棺不愿意离开这个石洞一样。

    怪兽反复了几次,都未能成功把铜棺从石洞中拉出来,而一直盯着这一幕的狂少天帝显得特别的紧张,几次不成功之后,他都有些着急起来。

    但他又不能冲上去帮这头怪兽一臂之力,他明显是忌惮一些东西,不敢去靠近这个石洞。

    看着这头怪兽一次又一次地拖着铜棺,想把铜棺拖出来,这让所有人都为之好奇,这铜棺之中究竟装着什么东西。

    大家看到这样的一幕,都明白狂少天帝是为了铜棺中的东西而来,这就让大家好奇了,这究竟是什么东西值得让一位大帝如此的劳师动众。

    “轰”的一声巨响,泥石溅飞,这头怪兽再一次失败,依然未能把铜棺拖出来,似乎铜棺不愿离开石洞一样,每次刚刚拉上来了,它就立即滑入了石洞之中。

    看到这样的一幕,狂少天帝也为之着急,就在这个时候,他目光一寒,伸手一卷,听到“砰”的一声响起,瞬间取下了插在山峰上的帝旗,一下子解开了结界。

    狂少天帝布下结界本来是提防有其他的大帝仙王跟他抢宝物,现在他却撤去了结界。

    “进餐吧,饱餐一顿,就有力气了。”此时狂少天帝对这头怪兽狂吼一声。

    “嗷”这头怪兽好像是听得懂狂少天帝的话一样,狂吼一声,接着“噗”的一声响起,所有人还没搞懂这是怎么一回事的时候,只见怪兽大嘴一张,腥红的舌头瞬间射出。

    “啊”凄厉无比的惨叫声响起,只见腥红的舌头瞬间射出,跨越千百万里,一下子刺穿了一个强者的胸膛,接着听到“滋”的一声响起,舌头瞬间吸干了这个修士强者的全身精血,一下子成为了枯骨。

    “噗、噗、噗……”一阵阵破空之声响起,更为恐怖的时这怪兽的舌头竟然会分叉的,眨眼之间,一根腥红的舌头竟然分成了无数条细舌,就像是一根根触手一样。

    “啊、啊、啊……”眨眼之间,凄厉的惨叫声在山峦之间回荡着。

    只见一根根分叉出来的舌头瞬间刺穿了一个又一个强者的胸膛,瞬间吸干了他们的精血,一下子成为了枯骨。

    月初,有月票的同学投一下,谢谢大家的支持^_^(~^~)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