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起”就在一面面帝旗刺入了山峰之后,狂少天帝沉喝一声,手结法印,大帝之威弥漫,大帝法则铛铛作响。

    “轰、轰、轰”在这一刻,一阵阵轰鸣声不绝于耳,只见帝旗垂落了混沌气息,刹那之间混沌之气弥漫于整个天地之间,瞬间充斥着整个空间。

    在这一刻听到了“铛、铛、铛”的金属声音响起,只见是一条条大道法则交错,在短短的时间之内竟然是形成了一个大帝之阵。

    接着“嗡”的一声响起,一面面插在山峰上的帝旗喷涌出了大帝光芒,宛如天瀑一样倾泻而下,这如天瀑一样的大帝光芒并非是漫无目地地奔腾流淌,在眨眼之间,所有奔腾的大帝光芒一下子组成了一个结界,宛如一个晶莹的大碗倒扣在了这起伏不止的神峰之中,把大片的山峰都笼罩在了其中。

    看到狂少天帝眨眼之间就在这片山峦之中升起了结界,其他人都不敢靠近,都不敢越雷池半步,毕竟谁都不愿意去招惹一位大帝仙王,更何况狂少天帝与其人的大帝仙王不一样,狂少天帝是一个十分张扬跋扈的人,别的大帝仙王或者不会与小辈一般见识,但狂少天帝就不一样,他不得你是谁,只要他看不顺眼,就必定会出手。

    也正是因为狂少天帝这样的张扬跋扈个性,有不少人在心里面咕嘀狂少天帝绝对是大帝仙王之中最没有风度、最没有气量的大帝仙王。

    “破”当结界升起之后,狂少大帝盯上了一座山峰,他瞬间出手,一拳结印,只见金光闪闪的一拳宛如天外飞殒一样撞击过去。

    “轰、轰、轰”一阵天崩地裂之声响起,随着一击轰在了这座山峰之上,这座山峰顿时崩碎,无数的碎石泥土滚落,整座山峰被他一拳剥离,所有碎石泥土都滚落到了山涧。

    山峰崩碎之后,只见那里露出了一个石洞,这个石洞倾斜向下,黑漆漆的一片,宛如这样的一个石头是通往地狱深处一样。

    这个石洞的边沿铭刻有许多的符文古篆,这些符文古篆似乎是在极为遥远的年代所铭刻上去的,似乎是封印这个石洞的。

    只不过时间太遥远了,铭刻在洞口的符文古篆已经褪去了它本身的力量,此时在狂少天帝一击撞击之下,所有的符文古篆都被揭开,所有的封印力量都被击碎。

    露出来的石洞是黑漆漆的一片,一阵阵寒风从黑暗之中吹了出来,看到这样的一个石洞,很多人都不由打了一个冷颤,这个石洞好像是洪荒巨兽张开的血盆大嘴,随时都可以把进去的生灵吞噬掉。

    虽然大家都看不清楚石洞中的情况,但直觉告诉所有人,这石洞中绝对是有十分恐怖的东西,所以很多人盯着石洞的时候都不由心里面发毛。

    “出来吧,洪荒的凶兽。”此时狂少天帝沉喝一声,神采飞扬。可以说狂少天帝是十分的英俊,绝对算得上是一个时代的美男子,特别是当他神采飞扬的时候,有着特别吸引人的魅力,但是作为大帝,他却缺少了那一份沉稳与睿智。

    狂少天帝话一落下,听到“剥”的一声响起,在黑暗中有一双眼睛一下子张开,这一双眼睛张开的时候,很多人都抽了一口冷气,只见这一双眼睛血红,跳跃着艳红的光芒,就像是一双血眼一样。

    当这一双血眼的光芒在跳动的时候,很多人心里面一寒,因为他们恍然之间就好像是看到了一头嗜血的凶兽盯着他们,所有人在这一刻都有着一种错觉,似乎自己已经成了这凶兽的猎物。

    “铛、铛、铛”就在这个时候,一阵阵沉重无比的铁链声音响起,宛如是有什么东西拖着沉重的铁链一样。

    接着听到“轰、轰、轰”的一阵阵沉重无比的脚步声响起,随着这一阵阵沉重的脚步声响起的时候,大地都会摇晃,好像这沉重的脚步一步就可以踏碎山峰一样。

    最终,石洞中爬出了一头怪兽,这头怪兽通体覆盖着暗黑的鳞甲,看起来像龙鳞一样,但却是黑雾萦绕,并不像龙鳞那样散发出龙息。

    这头怪物虽然只有一个头颅,但脑袋上却生长着一排的骨刺,这骨刺从头顶上一直往下生,沿着脊骨一直生长到尾部,这样一排长长的骨刺看起来都分的恐怖,特别是这骨刺白森森得刺眼,好像随时都可以刺穿人的心脏。

    这怪兽如蛇又如犬,有着蛇一样的身体,但却有着犬一样的四足,而它的尾巴又有点像鳄尾,更为古怪的是它一双耳朵看起来又大又沉,好像是象耳。

    这头怪物爬得很缓慢,也爬得很吃力,一步一个脚印,缓缓地从石洞中爬出来。这头怪物爬得缓慢吃力,那是因为它身上锁着一副镣銙,镣銙上锁有四条粗大无比的铁链,这四条粗大无比的铁链也没知道是用什么神金打造的,时不时闪动着寒光。

    “轰、轰、轰……”一阵阵轰鸣之声响起,怪兽一步就踩出一个深深的脚印来,地上的岩石立即崩碎,它拖着铁链一步一步地往外爬。

    所以人都以为这头怪兽是被铁链锁在石洞中的时候只见怪兽用力地拉,接着听到一阵“轧、轧、轧”的声音响起,好像是拖动着什么沉重的东西一样。

    “那是什么?”看到四条铁链绷紧,石洞深处传出一阵阵沉重的拖动之声,大家这才明白铁链的另一端拖着有其他的东西。

    此时不止是所有人都屏住呼吸看着石洞里面,就是连狂少天帝的一双眼睛都死死盯着石洞深处,他一双眼睛宛如是看穿了虚妄一样,能直接看到石洞中的东西一样。

    “轧、轧、轧……”随着一阵阵沉重的声音响起,终于大家看到了四条铁链另一端所拖着的东西了,那是一具看起来像铜棺一样的东西,但似乎又不是铜棺,仔细看它更像是一个又长又大的铜盒。

    “再加把劲,就可以拖出来了。”看到这具像铜棺一样的东西之后,狂少天帝双目中露出了狂喜之色。

    也不知道因为是什么原因,狂少天帝不愿意踏入石洞,也不愿意亲自去拉这具铜棺,似乎是在忌惮什么东西一样。

    “轧”一声尖锐的划破声音响起,眼看这具铜棺就要被拖上来了,但怪兽好像是力气不继一样,铜棺立即往石洞里面掉。

    “吼”这头怪兽狂吼一声,四足死死地抓住大地,一阵“噗、噗、噗”的声音响起,泥石溅射,只见地面的岩石被抓出四道深深的沟鸿来。

    好不容易,怪兽终于稳住了往下滑的铜棺,然后再吼一声,“轰”的一声巨响,再一次站起来,继续拉着铜棺前行。

    但是它刚要把铜棺拉上来的时候,依然是后力不继,铜棺又往石洞里滑去,似乎这具铜棺不愿意离开这个石洞一样。

    怪兽反复了几次,都未能成功把铜棺从石洞中拉出来,而一直盯着这一幕的狂少天帝显得特别的紧张,几次不成功之后,他都有些着急起来。

    但他又不能冲上去帮这头怪兽一臂之力,他明显是忌惮一些东西,不敢去靠近这个石洞。

    看着这头怪兽一次又一次地拖着铜棺,想把铜棺拖出来,这让所有人都为之好奇,这铜棺之中究竟装着什么东西。

    大家看到这样的一幕,都明白狂少天帝是为了铜棺中的东西而来,这就让大家好奇了,这究竟是什么东西值得让一位大帝如此的劳师动众。

    “轰”的一声巨响,泥石溅飞,这头怪兽再一次失败,依然未能把铜棺拖出来,似乎铜棺不愿离开石洞一样,每次刚刚拉上来了,它就立即滑入了石洞之中。

    看到这样的一幕,狂少天帝也为之着急,就在这个时候,他目光一寒,伸手一卷,听到“砰”的一声响起,瞬间取下了插在山峰上的帝旗,一下子解开了结界。

    狂少天帝布下结界本来是提防有其他的大帝仙王跟他抢宝物,现在他却撤去了结界。

    “进餐吧,饱餐一顿,就有力气了。”此时狂少天帝对这头怪兽狂吼一声。

    “嗷”这头怪兽好像是听得懂狂少天帝的话一样,狂吼一声,接着“噗”的一声响起,所有人还没搞懂这是怎么一回事的时候,只见怪兽大嘴一张,腥红的舌头瞬间射出。

    “啊”凄厉无比的惨叫声响起,只见腥红的舌头瞬间射出,跨越千百万里,一下子刺穿了一个强者的胸膛,接着听到“滋”的一声响起,舌头瞬间吸干了这个修士强者的全身精血,一下子成为了枯骨。

    “噗、噗、噗……”一阵阵破空之声响起,更为恐怖的时这怪兽的舌头竟然会分叉的,眨眼之间,一根腥红的舌头竟然分成了无数条细舌,就像是一根根触手一样。

    “啊、啊、啊……”眨眼之间,凄厉的惨叫声在山峦之间回荡着。

    只见一根根分叉出来的舌头瞬间刺穿了一个又一个强者的胸膛,瞬间吸干了他们的精血,一下子成为了枯骨。

    月初,有月票的同学投一下,谢谢大家的支持^_^(~^~)

第1985章天藏金水 感谢黄昏的盟主    说到这里,老者神态一黯,那怕是他经历过太多的人,心里面也不由戚然。因为这海量的物资乃是由一个时代又一个时代的亿万生命所堆积出来的,整个世界一个时代又一个时代变成了炼狱,那是多么恐怖的世界。

    最终,老者抬起头来,看着李七夜,徐徐地说道:“你有多少兵力,你们的纪元有多少大帝仙王支持你打这一场战争!”

    “一个都没有,只有我一个人。”李七夜笑着说道。

    老者怔了一下,轻轻地摇头,说道:“你是很了不得,但,在这里不行,我比你更了解他,若是你独自一个人,那怕是搭我上,也必死无疑。”

    “不,是错了,更准确说,是你。”李七夜笑着说道:“你才是这一场战争的主力,我只是辅助而己,这一场战争是胜是负,一切都得靠你。”

    “这只怕让你失望了,如果我能独狙巨头,我只怕早就成功了。”老者轻轻地摇了摇头,说道:“我打不过他,只怕再加上你也一样不行。”

    “不要忘记了,你再加上我,两颗绝世无双的道心,你觉得会有怎么样的威力?”李七夜平静地说道:“两个道心齐鸣,能让你飙上去,这会让巅峰状态的你飙升一倍!你自己想一想,当年巅峰状态的你,飙升一倍,能不能战胜他!”

    李七夜的话让老者心里面震了一下,老者不由沉默了一下,他不得不考虑李七夜所说的这种情况。

    “让我们用道心来说话,它已经是蹉跎了大半个纪元了!也该让道心来定下乾坤的时候了。”李七夜徐徐地说道。

    沉默的老者再一次抬起头来,说道:“以道心定乾坤!这不是不行,但,我已经不是当年的我了,我无法再重回当年的盛况,以我现在的情况,能发挥出当年五成的战力,那已经是很了不起了。”

    “我知道,所以我特地为你准备了一样礼物。”李七夜淡淡一笑,从怀中取出了一样东西,放在了老者面前,徐徐地说道:“这件礼物我可是寻觅了一个时代又一个时代,饱含着很多人的心血。”

    放在老者面前的是天藏瓶,这是当年在千鲤河的黄金神柳之下千鲤仙帝留给他的东西。

    老者拿起天藏瓶,拔开塞子,只见里面盛着金水,这金水乃是天藏金水,天藏金水像是细腻无比的金沙在流淌,在这天藏金水之中有一只东西,这东西好像会动一样,而且它散发出了与天藏金水不一样的金光,宛如一缕缕的金丝。

    天藏金水和里面的这只东西,乃是李七夜在帝疆的时候从秘密神洞中得到的,而这个洞口曾由帝卫守着。

    “这东西你都能找到。”老者看到里面的东西之后,也不由为之惊讶,抬起头看着李七夜,说道。

    “天下无难事,只怕有心人。”李七夜淡淡地笑着说道:“当然,它无法让你真正恢复,但它能让你临时恢复当年的巅峰状态,我相信这个时间足够了。”

    “到时候就知道了。”老者点了点头说道。

    “既然如此,那该是我们开战的时候了,斩了巨头,这也是了却了你的心愿。”李七夜淡淡地笑着说道。

    李七夜与老者商谈了很久,他们把战略的每一个细节都谈得一清二楚,甚至可以说没有说过任何的一种可能,毕竟他们面对的是极为恐怖的存在,就算是十二天命的大帝仙王前来,都不见得能全身而退的存在。

    商谈完了所有细节之后,李七夜与老者最终敲定了方案,一切定下来之后,李七夜也该离开的时候了。

    “你应该知道,这是必胜。”在李七夜离开的时候,老者徐徐地说道。

    离开的李七夜停下了脚步,回过头来,说道:“若这一场战争都不能胜,未来谈何最终一战呢,这只是未来最终一战的开胃小菜而己。”

    “是的,这只是开胃小菜。”老者也点了点头。

    李七夜再一次离开,但他又停住脚步,回头,徐徐地说道:“老头,你应该知道,你必死的。”

    “我知道,你也知道。”老者并不惊讶,很平静,说道:“我不死,又何赢此一战!”

    “此一战,不止是要赢,你也必死。”李七夜平静,说出这样的话显得很冷酷。

    “是呀,世间终需要有圣人,不论是处身于黑暗中的人,还是光明中的人,都应该知道,世间有圣人。”老者也是十分的平静,平静地述说着这件事情。

    “是的,世间有圣人。”李七夜沉默,最终还是缓缓地说道:“只有点亮你这个圣人,才能照亮人心,不论是前行者,还是沉沦者。你就像一盏灯,照亮着人心,指引着心怀光明的人在黑暗中前行,威慑着在黑暗中的人,让他们畏惧于光明。”

    “所以,你来远荒,不止是需要拖出巨头,斩了他,夺走他的财宝。”老者徐徐地说道:“你还要我死,要我点亮这个世界。”

    “是的,这也是我来远荒的第二个目的。”李七夜轻轻地说道:“再多的豪言壮语,那都是苍白无力,再美丽的许允,那都只不过是画饼。在黑暗中,不论是心有动摇的人,还是心依然怀着光明的人,他们都需要一盏光明来指引着他们。”

    “你点亮了我,为你未来的最终一战而作准备。”老者轻轻地说道。

    “是呀,未来一战,我需在太多了。”李七夜说道:“一个又一个纪元过去,有人会相信光明普照吗?一个又一个先贤失败,又有还会相信这条道路将会有尽头吗?在漫长的岁月煎熬中,谁都不敢说自己有没有动摇过……”

    “……所以,在这个时候,要让前行的人知道,世间有圣人,他蹉跎了大半个纪元,那怕自己的纪元毁灭了,他依然不放弃,依然会坚持战争到底,黑暗不死,他便不灭!光明,会世代传承,所以我要点亮你!”说到这里,李七夜把话说得很轻很轻。

    “这样的事情终究是需要一个人来做,不是你,便是我。”老者波澜不惊,露出温和的笑容。

    “我只是刽子手而己,我只是一个屠夫,所以就让我这个屠夫来点亮你吧。”李七夜笑了一下,说道:“如果未来有轮回,或者我永世不得轮回!”

    “谁又会去渴望轮回呢,不是我,也不是你。”老者也不由笑了起来。

    李七夜点了点头,转身离开。

    “阴鸦”在李七夜离开的时候,老者再一次叫住他,李七夜回过头来,看着他。

    “你一定能成功的,你必胜,告诉自己!”老者说得十分郑重,神态庄肃穆。

    李七夜深深地呼吸一口气,指着自己的心脏,郑重地说道:“我是会换得一片天空的,这世间没有我战胜不了的!”

    老者露出了笑容,说道:“再见了,阴鸦,只怕以后我再也没机会说这句话了。”

    “再见了,圣人。”李七夜深深地呼吸一口气,转身离开,不愿意再回头。

    他不愿意让人看到那湿润的眼角,因为点亮了圣人,也是点亮了他,他们是同样的人,同样的道心,只是不同的纪元而己。

    圣人,救赎自己的世界,李七夜,屠尽自己世界的魅魑魍魉,一个是救世主,一个是屠夫,事实上他们要做的事情都是一样的!

    狂少天帝进入了远荒的一个偏僻大地,在这里群山高耸,每一座的神峰就像狼牙一样直插入天宇,一座座的神峰乃是犬牙交错,整片天地看起来十分的森然,特别是那深不见底的深渊,宛如是可以直通地狱一样。

    当踏入这片天地之后,阴风阴阴,给人一种毛骨悚然的感觉,好像是来到了地府一样。

    尽管是很多人都知道这里一定是大凶之地,但是看到狂少天帝都踏入这里,这让后面的许多修士强者都忍不住跟了进来,他们都远远跟着狂少天帝的身后。

    大家都知道,狂少天帝到这里来,肯定是挖什么宝藏的,所以大家都冒着风险跟来,说不定狂少天帝挖走宝藏之后有什么遗漏的,大家好捡点破烂。

    同时也有很多人跟来不止是想分点羹汤,大家也想看一看大帝仙王出手的威力,大家都想亲眼看一看天命的威力。

    毕竟,不是谁都有资格看到大帝仙王全力一战的情况,如果能亲眼一见天命的威力,那也不枉此生。

    齐临帝女他们在释魂林的带领下也跟了进来,也踏入了这片群山之中。

    最终,狂少天帝在一座山峰上停了下来,他张望了一下四周,说道:“就是在这里了,与记载中是一模一样!”

    话一落下,狂少天帝手起手落,接着听到“轰、轰、轰”的一声声巨响,大地一阵摇晃。

    在这个时候,只见狂少天帝掷出了一面面的帝旗,一面面帝旗的旗杆刺穿了一座座山峰,每一座山峰就插着一面帝旗。

    当所有帝旗都插好之后,刹那之间帝威弥漫于天地之间,而且是无孔不入,丝丝缕缕,无处不在,似乎大帝之威钻入了每一寸的土地,它钻入了大地最深处。(未完待续。)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