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说到这里,老者神态一黯,那怕是他经历过太多的人,心里面也不由戚然。因为这海量的物资乃是由一个时代又一个时代的亿万生命所堆积出来的,整个世界一个时代又一个时代变成了炼狱,那是多么恐怖的世界。

    最终,老者抬起头来,看着李七夜,徐徐地说道:“你有多少兵力,你们的纪元有多少大帝仙王支持你打这一场战争!”

    “一个都没有,只有我一个人。”李七夜笑着说道。

    老者怔了一下,轻轻地摇头,说道:“你是很了不得,但,在这里不行,我比你更了解他,若是你独自一个人,那怕是搭我上,也必死无疑。”

    “不,是错了,更准确说,是你。”李七夜笑着说道:“你才是这一场战争的主力,我只是辅助而己,这一场战争是胜是负,一切都得靠你。”

    “这只怕让你失望了,如果我能独狙巨头,我只怕早就成功了。”老者轻轻地摇了摇头,说道:“我打不过他,只怕再加上你也一样不行。”

    “不要忘记了,你再加上我,两颗绝世无双的道心,你觉得会有怎么样的威力?”李七夜平静地说道:“两个道心齐鸣,能让你飙上去,这会让巅峰状态的你飙升一倍!你自己想一想,当年巅峰状态的你,飙升一倍,能不能战胜他!”

    李七夜的话让老者心里面震了一下,老者不由沉默了一下,他不得不考虑李七夜所说的这种情况。

    “让我们用道心来说话,它已经是蹉跎了大半个纪元了!也该让道心来定下乾坤的时候了。”李七夜徐徐地说道。

    沉默的老者再一次抬起头来,说道:“以道心定乾坤!这不是不行,但,我已经不是当年的我了,我无法再重回当年的盛况,以我现在的情况,能发挥出当年五成的战力,那已经是很了不起了。”

    “我知道,所以我特地为你准备了一样礼物。”李七夜淡淡一笑,从怀中取出了一样东西,放在了老者面前,徐徐地说道:“这件礼物我可是寻觅了一个时代又一个时代,饱含着很多人的心血。”

    放在老者面前的是天藏瓶,这是当年在千鲤河的黄金神柳之下千鲤仙帝留给他的东西。

    老者拿起天藏瓶,拔开塞子,只见里面盛着金水,这金水乃是天藏金水,天藏金水像是细腻无比的金沙在流淌,在这天藏金水之中有一只东西,这东西好像会动一样,而且它散发出了与天藏金水不一样的金光,宛如一缕缕的金丝。

    天藏金水和里面的这只东西,乃是李七夜在帝疆的时候从秘密神洞中得到的,而这个洞口曾由帝卫守着。

    “这东西你都能找到。”老者看到里面的东西之后,也不由为之惊讶,抬起头看着李七夜,说道。

    “天下无难事,只怕有心人。”李七夜淡淡地笑着说道:“当然,它无法让你真正恢复,但它能让你临时恢复当年的巅峰状态,我相信这个时间足够了。”

    “到时候就知道了。”老者点了点头说道。

    “既然如此,那该是我们开战的时候了,斩了巨头,这也是了却了你的心愿。”李七夜淡淡地笑着说道。

    李七夜与老者商谈了很久,他们把战略的每一个细节都谈得一清二楚,甚至可以说没有说过任何的一种可能,毕竟他们面对的是极为恐怖的存在,就算是十二天命的大帝仙王前来,都不见得能全身而退的存在。

    商谈完了所有细节之后,李七夜与老者最终敲定了方案,一切定下来之后,李七夜也该离开的时候了。

    “你应该知道,这是必胜。”在李七夜离开的时候,老者徐徐地说道。

    离开的李七夜停下了脚步,回过头来,说道:“若这一场战争都不能胜,未来谈何最终一战呢,这只是未来最终一战的开胃小菜而己。”

    “是的,这只是开胃小菜。”老者也点了点头。

    李七夜再一次离开,但他又停住脚步,回头,徐徐地说道:“老头,你应该知道,你必死的。”

    “我知道,你也知道。”老者并不惊讶,很平静,说道:“我不死,又何赢此一战!”

    “此一战,不止是要赢,你也必死。”李七夜平静,说出这样的话显得很冷酷。

    “是呀,世间终需要有圣人,不论是处身于黑暗中的人,还是光明中的人,都应该知道,世间有圣人。”老者也是十分的平静,平静地述说着这件事情。

    “是的,世间有圣人。”李七夜沉默,最终还是缓缓地说道:“只有点亮你这个圣人,才能照亮人心,不论是前行者,还是沉沦者。你就像一盏灯,照亮着人心,指引着心怀光明的人在黑暗中前行,威慑着在黑暗中的人,让他们畏惧于光明。”

    “所以,你来远荒,不止是需要拖出巨头,斩了他,夺走他的财宝。”老者徐徐地说道:“你还要我死,要我点亮这个世界。”

    “是的,这也是我来远荒的第二个目的。”李七夜轻轻地说道:“再多的豪言壮语,那都是苍白无力,再美丽的许允,那都只不过是画饼。在黑暗中,不论是心有动摇的人,还是心依然怀着光明的人,他们都需要一盏光明来指引着他们。”

    “你点亮了我,为你未来的最终一战而作准备。”老者轻轻地说道。

    “是呀,未来一战,我需在太多了。”李七夜说道:“一个又一个纪元过去,有人会相信光明普照吗?一个又一个先贤失败,又有还会相信这条道路将会有尽头吗?在漫长的岁月煎熬中,谁都不敢说自己有没有动摇过……”

    “……所以,在这个时候,要让前行的人知道,世间有圣人,他蹉跎了大半个纪元,那怕自己的纪元毁灭了,他依然不放弃,依然会坚持战争到底,黑暗不死,他便不灭!光明,会世代传承,所以我要点亮你!”说到这里,李七夜把话说得很轻很轻。

    “这样的事情终究是需要一个人来做,不是你,便是我。”老者波澜不惊,露出温和的笑容。

    “我只是刽子手而己,我只是一个屠夫,所以就让我这个屠夫来点亮你吧。”李七夜笑了一下,说道:“如果未来有轮回,或者我永世不得轮回!”

    “谁又会去渴望轮回呢,不是我,也不是你。”老者也不由笑了起来。

    李七夜点了点头,转身离开。

    “阴鸦”在李七夜离开的时候,老者再一次叫住他,李七夜回过头来,看着他。

    “你一定能成功的,你必胜,告诉自己!”老者说得十分郑重,神态庄肃穆。

    李七夜深深地呼吸一口气,指着自己的心脏,郑重地说道:“我是会换得一片天空的,这世间没有我战胜不了的!”

    老者露出了笑容,说道:“再见了,阴鸦,只怕以后我再也没机会说这句话了。”

    “再见了,圣人。”李七夜深深地呼吸一口气,转身离开,不愿意再回头。

    他不愿意让人看到那湿润的眼角,因为点亮了圣人,也是点亮了他,他们是同样的人,同样的道心,只是不同的纪元而己。

    圣人,救赎自己的世界,李七夜,屠尽自己世界的魅魑魍魉,一个是救世主,一个是屠夫,事实上他们要做的事情都是一样的!

    狂少天帝进入了远荒的一个偏僻大地,在这里群山高耸,每一座的神峰就像狼牙一样直插入天宇,一座座的神峰乃是犬牙交错,整片天地看起来十分的森然,特别是那深不见底的深渊,宛如是可以直通地狱一样。

    当踏入这片天地之后,阴风阴阴,给人一种毛骨悚然的感觉,好像是来到了地府一样。

    尽管是很多人都知道这里一定是大凶之地,但是看到狂少天帝都踏入这里,这让后面的许多修士强者都忍不住跟了进来,他们都远远跟着狂少天帝的身后。

    大家都知道,狂少天帝到这里来,肯定是挖什么宝藏的,所以大家都冒着风险跟来,说不定狂少天帝挖走宝藏之后有什么遗漏的,大家好捡点破烂。

    同时也有很多人跟来不止是想分点羹汤,大家也想看一看大帝仙王出手的威力,大家都想亲眼看一看天命的威力。

    毕竟,不是谁都有资格看到大帝仙王全力一战的情况,如果能亲眼一见天命的威力,那也不枉此生。

    齐临帝女他们在释魂林的带领下也跟了进来,也踏入了这片群山之中。

    最终,狂少天帝在一座山峰上停了下来,他张望了一下四周,说道:“就是在这里了,与记载中是一模一样!”

    话一落下,狂少天帝手起手落,接着听到“轰、轰、轰”的一声声巨响,大地一阵摇晃。

    在这个时候,只见狂少天帝掷出了一面面的帝旗,一面面帝旗的旗杆刺穿了一座座山峰,每一座山峰就插着一面帝旗。

    当所有帝旗都插好之后,刹那之间帝威弥漫于天地之间,而且是无孔不入,丝丝缕缕,无处不在,似乎大帝之威钻入了每一寸的土地,它钻入了大地最深处。(未完待续。)

第1994章圣人    李七夜的话让老者不由露出淡淡的笑容,整个人气度是中正平和,他露出和熙的笑容,说道:“好久不见了,老朋友。”

    “好久不见,老朋友。”李七夜也轻松惬意,感慨地说道:“时光流逝,带走了世间的一切,却未能带走你我的道心。”

    “大道遥远,唯有你道心能见曙光,你的世界,你的纪元,都寄托在你的身上,我的朋友。”老者也温和地说道。

    “你想多了。”李七夜笑了起来,说道:“你是你,我是我,你是圣人,我是恶魔,你能救世,而我只不过是路人而己,世界虽大,那只不过是我眼中的浮萍而己。”

    “那只是你自己认为而己。”老者说道:“我入世为圣,对抗黑暗,救赎大世,而你入世为狂,只为终极一战,但走到最后,你我都是大道同归,只不过道法不同而己。”

    对于这样的话,李七夜只是笑了笑,没有去争辩,他们两个人相见,如兄弟,如亲人,他们有着无比的亲切感,因为他们两个人都是同一类的人。

    俗话说得好,倾盖如故,白首如新,说的就是他们两个人。

    他们两个人都是同样的存在,都有着一颗坚定无比的道心,都蹉跎了大半个纪元,都为了一样的目的而奋勇直前,他们得到很多,失去更多,但他们从不回首,从不后悔,依然是勇往直前。

    对于他们来说,年纪不是鸿沟,老者比李七夜大得数不过来,他是一个遥远纪元的幸存者,一直在这里活到现在,但他们却平辈论道,相交相知。

    “我只怕是快不行了,岁月太久了。”老者温和地说道。

    “放心吧,虽然你这里是圣光不再,但以你的神圣再活下去是不成问题。”李七夜笑着说道。

    “我活着也只是如金石而己,除了心中的唯一执念,没有什么放不下的了。”老者笑容很温和。

    “又有谁能放得下那份执念呢。”李七夜平淡地说道。

    他们说至此,又不免沉默起来,谈起这个话题,对于他们来说实在是太沉重了,这是压在他们心里面整整一个纪元的话题!

    “在刚才我才跟人说勇士变成恶龙的故事。”最终,李七夜笑了起来,说道:“虽然他们都知道,勇士变成了恶龙,但却不知道那个跟着勇士去的村民最终是怎么样的命运。”

    “每一个人都有不同的命运。”老者只是笑笑,已经看得很淡了,说道:“我并不是唯一发现这样一个秘密的人,也不是唯一亲眼目睹这一切的人,世间清醒者又何其之多。”

    “但真正的圣人却只有你而己。”李七夜淡淡地说道:“世间是有人知道这样的一个秘密,但又有谁能反抗的呢?就算能站出来反抗,又有谁能一如既往呢,蹉跎了大半个纪元,依然不愿放弃心中的那一份执念!”

    说到这里,李七夜看着老者,继续说道:“所以,你是圣人,更多的先贤成为了爪牙,或者变成了恶龙。”

    “这条道路上也有很多先贤成了一具具枯骨。”老者不由怅然地说道。

    “是的。”李七夜默默点了点头,说道:“但,没有死亡,哪里会有曙光,没有曙光,又哪来胜利?”?“我的纪元完了,虽然他们依然扎根于这支离破碎的纪元中,但终究是完了,这个纪元再也无法延续下去。但,你的纪元还有机会,你还有一战击天的机会,只要你胜了,就能让你的纪元延续下去,让过往的一切都成为历史的尘埃。或者到了那一天,无数哀嚎的灵魂,无数不得轮回的亡灵,才能平静下来,才能消逝在这时间长河之中,不然大家都在徘徊,阴影永远挥散不去。”

    说到这里,他神态不由为之一黯。

    “或者吧。”李七夜只是淡淡一笑,说道:“这些我没有多去想,只是想捅破这天而己,不死不休,这一世一战到底,是生是死,那都不重要了。”

    “不,你一定要凯旋回来。”老者认真地说道:“放眼你的纪元中,如果你都不能凯旋回来,那么你的纪元没有希望了,虽然你的纪元也曾有人努力过,但没有谁能像你这样走得如此彻底!更多的是独善其身。你若是死在世界尽头,那么你的纪元必定会陷入黑暗,血幕的轮回必将会在你的纪元上演,一直到毁灭为止。”

    “我不是救世主。”李七夜摇了摇头,说道:“我拯救不了世界,拯救不了人心,如果你希望我成为像你这样的存在,那只怕就不可能了。”

    “但,你能拯救你自己!最终一战,你若不战胜它,你就永远回不来,那怕你死了,你的阴影会在这时间长河中徘徊。放眼去看这茫茫的时间长河,又有多少先贤不甘呢?又有多少人徘徊于这时间长河之上。像若不战胜,就算你死了,你的那一份执念永远不会消散,永远都在那里徘徊着,咆哮着!”

    “所以,你觉得你这是为了解脱而一战,还是必胜而一战!”老者神态十分的郑重,目光十分的深邃,他一席话的一句话一个字都是真知灼见。

    “我心有必胜之念!”过了一会儿,沉默的李七夜徐徐地说道。

    “我相信。”老者温和地点头,说道:“你一直都在,你的心也都一直都在,正是因为你的必胜之念,让你能一直走到今天,也能让你杀戮到今天!”

    “或者你若有我一颗杀戮之心,说不定你早就结束了你纪元的一个时代又一个时代的轮回了,说不定你的纪元得于延续下去。”李七夜笑着说道。

    李七夜给齐临帝女他们讲了关于一个纪元轮回的故事,在这个故事中每一个时代从开始到盛世都在收割着,也曾有人反抗过,但最终就像勇士与恶龙的故事那样,勇士变成了恶龙。

    但也有例外的,就是眼前这个老人,他就像故事中那个尾随于勇士的村民那样,他知道自己纪元中轮回的秘密,知道自己种族高位者为什么会收割着百姓子民的性命。

    是他站出来反抗,在那血色染满天地的时代,他一直在反抗时,经历了一个又一个时代,他是那么的坚定,是那么的不动摇,但最终他还是失败了,他们的纪元沦陷入了黑暗,一直到毁灭!

    “世间没有如果。”老者轻轻地说道:“如果说,我能给你的忠告是,注意与自己同行的人,或者最终向拔刀插向你的,是那些一直前行的先贤。我相信,你也明白这个道理。”

    说完了这句话,他神态显得沉重。

    事实上,又何止是勇士变成了恶龙呢,也有先贤也会变成爪牙,变成恶龙。

    在这样的纪元中,老者差点能终结这种收割的轮回,但是最终却失败了,失败的原因有前行的先贤插刀相见,曾经一同对抗黑暗的盟友最终却成了黑暗中的巨头!

    “我会的。”李七夜淡淡地说道:“在开战之前,该扫平的,我会一一扫平的,有异心者,杀无赦。我可没有你那么仁慈,你犯过的错误,我是不会重蹈复辙。”说到这里,他双目露出了恐怖的目光。

    老者轻轻地点了点头,他们都是经历过人生最残酷时刻的人,人生的道理他们比任何人都透彻。

    “我有什么能帮到你,我的朋友。”最终,老者徐徐地说道。

    “我要开战。”此时李七夜露出了淡淡的笑容,说道:“我要一场战争,一场彻底的战争!”

    “就在远荒!”老者目光跳动了一下,徐徐地说道:“敌人是谁呢?”?“远荒的巨头!”李七夜笑笑着说道:“我说虚伪一点呢,可以说是为你平定远荒,了却你心中的执念,说真实一点,我需要你们远荒的东西,所以,我要一场战争,我要把地下的巨头拖出来,斩了他,我才能得到我想要的东西。”

    “你想要什么?”老者望着李七夜,徐徐地说道。

    李七夜目光一凝,十分的深邃,也十分的锐利,徐徐地说道:“我要你们纪元的这件纪元重器!”

    老者沉默了一下,最终他徐徐地说道:“你要知道,这是大凶之器,大灭之器,残忍程度,让人无法想象。”

    “哪一件纪元重器不是大凶之器呢?”李七夜平淡地说道:“但,有人握着大凶之器,我也需要一件!残忍对残忍,这是最直接的方法。”

    “你要有心理准备。”老者徐徐地说道:“在当年毁灭还远未开始之时,我便失败了。这件重器有没有在毁灭之时崩碎,我也不敢保证。在纪元崩灭之下,什么事情都有可能发生。”

    “就算没有纪元重器,他们当年还是有其他的东西吧,他们能活下来,必定有其他的依仗。有没有纪元重器,那也不一定重要,总之,我需要物资,足够强大的物资,这样的物资让我能够平乱之时足够消耗!”李七夜冷厉地说道。

    “物资肯定是有。”老者说道:“他们收割了一个又一个纪元,积累了太多的物资了,就算他们有所损耗,所留下来的也依然惊人!”

    飞扬仙帝的番外前两天在公众号“萧府军团”更新了,还没看的同学可以去看一下。(~^~)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