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李七夜的话让老者不由露出淡淡的笑容,整个人气度是中正平和,他露出和熙的笑容,说道:“好久不见了,老朋友。”

    “好久不见,老朋友。”李七夜也轻松惬意,感慨地说道:“时光流逝,带走了世间的一切,却未能带走你我的道心。”

    “大道遥远,唯有你道心能见曙光,你的世界,你的纪元,都寄托在你的身上,我的朋友。”老者也温和地说道。

    “你想多了。”李七夜笑了起来,说道:“你是你,我是我,你是圣人,我是恶魔,你能救世,而我只不过是路人而己,世界虽大,那只不过是我眼中的浮萍而己。”

    “那只是你自己认为而己。”老者说道:“我入世为圣,对抗黑暗,救赎大世,而你入世为狂,只为终极一战,但走到最后,你我都是大道同归,只不过道法不同而己。”

    对于这样的话,李七夜只是笑了笑,没有去争辩,他们两个人相见,如兄弟,如亲人,他们有着无比的亲切感,因为他们两个人都是同一类的人。

    俗话说得好,倾盖如故,白首如新,说的就是他们两个人。

    他们两个人都是同样的存在,都有着一颗坚定无比的道心,都蹉跎了大半个纪元,都为了一样的目的而奋勇直前,他们得到很多,失去更多,但他们从不回首,从不后悔,依然是勇往直前。

    对于他们来说,年纪不是鸿沟,老者比李七夜大得数不过来,他是一个遥远纪元的幸存者,一直在这里活到现在,但他们却平辈论道,相交相知。

    “我只怕是快不行了,岁月太久了。”老者温和地说道。

    “放心吧,虽然你这里是圣光不再,但以你的神圣再活下去是不成问题。”李七夜笑着说道。

    “我活着也只是如金石而己,除了心中的唯一执念,没有什么放不下的了。”老者笑容很温和。

    “又有谁能放得下那份执念呢。”李七夜平淡地说道。

    他们说至此,又不免沉默起来,谈起这个话题,对于他们来说实在是太沉重了,这是压在他们心里面整整一个纪元的话题!

    “在刚才我才跟人说勇士变成恶龙的故事。”最终,李七夜笑了起来,说道:“虽然他们都知道,勇士变成了恶龙,但却不知道那个跟着勇士去的村民最终是怎么样的命运。”

    “每一个人都有不同的命运。”老者只是笑笑,已经看得很淡了,说道:“我并不是唯一发现这样一个秘密的人,也不是唯一亲眼目睹这一切的人,世间清醒者又何其之多。”

    “但真正的圣人却只有你而己。”李七夜淡淡地说道:“世间是有人知道这样的一个秘密,但又有谁能反抗的呢?就算能站出来反抗,又有谁能一如既往呢,蹉跎了大半个纪元,依然不愿放弃心中的那一份执念!”

    说到这里,李七夜看着老者,继续说道:“所以,你是圣人,更多的先贤成为了爪牙,或者变成了恶龙。”

    “这条道路上也有很多先贤成了一具具枯骨。”老者不由怅然地说道。

    “是的。”李七夜默默点了点头,说道:“但,没有死亡,哪里会有曙光,没有曙光,又哪来胜利?”?“我的纪元完了,虽然他们依然扎根于这支离破碎的纪元中,但终究是完了,这个纪元再也无法延续下去。但,你的纪元还有机会,你还有一战击天的机会,只要你胜了,就能让你的纪元延续下去,让过往的一切都成为历史的尘埃。或者到了那一天,无数哀嚎的灵魂,无数不得轮回的亡灵,才能平静下来,才能消逝在这时间长河之中,不然大家都在徘徊,阴影永远挥散不去。”

    说到这里,他神态不由为之一黯。

    “或者吧。”李七夜只是淡淡一笑,说道:“这些我没有多去想,只是想捅破这天而己,不死不休,这一世一战到底,是生是死,那都不重要了。”

    “不,你一定要凯旋回来。”老者认真地说道:“放眼你的纪元中,如果你都不能凯旋回来,那么你的纪元没有希望了,虽然你的纪元也曾有人努力过,但没有谁能像你这样走得如此彻底!更多的是独善其身。你若是死在世界尽头,那么你的纪元必定会陷入黑暗,血幕的轮回必将会在你的纪元上演,一直到毁灭为止。”

    “我不是救世主。”李七夜摇了摇头,说道:“我拯救不了世界,拯救不了人心,如果你希望我成为像你这样的存在,那只怕就不可能了。”

    “但,你能拯救你自己!最终一战,你若不战胜它,你就永远回不来,那怕你死了,你的阴影会在这时间长河中徘徊。放眼去看这茫茫的时间长河,又有多少先贤不甘呢?又有多少人徘徊于这时间长河之上。像若不战胜,就算你死了,你的那一份执念永远不会消散,永远都在那里徘徊着,咆哮着!”

    “所以,你觉得你这是为了解脱而一战,还是必胜而一战!”老者神态十分的郑重,目光十分的深邃,他一席话的一句话一个字都是真知灼见。

    “我心有必胜之念!”过了一会儿,沉默的李七夜徐徐地说道。

    “我相信。”老者温和地点头,说道:“你一直都在,你的心也都一直都在,正是因为你的必胜之念,让你能一直走到今天,也能让你杀戮到今天!”

    “或者你若有我一颗杀戮之心,说不定你早就结束了你纪元的一个时代又一个时代的轮回了,说不定你的纪元得于延续下去。”李七夜笑着说道。

    李七夜给齐临帝女他们讲了关于一个纪元轮回的故事,在这个故事中每一个时代从开始到盛世都在收割着,也曾有人反抗过,但最终就像勇士与恶龙的故事那样,勇士变成了恶龙。

    但也有例外的,就是眼前这个老人,他就像故事中那个尾随于勇士的村民那样,他知道自己纪元中轮回的秘密,知道自己种族高位者为什么会收割着百姓子民的性命。

    是他站出来反抗,在那血色染满天地的时代,他一直在反抗时,经历了一个又一个时代,他是那么的坚定,是那么的不动摇,但最终他还是失败了,他们的纪元沦陷入了黑暗,一直到毁灭!

    “世间没有如果。”老者轻轻地说道:“如果说,我能给你的忠告是,注意与自己同行的人,或者最终向拔刀插向你的,是那些一直前行的先贤。我相信,你也明白这个道理。”

    说完了这句话,他神态显得沉重。

    事实上,又何止是勇士变成了恶龙呢,也有先贤也会变成爪牙,变成恶龙。

    在这样的纪元中,老者差点能终结这种收割的轮回,但是最终却失败了,失败的原因有前行的先贤插刀相见,曾经一同对抗黑暗的盟友最终却成了黑暗中的巨头!

    “我会的。”李七夜淡淡地说道:“在开战之前,该扫平的,我会一一扫平的,有异心者,杀无赦。我可没有你那么仁慈,你犯过的错误,我是不会重蹈复辙。”说到这里,他双目露出了恐怖的目光。

    老者轻轻地点了点头,他们都是经历过人生最残酷时刻的人,人生的道理他们比任何人都透彻。

    “我有什么能帮到你,我的朋友。”最终,老者徐徐地说道。

    “我要开战。”此时李七夜露出了淡淡的笑容,说道:“我要一场战争,一场彻底的战争!”

    “就在远荒!”老者目光跳动了一下,徐徐地说道:“敌人是谁呢?”?“远荒的巨头!”李七夜笑笑着说道:“我说虚伪一点呢,可以说是为你平定远荒,了却你心中的执念,说真实一点,我需要你们远荒的东西,所以,我要一场战争,我要把地下的巨头拖出来,斩了他,我才能得到我想要的东西。”

    “你想要什么?”老者望着李七夜,徐徐地说道。

    李七夜目光一凝,十分的深邃,也十分的锐利,徐徐地说道:“我要你们纪元的这件纪元重器!”

    老者沉默了一下,最终他徐徐地说道:“你要知道,这是大凶之器,大灭之器,残忍程度,让人无法想象。”

    “哪一件纪元重器不是大凶之器呢?”李七夜平淡地说道:“但,有人握着大凶之器,我也需要一件!残忍对残忍,这是最直接的方法。”

    “你要有心理准备。”老者徐徐地说道:“在当年毁灭还远未开始之时,我便失败了。这件重器有没有在毁灭之时崩碎,我也不敢保证。在纪元崩灭之下,什么事情都有可能发生。”

    “就算没有纪元重器,他们当年还是有其他的东西吧,他们能活下来,必定有其他的依仗。有没有纪元重器,那也不一定重要,总之,我需要物资,足够强大的物资,这样的物资让我能够平乱之时足够消耗!”李七夜冷厉地说道。

    “物资肯定是有。”老者说道:“他们收割了一个又一个纪元,积累了太多的物资了,就算他们有所损耗,所留下来的也依然惊人!”

    飞扬仙帝的番外前两天在公众号“萧府军团”更新了,还没看的同学可以去看一下。(~^~)

第1983章大帝与上神谁强谁弱    “林伯伯,家里的老祖都赞你是一个很强的上神,甚至可以超越四个图腾,你就说来听听嘛。”见释魂林如此的低调谦虚,齐临帝女就半撒娇地说道。

    “你们家的老头子过奖我了。”释魂林笑着说道:“世间比我强的人太多了,特别是大帝仙王,他们有天命加身,这一点不是我们上神的图腾所能相比的,那怕是图腾成部了,也比不上大帝仙王的天命加持呀。”

    “嘻,我们不谈其他的大帝仙王,只谈一下狂少大帝如何?”武七不死心,笑嘻嘻地问道。

    不止是武七好奇了,齐临帝女他们也好奇,上神与大帝仙王的强弱,很多人在争辩,但他们更想听到上神本身自己来说,这样的答案更加有说服力。

    “如果说仅仅是一条天命来说,小老还是有几分自信的。毕竟大帝仙王也必须是三条天命才能解开命宫四象的奥妙,才能拥有真我的力量。”释魂林沉吟了一下,说道:“我三图腾成部,还是有信心与一条天命的大帝仙王一战的,当然这只是理论。但狂少天帝这是一个例外,是一个奇葩,很难去衡量他”

    “因为他天赋太高了,很多绝世无双的功法他琢磨一会儿之后就能破解,就能瞬间击中这功法的发破绽,给对手致命一击,听说死在他手中的一二个图腾的上神有很多,连三个图腾的上神也有。”

    说到这里,释魂林沉吟了一下,依然有些保守,说道:“如果真的要放手一搏,我还是有几分信心,就算打不败狂少天帝,至少我相信他也奈何不了我。”

    听到释魂林的话,齐临帝他们心里面总算有底了,释魂林这一席话还是谦虚了。

    “如果要挑战三条天命的大帝仙王,那需要几个图腾呢?”武凤影也不由十分好奇。

    “这种东西,没有标准。”释魂林说道:“就算同样拥有三条天命的大帝仙王,也有强弱之分,兵器不一样,血统不一样,走的大道不一样,结果是完全不同的。比如说,你手中有伐天之兵,或者大帝仙王拥有苍天兵书,那么结果就完全不一样了。”

    “就能最近出世的踏星上神来说,他的九鼎血统一出,那就变得不一样了,这完全是可以给他加持。虽然我没有与踏星上神动过手,但以我个人看法,踏星上神图腾成部,拥有九鼎血统,他绝对能战十一图腾成部的上神!”释魂林说到这里,他说道。

    “就拿狂少天帝来说,他虽然只有一条天命,但是他有天赋,他的天赋已经难有人能比了,再加上他手中的那三把剑是先天帝兵,他的实际力量只怕有一定机会战一战两条天命的大帝仙王吧”

    “一般来说,能成为大帝仙王的人,都是三条天命起跳,如果只拥有两条天命,这说明他出身很差,至少是错过了一次承载天命的机会,这就决定了他拥有的资源是比不上其他大帝仙王的,所以拥有着足够先天优势的狂少天帝,在某种程度上是不亚于没有先天优势的两条天命大帝仙王。”

    释魂林也十分有耐心,为他们三个晚辈仔细分析。

    “圣帝呢,圣帝拥有三条天命,他的实力究竟如何?”齐临帝女不由想到了另外一个最有代表色彩的圣帝,就好奇地问道。

    “不知道。”释魂林轻轻地摇头,说道:“我也从来没有见过圣帝,圣帝是一个传奇,不仅仅是因为他能成为鼓励后人的榜样,听人说圣帝最了不起的是一颗道心,他能得到世帝这样的存在尊敬,必定有他的理由。很少听人说过圣帝出过手,可以说世间只怕没几个人见过圣帝出手吧,他的实力是如何,很难断定”

    “不过,以我个人的看法,虽然说圣帝资质粗劣,但他拥有着别的大帝仙王没有的后天优势,因为他是经历了无数的打磨,他拥有着其他大帝仙王所没有的沉淀和磨砺,以我个人之见,圣帝应该比其他只拥有三条天命的大帝仙王强,至于强到怎么样的程度,就无法去判断了,只怕也没有人知道答案。就算有大帝仙王想一决高下,只怕都没有几个大帝仙王愿意去挑战圣帝的,毕竟他是一个传奇。”

    听到释魂林这样的一席话,齐临帝女他们都不由纷纷点头,也觉得这话有道理。

    李七夜离开了齐临帝女他们之后,跨越了大半个远荒,来到了远荒一个极为偏僻的地方,来到远荒一个极少人涉足的地方。

    这是一座小小的山丘,这座山丘很矮很矮,可以说这样的一个山丘在众多高耸入天的神岳之间是那么的不显眼,那么的不足为道。

    但如果你留意的话,一定会注意上这座山丘,原因很简单,在远荒的大地上,泥土都是染成了紫黑色,这是血浆浸透了泥土的颜色。

    而眼前这座山丘的泥土只是很普通的黑土而己,这两者的颜色很相近,但如果你仔细去观看,你一定会发现两者的不同之处。

    这座山岳的泥土只是普通的黑土,那就意味着这里曾经没有被血浆浸透过!

    此时李七夜登上山丘,站在山丘的一颗大石之前,这颗大石灰白色,只有人头高,这样的一颗大石随处可见,并不神奇。

    此时李七夜站在大石之前,双手按在那里,缓缓地闭上眼睛,宛如是睡着了一样,过了好一会儿,石头上浮出现了细小的道纹,这一条条细小的道纹锁在了李七夜的手腕之上,宛如一条条细小的灵蛇一样钻入了李七夜手腕之中,消失不见。

    “嗡”的一声,此时这颗石头竟然像水波一样荡漾,眨眼之间,李七夜一下子消失不见了。

    当李七夜再次出现的时候,他已经站在一个古老宫殿的长廊中,站在这长廊中李七夜深深地呼吸了一口气,嗅了嗅这里的气息。

    “圣人,我是来看你了。”李七夜缓缓地说道。

    “砰”的一声响起,就在这石火电光之间,突然一只老手不知道从哪里冒了出来,一下子扼住了李七夜的脖子,把李七夜压到了墙边。

    突然的异变,李七夜十分的平静,他淡淡地说道:“老头子,你这把戏吓不了我,如果是外人,也不需如此的客气闯进来。”

    李七夜话落下之后,这突然冒出来的老手又突然消失,不知道从何而来,不知道从何而去。

    李七夜笑了笑,整理了一下衣襟,沿着长廊走去,不一会儿他走入了一个大殿,这个大殿十分宽广,大殿乃是由一根根石柱撑起,整个大殿古朴,没有什么装饰,连壁画都没有。

    在大殿上首也没有椅子皇座,只见那里摆着一个麻团,麻团上坐着一个老者,他静静坐在那里,一动都不动,好像是一坐就是亿万年。

    这个老者穿着一身灰衣,灰衣已经是十分陈旧了,时光已经把这件灰衣打磨得泛白了,但那怕这一身灰衣被时光打磨了亿万年,它依然是十分的干净,一颗尘埃都无法沾在它上面。

    老头一头灰发,散披在肩上,灰发干枯,宛如失去了活力,已经没有了生命。

    这个老者肋下生有一双翅膀,但这一双翅膀已经败落了,翅膀的羽毛泛灰色,没有了任何光泽,一双翅膀耷拉在身后,好像没有力量支撑一样。

    这个老者坐在那里,闭着眼睛,好像是睡着了一样,甚至看起来还以为他已经死了,而且是死了亿万年之久。

    看着这老者,李七夜露出了淡淡的笑容,取出团蒲,在他身前不远处坐了下来。

    “你这里的神圣气息又弱了一些呀。”李七夜坐定之后,张望了一下四周,感慨地说道。

    在这个时候老者张开了一双眼睛,当他眼睛张开的时候,突然绽放光芒,当这一缕缕光芒绽放的时候宛如一个个新世界诞生一样,当他一张开眼睛,就是创造了三千世界。

    不过,这一缕缕的光芒很快就消失了,他的一双老眼让人看得一清二楚,这是一双昏花的老眼,好像视线已经糊模,已经看不清世间的一切。

    “你就不怕我已经变了?”此时老者开口说话,他说话已经是有气无力了,好像奄奄一息。 ”变?能怎么变?”李七夜笑了笑,说道:“你的一颗道心已经是打磨了大半个纪元,在最残酷的岁月中你都坚持下来了,在这一个破碎的纪元之中你还有什么好去变的,这已经不属于你们的世界了。”

    “说的也是。”老者喃喃地说道。这个时候他才真正仔细打量着李七夜,说道:“你这一世不止是拿回了真身,还拥有了好几部天书呀。”

    “这都是道外之物,只能是辅助而己,一颗道心,足可以让我沉浮万古。”李七夜淡淡地笑着说道。

    “可惜,又有几位先贤能像你这样不忘初心呢,时间越久,越容易忘记自己为了什么,越记不得自己年少的模样。”老者不由轻轻地说道。

    “你不也是一直没忘记初心。”李七夜淡淡地笑着说道:“你一直都是你,死亡也未能改变过你,你依然是那个一直抗挣的圣人!”

    兄弟们,不要再问我影武者什么时候能玩了,今天才从官方那知道游戏10月份开服,咱们到时候组建个无敌剑域家族,去游戏里面称霸。还不了解的兄弟,赶紧去影武者官网了解下,不带菜鸟玩,哈哈未完待续。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