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长矛如玉,散发出了镇杀的气息,诸天众神在这长矛之下都会被钉杀,这是绝杀,不管是怎么样的存在都会被钉杀在那里,绝对不会有任何余地可言。

    这样的长矛钉杀,让人为之颤抖,不要说是齐临帝女这样的强者,就算是释魂林这样的上神存在,看到长矛的钉杀,都一样会毛骨悚然,甚至是双腿发软。

    看到这长矛之后,才会让人知道这个战场的杀伐是从哪里散发出来的,正是因为长矛散发出来的绝对镇杀,才让任何人都难于靠近大帝战场。

    看着这样的一幕,齐临帝女他们都不由抽了一口冷气,虽然这具白骨不知道已经是逝世多久了,但依然让人仰望,看到这高大如岳的骨架,崇拜之心由油然而生,让人有膜拜于地的冲动。

    “无轮魔帝呀”看到这具白骨架,释魂林十分的震撼,深深地拜了拜,十分的崇敬,说道:“一代无敌魔帝,最终还是身死客乡。”

    齐临帝女他们也随释魂林向这具巨大的白骨架拜了拜,心里面有着说不出来的情绪,一尊无敌魔帝就死在了这里,这是多么震撼人心的事情,更为震撼的是,那怕是到死了,无轮魔帝依然保持着战斗的姿态。

    这样的姿态恍然间好像是告诉世人,大帝仙王一生都在战斗,那怕是走到生命的最后一刻都依然在战斗!

    亲自看到大帝战死的景象,这实在是震撼人心,这可是一尊拥有十一条天命的大帝仙王,这样的存在放眼整个十三洲都没有多少。可以说拥有十一条天命的大帝仙王已经是无敌了,在世间除了十二条天命的大帝仙王之外,已经难有人与之匹敌了。

    但那怕是一尊拥有十一条天命的大帝,最终还是殒落在此。

    这让齐临帝女感触十分深,因为他们齐临帝家最强大的夜临仙王就是十一天命的仙王,也是他们齐临帝家历代子孙以之为傲的偶像。

    齐临帝女没有见过夜临仙王的真容,但今天能见另外一位十一条天命的大帝遗骸,这也足够了,这也震撼着齐临帝女!

    “这究竟是什么东西杀死无轮魔帝呢?”看着这具白骨架,武七被震撼得久久之后才回过神来,他不由抽了一口冷气地说道。

    除了十二条天命的大帝,武七他们都很难想象世间还有什么东西能杀死一尊十一条天命的大帝。

    “巨头,一尊无上巨头,纪元的残存。”李七夜淡淡地说道:“也可以称之为血荒中的巨头,这一战可谓是惊天地,动万域,最终无轮魔帝与这尊血荒巨头同归于尽。无轮魔帝的最终一击乃是用十一条天命炼成了长矛,瞬间镇杀,完全磨灭了这尊巨头,让它真正的灰飞烟灭,再也没有轮回!”

    听到李七夜这样的话,齐临帝女他们都不由为之震撼,虽然未能亲眼一见这一场战役,但他们可以想象这一场战役是多么的恐怖,多么的残酷。同时他们也能想象无轮魔帝的最后一击是何等的绝杀,何等的举世无敌!

    一时之间,齐临帝女他们都不由呆呆地看着那支温润如玉的长矛,在此之前他们还以为是一件无敌的大帝道兵,没有想到竟然是由十一条天命所炼化而成,十一条天命,这是多么恐怖的力量。

    最终一击能让无轮魔帝不惜一切代价把自己的十一条天命炼化成长矛,给敌人最终极的一击绝杀,这也可以从一个侧面去想象当年这头与无轮魔帝为敌的血荒巨头是多么的恐怖,多么的无敌!

    “血荒竟然如此的强大呀。”争强好胜的武凤影也不由吃惊,对于任何人来说,十一条天命的大帝都值得去向往,世间又有几个人能成为十一条天命的大帝仙王。

    “这尊巨头,还不是最强大的。”李七夜淡淡地说道。

    “什么”武七听到这话,吓得跳了起来,吃惊地说道:“还,还有更加强大的血荒,这,这有多强大?”?“这就要看你说的是哪一尊血荒巨头了。”李七夜淡淡地说道:“若是最强的血荒巨头,只怕十二条天命的大帝仙王都不愿意去招惹!”

    这话顿时让武七他们抽了一口冷气,就算是释魂林也不意外,在他们心目中,十二条天命的大帝仙王已经是无敌了,连十二条天命的大帝仙王都不愿意招惹,这是多么恐怖、多么绝轮的存在!

    “这,这,这样的巨头终究是什么东西?”好不容易,武七回过神来,心里面发怵地说道:“世间还有比十二条天命大帝仙王更加强大的存在吗?”?李七夜没有回答武七的话,只是望得很远,目光十分的深邃,好像是跨越了时光一样,好像是穿越了亘古。

    过了好一会儿,李七夜画了一下这片的疆域,徐徐地说道:“你们可以在这里走走看看,当年一战之后,这里的血荒都搬家了,这一片领域没有什么危险,你们自己挖挖看吧,能不能捡到一二件好东西,就看你们自己的运气了。”

    “公子呢?”李七夜突然说出这样的话,齐临帝女为之一怔。

    “我去一个地方。”李七夜只丢下这一句话,然后就转身离开了,眨眼之间消失在天边。

    “唉,这个家伙,一点都不靠谱,把我们带入远荒的腹地来,就这样把我们丢下不管了,万一有什么妖魔鬼怪跑出来把我们吃掉怎么办。”李七夜离开之后,武七不由摇头晃脑,感慨地说道。

    “啪”的一声响起,武七的话刚刚落下,武凤影就一巴掌抽在他的后脑勺上,武凤影凤目瞪着自己的弟弟,说道:“净胡说八道些什么,少啰嗦两句没有人当你是哑吧。”

    “姐,你这太见色忘弟了吧,你跟他八字还没有一撇呢,这这么的胳膊往外拐了,万一你真的嫁给了他,岂不是连我这个弟弟都不要了。”武七不由嘀咕地说道。

    “你”武凤影顿时粉脸通红,又恨又羞,恨恨地说道:“你再嚼舌根子,信不信我把你嘴巴撕碎!”

    “不敢,不敢,不敢。”这把武七吓得立即缩紧脖子,干笑地说道。

    看到他们姐弟的模样,释魂林不由笑着摇了摇头,说道:“能攀上李公子,也算是你们的一大机缘,只怕别人想这样的机缘都不得,他们能看上你们一眼,只怕是因为你们祖上的余荫。”

    “嘻,嘻,嘻,老前辈,我就好奇,为什么你对他那么的恭敬呢,你怎么说也是一位上神呀,三个图腾的上神搁在那里都是有份量的人物,这一点我就有点不明白了,难道说他是大有来头不成?”武七笑嘻嘻地说道。

    武七终究是年轻,性子好玩,想的事情没有那么深远。

    “芸芸众生,强者无数。我这样的一尊小神算不了什么,对于某些存在来说,那也只不过是蚁蝼而己。”释魂林含笑,然后轻轻地摇了摇头,说道:“至于李公子嘛,我就不便多说了,该怎么样的造化,就看个人了。”

    对于这样的存在,那怕是释魂林也不愿意多谈,就算他不知道李七夜的来历,从齐临帝女口中所提到的种种,他也明白这是一尊无上巨头,那怕是他释魂林是一尊上神,在这样的一尊无上巨头面前,也只怕是需要仰视。

    “我们走走吧,看有没有机缘。”此时齐临帝女含笑地说道。

    齐临帝女不愿意多谈李七夜,毕竟他这样的无上巨头不是随便可以议论的,更何况她也明白,这里面的种种机缘,最终还是需要靠自己。

    此时齐临帝女他们所处的地方已经是深入了远荒了,在这里就算不是远荒的核心地带,那也是远荒的腹地了。一般强者根本是无法抵达这里,这一次他们如果不是李七夜带他们来,就算是有释魂林带路,只怕也不可能如此的平安抵达。

    这里很平静,因为当年的无轮魔帝一战威力太恐怖了,逼得沉眠于此的血荒都搬走了,所以这里很安全。

    武七年少,最为活跃,十分的兴奋,在这里翻箱倒柜,在每一座山峰都挖来挖去,有时候他甚至是使尽了吃奶的力气推开山岳,他就是想挖一件惊世之宝来。

    “你们龙城宝物众多,用不着如此去强求吧。”释魂林完全没有架子,看着武七那拼命的劲头,不由笑着说道。

    “嘿,嘿,嘿,老前辈,这个你就不懂了。”武七笑嘻嘻地说道:“我们龙城的大帝道兵,终究是前人的,就算我有那个资格继承了,那也只是受前人的庇荫。如果我在这里能弄上一把可以镇压我家大帝道兵的兵器,那是多么扬威耀武的事情,这就是成就感,有成就感,人生才够劲嘛。”

    “年轻就是好。”听到武七这样的一席话,释魂林也不由笑着说道。

    比起武七这样的卖命来,释魂林就随缘了,他也只是寻寻觅觅而己,因为他知道如果这里真的有重宝,那一定很讲机缘,达到他这种层次往往是很因果和机缘这两样东西。

    昨天跟大家提了最近看到的游戏《影武者》,没想到是这个游戏还有vr版,在游戏中竟然能看人物裙底,也是醉了,不知道你们玩过这样的游戏没?这么厉害的游戏我一定要去玩玩,搞个家族,你们要玩的赶紧关注。另外,公众号“影武者ol”正在送起点币,参与方式很简单的,关注回复“读者活动”跟着提示走就行,送100万呢,咱们帝霸书友拿他个二三十万应该不是问题。(~^~)

第1978章勇士变恶龙    在金戈的百万大军进入了远荒之后,李七夜淡淡一笑,说道:“走吧,先带你们去看看,开开眼界。”说着就下了万古号。

    “冲呀,宝物,奇遇,我来了,统统都是我的。”武七哈哈大笑一声,十分不正经,像一阵风一样冲了过去。

    释魂林他们也忙跟着李七夜下了万古号,相比起武七的那股兴奋来,他们倒是沉稳了很多。

    先是有金戈的百万大军进了远荒,现在李七夜他们也进了远荒,这给了万古号上的很多人勇气,一下子也有不少人纷纷进入了远荒。

    踏入了远荒,齐临帝女他们都不由深深地呼吸了一口气,当呼吸远荒所特有的空气之时给了他们一种不一样的感觉,一种无法想象的感觉。

    当远荒的空气呼入了胸腔的时候,感觉有东西在燃烧一样,这不是灼痛了人的肺腑,而是灼痛了人的灵魂,好像有什么东西狠狠地烫了一下自己的灵魂一样,有一种刻骨铭心的疼痛在心底里蔓延。

    这种感受不仅仅只有齐临帝女他们才有,所有踏入远荒的人都有着这一种感受,一种能让灵魂不安的痛疼!

    “这是什么东西?”武七都不由吓了一跳,说道:“我感觉心里面揪痛,有人撕开我的胸腔一样。”

    “这不叫揪痛,这叫哀嚎。”李七夜踏着地上的泥土,淡淡地说道:“一种生不如死的哀嚎,亿万生灵痛苦的折磨,永世不得轮回,永不见天日,这是一种连时光都难于磨灭的哀嚎!世间所有的痛苦都抵不过它!”

    “哀嚎”武七品味着李七夜这话,他不由打了一个冷颤,因为在这一刻他好像听到了有无数生灵在自己心里面哀叫一样。

    远荒极为壮丽,也极为广阔,但就是这样一个壮丽广阔的世界,它被霾雾所笼罩着,仔细一看,这笼罩在天空上的雾霾并不是灰色的,这雾霾是黑中带紫,同时有这样颜色的不止是天空上的雾霾,而且连地面的泥土都是这样的颜色,这种颜色看起来怪怪的,有点像是血浆凝固干枯之后的颜色。

    当仔细去闻这种味道的时候,有着一种说不出来的感觉,好像有一股麝味,在这麝味中夹杂着淡淡的腥臭。

    “这是血腥味!”齐临帝女很仔细,也很敏捷,她仔细一闻,吃惊地说道,她下意识地看了看天空和大地。

    “没错,这就是很久远的血腥味,古老的纪元都磨灭不了的血腥味。”李七夜平淡地说道。

    看着大地的颜色,看着天空的雾霾,齐临帝女在心里面有了恐怖的想法,骇然地说道:“难道说,这都是鲜血染红的!”想到这一点,她不由打了一个冷颤。

    “没错,鲜血染红了大地,染红了世间。”李七夜看着远处,说道。

    “这不可能吧,鲜血染红这里,那只怕是需要亿万大军来攻打远荒吧。”武七想都不想,脱口说道。

    “谁说是我们攻打的鲜血染红了这里?”李七夜淡淡地说道:“这是属于他们自己的鲜血,是他们的鲜血染红了这里。”

    “这是怎么回事?”武凤影都不由吃惊地问道。

    “很简单,收割。”李七夜看着远处,目光变得沉邃,说道:“那是一个璀璨的时代,富有,繁荣,安康,一个让人向望的时代。但在这样时代的巅峰之时,所有人都以为这是一个盛世,但是在那一夜之间,有人收割性命了,一夜之间,成千上万的强者被收割,一尊尊无敌神灵被收割……”

    “……亿万生灵被收割,一场战争爆发了,这场战争没能挺住多久,最终盛世覆灭,幸存者只剩下弱小,一个盛世从回到石器时代,没有人知道这具体发生了什么,幸存的弱小也不清楚发生了什么,他们慢慢地忘记了这样的一场收割,这样的一场屠杀。”

    说到这里,李七夜轻轻地叹息一声。

    “是谁在收割这个时代呢?为什么要收割?”武七都不由吃惊地说道。

    “为什么要收割这个时代?”李七夜看了武七一眼,笑了笑,说道:“你只不过是看到这一个短暂的时代而己,当你能放眼整个纪元的时候,你才能看到这只不过是一次很正常的例行收割。”

    “很正常的例行收割?”武七愕了一下。

    “当你放眼这个纪元的时候,你才能看得到,这样的事情一直在上演,一次又一次地重复。一个盛世被收割了,残存的弱小活了过来,挣扎,发展,繁荣,又是一个盛世,俗话说,盛极而衰,在盛世之时,收割又来了。”李七夜说到这里,淡淡地一笑。

    “盛极而衰,这是轮回吗?”武凤影不由说道,又觉得不可能。

    “是牧场。”释魂林完全明白这背后的玄妙了,他轻轻地叹息地说道:“一个时代,一个盛世,那只不过是一个牧场而己。一个时代从弱小发展到繁荣强大,那就好像你在牧场中养牛羊一样,当牛羊肥大了,也是该屠宰的时候了。”

    “把一个时代的亿万生灵当作畜牲!”齐临帝他们都不由为之骇然,仔细一想这样的情况,他们都不由毛骨悚然,就好像他们,如果只不过是别人牧场中的牛羊,那是多么恐怖的事情。

    想到这样的恐怖,他们胃部都不由翻滚,有一种想呕吐的冲动。

    “一个个时代的收割,一个个时代从弱小成长到强大,成为一个盛世,一次又一次的轮回,直到这个时代结束。”李七夜淡淡一笑。

    “收割这个时代的是什么人,神明还是恶魔?”齐临帝女不由问道。

    “世间没有神明,也没有恶魔,只有人心,只有他们自己。”李七夜淡淡地说道。

    “他们自己收割自己?更强者收割更强者?”武凤影不由说道:“难道所有人都是这样吗?难道就没有人出手去阻止,去拯救?”

    “世间从来没有救世主。”李七夜笑了一下,这话说得风轻云淡,但这风轻云淡的一句话中夹杂着太多东西了。

    武凤影他们没有体会,但齐临帝女有体会,因为李七夜不止一次跟她说过这样的话,现在再一次听这样的话时,武凤影有着完全不一样的感观,她头皮发麻,不由打了一个冷颤。

    “世间真的没有勇士吗?真的没有救世主?”武七有些接受不了,毕竟他出身于帝统仙门,在他心目中,真有危难之时,他们的祖先仙帝会出手相救。

    “勇士?”李七夜露出笑容,徐徐地说道:“听过勇士变成龙的故事吗?”?“勇士变成龙的故事?”武七愕了一下,不明白李七夜所指。

    “有一条恶龙,每一年都要求村庄送一个处女作为献祭。每一年都有勇士去与恶龙战斗,但从来没有生还。这一年又有勇士踏上了屠龙征程,不过这一次有一个村民悄悄跟随。在龙穴中,这村民看到了无数宝藏,而勇士用宝剑刺死了恶龙,然后坐在龙的尸体上,看着这金光闪闪的宝藏,他慢慢地生出了鳞甲,长出了尾巴,最后化作了一头恶龙。”

    说到这里,李七夜看着很远,目光变得深邃,最后徐徐地说道:“只不过,我所要说的,勇士不一定杀死了恶龙,他有可能与一窝恶龙一样,看着闪闪金光的宝藏,慢慢地变成了一条恶龙。”说到这里,他轻轻地叹息一声。

    “世间没有救世主。”当听完了李七夜这样的一个故事的时候,齐临帝女芳心颤了一下,真正明悟李七夜这句话的真谛!

    “一个个时代的轮回,鲜血染红了泥土,血煞也遮蔽了天空。”释魂林不由喃喃地说道:“难怪每次踏上远荒,都有这种刺痛感。这是一个时代又一个时代的亿万生灵在哀嚎,那怕时间过得太久远,这种哀嚎也难于消失!”

    这样的话让齐临帝女他们都不由打了一个冷颤,大地被血浆所覆盖,天空被血煞所笼罩,这究竟是被杀了多少人,这样的收割杀戮究竟是维持了多少时代。

    想一想这样的时代、这样的纪元,他们都不由为之毛骨悚然,这简直就是炼狱,甚至比炼狱还要恐怖一千倍一万倍!

    “他们收割为了什么?”武七打了一个冷颤,说道:“难道这仅仅是为了宝藏吗?”?“当你站在足够高度的时候,世间还有什么宝藏可言,那已经是巅峰了,还有宝藏能入你法眼吗?”李七夜淡淡地说道:“一切也只不过是为了活着!”

    “活着?”武七愕了一下,久久无法回过神来,他一时之间无法体会这里面的奥妙。

    “世间没有救世主!”释魂林也明白了,他不由看着李七夜,他也真正明白为什么李七夜会说“世间没有救世主”。

    “你现在去想也没有用,只有你能达到那种境界,你才会明白。就算你现在能弄明白了,那也徒增烦耐而己,努力让自己强大吧,只有到了那一天,你自然会明白。”看着苦思的武七,李七夜平淡地说道。(未完待续。)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