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在金戈的百万大军进入了远荒之后,李七夜淡淡一笑,说道:“走吧,先带你们去看看,开开眼界。”说着就下了万古号。

    “冲呀,宝物,奇遇,我来了,统统都是我的。”武七哈哈大笑一声,十分不正经,像一阵风一样冲了过去。

    释魂林他们也忙跟着李七夜下了万古号,相比起武七的那股兴奋来,他们倒是沉稳了很多。

    先是有金戈的百万大军进了远荒,现在李七夜他们也进了远荒,这给了万古号上的很多人勇气,一下子也有不少人纷纷进入了远荒。

    踏入了远荒,齐临帝女他们都不由深深地呼吸了一口气,当呼吸远荒所特有的空气之时给了他们一种不一样的感觉,一种无法想象的感觉。

    当远荒的空气呼入了胸腔的时候,感觉有东西在燃烧一样,这不是灼痛了人的肺腑,而是灼痛了人的灵魂,好像有什么东西狠狠地烫了一下自己的灵魂一样,有一种刻骨铭心的疼痛在心底里蔓延。

    这种感受不仅仅只有齐临帝女他们才有,所有踏入远荒的人都有着这一种感受,一种能让灵魂不安的痛疼!

    “这是什么东西?”武七都不由吓了一跳,说道:“我感觉心里面揪痛,有人撕开我的胸腔一样。”

    “这不叫揪痛,这叫哀嚎。”李七夜踏着地上的泥土,淡淡地说道:“一种生不如死的哀嚎,亿万生灵痛苦的折磨,永世不得轮回,永不见天日,这是一种连时光都难于磨灭的哀嚎!世间所有的痛苦都抵不过它!”

    “哀嚎”武七品味着李七夜这话,他不由打了一个冷颤,因为在这一刻他好像听到了有无数生灵在自己心里面哀叫一样。

    远荒极为壮丽,也极为广阔,但就是这样一个壮丽广阔的世界,它被霾雾所笼罩着,仔细一看,这笼罩在天空上的雾霾并不是灰色的,这雾霾是黑中带紫,同时有这样颜色的不止是天空上的雾霾,而且连地面的泥土都是这样的颜色,这种颜色看起来怪怪的,有点像是血浆凝固干枯之后的颜色。

    当仔细去闻这种味道的时候,有着一种说不出来的感觉,好像有一股麝味,在这麝味中夹杂着淡淡的腥臭。

    “这是血腥味!”齐临帝女很仔细,也很敏捷,她仔细一闻,吃惊地说道,她下意识地看了看天空和大地。

    “没错,这就是很久远的血腥味,古老的纪元都磨灭不了的血腥味。”李七夜平淡地说道。

    看着大地的颜色,看着天空的雾霾,齐临帝女在心里面有了恐怖的想法,骇然地说道:“难道说,这都是鲜血染红的!”想到这一点,她不由打了一个冷颤。

    “没错,鲜血染红了大地,染红了世间。”李七夜看着远处,说道。

    “这不可能吧,鲜血染红这里,那只怕是需要亿万大军来攻打远荒吧。”武七想都不想,脱口说道。

    “谁说是我们攻打的鲜血染红了这里?”李七夜淡淡地说道:“这是属于他们自己的鲜血,是他们的鲜血染红了这里。”

    “这是怎么回事?”武凤影都不由吃惊地问道。

    “很简单,收割。”李七夜看着远处,目光变得沉邃,说道:“那是一个璀璨的时代,富有,繁荣,安康,一个让人向望的时代。但在这样时代的巅峰之时,所有人都以为这是一个盛世,但是在那一夜之间,有人收割性命了,一夜之间,成千上万的强者被收割,一尊尊无敌神灵被收割……”

    “……亿万生灵被收割,一场战争爆发了,这场战争没能挺住多久,最终盛世覆灭,幸存者只剩下弱小,一个盛世从回到石器时代,没有人知道这具体发生了什么,幸存的弱小也不清楚发生了什么,他们慢慢地忘记了这样的一场收割,这样的一场屠杀。”

    说到这里,李七夜轻轻地叹息一声。

    “是谁在收割这个时代呢?为什么要收割?”武七都不由吃惊地说道。

    “为什么要收割这个时代?”李七夜看了武七一眼,笑了笑,说道:“你只不过是看到这一个短暂的时代而己,当你能放眼整个纪元的时候,你才能看到这只不过是一次很正常的例行收割。”

    “很正常的例行收割?”武七愕了一下。

    “当你放眼这个纪元的时候,你才能看得到,这样的事情一直在上演,一次又一次地重复。一个盛世被收割了,残存的弱小活了过来,挣扎,发展,繁荣,又是一个盛世,俗话说,盛极而衰,在盛世之时,收割又来了。”李七夜说到这里,淡淡地一笑。

    “盛极而衰,这是轮回吗?”武凤影不由说道,又觉得不可能。

    “是牧场。”释魂林完全明白这背后的玄妙了,他轻轻地叹息地说道:“一个时代,一个盛世,那只不过是一个牧场而己。一个时代从弱小发展到繁荣强大,那就好像你在牧场中养牛羊一样,当牛羊肥大了,也是该屠宰的时候了。”

    “把一个时代的亿万生灵当作畜牲!”齐临帝他们都不由为之骇然,仔细一想这样的情况,他们都不由毛骨悚然,就好像他们,如果只不过是别人牧场中的牛羊,那是多么恐怖的事情。

    想到这样的恐怖,他们胃部都不由翻滚,有一种想呕吐的冲动。

    “一个个时代的收割,一个个时代从弱小成长到强大,成为一个盛世,一次又一次的轮回,直到这个时代结束。”李七夜淡淡一笑。

    “收割这个时代的是什么人,神明还是恶魔?”齐临帝女不由问道。

    “世间没有神明,也没有恶魔,只有人心,只有他们自己。”李七夜淡淡地说道。

    “他们自己收割自己?更强者收割更强者?”武凤影不由说道:“难道所有人都是这样吗?难道就没有人出手去阻止,去拯救?”

    “世间从来没有救世主。”李七夜笑了一下,这话说得风轻云淡,但这风轻云淡的一句话中夹杂着太多东西了。

    武凤影他们没有体会,但齐临帝女有体会,因为李七夜不止一次跟她说过这样的话,现在再一次听这样的话时,武凤影有着完全不一样的感观,她头皮发麻,不由打了一个冷颤。

    “世间真的没有勇士吗?真的没有救世主?”武七有些接受不了,毕竟他出身于帝统仙门,在他心目中,真有危难之时,他们的祖先仙帝会出手相救。

    “勇士?”李七夜露出笑容,徐徐地说道:“听过勇士变成龙的故事吗?”?“勇士变成龙的故事?”武七愕了一下,不明白李七夜所指。

    “有一条恶龙,每一年都要求村庄送一个处女作为献祭。每一年都有勇士去与恶龙战斗,但从来没有生还。这一年又有勇士踏上了屠龙征程,不过这一次有一个村民悄悄跟随。在龙穴中,这村民看到了无数宝藏,而勇士用宝剑刺死了恶龙,然后坐在龙的尸体上,看着这金光闪闪的宝藏,他慢慢地生出了鳞甲,长出了尾巴,最后化作了一头恶龙。”

    说到这里,李七夜看着很远,目光变得深邃,最后徐徐地说道:“只不过,我所要说的,勇士不一定杀死了恶龙,他有可能与一窝恶龙一样,看着闪闪金光的宝藏,慢慢地变成了一条恶龙。”说到这里,他轻轻地叹息一声。

    “世间没有救世主。”当听完了李七夜这样的一个故事的时候,齐临帝女芳心颤了一下,真正明悟李七夜这句话的真谛!

    “一个个时代的轮回,鲜血染红了泥土,血煞也遮蔽了天空。”释魂林不由喃喃地说道:“难怪每次踏上远荒,都有这种刺痛感。这是一个时代又一个时代的亿万生灵在哀嚎,那怕时间过得太久远,这种哀嚎也难于消失!”

    这样的话让齐临帝女他们都不由打了一个冷颤,大地被血浆所覆盖,天空被血煞所笼罩,这究竟是被杀了多少人,这样的收割杀戮究竟是维持了多少时代。

    想一想这样的时代、这样的纪元,他们都不由为之毛骨悚然,这简直就是炼狱,甚至比炼狱还要恐怖一千倍一万倍!

    “他们收割为了什么?”武七打了一个冷颤,说道:“难道这仅仅是为了宝藏吗?”?“当你站在足够高度的时候,世间还有什么宝藏可言,那已经是巅峰了,还有宝藏能入你法眼吗?”李七夜淡淡地说道:“一切也只不过是为了活着!”

    “活着?”武七愕了一下,久久无法回过神来,他一时之间无法体会这里面的奥妙。

    “世间没有救世主!”释魂林也明白了,他不由看着李七夜,他也真正明白为什么李七夜会说“世间没有救世主”。

    “你现在去想也没有用,只有你能达到那种境界,你才会明白。就算你现在能弄明白了,那也徒增烦耐而己,努力让自己强大吧,只有到了那一天,你自然会明白。”看着苦思的武七,李七夜平淡地说道。(未完待续。)

第1977章金戈的豪气    “这是要干什么?”听到李七夜这样的一席话之后,释魂林不由打了一个冷颤,骇然地说道:“难道,难道这是要创造一个种族吗?创造全新的生命吗?”?“不对”说到这里,释魂林又立即否认了自己的说法,说道:“这是让上苍所不能允许的,若是创造生命,这必会被诛灭,这劫难不比天诛恐怖。”

    在这一刻,释魂林想到了很多,毕竟他是一尊上神,他能接触的东西更多,他知道的东西更多,他在上神这个领域,知道着很多弱者无法知道的事情。

    想到了种种,释魂林不由打了一个冷颤,因为他想到了一个遥远无比的传说,没有人知道这个传说是真是假,但他已经不敢去多想了,也不敢去过问,那怕他是一尊上神。

    因为这个传说涉及到太多东西了,涉及到了起源,涉及到了先贤,涉及到了神、魔、天以及百族,可以说这个传说所涉及的东西没有一个种族可以幸免的!

    所以释魂林宁愿不去多想,宁愿是装作一无所知,他都不愿意去探究这个传说。事实上万古以来不止他一个人是如此,有不少上神甚至是大帝仙王都不愿意去面对!

    至于齐临帝女他们倒没有想到这更深层次的层面,这个领域也不是他们能接受到的。

    “血遗族回远荒,这是算落叶归根吗?”释魂林不由喃喃地说道:“他们这是要干什么?”想到这里,他都不由发怵。

    “管他们干什么呢。”李七夜淡淡一笑,徐徐地说道:“有些东西不是人人所能染指的,特别是一些躲着见不得光的鬼物!”说到这里,他目光一寒。

    “轰、轰、轰……”就在这一刻,一阵阵轰鸣之声响起,只见一支巨大无比的舰队开了过来,这支舰队也驶入了港湾,停泊在悬崖之下。

    “战王世家的舰队呀,整支舰队开过来,这是要干什么?”看到这支庞然大物一般的舰队,有人不由骇然地说道。

    这支庞然大物的舰队上有着战王世家独一无二的标志,这的确是战王世家的舰队。

    此时在一艘战舰之上金戈与天凰公主都露脸了,而在这一刻舰队之中出现了一支支的队伍,这支队伍全都是铠甲在身,气吞山河,宛如是铁钢洪流一样,可以荡扫九天十地,是一支十分强劲霸道的军团。

    “这是战王世家的百万大军,由天凰公主所统帅。”看到这样的一支军团出现在了这里,很多人都大吃一惊,说道。

    此时站在战舰上的金戈双目如神灯,烛照天地,在这一刻他也看到了李七夜。

    “李道友,在成帝之前,我倒想与你一战,我们之间恩怨应该了结。”此时金戈双目如神灯,烛照天地,徐徐地说道。

    金戈的声音并不特别洪亮,但是能让所有人都听得一清二楚。

    一时之间所有人都看着李七夜与金戈,他们之间的恩怨不用说,天下人都知道,现在金戈突然说出这样的话,这顿时让很多人屏住呼吸,难道说李七夜与金戈之间要展开一战了。

    “了结恩怨,随时都可以,又何必急于一时。”李七夜平淡无比,随意地说道。

    “我是怕待我承载天命,成就大帝,再与李道友了结私人恩怨,这只怕是胜之不武。”金戈徐徐地说道:“虽然李道友手段无双,逆天无匹,若是我成得大帝,只要不在佛野,我金戈自认为绝对镇杀道友!到那时只怕李道友是没有机会放手与我一搏。”

    “万事莫说得太满。”李七夜笑着说道:“既然你有这样的自信,那就放手去承载天命,成就大帝吧,待你成就大帝再来挑战我,那也不迟。现在你若是挑战我,只怕你永远看不到我最无敌的一面!这也是我给你的一次机会,想挑战我,去成大帝吧。”

    李七夜这样的一席话顿时让在场的所有人都抽了一口冷气,金戈能成大帝,这是很多人认同的,现在李七夜竟然敢说金戈只有成为大帝才能挑战他,这实在是够霸道,够自信!

    对于李七夜的话金戈没有发怒,也没有难堪,他一下子沉默,似乎在思考李七夜这一席话。

    此时站在金戈身边的天凰公主伸手紧紧地握住自己夫君的大手,对他默默地点了点头,他们夫妻两人已经不需要言语交流了,一切言语都在这一举一动之间。

    “好”金戈深深地呼吸了一口气,徐徐地说道:“既然道友自恃无敌,那我金戈也不敢不自量力,待我成就大帝,再见一见道友的无敌!”

    “我等着。”李七夜平淡地笑了一下。

    天凰公主看着自己的夫君,没有说话,只是紧紧地握着他的大手而己,一切都在这无声无息之中。

    换作其他的人,只怕是忍不下这口现,现在他们手握百万大军,背后强大无敌的靠山也到了,可以说他们无惧于任何人,在这个时候他们甚至自认为有那个能力横推一切敌人,那怕是有大帝仙王出手,他们都有足够的底气去面对!

    在这样绝对镇压的优势之下,冤家路窄,见到了自己杀父仇人,换作是其他的人,早就恨不得冲杀上去,号令百万大军扑杀李七夜了,为自己死去的父亲和弟弟报仇。

    但是天凰公主却没有这样做,那怕此时她手握百万大军,那怕她手掌虎符,可以发令施号,但她都把自己的仇恨放在一边,万事都以她夫君成为大帝为重。

    就算他夫君有意为她报仇,为她一结恩怨,她都不主张自己夫君这样做,她不愿意看到自己夫君因为自己个人恩怨而错过成就大帝仙王的时机!

    “道友,等我们巅峰相见。”最终,金戈也不纠缠于仇恨,远远向李七夜一抱拳,郑重地说道。

    李七夜只是笑了笑,点头,没有再多说什么。

    “轰、轰、轰……”在这一刻战王世家的舰队纠集军团,百万大军宛如钢铁洪流一样随着金戈他们登上了远荒,整支庞大无匹的队伍开入了远荒。

    “这是要干什么?难道说金戈要征战远荒不成?”看到这样的一幕,很多人不由吃惊,为之猜测地说道。

    没有人知道金戈统率着百万大军来远荒干什么,有人认为他是寻宝而来,有人认为他是征战远荒而来。

    “他要成帝了。”看着百万大军远去,李七夜淡淡地说道。

    “为什么这样说?”武凤影接话,问道:“没见到天命汇聚的痕象呀。”不觉间,她说话都温柔了不少。

    “在这里可以直接开天,不需要看到天命汇聚。”李七夜看着远荒,淡淡地说道。

    “为何要选在远荒成帝?”连齐临帝女都奇怪,说道:“远荒凶险,一不小心,会把他们百万大军都搭进去。”

    虽然说战王世家的百万大军看起来很庞大,很无敌,但在远荒这样的凶地,只怕这样的百万大军连塞牙缝都不够。

    “有两点。”李七夜笑了一下,徐徐地说道:“因为他错过了一次天命,再次承载,比较不容易,他野心不小,想一次承载四次天命,所以他必须需要远荒这样的地方来助他一臂之力。第二,大帝仙王不愿意入世!”

    说到这里,李七夜看着天空,徐徐地说道:“不管多么强大的大帝,一旦入世,都要忌惮天诛,但在探索之地不一样,天诛难于降下,可以说在探索之地是大帝仙王最好的归宿。”

    “金戈这个家伙真的被他成功请出了他们战王世家的大帝来为他护道呀,这实在是了不得呀,大帝亲自护道,必成功呀。”武七也明白过来,不无羡慕地说道。

    “几个大帝聚集,入世的话,那必定是有天诛降下,但在探索之地就不一样了。”李七夜淡淡一笑,说道:“此次他们是放手一搏,不论如何也会把金戈送上去,必定要让他成为大帝!”

    “战王世家的几位大帝为他护道,以金戈的实力,想不成为大帝都难。”释魂林也点头说道:“看来,这一次他必能成为大帝,至于是承载几条天命,就看他的实力了。”

    十三洲的大帝有三次机会承载天命,每一次最多能承载四条天命,至于一次能承载几条天命,就看各人的实力了。

    听到这一席话,齐临帝女他们也都觉得这一次金戈想不能成为大帝都难。

    金戈早就有机会成为大帝,可惜上一次被狙击了,错过了成大帝的机会。这一次不论是金戈还是战王世家,都是十分的注重和谨慎,对于他们来说,这一次一定要成功,不允许失败。如果失败了两次,以后根本就没有机会去第三次承载了。

    也正是因为如此,这一次战王世家费了九牛二虎之力,这才把战王世家幸存的大帝请了出来,为金戈护道。

    虽然说金戈是战王世家的子孙,但想要让一位大帝为子孙护道,这是十分困难的事情,一般的大帝都不会轻易出手为子孙护道,这一次战王世家的几位幸存大帝都出手了,这可想而知金戈和战王世家花费了多大的力气才请动了大帝。(未完待续。)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