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这是要干什么?”听到李七夜这样的一席话之后,释魂林不由打了一个冷颤,骇然地说道:“难道,难道这是要创造一个种族吗?创造全新的生命吗?”?“不对”说到这里,释魂林又立即否认了自己的说法,说道:“这是让上苍所不能允许的,若是创造生命,这必会被诛灭,这劫难不比天诛恐怖。”

    在这一刻,释魂林想到了很多,毕竟他是一尊上神,他能接触的东西更多,他知道的东西更多,他在上神这个领域,知道着很多弱者无法知道的事情。

    想到了种种,释魂林不由打了一个冷颤,因为他想到了一个遥远无比的传说,没有人知道这个传说是真是假,但他已经不敢去多想了,也不敢去过问,那怕他是一尊上神。

    因为这个传说涉及到太多东西了,涉及到了起源,涉及到了先贤,涉及到了神、魔、天以及百族,可以说这个传说所涉及的东西没有一个种族可以幸免的!

    所以释魂林宁愿不去多想,宁愿是装作一无所知,他都不愿意去探究这个传说。事实上万古以来不止他一个人是如此,有不少上神甚至是大帝仙王都不愿意去面对!

    至于齐临帝女他们倒没有想到这更深层次的层面,这个领域也不是他们能接受到的。

    “血遗族回远荒,这是算落叶归根吗?”释魂林不由喃喃地说道:“他们这是要干什么?”想到这里,他都不由发怵。

    “管他们干什么呢。”李七夜淡淡一笑,徐徐地说道:“有些东西不是人人所能染指的,特别是一些躲着见不得光的鬼物!”说到这里,他目光一寒。

    “轰、轰、轰……”就在这一刻,一阵阵轰鸣之声响起,只见一支巨大无比的舰队开了过来,这支舰队也驶入了港湾,停泊在悬崖之下。

    “战王世家的舰队呀,整支舰队开过来,这是要干什么?”看到这支庞然大物一般的舰队,有人不由骇然地说道。

    这支庞然大物的舰队上有着战王世家独一无二的标志,这的确是战王世家的舰队。

    此时在一艘战舰之上金戈与天凰公主都露脸了,而在这一刻舰队之中出现了一支支的队伍,这支队伍全都是铠甲在身,气吞山河,宛如是铁钢洪流一样,可以荡扫九天十地,是一支十分强劲霸道的军团。

    “这是战王世家的百万大军,由天凰公主所统帅。”看到这样的一支军团出现在了这里,很多人都大吃一惊,说道。

    此时站在战舰上的金戈双目如神灯,烛照天地,在这一刻他也看到了李七夜。

    “李道友,在成帝之前,我倒想与你一战,我们之间恩怨应该了结。”此时金戈双目如神灯,烛照天地,徐徐地说道。

    金戈的声音并不特别洪亮,但是能让所有人都听得一清二楚。

    一时之间所有人都看着李七夜与金戈,他们之间的恩怨不用说,天下人都知道,现在金戈突然说出这样的话,这顿时让很多人屏住呼吸,难道说李七夜与金戈之间要展开一战了。

    “了结恩怨,随时都可以,又何必急于一时。”李七夜平淡无比,随意地说道。

    “我是怕待我承载天命,成就大帝,再与李道友了结私人恩怨,这只怕是胜之不武。”金戈徐徐地说道:“虽然李道友手段无双,逆天无匹,若是我成得大帝,只要不在佛野,我金戈自认为绝对镇杀道友!到那时只怕李道友是没有机会放手与我一搏。”

    “万事莫说得太满。”李七夜笑着说道:“既然你有这样的自信,那就放手去承载天命,成就大帝吧,待你成就大帝再来挑战我,那也不迟。现在你若是挑战我,只怕你永远看不到我最无敌的一面!这也是我给你的一次机会,想挑战我,去成大帝吧。”

    李七夜这样的一席话顿时让在场的所有人都抽了一口冷气,金戈能成大帝,这是很多人认同的,现在李七夜竟然敢说金戈只有成为大帝才能挑战他,这实在是够霸道,够自信!

    对于李七夜的话金戈没有发怒,也没有难堪,他一下子沉默,似乎在思考李七夜这一席话。

    此时站在金戈身边的天凰公主伸手紧紧地握住自己夫君的大手,对他默默地点了点头,他们夫妻两人已经不需要言语交流了,一切言语都在这一举一动之间。

    “好”金戈深深地呼吸了一口气,徐徐地说道:“既然道友自恃无敌,那我金戈也不敢不自量力,待我成就大帝,再见一见道友的无敌!”

    “我等着。”李七夜平淡地笑了一下。

    天凰公主看着自己的夫君,没有说话,只是紧紧地握着他的大手而己,一切都在这无声无息之中。

    换作其他的人,只怕是忍不下这口现,现在他们手握百万大军,背后强大无敌的靠山也到了,可以说他们无惧于任何人,在这个时候他们甚至自认为有那个能力横推一切敌人,那怕是有大帝仙王出手,他们都有足够的底气去面对!

    在这样绝对镇压的优势之下,冤家路窄,见到了自己杀父仇人,换作是其他的人,早就恨不得冲杀上去,号令百万大军扑杀李七夜了,为自己死去的父亲和弟弟报仇。

    但是天凰公主却没有这样做,那怕此时她手握百万大军,那怕她手掌虎符,可以发令施号,但她都把自己的仇恨放在一边,万事都以她夫君成为大帝为重。

    就算他夫君有意为她报仇,为她一结恩怨,她都不主张自己夫君这样做,她不愿意看到自己夫君因为自己个人恩怨而错过成就大帝仙王的时机!

    “道友,等我们巅峰相见。”最终,金戈也不纠缠于仇恨,远远向李七夜一抱拳,郑重地说道。

    李七夜只是笑了笑,点头,没有再多说什么。

    “轰、轰、轰……”在这一刻战王世家的舰队纠集军团,百万大军宛如钢铁洪流一样随着金戈他们登上了远荒,整支庞大无匹的队伍开入了远荒。

    “这是要干什么?难道说金戈要征战远荒不成?”看到这样的一幕,很多人不由吃惊,为之猜测地说道。

    没有人知道金戈统率着百万大军来远荒干什么,有人认为他是寻宝而来,有人认为他是征战远荒而来。

    “他要成帝了。”看着百万大军远去,李七夜淡淡地说道。

    “为什么这样说?”武凤影接话,问道:“没见到天命汇聚的痕象呀。”不觉间,她说话都温柔了不少。

    “在这里可以直接开天,不需要看到天命汇聚。”李七夜看着远荒,淡淡地说道。

    “为何要选在远荒成帝?”连齐临帝女都奇怪,说道:“远荒凶险,一不小心,会把他们百万大军都搭进去。”

    虽然说战王世家的百万大军看起来很庞大,很无敌,但在远荒这样的凶地,只怕这样的百万大军连塞牙缝都不够。

    “有两点。”李七夜笑了一下,徐徐地说道:“因为他错过了一次天命,再次承载,比较不容易,他野心不小,想一次承载四次天命,所以他必须需要远荒这样的地方来助他一臂之力。第二,大帝仙王不愿意入世!”

    说到这里,李七夜看着天空,徐徐地说道:“不管多么强大的大帝,一旦入世,都要忌惮天诛,但在探索之地不一样,天诛难于降下,可以说在探索之地是大帝仙王最好的归宿。”

    “金戈这个家伙真的被他成功请出了他们战王世家的大帝来为他护道呀,这实在是了不得呀,大帝亲自护道,必成功呀。”武七也明白过来,不无羡慕地说道。

    “几个大帝聚集,入世的话,那必定是有天诛降下,但在探索之地就不一样了。”李七夜淡淡一笑,说道:“此次他们是放手一搏,不论如何也会把金戈送上去,必定要让他成为大帝!”

    “战王世家的几位大帝为他护道,以金戈的实力,想不成为大帝都难。”释魂林也点头说道:“看来,这一次他必能成为大帝,至于是承载几条天命,就看他的实力了。”

    十三洲的大帝有三次机会承载天命,每一次最多能承载四条天命,至于一次能承载几条天命,就看各人的实力了。

    听到这一席话,齐临帝女他们也都觉得这一次金戈想不能成为大帝都难。

    金戈早就有机会成为大帝,可惜上一次被狙击了,错过了成大帝的机会。这一次不论是金戈还是战王世家,都是十分的注重和谨慎,对于他们来说,这一次一定要成功,不允许失败。如果失败了两次,以后根本就没有机会去第三次承载了。

    也正是因为如此,这一次战王世家费了九牛二虎之力,这才把战王世家幸存的大帝请了出来,为金戈护道。

    虽然说金戈是战王世家的子孙,但想要让一位大帝为子孙护道,这是十分困难的事情,一般的大帝都不会轻易出手为子孙护道,这一次战王世家的几位幸存大帝都出手了,这可想而知金戈和战王世家花费了多大的力气才请动了大帝。(未完待续。)

第1976章血遗族    一口气吞掉十国八疆,这是多少的生命,这让任何人听到这样的话都会打冷颤。虽然说有强者一生杀人无数,而且对于很多修士来说,杀戮在十三洲已经是稀松平常的事情了。

    但如果说吞食十国八疆的生灵,那就实在是太恐怖了,试想一下,他们修士本身竟然成了别人口中的食物,那是多么让人不害而栗的事情。

    “这件事我听说过。”释魂林也感慨地说道:“这件事让很多大帝仙王震怒,有大帝仙王亲自出手,镇杀他们,所以血遗族不得不逃回老巢,从此之后他们再也很少出现过,再也没有在十三洲露过脸,没有想到这一次又出来了。”

    “鬼物而己。”李七夜看着血遗族的这支队伍,淡淡地说道:“这么多年过去了,他们依然不死心,想再搞一场而己。”

    “传言说,他们属于死物,不见世人,恐怖绝伦,甚至有人见到他们的真面目也会被吓破胆。”释魂林看着这支队伍,也不由笑着说道:“世间真有如此丑之人吗?还能把人吓破胆。”

    “丑是无法形容他们。”李七夜淡淡地说道:“他们本身就是怪物,不属于我们纪元。这种丑陋的鬼物,当年没能把他们赶尽杀绝,已经是他们的幸运了!”说到这里,他双目寒光一闪。

    “真有那么丑吗?”武七并不相信,笑嘻嘻地说道:“再丑的我都见过,丑人都能吓破人的胆,那就太夸张了。”

    “等你见到他们真面目再说这句话吧。”李七夜淡淡地看了武七一眼。

    武七还没有回过神来,李七夜身影一消,瞬间消失,一步一世界,瞬间出现在了血遗族的队伍之前。

    “是第一凶人”很多人关注血遗族这支队伍,看到李七夜突然出现在血遗族队伍之前,有人不由尖叫一声。

    “他这是要干什么?”很多人看到李七夜,都有着一种心惊肉跳的感觉,佛野一战慑威九天十地,所以现在谁看到他都心惊肉跳。

    当李七夜挡住去路的时候,血遗族的队伍也一下子停下来,他们气氛凝重,只是看着李七夜,但没有任何一个人开腔。

    “取下面纱,露出真容。”李七夜随手指了队伍中的一人,徐徐地说道。

    但是血遗族队伍之中没有任何人回应,他们依然是十分的寂静,他们依然是一片死寂,宛如是一个个死人在盯着李七夜一样。

    “第一凶人够嚣张,谁都敢惹,谁都不放在眼里。”看到李七夜如此的咄咄逼人,让人不由为之感慨地说道。

    “看来只有我亲自动手了。”李七夜淡淡一笑,随意一指击出,这一指横来,瞬间击向队伍中的其中一个人。

    这个人很强大,甚至用逆天来形容他都不为过,李七夜一指横来的时候他想躲避,但是李七夜这一指无处不在,一指就锁住了时空,根本就躲不掉。

    “啵”的一声响起,李七夜一指击碎了这个人身上所笼罩的黑衣,一指击碎了他全身的遮蔽,瞬间露出了真身。

    当这个人露出真身的时候,让任何人看了都会毛骨耸然。这是一具看起来像是人躯一样的身体,但这身体不是由肌肉所组成,而是由一道道的血筋所交织而成,整具身躯看起来像是由一根根的血筋所扭成的麻花一样,特别是血筋在蠕动的时候,像是一条条恐怖的血虫在爬行一样。

    这样的身躯没有头颅,头颅的位置是一个看起来像是葵花的肉囊,肉囊一张开,瞬间分作了八瓣,这八瓣的肉囊之中竟然生长着一根根倒刺,十分的恐怖。

    “呜”一声怒吼,就在被李七夜击碎所有遮蔽之后,这个鬼物狂吼一声,肉囊瞬间张开,像血盆大嘴一样向李七夜咬去!

    而且听到“噗、噗、噗“的声音响起,肉囊中的倒刺一下子射了出来,拖起了长长的肉线,这是长钩,它从肉囊中射出,是想一下子钩住李七夜!

    “哼”见肉囊咬来,李七夜动都没动,只是冷哼一声,双目一寒。

    这个鬼物极为强大,极为逆天,在李七夜双目一寒瞬间,他立即撤退,瞬间回到了自己的位置,似乎像是遇到克星一样,不敢跨越雷池半步。

    他是十分逆天的生灵,有着极强的感官,瞬间明白遇到了恐怖的对手了。

    此时这个鬼物又是一件黑衣披在身上,再一次遮敝了真容。

    “呕”此时有人呕吐起来,他们一看到这鬼物的真容,被吓得都忍不住吐了起来,因为这鬼物实在是太恶心了!

    “我的妈呀,这是什么鬼东西!”看到鬼物的真容,不知道有多少人被吓得双腿直打哆嗦,被吓得脸色煞白,被吓得毛骨悚然。

    “血遗族”终于有大教老祖认出了这鬼物的来历,不由打了一个冷颤,毛骨悚然。

    “尊驾,我们只是来这里祭拜而己,不敢有任何非分之想,也不敢有何跨越,不敢惹事,若有什么地方得罪尊驾,还请尊驾明示。”此时在队伍中走出另外一个黑衣人,他也依然黑衣笼罩,遮蔽真容,但从他苍老的声音听得出来,他是年纪很大很大。

    一时之间,很多人都屏住呼吸,因为很多人都一下子被这鬼物的真面容吓住了,如果不是李七夜撕开他们的遮蔽,还不知道竟然会是这样的鬼物。

    “没有什么得罪之处,我只是想让世人记住你们的真面目而己。”李七夜淡淡地说道。

    李七夜这样的话让对方沉默了一下,最终他徐徐地说道:“惊扰了大家,这也不是我们所想要的,得罪之处,还忘见谅。”

    听到如此谦卑的话,很难想人把他们的真面容联系起来,一听他的话还让人想到谦谦君子。

    “我从来不以貌取人。”李七夜平淡地说道:“我只是让世人记得惨案而己,让人记住总会有人躲在暗中垂涎欲滴。”

    李七夜这样的话让对方说不出话来,他们久久沉默,最终这个人十分低调谦卑地说道:“我们不敢有非份之想,我们只是祈祷对苟活于不起眼的角落,我们只是仅仅想活命而己。”

    对于这样的话,李七夜只是晒笑了一下,没有再为难他们,一步踏回山峰。

    李七夜离开之后,血遗族的队伍更加不敢停留,急忙快步离开,在眨眼之间,他们消失在茫茫的远荒之中。

    很多人目送这支队伍远去,那怕这支队伍消失在远荒了,依然很多人毛骨悚然。

    “这是什么怪物?从来没听说过。”有很多人打了一个冷颤,毛骨悚然地说道。

    “血遗族,难道又要出世了吧,若真的是这样,只怕是一场灾难,要提醒诸老才行。”有大教老祖认出了血遗族,心里面发怵,说道:“看来第一凶人是用心良苦呀,这是在警醒大家,提防血遗族卷土重来。”

    “吓腿软没有?”回来之后,李七夜瞅了武七一眼。

    “还好。”武七撑起笑容说道。虽然说武七是没有被吓得腿软,但那种感觉也不好受,就好像是吞了一只苍蝇一样,感觉特别的恶心。

    “血遗族很久没动静了,没有想到这一次他们会来远荒。”释魂林也有点发怵。

    “这也是归根。”李七夜望着远荒,淡淡地说道:“他们这一次来是有预谋的,他们是想卷土重来,若是成功了,这对于青洲来说,或许是一场灾难。”

    “他们就是传说的黑暗吗?”齐临帝女心里面不由跳了一下,在此之前李七夜几次提到了黑暗,现在出现了血遗族,让齐临帝女不由联想起来。

    “他们哪里有资格称为黑暗。”李七夜淡淡一笑,徐徐地说道:“若世间有黑暗降临,他们在黑暗之下那也只不过是蚁蝼而己。”

    齐临帝女沉默,她不知道李七夜所提的黑暗是什么,但她明白,黑暗降临,只怕是一场灭世。

    “我的妈呀,世间竟然有这样的种族,这样的种族究竟是从哪里来的。”好不容易,武七才好受一点,依然心里面发毛,悚然地说道。

    “准确说,他们不算是一个种族,半死半活的鬼物。”李七夜淡淡地说道:“他们的起源就在那里!”说着往远荒一指。

    “远荒”李七夜这话把大家吓了一大跳,连释魂林都不例外。

    “这,这不可能吧,远荒走出来的?虽然远荒有血荒,但它们从来都无法离开过远荒。”释魂林吃惊地说道。

    “这是一个残存的纪元,他们的时光已经远去,远荒任何东西都不能出现在世间,不能行走在世间,只要它们跨出来,亿亿万年的时光就会瞬间在他们身上流逝,让他们瞬间灰飞烟灭。”李七夜淡淡地说道。

    说到这里,李七夜顿了一下,说道:“但,曾有野心家有了一个很了不得的构想,他们想把血荒带到世间,他们以极为逆天的手段让血荒与生灵交合,诞生全新的生命,但这终究有违天道,只能是诞生半死半活的鬼物,而且难于繁衍,所以后来就有了血遗族!”(~^~)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