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一口气吞掉十国八疆,这是多少的生命,这让任何人听到这样的话都会打冷颤。虽然说有强者一生杀人无数,而且对于很多修士来说,杀戮在十三洲已经是稀松平常的事情了。

    但如果说吞食十国八疆的生灵,那就实在是太恐怖了,试想一下,他们修士本身竟然成了别人口中的食物,那是多么让人不害而栗的事情。

    “这件事我听说过。”释魂林也感慨地说道:“这件事让很多大帝仙王震怒,有大帝仙王亲自出手,镇杀他们,所以血遗族不得不逃回老巢,从此之后他们再也很少出现过,再也没有在十三洲露过脸,没有想到这一次又出来了。”

    “鬼物而己。”李七夜看着血遗族的这支队伍,淡淡地说道:“这么多年过去了,他们依然不死心,想再搞一场而己。”

    “传言说,他们属于死物,不见世人,恐怖绝伦,甚至有人见到他们的真面目也会被吓破胆。”释魂林看着这支队伍,也不由笑着说道:“世间真有如此丑之人吗?还能把人吓破胆。”

    “丑是无法形容他们。”李七夜淡淡地说道:“他们本身就是怪物,不属于我们纪元。这种丑陋的鬼物,当年没能把他们赶尽杀绝,已经是他们的幸运了!”说到这里,他双目寒光一闪。

    “真有那么丑吗?”武七并不相信,笑嘻嘻地说道:“再丑的我都见过,丑人都能吓破人的胆,那就太夸张了。”

    “等你见到他们真面目再说这句话吧。”李七夜淡淡地看了武七一眼。

    武七还没有回过神来,李七夜身影一消,瞬间消失,一步一世界,瞬间出现在了血遗族的队伍之前。

    “是第一凶人”很多人关注血遗族这支队伍,看到李七夜突然出现在血遗族队伍之前,有人不由尖叫一声。

    “他这是要干什么?”很多人看到李七夜,都有着一种心惊肉跳的感觉,佛野一战慑威九天十地,所以现在谁看到他都心惊肉跳。

    当李七夜挡住去路的时候,血遗族的队伍也一下子停下来,他们气氛凝重,只是看着李七夜,但没有任何一个人开腔。

    “取下面纱,露出真容。”李七夜随手指了队伍中的一人,徐徐地说道。

    但是血遗族队伍之中没有任何人回应,他们依然是十分的寂静,他们依然是一片死寂,宛如是一个个死人在盯着李七夜一样。

    “第一凶人够嚣张,谁都敢惹,谁都不放在眼里。”看到李七夜如此的咄咄逼人,让人不由为之感慨地说道。

    “看来只有我亲自动手了。”李七夜淡淡一笑,随意一指击出,这一指横来,瞬间击向队伍中的其中一个人。

    这个人很强大,甚至用逆天来形容他都不为过,李七夜一指横来的时候他想躲避,但是李七夜这一指无处不在,一指就锁住了时空,根本就躲不掉。

    “啵”的一声响起,李七夜一指击碎了这个人身上所笼罩的黑衣,一指击碎了他全身的遮蔽,瞬间露出了真身。

    当这个人露出真身的时候,让任何人看了都会毛骨耸然。这是一具看起来像是人躯一样的身体,但这身体不是由肌肉所组成,而是由一道道的血筋所交织而成,整具身躯看起来像是由一根根的血筋所扭成的麻花一样,特别是血筋在蠕动的时候,像是一条条恐怖的血虫在爬行一样。

    这样的身躯没有头颅,头颅的位置是一个看起来像是葵花的肉囊,肉囊一张开,瞬间分作了八瓣,这八瓣的肉囊之中竟然生长着一根根倒刺,十分的恐怖。

    “呜”一声怒吼,就在被李七夜击碎所有遮蔽之后,这个鬼物狂吼一声,肉囊瞬间张开,像血盆大嘴一样向李七夜咬去!

    而且听到“噗、噗、噗“的声音响起,肉囊中的倒刺一下子射了出来,拖起了长长的肉线,这是长钩,它从肉囊中射出,是想一下子钩住李七夜!

    “哼”见肉囊咬来,李七夜动都没动,只是冷哼一声,双目一寒。

    这个鬼物极为强大,极为逆天,在李七夜双目一寒瞬间,他立即撤退,瞬间回到了自己的位置,似乎像是遇到克星一样,不敢跨越雷池半步。

    他是十分逆天的生灵,有着极强的感官,瞬间明白遇到了恐怖的对手了。

    此时这个鬼物又是一件黑衣披在身上,再一次遮敝了真容。

    “呕”此时有人呕吐起来,他们一看到这鬼物的真容,被吓得都忍不住吐了起来,因为这鬼物实在是太恶心了!

    “我的妈呀,这是什么鬼东西!”看到鬼物的真容,不知道有多少人被吓得双腿直打哆嗦,被吓得脸色煞白,被吓得毛骨悚然。

    “血遗族”终于有大教老祖认出了这鬼物的来历,不由打了一个冷颤,毛骨悚然。

    “尊驾,我们只是来这里祭拜而己,不敢有任何非分之想,也不敢有何跨越,不敢惹事,若有什么地方得罪尊驾,还请尊驾明示。”此时在队伍中走出另外一个黑衣人,他也依然黑衣笼罩,遮蔽真容,但从他苍老的声音听得出来,他是年纪很大很大。

    一时之间,很多人都屏住呼吸,因为很多人都一下子被这鬼物的真面容吓住了,如果不是李七夜撕开他们的遮蔽,还不知道竟然会是这样的鬼物。

    “没有什么得罪之处,我只是想让世人记住你们的真面目而己。”李七夜淡淡地说道。

    李七夜这样的话让对方沉默了一下,最终他徐徐地说道:“惊扰了大家,这也不是我们所想要的,得罪之处,还忘见谅。”

    听到如此谦卑的话,很难想人把他们的真面容联系起来,一听他的话还让人想到谦谦君子。

    “我从来不以貌取人。”李七夜平淡地说道:“我只是让世人记得惨案而己,让人记住总会有人躲在暗中垂涎欲滴。”

    李七夜这样的话让对方说不出话来,他们久久沉默,最终这个人十分低调谦卑地说道:“我们不敢有非份之想,我们只是祈祷对苟活于不起眼的角落,我们只是仅仅想活命而己。”

    对于这样的话,李七夜只是晒笑了一下,没有再为难他们,一步踏回山峰。

    李七夜离开之后,血遗族的队伍更加不敢停留,急忙快步离开,在眨眼之间,他们消失在茫茫的远荒之中。

    很多人目送这支队伍远去,那怕这支队伍消失在远荒了,依然很多人毛骨悚然。

    “这是什么怪物?从来没听说过。”有很多人打了一个冷颤,毛骨悚然地说道。

    “血遗族,难道又要出世了吧,若真的是这样,只怕是一场灾难,要提醒诸老才行。”有大教老祖认出了血遗族,心里面发怵,说道:“看来第一凶人是用心良苦呀,这是在警醒大家,提防血遗族卷土重来。”

    “吓腿软没有?”回来之后,李七夜瞅了武七一眼。

    “还好。”武七撑起笑容说道。虽然说武七是没有被吓得腿软,但那种感觉也不好受,就好像是吞了一只苍蝇一样,感觉特别的恶心。

    “血遗族很久没动静了,没有想到这一次他们会来远荒。”释魂林也有点发怵。

    “这也是归根。”李七夜望着远荒,淡淡地说道:“他们这一次来是有预谋的,他们是想卷土重来,若是成功了,这对于青洲来说,或许是一场灾难。”

    “他们就是传说的黑暗吗?”齐临帝女心里面不由跳了一下,在此之前李七夜几次提到了黑暗,现在出现了血遗族,让齐临帝女不由联想起来。

    “他们哪里有资格称为黑暗。”李七夜淡淡一笑,徐徐地说道:“若世间有黑暗降临,他们在黑暗之下那也只不过是蚁蝼而己。”

    齐临帝女沉默,她不知道李七夜所提的黑暗是什么,但她明白,黑暗降临,只怕是一场灭世。

    “我的妈呀,世间竟然有这样的种族,这样的种族究竟是从哪里来的。”好不容易,武七才好受一点,依然心里面发毛,悚然地说道。

    “准确说,他们不算是一个种族,半死半活的鬼物。”李七夜淡淡地说道:“他们的起源就在那里!”说着往远荒一指。

    “远荒”李七夜这话把大家吓了一大跳,连释魂林都不例外。

    “这,这不可能吧,远荒走出来的?虽然远荒有血荒,但它们从来都无法离开过远荒。”释魂林吃惊地说道。

    “这是一个残存的纪元,他们的时光已经远去,远荒任何东西都不能出现在世间,不能行走在世间,只要它们跨出来,亿亿万年的时光就会瞬间在他们身上流逝,让他们瞬间灰飞烟灭。”李七夜淡淡地说道。

    说到这里,李七夜顿了一下,说道:“但,曾有野心家有了一个很了不得的构想,他们想把血荒带到世间,他们以极为逆天的手段让血荒与生灵交合,诞生全新的生命,但这终究有违天道,只能是诞生半死半活的鬼物,而且难于繁衍,所以后来就有了血遗族!”(~^~)

第1975章远荒到了    万古号缓缓地驶入了港湾,这是一面巨大无比的悬崖,万古号足够巨大吧,但是这悬崖更加巨大,宛如是一堵跨越亿万里的神墙,挡住了这片天宇,宛如让人无法跨越一样。

    这港湾也是踏入远荒入口,同时也是离远荒最近又最安全的地方,正是因为有着这面跨越天宇的悬崖挡在这里,它可以挡住任何冲击力量,所以所有来远荒的船只都会停泊在这里。

    此时很多人站在甲板上眺望远荒,只见在雾霾之中远荒昏暗,宛如是一只巨大无匹的巨兽蹲在这个天宇之中,它横亘整个天宇,浩瀚无边。

    眺望远荒,虽然无法见它的全貌,但仅仅见其一角就足够震撼人心。

    只见这里一座座山峰直插入天宇,每一座山峰巨大无量,每一座山峰都有星河萦绕,每一座山峰都直插入银河深处,十分的壮观,十分的震撼人心。

    不过这一座座的山峰有许多是被打碎的,有的是被劈成了两半,有的是拦腰被斩断,也有的是整个山峰被拔地而起,悬浮在于宇中,在那天宇中有着无数的乱石废土,十分的震撼人心。

    在远荒的上空,有着一颗颗的大星悬挂那里,而且这不止是一颗颗大星,仔细一看,是一条条银河被拽了过来,被拽入了天穹。

    不过不论是一颗颗的大星还是一条条的银河,都被崩碎,有的大星被击穿,似乎是一指横来,击穿了一颗颗的星辰;有的大星是被踏碎,似乎有巨人走过天空,一足就踏碎了一条银河,也有的大星支离破碎,宛如是一击崩碎了一条条星河……

    眼前的一幕幕震撼着人心,让任何人看了都不由抽了一口冷气,可以说远荒实在是太壮观了,任何人看到远荒这样的一幕,那怕没有踏入远荒,那也是值得。

    “远荒!”多少人看眺望远荒的时候,不由被远荒的一幕幕所震撼呢。

    有很多修士强者眺望远荒之后,不由相视了一眼,在这一刻不知道多少人犹豫了,有不少人第一次来远荒的时候是何等的雄心壮志,甚至是立下豪言,一定要在远荒中得到大机缘才回来。

    但是当亲眼见到远荒的壮观景象之时,很多人心里面一下子就发怵,一下子没了底气,能崩碎眼前这样一个世界的,那是多么恐怖的力量。

    在来之前多少人听说过远荒的种种,很多人都听说过,远荒乃是大凶之地,有时候连大帝仙王都难于活着回来,但,这终究是听说而己没能亲眼所见,没有那种冲击力,今天终于来到了远荒,终于亲眼见到了远荒壮观的一幕,这终于震撼住了他们的心灵,让他们一下子心里面发怵,没有底气。

    “要不要上去?”所以亲眼见到远荒之后,有晚辈都不由低声问自己身边的长辈。

    对于晚辈的话,长辈沉默不语,一时之间都拿不定主意。

    “吱”的一声响起,此时李七夜的屋门打开,李七夜从里面走了出来。

    “公子”看到李七夜,齐临帝女忙是迎上去。

    李七夜点了点头,看了看他们。此时武凤影也露出了笑容,虽然今天武凤影依然是穿着一身铠甲,但和平时相比有所不同,她明显是精心打扮了一番,她梳了一个与她身上铠甲十分相配的发型,让她整个人看起来温柔不少,而且在一身铠甲衬托之下,更显得美丽,她这番模样不止是英姿飒爽,而且了有了三分柔情似水,她这模样看起来倾国倾城,当她露出笑容的时候,让人神魂颠倒。

    “嘻,嘻,嘻,大哥,我们进远荒吗?”见到李七夜之后,武七笑嘻嘻地说道。

    李七夜瞅了他一眼,没有说话,此时他站在山峰上,眺望远荒。

    李七夜他们所住的地方是整个万古号最高的地方之一,所以站在这里远眺,能把远处的地方看得一清二楚。

    在这个时候虽然万古号已经停泊在悬崖旁了,也放出了云梯,任何人都可以下船登岸了,但在暂时还没有人登岸,很多乘客不是犹豫就是作登岸的最后准备,毕竟远荒凶险无比,谁都不敢轻易登陆,一不小心,就有可能难于活着回来。

    就在还没有人登临的时候,突然有一支队伍出现了,他们准备下船登上远荒。

    这支队伍是第一个要登远荒的队伍,立即引起了很多人的注意,能引起很多人注意不仅仅是因为这支队伍是第一个登陆远荒的队伍,更重要的是因为这支队伍透露出一股神秘气息,特别的引人瞩目!

    这只队伍只人数并不多,只有几十个人,整支队伍的成员都穿着宽大无比的黑衣,他们不止是用黑衣笼罩着自己的身材和面庞,更是用特别的手段遮蔽了自己,就算你打开天眼也看不透他们,也无法看到他们的真面目!

    这支几十个人的队伍抬着一具木棺,这具木棺也是用黑布遮着,被遮蔽了真容,让人无法看清楚本相。

    “这支队伍是何来历?”看到这样一支如此神秘的队伍要登陆远荒,一时之间引起了许多人的关注,很多人一下子对这支队伍充满了好奇。

    虽然很多人对这支队伍充满了好奇,但没有任何人能说得出来这支队伍是何来历,因为在万古号上没有任何人见过这支队伍。

    只怕是这支队伍自从登上万古号之后就再也没有露过脸,他们一直呆在自己的房间中不出来,直到抵达远荒的时候他们才露脸。

    所以,一时之间没有任何人能说出这支队伍的来历。当然,万古号船长肯定知道,作为船长,他不愿意去与外人谈自己的乘客。

    “这支队伍有邪气,很邪门!”就是同样站在山峰上远眺的释魂林也一下子被这支队伍所吸引了,他盯着这支队伍,不由为之动容地说道。

    释魂林终究是一位上神,拥有三个图腾,以他的实力而言,感观是十分敏捷的,一下子发现了其中端倪。

    “邪气,怎么邪气?”武七也看着这支队伍,说道:“神秘倒是有,整得神秘兮兮的,难道是干见不得人的事?”?“这个不是你能感受到的。”释魂林对武七徐徐地说道:“这些人没有那股活气,不像我们的同类!不仅仅是说百族,他们不属于任何种族!”

    “他们是血遗族!”李七夜盯着那具木棺,淡淡地说道。

    “血遗族!”释魂林不由为之一震,吃惊地说道:“这就是传说中的血遗族!他们竟然是真的存在!”

    “他们存在很古老了,古老的程度是超出你想象的。”李七夜淡淡地说道。

    “什么是血遗族?”就是武凤影都不由轻轻问上一声,她作为龙城城主,学识算是广博了,但却从来没听过血遗族。

    “是一个传说中的种族,一个很恐怖的种族。”释魂林盯着这支队伍,徐徐地说道:“传说他们是十分凶残的种族,甚至任何靠近他们巢穴的生灵只有死路一条,所以传言说他们所居住的巢穴就是最恐怖的死亡地带……”

    “……在此之前我也从来没有见过他们这个种族,因为他们从来不与外人交流,也不与任何种族、任何人往来,他们是遗世孤立的一个种族,十分的神秘,十分的诡异。但也有人说,他们同样是带着不祥,只要他们出现,就不是什么好事。”说到这里,他的神态凝重起来。

    “为什么会不祥呢?难道他们会传播瘟疫不成?”武七对于这样的一支神秘的队伍充满了好奇。

    “因为他们吃人。”就在武七兴趣勃勃的时候,李七夜平淡地说道:“而且是生吞活剥,连骨头都不吐。”

    “真的假的?”武七怔了一下,说道:“世间凶人很多,十三洲也有过残忍的强者吃过人,这也不算是什么不祥吧。”

    大千世界无奇不有,的确曾有残忍的修士吃过人,而且也不于少数,这样的事情也不算是什么大惊小怪。

    “因为他们只吃人。”李七夜淡淡地看了武七一眼,说道:“他们想诞生后代,那就必须吃掉另外一方,只有吃掉另外一个人,他们才能诞生后代,否则他们就会灭绝。”

    “吃掉男女中的一方?”听到这样的话,武七都被吓了一跳。

    “他们不分男人,就是一群怪物而己,或者说是一群死物。”李七夜淡淡地说道:“他们不属于这个世界,所以他们想拼命衍繁,但却不能成功,他们只有吃掉另外一个同族才能诞生后代,如此一来,他们的后代只会越来越少……”

    “……他们曾经有过一段疯狂的岁月,曾经疯狂地吃掉百族、神、魔、天三族的强者,越强的修士,他们就越爱吃,因为他们要炼化这些食物的精血,希望借此来诞生新的后代,但这种机率小得可以忽略,但至少对于他们来说是一个机会,所以他们曾经一口吃过十国八疆的壮举。”

    “一口吃掉十国八疆的修士。”听到李七夜这样的一席话,武凤影和齐临帝女都不由打了一个冷颤。(~^~)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