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万古号缓缓地驶入了港湾,这是一面巨大无比的悬崖,万古号足够巨大吧,但是这悬崖更加巨大,宛如是一堵跨越亿万里的神墙,挡住了这片天宇,宛如让人无法跨越一样。

    这港湾也是踏入远荒入口,同时也是离远荒最近又最安全的地方,正是因为有着这面跨越天宇的悬崖挡在这里,它可以挡住任何冲击力量,所以所有来远荒的船只都会停泊在这里。

    此时很多人站在甲板上眺望远荒,只见在雾霾之中远荒昏暗,宛如是一只巨大无匹的巨兽蹲在这个天宇之中,它横亘整个天宇,浩瀚无边。

    眺望远荒,虽然无法见它的全貌,但仅仅见其一角就足够震撼人心。

    只见这里一座座山峰直插入天宇,每一座山峰巨大无量,每一座山峰都有星河萦绕,每一座山峰都直插入银河深处,十分的壮观,十分的震撼人心。

    不过这一座座的山峰有许多是被打碎的,有的是被劈成了两半,有的是拦腰被斩断,也有的是整个山峰被拔地而起,悬浮在于宇中,在那天宇中有着无数的乱石废土,十分的震撼人心。

    在远荒的上空,有着一颗颗的大星悬挂那里,而且这不止是一颗颗大星,仔细一看,是一条条银河被拽了过来,被拽入了天穹。

    不过不论是一颗颗的大星还是一条条的银河,都被崩碎,有的大星被击穿,似乎是一指横来,击穿了一颗颗的星辰;有的大星是被踏碎,似乎有巨人走过天空,一足就踏碎了一条银河,也有的大星支离破碎,宛如是一击崩碎了一条条星河……

    眼前的一幕幕震撼着人心,让任何人看了都不由抽了一口冷气,可以说远荒实在是太壮观了,任何人看到远荒这样的一幕,那怕没有踏入远荒,那也是值得。

    “远荒!”多少人看眺望远荒的时候,不由被远荒的一幕幕所震撼呢。

    有很多修士强者眺望远荒之后,不由相视了一眼,在这一刻不知道多少人犹豫了,有不少人第一次来远荒的时候是何等的雄心壮志,甚至是立下豪言,一定要在远荒中得到大机缘才回来。

    但是当亲眼见到远荒的壮观景象之时,很多人心里面一下子就发怵,一下子没了底气,能崩碎眼前这样一个世界的,那是多么恐怖的力量。

    在来之前多少人听说过远荒的种种,很多人都听说过,远荒乃是大凶之地,有时候连大帝仙王都难于活着回来,但,这终究是听说而己没能亲眼所见,没有那种冲击力,今天终于来到了远荒,终于亲眼见到了远荒壮观的一幕,这终于震撼住了他们的心灵,让他们一下子心里面发怵,没有底气。

    “要不要上去?”所以亲眼见到远荒之后,有晚辈都不由低声问自己身边的长辈。

    对于晚辈的话,长辈沉默不语,一时之间都拿不定主意。

    “吱”的一声响起,此时李七夜的屋门打开,李七夜从里面走了出来。

    “公子”看到李七夜,齐临帝女忙是迎上去。

    李七夜点了点头,看了看他们。此时武凤影也露出了笑容,虽然今天武凤影依然是穿着一身铠甲,但和平时相比有所不同,她明显是精心打扮了一番,她梳了一个与她身上铠甲十分相配的发型,让她整个人看起来温柔不少,而且在一身铠甲衬托之下,更显得美丽,她这番模样不止是英姿飒爽,而且了有了三分柔情似水,她这模样看起来倾国倾城,当她露出笑容的时候,让人神魂颠倒。

    “嘻,嘻,嘻,大哥,我们进远荒吗?”见到李七夜之后,武七笑嘻嘻地说道。

    李七夜瞅了他一眼,没有说话,此时他站在山峰上,眺望远荒。

    李七夜他们所住的地方是整个万古号最高的地方之一,所以站在这里远眺,能把远处的地方看得一清二楚。

    在这个时候虽然万古号已经停泊在悬崖旁了,也放出了云梯,任何人都可以下船登岸了,但在暂时还没有人登岸,很多乘客不是犹豫就是作登岸的最后准备,毕竟远荒凶险无比,谁都不敢轻易登陆,一不小心,就有可能难于活着回来。

    就在还没有人登临的时候,突然有一支队伍出现了,他们准备下船登上远荒。

    这支队伍是第一个要登远荒的队伍,立即引起了很多人的注意,能引起很多人注意不仅仅是因为这支队伍是第一个登陆远荒的队伍,更重要的是因为这支队伍透露出一股神秘气息,特别的引人瞩目!

    这只队伍只人数并不多,只有几十个人,整支队伍的成员都穿着宽大无比的黑衣,他们不止是用黑衣笼罩着自己的身材和面庞,更是用特别的手段遮蔽了自己,就算你打开天眼也看不透他们,也无法看到他们的真面目!

    这支几十个人的队伍抬着一具木棺,这具木棺也是用黑布遮着,被遮蔽了真容,让人无法看清楚本相。

    “这支队伍是何来历?”看到这样一支如此神秘的队伍要登陆远荒,一时之间引起了许多人的关注,很多人一下子对这支队伍充满了好奇。

    虽然很多人对这支队伍充满了好奇,但没有任何人能说得出来这支队伍是何来历,因为在万古号上没有任何人见过这支队伍。

    只怕是这支队伍自从登上万古号之后就再也没有露过脸,他们一直呆在自己的房间中不出来,直到抵达远荒的时候他们才露脸。

    所以,一时之间没有任何人能说出这支队伍的来历。当然,万古号船长肯定知道,作为船长,他不愿意去与外人谈自己的乘客。

    “这支队伍有邪气,很邪门!”就是同样站在山峰上远眺的释魂林也一下子被这支队伍所吸引了,他盯着这支队伍,不由为之动容地说道。

    释魂林终究是一位上神,拥有三个图腾,以他的实力而言,感观是十分敏捷的,一下子发现了其中端倪。

    “邪气,怎么邪气?”武七也看着这支队伍,说道:“神秘倒是有,整得神秘兮兮的,难道是干见不得人的事?”?“这个不是你能感受到的。”释魂林对武七徐徐地说道:“这些人没有那股活气,不像我们的同类!不仅仅是说百族,他们不属于任何种族!”

    “他们是血遗族!”李七夜盯着那具木棺,淡淡地说道。

    “血遗族!”释魂林不由为之一震,吃惊地说道:“这就是传说中的血遗族!他们竟然是真的存在!”

    “他们存在很古老了,古老的程度是超出你想象的。”李七夜淡淡地说道。

    “什么是血遗族?”就是武凤影都不由轻轻问上一声,她作为龙城城主,学识算是广博了,但却从来没听过血遗族。

    “是一个传说中的种族,一个很恐怖的种族。”释魂林盯着这支队伍,徐徐地说道:“传说他们是十分凶残的种族,甚至任何靠近他们巢穴的生灵只有死路一条,所以传言说他们所居住的巢穴就是最恐怖的死亡地带……”

    “……在此之前我也从来没有见过他们这个种族,因为他们从来不与外人交流,也不与任何种族、任何人往来,他们是遗世孤立的一个种族,十分的神秘,十分的诡异。但也有人说,他们同样是带着不祥,只要他们出现,就不是什么好事。”说到这里,他的神态凝重起来。

    “为什么会不祥呢?难道他们会传播瘟疫不成?”武七对于这样的一支神秘的队伍充满了好奇。

    “因为他们吃人。”就在武七兴趣勃勃的时候,李七夜平淡地说道:“而且是生吞活剥,连骨头都不吐。”

    “真的假的?”武七怔了一下,说道:“世间凶人很多,十三洲也有过残忍的强者吃过人,这也不算是什么不祥吧。”

    大千世界无奇不有,的确曾有残忍的修士吃过人,而且也不于少数,这样的事情也不算是什么大惊小怪。

    “因为他们只吃人。”李七夜淡淡地看了武七一眼,说道:“他们想诞生后代,那就必须吃掉另外一方,只有吃掉另外一个人,他们才能诞生后代,否则他们就会灭绝。”

    “吃掉男女中的一方?”听到这样的话,武七都被吓了一跳。

    “他们不分男人,就是一群怪物而己,或者说是一群死物。”李七夜淡淡地说道:“他们不属于这个世界,所以他们想拼命衍繁,但却不能成功,他们只有吃掉另外一个同族才能诞生后代,如此一来,他们的后代只会越来越少……”

    “……他们曾经有过一段疯狂的岁月,曾经疯狂地吃掉百族、神、魔、天三族的强者,越强的修士,他们就越爱吃,因为他们要炼化这些食物的精血,希望借此来诞生新的后代,但这种机率小得可以忽略,但至少对于他们来说是一个机会,所以他们曾经一口吃过十国八疆的壮举。”

    “一口吃掉十国八疆的修士。”听到李七夜这样的一席话,武凤影和齐临帝女都不由打了一个冷颤。(~^~)

第1974章武七    李七夜这样的话让武凤影愕了一下,站在那里有些不知所措,神态有些怩忸,一时之间她都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好。

    “加油,加油,姐姐,这是有戏了。”站在旁边的武凤影弟弟立即为武凤影鼓掌,大笑地说道:“抱得美男归,就看现在了。”

    “武七”顿时武凤影粉脸通红,羞得无地从容,一下子发飙,刚刚还有三分淑女样,在这一刻瞬间变成了暴走的巨龙,一下子冲了过去,对她弟弟拳打脚踢。

    武凤影的弟弟一下子被吓发蹲下了身子,紧紧地抱着头颅,任由被武凤影拳打脚踢。

    但是这个小子就算被武凤影一轮的拳打脚踢,嘴巴依然是贱贱的,依然不怕死,笑嘻嘻地调侃地说道:“姐,你这是太没有良心了,有异性没人性,我是好心好意教你泡男人,你现在竟然出卖我,还要把我往死里打,你这样的人有什么良心,以后我再也不教你泡男人了。”

    “你给我闭嘴”武凤影羞得无地从容,恨不得地面裂开一条大缝来钻进去,好端端的,却在李七夜面前丢光了脸,这都是怪死小七!所以武凤影怒吼着,狠揍她的弟弟,恨不得把他一拳轰下船。

    “好,好,好,我闭嘴,我闭嘴。”武七紧紧地抱着头颅,虽然说是闭嘴了,但是嘴巴依然很贱,轻笑地说道:“姐,你就算是让我闭嘴了,但也抹杀不了你见色忘弟的事实,我好歹也是你亲弟弟呀……”?一时之间,他们姐弟两个一个在狠揍,又羞又怒,另一个则是抱着头颅,任她拳打脚踢,嘴上还唠唠叨叨。

    看到他们姐弟两个人这番的模样,齐临帝女想笑又不敢笑,只好轻捂着嘴巴,有时候他们姐弟两人还真是一对活宝。

    最终,武凤影也打累了,只好罢手,而武七则是紧紧地抱着头颅,虽然他被武凤影一轮拳打脚踢,但却依然生龙活虎,看来他是没少当沙包,他已经习惯了武凤影的拳打脚踢了。

    武凤影恨恨罢手,当看到李七夜在一旁笑盈盈地看着他们的时候,这顿时让失态的武凤影羞得无地笑容,都不敢去看李七夜,觉得十分丢脸,她恨恨地瞪了武七一眼,都是死小七害的!

    反而武七倒一副无所谓的模样,一副吊儿郎当的模样,当他姐姐打累了之后,他拍了拍身上的尘土,站了起来,一副十分轻松的模样,上前,向李七夜深深鞠身,说道:“小弟武七,家中排行第七,在此见过姐夫。”

    此时的武七不论是说话还是举止,都是十分得体,都是十分的优雅,一看就有世家子弟的风范,除了最后一句话!

    刚才还吊儿郎当,现在一眨眼间变得优雅,有时还真让人以为是在演戏,不过这小子也的确是玩世不恭。

    “死小七”武凤影一听到这样的话,顿时羞得无地从容,满脸通红,不敢去看李七夜,对着武七怒吼一声。

    “姐,气质,气质,保持淑女的气质。”武七见她姐大吼,立即跳到李七夜身后,然后探出头来,对武凤影笑嘻嘻地说道:“你若是整天像母老虎一样大吼,一定会让姐夫失望的。”

    武凤影被自己的弟弟气得吐血,她又羞又怒,但武七躲在李七夜身后,她一下子没有勇气冲过去教训他。

    李七夜只好是笑了笑,一下子把武七揪了出来,看了他一眼,淡淡地说道:“龙城的血统堂皇,看来龙城是把你当作正统来培养。”

    “呵,呵,呵,姐夫误会了。”武七笑嘻嘻地说道:“我姐才是龙城的正统,她掌舵着龙城的未来,小弟只是一个打酱油的。”

    “若不是正统,龙城又怎么会把压箱底的东西传给你。”李七夜十分平淡地说道。

    “只是误打误撞而己,误打误撞而己。”武七干笑一声,他心里面有些发怵,在李七夜平淡的目光之下,他感觉自己像*裸一样,没有任何东西能瞒得过他的双眼,连他最深的秘密李七夜都能一眼看出来,这实在是太恐怖了。

    “哼,你的意思我这位城主是做得名不正言不顺了。”听到李七夜如此赞自己的弟弟,武凤景心里面吃味,不由冷哼一声说道。

    李七夜看了看武凤影,淡淡地笑着说道:“你修练成’狂古魔降’,能成为城主,掌执龙城,这并不意外,也有足够的资格。但,他才是正统,龙城的血统一直都是这样传承。”

    武凤影只是轻哼一声,没有反驳李七夜的话,低着螓首,始终不敢去看李七夜的眼睛。

    “姐夫这话说得太清新了,什么正统不正统的,其实就是种马。”武七干笑地说道:“如果能给我选择的话,我肯定不愿意成为什么正统。”

    对于这话李七夜没有去理会,只是淡淡地说道:“如果下次你再乱叫,我把你扔出万古号。”说完,转身就回屋内。

    看着李七夜往屋中走去,武凤影张口欲说话,但是却久久说不出来,始终是没有那个勇气。

    但李七夜刚迈入门槛的时候,他突然停下脚步,回头,对武凤影说道:“其实嘛,你穿红裳是很好看的,倾国倾城。”说完之后,消失在屋内。

    李七夜突然说出这样的一句话,让武凤影愕了一下,一时之间回不过神来,回过神来的时候她不由捂着粉脸儿,不知道是娇羞还是欢喜。

    本来武凤影觉得今天丢脸丢够了,所有的脸都被她弟弟丢光了,没有想到最后还会被李七夜赞美一句,这样的幸福对于她来说来得太突然了。

    “嘻,嘻,嘻,姐,这是一个好兆头呀。”此时武七窜到武凤影的身边,笑嘻嘻地怂恿她,说道:“俗话说得好,男追女隔层山,女追男隔层纸。我相信我姐乃是魅力无穷,再努力一把,那还不是手到擒来。”

    “死小七,懒得理你!”武凤影狠狠地白了他一眼,此时此刻她心情很好,懒得与他一般计较,瞪了他一眼就走开了。

    “梦莹姐姐,你这里有什么需要我帮手的呢,我给你打下手怎么样?”此时武凤影挽着齐临帝女的手臂,十分乖巧的模样,十分亲昵。

    这让齐临帝女不由苦笑了一下,虽然她没说什么,她心里面只是暗暗摇头,因为她知道李七夜的来历,有些事并不是像想象那么简单。

    “哼,哼,哼,我就是说嘛,有异性没人性。”武七见自己姐姐这个模样,不由吭哼地说道:“我这个亲弟弟都没见过她对我这么好,却对一个陌生人这么好,还被陌生人狠揍呢。唉,女人呀,一旦昏了头,就没药可救了。”说着摇头晃脑。

    万古号继续前行,在一路奔驰之下,它终于抵达了远荒了。

    “远荒己经到了,诸位准备好了。万古号将会崖边抛描一个月,一个月起启回城,搭回程的客官要注意了,买了回程票的客官也要安排好自己的时间了。”当抵达远荒之后,万古号船长的话响彻了万古号。

    “远荒到了”船中的不少乘官一听到这话,顿时精神抖擞,也有些人又紧张,又兴奋,特别是第一次来远荒的人。

    一时之间有不少人冲出了房间,站在甲板之上,远眺远荒。

    “远荒到了”就是齐临帝女一听到远荒到了,也立即站了起来,翘首张望。

    “嘿,嘿,远荒,我来了,说不定我能捞一把绝世之兵,横扫九天十地呢。”听到远荒到了,武七也是摩拳擦掌,一副要大干一场的模样。

    “捞一把绝世之兵,这个就不要多去想了,能来远荒见见世面,涨涨见识,然后再能活着回去,那就已经是十分的幸运了。至于想在远荒得到什么宝物,那只有大帝仙王或者高位上神才能去做的事情。一般人除非真的是运气好到爆棚了,才能在远荒得到好东西。”坐于一边的释魂林笑着轻轻摇头说道。

    释魂林是一位拥有三个图腾的上神,见识极广,非晚辈所能相比。

    “嘻,嘻,嘻,有前辈这样的上神罩着我们,我们在远荒是可以横行霸道的。”武七笑嘻嘻地大拍释魂林的马屁。

    释魂林摇了摇头,说道:“你就不要给我戴高帽子了,我这样的一尊小神在远荒算不了什么,只是在远荒边缘溜跶溜跶,我还勉强说能保你不出事,如果你要让我往更深处走,那么就难了,连十一条天命的大帝仙王都死在那里,我这点本事,只怕塞牙缝都不够。”

    虽然释魂林是一位上神,但他这个人没有什么架子,与晚辈很难聊得来。

    释魂林的话让武凤影他们心里面都不由为之一凛,他这位上神能说出这样的话,并非是恫吓他们。

    “没事,我相信前辈的本事。”武七笑嘻嘻地说道。

    “若想在远荒行走,跟着李公子走比跟着我这个老骨头走,那靠谱多了。”释魂林笑着轻轻摇头,说道:“我也是跟在李公子的屁股后面沾点光的。”(未完待续。)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