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李七夜这样的话让武凤影愕了一下,站在那里有些不知所措,神态有些怩忸,一时之间她都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好。

    “加油,加油,姐姐,这是有戏了。”站在旁边的武凤影弟弟立即为武凤影鼓掌,大笑地说道:“抱得美男归,就看现在了。”

    “武七”顿时武凤影粉脸通红,羞得无地从容,一下子发飙,刚刚还有三分淑女样,在这一刻瞬间变成了暴走的巨龙,一下子冲了过去,对她弟弟拳打脚踢。

    武凤影的弟弟一下子被吓发蹲下了身子,紧紧地抱着头颅,任由被武凤影拳打脚踢。

    但是这个小子就算被武凤影一轮的拳打脚踢,嘴巴依然是贱贱的,依然不怕死,笑嘻嘻地调侃地说道:“姐,你这是太没有良心了,有异性没人性,我是好心好意教你泡男人,你现在竟然出卖我,还要把我往死里打,你这样的人有什么良心,以后我再也不教你泡男人了。”

    “你给我闭嘴”武凤影羞得无地从容,恨不得地面裂开一条大缝来钻进去,好端端的,却在李七夜面前丢光了脸,这都是怪死小七!所以武凤影怒吼着,狠揍她的弟弟,恨不得把他一拳轰下船。

    “好,好,好,我闭嘴,我闭嘴。”武七紧紧地抱着头颅,虽然说是闭嘴了,但是嘴巴依然很贱,轻笑地说道:“姐,你就算是让我闭嘴了,但也抹杀不了你见色忘弟的事实,我好歹也是你亲弟弟呀……”?一时之间,他们姐弟两个一个在狠揍,又羞又怒,另一个则是抱着头颅,任她拳打脚踢,嘴上还唠唠叨叨。

    看到他们姐弟两个人这番的模样,齐临帝女想笑又不敢笑,只好轻捂着嘴巴,有时候他们姐弟两人还真是一对活宝。

    最终,武凤影也打累了,只好罢手,而武七则是紧紧地抱着头颅,虽然他被武凤影一轮拳打脚踢,但却依然生龙活虎,看来他是没少当沙包,他已经习惯了武凤影的拳打脚踢了。

    武凤影恨恨罢手,当看到李七夜在一旁笑盈盈地看着他们的时候,这顿时让失态的武凤影羞得无地笑容,都不敢去看李七夜,觉得十分丢脸,她恨恨地瞪了武七一眼,都是死小七害的!

    反而武七倒一副无所谓的模样,一副吊儿郎当的模样,当他姐姐打累了之后,他拍了拍身上的尘土,站了起来,一副十分轻松的模样,上前,向李七夜深深鞠身,说道:“小弟武七,家中排行第七,在此见过姐夫。”

    此时的武七不论是说话还是举止,都是十分得体,都是十分的优雅,一看就有世家子弟的风范,除了最后一句话!

    刚才还吊儿郎当,现在一眨眼间变得优雅,有时还真让人以为是在演戏,不过这小子也的确是玩世不恭。

    “死小七”武凤影一听到这样的话,顿时羞得无地从容,满脸通红,不敢去看李七夜,对着武七怒吼一声。

    “姐,气质,气质,保持淑女的气质。”武七见她姐大吼,立即跳到李七夜身后,然后探出头来,对武凤影笑嘻嘻地说道:“你若是整天像母老虎一样大吼,一定会让姐夫失望的。”

    武凤影被自己的弟弟气得吐血,她又羞又怒,但武七躲在李七夜身后,她一下子没有勇气冲过去教训他。

    李七夜只好是笑了笑,一下子把武七揪了出来,看了他一眼,淡淡地说道:“龙城的血统堂皇,看来龙城是把你当作正统来培养。”

    “呵,呵,呵,姐夫误会了。”武七笑嘻嘻地说道:“我姐才是龙城的正统,她掌舵着龙城的未来,小弟只是一个打酱油的。”

    “若不是正统,龙城又怎么会把压箱底的东西传给你。”李七夜十分平淡地说道。

    “只是误打误撞而己,误打误撞而己。”武七干笑一声,他心里面有些发怵,在李七夜平淡的目光之下,他感觉自己像*裸一样,没有任何东西能瞒得过他的双眼,连他最深的秘密李七夜都能一眼看出来,这实在是太恐怖了。

    “哼,你的意思我这位城主是做得名不正言不顺了。”听到李七夜如此赞自己的弟弟,武凤景心里面吃味,不由冷哼一声说道。

    李七夜看了看武凤影,淡淡地笑着说道:“你修练成’狂古魔降’,能成为城主,掌执龙城,这并不意外,也有足够的资格。但,他才是正统,龙城的血统一直都是这样传承。”

    武凤影只是轻哼一声,没有反驳李七夜的话,低着螓首,始终不敢去看李七夜的眼睛。

    “姐夫这话说得太清新了,什么正统不正统的,其实就是种马。”武七干笑地说道:“如果能给我选择的话,我肯定不愿意成为什么正统。”

    对于这话李七夜没有去理会,只是淡淡地说道:“如果下次你再乱叫,我把你扔出万古号。”说完,转身就回屋内。

    看着李七夜往屋中走去,武凤影张口欲说话,但是却久久说不出来,始终是没有那个勇气。

    但李七夜刚迈入门槛的时候,他突然停下脚步,回头,对武凤影说道:“其实嘛,你穿红裳是很好看的,倾国倾城。”说完之后,消失在屋内。

    李七夜突然说出这样的一句话,让武凤影愕了一下,一时之间回不过神来,回过神来的时候她不由捂着粉脸儿,不知道是娇羞还是欢喜。

    本来武凤影觉得今天丢脸丢够了,所有的脸都被她弟弟丢光了,没有想到最后还会被李七夜赞美一句,这样的幸福对于她来说来得太突然了。

    “嘻,嘻,嘻,姐,这是一个好兆头呀。”此时武七窜到武凤影的身边,笑嘻嘻地怂恿她,说道:“俗话说得好,男追女隔层山,女追男隔层纸。我相信我姐乃是魅力无穷,再努力一把,那还不是手到擒来。”

    “死小七,懒得理你!”武凤影狠狠地白了他一眼,此时此刻她心情很好,懒得与他一般计较,瞪了他一眼就走开了。

    “梦莹姐姐,你这里有什么需要我帮手的呢,我给你打下手怎么样?”此时武凤影挽着齐临帝女的手臂,十分乖巧的模样,十分亲昵。

    这让齐临帝女不由苦笑了一下,虽然她没说什么,她心里面只是暗暗摇头,因为她知道李七夜的来历,有些事并不是像想象那么简单。

    “哼,哼,哼,我就是说嘛,有异性没人性。”武七见自己姐姐这个模样,不由吭哼地说道:“我这个亲弟弟都没见过她对我这么好,却对一个陌生人这么好,还被陌生人狠揍呢。唉,女人呀,一旦昏了头,就没药可救了。”说着摇头晃脑。

    万古号继续前行,在一路奔驰之下,它终于抵达了远荒了。

    “远荒己经到了,诸位准备好了。万古号将会崖边抛描一个月,一个月起启回城,搭回程的客官要注意了,买了回程票的客官也要安排好自己的时间了。”当抵达远荒之后,万古号船长的话响彻了万古号。

    “远荒到了”船中的不少乘官一听到这话,顿时精神抖擞,也有些人又紧张,又兴奋,特别是第一次来远荒的人。

    一时之间有不少人冲出了房间,站在甲板之上,远眺远荒。

    “远荒到了”就是齐临帝女一听到远荒到了,也立即站了起来,翘首张望。

    “嘿,嘿,远荒,我来了,说不定我能捞一把绝世之兵,横扫九天十地呢。”听到远荒到了,武七也是摩拳擦掌,一副要大干一场的模样。

    “捞一把绝世之兵,这个就不要多去想了,能来远荒见见世面,涨涨见识,然后再能活着回去,那就已经是十分的幸运了。至于想在远荒得到什么宝物,那只有大帝仙王或者高位上神才能去做的事情。一般人除非真的是运气好到爆棚了,才能在远荒得到好东西。”坐于一边的释魂林笑着轻轻摇头说道。

    释魂林是一位拥有三个图腾的上神,见识极广,非晚辈所能相比。

    “嘻,嘻,嘻,有前辈这样的上神罩着我们,我们在远荒是可以横行霸道的。”武七笑嘻嘻地大拍释魂林的马屁。

    释魂林摇了摇头,说道:“你就不要给我戴高帽子了,我这样的一尊小神在远荒算不了什么,只是在远荒边缘溜跶溜跶,我还勉强说能保你不出事,如果你要让我往更深处走,那么就难了,连十一条天命的大帝仙王都死在那里,我这点本事,只怕塞牙缝都不够。”

    虽然释魂林是一位上神,但他这个人没有什么架子,与晚辈很难聊得来。

    释魂林的话让武凤影他们心里面都不由为之一凛,他这位上神能说出这样的话,并非是恫吓他们。

    “没事,我相信前辈的本事。”武七笑嘻嘻地说道。

    “若想在远荒行走,跟着李公子走比跟着我这个老骨头走,那靠谱多了。”释魂林笑着轻轻摇头,说道:“我也是跟在李公子的屁股后面沾点光的。”(未完待续。)

第1973章不一样的武凤影    李七夜与这个人密谋了很久,两个人谈论了很多惊天秘密,最终一切都敲定之后,两个人都离开,他们两个人以最隐秘的方法回到自己的地方,他们此举没有留下任何蛛丝马迹,他们连时空中的痕迹都抹去,不给任何人有追循、推演的机会。

    在举世之间,除了他们两个人之外,没有人知道在这一场密谋之中已经是决定了很多人的命运,决定了未来大势的走向,甚至连许多大帝仙王的命运都在这一场密谋之下被定局了。

    在万古号中,李七夜所住的屋外齐临帝女守在门口,不容任何人靠近,不容任何人走进去。

    除了齐临帝女守在门口之外,院子中还有其他人等待着,在院子中等待着的人有一男一女,都很年轻,女的正是来了好几天的武凤影了。

    “吱”的一声门户打开了,李七夜从里面走了出来。

    “公子”看到李七夜,齐临帝女立即松了一口气,当然她并不认为李七夜会出什么事情,但这些日子悄然无声,她心里面的确有所担忧。

    “到远荒了没有?”李七夜笑了笑,伸了伸懒腰,一副刚睡醒的模样,或者说是一副刚修练完的模样,显得有些疲倦。

    当然李七夜的疲倦也不是装出来的,他这是跨越了时间,没有留下任何痕迹,能不疲倦那是根本不可能的事情。

    “还没有到远荒,还需要一些日子。”齐临帝女忙是说道。

    李七夜轻轻地点头,说道:“那好,有什么事叫我。”说着转身欲回屋内,神态轻松自在。

    李七夜此行的目的也算是完成了,远荒也只是顺手而为,他来此的真正目的是与人秘密会晤,所以此时的李七夜显得格外的自在轻松。

    “李不,李公子。”就在李七夜转身欲回屋的时候,一个声音叫住了李七夜,这个声音正是武凤影。

    李七夜转过身来,看了看武凤影,又看了看她身边的男子。

    今天的武凤影格外不一样,平日里武凤影都是穿着一身的铠甲,英气逼人,一副巾帼不让须眉的模样,但是今日武凤影穿上了红裳,衣裳摇曳,显得特别的美丽绝伦。

    武凤影本来就是美丽无双,绝对是惊世的大美女,只不过她平时太凶悍,又是霸道十足,大家都快忽略了她的美丽了。现在她穿上红裳的时候,那的确是美丽绝伦,用倾国倾城来形容也不过分,能让人一见倾心。

    平时武凤影特别的凶悍,而且是霸气十足,但今天武凤影像是变了性子一样,走过来都是迈起了小碎步,似乎变得特别的温柔,特别的不一般,好像是变了一个人似的。

    “李公子,是我见识浅,不知天高地厚,冲撞了公子……”此时武凤影低下螓首,向李七夜道歉地说道。

    李七夜都忍不住上下打量了武凤影一番,如果不是亲眼所见,那还真的让人难于相信,眼前的武凤影就是那个凶悍霸道的武凤影,这简直就不是武凤影。

    看到武凤影那娇柔的模样,齐临帝女想笑又不敢笑,她只好轻轻地在李七夜耳边说道:“武城主在这里等了公子好几天了,她是真诚向公子道歉的。”

    齐临帝女所能做的就是为武凤影说上几句好话了,至于李七夜与武凤影之间的关系能不能缓解,那就不是她能左右的了。

    “我眼花了吗?”李七夜看着骄柔的武凤影,不由笑着说道:“难道今天是太阳从西边出来了,你这完全是变了一个人。”

    “放你的屁”被李七夜这样一说,武凤影一下子忍不住了,立即现了原形,凶悍地说道:“姓你的,别给脸不要脸”

    “形象,形象,注意形象,保持淑女的形象,温柔可人,柔情似水。”在武凤影发飙的时候,跟在武凤影身边的男子立即提醒暴走的武凤影,立即去安抚她。

    这个男子十分的年轻,相貌英俊,但是举止之间有几分流气,吊儿郎当的模样,十分不正经,一看就不是什么守规纪的乖小子。

    “温柔你个大头鬼!”武凤影十分气愤地说道:“小七,都是你这个混小子给我出的主意,我一定要宰了你!”

    “姐,万事开头难,如果一开始就那么容易,那就世间无难事了。”这个年轻人笑嘻嘻地劝武凤影,不正经地说道:“俗话说得好,只要功夫深,铁杵磨成针,姐你若想自己心想成事,那就必须去努力,必须去改变自己……”

    “……不然的话哪里有机会。你不也看看帝女,温柔美丽,这肯定是能得男人的喜欢了,你说是不是?”这小子也不知道真的是有心帮武凤影还是纯为了凑热闹,又或者是唯恐天下不乱。

    总之,这小子那吊儿郎当的模样,就给人一种不靠谱的感觉。

    听到他们姐弟两个的一番对话,齐临帝女都只好捂着嘴,不敢笑出声来。

    在这个男子的安抚和劝说之下,武凤影这才气消了不少,她依然有些难于气消,悻悻地对李七夜说道:“姓李的,不,李七夜,这一次算是我错了,你我之间的恩怨一笔勾销,从此井水不犯河水。”

    “姐,又说错了,什么井水不犯河水,这样一来你们两个人不是老死不往来?”年轻男子立即劝武凤影说道:“你应该说,李公子,你大人有大量,不与小女子一般计较……”?“你们这是干什么?”看到他们两个人,李七夜都有些苦笑不得,笑着说道:“你们这是在演戏吗?”?“演你的头”被李七夜这样说,武凤影脸色通红,又气又怒,也是羞恼无比,恨恨地对李七夜说道。

    “好了,好了,姐,你消消息,你是淑女,淑女,明白不。”武凤影的弟子忙是拉住了发飙的武凤影,安抚地说道。

    “都是你的馊主意,扮什么鬼淑女,我才不要扮什么淑女!”此时武凤影又羞又怒,忿忿地扯着自己身上的红裳。

    李七夜苦笑了一下,摇了摇头,说道:“如果你想脱光,我觉得回去比较好,这里不适合脱衣服。”

    李七夜的话顿时让武凤影的动作僵了一下,当她回过神来的时候,一下子羞得无地从容,恨不得地上裂开一道缝来钻进去。

    “姓李的,我爱脱就脱,关你屁事!”最后武凤影老羞成怒,冲了过来,恨恨地说道:“你很强大就了不起呀,大不了我们再打一场,我输了就把命给你!”

    此时武凤影张爪舞牙地冲过来,十分凶悍的模样,但她最终还是没有冲到李七夜身边,她气焰弱了很多,有些张腔作势,心里面发虚,底气不足。

    武凤影心里面发虚,这并不是因为李七夜比她强大,也并不是因为她被李七夜打败,是有其他的原因的。

    看着武凤影的模样,李七夜笑了笑,说道:“我要你的命要干什么,我又不是收割别人命的黑白无常。”

    “哼,谁知道你是不是!”武凤影始终没能冲到李七夜身边,站在李七夜不远处,哼了一声,不知道怎么给自己找台阶下。

    李七夜看了看她,笑着说道:“也罢,过去的就让它过去吧,我也不是鸡肠小肚的人,以后不要来找我的茬。”

    如果李七夜真的是要与武凤影过不去的话,武凤影也活不到现在,李七夜都能饶她一命,这点小事他也没放在心上。

    此时武凤影的弟弟忙是向她扬了扬手臂,一副为她加油鼓劲的模样。

    “哼,哼,哼,这么说来是原谅我了。”武凤影看到自己弟弟在为自己鼓劲,她也是胆气足了不少,但依然不敢去看李七夜的眼睛,冷冷一哼地说道。

    看到武凤影那个模样,李七夜不由莞尔一笑,悠闲地说道:“有人像你这样道歉的吗?道歉就应该有道歉的模样。”

    “这样道歉还不行,你想怎么样!”武凤影反而有些紧张,冷哼一声,有些恼怒,借此来掩饰自己的那份忐忑!

    “跟人道歉好歹也是温柔一点,你这样恶声恶气,又怎么算是道歉呢。”李七夜开玩笑地说道。

    “你”武凤影顿时脸儿通红,一下子怒视李七夜。

    此时就是齐临帝女他们都以为武凤影会发飙了,但本是怒视李七夜的武凤影却垂下了螓首,有些犹豫,又有些不甘愿,但她最终还是轻轻地迈着小碎步,走了过来。

    “是,是,是我不对”武凤影在李七夜面前低着螓首,她犹豫了好一会儿,最终鼓气勇气才憋出了这么一句话,说实在的话,对于她来说,能说出这样的一句话十分的不容易。

    对于武凤影那崛强的性格,她是宁死不屈的人,她宁愿被砍头,她都不会向别人低头,但现在她却做到了。

    看到武凤影低下螓首的模样,李七夜在心里面轻轻地叹息一声,他徐徐地说道:“我已经是没把这事放在心上了,刚才只是跟你开玩笑而己。”

    说到这里,李七夜顿了一下,徐徐地说道:“你不需屈委求全,你本是怎么样的人,就应该怎么样。”(~^~)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