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李七夜与这个人密谋了很久,两个人谈论了很多惊天秘密,最终一切都敲定之后,两个人都离开,他们两个人以最隐秘的方法回到自己的地方,他们此举没有留下任何蛛丝马迹,他们连时空中的痕迹都抹去,不给任何人有追循、推演的机会。

    在举世之间,除了他们两个人之外,没有人知道在这一场密谋之中已经是决定了很多人的命运,决定了未来大势的走向,甚至连许多大帝仙王的命运都在这一场密谋之下被定局了。

    在万古号中,李七夜所住的屋外齐临帝女守在门口,不容任何人靠近,不容任何人走进去。

    除了齐临帝女守在门口之外,院子中还有其他人等待着,在院子中等待着的人有一男一女,都很年轻,女的正是来了好几天的武凤影了。

    “吱”的一声门户打开了,李七夜从里面走了出来。

    “公子”看到李七夜,齐临帝女立即松了一口气,当然她并不认为李七夜会出什么事情,但这些日子悄然无声,她心里面的确有所担忧。

    “到远荒了没有?”李七夜笑了笑,伸了伸懒腰,一副刚睡醒的模样,或者说是一副刚修练完的模样,显得有些疲倦。

    当然李七夜的疲倦也不是装出来的,他这是跨越了时间,没有留下任何痕迹,能不疲倦那是根本不可能的事情。

    “还没有到远荒,还需要一些日子。”齐临帝女忙是说道。

    李七夜轻轻地点头,说道:“那好,有什么事叫我。”说着转身欲回屋内,神态轻松自在。

    李七夜此行的目的也算是完成了,远荒也只是顺手而为,他来此的真正目的是与人秘密会晤,所以此时的李七夜显得格外的自在轻松。

    “李不,李公子。”就在李七夜转身欲回屋的时候,一个声音叫住了李七夜,这个声音正是武凤影。

    李七夜转过身来,看了看武凤影,又看了看她身边的男子。

    今天的武凤影格外不一样,平日里武凤影都是穿着一身的铠甲,英气逼人,一副巾帼不让须眉的模样,但是今日武凤影穿上了红裳,衣裳摇曳,显得特别的美丽绝伦。

    武凤影本来就是美丽无双,绝对是惊世的大美女,只不过她平时太凶悍,又是霸道十足,大家都快忽略了她的美丽了。现在她穿上红裳的时候,那的确是美丽绝伦,用倾国倾城来形容也不过分,能让人一见倾心。

    平时武凤影特别的凶悍,而且是霸气十足,但今天武凤影像是变了性子一样,走过来都是迈起了小碎步,似乎变得特别的温柔,特别的不一般,好像是变了一个人似的。

    “李公子,是我见识浅,不知天高地厚,冲撞了公子……”此时武凤影低下螓首,向李七夜道歉地说道。

    李七夜都忍不住上下打量了武凤影一番,如果不是亲眼所见,那还真的让人难于相信,眼前的武凤影就是那个凶悍霸道的武凤影,这简直就不是武凤影。

    看到武凤影那娇柔的模样,齐临帝女想笑又不敢笑,她只好轻轻地在李七夜耳边说道:“武城主在这里等了公子好几天了,她是真诚向公子道歉的。”

    齐临帝女所能做的就是为武凤影说上几句好话了,至于李七夜与武凤影之间的关系能不能缓解,那就不是她能左右的了。

    “我眼花了吗?”李七夜看着骄柔的武凤影,不由笑着说道:“难道今天是太阳从西边出来了,你这完全是变了一个人。”

    “放你的屁”被李七夜这样一说,武凤影一下子忍不住了,立即现了原形,凶悍地说道:“姓你的,别给脸不要脸”

    “形象,形象,注意形象,保持淑女的形象,温柔可人,柔情似水。”在武凤影发飙的时候,跟在武凤影身边的男子立即提醒暴走的武凤影,立即去安抚她。

    这个男子十分的年轻,相貌英俊,但是举止之间有几分流气,吊儿郎当的模样,十分不正经,一看就不是什么守规纪的乖小子。

    “温柔你个大头鬼!”武凤影十分气愤地说道:“小七,都是你这个混小子给我出的主意,我一定要宰了你!”

    “姐,万事开头难,如果一开始就那么容易,那就世间无难事了。”这个年轻人笑嘻嘻地劝武凤影,不正经地说道:“俗话说得好,只要功夫深,铁杵磨成针,姐你若想自己心想成事,那就必须去努力,必须去改变自己……”

    “……不然的话哪里有机会。你不也看看帝女,温柔美丽,这肯定是能得男人的喜欢了,你说是不是?”这小子也不知道真的是有心帮武凤影还是纯为了凑热闹,又或者是唯恐天下不乱。

    总之,这小子那吊儿郎当的模样,就给人一种不靠谱的感觉。

    听到他们姐弟两个的一番对话,齐临帝女都只好捂着嘴,不敢笑出声来。

    在这个男子的安抚和劝说之下,武凤影这才气消了不少,她依然有些难于气消,悻悻地对李七夜说道:“姓李的,不,李七夜,这一次算是我错了,你我之间的恩怨一笔勾销,从此井水不犯河水。”

    “姐,又说错了,什么井水不犯河水,这样一来你们两个人不是老死不往来?”年轻男子立即劝武凤影说道:“你应该说,李公子,你大人有大量,不与小女子一般计较……”?“你们这是干什么?”看到他们两个人,李七夜都有些苦笑不得,笑着说道:“你们这是在演戏吗?”?“演你的头”被李七夜这样说,武凤影脸色通红,又气又怒,也是羞恼无比,恨恨地对李七夜说道。

    “好了,好了,姐,你消消息,你是淑女,淑女,明白不。”武凤影的弟子忙是拉住了发飙的武凤影,安抚地说道。

    “都是你的馊主意,扮什么鬼淑女,我才不要扮什么淑女!”此时武凤影又羞又怒,忿忿地扯着自己身上的红裳。

    李七夜苦笑了一下,摇了摇头,说道:“如果你想脱光,我觉得回去比较好,这里不适合脱衣服。”

    李七夜的话顿时让武凤影的动作僵了一下,当她回过神来的时候,一下子羞得无地从容,恨不得地上裂开一道缝来钻进去。

    “姓李的,我爱脱就脱,关你屁事!”最后武凤影老羞成怒,冲了过来,恨恨地说道:“你很强大就了不起呀,大不了我们再打一场,我输了就把命给你!”

    此时武凤影张爪舞牙地冲过来,十分凶悍的模样,但她最终还是没有冲到李七夜身边,她气焰弱了很多,有些张腔作势,心里面发虚,底气不足。

    武凤影心里面发虚,这并不是因为李七夜比她强大,也并不是因为她被李七夜打败,是有其他的原因的。

    看着武凤影的模样,李七夜笑了笑,说道:“我要你的命要干什么,我又不是收割别人命的黑白无常。”

    “哼,谁知道你是不是!”武凤影始终没能冲到李七夜身边,站在李七夜不远处,哼了一声,不知道怎么给自己找台阶下。

    李七夜看了看她,笑着说道:“也罢,过去的就让它过去吧,我也不是鸡肠小肚的人,以后不要来找我的茬。”

    如果李七夜真的是要与武凤影过不去的话,武凤影也活不到现在,李七夜都能饶她一命,这点小事他也没放在心上。

    此时武凤影的弟弟忙是向她扬了扬手臂,一副为她加油鼓劲的模样。

    “哼,哼,哼,这么说来是原谅我了。”武凤影看到自己弟弟在为自己鼓劲,她也是胆气足了不少,但依然不敢去看李七夜的眼睛,冷冷一哼地说道。

    看到武凤影那个模样,李七夜不由莞尔一笑,悠闲地说道:“有人像你这样道歉的吗?道歉就应该有道歉的模样。”

    “这样道歉还不行,你想怎么样!”武凤影反而有些紧张,冷哼一声,有些恼怒,借此来掩饰自己的那份忐忑!

    “跟人道歉好歹也是温柔一点,你这样恶声恶气,又怎么算是道歉呢。”李七夜开玩笑地说道。

    “你”武凤影顿时脸儿通红,一下子怒视李七夜。

    此时就是齐临帝女他们都以为武凤影会发飙了,但本是怒视李七夜的武凤影却垂下了螓首,有些犹豫,又有些不甘愿,但她最终还是轻轻地迈着小碎步,走了过来。

    “是,是,是我不对”武凤影在李七夜面前低着螓首,她犹豫了好一会儿,最终鼓气勇气才憋出了这么一句话,说实在的话,对于她来说,能说出这样的一句话十分的不容易。

    对于武凤影那崛强的性格,她是宁死不屈的人,她宁愿被砍头,她都不会向别人低头,但现在她却做到了。

    看到武凤影低下螓首的模样,李七夜在心里面轻轻地叹息一声,他徐徐地说道:“我已经是没把这事放在心上了,刚才只是跟你开玩笑而己。”

    说到这里,李七夜顿了一下,徐徐地说道:“你不需屈委求全,你本是怎么样的人,就应该怎么样。”(~^~)

第1972章论大世    在秘密之处,李七夜与这个人谋密了很多事情,他们所谈都是十三洲惊天的秘密,这里面涉及了很多大帝仙王的秘密,而且所涉及的大帝仙王都是十条天命以上的大帝仙王,低位大帝仙王还没有资格进入他们讨论的范畴。

    他们所讨论的事情如何传出去都会震惊十三洲,因为在他们讨论中的人物都是十三洲威慑一个又一个时代的,而且他们谈到了这些大帝仙王的近况以及一举一动。

    比如说某位大打在打造一件惊世之兵了,又比如某位仙王潜入凶地了,再比如某一位大帝有转生念头……

    这里面所涉及的每一件事情都是惊天之秘,就算是这些大帝仙王自己听到讨论的内容的话,都会大吃一惊,甚至会被吓得了大跳。

    “巅峰大帝仙王的立场一定要清晰。”最后李七夜徐徐地说道,他的话十分郑重。

    “十二天命的大帝仙王,这立场是必须的!”这个人也十分郑重。

    在当世十三洲之中拥有十二条天命而且还活着的,只有四个了,青木神帝、世帝、玄帝、一叶仙王!

    青木神帝不需多言,他神龙见首不见尾,他一直都是那么的秘密,他的底蕴,他的一切,都是那么难于探讨的。

    至于世帝,他与阴鸦世代为敌,双方不死不休,这也是十三洲的很多大帝仙王所知道的。

    “十三洲的巅身大帝仙王,这事不见得顺畅。”这个人徐徐地说道:“赤帝自从自损一条天命之后,难觅其踪,想知其立场,只怕不易。”

    世人都知道在当世之中依然还活着的十二条天命大帝仙王只有四个人,但却不得不说另外一个大帝赤帝。

    赤帝他是十三洲中第六位拥有十二条天命的大帝,他出身魔族,为了追忆炎帝,所以自封为赤帝。

    但是后来赤帝不知道是什么原因,他自损一条天命,变成了一位只拥十一条天命的大帝。

    尽管说赤帝只剩下了十一条天命,但在举世之间没有任何人敢对赤帝掉于轻心,因为赤帝不止仅仅是曾经拥有十二条天命,更为可怕的是他拥有了魔封血统!

    魔封血统可是魔族的仙血,赤帝尽管自损了一条天命,但是他十一条天命再加上魔封血统,这绝对是让世间任何大帝仙王忌惮的存在。

    除了赤帝拥有了魔封血统之外,有传言说赤帝还继承了炎帝的真仙套装!

    炎帝是十三洲的第三位拥有十二条天命的大帝,他也是出身于魔族,拥有五件真仙套装之一,可惜他最终却死于天诛!从此之后他的真仙套装下落不明。

    直到后来赤帝横空出世,在世间才会有传言说炎帝的真仙套装在赤帝的手中。

    试想一下,赤帝拥有十一条天命,魔封血统,真仙套装,这样的实力与底蕴让他被世人列为与十二天命大帝仙王并肩的存在。

    可以说赤帝是一位独一无二的十一条天命的大帝,但他的威名也并不仅仅靠于外物,他的的确确曾经拥有过十二条天命,这一点是没有任何人敢置疑的!

    “赤帝的确是低调得都不显圣了。”李七夜点头,说道:“放心,我会找到他的,如果他真的要走炎帝这一条道路,他应该明白是怎么样选择。”

    “玄帝就不好说了。”谈完赤帝,这个人徐徐地说道:“他立场十分模糊,不止是仅仅对于未来的大势,就算是对于他们神族本身,他的立场也是十分的模糊,他对于各族的姿态都是模糊,不像天权这样那么的立场分明,所以对于他,我是比较提防。”

    天权是世帝所统领的大帝组织,天权的立场是很明确的,他们是立确无比地站在天族这一边,以天族的利益为重。

    “这的确是有点危险。”李七夜说道:“十二天命的大帝仙王都会被人盯上,不论是我们,还是对方,都想让十二天命的大帝仙王站在自己这一边!到时候如果玄帝不作一个选择,那只怕由不得他模糊下去,杀无赦。这是一把利刃,可以刺向敌人的要害,也可以刺向我们的要害!”

    十二天命的大帝仙王若出手,这必定会造成很大的伤害,对于整个局面有着不小的影响,所以在谋密惊天大事之时,十二天命的大帝仙王都在他们两个人重点讨论的话题之中。

    “的确。”这个人点头说道:“必要时要逼一逼玄帝,真的是黑暗降临之时他若是背后捅一刀,就会乱了阵角,我们的确是要重点提防一下玄帝。”

    “这的确,古神这方面倒好办,现在重点要防一下玄帝。”最后李七夜也锁定这位拥有十二条天命的大帝。

    “我会注意玄帝的一举一动的。”这个人点头说道:“至于一叶仙王,这只怕就不需要我去操心了,一叶仙王是怎么样的立场,你应该最清楚。”

    “一叶的立场我能作决定。”李七夜点头说道:“在立场上,现在所要的就锁定玄帝,如果他有任何倾向于敌方的举动,立好集中火力,灭掉他!等真的开战再给他机会,那就是一个麻烦。”

    “必须如此。”这个人也点头说道。

    他们两个人所谋划的都是一场惊世大战,涉及了这个纪元最古老岁月,涉及了起源,这一场大战他们必须要胜出,而且不是那种惨败的胜出,必须以压制性的胜出,否则,未来他们想发动终极征战都是有心无力!

    在这一场谋密之中他们谈及了很多,最终这个人看着李七夜,半开玩笑半是事实地说道:“虽然你是逆天无比,号称是举世无敌,但明枪易躲,但暗箭难防,你也应该弄一件镇世之物防身。若真的黑暗中的鬼物要偷袭你……

    “……一般兵器是要不了你的命,若是重器一出,那就悬了,就算你不死,损失也惨重。到时候,说不定天下的大帝仙王都看你的笑话,你这个仙帝导师虽然是算计无双,但最终还是喝了别人的洗脚水。”

    这话虽然是半开玩笑,但也有认真的成分,因为他们心里面很清楚自己面对的是怎么样的敌人。

    “重器,或者也该弄一件的时候了。”李七夜淡淡一笑,目光跳动了一下。

    “若是可以,真仙套装也行。”这个人郑重地看着李七夜。

    “真仙套装。”李七夜淡淡地说道:“或者现在还不是时候,若真的是需要,的确是可以上真仙套装。当年明仁曾想把真仙套装留下,但我拒绝了。到时再看吧,若是条件成熟的话,人王的那一套真仙套装也是可以的。”

    举世之间有五套真仙套装,神木神帝、世帝、赤帝手中各有一套真仙套装,明仁仙帝的那一套真仙套随他终极征战之后再也没有出现了。

    剩下一套真仙套装本是六道人王拥有,但六道人王死于天诛,从此之后这套真仙套装下落不明,没有人知道这一套真仙套装去了哪里。

    有传言说,曾经有不少大帝仙王寻找过这一套真仙套装,毕竟拥有了真仙套装,那就有着不一样的实力,但就算是这些大帝仙王苦苦地寻找和推算,这一件真仙套装都没有任何消息,下落依然成谜。

    “人王那件真仙套装呀。”这个人也轻轻点头,说道:“也可以一试,若是没办法,到时候再作决定了。”

    “这次去远荒,不也是一个尝试?”李七夜笑着说道:“真的有所成,也不一定要上真仙套装,远荒的好东西也不差,至于成与不成就看这一次的机缘了。”

    说到这里,李七夜露出了淡淡的笑容。

    在这里,李七夜与这个人谈了很多,他们所谈的都机密,绝对的机密。

    “这一战能找出骄横他们,那就更好。”最后这个人说道:“这将会是一场压制性的战争,一锤定音,不需要拖延,凭着我们手中的实力,再加上骄横他们,我们绝对有九成的胜算。”

    “时间有点久了,这个不好说。反而青木老头更让人期待,这个老头比鬼都还要精,如果说谁能摸透鬼,那就是他了。”李七夜笑了笑,说道:“无所谓了,这一世我还是有所期待的,或者时代来了,有新的十二天命的大帝仙王诞生。”

    “你带上来的人吗?”这个人目光一凝,徐徐地说道。

    “这个可就不好说。”李七夜笑着说道:“或者出于十三洲也不一定。”

    “难。”这个人轻轻摇头,说道:“在这一世人圣、金戈曾被人看好,可惜,他们都错过了一次机会,就算他们中有人成为十二条天命的大帝仙王,有些事情也不好说。新晋的大帝仙王,他们还嫩着……”

    “……有些诱惑他们不一定能抗拒得了,毕竟时代快来了,那些人也沉不住气了,他们只怕也必定有所为。若是新晋的十二条天命大帝仙王经不起诱惑的话,那不是一件好事情。”

    “所以,谁要成为十二条天命的大帝仙王,那必须是在可控的范围之内。”李七夜淡淡一笑,说道:“如果不可控,那就不要让十二条天命的大帝仙王诞生!”(未完待续。)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