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在秘密之处,李七夜与这个人谋密了很多事情,他们所谈都是十三洲惊天的秘密,这里面涉及了很多大帝仙王的秘密,而且所涉及的大帝仙王都是十条天命以上的大帝仙王,低位大帝仙王还没有资格进入他们讨论的范畴。

    他们所讨论的事情如何传出去都会震惊十三洲,因为在他们讨论中的人物都是十三洲威慑一个又一个时代的,而且他们谈到了这些大帝仙王的近况以及一举一动。

    比如说某位大打在打造一件惊世之兵了,又比如某位仙王潜入凶地了,再比如某一位大帝有转生念头……

    这里面所涉及的每一件事情都是惊天之秘,就算是这些大帝仙王自己听到讨论的内容的话,都会大吃一惊,甚至会被吓得了大跳。

    “巅峰大帝仙王的立场一定要清晰。”最后李七夜徐徐地说道,他的话十分郑重。

    “十二天命的大帝仙王,这立场是必须的!”这个人也十分郑重。

    在当世十三洲之中拥有十二条天命而且还活着的,只有四个了,青木神帝、世帝、玄帝、一叶仙王!

    青木神帝不需多言,他神龙见首不见尾,他一直都是那么的秘密,他的底蕴,他的一切,都是那么难于探讨的。

    至于世帝,他与阴鸦世代为敌,双方不死不休,这也是十三洲的很多大帝仙王所知道的。

    “十三洲的巅身大帝仙王,这事不见得顺畅。”这个人徐徐地说道:“赤帝自从自损一条天命之后,难觅其踪,想知其立场,只怕不易。”

    世人都知道在当世之中依然还活着的十二条天命大帝仙王只有四个人,但却不得不说另外一个大帝赤帝。

    赤帝他是十三洲中第六位拥有十二条天命的大帝,他出身魔族,为了追忆炎帝,所以自封为赤帝。

    但是后来赤帝不知道是什么原因,他自损一条天命,变成了一位只拥十一条天命的大帝。

    尽管说赤帝只剩下了十一条天命,但在举世之间没有任何人敢对赤帝掉于轻心,因为赤帝不止仅仅是曾经拥有十二条天命,更为可怕的是他拥有了魔封血统!

    魔封血统可是魔族的仙血,赤帝尽管自损了一条天命,但是他十一条天命再加上魔封血统,这绝对是让世间任何大帝仙王忌惮的存在。

    除了赤帝拥有了魔封血统之外,有传言说赤帝还继承了炎帝的真仙套装!

    炎帝是十三洲的第三位拥有十二条天命的大帝,他也是出身于魔族,拥有五件真仙套装之一,可惜他最终却死于天诛!从此之后他的真仙套装下落不明。

    直到后来赤帝横空出世,在世间才会有传言说炎帝的真仙套装在赤帝的手中。

    试想一下,赤帝拥有十一条天命,魔封血统,真仙套装,这样的实力与底蕴让他被世人列为与十二天命大帝仙王并肩的存在。

    可以说赤帝是一位独一无二的十一条天命的大帝,但他的威名也并不仅仅靠于外物,他的的确确曾经拥有过十二条天命,这一点是没有任何人敢置疑的!

    “赤帝的确是低调得都不显圣了。”李七夜点头,说道:“放心,我会找到他的,如果他真的要走炎帝这一条道路,他应该明白是怎么样选择。”

    “玄帝就不好说了。”谈完赤帝,这个人徐徐地说道:“他立场十分模糊,不止是仅仅对于未来的大势,就算是对于他们神族本身,他的立场也是十分的模糊,他对于各族的姿态都是模糊,不像天权这样那么的立场分明,所以对于他,我是比较提防。”

    天权是世帝所统领的大帝组织,天权的立场是很明确的,他们是立确无比地站在天族这一边,以天族的利益为重。

    “这的确是有点危险。”李七夜说道:“十二天命的大帝仙王都会被人盯上,不论是我们,还是对方,都想让十二天命的大帝仙王站在自己这一边!到时候如果玄帝不作一个选择,那只怕由不得他模糊下去,杀无赦。这是一把利刃,可以刺向敌人的要害,也可以刺向我们的要害!”

    十二天命的大帝仙王若出手,这必定会造成很大的伤害,对于整个局面有着不小的影响,所以在谋密惊天大事之时,十二天命的大帝仙王都在他们两个人重点讨论的话题之中。

    “的确。”这个人点头说道:“必要时要逼一逼玄帝,真的是黑暗降临之时他若是背后捅一刀,就会乱了阵角,我们的确是要重点提防一下玄帝。”

    “这的确,古神这方面倒好办,现在重点要防一下玄帝。”最后李七夜也锁定这位拥有十二条天命的大帝。

    “我会注意玄帝的一举一动的。”这个人点头说道:“至于一叶仙王,这只怕就不需要我去操心了,一叶仙王是怎么样的立场,你应该最清楚。”

    “一叶的立场我能作决定。”李七夜点头说道:“在立场上,现在所要的就锁定玄帝,如果他有任何倾向于敌方的举动,立好集中火力,灭掉他!等真的开战再给他机会,那就是一个麻烦。”

    “必须如此。”这个人也点头说道。

    他们两个人所谋划的都是一场惊世大战,涉及了这个纪元最古老岁月,涉及了起源,这一场大战他们必须要胜出,而且不是那种惨败的胜出,必须以压制性的胜出,否则,未来他们想发动终极征战都是有心无力!

    在这一场谋密之中他们谈及了很多,最终这个人看着李七夜,半开玩笑半是事实地说道:“虽然你是逆天无比,号称是举世无敌,但明枪易躲,但暗箭难防,你也应该弄一件镇世之物防身。若真的黑暗中的鬼物要偷袭你……

    “……一般兵器是要不了你的命,若是重器一出,那就悬了,就算你不死,损失也惨重。到时候,说不定天下的大帝仙王都看你的笑话,你这个仙帝导师虽然是算计无双,但最终还是喝了别人的洗脚水。”

    这话虽然是半开玩笑,但也有认真的成分,因为他们心里面很清楚自己面对的是怎么样的敌人。

    “重器,或者也该弄一件的时候了。”李七夜淡淡一笑,目光跳动了一下。

    “若是可以,真仙套装也行。”这个人郑重地看着李七夜。

    “真仙套装。”李七夜淡淡地说道:“或者现在还不是时候,若真的是需要,的确是可以上真仙套装。当年明仁曾想把真仙套装留下,但我拒绝了。到时再看吧,若是条件成熟的话,人王的那一套真仙套装也是可以的。”

    举世之间有五套真仙套装,神木神帝、世帝、赤帝手中各有一套真仙套装,明仁仙帝的那一套真仙套随他终极征战之后再也没有出现了。

    剩下一套真仙套装本是六道人王拥有,但六道人王死于天诛,从此之后这套真仙套装下落不明,没有人知道这一套真仙套装去了哪里。

    有传言说,曾经有不少大帝仙王寻找过这一套真仙套装,毕竟拥有了真仙套装,那就有着不一样的实力,但就算是这些大帝仙王苦苦地寻找和推算,这一件真仙套装都没有任何消息,下落依然成谜。

    “人王那件真仙套装呀。”这个人也轻轻点头,说道:“也可以一试,若是没办法,到时候再作决定了。”

    “这次去远荒,不也是一个尝试?”李七夜笑着说道:“真的有所成,也不一定要上真仙套装,远荒的好东西也不差,至于成与不成就看这一次的机缘了。”

    说到这里,李七夜露出了淡淡的笑容。

    在这里,李七夜与这个人谈了很多,他们所谈的都机密,绝对的机密。

    “这一战能找出骄横他们,那就更好。”最后这个人说道:“这将会是一场压制性的战争,一锤定音,不需要拖延,凭着我们手中的实力,再加上骄横他们,我们绝对有九成的胜算。”

    “时间有点久了,这个不好说。反而青木老头更让人期待,这个老头比鬼都还要精,如果说谁能摸透鬼,那就是他了。”李七夜笑了笑,说道:“无所谓了,这一世我还是有所期待的,或者时代来了,有新的十二天命的大帝仙王诞生。”

    “你带上来的人吗?”这个人目光一凝,徐徐地说道。

    “这个可就不好说。”李七夜笑着说道:“或者出于十三洲也不一定。”

    “难。”这个人轻轻摇头,说道:“在这一世人圣、金戈曾被人看好,可惜,他们都错过了一次机会,就算他们中有人成为十二条天命的大帝仙王,有些事情也不好说。新晋的大帝仙王,他们还嫩着……”

    “……有些诱惑他们不一定能抗拒得了,毕竟时代快来了,那些人也沉不住气了,他们只怕也必定有所为。若是新晋的十二条天命大帝仙王经不起诱惑的话,那不是一件好事情。”

    “所以,谁要成为十二条天命的大帝仙王,那必须是在可控的范围之内。”李七夜淡淡一笑,说道:“如果不可控,那就不要让十二条天命的大帝仙王诞生!”(未完待续。)

第1971章最秘密的会晤    万古号补给完成之后,终于再一次启程,驶向通往远荒的路程。

    远荒是探索之地的最后一站,也是探索之地的最偏僻之地,同时也是探索之地最凶险的地方,在远荒,不要说是一般的强者,就算是上神,甚至是大帝仙王,都有不能活着出来的可能,远荒的凶险,可以说是让许多人谈之色变。

    在通往远荒的路程十分的遥远,万古号也安静了很多,因为前往远荒的乘客少了很多很多,就算有资金去远荒的人都不敢轻易去远荒冒险,因为去了远荒,往往很有可能就是去送死。

    在旅程之中李七夜闭关修练,一路都闭门不出,在这几天里武凤影都来找过李七夜,不过都被齐临帝女挡下了,因为李七夜说过不见任何客人,也封闭了空间。

    说来也奇怪,武凤影竟然也不闹不吵,竟然是十分安静地等待着李七夜的到来。

    在通往远荒的道路上,李七夜闭关,一步没有跨出门槛,齐临帝女守在门口,十分的尽责,因为李七夜封闭了空间,屋内是一片安静。

    这让守在门口的齐临帝女认为李七夜是在潜心修练,在绝封的空间之中参悟无上大道。

    但是,齐临帝女却不知道,在屋内根本就是没有李七夜的身影,李七夜根本就不在屋内,他只是封闭了空间而己。

    李七夜甚至不在万古号中,没有人知道他是什么时候离开万古号,没有任何人能追寻到李七夜的行踪,没有任何人能推算到李七夜的行踪,就算是大帝仙王都不例外,因为李七夜抹去了一切蛛丝马迹。

    当在帝化城启程通往远荒的时候,李七夜已经抹去了自己在时空中所留下的任何痕迹,让他的踪迹没有任何人能追寻、没有任何人能推算,那怕是十二条天命的大帝仙王出手推算也一样不会有结果。

    因为李七夜早就作好了准备,对于李七夜而言,去远荒那只是顺路而为,那只是一个幌子而己,在这路途之中,李七夜真正的目的那是要见一个人,甚至可能说,李七夜来青洲的真正目的也就是要见一个人。

    这里面涉及了天大的秘密,一个不允许任何人知道的秘密。

    在未知空间,在未知坐标,在未知地点,所有的一切都是未知,在这里所有的一切都被遮蔽,任何存在,任何生灵,都是无法窥视这个地方,不管像是无上巨头,还是十二条天命的大帝,都无法窥视。

    这是一个绝秘的地方,一个被绝对遮蔽的地方,甚至毫不夸张地说,连苍天都不能窥视的地方。

    李七夜就坐在这里,静静地等待着,无声无息,宛如他与这个绝秘的空间融为一体。

    这个地方用绝秘都无法来形容它了,因为这个绝秘的空间只有两个人知道,一个是他自己,另一个就是李七夜要等的人,甚至毫不夸张地说,就算是当年的明仁仙帝都不知道这个地方。

    因为这是一个惊天的秘密,一个永远都不能曝光的秘密,谁都不能知道的秘密。

    最终,空间漾荡了一下,有一个人来到了这里,他正是李七夜要等的人。

    这个人绝秘,他的容貌,他的象征,他的身份,他的名字,他的所有一切都被遮蔽掉,他的一切都不容他人窥视。

    “以约定的时间,你迟到了。”看到来人,李七夜淡淡地笑着说道。

    来人往下,一直都笼罩在绝秘之中,他的身份,他的来历,他的一切,举世之间只有一个人知道,知道这一切的这个人就是李七夜!

    “路途遥远,来一趟不容易。”来人也是淡淡笑着说道:“再说,太多眼睛了,出一趟远门也不易。”

    李七夜也只是笑了一下,一切都在这淡淡的笑容之中。

    “这一世该来了吧。”最终,李七夜开口,徐徐地说道。

    “就算不该来,也该结束的时候了。”来人说道:“既然你决定了启程了,那就该作一个结束的时候了。”

    “是的,该作一个结束的时候了。”李七夜笑了一下,说道:“扫尽了这些魅魑魍魉,也该是我踏着上路的时候了,就让我无牵无挂地迎接最后一战吧。”

    “最后一战,你可有信心?”来人认真地看着李七夜,说道:“如果你最后一战凯旋归来,所谓的魅魑魍魉又何值得一提,那也只是轻轻一拂的蛛丝而己。”

    “在这一条道路上,谁又敢说百分之百的胜利呢?走过的人太多了。”李七夜淡淡地一笑,说道:“最终又有谁成功过?这不止是开拓一个全新的纪元那么简单!”

    对于这话,来人沉默起来,的确这一条道路走得人太多了,又有谁能胜出呢?走到最后,都没有人知道最后一战之后会是怎么样的,就算这一战真的胜利了,也没有人知道这将会是迎来什么!

    “这就是双保险。”李七夜淡淡地笑着说道:“扫平魅魑魍魉,既能安心最后一战,也不用担扰有人拖后腿,更重要的是,就算真的最后一战我未能活着回来了,那么所谓的黑暗也不复存在,未来的世界就在你的手中,能否熬过去,就看你和他们能不能带领着世界超越了!”

    “我不是救世主。”来人笑了笑,摇了摇头,徐徐地说道:“这条道路不是由我来守护。”

    “谁是救世谁,谁是守护者,又有谁知道。”李七夜不由笑了起来,说道:“我在世人心中,那也只不过是屠夫而己,在你们这些大帝仙王心中,那也只不过是左右你们的黑手而己!”

    “你从来不承认自己救世,但你却从来没能放下过。”来人徐徐地说道:“让天下人知道,那又有何不可。”

    “你不也是有着秘密身份,又有谁知道你的秘密身份呢?”李七夜笑了一下,说道:“在你今天有着另外一条道路可选,但你去继续在我们这一条道路走下去,那是为了什么?世间的名誉,对于我而言,算不了什么,那怕在这纪元之中不留下我的痕迹,那也算不了什么!我只是做我想做的事而己,仅仅止于此,我不是什么救世主,也不是什么守护者。”

    来人不再提这件事,因为这是他们的选择,一不小心他们有可能被世人遗骂万年,甚至有一天他们所作所为失败了,那么他们有可能会被后人丑化为万恶不赦的恶魔!

    就算未来他们有可能被人丑化为万恶不赦的恶魔,他们依然会在这一条道路上走下去,因为他们不在这一条道路走下去,未来毁灭还没降临,世界就已经成为了黑暗了,所以在这一条道路上他们作出了选择!

    “那些老东西怎么样?”最终,他们谈到了正事了,他们在秘谋惊天大事,这是永远不能让人知道的大事。

    “躲得很深。”来人徐徐地说道:“他们心里面也很清楚,有大帝仙王不会罢休的。骄横他们也不会如此罢手,所以都躲得很深。不论是他们,还是骄横几位大帝仙王,都杳无音讯。”

    “放心,骄横是没有那么容易死的。”李七夜不由笑着说道:“以他的性格,只要被他揪到了,他会一战到底!他们几位仙帝在这一条道路上也付出了很多了,他们在这一条道路上的献奉不会亚于踏上终极一战的明仁仙帝他们!”

    明仁仙帝他们走上了终极一战的道路,而作为九界的无敌仙帝,像骄横仙帝几位仙帝,他们却走上了另外一条与众不同的道路。

    这里面涉及了一场持久而亘古的战争,只不过这一场战争是世人不知道的。

    “或者,你应该找到青木神秘,他手中有更多的消息。”来人徐徐地说道。

    “青木想见也不易,该见的时候,他自会出现。”李七夜徐徐地说道:“青木心中他自有盘算,他活了这么久,很多事他心里面一清二楚。”

    青木神帝,十三洲的第一位大帝,却是最神秘的大帝,没有人知道他在哪里,没有人知道他究竟是怎么了,甚至连他是死是活,都不得而知。

    “不管躲多深,这一世该有一个了结的时候。”李七夜徐徐地说道:“如果他们不出现,必要时我们引蛇出洞,把他们弄出来,总有他们沉不住气的时候!”

    “先剪除一些大帝仙王!”来人徐徐地说道:“不论是你,还是我,到了一旦开战,那不敢保证所有人站在我们这一边,而且有大帝仙王的立场趋向也是很明显!到时候我们有可能会陷入围攻之中。”

    “这个是必须的。”李七夜笑了一下,徐徐地说道:“该了结的就了结掉,剪掉他们的翼羽,不能让他们飞起来。不能让他们有爪牙,如果他们爪牙伸得太长,我们就无法把他们引出来!一旦他们躲得太深,只怕我们就失去时机。”

    “从谁身上动手?”来人说道。

    “这事我们也没能做得太明显,是吧。”李七夜不由笑着说道:“我们心里面有一份名单就行了,该杀的,那就杀无赦,不管他是大帝还是仙王!都不允许他们站在另一边!”(~^~)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