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李七夜合上了名册,递还给了万古号船长,淡淡地说道:“该来的终究会来,有些事,有些东西,不应该在这个世间存在,这不是一二个魅魑魍魉所能改变的。”

    万古号船长接恭敬地接过了名册,不敢多说什么。

    李七夜看了万古号船长一眼,淡淡地说道:“还有什么话要说的吗?”万古号船长沉吟了一下,轻轻地说道:“陛下让小的询问,在远荒,仙长可需要帮手?”要知道万古号背后的是一位位大帝仙王,这些大帝仙王出手,必定是震惊八方,横扫十域,所向披靡。

    但是现在就算是他们背后的大帝仙王,都会问上一句需不需要帮手。举世之间,别人想请大帝仙王出手那都是哀求或恳求的,现在却刚好反过来了,却是大帝仙王请求要不要帮手了,这样的逆转让人难于相信。

    “这算是探试吗?”李七夜看了万古号船长一眼,淡淡地笑着说道:“如果说我需要帮手,他们是不是可以确定来远荒是为了何物了。”

    “不,不,不。”万古号船长被吓了一大跳,立即摇手说道:“仙长误会,仙长误会,没有这个意思,绝对没有这个意思,我们主上只是想为仙长效劳一二,请仙长熄怒。”

    这不能怪万古号船长如此紧张,就是他们万古号背后的大帝仙王都是十分的谨慎,何况是他这样的小角色呢,在这样的巨头面前,他这位小角色根本就不值得一提。

    “罢了,用不着这么紧张。”李七夜淡淡地摆了摆手,说道:“如果我要跟启功他们计较的话,你也不会站在我面前了。”

    听到李七夜这样的话,万古号般长不由松了一口气,他很少如此紧张过,就算是上神驾临,他也一样能平静以待,但是在李七夜面前他却提心吊胆,那怕他不知道李七夜真正的来历,他也一样心里面发怵,连他背后的大帝仙王都不敢越雷池半步,更不要说是他了。

    此时李七夜望着远处,徐徐地说道:“在十三洲中,能猜到我来的,也就启功他们了。至于浅老头他们,就算他们知道我,也不会轻易与人言,天权一直以来都是高高在上,浅老头更是深不可言。”

    对于李七夜这样的话,万古号船长轻轻地点头,深以为然。天权号称十三洲最强大的组织之一,由几位最强大的大帝所组成,就是天族的很多大帝都没有资格加入天权。

    甚至有人说,连十条天命的大帝就算加入了天权,都无法真正触及到核心的东西,只有世帝他们仅仅的几个人才能触及到核心的东西。

    此时李七夜收回目光,看着万古号船长,徐徐地说道:“既然只有启功他们才能猜到我的身份,那么他们心里面也知道一点,知道我来远荒必有所图,他们应该清楚,能入我法眼的东西是寥寥无几。”

    “这个小的就不清楚。”万古号船长苦笑了一下,说道:“陛下他们只是担忧有其他的大帝仙王有所躁动,所以便让小的问上一声。”

    “其他的大帝仙王。”李七夜不由露出了淡淡笑容,徐徐地说道:“远荒的东西,总会让人心动的,就算是大帝仙王也不例外,该来的总会来的,有些东西想遮蔽也是遮蔽不住的,更何况大帝仙王能窥天机!”

    万古号船长点了点头,深以为然,如果说在探索之地有什么地方值得大帝仙王去巡猎、去守候的,那必定是远荒了,远荒的一些东西连大帝仙王都一直垂涎三尺。

    李七夜只是笑了一下而己,虽然说浅老头知道他来第十界了,但浅老头这样的存在不会轻易与人言的,他不是大嘴巴,更何况天权也不会轻易与他人共享消息。

    能猜到他到来的大帝仙王多数是当年与他多多少少有关系的大帝仙王,有一些大帝仙王甚至有可能向帝阁打听过消息。

    万古号背后的大帝仙王猜出了李七夜的身份,他们也在猜测李七夜去远荒的目的,虽然他们曾与李七夜有过往来,但还不是李七夜的心腹,不像当年的明仁仙帝他们那样,能值得阴鸦那么的信任,所以万古号背后的大帝仙王也不敢擅作主张。

    “你可以告诉你背后的主子。”过了好一会儿之后,李七夜徐徐地说道:“我该需要的时候,必定会跟他们说上一声,但我的脾气他们也清楚的,我不需要有人在窥视,他们心里面应该明白。”

    “仙长的话,我一定会转达,一定会转达。”万古号船长不敢掉于轻心,忙是说道。

    “至于一些大帝仙王嘛,就不需要去理会了。如果有人想来,如果有人想插上一手,分上一杯羹,那就让他们来吧。”李七夜淡淡地一笑,说道:“远荒是一个好地方,或者这样的一个地方需要大帝仙王来奠祭,只有大帝仙王才值得这个价值,上神都没有这个价值。”

    说到这里,李七夜露出了浓浓的笑容,神秘莫测。

    听到这样的话,万古号船长不由打了一个冷颤,在世间别人谈到大帝仙王都是忌惮万分的,甚至是十分害怕,但在这一刻他看起李七夜的时候,心里面产生了一种荒诞无比的错觉,在这一刻他感觉大帝仙王只不过是李七夜的猎物而己,他就是一尊潜伏在暗处的无上巨头,随着等待着大帝仙王送上门来,然后张开血盆大嘴,一口把大帝仙王吞掉!

    大帝仙王呀,那是多么让人敬畏的存在,现在李七夜却是把大帝仙王视着猎物!

    “去吧。”李七夜对万古号船长轻轻地摆了摆手,淡淡地说道:“我一向都不会亏待愿意跟随我的人,如果远荒大有收获,你背后的主子也会得到该属于他们的厚礼。”

    “小的明白。”万古号船长深深地一拜,恭敬地说道:“仙长的每一句话,小的都必定一一带到。”

    深深一拜之后,万古号船长轻轻地问道:“关于船上的客人,仙长认为该如何处置?随他们去吧。”李七夜露出了浓浓的笑容,说道:“俗话说得好,螳螂捕蝉,黄雀在后,谁才是猎物,只有到最后一刻才知道。”

    “小的遵命。”万古号船长再拜,然后无声无息退下了。

    万古号船长退下之后,李七夜望着远处,久久不语,许久之后,他这才徐徐地说道:“或者该是用大帝仙王的帝血来献祭的时候了,那就看谁不长眼睛了,有人要自寻死路,那也不能怪我。”说到这里,他露出了淡淡的笑容。

    李七夜回到了屋内,封闭了空间,然后盘坐于席上,取出了量天尺,仔细地揣摩,仔细地观看。

    量天尺,这是一件极为逆天的宝物,堪称是一个纪元的巅峰。

    “虽然不主攻伐,但也是举世无双,绝世难有。”李七夜看着手中的量天尺,徐徐地说道:“只不过放在战争中,它对战局影响甚小。若是大战开启,人人都寻逆转战局之物。”

    量天尺虽然极为逆天了不得,但它终究不是主战之兵,它属于是辅助类的宝物,所以它是巅峰的宝物,依然不是那些人所追求的宝物,如果是主战攻伐的纪元重器的话,只怕那些大帝仙王会不惜一切代价把它弄到手。

    “或者该看远荒的收获了。”李七夜看着手中的量天尺,不由沉默了一下。

    当然此行来佛野,对于李七夜而言那只是顺路而己,就算是量天尺也是顺手取之,他的目的地是远荒。

    “该来的终究会来,黑暗降临之时,也必定会有重器现世!”李七夜徐徐地说道,此时他目光望得很远很远,陷入了沉思。

    “世间没有救世主。”最终李七夜轻轻地叹息一声,说道:“救世,这谈何容易呢,不止仅仅是扫荡黑暗那么简单。世间,谁也不能救世,就算能扫得了一世的黑暗,也扫不平永世的黑暗,人心依在,黑暗永不灭!”

    说到这里,李七夜不由陷入了沉默,他并不是救世主,他也不想去当救世主,但当一些该来临的事情降临之时,他又不得不站出来,或者说他是没得选择,他还是无法做到坐视不理。

    “这一次会晤,希望未来能有了个结束。”觉默了许久之后,李七夜轻轻地说道:“该有个了结的时候了,在这世界谁是好人,谁是坏人,或者连世人心里面都不知道。”

    说到这里,他不由露出了淡淡的笑容。

    举世之间,谁是好人,谁是坏人,谁是守护者,谁者救世主,谁是先贤,谁是魔王,这只怕世人他们自己都不知道,在他们心里面的先贤,或者只不过是恶魔而己,在他们心里面的屠夫,有可以才是真正一直守护着这个世界的人。

    至于世人如何去看待,李七夜并不在乎,他所想做的是,该作个了断的时候了,这一世该荡平一些魅魑魍魉的时候了。

    在那黑暗中蛰伏着世人所不知道、也是无法想象的存在,但李七夜不在乎,这一世必定荡扫九天十地!

    :这几天陪家人在外面走走,所以更新不稳定,请见谅,好几年没陪家人出来玩了。未完待续。

第1969章释魂林    “没有什么手段了,那就送你上路吧。”李七夜淡淡一笑,只是随手一指,“啵”的一声,御龙童子瞬间被碾压成了血雾。

    御龙童子自认为聪明,自从李七夜在好望角得到了宝物之后,他一直就想算计李七夜,所以他才会在佛野陷害李七夜。

    在他看来,只要他阴谋实施成功,李七夜就会成为天下人的敌人,到时候就人人喊打,到了那一步之时只怕李七夜也唯有投靠他们,投靠他师尊,而到那时李七夜的宝物都是他囊中之物。

    然而御龙童子自认为了不起的阴谋,在李七夜眼中看来是多么的可笑,在他绝对的力量之下,那根本就不值得一提,那份量连尘埃都不如。

    此时李七夜收回了目光,对于地上一箱箱的宝物只是淡淡地看了一眼,说道:“谁属于谁的,谁就自己拿回去吧。区区破铜烂铁,还不入我法眼,黄金庙中的宝物随便取一件都比这些破铜烂铁强。”

    这话霸气十足,但此时没有人敢吭一声,就算是在刚才在控诉李七夜的修士强者都不敢吭一声,那怕是阴华丽也为之沉默了。

    大家都明白,这只不过是御龙童子的阴谋诡计而己,达到了李七夜这个层次,地上这一箱箱的宝物,对于他来说那的确是破铜烂铁,就像李七夜刚才所说的那样,他随便从黄金庙中抓来一把,都要比这些破铜烂铁强很多很多。

    对于李七夜的话,没有任何人敢吭声,也没有人敢去质疑。

    当李七夜带着齐临帝女离开之后,在场的人这才纷纷取回属于自己的那份宝物,他们也不敢去多拿别人的宝物,因为李七夜的神威在他们心头是久久盘旋,他们可不敢乱来,一旦被李七夜察觉,他们就必死无疑。

    所以,李七夜刚才随便的一句话,便是金科玉律,没有谁敢去违背。

    李七夜带着齐临帝女离开,在路过那只佛钟所在之处的时候,李七夜抬头看了一眼天宇。

    就在那片天宇之中,那颗佛钟依然高悬,在这片支离破碎的虚空中有着一位位强者躲着,包括了上神,他们都等待着时机,把这只佛钟摘下来。

    此时李七夜看了一眼,大手伸出,一下子探入了天宇,向这只佛钟摘去。

    “铛”的一声响起,佛钟被敲响,但此时佛钟竟然不是攻击李七夜,整个佛钟散发出了佛光,宛如是鸣和一样,有着一种说不出来的欢鸣。

    在钟声之中,佛钟被李七夜摘了下来,轻而易举,就好像是抬头摘了一颗水果那么简单,这让那些躲在大星、陨石之中的强者和上神看得目瞪口呆。

    大家都知道,这只佛钟十分的强悍,十分了得不多,不会逊于任何大帝仙王的道兵,所以很多人都对这只佛钟直流口水,谁都想得到。

    但却一直没成功,连低位上神都失败,现在李七夜只手摘来,轻而易举,这太让人傻了眼了。

    “那个化佛的男人”换作是其他人摘下佛钟的话,一定会被很多强者围攻,只怕那些守候佛钟的人都会暴起攻击。

    但这些人看到摘下佛钟的人是李七夜的时候,他们只能是叹息一声,只能是自认倒霉了,这几十年甚至是几千年的守候最终也只是等来一场空而己。

    因为刚才的一幕所有人都看到了,在这佛野之中李七夜碾杀上神都像碾死一只蚁蝼一样,他们敢去招惹李七夜,那是自寻死路!

    最终所有守候的强者乃至上神都散去了,他们就算再想得到这只佛钟,那也只能是望钟空叹了。

    李七夜取下这只佛钟之后,伸手轻轻一拂,拂去了因果,把佛钟递给了身边的齐临帝女,淡淡地说道:“你与佛有缘,这只佛钟带在身边吧,会让你受益。”

    “这因果”齐临帝女不由吃惊,说道。虽然说李七夜拂去了因果,但因果并没有因此而消失,因为因果加在了李七夜身上。

    “我背负的因果不是你能想象的,这区区因果对于我来说不足为道。”李七夜淡淡一笑,说道:“何况我可脱佛胎而去。”

    在这佛野之中,还有什么比佛种的因果更恐怖的,他现在身上都带着佛种,就算这佛钟的因果加持在他身上,比起佛种的因果来,那根本就算不了什么。

    “多谢公子。”齐临帝女回过神来,收下了佛钟,向李七夜深深鞠身,也没的推辞。

    “哈,哈,哈,贤侄女,没想到你也来佛野了。”就在这个时候,天降一个,豪爽大笑地说道。

    从天而降的是一个老者,身材魁梧,一双眼睛很大,像牛铃一样,胡子拉渣,像钢鬃一样,看起来十分的威武,从灰白的头发能看得出来他年纪很大了,但却依然龙生虎猛,绝对是一个猛将。

    “林伯伯”看到这个老者,齐临帝女也意外,说道:“你也在这里呀。”

    “哈,你这个小丫头这些年没见,竟然长这么大了,改天去你们家喝酒去。”这个老者哈哈大笑,说道。

    “林伯伯怎么也在佛野?”在佛野遇到长辈,让齐临帝女也意外。

    “唉,别说了。”这个老者瞅着李七夜,咂了咂嘴巴,苦笑地说道:“这些年我也是想把这只佛钟弄到手的,我不正是缺一件趁手的兵器嘛,可惜,守了几年都未能拿下,现在这几年是白守了。”

    听到老者这样一说,齐临帝女这才明白,原来他也是躲在天宇中守候佛钟。

    “公子,这位是我的林伯伯,是一尊上神。”回过神来,齐临帝女也为李七夜介绍一下。

    “小丫头就别提上神了,我这小神不入这位道兄的法眼。”老者哈哈大笑,向李七夜抱拳笑着说道:“小老释魂林,生于青洲小修士。今于能识道兄,那也是三生有幸。”

    齐临帝女都被老者的幽默逗笑了,不过她也没有什么好惊讶的,毕竟比起李七夜这样的巨头来,释魂林也算不了什么。

    这个老者叫释魂林,与齐临帝家是世交,与齐临帝女的父亲更是一见如故的酒友,他本身很强大,是一位拥有三个图腾的上神,而且图腾成部。

    虽然说释魂林是一位三个图腾的上神,在别人眼中也算是高高在上的存在。不过那怕年纪很大、实力很强的他,他在李七夜面前依然是十分谦逊,称李七道为道兄,自称小老。

    因为刚才他是亲眼目睹李七夜化佛的过程,化为金身大佛的李七夜,那简直就是遇神屠神的存在,他这样的三个图腾上神跟十一图腾的御龙上神他们相比起来,那算得了什么。

    御龙上神他们不也是说灭就灭,根本就不足为道。

    所以,释魂林在李七夜面前根本不敢有丝毫的托大,称李七夜为道兄。

    李七夜也只是看了释魂林一眼,淡淡点头,以作打招呼。

    别人看来这或者是托大,释魂林却不这样认为,能化作金身大佛的人,有这个资格拥有如此高高在上的姿态。

    “贤侄女你们此行是去哪里呢?”释魂林笑着说道。

    “远荒”齐临帝女说道。

    释魂林双眼一亮,笑着说道:“我左右也正好没事,不介意的话我也去远荒走走如何?”

    虽然说释魂林这话是跟齐临帝女说的,但他的双眼还是望着李七夜,因为他知道也只有李七夜能作主。

    齐临帝女当然不敢作主了,她也只好望着李七夜。

    “也行。”李七夜淡淡一笑,随意说道,继续前行。

    释魂林立即跟上,像是个小跟班,作为上神的他也没有摆姿态,哈哈笑着说道:“远荒这样的凶地,我这样的一个小角色一进去给它们塞牙缝都不够,今天能跟着道兄进去开开眼界,那实在是三生有幸,三生有幸。”

    释魂林这话说得虽然有些夸张,但远荒也的确是十分的凶险,就算是上神都不敢轻易冒险,曾经有一尊拥有十一条天命的大帝都在远荒陨落,更别说他这样只拥有三个图腾的上神了。

    很快,李七夜他们就回到了万古号,李七夜刚回到船上之时,万古号的船长就已经在门前等待着他了。

    “下去吧。”见到万古号船长的模样,李七夜轻轻摆手,齐临帝女也退下了。

    “仙长,这是万古号上乘客的名册。”当只要李七夜和自己的时候,万古号船长向李七夜深深地鞠身,向李七夜递上名册。

    李七夜接过来翻了翻,淡淡一笑,说道:“看来这些鬼物来了不少人嘛,准备在远荒大干一场嘛。”

    “这只怕是,他们扛了一棺而来,具体里面是什么,小的不敢多加揣测。”万古号船长毕恭毕敬地说道。

    “扛什么来都没用。”李七夜平淡一笑,说道:“远荒的一些东西,焉是他们能染指的!不要以为仗着那点渊源就可以去染指远荒的东西,他们连’死’字都还不知道怎么样写。”

    万古号船长垂手而立,不敢多过问,虽然他本身也很强大,但这已经是超出了他所能过问的范畴了,因为这里面已经是涉及了大帝仙王的领域了!(未完待续。)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