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没有什么手段了,那就送你上路吧。”李七夜淡淡一笑,只是随手一指,“啵”的一声,御龙童子瞬间被碾压成了血雾。

    御龙童子自认为聪明,自从李七夜在好望角得到了宝物之后,他一直就想算计李七夜,所以他才会在佛野陷害李七夜。

    在他看来,只要他阴谋实施成功,李七夜就会成为天下人的敌人,到时候就人人喊打,到了那一步之时只怕李七夜也唯有投靠他们,投靠他师尊,而到那时李七夜的宝物都是他囊中之物。

    然而御龙童子自认为了不起的阴谋,在李七夜眼中看来是多么的可笑,在他绝对的力量之下,那根本就不值得一提,那份量连尘埃都不如。

    此时李七夜收回了目光,对于地上一箱箱的宝物只是淡淡地看了一眼,说道:“谁属于谁的,谁就自己拿回去吧。区区破铜烂铁,还不入我法眼,黄金庙中的宝物随便取一件都比这些破铜烂铁强。”

    这话霸气十足,但此时没有人敢吭一声,就算是在刚才在控诉李七夜的修士强者都不敢吭一声,那怕是阴华丽也为之沉默了。

    大家都明白,这只不过是御龙童子的阴谋诡计而己,达到了李七夜这个层次,地上这一箱箱的宝物,对于他来说那的确是破铜烂铁,就像李七夜刚才所说的那样,他随便从黄金庙中抓来一把,都要比这些破铜烂铁强很多很多。

    对于李七夜的话,没有任何人敢吭声,也没有人敢去质疑。

    当李七夜带着齐临帝女离开之后,在场的人这才纷纷取回属于自己的那份宝物,他们也不敢去多拿别人的宝物,因为李七夜的神威在他们心头是久久盘旋,他们可不敢乱来,一旦被李七夜察觉,他们就必死无疑。

    所以,李七夜刚才随便的一句话,便是金科玉律,没有谁敢去违背。

    李七夜带着齐临帝女离开,在路过那只佛钟所在之处的时候,李七夜抬头看了一眼天宇。

    就在那片天宇之中,那颗佛钟依然高悬,在这片支离破碎的虚空中有着一位位强者躲着,包括了上神,他们都等待着时机,把这只佛钟摘下来。

    此时李七夜看了一眼,大手伸出,一下子探入了天宇,向这只佛钟摘去。

    “铛”的一声响起,佛钟被敲响,但此时佛钟竟然不是攻击李七夜,整个佛钟散发出了佛光,宛如是鸣和一样,有着一种说不出来的欢鸣。

    在钟声之中,佛钟被李七夜摘了下来,轻而易举,就好像是抬头摘了一颗水果那么简单,这让那些躲在大星、陨石之中的强者和上神看得目瞪口呆。

    大家都知道,这只佛钟十分的强悍,十分了得不多,不会逊于任何大帝仙王的道兵,所以很多人都对这只佛钟直流口水,谁都想得到。

    但却一直没成功,连低位上神都失败,现在李七夜只手摘来,轻而易举,这太让人傻了眼了。

    “那个化佛的男人”换作是其他人摘下佛钟的话,一定会被很多强者围攻,只怕那些守候佛钟的人都会暴起攻击。

    但这些人看到摘下佛钟的人是李七夜的时候,他们只能是叹息一声,只能是自认倒霉了,这几十年甚至是几千年的守候最终也只是等来一场空而己。

    因为刚才的一幕所有人都看到了,在这佛野之中李七夜碾杀上神都像碾死一只蚁蝼一样,他们敢去招惹李七夜,那是自寻死路!

    最终所有守候的强者乃至上神都散去了,他们就算再想得到这只佛钟,那也只能是望钟空叹了。

    李七夜取下这只佛钟之后,伸手轻轻一拂,拂去了因果,把佛钟递给了身边的齐临帝女,淡淡地说道:“你与佛有缘,这只佛钟带在身边吧,会让你受益。”

    “这因果”齐临帝女不由吃惊,说道。虽然说李七夜拂去了因果,但因果并没有因此而消失,因为因果加在了李七夜身上。

    “我背负的因果不是你能想象的,这区区因果对于我来说不足为道。”李七夜淡淡一笑,说道:“何况我可脱佛胎而去。”

    在这佛野之中,还有什么比佛种的因果更恐怖的,他现在身上都带着佛种,就算这佛钟的因果加持在他身上,比起佛种的因果来,那根本就算不了什么。

    “多谢公子。”齐临帝女回过神来,收下了佛钟,向李七夜深深鞠身,也没的推辞。

    “哈,哈,哈,贤侄女,没想到你也来佛野了。”就在这个时候,天降一个,豪爽大笑地说道。

    从天而降的是一个老者,身材魁梧,一双眼睛很大,像牛铃一样,胡子拉渣,像钢鬃一样,看起来十分的威武,从灰白的头发能看得出来他年纪很大了,但却依然龙生虎猛,绝对是一个猛将。

    “林伯伯”看到这个老者,齐临帝女也意外,说道:“你也在这里呀。”

    “哈,你这个小丫头这些年没见,竟然长这么大了,改天去你们家喝酒去。”这个老者哈哈大笑,说道。

    “林伯伯怎么也在佛野?”在佛野遇到长辈,让齐临帝女也意外。

    “唉,别说了。”这个老者瞅着李七夜,咂了咂嘴巴,苦笑地说道:“这些年我也是想把这只佛钟弄到手的,我不正是缺一件趁手的兵器嘛,可惜,守了几年都未能拿下,现在这几年是白守了。”

    听到老者这样一说,齐临帝女这才明白,原来他也是躲在天宇中守候佛钟。

    “公子,这位是我的林伯伯,是一尊上神。”回过神来,齐临帝女也为李七夜介绍一下。

    “小丫头就别提上神了,我这小神不入这位道兄的法眼。”老者哈哈大笑,向李七夜抱拳笑着说道:“小老释魂林,生于青洲小修士。今于能识道兄,那也是三生有幸。”

    齐临帝女都被老者的幽默逗笑了,不过她也没有什么好惊讶的,毕竟比起李七夜这样的巨头来,释魂林也算不了什么。

    这个老者叫释魂林,与齐临帝家是世交,与齐临帝女的父亲更是一见如故的酒友,他本身很强大,是一位拥有三个图腾的上神,而且图腾成部。

    虽然说释魂林是一位三个图腾的上神,在别人眼中也算是高高在上的存在。不过那怕年纪很大、实力很强的他,他在李七夜面前依然是十分谦逊,称李七道为道兄,自称小老。

    因为刚才他是亲眼目睹李七夜化佛的过程,化为金身大佛的李七夜,那简直就是遇神屠神的存在,他这样的三个图腾上神跟十一图腾的御龙上神他们相比起来,那算得了什么。

    御龙上神他们不也是说灭就灭,根本就不足为道。

    所以,释魂林在李七夜面前根本不敢有丝毫的托大,称李七夜为道兄。

    李七夜也只是看了释魂林一眼,淡淡点头,以作打招呼。

    别人看来这或者是托大,释魂林却不这样认为,能化作金身大佛的人,有这个资格拥有如此高高在上的姿态。

    “贤侄女你们此行是去哪里呢?”释魂林笑着说道。

    “远荒”齐临帝女说道。

    释魂林双眼一亮,笑着说道:“我左右也正好没事,不介意的话我也去远荒走走如何?”

    虽然说释魂林这话是跟齐临帝女说的,但他的双眼还是望着李七夜,因为他知道也只有李七夜能作主。

    齐临帝女当然不敢作主了,她也只好望着李七夜。

    “也行。”李七夜淡淡一笑,随意说道,继续前行。

    释魂林立即跟上,像是个小跟班,作为上神的他也没有摆姿态,哈哈笑着说道:“远荒这样的凶地,我这样的一个小角色一进去给它们塞牙缝都不够,今天能跟着道兄进去开开眼界,那实在是三生有幸,三生有幸。”

    释魂林这话说得虽然有些夸张,但远荒也的确是十分的凶险,就算是上神都不敢轻易冒险,曾经有一尊拥有十一条天命的大帝都在远荒陨落,更别说他这样只拥有三个图腾的上神了。

    很快,李七夜他们就回到了万古号,李七夜刚回到船上之时,万古号的船长就已经在门前等待着他了。

    “下去吧。”见到万古号船长的模样,李七夜轻轻摆手,齐临帝女也退下了。

    “仙长,这是万古号上乘客的名册。”当只要李七夜和自己的时候,万古号船长向李七夜深深地鞠身,向李七夜递上名册。

    李七夜接过来翻了翻,淡淡一笑,说道:“看来这些鬼物来了不少人嘛,准备在远荒大干一场嘛。”

    “这只怕是,他们扛了一棺而来,具体里面是什么,小的不敢多加揣测。”万古号船长毕恭毕敬地说道。

    “扛什么来都没用。”李七夜平淡一笑,说道:“远荒的一些东西,焉是他们能染指的!不要以为仗着那点渊源就可以去染指远荒的东西,他们连’死’字都还不知道怎么样写。”

    万古号船长垂手而立,不敢多过问,虽然他本身也很强大,但这已经是超出了他所能过问的范畴了,因为这里面已经是涉及了大帝仙王的领域了!(未完待续。)

第1968章一佛灭万法    “找死”李七夜的话一落下,一声神吼,十一位图腾的上神一吼,万域皆惊,星辰崩碎,天地大法哀鸣,一切在这一吼之下都是那么的渺小,无数生灵、诸多强者在这一吼之下是栗栗发抖。

    “轰”的一声巨响,御龙上神与其他的八尊上神同时出手,他们整个御龙子骑宛如是一个整体一样,他们的神焰遮蔽了九天十地,封绝了万域大势。

    在石火电光之间,整个领域、整个空间都在他们神焰的封锁与镇压之下,诸天在他们的神焰之下都显得那么的渺小。

    “我的妈呀”看到如洪荒巨流一样的神焰瞬间冲击九天十地,佛野之中不知道多少人都被吓破了胆子,在这样的神焰之下,任你是无上神通,都会瞬间被扫灭,任你再强大,都会一下子被碾死。

    当这样的神焰镇压诸天之时,不知道有多少修士强者被吓破了胆子,一屁股坐在地上,更不济的人是被吓得屁滚尿流。

    “轰”的一声巨响,当所有神焰虐肆天地的时候,它又疯狂地收缩,所有的神焰又一下子坍塌,所有神焰都瞬间内缩,一下子汇集成一点。

    这样的一幕可想而知是多么的可怕,是多么的恐怖,在这刹那之间神焰坍塌成了一个黑洞,它吞噬一切,粉碎万物。

    “轰、轰、轰……”当这样的一个黑洞瞬间而成的时候只见天宇中的一个个大星坠落,所有的星辰纷纷被黑洞拽了过来,纷纷被黑洞吸了进去。

    当这样的一颗颗大星被拽入黑洞之后,在一阵阵轰鸣声中,所有的大星都一下子被撕得粉碎,全部星辰都一下子被瓦解,所有的一切都在这瞬间灰飞烟灭,天宇的一切瞬间就变得不复存在。

    看到这样的一幕,不知道多少人被吓破了胆子,所有人都想逃,但是不知道多少人双腿发软,想逃都逃不掉,这样的吞噬足可以把整个佛野吞掉。

    “阿弥陀佛”就在这刹那之间,李七夜合什,宣佛号。在这一刻李七夜没有佛光冲天,没有佛性弥漫,他只是全身闪动着淡淡的佛光而己。

    但这一刻李七夜却宛如超越了亘古,跨越了时间长河,在这一刻李七夜宛如是从一样古老无比的纪元跨来,来到了这个世间,他跳脱了阴阳,他趟过了时光,他贯穿了古今!

    在这一刻,李七夜看起来是没有多少的变化,身体也没有变大,也没有冲天无敌的神威,他也只是散发出淡淡的光芒而己。

    但就是没有多少变化的李七夜,他却是成为了一条亘古不灭的大道,这一条亘古不灭的大道贯穿了整整一个纪元,主宰着整整一个纪元,而且还延续到了现在,甚至传承到未来!

    在此时此刻,李七夜宛如是化作了起源,流逝向遥远的未来,他就是佛家,他就是佛道,他就是一个纪元的起始。

    “嗡”的一声响起,就在李七夜佛号宣起这一刻,整个佛野浮现了一个个佛国,这一个个佛国浩瀚无比,甚至有的佛国比整整一个青洲还要庞大,还要浩瀚。

    在这样的一个个佛国之中,沉浮着一尊尊圣佛,这一尊尊圣佛,趟过了一个个时代,他们宛如从遥远的时代而来,只是为了晋见李七夜而己。

    在这样的一个个佛国之中,更是訇伏着亿亿亿万的生灵,这一个个的生灵跨越了一个又一个的时代,尽有不同,但是唯一相同的是他们心中不忘的信仰佛!

    “阿弥陀佛”一时之间,佛号响彻了整个佛野,佛号响彻了整个探索之地,在这一刻浩瀚的佛性弥漫于佛野,甚至是“轰”的一声巨响,佛性冲出了佛野,扩散于探索之地,弥漫于漫漫的天地之间。

    在这一刻整个佛野是佛光冲天,就好像是一个纪元复活一样,一下子震撼了探索之地的许多地方,在许多凶险之处是亮起了一双双眼睛,看着佛野的佛光,都陷入了沉默。

    亿亿亿万的生灵,成千上万的时代,一尊尊的圣佛,全部都向李七夜膜拜叩首,一个纪元的信仰汇聚于李七夜的身上。

    就在这一刻,没有多少变化的李七夜成为了佛野的主宰,成为了一个纪元的谛造者!

    一时之间,佛野之中跪拜着无数的修士,李七夜没有神威镇压他们,但本能却让他们五体投地,跪拜在那里久久无法起身。

    “金身大佛”看到李七夜这个模样,齐临帝女不由为之震撼,知道这是什么!

    “砰”的一声响起,只见李七夜佛手微微一张,佛掌压下,可以吞噬星球的黑洞一下子崩碎。佛掌依然未停,向御龙上神他们九人压去。

    “你敢”御龙上神不由怒喝一声,但佛掌未停,一下子压在了他们的身上。

    “轰”的一声巨响,在佛掌之下,任由御龙上神他们挣扎都无济于事,一下子被碾灭,瞬间灰飞烟灭,连惨叫都来不及。

    这一幕太震撼人心了,震撼得其他上神都双腿发软,九尊上神,包括了十一图腾的御龙上神,那怕不是真身驾临,依然恐怖无边,但却被李七夜一只佛掌碾灭了,在李七夜的佛掌之下,那怕是御龙骑这样的存在,那也只不过是蚁蝼而己,不足为道。

    任何人看到这样的一幕都会为之颤抖,不管你是上神还是大帝!

    一时之间,整个佛野陷入了死寂,无数修士强者訇伏于地上,五体投地,连弹动都不能,此时他们连抬头看一眼的勇气都没有。

    “太弱了。”李七夜平淡地说道:“十二天命的大帝尚可一战!”

    一句平淡的话,却威慑人心,上神都会颤抖,十一图腾的上神,在他口中也只是用“太弱了”这三个字来形容,一句“十二天命的大帝尚可一战”这更是霸气横生!

    “佛种”当这样的一幕发生之时,帝化城中是亮起了一双双的眼睛,最终有大帝仙王轻轻地叹息一声。

    他们已经不能再说什么了,他们已经知道李七夜拥有了什么了,在佛野之中,拥有了佛种,那就是意味着无敌,意味着可以掌执佛野,这个纪元的残存都在他的囊中。

    事实上,他们帝化城建在佛野边沿之时,他们这些大帝仙王都考虑过去得到佛种,因为得到佛种就是能掌控着佛野。

    但最终他们都没有得到佛种,这并非是说大帝仙王太弱,一,他们没有这个佛缘;二,他们不愿意去沾这个因果。

    对于他们来说,能得到佛种的确是能掌控佛野,但是得到了佛种,那就意味着要扛下这个纪元残存的因果,一旦佛种扎根发芽,只怕他们这些大帝仙王都会招来天诛,到了那一刻,那怕他们躲在探索之地也无济于事,天诛必定会降下,到时候他们只怕是身死道消。

    因为佛种的因果太大了,而且他们也太强大了,太大的因果,再加上强大无匹的他们,在这样的组合之下,那绝对是逃避不了天诛的!

    就算是帝化城的大帝仙王也沉默了,在这一刻李七夜是什么来历是什么人物,这都并不种要了,因为他身怀佛种,在佛野之中他就是一尊金身大佛。

    金身大佛,这将是意味着什么?在佛的这个纪元之中,整整一个纪元,也就只有九尊金身大佛而己,而佛野就是这个纪元的残存。

    一尊金身大佛行走在自己的纪元残存之中,那是怎么样的实力?就像李七夜所说的那句话一样十二天命的大帝尚可一战!

    整个天地沉寂了,大帝仙王也好,上神也罢,谁都不愿意去招惹李七夜,一尊金身大佛在佛野之中,来再多人都不够看,都只有被灭的命运!

    此时,李七夜散去了佛光,恢复了平静,他依然是平淡无奇,刚才所发生的事情就好像是幻象一样,如果不是御龙骑的道身被灭,别人还以为这是在做梦。

    此时李七夜走向御龙童子,御龙童子已经完全瘫软在地上了,在这个时候就算他害怕到胆子都破了,但他想爬起来逃走都爬不起来,全身无力,动都动不了。

    一股尿臊味传来,御龙童子不止是吓破了胆,而且还被吓得屁滚尿流,裤子都被他尿湿了。

    “还有什么手段没使出来吗?”李七夜看了御龙童子一眼,淡淡地笑着说道:“只怕你师父、师叔是不会杀过来了。”

    御龙童子张口要说话,但是张口了大半天他都无法说出一句话来,因为他被吓破了胆子,根本就说不出话来。

    “在我面前耍阴谋,就像三岁的小孩耍智慧那么可笑。”李七夜淡淡地笑着说道:“就算是惊天大阴谋,在我面前也如同尘埃一样,轻轻拂去,不复存在。”

    李七夜这样的话让所有人心里面都一颤,在绝对的力量之下,什么算计,什么阴谋,那都微不足道,再聪明的算计,再慎密的阴谋,在绝对的力量之下,只需要轻轻一拂就破碎,根本就微不足道。

    这就好像是一个凡人在仙帝面前耍阴谋一样,这是十分可笑幼稚的事情。(未完待续。)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