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一尊两图腾的上神,就这样被踩在了脚下,那如同蚁蝼一样!让人觉得是那么的渺小,那么的微不足道。

    在场看到这样一幕的人,都不由抽了一口冷气,心里面恐怖,连一尊两图腾的上神都被如此微不足道踩在脚下,那是多么恐怖的力量呀。

    李七夜冷冷地看了被佛足踩着的司马云,淡淡地说道:“两个图腾的上神,给我垫足都不配!在这佛野之上,就算是古神亲临,都给我夹着尾巴,乖乖做人!”

    此时李七夜拥有佛种,他就是等于可以掌御整个佛野,一个纪元的力量就在他的手掌之中,虽然这样的一个纪元只是残存,但在这佛野之中,李七夜就是无敌!

    一时之间,不要说是现场,就是整个佛野都是寂静,因为这不是某一个人的力量,不是某一个人施出了无敌功法,这是佛野本身的力量!

    “小子,你”被踩在佛足之下的司马云又惊又怒,不由大叫一声。

    “啊”的一声惨叫响起,接着听到“喀嚓”的声音响起,只见佛足一碾,司马云一下子被踩成了肉酱,鲜血染红了泥土,此时他连狂怒的机会都没有了,更别说是反抗了,整个人都被碾成了一张薄薄的肉饼了。

    在佛足之下,那怕是一尊上神,那也是显得那么的微不足道,他这是与一个纪元抗衡,在一个纪元中,那怕是残存的纪元,像一尊上神这样的存在,那算得了什么东西,连一只蚁蝼都谈不上。

    当佛足消失之时,只见薄薄的肉酱就在那里,鲜血浸透了泥土,一股若有若无的血腥味弥漫于所有人的鼻尖。

    “呕”此时有人闻到这血腥味,不由吐了起来,胃部一阵痉挛,他们这不是因为血腥味,而是被吓破了胆。

    这可是一尊上神呀,就这样死了,如同一只蚁蝼一样,这未免太恐怖了吧。

    远在万古号上的秦百里远远看到这一幕,轻轻地摇了摇头,说道:“无知,李七夜已经是一念成佛,可脱佛脱入世,在这佛野之中,他已经是无敌手了。佛野可是佛家的诞生之地,李七夜本身就可以演化成佛家大道了,在这佛野之中与他为敌,这简直就是不自量力,不要就是一尊小神,就算是大帝仙王都要掂量掂量一下自己!”

    秦百里终究是帝统仙门的掌权人,他的见识是一般强者无法相比的,当在黄金庙中见到李七夜可脱下佛胎的时候,秦百里已经明白李七夜已经是可以演化任何佛法了,在佛道之中他已经是万法心生了,他即是佛。

    要知道,在十三洲依然有佛家传承,而佛家传承的真正起源就是来自于佛野,曾经有很多高僧在佛野悟道,最后创建门派寺庙的。

    佛野就是佛家源地,现在李七夜一念化佛,在佛野之中与一尊无上圣佛为敌,那简直就是不自量力!这样的一尊圣佛在自己家的地盘上,那是拥有着绝对的优势!

    此时现场中的所有人都打了一个冷颤,胆小的人已经是一屁股坐在地上了,这样的一幕太恐怖了。

    此时李七夜微微一笑,往御龙童子走去,而御龙童子脸色煞白,被吓得双腿发软。

    “你,你,你别过来,你别过来”在这一刻,御龙童子就像是见了鬼一样,厉声大叫地说道,此时他已经是声厉内荏了,在这一刻他已经被吓破了胆了。

    李七夜淡淡一笑,说道:“你还有什么靠山呢,尽管搬出来吧,也正好一同清算了,不要再一一打发,太浪费时间了。”

    “你,你,你不要欺人太甚,我,我,我师父是御龙上神”此时御龙童子尖叫地说道,他手脚并用,连滚带爬,吓得往后逃走,他已经被吓破了胆了。

    “我知道,你师父是御龙上神,不需要再多说。”李七夜轻轻地摆了摆手,打断了御龙童子的话,笑着说道:“把你师父、师叔都叫来吧,我一一把他们都宰了,免得为害人间。”

    “你”御龙童子一时之间说不出话来,现在他已经知道用他师父的威名已经吓不住李七夜了。

    看着御龙童子被吓得屁滚尿流,很多人都不由心里面觉得舒畅,都觉得特别的舒服,特别是曾经在御龙童子手中吃过苦头的人,都觉得痛快,都觉得李七夜为他们出了一口恶气。

    “如果你那什么狗屁师父不来的话,那我就折了你的骨头,剥了你的皮,把你的皮晾在帝化城外,好像你师父给你收尸。”看着被吓破胆的御龙童子,李七夜笑吟吟地说道。

    “小,小,小畜生,我,我跟你拼了!”此时御龙童子被逼入了绝境,狂吼一声说道。

    在这一刻,御龙童子怒吼,听到“喀嚓”的一声响起,御龙童子的眉心竟然碎裂,出现了一缕缕的光芒。

    “滋”的一声响起,只见裂开的眉心竟然是一缕缕鲜血飙出,此时此刻这飙出来的鲜血竟然是像失重一样,悬浮于御龙童子的面前。

    飙出来的鲜血是越来越多,慢慢地聚成了一只血珠,这只血珠看起来是十分的晶莹,看起来像是经过千锤百炼一样,十分的好看。

    “心头之血,这是精华中的精华,这是不要命了。”看到这样的一幕,有人吃惊。

    这是御龙童子最珍贵的心头血,一旦心头血丧失,不止是肉身不保,连真命都会受损,这是十分危险的事情。

    “啵”的一声响起,就在这一刻,只见心头血所凝成的血珠一下子碎裂。

    “轰、轰、轰……”在这刹那之间,上神之威疯狂地虐肆着整个天地,无穷无尽的上神之威就像洪水一样席卷而来,在眨眼之间宛如是要把整个天地给淹没一样,整个大地为之摇晃,在这一刻恐怖的力量笼罩着整个大地。

    “嗡”的一声响起,一个门户打开,在这眨眼之间有九尊高大无比的身影出现在了御龙童子的面前。

    当这九尊身影出现瞬间,魔焰冲天,凶残无匹的气息横扫八方,单是这凶残的气息就可以把一个修士的胆吓破。

    “御龙骑,是御龙上神他们!”有一位大教教主脸色煞白,尖叫一声说道。

    一时之间不知道有多少人脸色煞白,纷纷后退,胆子小的人甚至是被吓得躲了起来。

    御龙骑,这凶名太盛了,一提到这个名字,不知道有多少人被吓破胆。

    “不是真身,是道身,这是道身驾临,挟着上神意志驾临。”有老祖看着这九尊身影,看出了端倪,不由喃喃地说道。

    上身道身亲临,挟着无上意志而来,这依然是十分强大,十分恐怖,更何况

    道身挟意志降临,这是与执念不同,执念它本身已经无法与后人沟通,而道身挟着意志降临那就不一样了,这好像上神亲临一样。

    一般而言,只有活着的上神或者大帝仙王,他们后人在召唤的时候才能召唤到他们挟着意志的道身降临,如果是死去的大帝仙王、上神是无法召唤到挟着意志的道身的,死去的大帝仙王和上神只会留下执念。

    可以说,挟着意志的道身比起执念来那是强了很多很多。

    现在就算是御龙上神没有亲自驾临,但他们的意志在道身的承载下驾临,依然是十分的恐怖,所以九尊上神散发出来的气息压塌了诸天,让万域都为之颤抖。

    这可是九尊上神呀,当这样的九尊上神齐临的时候,这场面是何等的壮观。

    “这,这是要横扫吗?”看到这样的一幕,很多人都心里面发怵,头皮发麻,因为御龙骑很久都没有出现了,再一次出现在世间,这把很多人都吓得双腿发软。

    “师父,是他杀死了大师兄的,你要为大师兄报仇。”此时看到自己师父和师叔的道身挟着意志驾临,被吓破了胆的御龙童子瞬间胆子壮了不少,厉叫一声说道。

    刹那之间,十八道目光落在了李七夜身上,十八道目光十分的吓人,宛如是可以照射穿世间的一切。

    “小子,你是自裁,还是我们动手。”此时其中一位最为高大的身影森然地说道。

    “御龙上神。”虽然这九尊身影看不清切,但听到这声音,有一位老祖立即知道这是谁了,那怕是老祖级别的他,也一样脸色发白。

    御龙上神十一个图腾,而且凶残无比,曾经有很多落在他手中的人被他折磨得生不如死,所以很多人听到他的名字都会被吓破胆,更别说是听到他的声音了。

    “一群土鸡瓦狗而己。”李七夜只是十分平淡地看了他一眼,淡淡地说道:“不要说是道身,就算是真身亲临,在我眼中也不过是蚁蝼而己。一群蚁蝼也敢在我面前叫嚣,这句话应该由我来说,是你们自裁,还是我亲自动手!”

    霸气冲天,俯视众生,不,这是俯视众神,就算是十一个图腾的上神驾临,都被李七夜称之为土鸡瓦狗!

    这样的胆量,只怕举世之间没有几个人会有了。(未完待续。)

第1966章一足踩死上神    一时间在场的修士强者都看着李七夜,一个敢当着天下人面前邈视十一图腾上神的人,这已经嚣张到让人无法用语辞来形容了。

    “好大的口气”此时一个声音响起,这声音虽然不洪亮,但宛如惊雷一样炸开了天空,冷冷地说道:“辱我师尊者死!”

    这声音一落下,冰冷的气息瞬间极速冻结一切,宛如玄冰封世界一样,在场的所有修士强者都不由打了一个哆嗦,道行浅的人感觉自己已经被这恐怖的寒意冰冻成了冰雕了。

    最为恐怖的是在这冰冷的气息中有着一股恐怖无匹的杀意,这杀意如尖刀削着大家的筋骨一样,让很多人都痛得纷纷后退,难于承受这种恐怖的杀意。

    就在这一刻一个人影从天而降,只见一个老者挡在了御龙童子面前。这个老者穿宝衣,戴云冠,顾盼之间有着睥睨八方的气势。

    这个老者喷涌出了上神之威,一道道的上神法则喷涌而出,就像天瀑一样,一道道的上神法则交织在一起,宛如神圣的巨翅,这样的巨翅张开,一扇可以崩碎眼前的一切。

    “大师兄”看到这个从天而降的老者,御龙童子狂喜。

    “司马云”看到这位从天而降的老者,一位大教的老祖认出了他的来历,不由骇然,脸色发白,大叫地说道。

    “司马云!”听到这个名字,在场的不知道多少人打了一个冷颤,连大教教主都脸色发白,打了个冷颤说道:“这屠夫也来了!”

    一时之间,很多人都如潮水一样后退,把距离拉得更远了,很多人都畏惧地看着司马云。

    司马云,御龙童子的大师兄,御龙上神的大徒弟,也是御龙子骑的创始人,他更是一尊拥有两个图腾的上神。

    司马云他不止是一尊上神那么简单,他还有一个外号屠夫!因为司马云杀得人实在是太多了。

    在青洲有着无数的强者,上神也不少,但多数上神达到一定境界之后,都是高来高往,少与弱者有冲突。

    司马云不一样,俗话说得好,龙生龙,凤生凤,老鼠的儿子会打洞。

    师父是强盗,而徒弟也是土匪,就算司马云成了上神之后,依然干着打家劫舍的脏活,而且他甚至是青出于蓝胜于蓝,干得更彻底。

    他师父御龙上神现在已经不打劫那些小人物了,而司马云不一样,只要被到遇到了,管你是强者还是弱者,只要他动了心思,就会打家劫舍,杀人灭口,而且任何人都不会放过,有人说他杀过的人比他师父还要多,所以被人称之为屠夫。

    看到了自己大师兄降临,御龙童子顿时狂喜,他师兄是一位拥有两个图腾的上神,李七夜再强大,那也是自寻死路!

    “小畜生,你的死期到了!”此时御龙童子狠狠地瞪着李七夜,整个人也露出了凶狠神态,他对司马云大声说道:“师兄,就是这个小畜生用妖术害死了御龙子骑的所有兄弟。”

    “铛”的一声响起,此时司马云双目一厉,化作了一把利剑,杀意滔天,让人不寒而栗,胆子小的人都被他吓得瘫坐在地上。

    “小子,今日你的死期到了!”司马云阴森地说道:“敢与我司马云为敌的,都不会有什么好下场,本座要让你生不如死!”

    “哪里来阿猫阿狗,在我面前乱吠,掌嘴!”李七夜都懒得看一眼司马云,淡淡地说道。

    “轰”的一声巨响,就这石火电光之间,突然一只佛掌凭空冒出,一个巴掌狠狠地抽向了司马云。

    “滚”司马云狂吼一声,他那由法则所化的双翅立即扇出,他这一双巨翅扇能听到“砰”的一声响起,虚空崩碎,他这一双巨翅狠狠地砸在了佛手之上。

    “轰”的一声巨响,佛手凌驾万域,主宰众生,那怕巨翅再强大,也一样挡不住这只佛掌,接着听到“砰”的一声响起,佛掌击穿了双翅,一巴掌狠狠地抽在了司马云的脸上!

    “啪”的一声,佛掌狠狠地抽在司马云脸上,抽得他狂喷了一口鲜血。要知道,作为上神的他那是身坚如铁,但依然被一巴掌抽得鲜血狂吐,都被抽得掉下一颗牙齿来。

    这一幕让在场的所有人都看到了,一下子整个场面变得死寂,这可是一尊上神呀,一尊拥有两个图腾的上神,就这样当着天下人的面被掌嘴了,而且还被抽得鲜血狂吐,被抽得掉下了一颗牙齿。

    一尊上神就这样被抽掉了一颗牙齿,这对于上神来说实在是奇耻大辱!

    “小畜生,受死”司马云肯定是咽不下这口气了,狂怒无比,这是他出道以来的最大奇耻大辱!当着天下人的面被扇耳光,如果他不能杀了李七夜,以后他再也不用出来混了。

    “轰”的一声巨响,在这一刻司马云一只抱山印轰出,在轰鸣声中只见一座魔岳从天而降,魔岳轰下,直镇杀向了李七夜。

    “砰”的一声,魔岳还未镇杀而至,便被佛掌挡住。佛掌乃是佛家经文转动,宛如是化作了亘古篇掌。

    “开”司马云狂轰一声,化作巨大无比魔岳的抱山印瞬间是光芒夺目,璀璨无比,刹那之间宛如照亮了天地一样,在这一刻,上神之威肆虐着八方,如洪水咆哮一样。

    “吼”随着一声声龙吟之声不绝于耳,只见魔岳之中冲出了一条条的魔龙,此时此刻,抱山印好像是成了龙巢,一条条的魔龙从抱山印中飞了出来!

    “砰、砰、砰”一阵阵崩击之声响起,只见这一条条冲出来的魔龙张牙舞爪,狠狠地撞击向佛手,在这一条条魔龙撞击之下,佛掌光芒摇拽,佛掌的威力越来越小,随时都会被撞碎一样。

    “小畜生,本座要剥你的皮,喝你的血,吃你的肉!”此时司马云面目狰狞,凶残无比地说道,说着双目已经露出了嗜血的光芒。

    对于司马云来说被一个小辈扇耳光,这是奇耻大辱,只要他活捉了李七夜,他一定会好好折磨李七夜。

    “两个图腾的上神呀,的确强大。”看到一条条魔龙疯狂出巢,很多人都脸色发白,吓得双腿直打哆嗦,他们都不知道李七夜能不能撑得住。

    “砰”的一声响起,随着魔龙的一次次撞击之下,最终佛掌被撞碎,“吼”的一声龙吟不绝于耳,只见几百条魔龙出巢,疯狂地冲向李七夜,要把李七夜撕得粉碎。

    “小畜生,你死定了!”司马云御着几百条魔龙冲向李七夜,凶狠狂吼地说道。

    “我即是佛”面对冲击而来的几百条魔龙,李七夜只是淡淡一笑,口吐莲化,佛家真言回荡。

    “轰”的一声巨响,就在这石火电光之间,天降一只佛足,这只佛足高亿万丈,直入天宇,佛足从天宇中踏下,只见是日月环绕,银河伴随,一条条粗大的银河挂在佛足之上,宛如瀑布一般。

    这只佛足从天而降,有着无穷无尽的经文环绕,环绕的经文宛如浩瀚大海,无穷无尽,可以淹没整个佛野。

    “砰”的一声响起,巨大的佛足踏下,听到“呜”的哀鸣之声不绝于耳,只见几百条魔龙一下子被踏得粉碎,在这巨大无比的佛足之下,那怕是几百条魔龙,那也是如一条条小蚯蚓一样,不足为道。

    “啊”的一声惨叫响起,在“砰”的一声之中,只见司马云被佛足一下子踩在了脚下,鲜血狂喷,整个人被踩在了地上。

    “喀嚓”的骨碎之声响起,司马云被踩在佛足之下,全身的骨头一根根碎裂,此时佛足就像是一个浩瀚无比的世界压在了他的身上一样,那怕他是一尊拥有两个图腾上神,被一个世界压在身上,那也是显得那么的苍白无力,显得那么的渺小不足为道!

    这一幕震撼着在场的所有人,所有人都把嘴巴张得大大的,这比他们在此之前所看到的一切都要震撼。

    此时一只巨大的佛足从天而降,不要说是在场的人,就算是整个佛野的人都被惊动了,那怕是帝化城中的大帝仙王也一样被惊动了,他们一望从天而降的佛足,一下子就沉默了。

    就算大帝仙王不知道是谁来了,也明白有巨擘出手了,这是一尊无上的圣佛,已经是御驾了佛家大道,在这佛野之中与一尊无上圣佛为敌,那是十分不明智的做法。

    在现在场,所有人被震撼得回不过神来,这可是一尊两图腾的上神呀,就这样被轻而易举地踩在脚下了,如果不是他们亲眼所见,那都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谁敢相信一尊两图腾的上神连一招都挡不住,就这样被一只佛足踩在脚下。

    此时有人抬头仰望佛足,只见佛足巨大无边,它直入天宇,看不到尽头,似乎在天宇深处站着一尊无上的圣佛一样,这只圣佛与天比高,与地比大,在它那高大无比的身躯之前,一切的山川河流都变得那么的渺小。(未完待续。)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