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一时间在场的修士强者都看着李七夜,一个敢当着天下人面前邈视十一图腾上神的人,这已经嚣张到让人无法用语辞来形容了。

    “好大的口气”此时一个声音响起,这声音虽然不洪亮,但宛如惊雷一样炸开了天空,冷冷地说道:“辱我师尊者死!”

    这声音一落下,冰冷的气息瞬间极速冻结一切,宛如玄冰封世界一样,在场的所有修士强者都不由打了一个哆嗦,道行浅的人感觉自己已经被这恐怖的寒意冰冻成了冰雕了。

    最为恐怖的是在这冰冷的气息中有着一股恐怖无匹的杀意,这杀意如尖刀削着大家的筋骨一样,让很多人都痛得纷纷后退,难于承受这种恐怖的杀意。

    就在这一刻一个人影从天而降,只见一个老者挡在了御龙童子面前。这个老者穿宝衣,戴云冠,顾盼之间有着睥睨八方的气势。

    这个老者喷涌出了上神之威,一道道的上神法则喷涌而出,就像天瀑一样,一道道的上神法则交织在一起,宛如神圣的巨翅,这样的巨翅张开,一扇可以崩碎眼前的一切。

    “大师兄”看到这个从天而降的老者,御龙童子狂喜。

    “司马云”看到这位从天而降的老者,一位大教的老祖认出了他的来历,不由骇然,脸色发白,大叫地说道。

    “司马云!”听到这个名字,在场的不知道多少人打了一个冷颤,连大教教主都脸色发白,打了个冷颤说道:“这屠夫也来了!”

    一时之间,很多人都如潮水一样后退,把距离拉得更远了,很多人都畏惧地看着司马云。

    司马云,御龙童子的大师兄,御龙上神的大徒弟,也是御龙子骑的创始人,他更是一尊拥有两个图腾的上神。

    司马云他不止是一尊上神那么简单,他还有一个外号屠夫!因为司马云杀得人实在是太多了。

    在青洲有着无数的强者,上神也不少,但多数上神达到一定境界之后,都是高来高往,少与弱者有冲突。

    司马云不一样,俗话说得好,龙生龙,凤生凤,老鼠的儿子会打洞。

    师父是强盗,而徒弟也是土匪,就算司马云成了上神之后,依然干着打家劫舍的脏活,而且他甚至是青出于蓝胜于蓝,干得更彻底。

    他师父御龙上神现在已经不打劫那些小人物了,而司马云不一样,只要被到遇到了,管你是强者还是弱者,只要他动了心思,就会打家劫舍,杀人灭口,而且任何人都不会放过,有人说他杀过的人比他师父还要多,所以被人称之为屠夫。

    看到了自己大师兄降临,御龙童子顿时狂喜,他师兄是一位拥有两个图腾的上神,李七夜再强大,那也是自寻死路!

    “小畜生,你的死期到了!”此时御龙童子狠狠地瞪着李七夜,整个人也露出了凶狠神态,他对司马云大声说道:“师兄,就是这个小畜生用妖术害死了御龙子骑的所有兄弟。”

    “铛”的一声响起,此时司马云双目一厉,化作了一把利剑,杀意滔天,让人不寒而栗,胆子小的人都被他吓得瘫坐在地上。

    “小子,今日你的死期到了!”司马云阴森地说道:“敢与我司马云为敌的,都不会有什么好下场,本座要让你生不如死!”

    “哪里来阿猫阿狗,在我面前乱吠,掌嘴!”李七夜都懒得看一眼司马云,淡淡地说道。

    “轰”的一声巨响,就这石火电光之间,突然一只佛掌凭空冒出,一个巴掌狠狠地抽向了司马云。

    “滚”司马云狂吼一声,他那由法则所化的双翅立即扇出,他这一双巨翅扇能听到“砰”的一声响起,虚空崩碎,他这一双巨翅狠狠地砸在了佛手之上。

    “轰”的一声巨响,佛手凌驾万域,主宰众生,那怕巨翅再强大,也一样挡不住这只佛掌,接着听到“砰”的一声响起,佛掌击穿了双翅,一巴掌狠狠地抽在了司马云的脸上!

    “啪”的一声,佛掌狠狠地抽在司马云脸上,抽得他狂喷了一口鲜血。要知道,作为上神的他那是身坚如铁,但依然被一巴掌抽得鲜血狂吐,都被抽得掉下一颗牙齿来。

    这一幕让在场的所有人都看到了,一下子整个场面变得死寂,这可是一尊上神呀,一尊拥有两个图腾的上神,就这样当着天下人的面被掌嘴了,而且还被抽得鲜血狂吐,被抽得掉下了一颗牙齿。

    一尊上神就这样被抽掉了一颗牙齿,这对于上神来说实在是奇耻大辱!

    “小畜生,受死”司马云肯定是咽不下这口气了,狂怒无比,这是他出道以来的最大奇耻大辱!当着天下人的面被扇耳光,如果他不能杀了李七夜,以后他再也不用出来混了。

    “轰”的一声巨响,在这一刻司马云一只抱山印轰出,在轰鸣声中只见一座魔岳从天而降,魔岳轰下,直镇杀向了李七夜。

    “砰”的一声,魔岳还未镇杀而至,便被佛掌挡住。佛掌乃是佛家经文转动,宛如是化作了亘古篇掌。

    “开”司马云狂轰一声,化作巨大无比魔岳的抱山印瞬间是光芒夺目,璀璨无比,刹那之间宛如照亮了天地一样,在这一刻,上神之威肆虐着八方,如洪水咆哮一样。

    “吼”随着一声声龙吟之声不绝于耳,只见魔岳之中冲出了一条条的魔龙,此时此刻,抱山印好像是成了龙巢,一条条的魔龙从抱山印中飞了出来!

    “砰、砰、砰”一阵阵崩击之声响起,只见这一条条冲出来的魔龙张牙舞爪,狠狠地撞击向佛手,在这一条条魔龙撞击之下,佛掌光芒摇拽,佛掌的威力越来越小,随时都会被撞碎一样。

    “小畜生,本座要剥你的皮,喝你的血,吃你的肉!”此时司马云面目狰狞,凶残无比地说道,说着双目已经露出了嗜血的光芒。

    对于司马云来说被一个小辈扇耳光,这是奇耻大辱,只要他活捉了李七夜,他一定会好好折磨李七夜。

    “两个图腾的上神呀,的确强大。”看到一条条魔龙疯狂出巢,很多人都脸色发白,吓得双腿直打哆嗦,他们都不知道李七夜能不能撑得住。

    “砰”的一声响起,随着魔龙的一次次撞击之下,最终佛掌被撞碎,“吼”的一声龙吟不绝于耳,只见几百条魔龙出巢,疯狂地冲向李七夜,要把李七夜撕得粉碎。

    “小畜生,你死定了!”司马云御着几百条魔龙冲向李七夜,凶狠狂吼地说道。

    “我即是佛”面对冲击而来的几百条魔龙,李七夜只是淡淡一笑,口吐莲化,佛家真言回荡。

    “轰”的一声巨响,就在这石火电光之间,天降一只佛足,这只佛足高亿万丈,直入天宇,佛足从天宇中踏下,只见是日月环绕,银河伴随,一条条粗大的银河挂在佛足之上,宛如瀑布一般。

    这只佛足从天而降,有着无穷无尽的经文环绕,环绕的经文宛如浩瀚大海,无穷无尽,可以淹没整个佛野。

    “砰”的一声响起,巨大的佛足踏下,听到“呜”的哀鸣之声不绝于耳,只见几百条魔龙一下子被踏得粉碎,在这巨大无比的佛足之下,那怕是几百条魔龙,那也是如一条条小蚯蚓一样,不足为道。

    “啊”的一声惨叫响起,在“砰”的一声之中,只见司马云被佛足一下子踩在了脚下,鲜血狂喷,整个人被踩在了地上。

    “喀嚓”的骨碎之声响起,司马云被踩在佛足之下,全身的骨头一根根碎裂,此时佛足就像是一个浩瀚无比的世界压在了他的身上一样,那怕他是一尊拥有两个图腾上神,被一个世界压在身上,那也是显得那么的苍白无力,显得那么的渺小不足为道!

    这一幕震撼着在场的所有人,所有人都把嘴巴张得大大的,这比他们在此之前所看到的一切都要震撼。

    此时一只巨大的佛足从天而降,不要说是在场的人,就算是整个佛野的人都被惊动了,那怕是帝化城中的大帝仙王也一样被惊动了,他们一望从天而降的佛足,一下子就沉默了。

    就算大帝仙王不知道是谁来了,也明白有巨擘出手了,这是一尊无上的圣佛,已经是御驾了佛家大道,在这佛野之中与一尊无上圣佛为敌,那是十分不明智的做法。

    在现在场,所有人被震撼得回不过神来,这可是一尊两图腾的上神呀,就这样被轻而易举地踩在脚下了,如果不是他们亲眼所见,那都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谁敢相信一尊两图腾的上神连一招都挡不住,就这样被一只佛足踩在脚下。

    此时有人抬头仰望佛足,只见佛足巨大无边,它直入天宇,看不到尽头,似乎在天宇深处站着一尊无上的圣佛一样,这只圣佛与天比高,与地比大,在它那高大无比的身躯之前,一切的山川河流都变得那么的渺小。(未完待续。)

第1965章一念由心    气氛一下子变得凝重起来,在刚才所的怒视李七夜的人都没有说话了,他们都看着眼前这一幕,甚至可以说很多人是怒火消了不少。

    大家都一下子冷静了不少,很多人回过神来,都不由相视了一下,在此时他们细细地想来,这里面也不见得有那么简单。

    “李兄,既然是道不同,那就不相为谋。”御龙童子一抱拳,说道:“我们兄弟是满腔赤诚为李兄效忠,愿追随李兄打下一片江山,李兄却视我们如走狗,实在是太让人失望了。”

    “你们也太看得起你们自己了,就凭你们也够资格做我的走狗?”李七夜淡淡地说道:“像你们这种水平,给我垫鞋底还勉强勉强,所以不要在这里碍着我的眼睛,都给我跳入恒河自尽吧。”

    “欺人太甚!”此时御龙子骑中有弟子都忍不住怒吼一声,他们御龙子骑曾是让多少人闻风丧胆,他们个个都是骁勇凶残的土匪强盗,多少人看到他们都会双腿直打哆嗦,现在竟然被人如此的羞辱,这让他们御龙子骑怎么能咽得下这口气呢。

    如果不是御龙童子拦着,只怕御龙子骑的弟子都要冲上来与李七夜拼命,这实在是欺人太甚了,这让他们难于咽得下这口气。

    “李兄,道不同,不相为谋,我们就此告辞。”御龙童子知道这戏演不下去了,向李七夜抱拳,冷冷说道,然后转身就走。

    然而,御龙童子带着御龙子骑离开之时,李七夜已经挡在了他们的面前了。

    “现在想走,只怕已经迟了。”李七夜站在那里,淡淡地笑着说道。

    “李兄,你想怎么样?”御龙童子冷着脸,冷声地说道。

    “不想怎么样,你们跳入恒河自尽就够了。”李七夜十分平淡地说道。

    “李兄,你不要欺人太甚,我们为你抢了这么多的宝物,就算没功劳也有苦劳,难道李兄就是如此忘恩负义……”御龙童子一副愤怒的模样。

    “不要往自己脸上贴金。”李七夜看都没有多看一眼地上的宝物,淡淡地说道:“这叫什么宝物,一堆破铜烂铁而己,扔在地上都懒得去捡。只要你们这种蠢货才会把一堆破铜烂铁当作宝物,这种水平也敢在我面前邀功。”

    “师兄,我们跟他拼了!”听到这样的话,有御龙子骑的弟子不由怒声地说道。

    “李兄,你太过了!”御龙童子冷冷地说道:“此事我们也不去过计,只能怪我们瞎了眼睛,跟错了人。从现在起,你我两清,井水不犯河水!”

    “在这里还轮不到你发令施号,也轮不到你当家作主。”李七夜淡淡地笑着说道:“既然敢说效忠于我,那么你们的狗命就在我的手中。违反我的命令,下场只有一个杀无赦!”

    “小子,你欺人太甚,我们御龙子骑怕你不成!”御龙子骑的所有弟子早就怒火冲天了,此时被李七夜如此羞辱,再也忍不住了,一下子跳了出来。

    眨眼之间,御龙子骑把李七夜团团围住,他们个个都剑拔弩张,愤怒无比,此时此刻他们恨不得把李七夜撕得粉碎。

    情况突然如此的转变,让在场的所有人都有些措手不及,一时之间在场的人都是你看我我看你的,当然很多人都乐意看到这样的一幕,这对于他们来说这是狗咬狗。

    “就凭你们吗?”李七夜也不动怒,笑吟吟地看着把自己团团围住的御龙子骑。

    “小子,我们御龙子骑必把你碎尸万段!”御龙子骑的弟子此时都按捺不住心中的怒火,厉喝道。

    “铛、铛、铛”就在这瞬间,御龙子骑都是兵器出鞘,都欲出手围攻李七夜。

    御龙子骑凶名在外,他们一直以来都是骁勇善战,十分的凶残,此时他们兵器在手,一下子杀戮的气息弥漫,让人闻到了浓浓的血腥味。

    “杀无赦”就在这刹那之间,李七夜吟吟一笑,在这一刻他的双眸是光芒一炽,道心流转。

    “杀”在此刻御龙子骑的所有弟子都狂吼一声,他们宛如是红了双眼。

    “啊”就在这一刻,凄厉的惨叫声响起,鲜血溅射,一时之间一个个头颅落地。

    震撼人心的一幕突然出现在所有人面前,只见御龙子骑的所有弟子竟然相互残杀起来,突然之间,后面的弟子一刀捅入了前面弟子的背心,前面的弟子突然转过身来一剑砍了自己身后兄弟的头颅。

    一时之间御龙子骑的所有弟子是你砍了我的头颅,我把你劈成了两半,顿时惨叫起伏,鲜血流得满地都是。

    “你们疯了吗?”御龙童子骇然,大叫一声,但这已经迟了,眨眼之间所有的御龙弟子全部惨死,全部都死于相互残杀,头颅残肢落得一地都是,鲜血静静地流淌着,染红了泥土。

    一时之间,整个场面寂静到恐怖,所有人都一双眼睛睁得大大的,所有人都被震撼得难于回过神来,这一幕实在是太出人意料了,谁都想不到会发生这样的事情。

    情如兄弟的御龙子骑会突然相互残杀,不要说是外人,就算是御龙童子也想不到会发生这样的事情,这太突然了。

    一念由心,这是《念书》的一道六念之一,一念由心,它可以让人一念成佛,一念化魔,也能让人一念疯狂,也能让人一念杀戮。

    这里的一念成佛与李七夜的道心一念成佛是完全不一样的,李七夜的道心一念成佛,那是让他自己成为圣佛,而《念书》的一念成佛,那是李七夜可以控制对方的心神,能让对方一下子放弃心中所有杀戮与仇恨。

    所以当李七夜施展一念由心的时候,他既可以让人疯狂,也可以让人安详,更是可以让人变成杀人工具!

    所以在刚刚李七夜只是施展“一念由心”而己,这就立即让御龙子骑的所有弟子相互残杀。

    御龙子骑的弟子道心本来就不是很强大,更何况他们心中本来就是充满了戾气与杀戮,所以他们的道心被李七夜瞬间控制,让他们相互残杀,这是十分容易做的事情,他们根本就没有能力却抵抗李七夜的无上意志!

    “你,你,你,你会妖术!”好不容易,御龙童子回过神来,顿时脸色煞白,一下子退得远远的,与李七夜拉开了足够的距离,他指着李七夜的手指都会颤抖。

    御龙童子本来就是一个很凶残的人,一直以来他不知道什么叫害怕,但在这一刻他真的怕了,因为他也怕自己像御龙子骑的兄弟一样被控制心神,成为了傀儡。

    在这一刻所有人都回过神来了,大家都望着李七夜,许多人都纷纷后退了好几步,甚至有人退得远远的,他们脸色发白,心里面发毛,他们离李七夜越远越好,要与李七夜保持足够远的距离。

    御龙子骑相互残杀,这让所有人都看在眼中的,他们这种情如手足的人都能被控制得相互残杀,如果李七夜要控制他们去杀别人,那岂不是易如反掌,那他们岂不是一下子成为了李七夜的杀人工具。

    所以在这一刻所有人看李七夜的眼神一下子变了,都露出了畏惧的神色。

    毕竟一个修士的强大是可以估量的,可以去对抗的,但像李七夜这种妖术,他们就无法去估量了,更何况任何人都会害怕自己会成为傀儡,任由人操控。

    “现在你跳恒河还来得及,否则,你会死得很惨很惨。”李七夜淡淡地笑着说道。

    御龙童子不由一步步后退,指着李七夜,手指都发抖,大叫道:“李七夜,你,你,你不要欺人太甚,我,我,我师父可是十一图腾的上神,我,我有八位师叔,个个都是上神,你,你,你敢杀我,我师父和师叔都会为我报仇,到时候,就,就算你背后有帝统仙门作靠山,我师父和师叔也一样灭掉你们。”

    御龙童子这话是声厉内荏,虽然听起来只是威胁,但是很多人听到这样的话心面也一样发毛。

    御龙上神是一位十一图腾的上神,让任何人都会忌惮,更恐怖的是,御龙上神的御龙骑,那是一共有九位上神。

    试想一下,与九位上神为敌,那是多么让人胆寒的局面,也正是因为如此,一般的帝统仙门也不敢轻易去招惹他们。

    这也是御龙童子敢在外面胡作非为的底气,因为不论什么时候,他们师父都会罩着他们。

    “十一图腾的上神?”李七夜不由淡淡地笑了一下,说道:“那也只不过是土鸡瓦狗而己,何足为道。如果他们来了正好,我也好久没饮上神之血了,正好饮上一杯解解渴。”

    李七夜这话一说出来,顿时让在场的人为之咋舌,举世之间有谁敢如此的邈视一尊十一图腾上神的?

    当低位的大帝仙王面对一尊十一图腾的上神之时,都会谨慎无比,因为也曾有大帝仙王殒落于上神之手。

    现在李七夜竟然把十一图腾的上神说成了土鸡瓦狗,这种霸气是别人学不来的。(未完待续。)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