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操丝袜,女星图片,第1965章一念由心

已有 11 阅读此文人 - - np肉文推荐 -

    气氛一下子变得凝重起来,在刚才所的怒视李七夜的人都没有说话了,他们都看着眼前这一幕,甚至可以说很多人是怒火消了不少。

    大家都一下子冷静了不少,很多人回过神来,都不由相视了一下,在此时他们细细地想来,这里面也不见得有那么简单。

    “李兄,既然是道不同,那就不相为谋。”御龙童子一抱拳,说道:“我们兄弟是满腔赤诚为李兄效忠,愿追随李兄打下一片江山,李兄却视我们如走狗,实在是太让人失望了。”

    “你们也太看得起你们自己了,就凭你们也够资格做我的走狗?”李七夜淡淡地说道:“像你们这种水平,给我垫鞋底还勉强勉强,所以不要在这里碍着我的眼睛,都给我跳入恒河自尽吧。”

    “欺人太甚!”此时御龙子骑中有弟子都忍不住怒吼一声,他们御龙子骑曾是让多少人闻风丧胆,他们个个都是骁勇凶残的土匪强盗,多少人看到他们都会双腿直打哆嗦,现在竟然被人如此的羞辱,这让他们御龙子骑怎么能咽得下这口气呢。

    如果不是御龙童子拦着,只怕御龙子骑的弟子都要冲上来与李七夜拼命,这实在是欺人太甚了,这让他们难于咽得下这口气。

    “李兄,道不同,不相为谋,我们就此告辞。”御龙童子知道这戏演不下去了,向李七夜抱拳,冷冷说道,然后转身就走。

    然而,御龙童子带着御龙子骑离开之时,李七夜已经挡在了他们的面前了。

    “现在想走,只怕已经迟了。”李七夜站在那里,淡淡地笑着说道。

    “李兄,你想怎么样?”御龙童子冷着脸,冷声地说道。

    “不想怎么样,你们跳入恒河自尽就够了。”李七夜十分平淡地说道。

    “李兄,你不要欺人太甚,我们为你抢了这么多的宝物,就算没功劳也有苦劳,难道李兄就是如此忘恩负义……”御龙童子一副愤怒的模样。

    “不要往自己脸上贴金。”李七夜看都没有多看一眼地上的宝物,淡淡地说道:“这叫什么宝物,一堆破铜烂铁而己,扔在地上都懒得去捡。只要你们这种蠢货才会把一堆破铜烂铁当作宝物,这种水平也敢在我面前邀功。”

    “师兄,我们跟他拼了!”听到这样的话,有御龙子骑的弟子不由怒声地说道。

    “李兄,你太过了!”御龙童子冷冷地说道:“此事我们也不去过计,只能怪我们瞎了眼睛,跟错了人。从现在起,你我两清,井水不犯河水!”

    “在这里还轮不到你发令施号,也轮不到你当家作主。”李七夜淡淡地笑着说道:“既然敢说效忠于我,那么你们的狗命就在我的手中。违反我的命令,下场只有一个杀无赦!”

    “小子,你欺人太甚,我们御龙子骑怕你不成!”御龙子骑的所有弟子早就怒火冲天了,此时被李七夜如此羞辱,再也忍不住了,一下子跳了出来。

    眨眼之间,御龙子骑把李七夜团团围住,他们个个都剑拔弩张,愤怒无比,此时此刻他们恨不得把李七夜撕得粉碎。

    情况突然如此的转变,让在场的所有人都有些措手不及,一时之间在场的人都是你看我我看你的,当然很多人都乐意看到这样的一幕,这对于他们来说这是狗咬狗。

    “就凭你们吗?”李七夜也不动怒,笑吟吟地看着把自己团团围住的御龙子骑。

    “小子,我们御龙子骑必把你碎尸万段!”御龙子骑的弟子此时都按捺不住心中的怒火,厉喝道。

    “铛、铛、铛”就在这瞬间,御龙子骑都是兵器出鞘,都欲出手围攻李七夜。

    御龙子骑凶名在外,他们一直以来都是骁勇善战,十分的凶残,此时他们兵器在手,一下子杀戮的气息弥漫,让人闻到了浓浓的血腥味。

    “杀无赦”就在这刹那之间,李七夜吟吟一笑,在这一刻他的双眸是光芒一炽,道心流转。

    “杀”在此刻御龙子骑的所有弟子都狂吼一声,他们宛如是红了双眼。

    “啊”就在这一刻,凄厉的惨叫声响起,鲜血溅射,一时之间一个个头颅落地。

    震撼人心的一幕突然出现在所有人面前,只见御龙子骑的所有弟子竟然相互残杀起来,突然之间,后面的弟子一刀捅入了前面弟子的背心,前面的弟子突然转过身来一剑砍了自己身后兄弟的头颅。

    一时之间御龙子骑的所有弟子是你砍了我的头颅,我把你劈成了两半,顿时惨叫起伏,鲜血流得满地都是。

    “你们疯了吗?”御龙童子骇然,大叫一声,但这已经迟了,眨眼之间所有的御龙弟子全部惨死,全部都死于相互残杀,头颅残肢落得一地都是,鲜血静静地流淌着,染红了泥土。

    一时之间,整个场面寂静到恐怖,所有人都一双眼睛睁得大大的,所有人都被震撼得难于回过神来,这一幕实在是太出人意料了,谁都想不到会发生这样的事情。

    情如兄弟的御龙子骑会突然相互残杀,不要说是外人,就算是御龙童子也想不到会发生这样的事情,这太突然了。

    一念由心,这是《念书》的一道六念之一,一念由心,它可以让人一念成佛,一念化魔,也能让人一念疯狂,也能让人一念杀戮。

    这里的一念成佛与李七夜的道心一念成佛是完全不一样的,李七夜的道心一念成佛,那是让他自己成为圣佛,而《念书》的一念成佛,那是李七夜可以控制对方的心神,能让对方一下子放弃心中所有杀戮与仇恨。

    所以当李七夜施展一念由心的时候,他既可以让人疯狂,也可以让人安详,更是可以让人变成杀人工具!

    所以在刚刚李七夜只是施展“一念由心”而己,这就立即让御龙子骑的所有弟子相互残杀。

    御龙子骑的弟子道心本来就不是很强大,更何况他们心中本来就是充满了戾气与杀戮,所以他们的道心被李七夜瞬间控制,让他们相互残杀,这是十分容易做的事情,他们根本就没有能力却抵抗李七夜的无上意志!

    “你,你,你,你会妖术!”好不容易,御龙童子回过神来,顿时脸色煞白,一下子退得远远的,与李七夜拉开了足够的距离,他指着李七夜的手指都会颤抖。

    御龙童子本来就是一个很凶残的人,一直以来他不知道什么叫害怕,但在这一刻他真的怕了,因为他也怕自己像御龙子骑的兄弟一样被控制心神,成为了傀儡。

    在这一刻所有人都回过神来了,大家都望着李七夜,许多人都纷纷后退了好几步,甚至有人退得远远的,他们脸色发白,心里面发毛,他们离李七夜越远越好,要与李七夜保持足够远的距离。

    御龙子骑相互残杀,这让所有人都看在眼中的,他们这种情如手足的人都能被控制得相互残杀,如果李七夜要控制他们去杀别人,那岂不是易如反掌,那他们岂不是一下子成为了李七夜的杀人工具。

    所以在这一刻所有人看李七夜的眼神一下子变了,都露出了畏惧的神色。

    毕竟一个修士的强大是可以估量的,可以去对抗的,但像李七夜这种妖术,他们就无法去估量了,更何况任何人都会害怕自己会成为傀儡,任由人操控。

    “现在你跳恒河还来得及,否则,你会死得很惨很惨。”李七夜淡淡地笑着说道。

    御龙童子不由一步步后退,指着李七夜,手指都发抖,大叫道:“李七夜,你,你,你不要欺人太甚,我,我,我师父可是十一图腾的上神,我,我有八位师叔,个个都是上神,你,你,你敢杀我,我师父和师叔都会为我报仇,到时候,就,就算你背后有帝统仙门作靠山,我师父和师叔也一样灭掉你们。”

    御龙童子这话是声厉内荏,虽然听起来只是威胁,但是很多人听到这样的话心面也一样发毛。

    御龙上神是一位十一图腾的上神,让任何人都会忌惮,更恐怖的是,御龙上神的御龙骑,那是一共有九位上神。

    试想一下,与九位上神为敌,那是多么让人胆寒的局面,也正是因为如此,一般的帝统仙门也不敢轻易去招惹他们。

    这也是御龙童子敢在外面胡作非为的底气,因为不论什么时候,他们师父都会罩着他们。

    “十一图腾的上神?”李七夜不由淡淡地笑了一下,说道:“那也只不过是土鸡瓦狗而己,何足为道。如果他们来了正好,我也好久没饮上神之血了,正好饮上一杯解解渴。”

    李七夜这话一说出来,顿时让在场的人为之咋舌,举世之间有谁敢如此的邈视一尊十一图腾上神的?

    当低位的大帝仙王面对一尊十一图腾的上神之时,都会谨慎无比,因为也曾有大帝仙王殒落于上神之手。

    现在李七夜竟然把十一图腾的上神说成了土鸡瓦狗,这种霸气是别人学不来的。(未完待续。)

第1964章陷害    御龙子骑突然到来,让在场的许多人都大吃一惊,一时之间所有人都望着李七夜,不明白里就的人心里面纳闷,或者是暗暗幸灾乐祸,希望御龙子骑抢到第一凶人李七夜的头上。

    而知道这里面因果的一些修士强者,特别是一些吃了亏的的修士强者,则是怒视李七夜,双目喷出了怒火,有着要把李七夜撕破的意思,似乎他们与李七夜有着不共戴天之仇一样。

    在这个时候,御龙童子从战马上跳了下来,大笑,十分的欢喜,十分的高兴,忙是抱拳地对李七夜说道:“恭喜李兄从彼岸归来,可喜可贺,可喜可贺,李兄此壮举乃是前无古人,后无来者。”

    对于御龙童子的贺喜,李七夜只是冷冷地看了他一眼。

    “郎儿们,把宝物都抬上来,这都是我兄弟的财宝。”此时御龙童子对身后的御龙子骑弟子吆喝一声。

    在这个时候御龙子骑的弟子是一个个大箱子抬了上来,当这一个个箱子打开之后,顿时宝光吞吐,从宝箱中散发出来的宝光是五光十色,看得人眼花缭乱。只见箱中堆满了宝物,各种各样的都有,有兵器、有宝物、有混沌石、有奇金

    看到这么多的宝物,一时之间所有人都看着李七夜,一下子所有人都目光变得不是那么友善。

    因为御龙子骑乃是强盗,他们都是一支土匪队伍,他们的宝物是从哪里来的,这可想而知了,现在御龙童子却把这所有的宝物献给了李七夜,那就变得不一样了。

    齐临帝女不由皱了一下眉头,她一下子觉得不妙了,这里面大有文章!

    “小小心礼不成敬意。”御龙童子满脸笑容,高兴地说道:“我们能为李兄效劳,是我们的荣幸,是我们的荣耀,我们都是追随李兄,荡扫天下,席卷十三洲的财富。不管是谁,只要李兄你一声令下,只要李兄能看上的东西,我们都会为李兄抢到手。我们愿意为李兄赴汤蹈火,愿意为李兄肝胆涂地。”

    御龙童子这话一说出来,所有人看着李七夜的目光都变了,如果说御龙子骑是强盗、土匪,那么李七夜就是强盗头子,一支强盗队伍和一个凶人,那简直就是绝配了!

    “够了,李七夜,你做得太过份了!”此时一声冷喝响起,一个绝世女子带着弟子而来,冷斥地说道:“你派御龙子骑偷袭我晚霞谷弟子,抢我晚霞谷弟子宝物,你作何解释!”

    这个看起来绝世美丽、动人心弦的美少妇正是晚霞谷的谷主阴华丽!

    “阴谷主,这其中只怕有所误会。”此时齐临帝女知道大事不妙,立即拦住阴华丽,忙是调解地说道。

    “帝女,这可没有什么好误会的。”阴华丽气势如虹,徐徐地说道:“御龙子骑偷袭我门下弟子,抢我弟子宝物,现在可是人脏并获,这箱中就有我们晚霞谷的宝物!”

    “就是,那只金杯就是我们的。”此时在旁边有一位年轻修士见阴华丽出面,也胆子大了起来,大叫一声。

    “御龙子骑也是杀害了我师兄,抢走了我们一面镶钻宝旗。”还有一位中年汉子大声叫道。

    “我们藤云阁也被抢走了八件宝物,被御龙子骑杀害了八个弟子。”一个老者冷冷地说道。

    一时之间不少修士强者都纷纷站出来,控诉御龙子骑的恶行。

    在这一刻齐临帝女明白为什么他们刚回来的时候就有人怒视李七夜了,原来是这样的一回事。

    齐临帝女皱了一下眉头,御龙子骑的所作所为她早就有所耳闻,而且御龙子骑一旦是杀人劫财的话,他们绝对是不会留活口的,他们一直以来都是杀人灭口。

    这一次御龙子骑如此嚣张地抢人宝物,而且还留了这么多活口,留了这么多的人证,其心可诛。

    御龙童子是要把祸水引向李七夜,这是要让天下人都与李七夜为敌。

    对于站出来的一个个控制,御龙童子冷笑一声,傲然地说道:“区区几件宝物算得了什么,李兄看得上你们的宝物,那是你们的荣耀,能留你们活口,那就已经是格外开恩了,你们应该感激李兄的仁慈才对。”

    本来所有的矛头都是直指向李七夜的,现在御龙童子这样一说,这就是铁证如山了,这不用问大家都知道这是李七夜指使御龙子骑去抢劫他们了。

    一时之间所有目光都怒视李七夜,不知道有多少人双目喷出了怒火,不知道有多少人恨不得要把李七夜撕得粉碎,为自己死去的同门报仇。

    “李七夜,虽然你很强,但这件事情做得太过份了。”此时阴华丽冷冷地盯着李七夜,冷声地说道:“这件事你最好有一个合理的解释,否则没有人会善罢甘休的!”

    在场中也是阴华丽最强大了,而且她背后的靠山也最强大,其他的人不敢正面与李七夜为敌,不敢正面斥喝李七夜,但阴华丽却敢,毕竟她是一门双帝传承的掌门,她也有这个实力和底气。

    “合理的解释?”李七夜看了看在场的所有人,又看了看御龙童子,笑吟吟地说道:“我从来不需要解释。对,我们李兄是何人,他乃是九天十地的神人,未来十二天命的仙王,用得着跟你们解释吗?”此时御龙童子也是大叫说道,此时他是唯恐天下不乱。

    李七夜这话一说,再加上御龙童子的叫嚣,这顿时所有人都双目喷出怒火了,熊熊的怒火能把李七夜烧掉,所有人都咬牙切齿,李七夜和御龙童子这话实在是欺人太甚了。

    齐临帝女听到这话,都不由为之苦笑了一下,这简直就是火上浇油呀。

    “李七夜,如此说来,你是要与我晚霞欲为敌了!”阴华丽也怒了,毕竟这样的话让他们晚霞谷也下不了台面。

    “哼,就算你再强大,你真以为自己天下无敌吗?你真的以为以一己之力可以对抗天下人吗?你也太狂了吧!”有被抢的修士也不由恨恨地说道。

    “这也太欺人太甚了,我们绝对不能咽下这口气。”其他人也大声叫嚣地说道。

    李七夜懒得理会别人的叫嚣,只是看了看御龙童子,笑吟吟地说道:“这么说来,你们是要向我效忠了。”

    “是的。”御龙童子满脸笑容,他大笑地说道:“李兄乃是绝世神人,李兄的无敌风采让小弟佩服得五体投地,李兄乃是未来的十二天命仙王,能为李兄这样的神人效力,乃是我的荣幸,乃是我们的荣耀。只要李兄一声令下,我们御龙子骑愿意为李兄赴汤蹈火,愿意为李兄肝胆涂地。”

    此时御龙童子的声音特别的大,好像是恨不得让所有人都听到一样。

    这正是御龙童子想要的,他就是有意搞臭李七夜,有意让李七夜成为天下的敌人,他还怕李七夜会向天下人自证清白呢,没有想到李七夜竟然不自证清白,这简直就是正投御龙童子的下怀。

    “赴汤蹈火、肝胆涂地就没有必要了。”李七夜平淡地说道:“去吧,恒河就在那里,你们所需要做的,就仅仅跳入恒河中就行了。”

    李七夜这样的话让御龙童子愕了一下,他干笑一声,说道:“李兄真会开玩笑。”

    “我从来不开玩笑,跳吧,我等得有点不耐烦了。”李七夜摆了摆手,平淡地说道。

    这一下不止是御龙童子愕住了,就是在场的所有人都愕住了,一时之间所有人都看着李七夜和御龙童子。

    “李兄,这个玩笑一点都不好笑。”御龙童子打哈哈地说道。

    “谁说我开玩笑了?”李七夜平淡地说道:“既然你们要向我效忠,那就是命令,连命令都不遵从,谈保向我效忠!”

    御龙童子不悦,冷声地说道:“李兄,我们是为你效忠,愿为你赴汤赴火,我们为了你,甚至不惜与天下人为敌,抢光天下人的宝物。但像这种自杀行为,恕难从命。”

    “从不从命,轮得到你来做决定的吗?”李七夜淡淡地笑着说道:“既然做走狗,就要有做走狗的觉悟。主人让你上就必须上,还轮不到你自己作主!”

    “你”当着众人的面被李七夜如此地羞辱,这顿时让御龙童子脸色难看到了极点。

    此时御龙子骑的所有弟子都不由怒视李七夜,他们都是凶悍残忍的土匪强盗,现在竟然被李七夜呼之为走狗,他们难于咽得下这口气。

    “看什么看,还不跪着磕头认错!”李七夜冷冷地看了他一眼,说道:“然后全部都跳入恒河!这就是我给你这些走狗的命令!”

    一时之间,御龙童子和御龙子骑的所有弟子都不由满腔怒火,他们只不过是演戏而己,他们只不过是想陷害李七夜而己,没有想到现在李七夜竟然假戏真做,一时之间让御龙童子和御龙子骑是骑虎难下。

    所有人都没有想到会这样的转变,一时之间气氛僵在了那里,所有人都看着李七夜与御龙童子。^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