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套白狼,将夜昊天是谁,第1964章陷害

已有 16 阅读此文人 - - 公车h辣文 -

    御龙子骑突然到来,让在场的许多人都大吃一惊,一时之间所有人都望着李七夜,不明白里就的人心里面纳闷,或者是暗暗幸灾乐祸,希望御龙子骑抢到第一凶人李七夜的头上。

    而知道这里面因果的一些修士强者,特别是一些吃了亏的的修士强者,则是怒视李七夜,双目喷出了怒火,有着要把李七夜撕破的意思,似乎他们与李七夜有着不共戴天之仇一样。

    在这个时候,御龙童子从战马上跳了下来,大笑,十分的欢喜,十分的高兴,忙是抱拳地对李七夜说道:“恭喜李兄从彼岸归来,可喜可贺,可喜可贺,李兄此壮举乃是前无古人,后无来者。”

    对于御龙童子的贺喜,李七夜只是冷冷地看了他一眼。

    “郎儿们,把宝物都抬上来,这都是我兄弟的财宝。”此时御龙童子对身后的御龙子骑弟子吆喝一声。

    在这个时候御龙子骑的弟子是一个个大箱子抬了上来,当这一个个箱子打开之后,顿时宝光吞吐,从宝箱中散发出来的宝光是五光十色,看得人眼花缭乱。只见箱中堆满了宝物,各种各样的都有,有兵器、有宝物、有混沌石、有奇金

    看到这么多的宝物,一时之间所有人都看着李七夜,一下子所有人都目光变得不是那么友善。

    因为御龙子骑乃是强盗,他们都是一支土匪队伍,他们的宝物是从哪里来的,这可想而知了,现在御龙童子却把这所有的宝物献给了李七夜,那就变得不一样了。

    齐临帝女不由皱了一下眉头,她一下子觉得不妙了,这里面大有文章!

    “小小心礼不成敬意。”御龙童子满脸笑容,高兴地说道:“我们能为李兄效劳,是我们的荣幸,是我们的荣耀,我们都是追随李兄,荡扫天下,席卷十三洲的财富。不管是谁,只要李兄你一声令下,只要李兄能看上的东西,我们都会为李兄抢到手。我们愿意为李兄赴汤蹈火,愿意为李兄肝胆涂地。”

    御龙童子这话一说出来,所有人看着李七夜的目光都变了,如果说御龙子骑是强盗、土匪,那么李七夜就是强盗头子,一支强盗队伍和一个凶人,那简直就是绝配了!

    “够了,李七夜,你做得太过份了!”此时一声冷喝响起,一个绝世女子带着弟子而来,冷斥地说道:“你派御龙子骑偷袭我晚霞谷弟子,抢我晚霞谷弟子宝物,你作何解释!”

    这个看起来绝世美丽、动人心弦的美少妇正是晚霞谷的谷主阴华丽!

    “阴谷主,这其中只怕有所误会。”此时齐临帝女知道大事不妙,立即拦住阴华丽,忙是调解地说道。

    “帝女,这可没有什么好误会的。”阴华丽气势如虹,徐徐地说道:“御龙子骑偷袭我门下弟子,抢我弟子宝物,现在可是人脏并获,这箱中就有我们晚霞谷的宝物!”

    “就是,那只金杯就是我们的。”此时在旁边有一位年轻修士见阴华丽出面,也胆子大了起来,大叫一声。

    “御龙子骑也是杀害了我师兄,抢走了我们一面镶钻宝旗。”还有一位中年汉子大声叫道。

    “我们藤云阁也被抢走了八件宝物,被御龙子骑杀害了八个弟子。”一个老者冷冷地说道。

    一时之间不少修士强者都纷纷站出来,控诉御龙子骑的恶行。

    在这一刻齐临帝女明白为什么他们刚回来的时候就有人怒视李七夜了,原来是这样的一回事。

    齐临帝女皱了一下眉头,御龙子骑的所作所为她早就有所耳闻,而且御龙子骑一旦是杀人劫财的话,他们绝对是不会留活口的,他们一直以来都是杀人灭口。

    这一次御龙子骑如此嚣张地抢人宝物,而且还留了这么多活口,留了这么多的人证,其心可诛。

    御龙童子是要把祸水引向李七夜,这是要让天下人都与李七夜为敌。

    对于站出来的一个个控制,御龙童子冷笑一声,傲然地说道:“区区几件宝物算得了什么,李兄看得上你们的宝物,那是你们的荣耀,能留你们活口,那就已经是格外开恩了,你们应该感激李兄的仁慈才对。”

    本来所有的矛头都是直指向李七夜的,现在御龙童子这样一说,这就是铁证如山了,这不用问大家都知道这是李七夜指使御龙子骑去抢劫他们了。

    一时之间所有目光都怒视李七夜,不知道有多少人双目喷出了怒火,不知道有多少人恨不得要把李七夜撕得粉碎,为自己死去的同门报仇。

    “李七夜,虽然你很强,但这件事情做得太过份了。”此时阴华丽冷冷地盯着李七夜,冷声地说道:“这件事你最好有一个合理的解释,否则没有人会善罢甘休的!”

    在场中也是阴华丽最强大了,而且她背后的靠山也最强大,其他的人不敢正面与李七夜为敌,不敢正面斥喝李七夜,但阴华丽却敢,毕竟她是一门双帝传承的掌门,她也有这个实力和底气。

    “合理的解释?”李七夜看了看在场的所有人,又看了看御龙童子,笑吟吟地说道:“我从来不需要解释。对,我们李兄是何人,他乃是九天十地的神人,未来十二天命的仙王,用得着跟你们解释吗?”此时御龙童子也是大叫说道,此时他是唯恐天下不乱。

    李七夜这话一说,再加上御龙童子的叫嚣,这顿时所有人都双目喷出怒火了,熊熊的怒火能把李七夜烧掉,所有人都咬牙切齿,李七夜和御龙童子这话实在是欺人太甚了。

    齐临帝女听到这话,都不由为之苦笑了一下,这简直就是火上浇油呀。

    “李七夜,如此说来,你是要与我晚霞欲为敌了!”阴华丽也怒了,毕竟这样的话让他们晚霞谷也下不了台面。

    “哼,就算你再强大,你真以为自己天下无敌吗?你真的以为以一己之力可以对抗天下人吗?你也太狂了吧!”有被抢的修士也不由恨恨地说道。

    “这也太欺人太甚了,我们绝对不能咽下这口气。”其他人也大声叫嚣地说道。

    李七夜懒得理会别人的叫嚣,只是看了看御龙童子,笑吟吟地说道:“这么说来,你们是要向我效忠了。”

    “是的。”御龙童子满脸笑容,他大笑地说道:“李兄乃是绝世神人,李兄的无敌风采让小弟佩服得五体投地,李兄乃是未来的十二天命仙王,能为李兄这样的神人效力,乃是我的荣幸,乃是我们的荣耀。只要李兄一声令下,我们御龙子骑愿意为李兄赴汤蹈火,愿意为李兄肝胆涂地。”

    此时御龙童子的声音特别的大,好像是恨不得让所有人都听到一样。

    这正是御龙童子想要的,他就是有意搞臭李七夜,有意让李七夜成为天下的敌人,他还怕李七夜会向天下人自证清白呢,没有想到李七夜竟然不自证清白,这简直就是正投御龙童子的下怀。

    “赴汤蹈火、肝胆涂地就没有必要了。”李七夜平淡地说道:“去吧,恒河就在那里,你们所需要做的,就仅仅跳入恒河中就行了。”

    李七夜这样的话让御龙童子愕了一下,他干笑一声,说道:“李兄真会开玩笑。”

    “我从来不开玩笑,跳吧,我等得有点不耐烦了。”李七夜摆了摆手,平淡地说道。

    这一下不止是御龙童子愕住了,就是在场的所有人都愕住了,一时之间所有人都看着李七夜和御龙童子。

    “李兄,这个玩笑一点都不好笑。”御龙童子打哈哈地说道。

    “谁说我开玩笑了?”李七夜平淡地说道:“既然你们要向我效忠,那就是命令,连命令都不遵从,谈保向我效忠!”

    御龙童子不悦,冷声地说道:“李兄,我们是为你效忠,愿为你赴汤赴火,我们为了你,甚至不惜与天下人为敌,抢光天下人的宝物。但像这种自杀行为,恕难从命。”

    “从不从命,轮得到你来做决定的吗?”李七夜淡淡地笑着说道:“既然做走狗,就要有做走狗的觉悟。主人让你上就必须上,还轮不到你自己作主!”

    “你”当着众人的面被李七夜如此地羞辱,这顿时让御龙童子脸色难看到了极点。

    此时御龙子骑的所有弟子都不由怒视李七夜,他们都是凶悍残忍的土匪强盗,现在竟然被李七夜呼之为走狗,他们难于咽得下这口气。

    “看什么看,还不跪着磕头认错!”李七夜冷冷地看了他一眼,说道:“然后全部都跳入恒河!这就是我给你这些走狗的命令!”

    一时之间,御龙童子和御龙子骑的所有弟子都不由满腔怒火,他们只不过是演戏而己,他们只不过是想陷害李七夜而己,没有想到现在李七夜竟然假戏真做,一时之间让御龙童子和御龙子骑是骑虎难下。

    所有人都没有想到会这样的转变,一时之间气氛僵在了那里,所有人都看着李七夜与御龙童子。^

第1963章量天尺    “想看也不难。&;”李七夜笑了一下,说道:“既然都来了,那就取来让你们开开眼界。”

    李七夜这话让在场的人都不由为之精神一振,一下子所有人都双目亮望着李七夜,秦百里与金戈也是心里面一动,他们也一样想看一看这只量天尺。

    “那就有劳李道兄了。”秦百里有些兴奋,一抱拳,说道:“还请李道兄让我等大开眼界,这也不虚此行。”

    李七夜笑了一下,双手合什,口喧佛号,道:“阿弥陀佛”话一落下,佛光冲天,刹那之间他化作了一尊圣佛。

    “一念成佛。”看到李七夜这个模样,金戈不由轻轻叹息一声,他明白在道心上已经是无法追赶李七夜了,他唯一的希望就是在道行上与李七夜一决高下了。

    看着化作圣佛的李七夜,很多人都觉得这是见了鬼了,想化佛就化佛,这样的道心未免太逆天了吧,举世之间又有几个人做到这一点呢,或者号称是道心最坚的圣帝有可能做到这一点吧。

    此时李七夜走到了黄金庙中央,举足踏下,听到“喀嚓、喀嚓、喀嚓”的声音响起,好像是大地开始碎裂一样,事实并非是大地碎裂,而是李七夜脚下化出了一道道佛法,只见佛法轮转经文,眨眼之间就布满了黄金庙,整座黄金庙宛如是被铭刻上了一篇篇的经文一样。

    “轰、轰、轰”在这一刻,大地摇晃了一下,在黄金庙中央缓缓裂开,出现了一只佛坛,这只佛坛缓缓地伸了起来。

    佛坛之上放着一件东西,这是一只古尺,这古尺星光荟萃,宛如聚集了万世之灵,每一缕闪动的光芒都像是一个时代一样,这样的一只古尺虽然不是光芒特别的耀眼,但任何人看到这只古尺的时候心里面都不由颤了一下。

    因为这只古尺承载着万世,它可以量算着一个又一个时代,它可以量下世间的一切,大世,天道,万古一切都可以用来量衡。

    “量天尺”看着此尺,金戈与秦百里心里面都有些按捺不住,这样的宝物说是不心动,那绝对是骗人的,因为他们知道这只量天尺意味着什么!

    “好尺”李七夜拿起了量天尺,掂了掂,徐徐地说道:“万古在变,但尺度却一直不变,天地万物,皆有尺寸!”

    “不止是量天尺惊世。”金戈都有些无奈,徐徐地说道:“李道友也是绝世惊人,一道通万道,竟然能开佛家之法,对于李道友而言,世间已没有不能修练的功法。”

    金戈不愧是能成为大帝的人,他一看就知道玄妙,李七夜可不止是一念化佛那么简单,这不仅仅是临时化佛,李七夜化佛,可通佛法,精于佛家。

    “小术而己。”李七夜淡淡一笑,说道:“琢磨过黄金庙的人多去了,多少大帝仙王琢磨过。你们的战王老头不也是曾经打开过这个佛坛,只可惜,他不沾因果,所以拿起了它,又把它放回去了。”

    李七夜的话让很多人为之心神一震,原来战王天帝也曾经拿过这只量天尺,只不过没把它带走而己。

    大家明白,像高位仙王还是能带走黄金庙的宝物,只不过是他们不愿意沾这个因果而己,皆竟大帝仙王一旦沾了这个因果,有可能会招来天诛,对于他们来说,量天尺虽然让人动心,但天诛更可怕。

    此时李七夜看了看手中的量天尺,又遥遥地看了看恒河彼岸,最终目光落在了黄金庙的一尊尊圣佛身上。

    “此尺与我有缘,这次该我带走它的时候了。”李七夜徐徐地说道。

    “嗡”的一声响起,就在这刹那之间,李七夜身上的佛光一缕缕地脱落,就好像是一只鸟儿脱落自己的羽毛一样。

    一缕缕佛光脱落,纷纷落地,然后消失在泥土之中,看起来十分的诡异。

    就在这一刻,李七夜从佛光之中走了出来,佛光依然在那里纷纷坠落。这就好像李七夜脱了一件衣服在那里一样,衣服的一丝一缕都还在纷纷掉落于地,而李七夜就已经走出来了。

    这一幕看起来就好像是李七夜从佛胎之中走出来一样,脱离了佛法,脱离了佛界,在这一刻,李七夜跳出了因果,跳出了轮回,不在五行之中。

    只见佛光纷纷脱落之时,李七夜竟然带着量天尺走出了黄金庙,轻松自在。

    “这,这,这不可能!”看到这样的一幕,那怕是老祖级别的人物都不由尖叫一声,从来没有人能从黄金庙中带出宝物来,现在李七夜竟然是把量天尺给带出来了,这把所有人吓得傻眼了,这太震撼人心了吧。

    一时之间,不知道有多少人嘴巴张得大大的,震惊得下巴都快掉到地上了。

    “脱佛胎,李道友这是佛家因果无双呀,若是李道友生于佛家,必能成为一代无双佛主,所在之地便化作佛国,可渡千万信徒,可传不朽佛道。”看到这样的一幕,金戈都不得不心服口服。

    李七夜把量天尺带出来,并不是因为他本身有多强大,因为他佛缘太强了,他脱下佛胎,就是跳出因果,这就意味着佛一直都在他心中!或者他本身就是佛!

    “取巧而己,只能说是我佛缘足够,才能脱下佛胎。”李七夜淡淡一笑,因为他手中有佛种,脱下佛胎,那是轻而易举的事情,如果是一位圣佛想脱下佛胎,那只怕是需要经历九九八十一难。

    所以,李七夜拥有佛种,他必能脱下佛脱,在这佛野之中他能跳出佛家的因果,也正是因为如此,他带出量天尺,黄金庙没有把他收掉。

    “我已无话可说了。”秦百里苦笑了一下,说道:“想成佛就成佛,想脱胎就脱胎,万法已经在李兄的心中,道行弱与强,对于李兄而言已经不重要了,李兄心中所想,便是道。以前曾有仙帝对我说,若是你有一颗无双道心,世间处处皆法,在那个时候我是不明白,也不相信,今天我总算明白了”

    “若是能修得道心,不修道法,那也是处处皆法。难怪圣帝能备受诸多大帝仙王所尊崇,这并不是仅仅是因为励志,因为圣帝的一颗道心就已经珍贵无比,他的一颗道心就是万法之心。看来,他日李兄也一样会像圣帝一样拥有一颗绝世无双的道心,比起这样的一颗道心来,天地万法都是失色很多,万法再精彩,也不如道心来的朴实。”

    说到这里,秦百里感触万分,因为他是见过大帝仙王的人,他对道心理解更深,现在看到李七夜这样的一颗道心,他知道这一生在道心上自己永远无法越李七夜了。

    “李道兄,大道漫漫,他日必能再相见,小弟就此告辞。”秦百里抱拳,向李七夜告辞,随后飘然而去,十分的洒脱。

    金戈也是盯着李七夜,最终他神态也是郑重,向李七夜一抱拳,徐徐说道:“李道友,今日就此别过,下次再见,你我依然是敌人,能与李道友为敌,不论谁胜谁负,谁生谁死,这也不憾此生了,李道友的一颗道心,已经非我辈所能企及!金戈他日与李道友决战,只能是依托于无敌之术与绝世之兵了!”

    金戈也明白,凭道心他是输给了李七夜了,未来一战,他所能依托的就是无敌大道和无上之兵了。

    “又有何不可。”李七夜随意地一笑,徐徐地说道:“他日你想一战,我奉陪便是,有仇必报,这也是人之常情。”

    “就算是无大仇,我也想与李道友一战。”金戈大笑,说道:“我年少曾会过道龙,战过人圣,但今日看来,还是李道友最让我热血沸腾。”

    金戈口中的“道龙”便是道龙天帝,当年如果金戈不受到人圣狙击,说不定这一个时代最先成为大帝仙王的有可能不是道龙天帝,而是他金戈,可惜时不待他。

    “我很期待与李道友之间的一战。”最终,金戈大笑,带着高昂的战意离开了。

    看到秦百里与金戈相继离开,有很多人心里面为之感慨,不论是金戈,还是秦百里,能与这样的天才为敌,那真的是人生一大快事,这种敌人不需要去提防他们会暗算你。

    “我们也回船吧。”金戈和秦百里相继离开之后,李七夜淡淡地一笑,对齐临帝女说道。

    看着李七夜要离去,很多人都只好让出一条路来,虽然大家心里面都直吞口水,任何人都垂涎李七夜手中的量天尺,但是没有人敢动手,有资格与金戈、秦百里为敌的人,那不是他们所能挑衅的。

    “轰、轰、轰”就在李七夜和齐临帝女要离开的时候,突然一阵阵轰鸣响起,只见一支铁骑奔驰而来。

    “御龙子骑,是御龙童子他们。”看到这奔驰而来的铁骑,有人大叫一声,一些人被吓得急忙退到一边。

    所有人都一下子看向奔驰而来的御龙子骑,不少人还以为御龙子骑此来是抢李七夜的量天尺的。未完待续。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