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想看也不难。&;”李七夜笑了一下,说道:“既然都来了,那就取来让你们开开眼界。”

    李七夜这话让在场的人都不由为之精神一振,一下子所有人都双目亮望着李七夜,秦百里与金戈也是心里面一动,他们也一样想看一看这只量天尺。

    “那就有劳李道兄了。”秦百里有些兴奋,一抱拳,说道:“还请李道兄让我等大开眼界,这也不虚此行。”

    李七夜笑了一下,双手合什,口喧佛号,道:“阿弥陀佛”话一落下,佛光冲天,刹那之间他化作了一尊圣佛。

    “一念成佛。”看到李七夜这个模样,金戈不由轻轻叹息一声,他明白在道心上已经是无法追赶李七夜了,他唯一的希望就是在道行上与李七夜一决高下了。

    看着化作圣佛的李七夜,很多人都觉得这是见了鬼了,想化佛就化佛,这样的道心未免太逆天了吧,举世之间又有几个人做到这一点呢,或者号称是道心最坚的圣帝有可能做到这一点吧。

    此时李七夜走到了黄金庙中央,举足踏下,听到“喀嚓、喀嚓、喀嚓”的声音响起,好像是大地开始碎裂一样,事实并非是大地碎裂,而是李七夜脚下化出了一道道佛法,只见佛法轮转经文,眨眼之间就布满了黄金庙,整座黄金庙宛如是被铭刻上了一篇篇的经文一样。

    “轰、轰、轰”在这一刻,大地摇晃了一下,在黄金庙中央缓缓裂开,出现了一只佛坛,这只佛坛缓缓地伸了起来。

    佛坛之上放着一件东西,这是一只古尺,这古尺星光荟萃,宛如聚集了万世之灵,每一缕闪动的光芒都像是一个时代一样,这样的一只古尺虽然不是光芒特别的耀眼,但任何人看到这只古尺的时候心里面都不由颤了一下。

    因为这只古尺承载着万世,它可以量算着一个又一个时代,它可以量下世间的一切,大世,天道,万古一切都可以用来量衡。

    “量天尺”看着此尺,金戈与秦百里心里面都有些按捺不住,这样的宝物说是不心动,那绝对是骗人的,因为他们知道这只量天尺意味着什么!

    “好尺”李七夜拿起了量天尺,掂了掂,徐徐地说道:“万古在变,但尺度却一直不变,天地万物,皆有尺寸!”

    “不止是量天尺惊世。”金戈都有些无奈,徐徐地说道:“李道友也是绝世惊人,一道通万道,竟然能开佛家之法,对于李道友而言,世间已没有不能修练的功法。”

    金戈不愧是能成为大帝的人,他一看就知道玄妙,李七夜可不止是一念化佛那么简单,这不仅仅是临时化佛,李七夜化佛,可通佛法,精于佛家。

    “小术而己。”李七夜淡淡一笑,说道:“琢磨过黄金庙的人多去了,多少大帝仙王琢磨过。你们的战王老头不也是曾经打开过这个佛坛,只可惜,他不沾因果,所以拿起了它,又把它放回去了。”

    李七夜的话让很多人为之心神一震,原来战王天帝也曾经拿过这只量天尺,只不过没把它带走而己。

    大家明白,像高位仙王还是能带走黄金庙的宝物,只不过是他们不愿意沾这个因果而己,皆竟大帝仙王一旦沾了这个因果,有可能会招来天诛,对于他们来说,量天尺虽然让人动心,但天诛更可怕。

    此时李七夜看了看手中的量天尺,又遥遥地看了看恒河彼岸,最终目光落在了黄金庙的一尊尊圣佛身上。

    “此尺与我有缘,这次该我带走它的时候了。”李七夜徐徐地说道。

    “嗡”的一声响起,就在这刹那之间,李七夜身上的佛光一缕缕地脱落,就好像是一只鸟儿脱落自己的羽毛一样。

    一缕缕佛光脱落,纷纷落地,然后消失在泥土之中,看起来十分的诡异。

    就在这一刻,李七夜从佛光之中走了出来,佛光依然在那里纷纷坠落。这就好像李七夜脱了一件衣服在那里一样,衣服的一丝一缕都还在纷纷掉落于地,而李七夜就已经走出来了。

    这一幕看起来就好像是李七夜从佛胎之中走出来一样,脱离了佛法,脱离了佛界,在这一刻,李七夜跳出了因果,跳出了轮回,不在五行之中。

    只见佛光纷纷脱落之时,李七夜竟然带着量天尺走出了黄金庙,轻松自在。

    “这,这,这不可能!”看到这样的一幕,那怕是老祖级别的人物都不由尖叫一声,从来没有人能从黄金庙中带出宝物来,现在李七夜竟然是把量天尺给带出来了,这把所有人吓得傻眼了,这太震撼人心了吧。

    一时之间,不知道有多少人嘴巴张得大大的,震惊得下巴都快掉到地上了。

    “脱佛胎,李道友这是佛家因果无双呀,若是李道友生于佛家,必能成为一代无双佛主,所在之地便化作佛国,可渡千万信徒,可传不朽佛道。”看到这样的一幕,金戈都不得不心服口服。

    李七夜把量天尺带出来,并不是因为他本身有多强大,因为他佛缘太强了,他脱下佛胎,就是跳出因果,这就意味着佛一直都在他心中!或者他本身就是佛!

    “取巧而己,只能说是我佛缘足够,才能脱下佛胎。”李七夜淡淡一笑,因为他手中有佛种,脱下佛胎,那是轻而易举的事情,如果是一位圣佛想脱下佛胎,那只怕是需要经历九九八十一难。

    所以,李七夜拥有佛种,他必能脱下佛脱,在这佛野之中他能跳出佛家的因果,也正是因为如此,他带出量天尺,黄金庙没有把他收掉。

    “我已无话可说了。”秦百里苦笑了一下,说道:“想成佛就成佛,想脱胎就脱胎,万法已经在李兄的心中,道行弱与强,对于李兄而言已经不重要了,李兄心中所想,便是道。以前曾有仙帝对我说,若是你有一颗无双道心,世间处处皆法,在那个时候我是不明白,也不相信,今天我总算明白了”

    “若是能修得道心,不修道法,那也是处处皆法。难怪圣帝能备受诸多大帝仙王所尊崇,这并不是仅仅是因为励志,因为圣帝的一颗道心就已经珍贵无比,他的一颗道心就是万法之心。看来,他日李兄也一样会像圣帝一样拥有一颗绝世无双的道心,比起这样的一颗道心来,天地万法都是失色很多,万法再精彩,也不如道心来的朴实。”

    说到这里,秦百里感触万分,因为他是见过大帝仙王的人,他对道心理解更深,现在看到李七夜这样的一颗道心,他知道这一生在道心上自己永远无法越李七夜了。

    “李道兄,大道漫漫,他日必能再相见,小弟就此告辞。”秦百里抱拳,向李七夜告辞,随后飘然而去,十分的洒脱。

    金戈也是盯着李七夜,最终他神态也是郑重,向李七夜一抱拳,徐徐说道:“李道友,今日就此别过,下次再见,你我依然是敌人,能与李道友为敌,不论谁胜谁负,谁生谁死,这也不憾此生了,李道友的一颗道心,已经非我辈所能企及!金戈他日与李道友决战,只能是依托于无敌之术与绝世之兵了!”

    金戈也明白,凭道心他是输给了李七夜了,未来一战,他所能依托的就是无敌大道和无上之兵了。

    “又有何不可。”李七夜随意地一笑,徐徐地说道:“他日你想一战,我奉陪便是,有仇必报,这也是人之常情。”

    “就算是无大仇,我也想与李道友一战。”金戈大笑,说道:“我年少曾会过道龙,战过人圣,但今日看来,还是李道友最让我热血沸腾。”

    金戈口中的“道龙”便是道龙天帝,当年如果金戈不受到人圣狙击,说不定这一个时代最先成为大帝仙王的有可能不是道龙天帝,而是他金戈,可惜时不待他。

    “我很期待与李道友之间的一战。”最终,金戈大笑,带着高昂的战意离开了。

    看到秦百里与金戈相继离开,有很多人心里面为之感慨,不论是金戈,还是秦百里,能与这样的天才为敌,那真的是人生一大快事,这种敌人不需要去提防他们会暗算你。

    “我们也回船吧。”金戈和秦百里相继离开之后,李七夜淡淡地一笑,对齐临帝女说道。

    看着李七夜要离去,很多人都只好让出一条路来,虽然大家心里面都直吞口水,任何人都垂涎李七夜手中的量天尺,但是没有人敢动手,有资格与金戈、秦百里为敌的人,那不是他们所能挑衅的。

    “轰、轰、轰”就在李七夜和齐临帝女要离开的时候,突然一阵阵轰鸣响起,只见一支铁骑奔驰而来。

    “御龙子骑,是御龙童子他们。”看到这奔驰而来的铁骑,有人大叫一声,一些人被吓得急忙退到一边。

    所有人都一下子看向奔驰而来的御龙子骑,不少人还以为御龙子骑此来是抢李七夜的量天尺的。未完待续。

第1962章一宝动人心    “李道友的确在我们之上。”看着李七夜,金戈徐徐地说道:“道友已经不是道心坚如铁了,而是道心随意,一念化佛,一念成魔。化佛也好,成魔也罢,都与修行无关,一切都在道友一念之中。道友拥有此道心,此生何惧不成为仙王。道友问世,必定问鼎十二条天命,可惜,我是错过了一次天命,否则,我倒愿意与道友在巅峰相见,一见高下!”说到这里,金戈不胜遗憾。

    金戈眼光独到,完全看好李七夜,同时他也是霸气十足,就算明知道自己不如李七夜,依然有争胜之心,没有丝毫的退怯与畏惧,这就是一位大帝所必须具备有的潜质!

    金戈的话让在场许多人心里面一震,金戈在青洲享有盛名,被人称之最强的天才,被人称之为能成为大帝的男人,他不论天赋,还是道行,年轻一辈都难有人能企及。

    现在金戈竟然敢第一凶人李七夜竟然有资格成为一位拥有十二条天命的仙王,这是毫无疑问承认了李七夜的地位了。

    金戈如此一说,这怎么不震撼在场修士的心神,十二条天命的仙王呀,这是多么震撼的事情,在当世之中,百族也唯有一位十二条天命的仙王,那就是一叶仙王!

    如果说在这一世第一凶人李七夜成为一位拥有十二条天命的仙王,那么这必将会改变整个局势,这必将会让百族拥有了两位十二天命的仙王,这将会是一件多么震撼的事情。

    “第一凶人将会成为人族第一位拥有十二条天命的仙王吗?”听到这样的话,在场的人族修士都不由热血沸腾。

    虽然说一叶仙王是百族的拥有十二条天命的仙王,但是一叶仙王是拥有魅灵和人族血统,不完全算是整正人族仙王。事实上有传言说一叶仙王的人族血统很稀薄,他的主要血统是魅灵血统,所以一叶仙王严格意义上来说不算是人族仙王,只不过有不少人族往自己脸上贴金而己。

    对于金戈这样的话,李七夜只是淡淡一笑,没有多说什么。

    “这一局乃是李道兄大胜,我觉得在见识与道心之上我是没希望胜过李道兄了,金戈兄认为还要不要比下去呢?”秦百里笑着摇头说道:“这样的局面下去,我还是现在认输算了。”

    在此之前,秦百里与金戈相赌,他们两个人可谓是旗鼓相当,彼此是三胜三负,他们之间的差距并不大,不论是见识和道心,他们两个人相差也只不过是丝毫而己。

    道行是强是弱,他们两人还不好说,不过,论他们两个人的基础、出身、见识等等,那的确是棋逢对手,这也难怪他们会惺惺相惜。

    现在遇到了李七夜,一开局,他们两个人就被李七夜碾压了,不论是见识还是道心,都一下子被李七夜碾爆了,就算他们道行比李七夜有优势了,但在这黄金庙中他们根本就没有希望赢李七夜了,根本就经不下去了。

    所以在这个时候,秦百里也是落落大方地认输,这对于他来说也不是丢人的事情,这样的一局也是让他输得心服口服。

    “李道友已经是一念化佛,在这黄金庙之中继续与李道友相赌,那是不自量力了。”金戈也徐徐地说道:“在这黄金庙中,李道友这是碾压了我,我也觉得没有必要比下去了,我也输得心服口服。”

    金戈和秦百里两个人都当着天下人面前认输,这种磊落的姿态让很多人都为之佩服,虽然他们败了,但却败得坦然,让人为之敬佩。

    “也罢。”李七夜笑了笑,徐徐地说道:“这也不容易,既然如此,那我们就到此为止吧。”

    事实上,到现在为止,李七夜还是很欣赏秦百里和金戈的,不管是不是敌人,至少与这种人为敌也是一种享受。

    “可惜了这些宝物,只能是在此暴殄天物了。”秦百里看着桌上的神冠和帝手,不由感慨地说道。

    此时秦百里把神冠放了回去,金戈也把帝手放回原位。

    事实上何止是他们觉得可惜,在黄金庙之外的很多人都口水真流,如果这样的宝物能带出去,那是多么好的事情呀,那绝对是能让天下人疯掉,只怕黄金庙一下子会被人搬空。

    可惜,即从来没有人能把黄金庙的仙珍神器带走。

    “这等宝物,还算不上是暴殄天物。”对于秦百里这样的话,李七夜淡淡地笑着说道。

    “以李道兄的话,这黄金庙之中还有更珍贵的宝物了?”秦百里不由惊讶地说道。

    “何止更为珍贵,此处有一宝,可谓是黄金庙的镇庙之宝。”李七夜淡淡地说道。

    “镇庙之宝?”听到李七夜这样一说,秦百里不由感兴趣地说道:“此宝是何物?究竟有何神通?李道兄说来听听如何?”此时他一副向李七夜请教的姿态。

    此时连金戈也侧耳倾听,他也是十分感兴趣,毕竟这黄金庙有大神通,如果这黄金庙中有镇庙之宝,那绝对是了不得。

    事实上此时黄金庙外也是一双双耳朵竖了起来,所有人都侧耳倾听,黄金庙的镇庙之宝,这怎么不让人为之怦然心动呢。

    “并不是我不告诉你们。”李七夜笑了笑,轻轻摇头,说道:“我说出口,以免说我是谋杀你们,不是我看轻你们,此宝一出,你们必定是守不住道心。”

    听到李七夜这话,金戈和秦百里都不由相视了一眼,他们心里面一震,能让他们过不住心神的宝物绝对不多,如果说黄金庙的镇庙之宝能让他们守不住心神,他们已经可以想象这件宝物是什么级别层次了。

    “李道友如此一说,我倒有兴趣一听。”金戈抱拳地说道:“李道友放心,只要有丝毫不妙,我等立即退出,还请李道友赐教。”

    “金戈兄说得没错,就算是我们死在这里,这也不怪李道友,只能说是我们道心还不够坚。”秦百里也是兴趣十足。

    看到秦百里与金戈跃跃欲试的模样,李七夜笑了一下,说道:“也罢,既然你们想尝试一下,那么我就告诉你们,你们可准备好了。”

    秦百里和金戈两个人相视了一眼,他们深深地呼吸了一声,最终他们两个人都郑重地点头说道:“请李道友赐教。”

    此时何止是秦百里和金戈是屏住呼吸的,黄金庙之外的人都一样屏住呼吸,大家都想知道这是什么宝物。

    “此物名叫量天尺。”李七夜徐徐地说道:“此尺禀天地而生,不如重器,但也是纪元之宝,它出世之后便是世代夺争,曾经是掀起了无数的腥风血雨,曾是众神、圣佛争夺的无上之物。此尺并不主攻伐,但它可量天,可量世,可量万古,可量天机”

    “不好”就在这刹那之间,秦百里与金戈两个人以绝无伦比的速度撤退,他们的速度太快了,大家还看到他们的影子站在黄金庙之中,而他们的真身已经站在黄金庙之外了。

    秦百里和金戈两个人瞬间撤退,黄金庙中的所有人都为之骇然,这就意味着在那刹那之间秦百里与金戈都难于坚守自己的道心。

    “世间真有此宝?”此时秦百里都惊疑,难于相信,说道:“世间真有可量天、可量世、可量万古、可量天机这样的宝物!”

    不止是秦百里是如此的惊疑未定,就是连金戈也十分吃惊。

    很多修士强者不明白可量天、可量世、可量万古、可量天机是意味着什么,但是秦百里和金戈却知道这是意味着什么,如果真的是如此,这样的一件宝物,那就太吓人了。

    “大世多奇,这又有何不可呢。”李七夜淡淡地笑着说道。

    金戈也不由为之动容,徐徐地说道:“此尺还在黄金庙之中?当然是如此。”李七夜看了金戈一眼,淡淡地说道:“你们战王世家的战王老头当年在好望角得到仙骸,不也是掂记着这黄金庙的量天尺,只不过他不愿沾这因果而己。沾上这因果,不是他招来天诛,便是你们战王世家招来灾难。这是佛家的大因果,那怕是高位大帝仙王都谨慎以待。”

    听到李七夜这样的话,许多人心里面都一震,很多人都纷纷望向金戈。

    金戈也吃惊,这样的秘闻他知道很少,只是他们家族有过记录说佛野有了不得的宝物,一直以来他还以为指的是彼岸有了不得的宝物,现在听李七夜这样一说,金戈觉得这宝物就有可能是量天尺。

    一时之间,不知道有多少人垂涎三尺,连战王天帝都为之惦记的宝物呀,这是多么逆天的宝物。

    “量天尺。”秦百里不由喃喃地说道:“此尺在手,岂不是可量一切。只可惜,不能亲眼一睹,实为遗憾。”

    秦百里心里面很清楚,就算他知道这件量天尺在黄金庙中他也不敢去寻找,因为他没有把握在找到量天尺的时候自己能把握住自己的道心,一旦把握不住自己的道心,他必定会死在这里。未完待续。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