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李道友的确在我们之上。”看着李七夜,金戈徐徐地说道:“道友已经不是道心坚如铁了,而是道心随意,一念化佛,一念成魔。化佛也好,成魔也罢,都与修行无关,一切都在道友一念之中。道友拥有此道心,此生何惧不成为仙王。道友问世,必定问鼎十二条天命,可惜,我是错过了一次天命,否则,我倒愿意与道友在巅峰相见,一见高下!”说到这里,金戈不胜遗憾。

    金戈眼光独到,完全看好李七夜,同时他也是霸气十足,就算明知道自己不如李七夜,依然有争胜之心,没有丝毫的退怯与畏惧,这就是一位大帝所必须具备有的潜质!

    金戈的话让在场许多人心里面一震,金戈在青洲享有盛名,被人称之最强的天才,被人称之为能成为大帝的男人,他不论天赋,还是道行,年轻一辈都难有人能企及。

    现在金戈竟然敢第一凶人李七夜竟然有资格成为一位拥有十二条天命的仙王,这是毫无疑问承认了李七夜的地位了。

    金戈如此一说,这怎么不震撼在场修士的心神,十二条天命的仙王呀,这是多么震撼的事情,在当世之中,百族也唯有一位十二条天命的仙王,那就是一叶仙王!

    如果说在这一世第一凶人李七夜成为一位拥有十二条天命的仙王,那么这必将会改变整个局势,这必将会让百族拥有了两位十二天命的仙王,这将会是一件多么震撼的事情。

    “第一凶人将会成为人族第一位拥有十二条天命的仙王吗?”听到这样的话,在场的人族修士都不由热血沸腾。

    虽然说一叶仙王是百族的拥有十二条天命的仙王,但是一叶仙王是拥有魅灵和人族血统,不完全算是整正人族仙王。事实上有传言说一叶仙王的人族血统很稀薄,他的主要血统是魅灵血统,所以一叶仙王严格意义上来说不算是人族仙王,只不过有不少人族往自己脸上贴金而己。

    对于金戈这样的话,李七夜只是淡淡一笑,没有多说什么。

    “这一局乃是李道兄大胜,我觉得在见识与道心之上我是没希望胜过李道兄了,金戈兄认为还要不要比下去呢?”秦百里笑着摇头说道:“这样的局面下去,我还是现在认输算了。”

    在此之前,秦百里与金戈相赌,他们两个人可谓是旗鼓相当,彼此是三胜三负,他们之间的差距并不大,不论是见识和道心,他们两个人相差也只不过是丝毫而己。

    道行是强是弱,他们两人还不好说,不过,论他们两个人的基础、出身、见识等等,那的确是棋逢对手,这也难怪他们会惺惺相惜。

    现在遇到了李七夜,一开局,他们两个人就被李七夜碾压了,不论是见识还是道心,都一下子被李七夜碾爆了,就算他们道行比李七夜有优势了,但在这黄金庙中他们根本就没有希望赢李七夜了,根本就经不下去了。

    所以在这个时候,秦百里也是落落大方地认输,这对于他来说也不是丢人的事情,这样的一局也是让他输得心服口服。

    “李道友已经是一念化佛,在这黄金庙之中继续与李道友相赌,那是不自量力了。”金戈也徐徐地说道:“在这黄金庙中,李道友这是碾压了我,我也觉得没有必要比下去了,我也输得心服口服。”

    金戈和秦百里两个人都当着天下人面前认输,这种磊落的姿态让很多人都为之佩服,虽然他们败了,但却败得坦然,让人为之敬佩。

    “也罢。”李七夜笑了笑,徐徐地说道:“这也不容易,既然如此,那我们就到此为止吧。”

    事实上,到现在为止,李七夜还是很欣赏秦百里和金戈的,不管是不是敌人,至少与这种人为敌也是一种享受。

    “可惜了这些宝物,只能是在此暴殄天物了。”秦百里看着桌上的神冠和帝手,不由感慨地说道。

    此时秦百里把神冠放了回去,金戈也把帝手放回原位。

    事实上何止是他们觉得可惜,在黄金庙之外的很多人都口水真流,如果这样的宝物能带出去,那是多么好的事情呀,那绝对是能让天下人疯掉,只怕黄金庙一下子会被人搬空。

    可惜,即从来没有人能把黄金庙的仙珍神器带走。

    “这等宝物,还算不上是暴殄天物。”对于秦百里这样的话,李七夜淡淡地笑着说道。

    “以李道兄的话,这黄金庙之中还有更珍贵的宝物了?”秦百里不由惊讶地说道。

    “何止更为珍贵,此处有一宝,可谓是黄金庙的镇庙之宝。”李七夜淡淡地说道。

    “镇庙之宝?”听到李七夜这样一说,秦百里不由感兴趣地说道:“此宝是何物?究竟有何神通?李道兄说来听听如何?”此时他一副向李七夜请教的姿态。

    此时连金戈也侧耳倾听,他也是十分感兴趣,毕竟这黄金庙有大神通,如果这黄金庙中有镇庙之宝,那绝对是了不得。

    事实上此时黄金庙外也是一双双耳朵竖了起来,所有人都侧耳倾听,黄金庙的镇庙之宝,这怎么不让人为之怦然心动呢。

    “并不是我不告诉你们。”李七夜笑了笑,轻轻摇头,说道:“我说出口,以免说我是谋杀你们,不是我看轻你们,此宝一出,你们必定是守不住道心。”

    听到李七夜这话,金戈和秦百里都不由相视了一眼,他们心里面一震,能让他们过不住心神的宝物绝对不多,如果说黄金庙的镇庙之宝能让他们守不住心神,他们已经可以想象这件宝物是什么级别层次了。

    “李道友如此一说,我倒有兴趣一听。”金戈抱拳地说道:“李道友放心,只要有丝毫不妙,我等立即退出,还请李道友赐教。”

    “金戈兄说得没错,就算是我们死在这里,这也不怪李道友,只能说是我们道心还不够坚。”秦百里也是兴趣十足。

    看到秦百里与金戈跃跃欲试的模样,李七夜笑了一下,说道:“也罢,既然你们想尝试一下,那么我就告诉你们,你们可准备好了。”

    秦百里和金戈两个人相视了一眼,他们深深地呼吸了一声,最终他们两个人都郑重地点头说道:“请李道友赐教。”

    此时何止是秦百里和金戈是屏住呼吸的,黄金庙之外的人都一样屏住呼吸,大家都想知道这是什么宝物。

    “此物名叫量天尺。”李七夜徐徐地说道:“此尺禀天地而生,不如重器,但也是纪元之宝,它出世之后便是世代夺争,曾经是掀起了无数的腥风血雨,曾是众神、圣佛争夺的无上之物。此尺并不主攻伐,但它可量天,可量世,可量万古,可量天机”

    “不好”就在这刹那之间,秦百里与金戈两个人以绝无伦比的速度撤退,他们的速度太快了,大家还看到他们的影子站在黄金庙之中,而他们的真身已经站在黄金庙之外了。

    秦百里和金戈两个人瞬间撤退,黄金庙中的所有人都为之骇然,这就意味着在那刹那之间秦百里与金戈都难于坚守自己的道心。

    “世间真有此宝?”此时秦百里都惊疑,难于相信,说道:“世间真有可量天、可量世、可量万古、可量天机这样的宝物!”

    不止是秦百里是如此的惊疑未定,就是连金戈也十分吃惊。

    很多修士强者不明白可量天、可量世、可量万古、可量天机是意味着什么,但是秦百里和金戈却知道这是意味着什么,如果真的是如此,这样的一件宝物,那就太吓人了。

    “大世多奇,这又有何不可呢。”李七夜淡淡地笑着说道。

    金戈也不由为之动容,徐徐地说道:“此尺还在黄金庙之中?当然是如此。”李七夜看了金戈一眼,淡淡地说道:“你们战王世家的战王老头当年在好望角得到仙骸,不也是掂记着这黄金庙的量天尺,只不过他不愿沾这因果而己。沾上这因果,不是他招来天诛,便是你们战王世家招来灾难。这是佛家的大因果,那怕是高位大帝仙王都谨慎以待。”

    听到李七夜这样的话,许多人心里面都一震,很多人都纷纷望向金戈。

    金戈也吃惊,这样的秘闻他知道很少,只是他们家族有过记录说佛野有了不得的宝物,一直以来他还以为指的是彼岸有了不得的宝物,现在听李七夜这样一说,金戈觉得这宝物就有可能是量天尺。

    一时之间,不知道有多少人垂涎三尺,连战王天帝都为之惦记的宝物呀,这是多么逆天的宝物。

    “量天尺。”秦百里不由喃喃地说道:“此尺在手,岂不是可量一切。只可惜,不能亲眼一睹,实为遗憾。”

    秦百里心里面很清楚,就算他知道这件量天尺在黄金庙中他也不敢去寻找,因为他没有把握在找到量天尺的时候自己能把握住自己的道心,一旦把握不住自己的道心,他必定会死在这里。未完待续。

第1961章木鱼    不管如何说,很多人看着秦百里和金戈,心里面也不得不佩服,面对如此的诱惑,他们依然能守住道心,要知道,道心不是你说守就守的,这是需要经历了一次又一次的打磨,只要经历过打磨和沉淀的人才能守得住道心。

    道心并非是虚妄,也不是口头上说如何如何便能做到的,很多时候打磨道心比修练帝术更困难。因为不论是大帝之术,还是仙王之法,都是有章序可循。

    而道心就不一样了,没有章序可循,每一个人都是不一样的,而且每一个人都是有血有肉的,有七情六欲,所以打磨道心比修练任何功法都要困难。

    曾经有多少天才在修练是上绝世无双,突飞猛进,可以说是笑傲天下,但是往往是因为道心不坚,最终纷纷殒落,相反不少天赋不是惊才绝艳之辈反而是走到了最后,成为了大帝仙王!

    现在不论是秦百里还是金戈,他们论天赋有天赋,论修行有修行,论道心有道心,可以说拥有了他们这样的基础,想不成大事都难,想不出人头地都难。

    大家都明白,金戈现在缺的就是天命了,只要他能熬得过被人狙击,他必定能成为大帝,他绝对会是一位大帝人选。

    “既然你们都能守得住道心了,现在也是该我的时候了。”李七夜坐在那里,淡淡地说道:“怎么样的宝物,由你们来挑吧。”

    金戈和秦百里两个人都相视了一眼,最后他们也不客气,站了起来,他们仔细地观察着黄金庙中的一件件宝物。

    黄金庙中的宝物实在是在太多了,看得人眼花缭乱。金戈和秦百里在给李七夜挑宝物的时候,这又何尝不是在考验自己呢。

    眼前的宝物多如牛毛,而且这些宝物都是极为稀罕的仙珍奇宝,如果你只是匆匆看一眼,或者不会为之心动,但当你仔细地一件件宝物琢磨之时,那就说不定你会喜欢上某一件宝物,会为之怦然心动了。

    一时之间,所有人都看着金戈和秦百里的一举一动,在这个时候所有人都明白金戈和秦百里有两个选择。

    一就是随便挑一个宝物给李七夜,这样的话他们就轻易地赢了这一局赌局;二就是细心挑了最好的宝物,来好好考验一下李七夜的道心。

    当然对于金戈和秦百里来说,像纯粹靠宝物赢了李七夜,那完全是没有意义,因为他们对这样的取巧不感兴趣,李七夜光明磊落为他们挑出了最适合他们的宝物,他们也不会说随便挑一件来给李七夜,好让他们赢了这一局。

    相反,他们更想挑了出一件能让李七夜心动的宝物来,他们也想看一看面对诱惑的时候,李七夜能不能守住道心。

    他们所想要的不是赢不赢这一场赌局,而是想看一看谁能守住道心,这对于他们而言,这才是最大的考验。

    此时秦百里和金戈在挑选宝物的时候,所有人都不由屏住呼吸,大家都想看一看他们会给李七夜挑出怎么样的宝物。

    挑来选去,最终秦百里和金戈两个人都相视了一眼,在这个时候他们两个人都达成了某一种的默契。

    “不知道李兄信不信得过我们?”最终,秦百里开口,笑着说道。

    李七夜看着他们两个人,淡淡地笑着说道:“放心,在这样的赌桌之上,我相信你们也是把自己的尊严放在这赌桌之上,这还有什么不放心的呢?”?“好,承蒙李兄如此的信任,能与李兄为敌,也是一种荣幸。”秦百里抱拳,笑着说道。

    毫无疑问,秦百里与金戈已经达成了默契,他们已经为李七夜选中了宝物。

    此时金戈上前,对于坐在舍屋前的一位圣佛鞠身,拜了拜,神态恭敬虔诚,随之金戈双手捧起了放在圣佛膝前的木鱼。

    金戈取来木鱼之后,放在了李七夜面前,郑重地说道:“李道友,这便是我与秦兄为你所选的宝物!”

    金戈和秦百里竟然为李七夜选择来木鱼,这顿时让在场的所有人傻了眼了,大家都没有想到金戈与秦百里会选到这样的东西。

    在这黄金庙中,仙珍神宝多如牛毛,而且这些仙珍神宝都是举世无双的宝物。任何人来到黄金庙,都会一下子被这堆积如山的宝物所吸引,至于放在圣佛膝前的木鱼,只怕是没有人会多看一眼。

    因为这样的木鱼根本就是没有什么特别的地方嘛,这样的木鱼在任何一座寺庙都能看得到,根本就不值得一提。

    但是,现在金戈和秦百里却偏偏为李七夜挑选了一只木鱼,这让很多人都觉得不可思议,一开始大家还以为秦百里和金戈会为李七夜挑出一件什么绝世宝物来。

    “金戈和秦百里并不是小人。”有人看到金戈和秦百里为李七夜挑出了木鱼,不由喃喃地说道。

    虽然他们为李七夜挑到木鱼,但大家并不认为金戈和秦百里这是为了赢这场赌局故意给李七夜挑出最差的宝物,这里面必定有文章。

    “有点意思。”李七夜看着眼前的这只木鱼,不由露出了笑容。

    金戈徐徐地说道:“李道友见识在我等之上,此木鱼我们难窥其真容,我们相信李道友必定乐意挑战自己,敲开这木鱼的神通,让我等开开眼界。”

    听到金戈这样的话,很多人都意外,也在很多人的意料之中,因为当金戈和秦百里挑到木鱼的时候,就有不少人放为这里面大有文章。

    现在金戈这样一说,大家才明白,原来这只不起眼的木鱼是一件了不得的东西。

    一时之间,大家才明白自己与金戈、秦百里这样的人物存在着怎么样的差距,在他们看来,木鱼根本就是十分普通嘛,根本就看不出什么珍贵之处,而金戈和秦百里就算无法窥视这只木鱼的神通,但却知道这是一件了不得的宝物。

    “也罢,就让你们见一见这宗佛宝的奥妙吧。”李七夜笑了一下,缓缓合什,宣佛号,道:“阿弥陀佛”?瞬间佛号响彻了天地,在这刹那之间,李七夜全身喷涌出了佛光,在这瞬间佛光照耀大地,普通众生,此时李七夜已经化作了一尊无上圣佛。

    在这个时候李七夜已经塑就了金身,每一寸肌肤就像是用黄金铸造一样,身上的布衣已经变得金光闪闪,成为了一件佛国重宝,化作了绝世袈裟。

    在李七夜的脑后生出了佛轮,在佛轮之中有着千万圣佛庇护,一个个佛国浮现,有着亿万生灵为他谒唱,一时之间,佛音不绝于耳,在这一刻宛如这里化作了佛的世界。

    “笃”就在这一刻李七夜敲响了木鱼。

    随着“笃”的一声响起,接着是“嗡”的一声,在这刹那之间,整个黄金庙喷涌出了金光,所有的金光就像是浩瀚大海一样,瞬间淹没了一切。

    这一声响起,所有人的道心都颤了一下,宛如是一尊无上圣佛在此讲经。

    “笃”的第二声木鱼之音响起,在此时此刻,黄金庙中浮现了一尊尊金身,这一尊尊的金身亿万丈之高,承载天地,道化万法,佛性弥漫整个世界,渡化世间的一切生灵。

    “啪”的一声声跪地之音响起,在第二下木鱼之声响起之时,黄金庙之外的众多修士强者都再也站不住了,都纷纷跪倒在地上。

    “笃”的第三下木鱼之声响起,在这瞬间,整个佛野宛如是化作了佛的世界,整个佛野都在佛性沉浸之中。

    “嘛哞”就在这一刻天地间响起了佛音,经文之声不绝于耳,无上的佛性沉浸在任何一个人的心神之中。

    在此时此刻所有人都感觉自己处身在一个浩瀚无边的佛国之中,在这佛国之中佛宰万古,让天地万物的生灵都沐浴于佛光之下,都伏拜于圣佛座前。

    一时之间,黄金庙之外的所有修士强者都五体投地,都纷纷跪拜在那里,顶礼膜拜。

    此时就算是秦百里和金戈两个人都脸色大变,他们都纷纷紧守道心,以免自己被佛性所侵蚀,在这一刻那怕强大如他们,一样是承受着巨大无比的压力,让他们难于喘过气来。

    三下木鱼之声过后,李七夜收回了佛性,散去了佛光,一下子所有的佛力都烟消云散,雨过初晴,恍然间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过一样。

    李七夜依然是李七夜,他依然是平静地坐在那里,木鱼依然是木鱼,依然是静静地放在那里,这好像是什么都没有发生过一样。

    如果此时不是黄金庙外跪是一地都是人,大家都不敢相信刚才所发生的一切都是真的。

    想到刚才的一幕,很多人都不由为之毛骨悚然,那只是木鱼之声而己,他们就已经承受不了这样的力量,都纷纷跪倒在地,顶礼膜拜,这是多么恐怖的力量。

    “我们输了”此时秦百里不由感慨地叹息一声,说道:“不论是见识,还是道心,李道兄都远在我们之上,这一局我们是输得心服口服。”(未完待续。)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