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不管如何说,很多人看着秦百里和金戈,心里面也不得不佩服,面对如此的诱惑,他们依然能守住道心,要知道,道心不是你说守就守的,这是需要经历了一次又一次的打磨,只要经历过打磨和沉淀的人才能守得住道心。

    道心并非是虚妄,也不是口头上说如何如何便能做到的,很多时候打磨道心比修练帝术更困难。因为不论是大帝之术,还是仙王之法,都是有章序可循。

    而道心就不一样了,没有章序可循,每一个人都是不一样的,而且每一个人都是有血有肉的,有七情六欲,所以打磨道心比修练任何功法都要困难。

    曾经有多少天才在修练是上绝世无双,突飞猛进,可以说是笑傲天下,但是往往是因为道心不坚,最终纷纷殒落,相反不少天赋不是惊才绝艳之辈反而是走到了最后,成为了大帝仙王!

    现在不论是秦百里还是金戈,他们论天赋有天赋,论修行有修行,论道心有道心,可以说拥有了他们这样的基础,想不成大事都难,想不出人头地都难。

    大家都明白,金戈现在缺的就是天命了,只要他能熬得过被人狙击,他必定能成为大帝,他绝对会是一位大帝人选。

    “既然你们都能守得住道心了,现在也是该我的时候了。”李七夜坐在那里,淡淡地说道:“怎么样的宝物,由你们来挑吧。”

    金戈和秦百里两个人都相视了一眼,最后他们也不客气,站了起来,他们仔细地观察着黄金庙中的一件件宝物。

    黄金庙中的宝物实在是在太多了,看得人眼花缭乱。金戈和秦百里在给李七夜挑宝物的时候,这又何尝不是在考验自己呢。

    眼前的宝物多如牛毛,而且这些宝物都是极为稀罕的仙珍奇宝,如果你只是匆匆看一眼,或者不会为之心动,但当你仔细地一件件宝物琢磨之时,那就说不定你会喜欢上某一件宝物,会为之怦然心动了。

    一时之间,所有人都看着金戈和秦百里的一举一动,在这个时候所有人都明白金戈和秦百里有两个选择。

    一就是随便挑一个宝物给李七夜,这样的话他们就轻易地赢了这一局赌局;二就是细心挑了最好的宝物,来好好考验一下李七夜的道心。

    当然对于金戈和秦百里来说,像纯粹靠宝物赢了李七夜,那完全是没有意义,因为他们对这样的取巧不感兴趣,李七夜光明磊落为他们挑出了最适合他们的宝物,他们也不会说随便挑一件来给李七夜,好让他们赢了这一局。

    相反,他们更想挑了出一件能让李七夜心动的宝物来,他们也想看一看面对诱惑的时候,李七夜能不能守住道心。

    他们所想要的不是赢不赢这一场赌局,而是想看一看谁能守住道心,这对于他们而言,这才是最大的考验。

    此时秦百里和金戈在挑选宝物的时候,所有人都不由屏住呼吸,大家都想看一看他们会给李七夜挑出怎么样的宝物。

    挑来选去,最终秦百里和金戈两个人都相视了一眼,在这个时候他们两个人都达成了某一种的默契。

    “不知道李兄信不信得过我们?”最终,秦百里开口,笑着说道。

    李七夜看着他们两个人,淡淡地笑着说道:“放心,在这样的赌桌之上,我相信你们也是把自己的尊严放在这赌桌之上,这还有什么不放心的呢?”?“好,承蒙李兄如此的信任,能与李兄为敌,也是一种荣幸。”秦百里抱拳,笑着说道。

    毫无疑问,秦百里与金戈已经达成了默契,他们已经为李七夜选中了宝物。

    此时金戈上前,对于坐在舍屋前的一位圣佛鞠身,拜了拜,神态恭敬虔诚,随之金戈双手捧起了放在圣佛膝前的木鱼。

    金戈取来木鱼之后,放在了李七夜面前,郑重地说道:“李道友,这便是我与秦兄为你所选的宝物!”

    金戈和秦百里竟然为李七夜选择来木鱼,这顿时让在场的所有人傻了眼了,大家都没有想到金戈与秦百里会选到这样的东西。

    在这黄金庙中,仙珍神宝多如牛毛,而且这些仙珍神宝都是举世无双的宝物。任何人来到黄金庙,都会一下子被这堆积如山的宝物所吸引,至于放在圣佛膝前的木鱼,只怕是没有人会多看一眼。

    因为这样的木鱼根本就是没有什么特别的地方嘛,这样的木鱼在任何一座寺庙都能看得到,根本就不值得一提。

    但是,现在金戈和秦百里却偏偏为李七夜挑选了一只木鱼,这让很多人都觉得不可思议,一开始大家还以为秦百里和金戈会为李七夜挑出一件什么绝世宝物来。

    “金戈和秦百里并不是小人。”有人看到金戈和秦百里为李七夜挑出了木鱼,不由喃喃地说道。

    虽然他们为李七夜挑到木鱼,但大家并不认为金戈和秦百里这是为了赢这场赌局故意给李七夜挑出最差的宝物,这里面必定有文章。

    “有点意思。”李七夜看着眼前的这只木鱼,不由露出了笑容。

    金戈徐徐地说道:“李道友见识在我等之上,此木鱼我们难窥其真容,我们相信李道友必定乐意挑战自己,敲开这木鱼的神通,让我等开开眼界。”

    听到金戈这样的话,很多人都意外,也在很多人的意料之中,因为当金戈和秦百里挑到木鱼的时候,就有不少人放为这里面大有文章。

    现在金戈这样一说,大家才明白,原来这只不起眼的木鱼是一件了不得的东西。

    一时之间,大家才明白自己与金戈、秦百里这样的人物存在着怎么样的差距,在他们看来,木鱼根本就是十分普通嘛,根本就看不出什么珍贵之处,而金戈和秦百里就算无法窥视这只木鱼的神通,但却知道这是一件了不得的宝物。

    “也罢,就让你们见一见这宗佛宝的奥妙吧。”李七夜笑了一下,缓缓合什,宣佛号,道:“阿弥陀佛”?瞬间佛号响彻了天地,在这刹那之间,李七夜全身喷涌出了佛光,在这瞬间佛光照耀大地,普通众生,此时李七夜已经化作了一尊无上圣佛。

    在这个时候李七夜已经塑就了金身,每一寸肌肤就像是用黄金铸造一样,身上的布衣已经变得金光闪闪,成为了一件佛国重宝,化作了绝世袈裟。

    在李七夜的脑后生出了佛轮,在佛轮之中有着千万圣佛庇护,一个个佛国浮现,有着亿万生灵为他谒唱,一时之间,佛音不绝于耳,在这一刻宛如这里化作了佛的世界。

    “笃”就在这一刻李七夜敲响了木鱼。

    随着“笃”的一声响起,接着是“嗡”的一声,在这刹那之间,整个黄金庙喷涌出了金光,所有的金光就像是浩瀚大海一样,瞬间淹没了一切。

    这一声响起,所有人的道心都颤了一下,宛如是一尊无上圣佛在此讲经。

    “笃”的第二声木鱼之音响起,在此时此刻,黄金庙中浮现了一尊尊金身,这一尊尊的金身亿万丈之高,承载天地,道化万法,佛性弥漫整个世界,渡化世间的一切生灵。

    “啪”的一声声跪地之音响起,在第二下木鱼之声响起之时,黄金庙之外的众多修士强者都再也站不住了,都纷纷跪倒在地上。

    “笃”的第三下木鱼之声响起,在这瞬间,整个佛野宛如是化作了佛的世界,整个佛野都在佛性沉浸之中。

    “嘛哞”就在这一刻天地间响起了佛音,经文之声不绝于耳,无上的佛性沉浸在任何一个人的心神之中。

    在此时此刻所有人都感觉自己处身在一个浩瀚无边的佛国之中,在这佛国之中佛宰万古,让天地万物的生灵都沐浴于佛光之下,都伏拜于圣佛座前。

    一时之间,黄金庙之外的所有修士强者都五体投地,都纷纷跪拜在那里,顶礼膜拜。

    此时就算是秦百里和金戈两个人都脸色大变,他们都纷纷紧守道心,以免自己被佛性所侵蚀,在这一刻那怕强大如他们,一样是承受着巨大无比的压力,让他们难于喘过气来。

    三下木鱼之声过后,李七夜收回了佛性,散去了佛光,一下子所有的佛力都烟消云散,雨过初晴,恍然间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过一样。

    李七夜依然是李七夜,他依然是平静地坐在那里,木鱼依然是木鱼,依然是静静地放在那里,这好像是什么都没有发生过一样。

    如果此时不是黄金庙外跪是一地都是人,大家都不敢相信刚才所发生的一切都是真的。

    想到刚才的一幕,很多人都不由为之毛骨悚然,那只是木鱼之声而己,他们就已经承受不了这样的力量,都纷纷跪倒在地,顶礼膜拜,这是多么恐怖的力量。

    “我们输了”此时秦百里不由感慨地叹息一声,说道:“不论是见识,还是道心,李道兄都远在我们之上,这一局我们是输得心服口服。”(未完待续。)

第1960章宝物难动心    “好冠”看着这只放在桌上的神冠,就算出身于战王世家的金戈也不由赞了一声,不得不承认这是一件能让人怦然心动的宝物。

    秦百里也坐了下来,苦笑了一下,说道:“这何止是好冠,这是一件了不得的神物。若不是在黄金庙中,我对此冠只怕是志在必得,此冠对我大有益处,就宛如给我量身打造的一样。若是我有此冠在手,必定能让我的战斗力上升一个层次。”

    “适合的宝物难寻。”金戈也点头说道。达到了他们这样的层次,已经不是一味去强求最强大的兵器了,往往很多时候他们是寻找适合自己的兵器。

    “你也是不简单。”李七夜淡淡地笑着说道:“对在这节骨眼上控制住道心,稳住自己的道心,能做到这一点也不容易。”

    “生死悬于头上,也唯有道心坚似铁。”秦百里苦笑地说道:“换作是在其他地方,我也必定压不住心中的贪念。”

    在黄金庙之外,不知道有多少人看到这只神冠直流口水,就算这只神冠不一定适合他们,都一样让他们怦然心动,让他们忍不住垂涎三尺。

    如此的神冠,就像秦百里所说的那样,这简直就像是为他量身打造的,这样的宝物说不让人心动,那绝对是骗人的,这件宝物实在是太适合秦百里了,只不过在最后一刻秦百里还是控制住了自己的道心,压住了自己的贪念!这也说明了秦百里道心坚定。

    “不知道李道友为我挑一件如何的宝物呢?”见秦百里能稳住了局面,金戈也是双目一炽,在这个时候他是跃跃欲试,斗志高昂。

    这并不是说金戈在这一刻一定要赢了这一局,一定要战胜李七夜。在这个时候激起金戈斗志是他自己,他是要挑战自己。

    像金戈这样,在面对如此适合他的宝物面前,最终他还是稳住了道心,这毫无疑问秦百里这是战胜了自己。

    金戈此时也想挑战一下自己,如果自己面对着能诱惑自己的宝物面前,自己能不能像秦百里那样稳住道心呢,所以金戈想知道结果,他想尝试一下。

    “你们战王世界虽然是一门五帝。”李七夜看着金戈,淡淡地说道:“你们虽然也是拥有着无数的大帝之术,但,你的根基却不是在于战王世界,你的根基源于天庭!所以你的天权标识才会与众不同,金色的天权有着一种流光,说明你这是修练了天庭的功法。”

    听到李七夜这样的话,所有人都吃惊,一时之间黄金庙外的所有修士都纷纷望向金戈眉心处的天权标志。

    “真的是,是有点点流光,不说还没有留意。”当仔细观看了一番之后,不少人低声地议论,在这个时候所有人才发现金戈的天权的确是如李七夜所说的那样,以前还真的没有人留意过。

    “李道友果真不凡,难怪人人都说你妖艳无双!”金戈也吃惊,说道:“李道友竟然能看出我的脚根,这实属了不得,在外人中你是第一个能一眼看出来的!”

    是然与李七夜为敌,但李七夜一句话点破了自己的来历,这让金戈也是心服口服!因为除了他们战王世家的高位老祖和天庭的至尊级别的存在之外,其他人根本不知道,更别说是外人了。

    现在李七夜却一口轻易道破,这是多么毒辣的眼力。

    金戈亲口承认,这也让所有人大吃一惊,大家都知道,金戈继承了战王世家的传承,大家都知道金戈修练了战王世家的大帝之术,但谁都没有想到金戈的脚根竟然是起源于天庭。

    想到这里,也有不少人心里面一凛,金戈的脚根起源于天庭,这就意味着他们战王世家的背后得到了天族的大力支持。

    当然有很多人仔细想想,这也并不出人意料,毕竟战王世家与天庭的关系一直以来都很好,特别是战王天帝,更是与天庭有着密不可分的关系。

    “天庭的那点秘术嘛,能瞒得了别人,却瞒不了我。”李七夜平淡说道:“你大道浑厚,可载天地,拥有着强大无匹的霸劲,这样的道根可谓是攻防兼备。我所知道,在那里最角落里有一只帝手,那绝对是适合你。一手在,可横扫天下。”说着,他往一家屋舍的最右角一指。

    “好,我这便去看看。”听到李七夜这样的话,金戈毫不犹豫,立即站了起来,往那里走去。

    接着听到“哐铛、哐铛、哐铛”的声音响起,只见金戈一下子扒开了堆积在那里的仙珍奇宝,从里面取出一只手套。

    要知道,堆放在这里的都是稀罕无比的仙珍奇宝,无数人看了都会口水直流,但是此时金戈不为所动,直接去取这只手套。

    当这只手套取出来的时候,光芒吞吐,只见这只手套宛如是黄金所铸造的一样,鳞甲片片,每一只鳞甲都跳跃着光斑,似乎每一个光斑都像是一轮太阳一样。

    金戈拿出了这只手套之后,毫不犹豫地穿上了,他就是有意挑战一下自己,不给自己稳住的机会。

    “铛、铛、铛一阵阵金属之声响起,在金戈穿上这只帝手之时只见帝手在生长,眨眼之间一层的鳞甲覆盖住了金戈的整只右手,整只右手是金光灿烂,好像他整只右手都是用黄金所铸造的一样。

    “嗡”的一声响起,就在这刹那之间,金戈眉心处的天权标志好像是受到震动一下,似乎一下子得到了很大的力量,天权瞬间散发出了光芒。

    “好强大的力量。”金戈都不由吃惊,在这刹那之间,他一下子闭上了双眼,深深地呼吸了一口气,稳住心神。

    因为这只帝手宛如是拥有浩瀚无穷的力量,一下子贯透了他全身,让他整个人一下子脱胎换骨一样,这只帝手给他带来了不小的冲击,所以在这刹那之间他要稳住心神,一旦他不能守住道心,不能压制自己心中的贪念,他必死无疑。

    “开”在这个时候,金戈沉喝一声,他把自己的血气贯入了这只帝手之中。

    “轰”的一声巨响,就在这石火电光之间,帝手瞬间喷涌出了无穷无尽的金光,这金光冲天而起,照亮了九天十地,在如此磅礴的金光之下,让人难于睁开双眼。

    “阿弥陀佛”就在这个时候,佛号之声竟然响彻了九天十地,在这瞬间只见金戈的右手是浮现了一个佛国,一尊尊无上圣佛浮现,在佛国之中出现了一只神兽。

    那是一个佛光吞吐的麒麟,这个麒麟出现在佛国之中,似乎它一气化万国,似乎一尊尊的圣佛也只不过是它的吞吐呼吸所化。

    在这刹那之间,所有人都产生了错觉,似乎金戈的这只右手可以打穿世界,可以打碎天宇,他这一只右手拥有了无穷无尽的力量,只要他这只右手轰出,什么都挡不住,什么东西都会被轰到原点!

    看到这样的力量,不知道多少人心里面都为之颤了一下,在金戈穿上这只帝手之后,他整个人都变了,宛如是一尊无上佛帝,可以御驾一个时代。

    “真是好宝物。”金戈都不由轻轻地抚着手中的帝手,最终听到“铛、铛、铛”的声音响起,只见金戈把帝手脱了下来,放在了桌上。

    看到这样的一幕,很多人都不由吃惊,面对这样的宝物,金戈还是守住道心,抵制住了诱惑,这是多么强大的道心呀。

    至于黄金庙之外的许多人,早就是口水流得一地都是了,他们恨不得冲进去把这只帝手抢到手,这样的一只帝手都不心动的话,那绝对就是没有天理了。

    “这只帝手,若我是金戈兄,只怕是把持不住道心。”看着桌上这只帝手,秦百里也不由动容,感慨地说道。

    “不怕秦兄笑话,我也是差点把持不住,在刚才是深呼吸,先沉住气,有了心理准备才敢去试这只帝手的威力,否则的话,我也吃不消呀。”金戈也坦率地笑着说道,也没有什么藏着掖着。

    “金戈兄还是胜我一筹,我可是在起身之前先稳住道心,而金戈兄只是取到宝物之后才稳道心,这一点我是不如金戈兄。”秦百里感慨地说道。

    对于他们来说,输了就输了,坦然地承认,对于他们这样的层次强者来说,就算是输了也没有什么丢人的事情,因为他们之间的差距那是丝毫的距离。

    “不敢,秦兄过谦。”金戈笑着说道。

    李七夜也是笑了一下,徐徐地说道:“得如此宝物,临时稳道心,这也是了不得了,如此帝手,说不让人心动,那就骗人了。此帝手攻防兼备,只要一手在,便可以打穿一切挡在面前的阻碍。”

    “李道友莫说就是。”金戈大笑,说道:“若是李道友再说,这帝手就更引人心动了,我都不敢说能沉得住气了。”

    虽然他们三个人是相互为敌,但是此时他们三个人却是谈笑风声,惺惺相惜,让在场观看的所有修士都不由为之羡慕。

    作为强者来说,一生中能遇这样的敌人,那也足矣。(~^~)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