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看到秦百里与金戈两个人惺惺相惜,让在场的许多修士强者为之羡慕,毕竟他们曾经是敌人,彼此都曾经是强劲无比的对手,甚至在今天坐在一起对赌的时候,他们都依然是劲敌,依然是敌人。

    但是他们之间为敌,没有咬牙切齿的仇恨,也没有睚眦必报的愤满,他们之间虽然为敌,但却惺惺相惜,相见恨晚,这是一种很纯粹的大道争锋,彼此之间并没有私人恩怨。

    对于许多修士强者来说,一生曾有过很多的敌人,很多的对手,但是能遇一个与自己旗鼓相当、又惺惺相惜的敌人,那是寥寥无几,难上加难。

    “渡舟”就在很多人都看着秦百里与金戈对赌的时候,不知道是谁看了恒河一眼,大叫道。

    “你眼花了吧,还不到渡舟到来的时间呢。”突然有人叫了一声的时候,很多人第一反应就觉得不可能,因为千百万年以来渡舟的时间都没有变过,它十分的准时,从来不延迟,千百万年以来都是如此。

    “真的是渡舟!”当很多人望去的时候,只见恒河中有一舟划来,这顿时让所有人的吃惊,一时之间惊动了在场的所有人。

    “舟上有人”有人眼尖,远远就看到渡舟上坐着有人,大叫道。

    “怎么可能,从来没有人能活着回来!”有强者下意识地不相信这件事情,但仔细一看的时候,渡舟上果然坐着两个人。

    “是第一凶人和齐临帝女”当渡舟缓缓抵达的时候,终于大家都看清楚了渡舟上的人了,很多人都抽了一口冷气,一双眼睛睁得大大的。

    “这,这,这太不可思议了吧。”一时之间,在场的所有人都不由被惊动了,因为这样的事情从来没有发生过。

    就是黄金庙中的秦百里和金戈两个人都不由大吃一惊,他们都觉得不可思议。

    “这,这,这,这怎么可能,这是不可能的事情!”有一位老一辈道天境界的强者不由骇然,说道:“曾有仙王感慨,就是他也渡不了彼岸,第一凶人怎么就能活着回来,这,这,这太邪门了吧。”

    大家都知道,不论是恒河,还是渡舟,都是有去无回,曾经有上神迷失在里面,再也没有回来过,事实上,千百万年以来不知道有多少惊才绝艳的天才也曾进去过,但进去之后再也没有回来了,从此杳无音讯。

    在李七夜带着齐临帝女登上渡般的时候,所有人都不看好他们,在很多人看来,他们这是自寻死路,这根本上是不可能成功的事情,在以前曾经有比他们更强大、更优秀的人都未能活着回来,何况是他们两个晚辈。

    但现在李七夜和齐临帝女两个人都活着回来了,而且是安然无恙,这实在是太震撼人心了,一时之间,所有人都呆呆地看着从渡舟下来的李七夜和齐临帝女。

    “这,这真的是奇迹呀,第一凶人真的是邪门透顶了,他真的是打破了所有人的常识,他竟然从彼岸活着回来了。他,他,他这何止是要逆天呀,这是逆万古呀!”有老皇主不由骇然,喃喃地说道。

    “能去彼岸,又能活着回来,那他岂不是得到了传说中的众人乐果,或者从此之后长生不死?”有人不由大叫一声。

    一时之间,许多看着李七夜的修士强者在心里面都很好奇,李七夜和齐临帝女既然能从彼岸活着回来,那么他们究竟是得到了什么呢,一直传闻彼岸有众生乐果,可长生不死,难道现在李七夜和齐临帝女真的是长生不死了?

    “众生业果,长生不死!”有人低声喃喃地说道。此时有一些人盯着李七夜的目光一下子都变了,在他们目光之中多多少少有些贪婪。

    毕竟谁不想长生不死?就算是再强大的人都想长生不死,如果能拥有长生不死,只怕有人愿意拿自己的一切来换。

    只不过李七夜凶名在外,就算有人心里面垂涎,但也不敢贸然出手而己。

    当李七夜和齐临帝女下了渡舟之后,渡舟缓缓离开,眨眼之间消失在恒河之中。

    在李七夜和齐临帝女登上渡口之时,许多人都纷纷让出道路来,都纷纷退到两边,给李七夜让出了一条路来。

    “哼,李七夜!”在很多人看着李七夜的时候,多数的人不是震惊就是不可思议,又或者是垂涎、贪婪。

    但在人群中有几个人冷哼一声,他们对李七夜是咬牙切齿,似乎是有着天大的仇恨一样,但又敢怒不敢言。

    虽然李七夜是看到了有一些人怒视自己,双目都喷出了怒火,只不过李七夜没有在意,也没有放在心上,毕竟在世间对他恨之入骨的人数不过来,所以他也没有去留意。

    “横渡彼岸,李道友乃是绝天之姿。”就在李七夜登上渡口之后,坐于黄金庙中的金戈也开口,他声如金石,铿锵有力,整个人充满了魅力。

    金戈开口,所有人都望着他和李七夜,金戈和李七夜的恩怨仇恨天下人都知道的,金戈与李七夜之间的仇可谓是不共戴天,现在很多人都好奇,李七夜与金戈再一次相遇,会不会拼命。

    但金戈一开口,又让很多人都意外了,金戈与李七夜有着不共戴天之仇,现在金戈却赞起李七夜了,这样的事情在很多人看来觉得不可思议。

    “无聊小渡而己,谈不上绝天之姿。”李七夜看了一下金戈与秦百里,只是淡淡一笑。

    无聊小渡而己,这句话一说出来顿时让在场的人无语,久久说不上话来,连上神都渡不过的恒河,在他口中那只不过是无聊小渡,这是多么霸气的话,这简直就是笑傲万古,在此之前苦苦渡恒河的人,在他这一句话之下,是显得多么的苍白无力。

    但此时没有人觉得第一凶人是口出狂言,没有人觉得他是狂妄无知,他能从彼岸活着回来,就足够有资格说出这样的话来。

    “凭李道兄这一句话,足可以笑傲万古。”秦百里也不由苦笑一声,但也不得不承认李七夜确有资格说这句话,因为连大帝仙王都不敢轻易渡恒河,而李七夜不止是渡过了恒河,而且还活着回来了。

    见李七夜与金戈、秦百里见面,竟然没有那火药味,那怕是彼此为敌,但却没有一见面就要咬牙切齿,这让在场的人都不由叹服,这样的胸襟的确非凡夫俗子所能相比。

    “人杰终是人杰,这样的胸襟,又焉是我们凡夫俗子所能相比。”有老人不由感慨。

    换作是其他人,李七认杀了自己小舅子和岳父,早就冲上去拼命了。

    李七夜只是笑了一下而己,看了看他们坐在黄金庙中,徐徐地说道:“庙里藏有一二件了不得的极兵,你们也可以尝试一下。”

    “此庙宝物实在太多。”秦百里抚掌笑着说道:“我与金戈兄已经琢磨甚久了,只是我才资有限,未能一一识得仙品,若是是李道兄有兴趣,进来一坐如何?”

    “对,你我赌一局如何?”金戈也开口,气如神岳,巍峨而不可撼动,徐徐地说道:“我乃是以瑰丽称著于世,李道友乃是以妖艳而惊世,我倒有意一见李道友的绝世妖艳!”

    “要开始了吗?”见到金戈也邀请李七夜入赌局,有人不由眼皮跳了一下,说道:“这是要来一场龙争虎斗吗?”

    “或者这是金戈为自己小舅子、岳父报仇的好机会。”也有强者猜测地说道:“在黄金庙中谁先稳不住自己的道心,谁就先死,这又何尝不是一场战争呢?”

    “你想赌什么?”李七夜看着金戈,笑了一下,说道。

    “我们今天不赌俗物,只证道心。”金戈声如金石,说道:“虽然李道友杀我小舅子和岳父,这笔帐若是要算,总会有一算之时。但,今日我们不谈世俗恩怨,大家坐于此,只谈大道,只证道心,莫以俗气沾了我们的论道!”

    金戈说出这样的话,已经是把话挑明了,说得很清楚了。

    “不愧是天纵之才,不愧是未来的大帝,凭这份魄力,金戈就有资格问鼎天命,有资格成为大帝。”就算是百族的修士强者,对于金戈的这一份胸襟也不由为之佩服。

    李七夜笑着摇了摇头,说道:“如果说要证道心,我李七夜说第二,举世之间没有人敢说第一,如果你们要与我赌证道心,那么你们就输定了,那必定吃亏无疑。”

    “够嚣张!”李七夜这话,让所有人都咋舌,很多人纷纷的相视了一眼,甚至有人说道:“这是要邈视所有大帝仙王的节奏吗?他就不怕给自己招来大敌。”

    “李道兄如此一说,那就更让我斗志激昂了。”秦百里大笑,说道:“大道万法,我们皆难于超越前人,唯有道心,值得我们努力磨砺,李兄的话,让我见猎心喜。”

    “大道有何不可为!”金戈也是霸气,说道:“就算李道友拥有天下第一的道心,我金戈也愿赌上一赌!未赌又焉知胜负!”未完待续

第1957章秦百里与金戈    过了好一会儿,龙猫那毛茸茸的手掌伸到了李七夜面前,说道:“我们未能把佛种种到人心,但现在这也是一个机会,它可以种在一个人的心中。我们不企救你种下它,只希望你带着它去找他,只要你给他佛种,我相信他能告诉你想要的东西。”

    龙猫口中的“他”就是九大金身大佛之一的另一尊金身大佛,也是唯一在纪元崩灭中幸存下来的那尊金身大佛。

    “这个我倒可以帮你们。”看着龙猫那毛茸茸手掌上的佛种,李七夜点了点头说道,然后他收下了佛种。

    “大道多艰,万世不易,望你也能一直走到最后,切莫坠入黑暗,万世以来,多少先贤未能坚持住。”最终龙猫合什,向李七夜行大礼。

    “那只能说是他们道心不坚。”李七夜平淡地说道:“虽然他们的道心坚定到能让他们无敌,能让他们开辟前所未有的道路,但却未能坚持住自我!道心不坚者,就算再大的造化,那也只不过是世间的祸害而己。”

    “众生芸芸,又有多少人由始而终呢,万世起于贪,也是止于贪。”龙猫也是感慨叹息一声,说道。

    “这么说来是有人来找过你了?”李七夜看着龙猫,不由笑了起来,徐徐地说道:“看来你们佛野还有点价值嘛。”

    “我只是一缕执念而己,没有什么价值可言。”龙猫说道:“只是有些东西让他们渴望而己。”

    “也对。”李七夜不由笑着说道:“跨越时间长河,聚芸芸众生信仰,多少人渴望长生不死呢,人人都说,渡得彼岸,便能得众生乐果!凭他们,也配!”说以这里,冷笑一声。

    “众生乐果,世间已无,又何来长生不死。”龙猫徐徐地说道:“心有贪念者,那也只不过是心生虚妄而己。”

    “就算你们的彼岸还在,众生乐果依存,嘿,谁想染指,先问我同不同意!”李七夜冷冷一笑,说道:“躲在时间长河中已经够了,竟然还想不死不灭!总有一天,我会荡扫万域、铲平万古!”?李七夜一向都是平静,心如古井,这一次却很难得地说出了如此意气的话。

    “你依然心存众生,否则,你又何需在乎。”龙猫也露出笑容,说道。

    “众生与我何关。”李七夜笑了起来,说道:“只不过是有人想挡我道路而己!谁敢挡我道路,杀无赦,我可不管他们是什么样的前行者!”

    “我相信你能做得到的。”龙猫说道:“世界尽头遥远,漫漫无期,珍重了,或者未来无轮回,也无灭世,一切答案皆在世人心中。”

    “珍重了。”李七夜默默地点了点头,然后转身离开了。

    再一次回到了老庙之中,李七夜看着八尊金身大佛的肉身,他不由轻轻地叹息一声,曾经是站在一个纪元最巅峰的存在,但最终也只不过是身死道消而己,在漫漫的时间长河之中又还有谁记得他们呢?

    “救世”李七夜看着八尊金身大佛的肉身,不由自嘲地笑了一下,说道:“我从不救世!我所在之处,只有屠杀,只有死亡!如果要有新世界,那就让它在鲜血中诞生吧!”

    说到这里,他不由轻轻地叹息一声,就如龙猫所说的那样,世界尽头遥远,漫漫无期!

    “嗡”的一声响起,就在这个时候,庙墙亮了起来,接着听到“啵”的一声响起,空间荡漾,只见齐临帝女被送了出来。

    “公子”看到李七夜,齐临帝女顿时露出笑容,此时她的笑容是那么的美丽,倾国倾城,让人看得神魂颠倒。

    “机缘不小,得到了大造化。”李七夜看了看齐临帝女,含笑,点头说道。

    “这一切都是公子的点拔与提携,没有公子的提携,便没有我的造化。”齐临帝女喜滋滋地向李七夜盈盈一拜。

    这一次她的确是得到了大造化,可以说这一次的造化能让她受悟匪浅,能让她走出一条独一无二的道路来。

    李七夜只是轻轻地点了点头,坦然地受了齐临帝女的大礼。

    黄金庙,依然是热闹万分,留在黄金庙前的修士强者不减反增,不过这一次大家不是来捡宝物的,大家是来看热闹的。

    事实上不少人已经对于黄金庙的宝物死了心了,因为在此之前很多人都尝试过,都未能成功,甚至是上神想去取宝物,都会丧命在这里,所以大家也都只有放弃了。

    虽然说是宝物诱人,但是生命更加难能可贵。

    此时很多修士强者围在黄金庙外面,大家都把黄金庙围得水泄不通,大家围在这里就是为了看热闹。

    在黄金庙中被人关注的对象不是别人,正是金戈与秦百里,也只有他们这样的存在出现,才会能引起如此的轰动。

    此时在黄金庙中,在那金币堆上,已经摆着一张桌子,一边坐着秦百里,一边坐着金戈,他们两个人同时出现在这里,引得无数人围观。

    秦百里和金戈都是青洲风云人物,一个是绝世天才,虽然曾败在金戈手中,但风头依然不减,至于金戈就不用多说了,即将成为大帝的天才,他不论是走到哪里,都是注定让人瞩目的。

    当然让人瞩目的不仅仅是因为金戈和秦百里他们两个人出现在这里,而是他们两个人之间的一场赌局。

    他们两个人在黄金庙中摆了一张桌子,两个人都坐在桌子两端,开起了赌局。

    要知道,很多人进入黄金庙,那都是提心吊胆的,黄金庙它本身不会攻击任何人,但你站在黄金庙中只要你心一生贪念,你就必死无疑。

    眼前满地都是仙珍奇宝,自己脚下就是金山银山,有谁会不起贪念的?在这样的情况之下,又有谁敢说自己能完全控制得住自己的一颗道心。

    正是因为没有谁也说完全控制自己的道心,所以没有人敢站在黄金庙中,除非是有心夺宝了,才会进去冒险一搏了。

    此时秦百里和金戈两个人都是坦然地走入黄金庙,他们两个人甚至是稳如泰山地坐在了黄金庙中,单是凭着他们两个人这样的一份魄力,都让很多人钦佩。

    毕竟金戈即将是成为大帝的人,而秦百里也是前途无量,换作是其他的年轻天才,绝对是不会去冒这个险,但他们两个人却大马金刀地坐在了那里。

    秦百里和金戈两个人坐在黄金庙中举起了一场很特别的赌局,他们两个人在黄金庙中比宝物,比眼力,比定力!

    他们两个人从黄金庙中各取一件东西,然后彼此对比,谁的东西好,谁就胜出。

    一开始,秦百里和金戈两个人只是从地上捡起一枚枚的金币来赌,赌着赌着,他们两个人开始从黄金庙中取更好的仙珍奇物、佛宝神器!

    要知道,黄金庙它的确是不伤人,如果说你心无贪念,就算你呆在黄金庙再久,就算你怎么样去把玩黄金庙中的宝物,那么你都会安然无事。

    但,如果你心生一点点的贪念,那怕是一点点的怦然心动,或者是想带走这样的一件宝物,那么必死无疑。

    虽然说秦百里和金戈两个人都是见过无数宝物的人,他们都是出身于帝统仙门,不要说是一般的宝物,就算是大帝仙王的宝物他们都见多了。

    以他们的见识,以他们的道心,可以说能入他们法眼的宝物并不多,更别说是动他们的道心了。

    黄金庙中的宝物也多如牛毛,不会输于任何一个帝统仙门的宝藏。如果说是远远看上一眼,可能是不会心动,但如果细细去品味把玩这里面的一件件宝物的时候,谁都不敢说自己不会心动,毕竟这里面的宝物有许多是不亚于大帝仙王的宝物。

    在这样的情况之下,一旦是怦然心动,那就是自寻死路。

    “砰”的一声响起,此时秦百里挑出了一个金碗,放在了桌上,而金戈挑出了宝珠,放在了桌上。

    他们两个人彼此仔细观看,彼此仔细欣赏,最终,金戈说道:“秦兄这只金碗只怕是一位无上圣佛随身之后,金碗有不朽气息,有可能出自于传说中的彼岸。小弟这只宝珠虽然乃是由天龙蕴养,宝珠已通仙,但比起彼岸之物来,实在是有所逊色,这一局是秦兄胜。”

    “咕”吞口水的声音响起,在金戈的点评刚落下的时候,黄金庙前观看的修士强者中就有不少人吞口水的,不论是金碗还是宝珠,都是无价之物,他们听到了都不由直吞口水,如果他们此时都是在黄金庙中的话,那只怕是已经死亡了。

    不过,金戈和秦百里都安然无恙,这说明他们两个人都对这两件宝物没有任何贪念。

    单是凭着这一份的定力,都让在场的许多修士强者十分佩服,至少他们是做不到。

    “侥幸,侥幸,小弟也只是碰碰运气而己。”秦百里笑了起来,说道:“现在你我各胜三局,金戈兄还要再赌吗?”?“既然都来了,何不赌个痛快。”金戈笑着说道。

    “好,既然是如此,我舍命陪君子。”秦百里大笑,也豪气地说道。(未完待续。)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