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你若是如此威胁,那也没有办法的事情。”龙猫“蓬”的一声,又消失,又出现,说道。

    “我这不需在威胁,如果我要威胁,在以前来的时候就威胁了。”李七夜淡淡地说道:“我只想告诉你,我这将会最后一次来这里,此次之后再也不来佛野,所以对于我而言,不论答案是怎么样的,我都需要一样,否则,佛野就让它消失在时间长河吧!”

    “我也很想告诉你。”龙猫摇头,说道:“可惜,我们也一样不知道答案,因为这件事我们并没有参与,只能说是抱歉,我们帮不了你什么。”

    听到龙猫的话,李七夜眯了一下眼睛,徐徐地说道:“如此说来,当年寻找那个世界的不是你们这八尊金身大佛,而是那尊离开的金身大佛。”

    “是的。”龙猫说道:“我们当年所研究的乃是正面去面对灾难,但他有其他的想法,他认为我们的方法是行不通,所以他在尝试着更多的途径,包括那个不存在的世界。”

    “我明白了。”李七夜徐徐地说道:“在纪元崩灭之时难怪他能逃脱,可惜,他还是放不下,放不下心里面的那一份执念!”

    “又有谁能放得下心中的执念呢,佛,也不能万世皆空。”龙猫徐徐地说道:“你不也是放不下心里面的执念,谁都会去迎接最后的一战。或者你曾与他一样,在那不存在的世界中寻找一个大世生存的方法。”

    “不,我不是心有慈悲之人。”李七夜笑着摇了摇头,说道:“我寻找不存在的世界,那只是为了我自己而己,仅此而己,并不为了世人众生。”

    说到这里,李七夜笑了笑,说道:“既然你们这里没有什么我需要的东西,也该是离开的时候了。”

    “或者,你可以带一件东西离开。”此时龙猫张开手掌,它那毛茸茸的手掌上放着一颗种子。

    当这一颗种子出现之时只见是佛光万丈,这小小的一颗种子,宛如是蕴养有三千世界,种子散发出了磅礴无尽的生命力,似乎在这种子里面可以诞生亿万生灵,似乎当这颗种子发芽生长之时,便能开天辟地一样。

    “这种子若是发芽,便是大世璀璨。”龙猫说道:“如果有谁能种下这颗种子,那是非你属莫,你是能趟过我们纪元的人,也是能在这树下悟道的人,未来你能承载全新的纪元,开辟一个前所未有的道路,你将会承前启后。”

    “这样的好东西,还是你们自己留着吧。”李七夜不由笑了起来,说道:“我可不是刚出道的小毛头,看到宝物就流口水。这颗因果之种的确好东西,这是一个纪元的蕴养,可惜,这样的东西同样是承载着一个纪元的因果”

    “就算它能给你带来天大的好处,也一样能给你带来可怕的因果!斩因果,启大世,这是多么麻烦的事情,所以说这东西你们还是自己留着吧,留给有缘之人吧。”说到这里,李七夜已经站起来了。

    “除了这样的颗种子,或者我们能给你带来更多的好处。”龙猫说道:“只要你能把这颗种子带出去,种下它,你能在我们这个世界获得更多。你是一个非凡之人,也知道再璀璨的大世都无法避免崩灭,难道你没想过大世崩灭之时何去何从?跟我说教吗?”李七夜不由笑了起来,站起来的他,又重新坐下了,他淡淡地笑着说道:“如果你说宝物,拿宝物来跟我作交换什么的,坦然地说,我不感兴趣,举世之间,宝物多如牛毛,我又何必沾上你们的因果。”

    说到这里,李七夜顿了一下,徐徐地说道:“至于你所说的大世崩灭,这个我很清楚,我研究过的纪元不仅仅只是你们而己,所以我知道这一天到来之时将会是怎么样的,我也知道将会有怎么样的后果。”

    “你是一位先贤,你有着卓远的见识,该知如何去救世,虽然我们是失败了,但我们是面对过,对于这样的力量很清楚,如果可以,我们能传授你很多的东西。”龙猫说道。

    “不,你想错了。”李七夜笑着说道:“我并不是救世主,我也从来没想过救世。大世如何,说真的,我没有多去想过,如果说你们能传授我救世的东西,只能说你们找错人了。”

    “大世若崩,你若不救世,难道将遁于黑暗?”龙猫说道。

    “你想多了。”李七夜笑着摇头说道:“为什么不救世就将遁于黑暗?救不救世,那与我无关。我想做的是斩了一切挡我道路者而己,我脚下便是大世,何需去救!你们一开始的策略就是错误,在毁灭降临之时你们却是救世,而不是斩道大世之下,苍天从不悯怜,也没有人会去悯怜,若谁去悯怜,那只不过是葬送机会而己。你们能救得一世,能救得永世吗?唯有斩之,大世才长存,至于斩道之后,是不是存世,那就问一问你自己的道心了。”

    说到这里,李七夜淡然一笑,说道:“世间,从来不存在救世,因为一切都在人心。不要忘记了一句话,天地良心!所以一切都在人心之中。灭世也好,黑暗也罢,都在我们的心中,所以你救得了大世,救得了人心吗?”

    李七夜的话让龙猫沉默起来,达到了他们这样的存在,对于一切都已经是很透彻了,只不过是抱怎么样的立场而己。

    “你们的纪元,佛光普照,慈悲为怀,但却没能救下你们的世界。”李七夜淡淡地笑着说道:“大家都知道,救世,非一日之功。贼老天也很清楚,世间又有谁能救世呢?只不过是一个又一个轮回而己。这不在于你我,也不在于贼老天,在于人心,一切都在世人的心中。”

    “你若不救世,又为何苦苦追寻,又为何执着不放。”最终龙猫徐徐地说道:“以你的造化,足可远遁而去,你又为何苦苦要一战到底。”

    “我只需要一个答案而己。”李七夜淡淡一笑,徐徐地说道:“我战到最后,所为的不是救世,只想要一个答案!”

    “世间本无答案,没有人能答案你答案,或者答案早就在你的心中。”龙猫说道:“就算你是战到最后,也不见得能得到答案!”

    “无所谓了,就算我心中有答案,我也想要知道另一个答案。”李七夜笑着说道:“如果不告诉我答案,我会揍到它给出答案为止!”

    “得到答案之后呢?”龙猫徐徐地说道:“你若是能成功,就如你所说,大世便在你的脚下,对于大世,你救还是不救?我都说过,大世,不在于我们,在于人心。”李七夜神秘一笑,说道:“大世救与不救,在于世人自己。记住,天地良心,这句话并不是传说,也不是虚妄,也不是空谈,它一直都存在”

    “所以,当世人仰望天空的时候,当灾难来临的时候,摸着自己的胸膛去好好问一下自己。如果真的到了这么一天,那么,天地良心一直都在,它并不是传说,那么大世一直都在,没有所谓的灭世,也没有所谓的轮回。”

    说到这里,李七夜看了龙猫一下,神秘地一笑,说道:“你们种下的是佛种,渡化众生,如果说没有恶,哪里来渡化?你们渡化了一个又一个时代,却未能渡化尽芸芸众生,这是因为你们不够慈悲,还是因为世间太多的恶呢?或者,世间本就无善恶,所以何来渡化?”

    听到李七夜这样的话,龙猫沉默起来。

    “所以,我的道路与所有纪元不一样,成佛也好,成魔也罢,就算是成神成仙,都是世人的事情。我只给这个纪元种下一样东西天地良心!”说到这里,李七夜郑重地说道:“未来,大世是存是灭,是凋零是兴盛,在于每一个人的心中。当我战到最后的时候,天地良心就在那里的时候,我该做的也做完了”

    “大世是存是灭,这里的一切都交给世人,这是每一个人的责任,每一个人生来就具有的东西!所以这个世界没有救世主,没有谁能救得了自己的世界,你救得了一时救不了永世!只要每一个人都心存一念,那才能救得了自己的世界,否则,所谓的救世主,那只不过是对大世的放纵而己。”

    说到这里,李七夜的神态十分的严肃,十分的郑重,他没有与其他人说过这样的话,因为只有到达了他们这样的层次才能真正去探讨这个问题,否则其他人只不过是水中看月、雾里观花而己。

    “天地良心”最终,龙猫喃喃自语。

    “所以,我不是救世主,你们也不是救世主。”李七夜淡淡地笑着说道:“你们是种下了佛种,可惜,却没有把佛种种在人心之中,否则你们或者还有一线的希望。就像另一尊金身大佛一样,就算他能重头再来,那又怎么样,就算他能最后一战,那又能怎么样?最终也只不过是竹篮打水一场空而己。”^

第1955章龙猫    说到这里,李七夜不由轻轻地叹息一声,说道:“可惜,这种方法依然不行,依然未能保住他们的纪元,最终一个璀璨的纪元依然逃不过崩灭的命运,整个浩瀚无边的世界,也只是残存了这仅仅的佛野而己。”

    “整整一个纪元的力量都无法对抗毁灭吗?”齐临帝女不由震撼,她无法想象这究竟是怎么样的毁灭让一个纪元的力量都无法对抗的。

    “有时候不在于人多与寡。”李七夜看了齐临帝女一眼,徐徐地说道:“在某种程度,并不是说你聚集的人越多,你聚集的力量越强大,这就是越有利。这是一个讲究因果的纪元,如果你聚集了整个纪元的力量,就是整个纪元的因果,每一个人都有自己的因果……”

    “……当一个个人聚集在一起的时候,这并不是聚集了所有的力量,那是聚集了所有的因果,无法穿透因果,人数再多,那也只不过是散沙而己,这就像是恒河之沙一样,恒河沙数,再多的河沙,堆出来的也只不过是沙塔而己。”说到这里,他看着眼前这八尊金身大佛。

    听到这样的一席话,齐临帝女不由沉默了,一个纪元崩灭,那是十分恐怖的事情。

    “那个离开的金身大佛呢?”齐临帝女回过神来,不由问道:“他死了吗?”

    “不,他躲起来了,最终他躲过了纪元的崩灭。”李七夜徐徐地说道:“他活下来了,但,活下来又如何,他的幻元已经灰飞烟灭了,他已经不属于任何纪元,他是不允许出现在时间长河之中,他只有继续躲着,一旦出世,便会受到镇杀,便会受到重重的掣肘!”

    “毁灭的纪元竟然会有人活下来!”听到这样的消息,让齐临帝女完全震撼了,这样的事情是她以前从来没有接触过的,她不由吃惊地说道:“这尊金身大佛是躲在哪里呢?”?李七夜只是笑了笑,没有回答齐临帝女的问题,只是看着眼前这八尊金身大佛而己。

    见李七夜不愿意说,齐临帝女也不敢去追问。

    过了好一会儿之后,李七夜收回了目光,一指左右两边,说道:“这老庙的左右两墙各有一扇通往大道奥妙的门户,在这门户之中能得到什么,就看你自己的造化了。现在你只有一个机会,左右两边的庙墙只能选一边,你选哪一边?”

    听到李七夜这样的话,齐临帝女不由看了看,看了看左边,又看了看右边,两边都没有什么区别,两边的庙墙都是由青砖所彻,甚至可以说,两边的庙墙看起来都是一模一样,根本就没有区别。

    “左右两边有什么区别吗?”齐临帝女看了看左右两边的墙,分不出这里面的区别,只好向李七夜求助。

    “左边为因果之道。”李七夜淡淡地笑着说道:“右边为佛家之妙。你是选因果之道,还是选佛家之妙呢?”

    李七夜这话再次让齐临帝女愕了一下,她根本就没有接触过因果之道、佛家之妙,根本就不知道这两者有什么区别了。

    “那就选右边吧。”齐临帝女也不知道选那个好,就选了离自己最近的右边庙墙,也就是李七夜所说的佛家之妙。

    “去吧,机缘等着你,能得怎么样的造化,就看你自己了。”李七夜吩咐说道。

    齐临帝女站在墙边,看着眼前这一块块青砖,一下子束手无策,只好向李七夜求助,说道:“怎么样才能见到佛家之妙呢?”

    这庙墙之上除了青砖,根本就没有其他东西,在上面也没有刻上什么功法之类的东西。

    “手放在墙上,摒弃杂念,随心而动,只要你能见得你自己的初心,你就能进去。”李七夜徐徐地说道。

    齐临帝女听到李七夜的指点之后,她深深地呼吸了一口气,摒弃杂念,双手按在了庙墙之上。

    此时一片寂静,只能听到齐临帝女那匀称的呼吸声,时间一刻刻过去,也不知道过了多久,听到“嗡”的一声响起,只见庙墙一下子模糊起来,好像庙墙慢慢消失一样,接着空间就像平静的湖水被投进了一颗石子,泛起了漪涟,听到“啵”的一声响起,紧接着齐临帝女消失了。

    齐临帝女消失之后,庙墙又再一次出现了,没有任何异样,好像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过一样,齐临帝女也好像从来没有来过这里一样。

    目送齐临帝女消失之后,李七夜只是淡淡一笑,此时他围过了八尊金身大佛,站在老庙的后墙之前,他伸出了双掌,按在了庙墙之上。

    过了好一会儿,听到“啵”的一声,空间荡漾,刚接着李七夜也消失了。

    李七夜再次出现的时候,他是站在一个虚空之下,只见这里是星光点点,这点点的星光点缀着这个星空,虽然星光黯淡,但依然是那么的美丽。

    李七夜盘坐在虚空之中,闭上了眼睛,好像是睡着了。

    在这虚空之中,时光是不会流逝的,那怕是过了再久的时间,它依然是停止的,依然是一动不动的。

    也不知道过过了多久,听到“啵”的一声响起,在李七夜不远处浮现了一个虚影,这个虚影看起来像一条盘着的小龙,又像是一只小猫,毛茸茸的,有一双碧蓝的大眼睛,看起来十分的可爱。

    “你终于愿意出现了。”李七夜缓缓地睁开双眼,淡淡地笑着说道。

    “你是谁?”一个声音响起,这不是真正的声音,更准确地说这是一股神念,这个声音响起的时候,这只龙猫又出现在李七夜的另一边了。

    “我只是一个过客而己,时间长河的过客。”李七夜淡淡地笑着说道。

    “蓬”的一声,龙猫消失,然后又在另一边出现,它的声音响起:“你不止一次来过这里,你为何而来?”

    这个声音听起来并不苍老,但却十分的古远,似乎是从遥远的纪元传递到这里一样。

    “你只是一缕佛念而己,起源至此而己,你觉得我有什么可求?”李七夜淡淡地笑着说道:“我能知道的,也知道的差不多了,你们的纪元,你们的起源,又比如说你们九大金身大佛的因果,该知道的,我都已经知道了。”

    “既然你都知道了,那何需一次又一次来此。”龙猫说道,接着“蓬”的一声响起,它又从原地消失,出现在另外一端。

    “不,还差一件事。”李七夜淡淡地说道:“我缺少一个世界,可以说,九天十地,一个又一个纪元,我都已经梳理清楚了,但,还缺一个世界!”

    “怎么样的世界。”龙猫再次消失,又再次出现,它的声音从遥远的地方传来。

    “一个不存在的世界。”李七夜淡淡地笑着说道:“如果我没猜错的话,你们九大金身大佛其中有一人知道这里面的奥妙,至少他曾尝试过。”

    “既然是不存在的世界,那就没有这样的一个世界。”龙猫出现在李七夜身旁,一双碧眼看着李七夜,好像是要洞察李七夜一样。

    “别人或者是不知道,但,不要忘记了,我可是趟过你们纪元的人,我是可以走完你们恒河的人!该知道的,我定能知道。”李七夜徐徐地说道:“这个不存在的世界,就是存在,我需要通天之路!”

    “如果你想知道所谓的通天之路,那我就无法给你了。”这位龙猫说道:“只怕世间没有这样的一个世界,也没有这样的一条通天之路!”

    “是吗?”李七夜不由笑了笑,说道:“你们九大金身大佛就真的没有研究过?你们真的没探讨过如何避世,如保规避纪元的崩灭。你们知道无法逃脱之时,你们没有想过把自己纪元的种子,把纪元的希望送到一个安全的地方……”

    “……一个连贼老天都无法企及的地方!我相信,你们是研究过,而且不止是你们九大金身大佛研究过,事实上在其他的纪元中,有着其他的巨头研究过!这个所谓不存在的世界,却一直存在着!”

    “既然它不存在,那就有着它不存在的道理。”龙猫出现在李七夜面前,说道:“就算真的有这样的一个世界,它也是不容人进去,因为它是不存在的。”

    “不用跟我打哑谜。”李七夜淡淡地笑着说道:“你们九大金身大佛曾经研究过,曾经研究过是怎么样进去,甚至研究过怎么样出来!所以我想知道你们研究的细节。”

    “这么说来,你是想过去了?”龙猫认真审视李七夜的一双眼睛。

    李七夜直视龙猫的碧眼,十分的坦然,淡淡地笑着说道:“我既有所求,那就必须走一趟。”

    “这个我只怕是帮不了你。”最终,龙猫摇了摇头,说道:“我也不知道这样的一个不存在的世界。”

    “如果真的有必要的话,我这个人是不介意再走恒河一次的,大不了把恒河掀过来!只是我并不想浪费我的时间而己。”李七夜徐徐地说道:“如果我掀翻恒河,那么佛野就从此灰飞烟灭,什么佛的纪元,什么九大金身大佛,都不曾存在过,都不曾留下过任何痕迹,它彻地的从时间长河中抹去!”(未完待续。)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