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就这样的一个又一个紧套着的黑洞,宛如是世间最恐怖的深渊,它能吞噬世间的一切,不论是生灵,还是时光,又或者是因果,所有一切出现在这里的东西都会被吞噬。

    特别是当这一个个黑洞往不同往向转动的时候,就好像是万古巨兽的大嘴在咀嚼着一样,任何进入黑洞的东西都会被撕得粉碎,连时光都会被撕得粉碎。

    但是,就是如此恐怖的黑洞,恒河却贯穿所有的黑洞,它穿过了一个又一个的黑洞,恒河之水依然是静静地流淌着,似乎丝毫不受影响一样。

    在看到黑洞的瞬间,齐临帝女身体不由颤了一下,就是在这石火电光之间,齐临帝女一下子僵住了,一动都不能动,就在这一刻齐临帝女感觉自己的灵魂出窍而去,瞬间被黑洞把它从身体里抽了出来一样。

    而自己的灵魂一下子被抽出来她自己却无能为力,因为在这样的力量之下她根本就不能反抗,连丝毫反抗的力量都没有,在这黑洞的影响之下,她的道心根本就守不住自己的灵魂,她的身体完全动弹不得,连一根手指都不能动一下。

    灵魂出窍,看着自己的身体在那里一动不动,这把齐临帝女吓坏了,吓得魂飞魄散,这一刻她感觉自己要玩完了。

    但就在这石火电光之间,有股暖流传递到了她的灵魂,一股磅礴无穷的力量瞬间把她的灵魂拉了回来,瞬间归体。

    在灵魂归体的瞬间,齐临帝女打了一个冷颤,全身发软,差点摔倒,在这刹那之间,李七夜把她揽入怀中。

    “不要去看它,以你现在的道心还远远无法抵抗它的威力。”李七夜徐徐地说道。

    此时齐临帝女已经没有听到李七夜说什么了,跌落于李七夜的怀中,那宽大坚实的胸膛一下子给了她安全感,宛如是广阔无比的港湾,在这里是那么的宁静,那么的让人安心,任何风浪到来,都能让人舒服休憩。

    跌落于这样的胸膛,一股独一无二的男人气息萦绕于她的鼻端,这独一无二的男儿气息宛如是世间最好闻的气味,让她一颗惊慌的心灵一下子安宁起来,忍不住紧紧地依靠,让她芳心又香又甜,整个人宛如在云端一样。

    此时齐临帝女深深地埋入于李七夜的胸怀之中,紧紧地窝在那里,在这一刻不论是什么凶险,不论是什么样的惊魂,都变得那么微不足道。

    尽管齐临帝女深埋于胸膛之中,李七夜都没有去多关注她一眼,此时他双目的光芒一凝,道心生念,无上意志瞬间爆发,一念成佛。

    “阿弥陀佛”一声佛号响起,就在这刹那之间,李七夜全身喷涌出了无穷无尽的佛光,他的无穷无尽佛光一下子照亮了天地,遮蔽了世间的一切,甚至连黑洞都一下子被他无穷无尽的佛光所染了颜色。

    在这刹那之间,李七夜化作了一尊无上圣佛,高远无上,他的衣裳是佛光闪闪,那怕曾是普通的衣裳在这一刻都已经是化作了一件佛宝,那是一件古佛的袈裟,充满了佛性,似乎这样的一件古佛袈裟一落下,它就可以笼罩一个世界,把一个世界化作一个古老的佛国。

    更为震撼的是,李七夜脑后生出了佛盘,佛盘转动,每转一次就是一个纪元兴衰,三千世界交替,不论是时间如何流逝,不论是因果如何变换,不论是大道如何的演化,他都亘横于其中。

    在这一刻,李七夜即是佛,佛即是李七夜,他一念可化万千佛国,一念可渡亿万生灵,一念可平万世之乱!

    深埋于李七夜胸膛的齐临帝女抬头一看,看到李七夜佛光亿万丈,一念化万千佛国,一念可渡亿万生灵,一念可平万世之乱,齐临帝女如果不是李七夜抱着她,只怕她已经跪拜在地上,臣伏于李七夜的脚下,会忍不住亲吻他的脚尖。

    “嘛哞”此时化佛的李七夜口吐佛家真言,化作佛家之法,一道佛光点在了划舟的僧尸眉心,一法点化。

    “阿弥陀佛”此时本是已经成为尸体的僧尸竟然会开口唱了一声佛号,稽首,行佛礼。在这刹那之间,李七夜的那一道佛光在他的眉心炸开,听到“滋、滋、滋”的声音响起,只见佛光绽放,眨眼之间蔓延于僧尸的全身。

    在这一刻僧尸竟然也散发出了佛光,好像一下子活了过来一样,佛性弥漫,他是一位得道的高僧。

    虽然僧尸依然是死人,依然是一具尸体,但在这个时候他身上充满了佛性,似乎一切都变得不一样,就算是他没有了生命而佛性宛如是赐于了他生命一样。

    “哗啦”的一声响起,本来渡舟是驶往黑洞的,但就在这刹那之间僧尸突然把小舟一横,一下子改变了方向,往右边驶去。

    僧尸依然没有表情,依然没有神采,他依然是机械地划着渡舟,但是在这一刻渡舟却完全改变了方向。

    要知道,只要你坐在渡舟之上,你就无法改变方向,只能任何渡舟载你前行,但这一刻却奇迹发生了,有了佛性的僧尸竟然改变了渡舟的方向,把李七夜和齐临帝女带离了黑洞。

    看到这样的一幕,齐临帝女也是十分吃惊,没有想到会发生这样的事情。

    随着渡舟前行,慢慢地黑洞越来越远,越来越远,最后黑洞消失在身后,再也看不见了。

    恒河之水依然是静静流淌着,似乎恒河是广垠无边,不论你往哪一个方向划去,都有恒河水出现在你的眼前。

    看到黑洞消失之后,齐临帝女不由松了一口气,这总算是逃过了一劫了。

    此时李七夜也散去了佛光,收回了意念,他再一回露出本相,依然是一个看起来平凡无奇的男子。

    虽然李七夜已经散去了佛光了,但僧尸依然是佛光闪闪,充满了佛性,因为李七夜把佛光留在了它的体内,这样的佛性是久久不散。

    齐临帝女呆呆地看着这一幕,刚才所发生的事情,如梦如幻,如果不是自己亲眼所见,那实在是让人难于相信。

    “抱着舒服吗?”就在齐临帝女痴痴地看着李七夜那平凡的脸庞之时,李七夜那悠然的声音在她耳边响起。

    听到这样的话,齐临帝女打了个激灵,一下子回过神来,在这个时候她才发现自己紧紧地抱着李七夜,紧紧地窝在他的胸膛之上,没有丝毫松手的意思。

    这顿时让齐临帝女粉脸通红,立即松开了双手,这一时之间让齐临帝女全身火辣辣的,一种说不出来的情愫在心底里弥漫。

    尽管是如此,齐临帝女心里面还是十分的愉快,一种说不出来的甜滋滋的感觉浸透了她的一颗芳心。

    当齐临帝女偷偷地瞄李七夜一眼之时,只见李七夜神态自然,轻松自在,这才让齐临帝女松了一口气,一颗芳心也平静了不少。

    齐临帝女看了看神态自然的李七夜,不由轻轻地问道:“刚才那是什么?”?“一念成佛而己。”李七夜平淡地说道。

    李七夜这平淡的口吻让齐临帝女有些目瞪口呆,如果刚才不是她自己亲眼所见,都无法相信,她忍不住说道:“一念真的能成佛吗?”

    成佛,这谈何容易的事情,多少人修练了几千年几万年,都无法成佛,一念成佛,那简直就是一种神话。

    “这就要看谁了。”李七夜淡淡地笑着说道:“只要你有一颗足够坚定的道心,没有什么不可以,是佛,还是魔,那也只不过是在于你一念之间。这无关于你的造化,无关于你的修行,唯一的就是你的道心,你的道心主宰着你的一切,你想成佛成魔,都在于你的道心之中,这并不是说,你修练魔功,就成魔,修练佛法就成佛!”

    听到李七夜这样的话,齐临帝女不由沉默了一下,一念成魔,一念成佛,那是一颗怎么样的道心,无需依托于魔功,无需依托于佛法,完全是凭着自己的一念,这样的一颗道心是何等的恐怖!

    “我们这是通往哪里?”好不容易,齐临帝女回过神来,看着前面,只见前面依然是欲隐欲现,根本就看不清前面是什么。

    “一个地方。”李七夜轻轻地说道:“一个寂灭的地方,,这个纪元在毁灭之时唯一能遗存下来的地方,真正的遗存。”

    齐临帝女没有再说话,而此时李七夜也没有说话,闭目养神。齐临帝女也坐在他身边,也缓缓地闭上了眼睛,任由渡舟载着他们前行。只要李七夜在身边,对于齐临帝女来说,她不在乎渡舟能把他们载到什么地方。

    “到了。”也不知道过了多久,李七夜的声音在齐临帝女的耳边响起,齐临帝女忙是睁开了双眼。

    她睁眼一看,此时只见渡舟已经停泊在岸边了,而本是划舟的僧尸在这个时候竟然是訇伏在岸边,只见它五体投地,朝前面膜拜,它就这样拜倒在地上,一动都不动,似乎已经化作了一尊雕像一样。(未完待续。)

第1952章渡恒河    “渡舟来了”就在这一叶小舟停在了渡口的时候,有人大叫一声,立即引来了停留于黄金庙前的许多修士强者,许多好奇的修士强者围了过来,就算那些没围过来的修士强者,也都纷纷把目前投于这一叶小舟之上。

    “渡舟来了,有人上舟吗?”有人忍不住说道。

    “我们上渡舟如何,说不定能登上彼岸。”有年轻一辈的强者看到渡舟停在了渡口,不由跃跃欲试地说道。

    “上你的头!”这位年轻强者的长辈立即一巴掌抽在他的后脑勺上,一把掌把他抽醒,骂道:“当年你祖先乃是一位拥有七个图腾的高位上神,他就在这渡口登上渡舟的,从此是一去不返!”说到这里,神态不由为之一黯。

    听到这样的话,让第一次来渡口的人都不由神态一凛,连七个图腾的高位上神都一去不返,这未免太恐怖了吧。

    “渡舟真的是渡到彼岸吗?”看到这一叶小舟停在那里,有年轻修士好奇地问道。

    长辈摇头,轻轻地说道:“不知道,传说登上渡舟的人从来没有回来过,一去不返,就像是人间蒸发了一样,曾经有不少威名赫赫的大人物登过渡舟,但最终都是未能成功,一个都没有活着回来。至少我所知道的人中,没有听说过谁登上渡舟之后,能活着回来的。”

    听到这样的话,站在渡口看热闹的修士强者都不由心里面发毛,在刚才一些不知情的人还有点心动,不由跃跃欲试,但现在听到去过的人都没有回来,这就像是一盆冷水直泼在他们的头顶上了。

    “登得彼岸,斩苦业,得众生乐果,传说可永生,不知道是不是。”就是老一辈的强者看着这一叶小舟都有些心动,但最终还是忍住了。

    事实上,心动的又何止一二个强者呢,但是连上神都不能活着回来,那怕他们心动,也只好打消念头了。

    虽然说对于无数的修士强者来说永生是充满了诱惑,但从来没有人成功过,比他们更强的人都没有成功过,所以他们都不敢去尝试,不敢去冒险。

    此时不少人围在渡口,都好奇地打量着划舟的僧尸,这个僧尸没有任何表情,它就是一具死尸,根本就没有情绪可言。

    虽然很多人对于划舟的僧尸都很好奇,但没有谁敢去招惹,因为来过佛野的人都知道这里与佛有关的东西都有因果,不可随便招惹,一旦惹上因果,再也无法摆脱。

    “上舟吧。”李七夜看了一下时间,时间也到了,对齐临帝女说道,然后他登上了渡舟。

    见李七夜登上渡舟之后,齐临帝女也毫不犹豫登上渡舟。虽然说登上渡舟的人都没有一个活着回来,甚至连高位上神都不例外,但齐临帝女却对李七夜有着无限的信心,不论是去什么地方,只要李七夜在,她就不怕。

    “第一凶人和帝女登渡舟了。”看到李七夜和齐临帝女登上渡舟,一时之间不由骚动起来,很多人都看着李七夜和齐临帝女。

    “第一凶人太邪门了吧,这都敢去,这小子好像没有不敢做的事情。”看到李七夜带着齐临帝女登上了渡舟,有强者不由吃惊又意外地说道。

    就在所有人都惊愕意外的时候,僧尸划着渡舟,缓缓离开了,也不等待任何人。

    渡舟一直以来都是如此,每隔一段时间它会出现在渡口,它在渡口停留很短的时间,然后不管有没有人登上渡舟,只要是时间一到,僧尸就会划着渡舟离开。

    传说,自从出现之后,一直到现在,它从来没有间断过,一直都是准时出现在渡口,然后准时离开。

    没有人知道这一叶渡舟究竟是从何来而来,又驶向何方。虽然曾有不少号称是无敌之辈登上渡舟,欲解开渡舟之谜,但是这些曾经是无敌一时的大人物都没能活着回来。

    也正是因为如此,随着一代代相传,渡舟成了很多人口中的死亡之舟,在后来越来越少人愿意登上渡舟。

    此时渡舟载着李七夜和齐临帝女缓缓离开,大家都呆呆地看着渡舟慢慢地消失在恒河之中,当再也看不到之后,大家这才收回了目光。

    “哼,从此世间再无所谓的第一凶人,登上渡舟,必死无疑,连高位上神都不能活着回来,何况是他。”见到李七夜和齐临帝女消失在恒河之后,有天族的强者冷哼一声。

    因为最近李七夜杀的都是他们天族的人,所以不少天族强者对李七夜抱有成见。

    “可惜了齐临帝女。”也有年轻修士不由十分遗憾地说道:“齐临帝女不论是美貌还是天赋,在当今青洲都是数一数二,乃是天之骄女,不出几年她必定能继承齐临帝家的大统,就算她没有野心问鼎天命……”

    “……那也必能成为了不起的上神,她却偏偏与第一凶人走在了一起,这一下只怕把自己的性命都搭上去了。”说到这里,他不由怅然叹息一声,有些落寞。

    “哼,可恶的第一凶人,自己去送死也就罢了,为什么偏偏要带着齐临帝女呢。他自己想不开就想不开,为什么要把齐临帝女也搭上去!他一定是用什么妖术迷惑了齐临帝女!齐临帝女有着大好年华,就被第一凶人害死了。”在青洲中有着不少年轻一辈的修士是爱慕齐临帝女的,所以见齐临帝女也跟着李七夜消失在恒河之后,这些对齐临帝女有爱慕的年轻修士不由恨恨地说道,他们把李七夜恨之入骨。

    “这个第一凶人是很邪门,道行浅,却偏偏无敌,邪门透顶,我倒希望他能创造一个奇迹。千百万年以来,登上渡舟,从来没有人能活着回来,大家都对渡舟绝望了,如果第一凶人能活着回来,那必定能给后世之人带来希望,或者这世间还真的有彼岸。”虽然有很多人认为李七夜必死无疑,但是一些年老的大人物却在心里面企盼奇迹发生,他们倒希望李七夜能活着回来。

    如果有人能从渡舟上活着回来,那么未来就充满了无数的可能!或者世间真的存在彼岸,或者真的存在长生。

    恒河水依然是静静地流淌着,齐临帝女跟着李七夜坐在渡舟之上,齐临帝女此时远眺,已经看不到恒河渡口了,再往对岸眺望,对岸依然是隐隐欲现,依然是一片蒙胧,依然是无法看清对面的情况。

    收回了目光,只见僧尸依然是没有任何神态,只是冷漠地划着渡舟而己。

    渡舟划行在恒河之上,在这一刹那之间,齐临帝女有着一种错觉,好像他们已经不在这个时空一样,不在青洲,也不在这个纪元,他们坐在渡舟之上,脱离了世间的一切因果,在一条不为人知的时间长河之上慢慢划行着。

    或者这就正如李七夜所说的那样,恒河根本就不是一条河,它是一个纪元的无数信仰聚集而成的,它是在一个纪元中流淌,那怕这个纪元已经不复存在了,它依然是无声无息地流淌着。

    漂泊在这样的恒河之上,只怕不论是谁心里面都会发慌,就算是齐临帝女也不例外,因为她感觉如果是自己一个人坐在渡舟上的话,那只怕是永远都回不去了。

    齐临帝女收回了目光,当她的目光落在李七夜那平静的脸庞之时,她一颗心又放松下来,只要李七夜在身边,她的一颗心就很安宁,就不知道什么叫做危险。

    “渡舟把我们带到哪里去?是彼岸吗?”齐临帝女回过神来之后,不由轻轻地问李七夜。

    李七夜不由笑了笑,轻轻摇头,说道:“这已经不是那个纪元,已经没有了彼岸,所谓当年的彼岸,那已经是成为了一个死亡之地。这叶渡舟就是要把我们带往死亡之地的。”

    “把我们带往死亡之地,就是那个任何人都无法活着回来的地方吗?”齐临帝女心里面不由跳了一下。

    “是的。”李七夜淡淡一笑,说道:“就算是高位上神也一样无法活着回来,不过,我们不去那里。”

    李七夜的话让齐临帝女愕了一下,因为李七夜这话是自相矛盾,渡舟是把他们带到死亡之地,但他们又不去死亡之地。

    此时李七夜没有在说话,只是静静地坐在那里,闭目养神。齐临帝女也没有再问,也学着李七夜的模样静静地坐在那里。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李七夜突然睁开了双眼,徐徐地说道:“死亡之地,就在眼前。”

    这话一出,把齐临帝女吓了一大跳,她立即睁开了双眼。

    恒河依然静静地流淌着,但此时往前面一看,把齐临帝女吓得差点跳起来,只见前面有着一个巨大无比的黑洞,这个黑洞就是恒河的尽头。

    而且在那尽头,不只有一个黑洞,有着很多的黑洞,一个黑洞紧套着一个黑洞,如此一来,一直连环套下去,宛如无穷无尽一样。

    更让人觉得可怕的是,这里面的一个个黑洞都在转动着,每一个黑洞都往不同的方向在转动,似乎每一个黑洞都通往不通的世界一样。(~^~)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