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渡舟来了”就在这一叶小舟停在了渡口的时候,有人大叫一声,立即引来了停留于黄金庙前的许多修士强者,许多好奇的修士强者围了过来,就算那些没围过来的修士强者,也都纷纷把目前投于这一叶小舟之上。

    “渡舟来了,有人上舟吗?”有人忍不住说道。

    “我们上渡舟如何,说不定能登上彼岸。”有年轻一辈的强者看到渡舟停在了渡口,不由跃跃欲试地说道。

    “上你的头!”这位年轻强者的长辈立即一巴掌抽在他的后脑勺上,一把掌把他抽醒,骂道:“当年你祖先乃是一位拥有七个图腾的高位上神,他就在这渡口登上渡舟的,从此是一去不返!”说到这里,神态不由为之一黯。

    听到这样的话,让第一次来渡口的人都不由神态一凛,连七个图腾的高位上神都一去不返,这未免太恐怖了吧。

    “渡舟真的是渡到彼岸吗?”看到这一叶小舟停在那里,有年轻修士好奇地问道。

    长辈摇头,轻轻地说道:“不知道,传说登上渡舟的人从来没有回来过,一去不返,就像是人间蒸发了一样,曾经有不少威名赫赫的大人物登过渡舟,但最终都是未能成功,一个都没有活着回来。至少我所知道的人中,没有听说过谁登上渡舟之后,能活着回来的。”

    听到这样的话,站在渡口看热闹的修士强者都不由心里面发毛,在刚才一些不知情的人还有点心动,不由跃跃欲试,但现在听到去过的人都没有回来,这就像是一盆冷水直泼在他们的头顶上了。

    “登得彼岸,斩苦业,得众生乐果,传说可永生,不知道是不是。”就是老一辈的强者看着这一叶小舟都有些心动,但最终还是忍住了。

    事实上,心动的又何止一二个强者呢,但是连上神都不能活着回来,那怕他们心动,也只好打消念头了。

    虽然说对于无数的修士强者来说永生是充满了诱惑,但从来没有人成功过,比他们更强的人都没有成功过,所以他们都不敢去尝试,不敢去冒险。

    此时不少人围在渡口,都好奇地打量着划舟的僧尸,这个僧尸没有任何表情,它就是一具死尸,根本就没有情绪可言。

    虽然很多人对于划舟的僧尸都很好奇,但没有谁敢去招惹,因为来过佛野的人都知道这里与佛有关的东西都有因果,不可随便招惹,一旦惹上因果,再也无法摆脱。

    “上舟吧。”李七夜看了一下时间,时间也到了,对齐临帝女说道,然后他登上了渡舟。

    见李七夜登上渡舟之后,齐临帝女也毫不犹豫登上渡舟。虽然说登上渡舟的人都没有一个活着回来,甚至连高位上神都不例外,但齐临帝女却对李七夜有着无限的信心,不论是去什么地方,只要李七夜在,她就不怕。

    “第一凶人和帝女登渡舟了。”看到李七夜和齐临帝女登上渡舟,一时之间不由骚动起来,很多人都看着李七夜和齐临帝女。

    “第一凶人太邪门了吧,这都敢去,这小子好像没有不敢做的事情。”看到李七夜带着齐临帝女登上了渡舟,有强者不由吃惊又意外地说道。

    就在所有人都惊愕意外的时候,僧尸划着渡舟,缓缓离开了,也不等待任何人。

    渡舟一直以来都是如此,每隔一段时间它会出现在渡口,它在渡口停留很短的时间,然后不管有没有人登上渡舟,只要是时间一到,僧尸就会划着渡舟离开。

    传说,自从出现之后,一直到现在,它从来没有间断过,一直都是准时出现在渡口,然后准时离开。

    没有人知道这一叶渡舟究竟是从何来而来,又驶向何方。虽然曾有不少号称是无敌之辈登上渡舟,欲解开渡舟之谜,但是这些曾经是无敌一时的大人物都没能活着回来。

    也正是因为如此,随着一代代相传,渡舟成了很多人口中的死亡之舟,在后来越来越少人愿意登上渡舟。

    此时渡舟载着李七夜和齐临帝女缓缓离开,大家都呆呆地看着渡舟慢慢地消失在恒河之中,当再也看不到之后,大家这才收回了目光。

    “哼,从此世间再无所谓的第一凶人,登上渡舟,必死无疑,连高位上神都不能活着回来,何况是他。”见到李七夜和齐临帝女消失在恒河之后,有天族的强者冷哼一声。

    因为最近李七夜杀的都是他们天族的人,所以不少天族强者对李七夜抱有成见。

    “可惜了齐临帝女。”也有年轻修士不由十分遗憾地说道:“齐临帝女不论是美貌还是天赋,在当今青洲都是数一数二,乃是天之骄女,不出几年她必定能继承齐临帝家的大统,就算她没有野心问鼎天命……”

    “……那也必能成为了不起的上神,她却偏偏与第一凶人走在了一起,这一下只怕把自己的性命都搭上去了。”说到这里,他不由怅然叹息一声,有些落寞。

    “哼,可恶的第一凶人,自己去送死也就罢了,为什么偏偏要带着齐临帝女呢。他自己想不开就想不开,为什么要把齐临帝女也搭上去!他一定是用什么妖术迷惑了齐临帝女!齐临帝女有着大好年华,就被第一凶人害死了。”在青洲中有着不少年轻一辈的修士是爱慕齐临帝女的,所以见齐临帝女也跟着李七夜消失在恒河之后,这些对齐临帝女有爱慕的年轻修士不由恨恨地说道,他们把李七夜恨之入骨。

    “这个第一凶人是很邪门,道行浅,却偏偏无敌,邪门透顶,我倒希望他能创造一个奇迹。千百万年以来,登上渡舟,从来没有人能活着回来,大家都对渡舟绝望了,如果第一凶人能活着回来,那必定能给后世之人带来希望,或者这世间还真的有彼岸。”虽然有很多人认为李七夜必死无疑,但是一些年老的大人物却在心里面企盼奇迹发生,他们倒希望李七夜能活着回来。

    如果有人能从渡舟上活着回来,那么未来就充满了无数的可能!或者世间真的存在彼岸,或者真的存在长生。

    恒河水依然是静静地流淌着,齐临帝女跟着李七夜坐在渡舟之上,齐临帝女此时远眺,已经看不到恒河渡口了,再往对岸眺望,对岸依然是隐隐欲现,依然是一片蒙胧,依然是无法看清对面的情况。

    收回了目光,只见僧尸依然是没有任何神态,只是冷漠地划着渡舟而己。

    渡舟划行在恒河之上,在这一刹那之间,齐临帝女有着一种错觉,好像他们已经不在这个时空一样,不在青洲,也不在这个纪元,他们坐在渡舟之上,脱离了世间的一切因果,在一条不为人知的时间长河之上慢慢划行着。

    或者这就正如李七夜所说的那样,恒河根本就不是一条河,它是一个纪元的无数信仰聚集而成的,它是在一个纪元中流淌,那怕这个纪元已经不复存在了,它依然是无声无息地流淌着。

    漂泊在这样的恒河之上,只怕不论是谁心里面都会发慌,就算是齐临帝女也不例外,因为她感觉如果是自己一个人坐在渡舟上的话,那只怕是永远都回不去了。

    齐临帝女收回了目光,当她的目光落在李七夜那平静的脸庞之时,她一颗心又放松下来,只要李七夜在身边,她的一颗心就很安宁,就不知道什么叫做危险。

    “渡舟把我们带到哪里去?是彼岸吗?”齐临帝女回过神来之后,不由轻轻地问李七夜。

    李七夜不由笑了笑,轻轻摇头,说道:“这已经不是那个纪元,已经没有了彼岸,所谓当年的彼岸,那已经是成为了一个死亡之地。这叶渡舟就是要把我们带往死亡之地的。”

    “把我们带往死亡之地,就是那个任何人都无法活着回来的地方吗?”齐临帝女心里面不由跳了一下。

    “是的。”李七夜淡淡一笑,说道:“就算是高位上神也一样无法活着回来,不过,我们不去那里。”

    李七夜的话让齐临帝女愕了一下,因为李七夜这话是自相矛盾,渡舟是把他们带到死亡之地,但他们又不去死亡之地。

    此时李七夜没有在说话,只是静静地坐在那里,闭目养神。齐临帝女也没有再问,也学着李七夜的模样静静地坐在那里。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李七夜突然睁开了双眼,徐徐地说道:“死亡之地,就在眼前。”

    这话一出,把齐临帝女吓了一大跳,她立即睁开了双眼。

    恒河依然静静地流淌着,但此时往前面一看,把齐临帝女吓得差点跳起来,只见前面有着一个巨大无比的黑洞,这个黑洞就是恒河的尽头。

    而且在那尽头,不只有一个黑洞,有着很多的黑洞,一个黑洞紧套着一个黑洞,如此一来,一直连环套下去,宛如无穷无尽一样。

    更让人觉得可怕的是,这里面的一个个黑洞都在转动着,每一个黑洞都往不同的方向在转动,似乎每一个黑洞都通往不通的世界一样。(~^~)

第1951章恒河    听到了李七夜对恒河的诠释,齐临帝女一时之间不由为之遐思,遥想一下这样的一个以佛为主的纪元,这将是多么神奇的一个纪元。

    “我们要渡河吗?”齐临帝女回过神来,不由问道。

    李七夜轻轻点头,说道:“是的,我赐你一个造化,没有什么比跨过这恒河有着更好的造化了,在这佛野之中。当抵达之时,能得如何造化,就看你自己了。”

    “能跨得过吗?”齐临帝女不由说道:“传言说曾有大帝仙王迷失在恒河之中,再也没有回来过了。”

    “是的。”李七夜点头说道:“迷失于恒河的人太多了,大帝仙王,高位上神,都曾有迷失过,再也没有回来过。如果强行跨越的话,难,很难,很难,这是要跨越很长很长的时光长河,还没有走到它的起始,就已经衰老而亡了。想跨越,在当世唯有乘舟了。”

    “大帝仙王道心坚定,为何要迷失呢?”齐临帝女觉得都有点不可思议,抛开大帝仙王的强弱不说,至少能成为大帝仙王的人都是有着一颗坚定的道心,这怎么可能迷失在这样的恒河之中。

    “你可以试一试,你就明白了。”李七夜淡淡地笑着说道。

    “这”齐临帝女不由脸色变了一下,这并不是她胆子小,只是连大帝仙王都会迷失,她自己也一样没有底气,现在的她根本就没办法与大帝仙王相比。

    “放心吧,有我庇护着你,不会有事的。”李七夜淡淡一笑,说道:“试一下也好,说不定对你造化有益,浅尝辄止便可,我会及时把你拉回来的。”

    得到了李七夜这样的一句话,齐临帝女不由松了一口气,她深深地呼吸了一口气,站在恒河边,下定了决心,郑重地说道:“我准备好了。”

    “去吧”在这个时候,齐临帝女身后响起了李七夜的声音,轻轻一推,她便一步迈入了恒河之中,当齐临帝女一步迈入恒河的时候,她整个人一下子消失了。

    此时齐临帝女眼前一变,哪里还有恒河呀,在这个时候她处身于一个闹世之中,只见这里是一个庞大无比的古城,在这里弥漫着一种她所说不出来的气息,这气息让人安祥,让人心神宁静,站在这样的一个古城之间,感受到这安祥的气息之时,齐临帝女竟然一点都不心慌了,心神安静下来,不过此时她依然保持着清醒。

    齐临帝女出现在这古城之中的时候,街道上是人来人往,十分的热闹,十分的繁华,但在这繁华之中有着一份说不出来的悠闲与安宁。

    齐临帝女不由打量着眼前这些来来往往的人,他们身上的衣裳款式她从来没有见过,而且他们之中有着形形色色的种族,这些种族她也从来没有见过,而且他们口中所说的语言她也从听不懂。

    在齐临帝女出现在这一个莫名的古城中的时候,从她身边经过的人也不由多看了齐临帝女几眼。这个世界的人在齐临帝女看来是十分的新鲜奇怪,而在这个世界的人看来齐临帝女又何尝不是十分奇怪呢。

    尽管齐临帝女出现在这个世界之后与这个世界格格不入,但这些来来往往的人都并没有去围观齐临帝女,相反这些人都露出安宁的笑容,向齐临帝女微笑点头,十分的友好。

    齐临帝女觉得这有可能是幻象,所以她也与身边的一个人打招呼,握住她的双手,她双手温润,十分的真实,是这实实在在的存在,她真的是处身于一个前所未有的世界。

    在这个时候齐临帝女十分的清醒,她能判断出这是不是幻象,所以此时她肯定自己是处身于一个前所未有的世界之中。

    齐临帝女行走在这古城之中,了解着这古城的各种风俗人情,随着她行行走走,她发现这是一个以佛为尊的世界,成佛是很多凡人的追求。

    齐临帝女行走在这古城之时,停停走走,慢慢地她对于这个世界有了更多的了解,齐临帝女行走在这个世界的时候,穿过了一个又一个的古城,来到了一个又一个的地方,见识了很多这个世界的风土人情。

    慢慢地,齐临帝女喜欢了这个世界,她行走在这个世界中,这个世界给她一种安宁的感觉,不知不觉中,齐临帝女感觉自己是融入了这个世界。

    一开始,齐临帝女还十分清醒,随着她行走在这个世界的时间越来越长,她已经慢慢融入了这个世界,成为了这个世界的一份子,此时她已经不在乎自己是来自于那里了,那怕此时她明知道自己不属于这个世界,但她都完全不在乎了,只是继续行走在这个世界中,要成为这个世界的一份子。

    而且随着齐临帝女继续行走于这个世界,在冥冥之中她感受到了一股力量在召唤着她,在逐使着她要通往一个地方。在这个时候,齐临帝女已经是控制不住这样的召唤,开始跟随着自己的本心,听从着这样的召唤,通往召唤所发出的地方……

    就在齐临帝女通往这个地方的时候,突然眼前的景象一变,所有的一切都消失了,在这个时候出现在她眼前的依然是静静流淌着的恒河水。

    一时之间齐临帝女呆如木鸡,吓得她冷汗涔涔,在这一刻她才明白自己在刚才迷失在这个世界之中,如果不是在最后一刻李七夜把她拉回来,只怕听从召唤的她再也回不来了。

    好不容易,回过神来之后,冷汗涔涔的齐临帝女不由打了一个冷颤,齐临帝女不由问道:“我进去多久了?”?“白马过隙而己,弹指之间。”李七夜淡淡地笑着说道。

    “我看到了一个世界的一角。”齐临帝女深深地呼吸了一口冷气,稳住了心神之后,有些震撼地说道。

    “不,你所见到的那只不过是恒河沙数中的一粒而己,这是一个纪元很短很短暂的时光而己。这就好像我们的纪元从有生灵到现在,更替了无数的时代,出过一代又一代的大帝仙王,而你在这个纪元中只是停留了那么几天,所以你在这样的一个纪元中驻足的时间是十分微不足道的。”李七夜徐徐地说道。

    李七夜的话就更让齐临帝女毛骨悚然了,她在这样的一个纪元中驻足的时间微不足道,她都已经迷失了,如果不是李七夜,她永远回不来了,所以在这一刻她才真正明白为什么会有大帝仙王迷失在恒河之中,那是因为要趟过一个纪元呀。

    “趟过一个纪元。”齐临帝女不由骇然,说道:“只怕没有任何人能走得过去吧,从来没听说过有谁能活得了一个纪元的!”

    “只要你长生,只要你有着一颗坚定不动的道心,那么,你就能趟过这样的一个纪元。”李七夜笑了一下,说延。

    “世间有人能做得到吗?”齐临帝女不敢相信,这并不是说她不相信大帝仙王的道心,而是说就算是大帝仙王也不可能长生不死,趟过这样的一个纪元,绝对会死在这里面,因为活不了这么久。

    “曾经有一个人。”李七夜望着恒河水,看着入神,淡淡地笑着说道:“曾经有一个人他步入恒河,一步步走过去,行走万古,走遍了这个纪元的时光长河的每一段时光、每一个角落,最终趟过了这个纪元。真正是渡到了那个纪元的彼岸,见证了传说。”

    “是十二条天命的大帝吗?青木神帝?”齐临帝女脱口说道,因为青木神帝充满了传奇。

    但齐临帝女又很快回过神来,看到李七夜那淡淡笑容的神态,看到李七夜看着恒河水的眼神,她不由打了一个激灵,失声说道:“是公子!”

    对于齐临帝女的猜测,李七夜含笑不语,并没有回答。

    齐临帝女不由深深地呼吸了一口气,心里面震荡无比,她知道李七夜是一尊无上巨头,但在这一刻她才明白什么叫做深不可测。她在这样的一个纪元中呆了极为短暂的时光而己,都迷失在里面了。

    而李七夜却趟过了整个纪元,行走了这个纪元时光长河的每一段时光、每一个角落,这是多么恐怖的存在,这是完全可以趟行于时间长河的存在,那简直就是跳脱了生死。

    这样的存在,只怕绝对不会亚于任何一位拥有十二条天命的大帝仙王!

    “渡舟来了,我们去吧,去彼岸看看,虽然已经不是昔日的彼岸,但有缘便是有造化。”李七夜抬头看着恒河,淡淡地说道。

    齐临帝女抬头一看,只见恒河中出现了一叶小舟,这一叶小舟缓缓驶来,不急不慢。

    仔细一看这一叶小舟,只见这叶小舟不大不小,只能容三五个人而己,小舟通体乌黑,不知道何木所制,划着小舟的是一个僧人。

    当小舟来到渡口靠岸的时候,大家才看到划舟的僧人是一个死人,这个僧人虽然已死,脸色腊黄,双目无光,但他依然是动作灵活,似乎跟活人没有任何区别一样。(未完待续。)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