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听到了李七夜对恒河的诠释,齐临帝女一时之间不由为之遐思,遥想一下这样的一个以佛为主的纪元,这将是多么神奇的一个纪元。

    “我们要渡河吗?”齐临帝女回过神来,不由问道。

    李七夜轻轻点头,说道:“是的,我赐你一个造化,没有什么比跨过这恒河有着更好的造化了,在这佛野之中。当抵达之时,能得如何造化,就看你自己了。”

    “能跨得过吗?”齐临帝女不由说道:“传言说曾有大帝仙王迷失在恒河之中,再也没有回来过了。”

    “是的。”李七夜点头说道:“迷失于恒河的人太多了,大帝仙王,高位上神,都曾有迷失过,再也没有回来过。如果强行跨越的话,难,很难,很难,这是要跨越很长很长的时光长河,还没有走到它的起始,就已经衰老而亡了。想跨越,在当世唯有乘舟了。”

    “大帝仙王道心坚定,为何要迷失呢?”齐临帝女觉得都有点不可思议,抛开大帝仙王的强弱不说,至少能成为大帝仙王的人都是有着一颗坚定的道心,这怎么可能迷失在这样的恒河之中。

    “你可以试一试,你就明白了。”李七夜淡淡地笑着说道。

    “这”齐临帝女不由脸色变了一下,这并不是她胆子小,只是连大帝仙王都会迷失,她自己也一样没有底气,现在的她根本就没办法与大帝仙王相比。

    “放心吧,有我庇护着你,不会有事的。”李七夜淡淡一笑,说道:“试一下也好,说不定对你造化有益,浅尝辄止便可,我会及时把你拉回来的。”

    得到了李七夜这样的一句话,齐临帝女不由松了一口气,她深深地呼吸了一口气,站在恒河边,下定了决心,郑重地说道:“我准备好了。”

    “去吧”在这个时候,齐临帝女身后响起了李七夜的声音,轻轻一推,她便一步迈入了恒河之中,当齐临帝女一步迈入恒河的时候,她整个人一下子消失了。

    此时齐临帝女眼前一变,哪里还有恒河呀,在这个时候她处身于一个闹世之中,只见这里是一个庞大无比的古城,在这里弥漫着一种她所说不出来的气息,这气息让人安祥,让人心神宁静,站在这样的一个古城之间,感受到这安祥的气息之时,齐临帝女竟然一点都不心慌了,心神安静下来,不过此时她依然保持着清醒。

    齐临帝女出现在这古城之中的时候,街道上是人来人往,十分的热闹,十分的繁华,但在这繁华之中有着一份说不出来的悠闲与安宁。

    齐临帝女不由打量着眼前这些来来往往的人,他们身上的衣裳款式她从来没有见过,而且他们之中有着形形色色的种族,这些种族她也从来没有见过,而且他们口中所说的语言她也从听不懂。

    在齐临帝女出现在这一个莫名的古城中的时候,从她身边经过的人也不由多看了齐临帝女几眼。这个世界的人在齐临帝女看来是十分的新鲜奇怪,而在这个世界的人看来齐临帝女又何尝不是十分奇怪呢。

    尽管齐临帝女出现在这个世界之后与这个世界格格不入,但这些来来往往的人都并没有去围观齐临帝女,相反这些人都露出安宁的笑容,向齐临帝女微笑点头,十分的友好。

    齐临帝女觉得这有可能是幻象,所以她也与身边的一个人打招呼,握住她的双手,她双手温润,十分的真实,是这实实在在的存在,她真的是处身于一个前所未有的世界。

    在这个时候齐临帝女十分的清醒,她能判断出这是不是幻象,所以此时她肯定自己是处身于一个前所未有的世界之中。

    齐临帝女行走在这古城之中,了解着这古城的各种风俗人情,随着她行行走走,她发现这是一个以佛为尊的世界,成佛是很多凡人的追求。

    齐临帝女行走在这古城之时,停停走走,慢慢地她对于这个世界有了更多的了解,齐临帝女行走在这个世界的时候,穿过了一个又一个的古城,来到了一个又一个的地方,见识了很多这个世界的风土人情。

    慢慢地,齐临帝女喜欢了这个世界,她行走在这个世界中,这个世界给她一种安宁的感觉,不知不觉中,齐临帝女感觉自己是融入了这个世界。

    一开始,齐临帝女还十分清醒,随着她行走在这个世界的时间越来越长,她已经慢慢融入了这个世界,成为了这个世界的一份子,此时她已经不在乎自己是来自于那里了,那怕此时她明知道自己不属于这个世界,但她都完全不在乎了,只是继续行走在这个世界中,要成为这个世界的一份子。

    而且随着齐临帝女继续行走于这个世界,在冥冥之中她感受到了一股力量在召唤着她,在逐使着她要通往一个地方。在这个时候,齐临帝女已经是控制不住这样的召唤,开始跟随着自己的本心,听从着这样的召唤,通往召唤所发出的地方……

    就在齐临帝女通往这个地方的时候,突然眼前的景象一变,所有的一切都消失了,在这个时候出现在她眼前的依然是静静流淌着的恒河水。

    一时之间齐临帝女呆如木鸡,吓得她冷汗涔涔,在这一刻她才明白自己在刚才迷失在这个世界之中,如果不是在最后一刻李七夜把她拉回来,只怕听从召唤的她再也回不来了。

    好不容易,回过神来之后,冷汗涔涔的齐临帝女不由打了一个冷颤,齐临帝女不由问道:“我进去多久了?”?“白马过隙而己,弹指之间。”李七夜淡淡地笑着说道。

    “我看到了一个世界的一角。”齐临帝女深深地呼吸了一口冷气,稳住了心神之后,有些震撼地说道。

    “不,你所见到的那只不过是恒河沙数中的一粒而己,这是一个纪元很短很短暂的时光而己。这就好像我们的纪元从有生灵到现在,更替了无数的时代,出过一代又一代的大帝仙王,而你在这个纪元中只是停留了那么几天,所以你在这样的一个纪元中驻足的时间是十分微不足道的。”李七夜徐徐地说道。

    李七夜的话就更让齐临帝女毛骨悚然了,她在这样的一个纪元中驻足的时间微不足道,她都已经迷失了,如果不是李七夜,她永远回不来了,所以在这一刻她才真正明白为什么会有大帝仙王迷失在恒河之中,那是因为要趟过一个纪元呀。

    “趟过一个纪元。”齐临帝女不由骇然,说道:“只怕没有任何人能走得过去吧,从来没听说过有谁能活得了一个纪元的!”

    “只要你长生,只要你有着一颗坚定不动的道心,那么,你就能趟过这样的一个纪元。”李七夜笑了一下,说延。

    “世间有人能做得到吗?”齐临帝女不敢相信,这并不是说她不相信大帝仙王的道心,而是说就算是大帝仙王也不可能长生不死,趟过这样的一个纪元,绝对会死在这里面,因为活不了这么久。

    “曾经有一个人。”李七夜望着恒河水,看着入神,淡淡地笑着说道:“曾经有一个人他步入恒河,一步步走过去,行走万古,走遍了这个纪元的时光长河的每一段时光、每一个角落,最终趟过了这个纪元。真正是渡到了那个纪元的彼岸,见证了传说。”

    “是十二条天命的大帝吗?青木神帝?”齐临帝女脱口说道,因为青木神帝充满了传奇。

    但齐临帝女又很快回过神来,看到李七夜那淡淡笑容的神态,看到李七夜看着恒河水的眼神,她不由打了一个激灵,失声说道:“是公子!”

    对于齐临帝女的猜测,李七夜含笑不语,并没有回答。

    齐临帝女不由深深地呼吸了一口气,心里面震荡无比,她知道李七夜是一尊无上巨头,但在这一刻她才明白什么叫做深不可测。她在这样的一个纪元中呆了极为短暂的时光而己,都迷失在里面了。

    而李七夜却趟过了整个纪元,行走了这个纪元时光长河的每一段时光、每一个角落,这是多么恐怖的存在,这是完全可以趟行于时间长河的存在,那简直就是跳脱了生死。

    这样的存在,只怕绝对不会亚于任何一位拥有十二条天命的大帝仙王!

    “渡舟来了,我们去吧,去彼岸看看,虽然已经不是昔日的彼岸,但有缘便是有造化。”李七夜抬头看着恒河,淡淡地说道。

    齐临帝女抬头一看,只见恒河中出现了一叶小舟,这一叶小舟缓缓驶来,不急不慢。

    仔细一看这一叶小舟,只见这叶小舟不大不小,只能容三五个人而己,小舟通体乌黑,不知道何木所制,划着小舟的是一个僧人。

    当小舟来到渡口靠岸的时候,大家才看到划舟的僧人是一个死人,这个僧人虽然已死,脸色腊黄,双目无光,但他依然是动作灵活,似乎跟活人没有任何区别一样。(未完待续。)

第1950章黄金庙    黄金庙,一向都是充满着传说,也充满着诱惑,多少人来佛野,就是冲着黄金庙而来,多少人曾梦想能把黄金庙的所有仙珍、奇宝一搬而空。

    第一眼看到黄金庙的时候,齐临帝女的目光就一下子被黄金庙中堆满到无处可堆的仙珍、奇宝所吸引了。

    这也不怕齐临帝女,任何人来到这里只怕都会被这些仙珍、奇宝所吸引,那闪动着六色光芒的六界佛盏、跳跃着杀伐剑芒的诛魔佛剑、还有弥漫着万界生灵信仰的八宝神莲

    在这堆满了黄金庙的仙珍奇宝,每一件都是动人心魄,若能取其中一件,这将会让一位普通修士一辈子受益无穷,可以说是一夜之间暴富。

    看着黄金庙如此多的仙珍奇宝,齐临帝女都不由感慨,眼前如此多的仙珍奇宝,那绝对不亚于任何一个帝统仙门的宝库。

    好不容易齐临帝女才从黄金庙的无数仙珍奇宝中移开目光,再一次看黄金庙的时候,齐临帝女的目光不再被黄金庙的仙珍奇宝所吸引。

    她再一次看黄金庙,她发现每一座黄金庙之前都坐着一尊无上圣佛,这一尊尊坐于庙前的无上圣佛垂目席坐,坐前放着一只木鱼,一手执棒,一手竖佛礼,似乎这一尊尊无上圣佛是一边敲着木鱼,一边颂着佛经一样。

    只不过这一尊尊的圣佛已经死去,这一尊尊的无上圣佛已经是身如坚铁,化作了一尊尊的雕像。

    在黄金庙前除了有这一尊尊坐于庙前的无上圣佛之外,在黄金庙前的空地上还坐有不少修士强者,这些修士强者零零散散地坐于地上,他们都席地而坐,双手结佛印,放于腹前,闭上了眼睛。

    再看仔细一点,这才让人发现坐于黄金庙前的这些修士强者都已经死了,而且他们不少是当世的修士强者。

    “这是怎么回事?”看到这些席坐于黄金庙前的修士强者都已经死了,而且盘坐在那里,十分的平静,十分的虔诚,这让齐临帝女不由奇怪地问道。

    “贪念。”李七夜淡淡地说道:“黄金庙,可不是一座庙那么简单,它可是皈依之地,如果你带着贪念踏进去,就别想再出来了。”

    说完,只见李七夜凌空一指,他的一指击中了盘坐在庙前的一位修士强者的身上,这位修士强者已经死了很久了,他闭目而坐,死得十分安祥。

    “啵”的一声响起,在李七夜一指击中这位修士的时候,这位修士竟然一下子灰飞烟灭,真正的灰飞烟灭,只见他整个人化作了金粉,飘散而去,眨眼之间消失得无影无踪。

    这并不是李七夜一指把他毁灭,而是他本身早就已经是灰飞烟灭了,只不过是保持着这个姿态而己,李七夜一指轻轻击中他,他便飘散而去。

    看到这个人灰飞烟灭,飘散而去,齐临帝女不由大吃一惊。

    “有人要去送死了。”就在这个时候,李七夜看着黄金庙前攒动的人头,不由淡淡地笑着说道。

    事实上,不止只有李七夜与齐临帝女来到了黄金庙前,在他们之前早就有很多修士强者来到这里了,甚至有上神在这里徘徊等待。

    来黄金庙的人,都是为了黄金庙的仙珍奇宝而来,但却没听说过有人成功过。

    “我就不信邪!”此时,有一位穿着紫衣魔袍的修士大叫一声,这个修士是天族的强者,他眉心处有着一个天权标识,天权标识已经是光芒闪闪了,这就意味着他已经是十分强大了。

    看着黄金庙中有着无数的仙珍奇宝,这位强者终于忍不住了,大叫一声,站了出来,迈出一步,踏入了黄金庙。

    “嗡”的一声响起,这位强者踏入黄金庙的时候,他身上的紫衣魔袍顿时腾起了魔光,一轮轮魔光转动,像是一个个宝轮庇护着他一样。

    他身上的这一件紫衣魔袍可是一件了不得的宝物,所以有了这一件紫衣魔袍庇护,他就安全多了。

    这个强者踏入了黄金庙之后,完然无恙,没有任何事,在他身上没有任何不祥发生。

    “黄金庙也只不过如此嘛,本座有魔袍护体,奈得了我何。”发现一点事都没有,这位强者不由大笑一声,不由得意地说道。

    “无知。”看到这位强者得意的模样,有曾经来过这里无数次的老一辈大人物不由冷笑一声,冷冷地看着这一幕。

    “仙珍奇宝,都是本座的!”看到整整一庙的仙珍奇宝,这位强者不由狂喜,立即往庙舍奔去,欲去取这些仙珍奇宝。

    就在他举步奔去的那一瞬间,他整个人都僵了一下,动作一下子限的滞缓,好像是慢动作一样,整个人都一下子受到隔离一样。

    “不”就在这刹那之间,这位强者厉叫一声,在这一声的厉叫之中充满了不甘与绝望,接着他全身颤抖起来。

    听到“嗡”的一声响起,只见这位修士全身泛起了光芒,这光芒十分的清澈,十分的夺目,看起来就是万物精华一样。

    “他完了。”有经验的强者看到这一幕,淡淡地说道:“被夺去了因果,等于放弃了自己的一切业果,也就等于死亡了。”

    只见这清澈的光芒被黄金庙一下子吸了过去,宛如它在滋润着黄金庙一样。被抽离了这一股光芒之后,这位修士竟然一下子平静无比,一下子变得虔诚,只见他缓缓地坐了下来,席地而坐,结了个佛印,然后缓缓地闭上了双目,就这样无声无息地死了。

    “这,这也太恐怖了吧。”第一次来看到这样一幕的人都不由打了一个冷颤,没有打斗,没有镇杀,一位强者就这样无声无息死亡,好像一双无形的大手剥夺了他的性命一样,这样的一幕让任何人看了都不寒而栗。

    “为什么会这样呢?”齐临帝女还是没有看明白,搞不懂为什么会夺去性命,从始至终都没有人出手,为什么一个强者就这样无声无息死去了。

    “这是一个讲究因果的纪元,讲的就是轮回,心生贪念,乃是因,皈依就是果。”李七夜淡淡地说道:“看到前面的恒河没有?”齐临帝女随着李七夜一指,只见前面恒河在静静地流淌着,恒河水无声无息,宛如是跨越亘古一样,从古老的纪元一直流淌到现在,似乎它从来没有变过一样。

    穿过恒河,看不到对岸,只能说对岸是影子隐隐,似乎是一个佛国,又似乎是一个长生之地,似乎是一个无垠的圣土

    “穿过恒河,得永生,跳出轮回。”在这个时候,齐临帝女想到了一句传说。

    “这句话只是遥远纪元传下来的,对于我们这个纪元无效。”李七夜淡淡一笑,说道:“在那个纪元,如果你想皈依,那么你就要放弃自己的一切业果,斩断自己的因为,穿过恒河,渡得彼岸,立地成佛,跳脱一切的苦果,通往永乐众生。”

    说到这里,李七夜看了一眼黄金庙,说道:“所以这才有了黄金庙,当想穿过恒河,渡得彼岸的人,都必须在黄金庙前放弃自己的业果,不论是宝物还是财富,都在这里丢弃,最后是两袖清风穿过恒河,只有你放弃心中的障业,才能渡得彼岸,才能通往永乐众生,才能跳脱一切苦果。”

    听到了李七夜这样的一席话,齐临帝女不由吃惊地看着黄金庙,在这个时候她才明白为什么黄金庙的所有宝物随地堆放,金币更是散落得一地都是,原来这是当年那些欲渡恒河的人丢弃于此的。

    “这是大因果,在这里是放下一切业果,而现在你却想在这大因果之中夺到这些仙珍奇宝,那你是需要多么强大的力量去斩断这个因果。”李七夜淡淡地笑着说道。

    齐临帝女现在总算明白为什么这些进去取宝的人会如此死去。

    此时李七夜没有再看一眼黄金庙,举步走到渡口,站在渡口边远眺恒河的对岸。

    所有人停留在黄金庙前,因为大家都是为仙宝奇珍而来,很少人会去留意恒河,只有三五个人站在那里,好奇地打量着恒河。

    对于很多人来说,渡得彼岸,这太不现实了,不如仙珍奇宝来得更现实一点。

    站在恒河之前,看着静静流淌的恒河水,齐临帝女也不由眺望彼岸,但是她无法看透彼岸,那怕她打开天眼,彼岸都是欲隐欲现,根本就看不清楚。

    “恒河水真有这么神奇吗?”看着静静流淌的恒河水,齐临帝女不由说道:“有传言说,恒河水可回生死。”

    “那是遥远的事情了,不属于我们这个纪元。”李七夜笑了笑,轻轻地摇头说道:“在那个纪元,恒河并非是如此,以记载而言,那是跨越时空的长河,它并不是一条河水,它是聚集了一个纪元的信仰,所以它静静地流淌于这个纪元之中”李七夜看着齐临帝女,笑着说道:“如果你生在那个纪元,如果你道心足够虔诚,那么就在饮这恒河之水吧,能洗涤你的疲倦,你治愈你的创伤,能让你暖足知饱。”

    说到这里,李七夜顿了了下,轻轻叹息,说道:“这是一条拥有圣神力量的长河,可惜,依然庇护不了这个世界,最终一切都是枉然。不过,这个纪元还能留下这个佛野,可以说恒河起着很大的作用。”未完待续。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