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黄金庙,一向都是充满着传说,也充满着诱惑,多少人来佛野,就是冲着黄金庙而来,多少人曾梦想能把黄金庙的所有仙珍、奇宝一搬而空。

    第一眼看到黄金庙的时候,齐临帝女的目光就一下子被黄金庙中堆满到无处可堆的仙珍、奇宝所吸引了。

    这也不怕齐临帝女,任何人来到这里只怕都会被这些仙珍、奇宝所吸引,那闪动着六色光芒的六界佛盏、跳跃着杀伐剑芒的诛魔佛剑、还有弥漫着万界生灵信仰的八宝神莲

    在这堆满了黄金庙的仙珍奇宝,每一件都是动人心魄,若能取其中一件,这将会让一位普通修士一辈子受益无穷,可以说是一夜之间暴富。

    看着黄金庙如此多的仙珍奇宝,齐临帝女都不由感慨,眼前如此多的仙珍奇宝,那绝对不亚于任何一个帝统仙门的宝库。

    好不容易齐临帝女才从黄金庙的无数仙珍奇宝中移开目光,再一次看黄金庙的时候,齐临帝女的目光不再被黄金庙的仙珍奇宝所吸引。

    她再一次看黄金庙,她发现每一座黄金庙之前都坐着一尊无上圣佛,这一尊尊坐于庙前的无上圣佛垂目席坐,坐前放着一只木鱼,一手执棒,一手竖佛礼,似乎这一尊尊无上圣佛是一边敲着木鱼,一边颂着佛经一样。

    只不过这一尊尊的圣佛已经死去,这一尊尊的无上圣佛已经是身如坚铁,化作了一尊尊的雕像。

    在黄金庙前除了有这一尊尊坐于庙前的无上圣佛之外,在黄金庙前的空地上还坐有不少修士强者,这些修士强者零零散散地坐于地上,他们都席地而坐,双手结佛印,放于腹前,闭上了眼睛。

    再看仔细一点,这才让人发现坐于黄金庙前的这些修士强者都已经死了,而且他们不少是当世的修士强者。

    “这是怎么回事?”看到这些席坐于黄金庙前的修士强者都已经死了,而且盘坐在那里,十分的平静,十分的虔诚,这让齐临帝女不由奇怪地问道。

    “贪念。”李七夜淡淡地说道:“黄金庙,可不是一座庙那么简单,它可是皈依之地,如果你带着贪念踏进去,就别想再出来了。”

    说完,只见李七夜凌空一指,他的一指击中了盘坐在庙前的一位修士强者的身上,这位修士强者已经死了很久了,他闭目而坐,死得十分安祥。

    “啵”的一声响起,在李七夜一指击中这位修士的时候,这位修士竟然一下子灰飞烟灭,真正的灰飞烟灭,只见他整个人化作了金粉,飘散而去,眨眼之间消失得无影无踪。

    这并不是李七夜一指把他毁灭,而是他本身早就已经是灰飞烟灭了,只不过是保持着这个姿态而己,李七夜一指轻轻击中他,他便飘散而去。

    看到这个人灰飞烟灭,飘散而去,齐临帝女不由大吃一惊。

    “有人要去送死了。”就在这个时候,李七夜看着黄金庙前攒动的人头,不由淡淡地笑着说道。

    事实上,不止只有李七夜与齐临帝女来到了黄金庙前,在他们之前早就有很多修士强者来到这里了,甚至有上神在这里徘徊等待。

    来黄金庙的人,都是为了黄金庙的仙珍奇宝而来,但却没听说过有人成功过。

    “我就不信邪!”此时,有一位穿着紫衣魔袍的修士大叫一声,这个修士是天族的强者,他眉心处有着一个天权标识,天权标识已经是光芒闪闪了,这就意味着他已经是十分强大了。

    看着黄金庙中有着无数的仙珍奇宝,这位强者终于忍不住了,大叫一声,站了出来,迈出一步,踏入了黄金庙。

    “嗡”的一声响起,这位强者踏入黄金庙的时候,他身上的紫衣魔袍顿时腾起了魔光,一轮轮魔光转动,像是一个个宝轮庇护着他一样。

    他身上的这一件紫衣魔袍可是一件了不得的宝物,所以有了这一件紫衣魔袍庇护,他就安全多了。

    这个强者踏入了黄金庙之后,完然无恙,没有任何事,在他身上没有任何不祥发生。

    “黄金庙也只不过如此嘛,本座有魔袍护体,奈得了我何。”发现一点事都没有,这位强者不由大笑一声,不由得意地说道。

    “无知。”看到这位强者得意的模样,有曾经来过这里无数次的老一辈大人物不由冷笑一声,冷冷地看着这一幕。

    “仙珍奇宝,都是本座的!”看到整整一庙的仙珍奇宝,这位强者不由狂喜,立即往庙舍奔去,欲去取这些仙珍奇宝。

    就在他举步奔去的那一瞬间,他整个人都僵了一下,动作一下子限的滞缓,好像是慢动作一样,整个人都一下子受到隔离一样。

    “不”就在这刹那之间,这位强者厉叫一声,在这一声的厉叫之中充满了不甘与绝望,接着他全身颤抖起来。

    听到“嗡”的一声响起,只见这位修士全身泛起了光芒,这光芒十分的清澈,十分的夺目,看起来就是万物精华一样。

    “他完了。”有经验的强者看到这一幕,淡淡地说道:“被夺去了因果,等于放弃了自己的一切业果,也就等于死亡了。”

    只见这清澈的光芒被黄金庙一下子吸了过去,宛如它在滋润着黄金庙一样。被抽离了这一股光芒之后,这位修士竟然一下子平静无比,一下子变得虔诚,只见他缓缓地坐了下来,席地而坐,结了个佛印,然后缓缓地闭上了双目,就这样无声无息地死了。

    “这,这也太恐怖了吧。”第一次来看到这样一幕的人都不由打了一个冷颤,没有打斗,没有镇杀,一位强者就这样无声无息死亡,好像一双无形的大手剥夺了他的性命一样,这样的一幕让任何人看了都不寒而栗。

    “为什么会这样呢?”齐临帝女还是没有看明白,搞不懂为什么会夺去性命,从始至终都没有人出手,为什么一个强者就这样无声无息死去了。

    “这是一个讲究因果的纪元,讲的就是轮回,心生贪念,乃是因,皈依就是果。”李七夜淡淡地说道:“看到前面的恒河没有?”齐临帝女随着李七夜一指,只见前面恒河在静静地流淌着,恒河水无声无息,宛如是跨越亘古一样,从古老的纪元一直流淌到现在,似乎它从来没有变过一样。

    穿过恒河,看不到对岸,只能说对岸是影子隐隐,似乎是一个佛国,又似乎是一个长生之地,似乎是一个无垠的圣土

    “穿过恒河,得永生,跳出轮回。”在这个时候,齐临帝女想到了一句传说。

    “这句话只是遥远纪元传下来的,对于我们这个纪元无效。”李七夜淡淡一笑,说道:“在那个纪元,如果你想皈依,那么你就要放弃自己的一切业果,斩断自己的因为,穿过恒河,渡得彼岸,立地成佛,跳脱一切的苦果,通往永乐众生。”

    说到这里,李七夜看了一眼黄金庙,说道:“所以这才有了黄金庙,当想穿过恒河,渡得彼岸的人,都必须在黄金庙前放弃自己的业果,不论是宝物还是财富,都在这里丢弃,最后是两袖清风穿过恒河,只有你放弃心中的障业,才能渡得彼岸,才能通往永乐众生,才能跳脱一切苦果。”

    听到了李七夜这样的一席话,齐临帝女不由吃惊地看着黄金庙,在这个时候她才明白为什么黄金庙的所有宝物随地堆放,金币更是散落得一地都是,原来这是当年那些欲渡恒河的人丢弃于此的。

    “这是大因果,在这里是放下一切业果,而现在你却想在这大因果之中夺到这些仙珍奇宝,那你是需要多么强大的力量去斩断这个因果。”李七夜淡淡地笑着说道。

    齐临帝女现在总算明白为什么这些进去取宝的人会如此死去。

    此时李七夜没有再看一眼黄金庙,举步走到渡口,站在渡口边远眺恒河的对岸。

    所有人停留在黄金庙前,因为大家都是为仙宝奇珍而来,很少人会去留意恒河,只有三五个人站在那里,好奇地打量着恒河。

    对于很多人来说,渡得彼岸,这太不现实了,不如仙珍奇宝来得更现实一点。

    站在恒河之前,看着静静流淌的恒河水,齐临帝女也不由眺望彼岸,但是她无法看透彼岸,那怕她打开天眼,彼岸都是欲隐欲现,根本就看不清楚。

    “恒河水真有这么神奇吗?”看着静静流淌的恒河水,齐临帝女不由说道:“有传言说,恒河水可回生死。”

    “那是遥远的事情了,不属于我们这个纪元。”李七夜笑了笑,轻轻地摇头说道:“在那个纪元,恒河并非是如此,以记载而言,那是跨越时空的长河,它并不是一条河水,它是聚集了一个纪元的信仰,所以它静静地流淌于这个纪元之中”李七夜看着齐临帝女,笑着说道:“如果你生在那个纪元,如果你道心足够虔诚,那么就在饮这恒河之水吧,能洗涤你的疲倦,你治愈你的创伤,能让你暖足知饱。”

    说到这里,李七夜顿了了下,轻轻叹息,说道:“这是一条拥有圣神力量的长河,可惜,依然庇护不了这个世界,最终一切都是枉然。不过,这个纪元还能留下这个佛野,可以说恒河起着很大的作用。”未完待续。

第1949章佛野奇观    “啊”的一声惨叫,在石火电光之间,插翅上神的肉身被冲毁,整个人都化作了一团血雾,在这一团血雾之中只见光芒一闪。

    上神终究是上神,在生死一念之间他的真命依然在图腾的庇护之下逃遁而去,瞬间逃出了这片支离破碎的虚空。

    尽管上神的真命逃遁而去,但在逃走的那一瞬间,他真命是黯淡无光。虽然他是活了下来了,但这样的重创只怕没有几千年甚至是几万年都无法恢复,都无法重临巅峰了。

    在大钟响起的瞬间,那些躲在破星或者碎石又或者虚空中的人都纷纷亮起了光芒,他们身边都升起了一层层的防御。

    但声波冲击而来,听到一阵阵喀嚓、喀嚓、喀嚓的碎裂之声,他们的防御一层层崩碎,甚至有人被冲击得吐血,受了不轻的伤,当然比起直接肉身毁灭的插翅上神来好多了。

    这些躲在这里的人都是上神,他们早就是躲在这里很久了,琢磨了这只大钟很久了,所以当大钟响起的时候他们早早就准备好防御,但尽管是如此,依然无法完全挡住大钟的威力,这只大钟的威力太恐怖了。

    看到这样的一幕,齐临帝女都不由抽了一口冷气,插翅上神可是一位老牌的三个图腾上神,但在这钟声之下肉身瞬间毁灭,如果她是站在那里的话,只怕是瞬间灰飞烟灭,连逃走的机会都没有。

    “这只大钟太恐怖了吧。”看到这样的大钟,齐临帝女都心里面发怵,这样的一只大钟,他们齐临帝家都不见得能拿得出这种等级的宝物来与之抗衡。

    “这是正常之事。”李七夜淡淡地说道:“此大钟在手,一战伐天之兵,足可以无惧。它可是能挡毁灭力量的一件宝物。”

    听到这样的话,齐临帝女心里面不由颤了一下,伐天帝兵,传说是由大帝仙王打造来用于终极一战的,威力无法想象,而且在世间很少见到伐天帝兵,现在李七夜竟然说这只大钟可以与伐天帝兵一战,这未免太恐怖了吧。

    虽然说踏星上神手中的明仁戈也是一件伐天帝兵,但准确来说,这只不过是伐天帝兵的粗胚而己。当年明仁仙帝觉得自己打造这把明仁戈也无法超越他手中的真仙套装,所以就没有再去精雕细琢,把明仁伐送给了踏星上神。

    “这只大钟如此恐怖,如此强大,为何没有高位的大帝仙王来取呢?”齐临帝女不由问道。

    “这大钟虽然很强大,一般大帝仙王不见得能取下它,而足够强大的大帝仙王却不愿意来取它。”李七夜淡淡地说道:“这是一只意志之钟,由一位位无上圣佛献祭而成,在毁灭力量降临之时,一尊尊圣佛献出了自己的性命,祭掉了自己皮囊,把自己的佛道炼化,最终交织成了一只大钟,他们欲以自己的所有力量守护……”

    “……而且这不只有这位位圣佛献祭,还有成千上万的信男善女献上了自己血肉,祭上了自己对佛道的虔诚之心,点亮了佛光,让它庇护着一方天地,希望能挡得住毁灭力量。”说到这里,李七夜轻轻叹息一声,继续说道:“可惜,最终还是未能挡住毁灭,依然是灰飞烟灭。”

    这样的话让齐临帝女心里面颤了一下,圣佛祭炼了自己,信男善女也献祭了自己,这是多么让人肃然起敬又多么让人觉得恐怖的祭炼呢!

    “你仔细看一下,这钟有因果,真正强大的大帝仙王是不愿意去沾上这种因果的,因为它带着圣佛的守世执念,带着一个个信男善女悲壮,这是一个毁灭时刻的大因果。就算强大的大帝仙王想削去这样的因果,那都是需要很多的时间和心血,有这个时间和心血,还不如自己炼一把适合自己的伐天帝兵!”

    在这个时候,李七夜为齐临帝女指点迷津地说道。

    听到李七夜这样的话,齐临帝女才有所明悟,宝物虽好,但不一定适合,或者也只有上神来此夺这只大钟,高位的大帝仙王都不愿意来。

    “走吧。”李七夜收回了大手,对齐临帝女说道。

    齐临帝女忙是收回了目光,跟着李七夜前行,好也不敢久留,这只大钟太恐怖了,单是钟声就可以镇压她。

    齐临帝女随着李七夜继续前行,在途中齐临帝女可以说是大开眼界,她看到了许多许多的奇观。

    在佛野之上,齐临帝女曾见到在一个碎裂的大地上看到一尊巨佛,这尊巨佛高万丈,怒视苍天,手持伏魔杖,劈天而上,但他只能保持这个姿态而己,因为不知道是什么力量击穿了他的头颅,天灵穴处留下了一个大洞。

    这只巨佛已经失去了所有佛性,尽管无数岁月过去,经历了无数风吹雨打,但它的肉身依然还在,它的肉身宛如是铁铸的一样,坚硬无比。

    甚至曾经有强者尝试去搬动着这尊巨佛,但是不论强者如何的用力,那怕是使尽了吃奶的力气,都搬不动它!

    在佛野之上,齐临帝女也曾看到了一座巨大无比的佛寺,这佛寺虽然有不少地方倒塌,但也算保留完好,在这里有着一个个圣僧屈身叩地,而且圣僧四周有成千上万的比丘、信男善女屈身叩地。

    只不过他们已经死了,已经成为了一具具枯尸,尽管如此,它们身上依然散发出淡淡的光芒,这淡淡的光芒十分的圣洁。

    从天空看去,才会发现这些圣僧和成千上万的信男善女叩地以组成了一个巨大无比的图案,这个图案似乎是在向上天祈求着什么的。

    一看这样的一幕,齐临帝女不明白。

    “这是毁灭力量来临的时候,有人心抱善念,他们心生慈悲,欲向上天祈求饶过天下生灵。这是痴人说梦而己。”李七夜淡淡一笑,说道:“这上苍饶过谁了?善也好,恶也罢,那只不过是蚁蝼而己。”

    听到这样的话,齐临帝女这才明白,她心里面不由颤了一下,当自己活着的世界要毁灭的时候,一个个生灵屈身叩地,祈求饶命,这是多么低卑的做法,但最终也没有谁饶过他们。

    “为什么会有毁灭呢?”齐临帝女不由喃喃地说道。

    李七夜不由笑着说道:“没有毁灭,有现在的你吗?有我们的纪元吗?想跳脱时间长河,那是没有那么容易的事情,就算你成为了十二条天命的大帝仙王,也难于跳脱。”

    听到这样的话,齐临帝女不由为之沉默,过了好一会儿,齐临帝女回过神来,不由轻轻地问道:“我们去哪里?”

    “恒河。”李七夜说完,转身便走,继续前行。

    “恒河?”齐临帝女回过神来,忙是跟上,说道:“我们是去恒河渡口吗?”?“是的。”李七夜继续前行,徐徐地说道。

    恒河渡口,来过佛野的人都知道这个地方,对于世人来说,恒河渡口最出名的不是恒河本身,也不是恒河渡口,最出名的是黄金庙。

    黄金庙有多出名呢?在青洲很多人可以没听过佛野,没听过恒河,没听过恒河渡口,但绝对听过黄金庙。

    在青洲早就有传说,黄金庙堆满了宝物,地上撒满了神金所铸的金币,每一间庙宇都堆满了宝物、仙金、奇珍……

    甚至可以说,当你走入黄金庙的时候,只要你弯下腰去就能捡到很多很多的金币,如果你能走入庙屋,那你就能捡到一件件的宝物、一件件的无敌之兵。

    一开始,齐临帝女以为是传说而己,当她自己亲眼看到的时候,顿时是目瞪口呆,一时之间回不过神来。

    黄金庙就建在恒河渡口,所以你一到恒河渡口,就能看到黄金庙。

    事实上还没有到黄金庙就远远能看到腾空而起的光芒了,这光芒是五颜六色,都是由一件件宝物所散发出来的光芒。

    黄金庙并不是十分广大,那只是几座庙宇形成半包围而己,但就这几座庙宇也不知道是用什么仙金所打造的,多少年过去了,依然散发出淡淡的仙光,单是这几座庙宇都是了不得的宝物。

    每一座庙宇都有好几间的禅舍,这一间间的禅舍都是门窗打开的,只见这一间间的禅舍之中堆满了珍宝、仙金、神器。

    因为这些宝物实在是太多了,在一间间的禅舍中都堆不出去了,成堆成山的珍宝、仙金都从禅舍中滑出来,滑到了门外。

    至于这几座庙宇的空地上那就不用说了,地上散落了许多金币,这散落在地上的金币到处都是,甚至是堆积成了一座座小山了,让人想找个落足的地方都没有。

    而且,这些金币可不是什么黄金所铸造的,这是十分稀有的神金所铸造的,或者这些金币就像是这个纪元的混沌之石一样,可以当作货币使用。

    眼前这个黄金庙简直就是一个宝藏,到处都是宝物。

    所以,当看到黄金庙的时候,齐临帝女目瞪口呆,以前她听到黄金屋传说的时候,她还以为是别人夸大其词而己,但当她真正看到黄金庙的时候,她才明白这是真的,不是夸大其词。(未完待续。)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