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啊”的一声惨叫,在石火电光之间,插翅上神的肉身被冲毁,整个人都化作了一团血雾,在这一团血雾之中只见光芒一闪。

    上神终究是上神,在生死一念之间他的真命依然在图腾的庇护之下逃遁而去,瞬间逃出了这片支离破碎的虚空。

    尽管上神的真命逃遁而去,但在逃走的那一瞬间,他真命是黯淡无光。虽然他是活了下来了,但这样的重创只怕没有几千年甚至是几万年都无法恢复,都无法重临巅峰了。

    在大钟响起的瞬间,那些躲在破星或者碎石又或者虚空中的人都纷纷亮起了光芒,他们身边都升起了一层层的防御。

    但声波冲击而来,听到一阵阵喀嚓、喀嚓、喀嚓的碎裂之声,他们的防御一层层崩碎,甚至有人被冲击得吐血,受了不轻的伤,当然比起直接肉身毁灭的插翅上神来好多了。

    这些躲在这里的人都是上神,他们早就是躲在这里很久了,琢磨了这只大钟很久了,所以当大钟响起的时候他们早早就准备好防御,但尽管是如此,依然无法完全挡住大钟的威力,这只大钟的威力太恐怖了。

    看到这样的一幕,齐临帝女都不由抽了一口冷气,插翅上神可是一位老牌的三个图腾上神,但在这钟声之下肉身瞬间毁灭,如果她是站在那里的话,只怕是瞬间灰飞烟灭,连逃走的机会都没有。

    “这只大钟太恐怖了吧。”看到这样的大钟,齐临帝女都心里面发怵,这样的一只大钟,他们齐临帝家都不见得能拿得出这种等级的宝物来与之抗衡。

    “这是正常之事。”李七夜淡淡地说道:“此大钟在手,一战伐天之兵,足可以无惧。它可是能挡毁灭力量的一件宝物。”

    听到这样的话,齐临帝女心里面不由颤了一下,伐天帝兵,传说是由大帝仙王打造来用于终极一战的,威力无法想象,而且在世间很少见到伐天帝兵,现在李七夜竟然说这只大钟可以与伐天帝兵一战,这未免太恐怖了吧。

    虽然说踏星上神手中的明仁戈也是一件伐天帝兵,但准确来说,这只不过是伐天帝兵的粗胚而己。当年明仁仙帝觉得自己打造这把明仁戈也无法超越他手中的真仙套装,所以就没有再去精雕细琢,把明仁伐送给了踏星上神。

    “这只大钟如此恐怖,如此强大,为何没有高位的大帝仙王来取呢?”齐临帝女不由问道。

    “这大钟虽然很强大,一般大帝仙王不见得能取下它,而足够强大的大帝仙王却不愿意来取它。”李七夜淡淡地说道:“这是一只意志之钟,由一位位无上圣佛献祭而成,在毁灭力量降临之时,一尊尊圣佛献出了自己的性命,祭掉了自己皮囊,把自己的佛道炼化,最终交织成了一只大钟,他们欲以自己的所有力量守护……”

    “……而且这不只有这位位圣佛献祭,还有成千上万的信男善女献上了自己血肉,祭上了自己对佛道的虔诚之心,点亮了佛光,让它庇护着一方天地,希望能挡得住毁灭力量。”说到这里,李七夜轻轻叹息一声,继续说道:“可惜,最终还是未能挡住毁灭,依然是灰飞烟灭。”

    这样的话让齐临帝女心里面颤了一下,圣佛祭炼了自己,信男善女也献祭了自己,这是多么让人肃然起敬又多么让人觉得恐怖的祭炼呢!

    “你仔细看一下,这钟有因果,真正强大的大帝仙王是不愿意去沾上这种因果的,因为它带着圣佛的守世执念,带着一个个信男善女悲壮,这是一个毁灭时刻的大因果。就算强大的大帝仙王想削去这样的因果,那都是需要很多的时间和心血,有这个时间和心血,还不如自己炼一把适合自己的伐天帝兵!”

    在这个时候,李七夜为齐临帝女指点迷津地说道。

    听到李七夜这样的话,齐临帝女才有所明悟,宝物虽好,但不一定适合,或者也只有上神来此夺这只大钟,高位的大帝仙王都不愿意来。

    “走吧。”李七夜收回了大手,对齐临帝女说道。

    齐临帝女忙是收回了目光,跟着李七夜前行,好也不敢久留,这只大钟太恐怖了,单是钟声就可以镇压她。

    齐临帝女随着李七夜继续前行,在途中齐临帝女可以说是大开眼界,她看到了许多许多的奇观。

    在佛野之上,齐临帝女曾见到在一个碎裂的大地上看到一尊巨佛,这尊巨佛高万丈,怒视苍天,手持伏魔杖,劈天而上,但他只能保持这个姿态而己,因为不知道是什么力量击穿了他的头颅,天灵穴处留下了一个大洞。

    这只巨佛已经失去了所有佛性,尽管无数岁月过去,经历了无数风吹雨打,但它的肉身依然还在,它的肉身宛如是铁铸的一样,坚硬无比。

    甚至曾经有强者尝试去搬动着这尊巨佛,但是不论强者如何的用力,那怕是使尽了吃奶的力气,都搬不动它!

    在佛野之上,齐临帝女也曾看到了一座巨大无比的佛寺,这佛寺虽然有不少地方倒塌,但也算保留完好,在这里有着一个个圣僧屈身叩地,而且圣僧四周有成千上万的比丘、信男善女屈身叩地。

    只不过他们已经死了,已经成为了一具具枯尸,尽管如此,它们身上依然散发出淡淡的光芒,这淡淡的光芒十分的圣洁。

    从天空看去,才会发现这些圣僧和成千上万的信男善女叩地以组成了一个巨大无比的图案,这个图案似乎是在向上天祈求着什么的。

    一看这样的一幕,齐临帝女不明白。

    “这是毁灭力量来临的时候,有人心抱善念,他们心生慈悲,欲向上天祈求饶过天下生灵。这是痴人说梦而己。”李七夜淡淡一笑,说道:“这上苍饶过谁了?善也好,恶也罢,那只不过是蚁蝼而己。”

    听到这样的话,齐临帝女这才明白,她心里面不由颤了一下,当自己活着的世界要毁灭的时候,一个个生灵屈身叩地,祈求饶命,这是多么低卑的做法,但最终也没有谁饶过他们。

    “为什么会有毁灭呢?”齐临帝女不由喃喃地说道。

    李七夜不由笑着说道:“没有毁灭,有现在的你吗?有我们的纪元吗?想跳脱时间长河,那是没有那么容易的事情,就算你成为了十二条天命的大帝仙王,也难于跳脱。”

    听到这样的话,齐临帝女不由为之沉默,过了好一会儿,齐临帝女回过神来,不由轻轻地问道:“我们去哪里?”

    “恒河。”李七夜说完,转身便走,继续前行。

    “恒河?”齐临帝女回过神来,忙是跟上,说道:“我们是去恒河渡口吗?”?“是的。”李七夜继续前行,徐徐地说道。

    恒河渡口,来过佛野的人都知道这个地方,对于世人来说,恒河渡口最出名的不是恒河本身,也不是恒河渡口,最出名的是黄金庙。

    黄金庙有多出名呢?在青洲很多人可以没听过佛野,没听过恒河,没听过恒河渡口,但绝对听过黄金庙。

    在青洲早就有传说,黄金庙堆满了宝物,地上撒满了神金所铸的金币,每一间庙宇都堆满了宝物、仙金、奇珍……

    甚至可以说,当你走入黄金庙的时候,只要你弯下腰去就能捡到很多很多的金币,如果你能走入庙屋,那你就能捡到一件件的宝物、一件件的无敌之兵。

    一开始,齐临帝女以为是传说而己,当她自己亲眼看到的时候,顿时是目瞪口呆,一时之间回不过神来。

    黄金庙就建在恒河渡口,所以你一到恒河渡口,就能看到黄金庙。

    事实上还没有到黄金庙就远远能看到腾空而起的光芒了,这光芒是五颜六色,都是由一件件宝物所散发出来的光芒。

    黄金庙并不是十分广大,那只是几座庙宇形成半包围而己,但就这几座庙宇也不知道是用什么仙金所打造的,多少年过去了,依然散发出淡淡的仙光,单是这几座庙宇都是了不得的宝物。

    每一座庙宇都有好几间的禅舍,这一间间的禅舍都是门窗打开的,只见这一间间的禅舍之中堆满了珍宝、仙金、神器。

    因为这些宝物实在是太多了,在一间间的禅舍中都堆不出去了,成堆成山的珍宝、仙金都从禅舍中滑出来,滑到了门外。

    至于这几座庙宇的空地上那就不用说了,地上散落了许多金币,这散落在地上的金币到处都是,甚至是堆积成了一座座小山了,让人想找个落足的地方都没有。

    而且,这些金币可不是什么黄金所铸造的,这是十分稀有的神金所铸造的,或者这些金币就像是这个纪元的混沌之石一样,可以当作货币使用。

    眼前这个黄金庙简直就是一个宝藏,到处都是宝物。

    所以,当看到黄金庙的时候,齐临帝女目瞪口呆,以前她听到黄金屋传说的时候,她还以为是别人夸大其词而己,但当她真正看到黄金庙的时候,她才明白这是真的,不是夸大其词。(未完待续。)

第1948章御龙子骑    “啪、啪、啪……”在李七夜带着齐临帝女准备离开之时,突然一阵整齐的步伐之声响起,这一阵步伐之声十分有力,当这一阵阵步伐声响起之时,连地面都响起。

    在眨眼之间,一支有三十六人的队伍登上了峰顶,这支队伍一登上峰顶之时,峰顶的气氛顿时紧张起来。

    只见这支队伍只有三十六人,这三十六人都露出凶猛的气息,最让人心里面发毛的是他们双眼冒出的那股残忍与杀伐的光芒,这样的一支三十六人的队伍全部都穿着冷色的铠甲,他们身上的铠甲都有黑红的颜色,这颜色并非是什么颜色,那是鲜血干枯之后留下的痕迹,所以当这样的一支队伍出现之时,让人隐隐能闻到一股血腥味。

    “御龙子骑!”看到这样的一支队伍,有人不由失声大叫一声,心里面发毛。

    这支队伍之中为首的青年李七夜是认识的,这个人正是御龙童子,此时御龙童子率领着这支御龙子骑。

    御龙子骑,这是一支十分凶残的队伍,它由御龙上神的大徒弟,也就是御龙童子的大师兄上官云所建。

    上官云传承了御龙上神的衣钵,成为了一尊拥有二个图腾的上神!一门双神,可以说御龙上神的传承的确是值得是骄傲,毕竟出身于草莽的他能拥有这样的成就,的确是了不得。

    因为御龙上神与其他八位上神一同建立了“御龙骑”,所以上官云他打造了一支由三十六人所组成的队伍,取名为“御龙子骑”。

    有怎么样的师父,就有怎么样的徒弟,御龙上神是土匪张盗出身,御龙骑也是一支强盗队伍,而御龙子骑也一样是继承了御龙骑的衣钵。

    御龙子骑常常干一些打家劫舍的活,而且御龙子骑最喜欢干的就是去打劫一些独自在外面的修士,或者是偷袭一些探险的小团队,他们不止是打劫别人的宝物、钱财、功法,而且常常是杀人灭口。

    所以很多人明明知道一些事是御龙子骑干的,但因为被杀人灭口,所以往往没有铁证去证明御龙子骑干的。

    正是因为如此,很多人都忌惮御龙子骑,因为他们喜欢打劫落单的修士,而且不管你是强大还是弱小,一旦被他们盯上,往往是只有死路一条。

    上官云成为上神之后,他就很少亲自率领御龙子骑了,他把御龙子骑交给了御龙童子。也正是因为如此,御龙童子他在巧取豪夺的时候,并不仅仅是用恫吓,有时候如果恫吓没有结果,他就直接率领御龙子骑去抢。

    “李道兄,我们又见面了。”看到李七夜,御龙童子顿时满脸笑容,向李七夜抱拳说道。

    李七夜只是淡淡看了他一眼,懒得去理会他。

    但御龙童子却一点都没有减,依然是满脸笑容,笑着说道:“这都是我的兄弟,御龙子骑,他们都是铁血男儿,一生最敬佩敢作敢为的男子汉了,李道兄的事迹广为流传,道兄不畏任何强者,让兄弟佩服,所以以后李道兄有什么需要的地方……”

    “……尽管吩咐一声,只要我们御龙子骑能办到的事情,一定会赴汤蹈火。以后李道兄有什么事,千万别客气,尽管吩咐就是了,谁叫我们是兄弟呢!”说到这里,御龙童子把胸膛拍得啪啪响,一副豪气冲天的模样。

    见御龙童子与李七夜如此熟稔的模样,在场的很多人都不由暗暗抽了一口冷气,御龙童子这帮土匪强盗已经是足够让人忌惮了,如果再加上第一凶人这种邪门透顶的人,那绝对是一支十分恐怖的组合,到时候只怕是许多小门小派的末日到了。

    对于御龙童子的热情,李七夜只是风轻云淡地说道:“不是谁都有资格跟我称兄道弟的,至少你还没这个资格。”说完这话,李七夜连一步都没停留,带着齐临帝女下山了。

    一句风轻云淡的话,顿时让在场的所有人都愕然了,所有人都没有想到李七夜会说出这么一句如此嚣张如此霸道如此不留情面的话来。

    李七夜当着众人的面直接说御龙童子没资格跟他称兄道弟,这简直就是一巴掌狠狠地抽在了御龙童子的脸上,也是抽在了御龙子骑的脸上,这毫不留情面,在任何人看来都是够狠的。

    虽然说很多人心里面都不愿意与御龙童子这样的人交结,大家都忌惮他,没有多少人愿意与他做朋友。但如果说御龙童子一定要拉着你的手,与你称兄道弟的话,只怕很多人抹不开那个情面。

    那怕你是很强大了,不怕御龙童子,不怕御龙子骑,不怕御龙上神他们了,但御龙童子拉着你的手称兄道弟,你都不好意思直接说他没资格跟你称兄道弟,最多也就是客气一下,毕竟很多人都抹不开这个情面。

    但李七夜却完全不一样了,直接就是当着众人的面说他不够资格称兄道弟,这种霸气和不留情,让很多人都反正不过来。

    当李七夜飘然而去的时候,御龙童子整个人都僵在了那里,脸色难看到了极点,但他却是十分罕见地咽下了这口气。

    离开了陀岭,齐临帝女都不由笑着说道:“公子这话是抽了御龙童子一个耳光,只怕他是怀恨在心。”

    “一只笑面虎而己,这种人不需要给他留什么情面。”李七夜随意地笑着说道:“如果他识相,就离我远一点,否则我让他死无葬身之地。”

    齐临帝女也只是笑了一下,如果御龙童子真的是想搞什么小动作,想做一些对李七夜不利的事情,那是他自寻死路,就如李七夜所说的那样,那是死无葬身之地!

    佛野,广袤无边,枯草摇曳,但在佛野并不只有摇曳的枯草,这看起来平静的佛野隐藏着许多凶险。

    在齐临帝女随着李七夜远行的时候,远远看到了旁边有一座巨大无比的神岳,这座神岳直接入天宇,云雾笼罩,看不到尽头,在这样的一座神岳之前,任何生灵都觉得自己渺小,似乎这样的一座神岳是九天十地的主峰一样,一切大脉都宛如源于此地。

    “铛”的一声响起,就齐临帝女随着李七夜远远经过这座神岳的时候,突然一声钟声响起,这一声的钟声并不洪亮。

    在这“铛”的一声钟声响起之时,齐临帝女双腿一软,整个人宛如魂魄出窍,根本不受自己控制,差一点点摔倒在地上,如果不是李七夜眼明手快把她扶住,只怕她直接瘫软在地上。

    “这是什么东西”齐临帝女脸色发白,不由骇然地说道。

    这也不怪齐临帝女如此的骇然,她道行可是很强大,但在这样的一个钟声之下就直接跪了,那是多么恐怖的力量。

    “钟声。”李七夜扶住她,大手按住了齐临帝女的天灵,缓缓地说道:“我为你守住心神,打开天眼去看,否则你会灰飞烟灭。”

    当李七夜按住自己的灵天穴之后,齐临帝女感觉一股暖流萦绕于自己心神魂魄,在这个时候她就放心了,深深地呼吸了一口气,打开了天眼。

    打开天眼之后,齐临帝女的目光透过了萦绕神岳的云雾,直透天宇。只见天宇深处一片残破,看到那里齐临帝女才发现这座神岳被拦腰斩断。

    神岳是十分高大的山峰,直插入天宇,在这样的一座如此高大的神岳,本是银河萦绕,日月出于其中,但现在这神岳被不知名的力量拦腰斩断,而且曾经萦绕于神岳四周的所有大星都一一碎裂。

    所以看到这天宇的时候无数的碎石破星散落于虚空之中,有的大星被击穿,有的大星被劈开,也有大星被轰得粉碎……

    就是在这样的一个支离破碎的世界最高空,高高地悬着一只大钟,这只大钟通体赤金,光芒环绕,刚才的那一声钟声就是从这只大钟中响起的。

    “是这只大钟毁掉这座神岳的吗?”看到这样的一只大钟,齐临帝女不由说道。

    “不,是这只大钟想守护这一方的世界,可惜在毁灭的力量之下,一切挣扎都是徒劳的,再强大也守护不了谁,最终还是崩灭了。”李七夜淡淡地说道。

    “那这岂不是一尊无上之宝,举世难敌。”听到这话,齐临帝女不由说道。

    “是,没错,它的确谈得上是一件无上之宝,威力绝伦。”李七夜点头说道:“就算不是重器,也是一件十分吓人的佛宝。”

    “如此佛宝,没有人来取吗?”齐临帝女也不由吃惊。

    “一直没有人停过。”李七夜笑着说道:“你仔细看,是不是有人躲在那里?”

    被李七夜一提醒,齐临帝女仔细观看,过了好一会儿之后,她就发现在一个被击穿的大星之中盘坐着一个老者,这个老者躲在大星沉坑之中,周边筑起了一道道的防御,有神金封天,这位老者穿着皇衣,虽然没有露出惊人气势,但直觉告诉齐临帝女,这绝对是一位上神。

    再仔细看,齐临帝女才发现不止一个人在那里,有破碎的大星之中、在乱石之中、在虚空之中,都躲有人,这些躲在这破碎星空中的都十分强大,他们都在那里筑起了一道道的防御,似乎是在防备什么一样。

    同时他们又死死地盯着那只大钟,好像是从这只大钟中寻找什么破绽一样。

    “就是现在!”就在这刹那之间,一声沉吼响起,突然一声龙吟,只见一个人跃天而起,三只图腾冲击而出,在这一刻他一下子化作了一条巨龙,这条巨龙插有八翅,他瞬间冲到了大钟之前,大手拍向,一只大手拍向钟体,另一只大手向钟扣抓去,欲瞬间镇压大钟,并把它取走。

    “插翅上神,老牌的三个图腾上神!”看到这个人出手,见识广博的齐临帝女不由吃惊,不由喃喃地说道。

    “铛”的一声响起,就在这位上神大手快要触到大钟的声音,大钟突然响起。

    “啵”的一声,大钟的声波如巨浪一样冲击而出,瞬间鲜血溅射,只见由两只大手开始,插翅上神的身体瞬间被冲毁。

    ps:飞扬仙帝的最新番外在公_众号“萧府军团”更新了,暂看飞扬仙帝陈飞扬如何抢母女、抢姑嫂的。(~^~)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