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啪、啪、啪……”在李七夜带着齐临帝女准备离开之时,突然一阵整齐的步伐之声响起,这一阵步伐之声十分有力,当这一阵阵步伐声响起之时,连地面都响起。

    在眨眼之间,一支有三十六人的队伍登上了峰顶,这支队伍一登上峰顶之时,峰顶的气氛顿时紧张起来。

    只见这支队伍只有三十六人,这三十六人都露出凶猛的气息,最让人心里面发毛的是他们双眼冒出的那股残忍与杀伐的光芒,这样的一支三十六人的队伍全部都穿着冷色的铠甲,他们身上的铠甲都有黑红的颜色,这颜色并非是什么颜色,那是鲜血干枯之后留下的痕迹,所以当这样的一支队伍出现之时,让人隐隐能闻到一股血腥味。

    “御龙子骑!”看到这样的一支队伍,有人不由失声大叫一声,心里面发毛。

    这支队伍之中为首的青年李七夜是认识的,这个人正是御龙童子,此时御龙童子率领着这支御龙子骑。

    御龙子骑,这是一支十分凶残的队伍,它由御龙上神的大徒弟,也就是御龙童子的大师兄上官云所建。

    上官云传承了御龙上神的衣钵,成为了一尊拥有二个图腾的上神!一门双神,可以说御龙上神的传承的确是值得是骄傲,毕竟出身于草莽的他能拥有这样的成就,的确是了不得。

    因为御龙上神与其他八位上神一同建立了“御龙骑”,所以上官云他打造了一支由三十六人所组成的队伍,取名为“御龙子骑”。

    有怎么样的师父,就有怎么样的徒弟,御龙上神是土匪张盗出身,御龙骑也是一支强盗队伍,而御龙子骑也一样是继承了御龙骑的衣钵。

    御龙子骑常常干一些打家劫舍的活,而且御龙子骑最喜欢干的就是去打劫一些独自在外面的修士,或者是偷袭一些探险的小团队,他们不止是打劫别人的宝物、钱财、功法,而且常常是杀人灭口。

    所以很多人明明知道一些事是御龙子骑干的,但因为被杀人灭口,所以往往没有铁证去证明御龙子骑干的。

    正是因为如此,很多人都忌惮御龙子骑,因为他们喜欢打劫落单的修士,而且不管你是强大还是弱小,一旦被他们盯上,往往是只有死路一条。

    上官云成为上神之后,他就很少亲自率领御龙子骑了,他把御龙子骑交给了御龙童子。也正是因为如此,御龙童子他在巧取豪夺的时候,并不仅仅是用恫吓,有时候如果恫吓没有结果,他就直接率领御龙子骑去抢。

    “李道兄,我们又见面了。”看到李七夜,御龙童子顿时满脸笑容,向李七夜抱拳说道。

    李七夜只是淡淡看了他一眼,懒得去理会他。

    但御龙童子却一点都没有减,依然是满脸笑容,笑着说道:“这都是我的兄弟,御龙子骑,他们都是铁血男儿,一生最敬佩敢作敢为的男子汉了,李道兄的事迹广为流传,道兄不畏任何强者,让兄弟佩服,所以以后李道兄有什么需要的地方……”

    “……尽管吩咐一声,只要我们御龙子骑能办到的事情,一定会赴汤蹈火。以后李道兄有什么事,千万别客气,尽管吩咐就是了,谁叫我们是兄弟呢!”说到这里,御龙童子把胸膛拍得啪啪响,一副豪气冲天的模样。

    见御龙童子与李七夜如此熟稔的模样,在场的很多人都不由暗暗抽了一口冷气,御龙童子这帮土匪强盗已经是足够让人忌惮了,如果再加上第一凶人这种邪门透顶的人,那绝对是一支十分恐怖的组合,到时候只怕是许多小门小派的末日到了。

    对于御龙童子的热情,李七夜只是风轻云淡地说道:“不是谁都有资格跟我称兄道弟的,至少你还没这个资格。”说完这话,李七夜连一步都没停留,带着齐临帝女下山了。

    一句风轻云淡的话,顿时让在场的所有人都愕然了,所有人都没有想到李七夜会说出这么一句如此嚣张如此霸道如此不留情面的话来。

    李七夜当着众人的面直接说御龙童子没资格跟他称兄道弟,这简直就是一巴掌狠狠地抽在了御龙童子的脸上,也是抽在了御龙子骑的脸上,这毫不留情面,在任何人看来都是够狠的。

    虽然说很多人心里面都不愿意与御龙童子这样的人交结,大家都忌惮他,没有多少人愿意与他做朋友。但如果说御龙童子一定要拉着你的手,与你称兄道弟的话,只怕很多人抹不开那个情面。

    那怕你是很强大了,不怕御龙童子,不怕御龙子骑,不怕御龙上神他们了,但御龙童子拉着你的手称兄道弟,你都不好意思直接说他没资格跟你称兄道弟,最多也就是客气一下,毕竟很多人都抹不开这个情面。

    但李七夜却完全不一样了,直接就是当着众人的面说他不够资格称兄道弟,这种霸气和不留情,让很多人都反正不过来。

    当李七夜飘然而去的时候,御龙童子整个人都僵在了那里,脸色难看到了极点,但他却是十分罕见地咽下了这口气。

    离开了陀岭,齐临帝女都不由笑着说道:“公子这话是抽了御龙童子一个耳光,只怕他是怀恨在心。”

    “一只笑面虎而己,这种人不需要给他留什么情面。”李七夜随意地笑着说道:“如果他识相,就离我远一点,否则我让他死无葬身之地。”

    齐临帝女也只是笑了一下,如果御龙童子真的是想搞什么小动作,想做一些对李七夜不利的事情,那是他自寻死路,就如李七夜所说的那样,那是死无葬身之地!

    佛野,广袤无边,枯草摇曳,但在佛野并不只有摇曳的枯草,这看起来平静的佛野隐藏着许多凶险。

    在齐临帝女随着李七夜远行的时候,远远看到了旁边有一座巨大无比的神岳,这座神岳直接入天宇,云雾笼罩,看不到尽头,在这样的一座神岳之前,任何生灵都觉得自己渺小,似乎这样的一座神岳是九天十地的主峰一样,一切大脉都宛如源于此地。

    “铛”的一声响起,就齐临帝女随着李七夜远远经过这座神岳的时候,突然一声钟声响起,这一声的钟声并不洪亮。

    在这“铛”的一声钟声响起之时,齐临帝女双腿一软,整个人宛如魂魄出窍,根本不受自己控制,差一点点摔倒在地上,如果不是李七夜眼明手快把她扶住,只怕她直接瘫软在地上。

    “这是什么东西”齐临帝女脸色发白,不由骇然地说道。

    这也不怪齐临帝女如此的骇然,她道行可是很强大,但在这样的一个钟声之下就直接跪了,那是多么恐怖的力量。

    “钟声。”李七夜扶住她,大手按住了齐临帝女的天灵,缓缓地说道:“我为你守住心神,打开天眼去看,否则你会灰飞烟灭。”

    当李七夜按住自己的灵天穴之后,齐临帝女感觉一股暖流萦绕于自己心神魂魄,在这个时候她就放心了,深深地呼吸了一口气,打开了天眼。

    打开天眼之后,齐临帝女的目光透过了萦绕神岳的云雾,直透天宇。只见天宇深处一片残破,看到那里齐临帝女才发现这座神岳被拦腰斩断。

    神岳是十分高大的山峰,直插入天宇,在这样的一座如此高大的神岳,本是银河萦绕,日月出于其中,但现在这神岳被不知名的力量拦腰斩断,而且曾经萦绕于神岳四周的所有大星都一一碎裂。

    所以看到这天宇的时候无数的碎石破星散落于虚空之中,有的大星被击穿,有的大星被劈开,也有大星被轰得粉碎……

    就是在这样的一个支离破碎的世界最高空,高高地悬着一只大钟,这只大钟通体赤金,光芒环绕,刚才的那一声钟声就是从这只大钟中响起的。

    “是这只大钟毁掉这座神岳的吗?”看到这样的一只大钟,齐临帝女不由说道。

    “不,是这只大钟想守护这一方的世界,可惜在毁灭的力量之下,一切挣扎都是徒劳的,再强大也守护不了谁,最终还是崩灭了。”李七夜淡淡地说道。

    “那这岂不是一尊无上之宝,举世难敌。”听到这话,齐临帝女不由说道。

    “是,没错,它的确谈得上是一件无上之宝,威力绝伦。”李七夜点头说道:“就算不是重器,也是一件十分吓人的佛宝。”

    “如此佛宝,没有人来取吗?”齐临帝女也不由吃惊。

    “一直没有人停过。”李七夜笑着说道:“你仔细看,是不是有人躲在那里?”

    被李七夜一提醒,齐临帝女仔细观看,过了好一会儿之后,她就发现在一个被击穿的大星之中盘坐着一个老者,这个老者躲在大星沉坑之中,周边筑起了一道道的防御,有神金封天,这位老者穿着皇衣,虽然没有露出惊人气势,但直觉告诉齐临帝女,这绝对是一位上神。

    再仔细看,齐临帝女才发现不止一个人在那里,有破碎的大星之中、在乱石之中、在虚空之中,都躲有人,这些躲在这破碎星空中的都十分强大,他们都在那里筑起了一道道的防御,似乎是在防备什么一样。

    同时他们又死死地盯着那只大钟,好像是从这只大钟中寻找什么破绽一样。

    “就是现在!”就在这刹那之间,一声沉吼响起,突然一声龙吟,只见一个人跃天而起,三只图腾冲击而出,在这一刻他一下子化作了一条巨龙,这条巨龙插有八翅,他瞬间冲到了大钟之前,大手拍向,一只大手拍向钟体,另一只大手向钟扣抓去,欲瞬间镇压大钟,并把它取走。

    “插翅上神,老牌的三个图腾上神!”看到这个人出手,见识广博的齐临帝女不由吃惊,不由喃喃地说道。

    “铛”的一声响起,就在这位上神大手快要触到大钟的声音,大钟突然响起。

    “啵”的一声,大钟的声波如巨浪一样冲击而出,瞬间鲜血溅射,只见由两只大手开始,插翅上神的身体瞬间被冲毁。

    ps:飞扬仙帝的最新番外在公_众号“萧府军团”更新了,暂看飞扬仙帝陈飞扬如何抢母女、抢姑嫂的。(~^~)

第1947章灵蝶    台阶一步一步,踏在步阶之上,宛如登云梯一样,直通天宇。

    “传说在陀岭能得到灵蝶的青睐,必定是能带来好运,甚至灵蝶会庇佑你,让你在佛野得到宝藏,这是不是真的?”登台阶的时候,齐临帝女不由好奇地问道。

    关于探索之地的种种传说她都听过不少,比灵说佛野的灵蝶,她听说宗门的老祖宗说过。

    李七夜不由笑了起来,轻轻地摇了摇头,说道:“世间哪里有什么好运,这只不过是一种力量而己,当你不明白这种力量的时候,就会觉得这很神秘,或者这是冥冥中的一种注定,一种运气。”

    李七夜的话让齐临帝女听得似懂非懂,她跟在李七夜身边,不好再继续追问。

    好一会儿之后,李七夜与齐临帝女终于登上了台阶,终于登上了陀岭最高峰。

    当站在峰顶的时候,齐临帝女一下子被震撼了,峰顶是一个巨大无比的广场,整个广场以巨石削成,经过无数岁月的风吹雨打,粗糙的岩石依然没有被磨平。

    不过,让人震撼的不是这个巨大无比的广场,而是广场中的一座巨大无比的雕像,这是一尊佛像,这尊佛像高大得直耸入云,宛如一尊巨人一样。

    这尊佛像乃是一尊盘坐于地的佛像,只见佛像是一只手结法印,一只手放于腹前,佛首低沉,宛如是低首沉思,悟道参禅!

    这尊佛像高大无比,站在这尊佛像之前,让人不由为之仰望。这尊佛像并不完整,整尊佛像出现了一道道的裂缝,似乎曾经遭受过重创。正是因为如此,这尊佛像的左耳已经不见了,佛像的佛容也无法看清,似乎佛容被磨灭一样,不允许人去瞻仰。

    这佛像让人震撼的不是它的高大,而是这佛像有着一种说不出来的气场。当这一尊佛像屹立在这里的时候,给人第一个感觉就是天下地上,唯我独尊!

    这一尊佛像屹立在这里的时候,就算是苍天都是那么的遥远,大地都是那么的渺似乎一切都訇伏在它的脚下,那怕是苍天在上,依然是压不下他那低垂的佛首,那怕是大地在下,也镇不住它的步伐!

    所以,任何人来到这里的时候,都有着一种膜拜的冲动,想在佛前叩首,想亲吻着佛足,以表示自己最祟高的敬意。

    作为齐临帝家的帝女,齐临帝女不止是道行深,而且道心也坚,但见到这尊佛像的时候,都有一种膜拜的冲动。

    “天不容见佛容。”看着这尊巨大无比的佛像,李七夜淡淡地说道:“贼老天就是个贱人而己。”

    李七夜这样的话让齐临帝女愕了一下,她第一次听人这样骂苍天的,她不由抬起头来,仔细去看低垂的佛首,但不论是她如何的努力,那怕是她打开天眼,都无法看清楚佛像的佛容,似乎这佛容被什么遮闭了一样。

    “不用看了,天不容见佛容,你怎么看都看不了的。”在齐临帝女努力想看清楚佛容的时候,李七夜淡淡地说道。

    “为什么天不容见佛容。”齐临帝女说道。

    李七夜看着佛像,淡淡地说道:“这是一个先贤者,是一个纪元的缔造,在时间长河中蹉跎前行,它承载了一个又一个时代的亿万生灵的信仰。在这信仰的聚集佛像中,你知道天地是多么的渺小吗?你知道世界万道是多么的微不足道吗?这是一种取代一切的信仰,这是一个光明的世界!当这样的一个世界崩灭之后,便是天不容见佛容!”

    “天不容见佛容”听到李七夜这样的一席话,齐临帝女不由喃喃地说道。从李七夜口中她能想象那是一个多么壮阔的纪元,那是一个多么光明的纪元!

    此时在佛前祭拜的不止只有李七夜两人,事实上在这个时候早就有一条长长的队伍排开了。

    只见前面有着不少的修士排着队伍,每个修士都沉默不语,随着队伍缓缓上前。

    在李七夜面前的是一辆神车,这辆神车绘有晚霞朝云,散发出云霞之光,这辆神车似乎是行驶于云霞之中。

    在神车之上坐着一个女子,这个女子看起来三十光景,风姿十分的撩人,成熟的风韵让人一揽无余,她就宛如是熟透的紫葡萄,让人看了都忍不住咬上一口,少妇的风味勾人心弦,在她媚视娇目之间,有着说不尽的风情。

    “晚霞谷主”看到这个女子,跟随在李七夜身边的齐临帝女也颇为意外,没有想到会在这里遇到相识之人。

    “齐家妹子,久违了。”这个女子也与齐临帝女打招呼。

    原来这个女子是晚霞谷的谷主阴华丽,晚霞谷乃是魔族传承,一门双帝,在青洲也是十分强大。

    虽然说百族与神、魔、天三族相处并不是很愉快,但是像晚霞谷、齐临帝家这样的帝统仙门,都是有所往来。

    在齐临帝女与晚霞谷主寒暄之时,她也不由多打量了李七夜几眼,李七夜的事迹阴华丽也有所耳闻,她不愿意多去招惹李七夜这样的一个来历不明又十分邪门的男子。

    此时前面排队的修士强者一一上前,不管他们抱着是怎么样的心态而来的,但当来到佛像之前的时候,都不由心怀恭敬,都由衷地上香,拜了拜,以致敬意。

    当不少修士强者上完香之后,目光都忍不住在佛像的肩膀停留一下。

    佛像的肩膀是十分的宽大,远远看去,就好像一条山岭亘横在那里一样。一看之时,并没有让人留意,但仔细一看,发现只见有一只只的蝴蝶停在了佛肩之上。

    这并不是一般的蝴蝶,仔细看的时候会发现这一只只的蝴蝶像是由光芒所化成的一个,看起来每一只蝴蝶都散发出了淡淡的光芒。

    这就是陀岭的灵蝶,陀岭的灵蝶十分有名,因为如果你能得到陀岭的灵蝶青睐的话,那么你将会在佛野之中平安无事,它甚至能带你找到佛野的藏宝之处。

    传言说,曾经有三个人得到过陀岭的灵蝶青睐,这三个人分别是世帝、圣帝以及归凡古神。

    在后世甚至有人认为,世帝、圣帝以及归凡古神正是因为得到了灵蝶的青睐,这才让他们得到了大造化,才有了后来的成就。

    不管后世这种说法是不是有依据,但是来佛野的修士强者,都会前来拜祭一下,以致敬意,当然,如果能得到灵蝶的青睐,那就再好不过了。

    所以当很多人上香之后,都忍不住去看一眼佛肩上的灵蝶,但是,佛肩上的一个个灵蝶去趴在那里,一动不动,根本就没有青睐于任何人的意思。

    队伍在前行,过了甚久之后,终于轮到了李七夜和齐临帝女了,李七夜点燃香,拜了拜,徐徐地说道:“人间大道正沧桑,先贤走远,他日看我横推!”

    李七夜突然说出这话来,让在场的不少修士侧目,大家都知道他是第一凶人,再听他这霸道的话,很多人都觉得,这小子的确够嚣张,走到哪里都是口出狂言。

    比起李七夜的拜了拜,齐临帝女恭敬很多,她上香之后,便恭恭敬敬地为这尊佛像磕了三个响头,以致敬意。

    在李七夜与齐临帝女上完香准备离开的时候,听到“蓬”的一声响起,本是趴在佛肩上的一只只灵蝶竟然飞了下来。

    “灵蝶动了”看到这一只只灵蝶飞了出来,有人不由大叫一声说道。

    只见这一只只灵蝶飞下来之后,全部灵蝶都围绕着李七夜飞舞,上下蹁跹,似乎是十分的快乐一样,好像是一个个精灵在跳起舞来。

    “这,这,这不可能吧?”看到这样的一幕,有老一辈强者大叫一声说道:“我来佛野不下十次,从来没有见过灵蝶动过,今天竟然所有的灵蝶竟然全部飞下来了。”

    “这太不可思议了,传言说当年世帝来这里的时候,也只有一肩的灵蝶飞下来围绕着他,现在第一凶人竟然能让两肩的灵蝶都飞下来。”有一位见识广博的老祖不由吃惊地说道。

    “这也太幸运了吧。”看到所有灵蝶飞到李七夜身边,围绕着李七夜飞舞,让在场的修士都羡慕嫉妒恨,说道:“这就是传说的真命天子吗?”

    就是齐临帝女也不由嘴巴张得大大的,她也只听过唯有世帝、圣帝、归凡古神他们三个人曾经得到过灵蝶的青睐,现在李七夜却得到了所有灵蝶的青睐,这实在是太不可思议了。

    “从哪里来,回哪里去吧,留一只足矣。”李七夜徐徐地说道,轻轻地吹了一口气。

    随着李七夜一口气吹出,只见所有的灵蝶都纷纷起舞,最终被吹上了天,然后纷纷再次落在佛肩之上,它们都再次趴在佛肩上一动不动。

    李七夜吹走了所有灵蝶之后,只留下了一只灵蝶趴在他的肩膀上。

    “走吧。”李七夜看了一眼趴在肩膀上的灵蝶,对齐临帝女说道。

    许多人看到这样的一幕,都傻了眼,对于很多人来说,能得到越多的灵蝶青睐,那就越好,李七夜却吹走了所有灵蝶,只留一个,这也太邪门了吧,在这里竟然还有人会嫌灵蝶多的。未完待续^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