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花斑蚊,高恩玉,第1947章灵蝶

已有 13 阅读此文人 - - 公车h辣文 -

    台阶一步一步,踏在步阶之上,宛如登云梯一样,直通天宇。

    “传说在陀岭能得到灵蝶的青睐,必定是能带来好运,甚至灵蝶会庇佑你,让你在佛野得到宝藏,这是不是真的?”登台阶的时候,齐临帝女不由好奇地问道。

    关于探索之地的种种传说她都听过不少,比灵说佛野的灵蝶,她听说宗门的老祖宗说过。

    李七夜不由笑了起来,轻轻地摇了摇头,说道:“世间哪里有什么好运,这只不过是一种力量而己,当你不明白这种力量的时候,就会觉得这很神秘,或者这是冥冥中的一种注定,一种运气。”

    李七夜的话让齐临帝女听得似懂非懂,她跟在李七夜身边,不好再继续追问。

    好一会儿之后,李七夜与齐临帝女终于登上了台阶,终于登上了陀岭最高峰。

    当站在峰顶的时候,齐临帝女一下子被震撼了,峰顶是一个巨大无比的广场,整个广场以巨石削成,经过无数岁月的风吹雨打,粗糙的岩石依然没有被磨平。

    不过,让人震撼的不是这个巨大无比的广场,而是广场中的一座巨大无比的雕像,这是一尊佛像,这尊佛像高大得直耸入云,宛如一尊巨人一样。

    这尊佛像乃是一尊盘坐于地的佛像,只见佛像是一只手结法印,一只手放于腹前,佛首低沉,宛如是低首沉思,悟道参禅!

    这尊佛像高大无比,站在这尊佛像之前,让人不由为之仰望。这尊佛像并不完整,整尊佛像出现了一道道的裂缝,似乎曾经遭受过重创。正是因为如此,这尊佛像的左耳已经不见了,佛像的佛容也无法看清,似乎佛容被磨灭一样,不允许人去瞻仰。

    这佛像让人震撼的不是它的高大,而是这佛像有着一种说不出来的气场。当这一尊佛像屹立在这里的时候,给人第一个感觉就是天下地上,唯我独尊!

    这一尊佛像屹立在这里的时候,就算是苍天都是那么的遥远,大地都是那么的渺似乎一切都訇伏在它的脚下,那怕是苍天在上,依然是压不下他那低垂的佛首,那怕是大地在下,也镇不住它的步伐!

    所以,任何人来到这里的时候,都有着一种膜拜的冲动,想在佛前叩首,想亲吻着佛足,以表示自己最祟高的敬意。

    作为齐临帝家的帝女,齐临帝女不止是道行深,而且道心也坚,但见到这尊佛像的时候,都有一种膜拜的冲动。

    “天不容见佛容。”看着这尊巨大无比的佛像,李七夜淡淡地说道:“贼老天就是个贱人而己。”

    李七夜这样的话让齐临帝女愕了一下,她第一次听人这样骂苍天的,她不由抬起头来,仔细去看低垂的佛首,但不论是她如何的努力,那怕是她打开天眼,都无法看清楚佛像的佛容,似乎这佛容被什么遮闭了一样。

    “不用看了,天不容见佛容,你怎么看都看不了的。”在齐临帝女努力想看清楚佛容的时候,李七夜淡淡地说道。

    “为什么天不容见佛容。”齐临帝女说道。

    李七夜看着佛像,淡淡地说道:“这是一个先贤者,是一个纪元的缔造,在时间长河中蹉跎前行,它承载了一个又一个时代的亿万生灵的信仰。在这信仰的聚集佛像中,你知道天地是多么的渺小吗?你知道世界万道是多么的微不足道吗?这是一种取代一切的信仰,这是一个光明的世界!当这样的一个世界崩灭之后,便是天不容见佛容!”

    “天不容见佛容”听到李七夜这样的一席话,齐临帝女不由喃喃地说道。从李七夜口中她能想象那是一个多么壮阔的纪元,那是一个多么光明的纪元!

    此时在佛前祭拜的不止只有李七夜两人,事实上在这个时候早就有一条长长的队伍排开了。

    只见前面有着不少的修士排着队伍,每个修士都沉默不语,随着队伍缓缓上前。

    在李七夜面前的是一辆神车,这辆神车绘有晚霞朝云,散发出云霞之光,这辆神车似乎是行驶于云霞之中。

    在神车之上坐着一个女子,这个女子看起来三十光景,风姿十分的撩人,成熟的风韵让人一揽无余,她就宛如是熟透的紫葡萄,让人看了都忍不住咬上一口,少妇的风味勾人心弦,在她媚视娇目之间,有着说不尽的风情。

    “晚霞谷主”看到这个女子,跟随在李七夜身边的齐临帝女也颇为意外,没有想到会在这里遇到相识之人。

    “齐家妹子,久违了。”这个女子也与齐临帝女打招呼。

    原来这个女子是晚霞谷的谷主阴华丽,晚霞谷乃是魔族传承,一门双帝,在青洲也是十分强大。

    虽然说百族与神、魔、天三族相处并不是很愉快,但是像晚霞谷、齐临帝家这样的帝统仙门,都是有所往来。

    在齐临帝女与晚霞谷主寒暄之时,她也不由多打量了李七夜几眼,李七夜的事迹阴华丽也有所耳闻,她不愿意多去招惹李七夜这样的一个来历不明又十分邪门的男子。

    此时前面排队的修士强者一一上前,不管他们抱着是怎么样的心态而来的,但当来到佛像之前的时候,都不由心怀恭敬,都由衷地上香,拜了拜,以致敬意。

    当不少修士强者上完香之后,目光都忍不住在佛像的肩膀停留一下。

    佛像的肩膀是十分的宽大,远远看去,就好像一条山岭亘横在那里一样。一看之时,并没有让人留意,但仔细一看,发现只见有一只只的蝴蝶停在了佛肩之上。

    这并不是一般的蝴蝶,仔细看的时候会发现这一只只的蝴蝶像是由光芒所化成的一个,看起来每一只蝴蝶都散发出了淡淡的光芒。

    这就是陀岭的灵蝶,陀岭的灵蝶十分有名,因为如果你能得到陀岭的灵蝶青睐的话,那么你将会在佛野之中平安无事,它甚至能带你找到佛野的藏宝之处。

    传言说,曾经有三个人得到过陀岭的灵蝶青睐,这三个人分别是世帝、圣帝以及归凡古神。

    在后世甚至有人认为,世帝、圣帝以及归凡古神正是因为得到了灵蝶的青睐,这才让他们得到了大造化,才有了后来的成就。

    不管后世这种说法是不是有依据,但是来佛野的修士强者,都会前来拜祭一下,以致敬意,当然,如果能得到灵蝶的青睐,那就再好不过了。

    所以当很多人上香之后,都忍不住去看一眼佛肩上的灵蝶,但是,佛肩上的一个个灵蝶去趴在那里,一动不动,根本就没有青睐于任何人的意思。

    队伍在前行,过了甚久之后,终于轮到了李七夜和齐临帝女了,李七夜点燃香,拜了拜,徐徐地说道:“人间大道正沧桑,先贤走远,他日看我横推!”

    李七夜突然说出这话来,让在场的不少修士侧目,大家都知道他是第一凶人,再听他这霸道的话,很多人都觉得,这小子的确够嚣张,走到哪里都是口出狂言。

    比起李七夜的拜了拜,齐临帝女恭敬很多,她上香之后,便恭恭敬敬地为这尊佛像磕了三个响头,以致敬意。

    在李七夜与齐临帝女上完香准备离开的时候,听到“蓬”的一声响起,本是趴在佛肩上的一只只灵蝶竟然飞了下来。

    “灵蝶动了”看到这一只只灵蝶飞了出来,有人不由大叫一声说道。

    只见这一只只灵蝶飞下来之后,全部灵蝶都围绕着李七夜飞舞,上下蹁跹,似乎是十分的快乐一样,好像是一个个精灵在跳起舞来。

    “这,这,这不可能吧?”看到这样的一幕,有老一辈强者大叫一声说道:“我来佛野不下十次,从来没有见过灵蝶动过,今天竟然所有的灵蝶竟然全部飞下来了。”

    “这太不可思议了,传言说当年世帝来这里的时候,也只有一肩的灵蝶飞下来围绕着他,现在第一凶人竟然能让两肩的灵蝶都飞下来。”有一位见识广博的老祖不由吃惊地说道。

    “这也太幸运了吧。”看到所有灵蝶飞到李七夜身边,围绕着李七夜飞舞,让在场的修士都羡慕嫉妒恨,说道:“这就是传说的真命天子吗?”

    就是齐临帝女也不由嘴巴张得大大的,她也只听过唯有世帝、圣帝、归凡古神他们三个人曾经得到过灵蝶的青睐,现在李七夜却得到了所有灵蝶的青睐,这实在是太不可思议了。

    “从哪里来,回哪里去吧,留一只足矣。”李七夜徐徐地说道,轻轻地吹了一口气。

    随着李七夜一口气吹出,只见所有的灵蝶都纷纷起舞,最终被吹上了天,然后纷纷再次落在佛肩之上,它们都再次趴在佛肩上一动不动。

    李七夜吹走了所有灵蝶之后,只留下了一只灵蝶趴在他的肩膀上。

    “走吧。”李七夜看了一眼趴在肩膀上的灵蝶,对齐临帝女说道。

    许多人看到这样的一幕,都傻了眼,对于很多人来说,能得到越多的灵蝶青睐,那就越好,李七夜却吹走了所有灵蝶,只留一个,这也太邪门了吧,在这里竟然还有人会嫌灵蝶多的。未完待续^

第1946章陀岭    齐临帝女脱口而出说出这样的话也不足为奇,这也是人之常情而己,换作是任何人,面临大灾难的时候第一时间想到的就是保命,这样的做法没有什么指责的。

    “是呀,保命。”李七夜轻轻地点了点头,徐徐地说道:“这也是人之常情,换作是很多人都会这样做。”

    说到这里,李七夜不由沉默了一下,神态有些怅然。

    看到李七夜这样的神态,齐临帝女心里面有些忐忑不安,轻轻地问道:“公子,难道我说错了吗?”?李七夜抬起头来,淡淡地一笑,轻轻地摇了摇头,说道:“不,你说得没错,在危难之时,保命这是本能,任何生灵都会这样做,这没有什么好指责的。但是,如果真正灾难来临的时候,保命就没有那么简单了。想在灭世之中保全自己,那是谈何容易,那是需要付出代价的。”

    说到这里,李七夜望着远处,目光变得十分深邃。

    李七夜这样的话,让齐临帝女听得有些莫明其妙,这话太深奥了,她也没有完全听懂。

    过了一会儿,李七夜看了齐临帝女一眼,说道:“不要企盼有什么救世主,特别是灭世的时候,往往所谓的救世主那也只不过是为己而战而己,不祭天,不祭地,不祭生灵,这样的人已经很了不起了,这样的人已经谈得上高洁了。”

    “祭天,祭地,祭生灵!”听到这话,齐临帝女不由喃喃细语,仔细品味李七夜这样的话,再联想到以前李七夜曾经说过的事情,她猜到了一个十分恐怖的可能,回过神来,她不由打了一个冷颤!

    就在这刹那之间,齐临帝女有些明白为什么李七夜曾经是一次又一次地说“不要企盼有什么救世主”!在这刹那之间,齐临帝女想到了一些十分恐怖的事情,想到这种恐怖的事情,让人不寒而悚。

    “好了,我们不扯这么远的事情。”李七夜收回目光,淡淡地笑着说道:“佛野能生长出这焦黄的野草,那是因为曾经有着一尊尊无上的巨头在这里庇护,有着亿万的生灵在这里有着坚定不移的信仰,庇护的力量、浩瀚的信仰,让这里充满了生机……

    “……但是,毁灭的力量是无法想象的,是无法破解的,那怕再强大的庇护力量、再浩瀚的信仰,都无法保住这个世界,就算是野草那也是勉强而生存而己,这些野草顽强生长,所以才会与外面世界的野草不一样,它们一生下来就是先天不足,受到了惩戒。”

    说到这里,李七夜轻轻地叹息一声,没有再多说什么。

    齐临帝女不由为之遐想,这是一个多么强大地纪元,在这块土地上曾经居住着多么强大的生灵,但最终也只是化作残土而己。”走吧,我们上陀岭。“李七夜徐徐地对齐临帝女说道,说完继续前行。

    陀岭,它离帝化城不算远,十万里之路而己,但陀岭那只不过是佛野的开端而己,只有迈过了陀岭,才是真正进入佛野,才能真正领略佛野的奇妙。

    陀岭那是一座高山,这座高山十分雄伟,绵延千里,但更让人震撼的是不是陀岭的雄伟,而是陀岭上的建筑。

    在陀岭之上有着无数的残墙断宇,放眼望去,茫茫一片,一座座古旧的古殿佛宇,这一座座的古殿佛宇曾经是宏伟无比,有些佛舍甚至是有万丈之高,一条佛柱都可擎天。

    只不过这些古殿佛宇已经崩塌,留得到处都是残墙断壁,破瓦碎砖处处皆是,出现在眼前的那是一个残破的世界而己。

    看着眼前这个残破的世界,可以想象这里曾经是多么的宏伟,是多么的热闹,或者这里曾经是一个佛国的世界,在这里曾经有着无数的神僧修道参禅,可惜,这里最终还是化作了一片废墟,一切不复存在。

    在陀岭有一条石阶大道,从陀岭之下延绵而上,一直抵达到山峰。

    当李七夜带着齐临帝女来到了陀岭之下,站在绵延直上的石阶之前,望着石阶,给人感觉是一条通天大道一样,虽然这条石阶没有仙光佛音,但看着石阶,恍然间有一种错觉,好像曾经有无数的生灵在这里三拜九叩,一步一步地跪拜上去一样。

    “我,我好像看到了幻象。”齐临帝女都不是十分肯定地说道。因为达到她这样的境界,不可能轻易产生错觉的,毕竟她的道心是很坚定,不会轻易被什么幻象所迷惑。

    “这是正常之事。”李七夜淡淡地说道:“如果你是生在那个时代,当你站在这里的时候,不要说你这样的道行,就算你是一尊低位上神,只怕早就已经跪倒在这里……”

    “……早就是五体投地、心悦诚服地三拜九叩,一步一步地跪拜上去。只是时间太遥远,毁灭太强大,已经磨灭了这里的渡化而己,不然的话,你站在这里,早就被渡化为门下比丘了。”

    “一念渡化,这是妖术吗?”听到李七夜这样一说,齐临帝女心里面都有些悚然。

    “哪会是妖术。”李七夜笑着摇了摇头,说道:“这是堂皇大道,如果比作我们的大帝之术,那么这就是大帝之术的巅峰奥义。它能一念渡化,那是因为无数生灵的信仰,这不是一个人强加于任何人身上的力量,这是汇聚了一个又一个时代无数生灵的信仰……”

    “……亿万生灵,一个又一个时代的信仰,在这信仰中充满了悯怜、光明、慈悲、祥和。这样的信仰积累了一个又一个时代,经历了漫长的岁月积累之后,一个人的意志放在这里面,那也只不过是沦海一粟而己,微不足道。当你在这样的信仰之中,你也只不过是海水中的一颗水滴,在这里你只能是随波逐流。”

    “信仰也能为道吗?”听到了李七夜这样的一席话,齐临帝女总算听出了一些东西了。

    “能。”李七夜笑了笑,说道:“你信仰我的道,我便给你庇护,并不是说我是你的救世主,而是彼此共生而己。”

    “所以佛野才会有着这样庇护的力量,有着信仰的力量。”听到李七夜如此解释,齐临帝女明白为什么佛野会与众不同了。

    “上去吧,去烧支香。”李七夜对齐临帝女说道。

    齐临帝女跟着上去,不过她心里面很古怪,她张口欲言,但又不知道该怎么说好。

    “丫头,有话就说吧。”看到齐临帝女那张口欲言的模样,李七夜不由笑了笑,轻轻地摇了摇头。

    “公子也有敬拜他人的时候吗?”齐临帝女都不知道怎么开口好,但最后也还是直说了。

    毕竟,在齐临帝女看来,像李七夜这样的无上巨头,他已经是站在这个世界的巅峰了,举世之间,还有谁值得他去敬拜的呢?

    “这是对先贤的致敬。”李七夜看了看齐临帝女,他徐徐地说道:“虽然说,世间并没有什么救世界,但在世间依然有着一个个前行的勇者,不论是在最黑暗之时,还是毁灭之日,他们都不违背自己的初心,所以他们值得人去尊敬。”

    “不违背自己的初心。”齐临帝女喃喃地说道。

    “你认为修士的初心是什么?”在齐临帝女细细体味的时候,李七夜看了她一眼说道。

    齐临帝女沉默了一下,这个问题还真让她有些回答不上来,对于很多修士来说,初心只是为了成为大帝仙王吧。

    “成为大帝仙王之后呢?”李七夜看出她的心思,淡淡地笑着说道。

    齐临帝女一下子沉默了,如果一个修士成为了大帝仙王之后那该干什么呢,这就让她无法回答了,因为她不是大帝仙王。

    “一战到底。”李七夜淡淡地说道:“当你踏上这条道路的时候,就意味着你会一战到底,你还弱小的时候,你需要变强,需要与更强的人战斗,当像强大了之后,你就跟自己斗,跟天斗,你要跳出这个世界的束缚!所以,你必须一战到底。”

    “但,在这途中有人妥协了,并不是谁都能做到一战到地的,曾经有过伟大无比的存在,但最终却抛弃了自己初心,在途中妥协了。而有些人却一战到底,那怕是身死道消,都从不后悔,所以他们值得人去尊敬……”

    说到这里,李七夜轻轻地叹息一声,徐徐地说道:“这为什么道心是那么重要了吧,只有你道心坚定,你才能一战到底,如果你道心不坚,就算你再强大,总有一天,你也会成为那个曾经是你自己憎恨的存在。”

    “妥协的人,是躲在黑暗之中吗?”此时齐临帝女心里面颤了一下,她隐隐猜到了,所以忍不住问道,她问这个话题之时声音都会颤抖,因为这个答案太惊人了,只怕这个答案会让很多人不愿意去面对。

    “我们上去拜拜吧,一,是致敬先贤;二,看能不能得到灵蝶的庇护。”李七夜并没有回答齐临帝女的话,只是徐徐地说道,举步前行。(未完待续。)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