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对于御龙童子的话,李七夜只是冷冷地看了他一眼。

    御龙童子也不在乎李七夜的冷待,他依然十分热情,搓了搓手,满脸笑容,说道:“李道兄刚才所得到的宝物乃是好东西,实在是上上之品,我有客户正欲寻一件如此古老的宝物,所以不知道李道兄有没有兴趣转手?”

    “没兴趣。”李七夜一口回绝了。

    “别,别,别”在李七夜一口回绝的时候,御龙童子忙是说道:“李道兄不急着现在就回绝我,李道兄可以仔细地思量一下。只要李道兄愿意转手,价格我们好商量,李道兄开口便是,不论是李道兄是想要以宝物换宝物,还是卖混沌石,又或者换绝世功法,这都是可以的。要知道,我们客户之中可是有大帝仙王,他们一出手必定是不凡。”

    “没兴趣。”李七夜都懒得多去理会御龙童子,摆手说道:“没有什么事,你可以走了。”

    “李道兄何必急于一时呢,这事李道兄可以思量思量。”御龙童子满脸笑容说道:“再说,这件东西在李道兄手中不一定适合。毕竟有那么多人知道你拥有了这样的一件古远宝物,只怕有不少人会找上门来。若是李道兄把这宝物转手了,那就省去了很多的烦恼。”

    李七夜是怎么样的人,御龙童子这样的话他能听不懂吗?所以李七夜冷冷地看着御龙童子,淡淡地说道:“你这是在威胁我吗?”?“不敢,不敢。”御龙童子忙是笑着说道:“李道兄这是多虑了,虽然在下不是一个完完全全的商人,但是俗话说得好,买卖不成仁义在嘛,在下也是半个商人,就算李道兄不愿意转手,我也不会说有对李道兄不轨之图。”

    说到这里,御龙童子顿了一下,把话一转,说道:“虽然说在下不会对李道兄不会有不轨之图,但其他人就不一定了。我所知道,有一些客户对于李道兄手中的这件古远宝物十分感兴趣,若是他们真想要一件宝物,只怕是没有什么阻拦得了他们。”

    “是吗?”李七夜不由翘了一下嘴角,露出淡淡的笑容,徐徐地说道:“如果他们想要,就尽管放马过来吧,我这个人最喜欢热闹了。”

    “嘘、嘘、嘘”当李七夜这话一说出来,御龙童子跳了起来,一副受到惊吓的模样,忙是嘘声地对李七夜说道:“李道兄,小声点,小声点,以防隔天有耳。我的一些客户,那是通天之辈,上神那只是刚入门槛而己,大帝仙王不乏其数。”

    “是吗?”李七夜淡淡一笑。

    “正是。”御龙童子轻声地说道:“李道兄得到此宝,已经有着不小的动静了,引得一些上神和大帝的注意。若是一般的大帝仙王或其他的上神,凭着我师尊的三分薄脸,在下还能为李道兄说上二三句好话……”

    “……但有些大帝仙王真的看上了李道兄的这件宝物的话,只怕小弟就真的无能为力了,这些大帝仙王在举世之间没有人能惹得起的,他们可是属于天权。”说到这里,御龙童子顿了一下,神秘而严肃地说道:“李道兄可听说过天权?”?“哦,天权呀,听过,大帝仙王组成的团体嘛。”李七夜随意地一笑。

    御龙童子忙是压低声地说道:“天权,这世界可是没有人能惹得起的,若是他们看上了一件宝物,不管是谁,只怕都只有乖乖捧上。而且,不怕告诉李兄,我接到了绝秘的消息,连青木盟中也有人来了,听说青木盟中有大帝仙王想这件宝物。”

    “青木盟?”听到这样的话,李七夜不由露出了浓浓的笑容了。

    “是呀,就是青木盟,也被人称之为神盟的一个传奇团队,举世无双,万世无敌。”御龙童子忙是低声地说道:“若是青木盟出手,必定是惊天地、泣鬼神,不要说是我们这样的蚁蝼,只怕是大帝仙王都会颤抖。”

    青木盟,传说是由青木神帝所建的一个神秘团队,也被一些人称之为神盟。关于青木盟没有任何记载,甚至没有知道有哪些大帝仙王加入,甚至青木盟是不是真的存在,都是一个谜。

    “看来,你知道还真不少嘛。”提到“青木盟”,李七夜不由露出了浓浓的笑容,淡淡地说道。

    “不敢,不敢,只是我师尊、师叔他们广交天下。”此时御龙童子不由露出笑容,说道:“我们师尊、师叔他们的御龙骑与天下豪杰都有往来,与不少大帝仙王、九界仙帝都有着不浅的交情,所以在下沾了师尊的光,消息也特别的灵通。”

    提起自己师尊,御龙童子不免有所得意。

    这也不怪御龙童子得意,他的师父御龙上神是一尊拥有十一个图腾的上神,御龙上神所组建的御龙骑,更是让青洲的所有人谈之色变。

    御龙骑由御龙上神创建,整个御龙骑只有九个成员,但是这九个成员都是上神,这就是御龙骑恐怖的地方。

    但御龙骑还有更恐怖的地方,那就是御龙骑其实就是一个强盗队伍,或者也可以称之为强盗上神队。

    因为御龙上神本身就是一个强盗出身,曾经干过许多打家劫舍的事情,而由御龙上神所创建的御龙团,乃是由九位出身于草根的上神组成,而且这九个上神都是劣迹斑斑,所过之处就是寸草不生,屠门灭派,打家劫舍,什么事都干过。

    所以背后有很多人暗中称呼御龙骑是“强盗骑”!

    御龙骑十分强大,虽然做过很多打家劫舍、屠门灭派的事情,但青洲的许多门派传承根本是奈何不了他们,甚至是十分忌惮他们。

    这也是为什么御龙童子敢与枫奕叫嚣的原因了,他背后的靠山也是十分强大的。

    此时御龙童子搬出自己师尊,搬出御龙骑,那用意再也明显不过了,只要见过一点世面的人,一听到御龙童子这样的话,都会被吓得脸色大变,胆子小的人甚至有可能被吓破了胆。

    不过,李七夜反应平淡,笑了笑,说道:“天权也好,青木盟也罢,让他们来吧,现在我想品尝品尝大帝仙王的鲜血!帝血,另有一番风味!”

    说到这里,李七夜看了御龙童子一眼,说道:“既然你消息那么灵通,你也可以告诉那些对我宝物有兴趣的人,要来的话,人就来多一点,一二尊上神,一二位大帝仙王,给我塞牙缝都不够,来十个八个大帝仙王,什么骑,什么团的,全部杀过来,那才热闹一点。如果让我一个一个来收拾,那实在是太麻烦了。”

    说完之后,不再理会御龙童子,转身就离开了。

    被李七夜这话一说,御龙童子一时之间是愕在了那里,一时之间回不过神来,他有些搞不明白状态。

    御龙童子他是一个笑面虎,别看他常常与人称号道弟,背地里出手那是十分的凶残狠毒的人。

    刚才御龙童子只不过是重施故伎而己,他得知李七夜得到了好望角的宝物之后,心里面就盘算着要把这宝物弄到手。

    所施的有人想买李七夜手中宝物,那只不过是一个幌子而己,他无非是搬出一些大帝仙王、九界仙帝来吓吓李七夜而己。

    事实上这样的手段御龙童子不止只用过一次,他已经是重施故伎了。不要小看御龙童子这种恫吓,他的恫吓可以说威力不小,而且屡次让他得手。

    只要是御龙童子看上的宝物,他就会连哄带吓,把对方的宝物弄到手。要知道,御龙童子的师父可是御龙上神,他们师父师叔所组成的御龙骑,那更是凶名在外,在青洲没有几个人没听说过御龙骑的。

    对于这个凶残的御龙骑许多修士强者是谈之色变,所以当一些修士强者甚至是一些大教疆国,被御龙童子如此一恫吓,不是乖乖地献上宝物,就是以低廉的价格卖给了御龙童子。

    谁都不愿意招来御龙骑这样的强盗土匪,因为御龙骑这样的强盗土匪一出现,不是被灭国就是被屠门,这是十分悲惨的下场。

    也正是因为有了这样的忌惮,御龙童子的恫吓是屡屡得手,所以听到李七夜得到宝物之后,御龙童子又是重施故伎,想恫吓李七夜。

    然而,李七夜却不吃他这一套,这让御龙童子有些找不着状态了,这可以说是他第一次失手了。

    “嘿,嘿,嘿,敬酒不吃,吃罚酒,到时莫怪本公子心狠手辣,只要我御龙骑一出,莫说保住宝物,只怕到时候你生不如死!”御龙童子回过神来,双目露出森冷的光芒。

    这就是御龙骑最让人忌惮的地方,因为他们就是强盗,强盗从来不讲道义。

    虽然很多帝统仙门是霸道横行,但至少帝统仙门是以正道自居,不会说因为自己徒弟抢别人的宝物去派兵灭了对方,甚至是屠门灭国,不论怎么说,帝统仙门还是要一点颜脸,至少还是多多少少讲点道理。

    御龙骑这样的强盗,那怕他们是上神,他们从来没有道理可讲,这就是他们最可怕的地方。(未完待续。)

第1939章纪元重器    当然,问题不在于白骨,或者是白骨之剑本身,而是出身于李七夜的无上意念,那是李七夜以《念书》一念六道之一的一念造物所临摹出来的一把重器。

    举世之间又有谁见过这样的重器?就算他们有那种实力去临摹,但也无法临摹出这样的一把重器来。

    “公子,什么是纪元重器?”在回去的路上,一路跟在李七夜身边的齐临帝女忍不住轻轻地问道,她心里面充满了好奇,因为白骨之剑给了留下了太深刻的印象了。

    “看来你还是蛮细心的嘛,好学是一件好事情。”李七夜看了齐临帝女一眼。

    齐临帝女露出笑容,宛如小女儿家,这只是微微含蓄的笑容带着三分撒娇的模样,让人看得特别的舒服。

    李七夜收回目光,看着远处,徐徐地说道:“纪元重器,那只是一个称呼而己,没有具体的概念。如果真的要说有,纪元重器那就是指一个纪元最巅峰最无双的兵器,这样的一把兵器就被很多大帝仙王称之为纪元重器!”

    “纪元重器,那是远在大帝仙王的道兵之上。”齐临帝女明白,不由说道。

    “何止是远在大帝仙王的道兵之上。”李七夜笑了笑,说道:“一个纪元,像这样的重器,那也只是一二把而己,这样的重器,焉是一般的大帝仙王道兵所能与之相比。”

    “与真仙套装相比如何?”齐临帝女不由想到了当世之间最强大的道兵真仙套装。

    “这就不好说了。”李七夜不由笑了起来,说道:“真仙套装,在举世之间只有五套,而且有两套下落不明,存于世界的真仙套装也只有三套而己。只不过,真仙套装罕见,而重器更加罕见,见过重器的人寥寥无几,而且两者没有碰撞过,想判断它们两者谁强谁弱,这就不好下结论了。”

    齐临帝女听到这一席话,她也不由点了点头,举世之间拥有五件真仙套装,除了六道人王和明仁仙帝这两件真仙套装下落不明之外,另外三件传说是在青木神帝、世帝他们的手中。

    “万世真骨这是怎么样的一把重器呢?”齐临帝女不由好奇地问道。

    在刚才齐临帝女不止听李七夜一次提到过“万世真骨”这个名字,所以她对于这把名叫“万世真骨”的重器充满了好奇。

    “万世真骨不属于我们这个纪元,它是一个遥远无比纪元的重器。”李七夜淡淡地说道:“这是一把极凶之器,在那一个纪元之中,在那漫长的时间长河之中,有人抽出他们纪元的一个又一个时代的许多生灵的真骨所祭炼而成的一把凶器。可以说这把凶器是以亿万真骨而炼成,这是一个漫长纪元中最强大最无敌生灵的真骨祭炼出来的凶器。它的威力极为恐怖,一剑出世,必是灭世!”

    听到这样的话,齐临帝女都不由打了一个冷颤,她能想象抽万世生灵的真骨来炼一把兵器是多么恐怖的事情,这里面有着多少血腥的暴行,有着多少悲伤的故事!

    “我们这个纪元炼有重器吗?”齐临帝女不由轻轻地问道。

    “这不好说。”李七夜看了齐临帝女一眼,望着远方,最后徐徐地说道:“在很久以前,启真仙帝有志征战世界尽头,所以在很久很久以前她便蕴养着一件兵器,她有志把它炼成为最强大最无敌的兵器……”

    “……后来她发动了第六次终极征战,我想是因为她手中的这件兵器已经大成了吧,至于是不是重器,就不得而知了,至少没有亲眼见到她这把兵器大成的模样,不知道威力如何。”

    说到这里,李七夜不由轻轻地叹息一声,当年启真仙帝发动了第六次终极征战,那并非是临时起意,早在很久以前就有这样的想法,只是还不够强大,一直没有起兵而己。

    后来启真仙帝发动起了第六次终极征战,李七夜明白启真仙帝已经准备好了,她的那把兵器也大成了,所以她才会踏上这一条道路的。

    听到这样的话,齐临帝女不由为之愕了一下,对于终极征战,她自小听过不少,如此的轶闻她还是第一次听说。

    “纪元重器”齐临帝女都不由喃喃地说道。在此之前,她都没听过这东西,现在她才明白举世之间除了真仙装套、伐天之兵、苍天兵书之外,还有纪元重器这样的存在。

    想到了白骨之剑的恐怖,齐临帝女都不由毛骨悚然,虽然她没有见过真仙套装,但刚才的白骨之剑那只不过是临摹之物而己,它就已经有着如此的威力了,试想一下真正的纪元重器是多么的恐怖。

    所以在这一刻,齐临帝女心里面倒有几分的企盼,如果能见一见真仙套装与纪元重器对决,那也算是此生无憾了。

    “若是真仙套装与纪元重器一战,那是多么让人企盼的事情呀,这只怕是万古以来最了不得的一战。”齐临帝女不由喃喃地说道。

    “真仙套装与纪元重器一战?”李七夜不由笑了起来,说道:“这事没有什么值得去企盼的,没有什么值得去渴望的。”

    “为什么?”听到李七夜这样的话,齐临帝女不由为之愕了一下。

    “如果哪一天你知道有纪元重器出世了,而持着纪元重器的人又不是我。”李七夜望着远处,淡淡地说道:“你明智一点的话,就尽快逃吧,逃得越远越好,如果世间哪里有安全的地方,那就逃到那里去躲着吧。千万别抱着想去看一看的幻想,千万别认为能观此一战,人生无憾!有那个功夫,那就尽快逃走,甚至你齐临帝家你都可以扔了,不要去管了。”

    “为什么呢?”这话更让齐临帝女更为之愕然了,她作为齐临帝家的继承人,在她的本能之中没有什么地方比他们齐临帝家更安全了,任何人在有危险的时候第一个想到的就是自己的家,在任何人心里面最安全的地方就是自己的家!

    “因为真有那么一天,你们齐临帝家也玩完了。”李七夜看了她一眼,淡淡地说道。

    “这怎么可能”齐临帝女不由脱口说道:“就算大敌当前,我们齐临帝家也不是说完就完的。”

    这并非是齐临帝女自傲自大,她这话也是有三分道理的,他们齐临帝家依然有两位仙王在世,更何况他们齐临帝家与百族不少帝统仙门交好,他们的两位仙王也曾与不少的百族仙王、九界仙帝有着不浅的交情。

    如果说有一天他们齐临帝家真的是大难临头了,他们的两位仙王绝对不会坐视不理,更何况,他们的两位仙王能得到其他的百族仙王、九界仙帝的支援。

    这并不是说他们齐临帝家长存不倒,但在齐临帝女看来,不管是谁,想灭他们齐临帝家也不是那么容易的事情。

    “你们齐临帝家虽然有两位仙王,但真的到了那么一天,就算是你们有五尊仙王也只怕是庇护不了你们齐临帝家,到了那一天,只怕他们自己都自身难保。”李七夜看了齐临帝女一眼,看着远处,徐徐地说道。

    李七夜这样的话让齐临帝女心里面颤了一下,因为李七夜这样的话蕴含有太多的信息了,这里面有着太多的玄机了。

    “这,这一天,真的会来吗?”齐临帝女心里面一寒,不由轻轻问道:“这,这,这么说来我们这个世界真的有纪元重器?”?此时李七夜望得很远,很远,目光变得深邃,说道:“在我们的纪元,有没有人造出了纪元重器,那就不得而知了。但是,在遥远的纪元,虽然已经遗失了,甚至已经是灰飞烟灭了,但在这已经消失的纪元之中他们的纪元重器却留下来了。”

    “我们这个世界有人得到了遥远纪元的重器!”齐临帝女也不笨,一下子明白了。

    李七夜轻轻地点头说道:“是的,这并不是传说,也不是神话,只是在漫漫的时间长河之中有人遮蔽了痕迹而己,一切谜团都藏在时间长河的迷雾之中。”

    “若是纪元重器出现,会是怎么样?”齐临帝女想到李七夜刚才所说过的话,不由轻轻地问道。

    “灭世”李七夜看了齐临帝女一眼,说道:“如果那一天到来,这将会是一场灾难,未来将会是一片死寂,或者到了那一天,没有什么帝统仙门,没有什么九界,也没有什么十三洲,一切都只不过是嫁衣而己。”

    “那是不可能的。”齐临帝女脱口说道:“在世间还有一叶仙帝,还有归凡古神,还有玄帝,还有世帝……还有众多的大帝仙王、九界仙帝,有他们在十三洲,再大的灾难也不是灾难。”

    “是,一叶也好,归凡也罢,甚至是浅老头,他们都很强大很强大。”李七夜露出笑容,淡淡地说道:“但,你永远不知道面对的是什么存在,那是超乎你的想象的,真有那么一天到来,有些人,有些事,只怕都已经变了。世界在变,大道也在变。”(未完待续。)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