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被李七夜这样一说,齐临帝女心里面沉甸甸的,这一刻齐临帝女才明白一句话——无知是福。以前她从来没想过这样的事情,现在知道了这种事情,她总感觉有一团阴影盘旋在这个世界久久不散。

    “难道公子乃是为此事入世?”回过神来,齐临帝女秀目一亮,说道:“公子入世,乃是要破这灭世之局。”

    齐临帝女的话顿时逗笑了李七夜,李七夜不由弹了一下齐临帝女的瑶鼻,笑着说道:“你这话说得有点逗,听得我都不由为之一乐。”

    “难道不是吗?”齐临帝女都愕了一下,她还以为自己猜对了,毕竟像李七夜这样的无上存在不可能无端端的入世,无端端的行走于凡世之间。

    “丫头,只怕让你失望了。”李七夜笑了笑,轻轻地摇头,说道:“我并不像你想象中那么伟大,我并不是什么救世主。我在世间行走,不是为了破什么灭世之局。”

    “那公子为何而入世?”齐临帝女犹豫了一下,对于这个问题不是她这样的晚辈该问的,但她最终还是鼓起勇气来问了。

    李七夜看着齐临帝女那绝世的容颜,看着她那双对未来充满渴望和求知的眼睛,他不由轻轻地说道:“世间没有什么救世主,至少我不是,我只是这个世界的过客而己。”

    李七夜这样的话让齐临帝女似懂非懂,她依然望着李七夜。

    “我这一世,并不为了什么破灭世之局,我只想战到最后而己,战到世界的尽头。”李七夜看着齐临帝女的双眸,他轻轻叹息一声,说道。

    “终极征战——”李七夜这话让齐临帝女心里面颤了一下,这个话题太沉重了,万古以来从来没有人能从那里回来过。

    从开创时代的混元天帝,到惊艳无比的终南神帝、飞仙帝,再到后来一鸣惊世的古纯仙帝,再到中流砥柱的明仁仙帝,直到最后的启真仙帝,一次又一次的终极征战,但都没听说过有谁从那里回来过,没听有谁赢了这样的一场战争。

    现在李七夜入世,就是为了传说中的终极征战,这震撼得齐临帝女久久失神。

    过了好一会儿,齐临帝女回过神来,不由轻轻地说道:“那灭世呢?为何大帝仙王愿踏上终极征战,却未有人过问灭世?”“这里面可就复杂了,有些东西是远远超出你的想象的。”李七夜不由笑了笑,轻轻地摇头,说道:“这不是你说灭世,就是灭世的。这也不是说你认为有灭世,那也就有灭世。”

    “所谓的灭世,那只是我自己的看法而己。”李七夜不由笑着说道。

    听到李七夜这样的话,齐临帝女不由松了一口气,但李七夜下面的话却又让齐临帝女的一颗心又颤了一下。

    “但,这是真的。”李七夜轻轻地揉了揉齐临帝女的秀发,轻轻地说道:“如果你想企盼,那就企盼在你有生之年这种灭世不会来临,这也是一种快乐,至少自己死了之后,管他洪水滔天呢。”

    “如果是真的,为什么没有大帝仙王去干涉呢?”齐临帝女不由轻轻地说道。

    “有些事,你是永远不知道的,大帝仙王做过什么,在时间长河的背后又藏着什么样的秘密,这都不是你所能知道的,或者你拥有了十条天命之后,有一定机会知道这背后的秘密。”李七夜淡淡地说道。

    “难道终极征战比破灭世之局更重要吗?”齐临帝女不明白。

    一直以来她都能听说有关于终极征战的传说,但她不知道终极征战的目的是什么,为什么会有那么多的大帝仙王踏上这条道路。

    “灭世,那只不过是终极征战道路上的枝末而己。”李七夜看了她一眼,说道:“如果你能赢得了终极征战,那么,万世也不过是蚁蝼而己,什么灭世,那不足为道。你都能赢得了终极征战的话,就不要去担忧什么灭世了!”

    这样的话一下子超出了齐临帝女的想象,在她心里面有什么比灭世更恐怖了,更让人担忧了。现在李七夜却说灭世只不过是终极征战的枝末而己。

    连灭世都只不过是枝末,那么终极征战究竟是怎么样的呢?这让齐临帝女陷入了深兴的谜团之中。

    “公子也是为了救世。”回过神来,齐临帝女不由说道:“公子赢了终极征战,那也是破了灭世之局,也是救了万界众生。”

    “你把我想得太伟大了。”李七夜不由笑着摇了摇头,说道:“我要战到世界的尽头,那只不过是我需要一个答案而己,仅仅而己,至于救世,那并不是我的责任。”说到这里,他望得很远很远,目光深邃无比。

    齐临帝女沉默着,因为今天所听到的一切东西都已经远远超出了她的想象了,也超出了她以往所拥有的学识。

    沉默了许久之后,齐临帝女按捺不住心里面的好奇,轻轻地说道:“若是世间还遗留有纪元重器,那是在谁的手中呢?”

    在以前她听过最多的就是真仙套装了,纪元重器在今天她还是第一次听,在此之前她从来没听说过有谁拥有这样的东西。

    “这种东西,不知道为好。”李七夜瞥了她一眼,说道:“有些事情知道了,对于你不一定是一件好事。再说,这也不是你应该操心的事情,如果你成为仙王了,承载了十条以上的天命,或者可以操心一下这样的事情,否则的话,那怕你成为一位仙王,没有十条以上的天命,那也只不过是炮灰而己。”

    李七夜这话让齐临帝女不由抽了一口冷气,没有十条以上天命的大帝仙王,那只不过是炮灰,这话实在是太震撼人心了。

    在多少人心目中,大帝仙王乃是一个时代的主宰,就算大帝仙王有强弱之分,但这都远远不是他们所能企及的,在大帝仙王面前,世间的强者只不过是蚁蝼而己。

    现在李七夜却说没有拥有十条天命以上的大帝仙王,那只不过是炮灰,这样的话让任何人听了都不会相信,但齐临帝女却相信!

    “好了,丫头,不要想那么多。”李七夜轻轻地揉了揉齐临帝女的秀发,说道:“你好好修练就走了,等你能强大到那一地步之时,再操心这种遥远的问题也不迟。”

    被李七夜这样一安慰,齐临帝女也觉得有道理,举世之间还有那么多的大帝仙王,还有世帝、青木神帝他们在世呢,就算天塌下来,上面还有大帝仙王、九界仙帝撑着,轮不到他们这些小辈操心。

    齐临帝女回过神来,也不由露出笑容,跟着李七夜回去。

    齐临帝女跟着李七夜回到万古号之后,齐临帝女担心武凤影的伤势,就对李七夜说道:“公子,我去看看武城主,看她好点了没有。”

    “去吧。”李七夜也不在意这件事情,说道:“你告诉那丫头,最好做个乖女孩,不要来招惹我,真的把我惹毛了,就算她没有恶意,我都把她斩了。”

    “我一定会劝劝她的。”齐临帝女不由苦笑了一下,武凤影那倔强好胜的性子哪里有那么容易劝的,但齐临帝女也不敢多说什么,她只能希望经过这一次教训之后,武凤影能明白什么人是她不能招惹的。

    李七夜回到万古号之后,不少人看到他的时候神态都变了,甚至对他敬而远之,不敢靠近李七夜。

    因为李七夜的事情已经在万古号传开了,所以此时此刻没有人敢去招惹李七夜,若是招惹了这么邪门的小子,那简直就是自寻死路。

    “李道兄,恭喜,恭喜。”在李七夜还没有回到自己住处的时候,立即冒出一个人来,他抱拳向李七夜贺喜说道:“李道兄得到绝世宝物,实在是可喜可贺,可喜可贺。”

    这个突然冒了出来的人不是别人,正是说话豪气冲天临阵缩头的御龙童子。

    李七夜只是看了御龙童子一眼,也懒得去理会他。

    但是御龙童子却一点都不在意李七夜的态度,依然厚着脸皮跟在李七夜身后,满脸笑容说道:“李道兄举世无敌,手法无双,道兄的神姿实在是让小弟敬仰,小弟对于道兄的无敌乃是如滔滔江水……”御龙童子跟在李七夜身后,大拍李七夜的马屁。

    李七夜停下了脚步,只是冷淡地看了他一眼,说道:“有话快说,有屁快放!”

    御龙童子搓了搓手,笑嘻嘻地说道:“李道兄得到了这件绝世宝物,乃是举世无双,让人羡慕,天大的喜事呀。”

    “你信不信我把你扔下万古号喂王八了。”李七夜冷冷地说道。

    “不,不,不。”御龙童子忙是摇手,紧张地说道:“李道兄,莫误会,莫误会。小弟没有别的意思,小弟只是想跟李道兄做一桩买卖而己。”

    说到这里,御龙童子笑着说道:“小弟也算是半个生意人,手头上常常做一些买卖交易,只不过做的都一些高端货,李道兄也是明白的,一般的货我是不做的。我手头上的一些客户,都是当世了不得的人物。”

第1938章剑之无敌    一掌灭世,双掌断万古,当武凤影双掌击出之时,天地颤抖,这双掌击落,上可毁天,下面灭地。

    狂古魔降,这是十分古老而恐怖的功法,这是一个纪元的巅峰之术,此术一出,就算是大帝仙王的功法也会默然失色。

    看到这样的双掌击来,已经远撤于天边的所有修士强者都不由为之骇然。

    “这已经跳脱了道天境界,双掌灭世,这样的一击已经可以斩神灭魔。”有老皇主看到这样的一幕,脸色发白,喃喃地说道。

    面对武凤影的灭世双掌,李七夜连多看一眼都没有,这对于他来说这一切都太过于风轻云淡了。

    “铮”的一声剑吟,白骨之剑的幽幽光芒一下子亮了不少,幽光跳跃,在这刹那之间李七夜一剑抡起,连拍带斩,直斩向了武凤影那拍来的双掌。

    “砰”的一声巨响,一剑斩落,灭世双掌竟然挡下了这一剑,但灭世双掌依然被震偏,武凤影也是连退了好几步。

    但此时此刻武凤影竟然丝毫不损,要知道在刚才武凤影的龙枪接他一剑都被击成重伤,而且龙枪完全崩碎。

    现在赤手硬接这一剑,竟然是丝毫不损,这样的肉身强横也太恐怖了,这简直就是一种无敌,可以忽视任何兵器的伤害。

    “再吃一剑。”李七夜随意地笑了一下,白骨之剑再一次抡起,“铛”的一声,剑光雪练,拖着跨越亿万年的光芒斩向了武凤影。

    “破”此时武凤影长啸,此时她背后的黑翼收拢,如同两扇巨大无比的门户关闭一样,封绝万世,似乎欲挡住李七夜这随手一剑。

    “砰”的一声巨响冲击着天穹,那怕这是可以遮蔽九天十地的黑翼,依然挡不住这绝世无双的一剑,黑翼被瞬间砍断,一剑劈在了武凤影的身上。

    瞬间,鲜血溅射,武凤影身上的铠甲被劈开,但就在一剑致命的瞬间,武凤影双掌瞬间一拍,听到“铛”的一声,金鸣之声不绝于耳,武凤影双掌夹住了白骨之剑。

    “轰、轰、轰……”此时一阵阵轰声不绝于耳,不止是天地在摇晃,连时空都在颤抖。

    在武凤影双掌死死夹着白骨之剑,缓缓地把白骨之剑抬起来,此时白骨之剑虽然有亿万钧之重,但武凤影依然能把它抬起来。

    “只要我魔降还在,便是不死不灭!”武凤影霸气十足,凤目圆睁,宛如一尊女战神,特别是她身上鲜血斑斑,更是给人一种凶猛霸气的气势,十分冲击人的视觉。

    “除了贼老天,这世间没有谁不死不灭。”李七夜只是淡淡一笑,说道:“而且,你根本不了解这把剑,这只是牛刀小试而己,让你见一见它真正的威力。”

    话一落下,“砰”的一声响起,白骨之剑瞬间就震开了武凤影的双掌了,在这一刻武凤影的双掌可以揉碎银河,但白骨之剑只是轻轻一震,她就根本压不住它。

    “轰”的一声巨响,随着李七夜的无上意志爆发的时候,白骨之剑瞬间喷涌出了光芒,一缕缕的光芒冲天而起之时炽照了整个世界。

    每一缕的光芒就像是一条星河,当无数光芒冲天而起瞬间,就像是无数的炽翼张开,似乎在这一刻一个纪元最巅峰的力量一下子爆发了,在这样的力量之下,一切都显得那么的渺小,什么众神,什么魔王,在这样的力量之下都会被一下子碾灭!

    “这是什么兵器”当白骨之剑真正爆发无敌力量之时,宛如苍天主宰了一切,让远处所有观望的修士强者连站都站不住,全部都被镇压得纷纷跪倒在地上,一时之间,所有人都骇然失色,毛骨悚然。

    在这一刻,他们根本就反抗不了这样的力量,在这样的力量之下他们连蚁蝼都不如,微不足道。

    此时白骨之剑宛如是一个纪元的中心,是一个纪元的巅峰,在这样纪元的力量之下,一切皆为蚁蝼。

    当白骨之剑如一只只炽翼张开的时候,那怕是“古狂魔降”状态之下的武凤影都难于承受这样的力量,她都被这样的力量镇压的节节后退。

    “公子,请手下留情!”在这刹那之间,齐临帝女不由为之骇然,脸色发白,但她依然忍不住开声为武凤影求情。

    “该结束了!”李七夜看了一眼武凤影,手中炽焰滔天的白骨之剑拍了出去。

    “破”倔强的武凤影狂吼一声,一尊巨大无匹的神魔之影踏了出来,这尊神尊巨大到无法丈量,这尊神魔一步踏出,可以踏碎无尽的虚空,甚至可以踏碎时间长河。

    这样的一尊神魔举手之间就可以毁灭三千世界,甚至可以说,它本身就是三千世界,这样的一尊神魔那怕只是一种投影,依然是威慑人心,依然拥有着恐怖无比的力量。

    然而,那怕是这样的无双神魔踏出,依然是挡不住炽焰滔天的白骨之剑,李七夜这一次只是随手一拍而己,剑身随意地拍在了这尊神魔的身上。

    这尊巨大无比的神魔一下子被白骨之剑拍中,听到“砰”的一声响起,它就像是拍子下的苍蝇一样,一下子被拍得粉碎,巨大的身影瞬间灰飞烟灭。

    “砰”的一声响起,李七夜的白骨之剑随手拍灭了无上神魔之后,武凤影整个人如同流星一样从高空中被拍落下来,如同陨石一样撞击在大地之上,撞出了一个巨大无比的深坑,深坑四周出现了一道道的裂缝。

    此时武凤影血迹斑斑,还没有机会回过神来,就是眼前一黑,整个人昏死过去。

    这已经是李七夜手下留情了,否则的话,一剑斩落,武凤影再强大都会被一斩为两半,一命呜呼。

    所以李七夜只是一剑拍出而己,剑身拍击,瞬间就灭了无上神魔,一剑就把武凤影拍昏过去。

    “铛、铛、铛”此时李七夜只是随手一指,一道道空间法则如铁链一样把武凤影锁住,锁得牢牢的。

    “回屋里好好呆着去。”李七夜五指一张,瞬间打开空间,一下子把武凤影放逐回了万古号,一下子把她困锁在房间之内。

    如果李七夜真的要杀武凤影,只怕武凤影一百条命都不够杀。当然李七夜也不是什么惜才,那只不过是因为武凤影没有多少恶意而己,她只不过是一个争强好胜的丫头罢了,否则的话,李七夜早就把她杀了。

    放逐了武凤影之后,李七夜看着手中的白骨之剑,最终轻轻地叹息一声,感慨地说道:“万世真骨呀,虽然是一把重器,但又带着多少悲伤的故事。”说完,轻轻一弹,白骨之剑飞了出去。

    白骨之剑飞到天空上,李七夜收回了无上意念,接着听到“喀、喀、喀”的声音响起,此时白骨之剑开始脱落了,一根根白骨从白骨之剑脱落下来,一时之间天空宛如下起了白骨之雨,一根根白骨散落地上,飞回了它们原来的位置。

    李七夜对于白骨之剑没有再多看一眼,他也没有打算说要把这样的一把白骨之剑带走。

    因为这不是真正的万世真骨,这只是一把临时临摹出来的重器而己,带离了这里,对于李七夜而言没有多大的作用。

    当白骨之剑的所有白骨都脱落之后,整个好望角恢复了平静,世间好像从来没有出现过这样的一把剑一样,刚才那恐怖无匹的气息也是消散得一干二净了。

    看到白骨之剑完全瓦解了,这让很多人都不由暗暗地松了一口气,因为白骨之剑太恐怖了。

    “走吧。”看着白骨之剑瓦解之后,李七夜笑了一下,对齐临帝女说道,然后转身离开。

    齐临帝女回过神来,忙是跟了上去。

    李七夜离开之后,很多人这才回过神来,此时就算大家都知道李七夜得到了宝物了,但都没有任何人敢打他的主意,这个小子太邪门了,谁敢与他过不去,只怕是自寻死路。

    李七夜离开之后,立即有人打了一个激灵,说道:“刚才那把剑是什么兵器?”

    但是对于这个问题没有任何人能回答上来,一时之间大家都面面相觑,大家都不知道这是一把怎么样的兵器。

    “或者能研究研究。”立即有大人物回过神来,冲入了白骨堆中,他们翻出了一些曾经拼凑成白骨之剑的白骨,他们仔细琢磨,发现这些白骨根本就是一根根的废骨,没有任何神性。

    这就让所有人搞不明白了,一根根废骨所拼凑成的白骨之剑竟然会有如此大的威力,这根本就是不可思议的事情。

    有不少人还不死心,甚至把这一根根白骨带回去,他们学着李七夜所拼凑的模样,用一根根的白骨拼凑出一把白骨之剑来。

    但那都只不过是一把废物一样的白骨之剑而己,根本就没有李七夜所拼凑出来的那种神性与无敌。

    这就让所有人不明白了,同样的白骨,同样拼凑出一把白骨之剑,为什么李七夜却能拼凑出一把举世无双的白骨之剑呢?所有人都不知道问题出在哪里。

    ps:本来说好这两天出飞扬仙帝番外的,只是这几天家里的事情太多了,忙于奔波,一直没闲下来,再推延几天。请不要打我^_^(未完待续。)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