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砰”的一声响起,在真龙悲鸣的时候,整条真龙崩碎,此时画面如同定格了一样,只见武凤影整个人被震飞,她手中的龙枪瞬间崩碎,碎成了千万片,所有的碎片都随她冲击出去,散落得到处都是。

    听到“噗”的一声,被震飞的武凤影喷了一口鲜血,鲜血染红碧空,十分的鲜艳!

    看到这样的一幕,所有人心里面都为之发毛,远观的人已经离得足够远了,但是这随便的一剑劈出之时,许多修士都纷纷倒在地上,被这恐怖的力量镇压了。

    强者高手都不由抽了一口冷气,通体彻寒,所有人都纷纷后退,再一次拉开更大的距离。对于他们来说,这把白骨之剑实在是太恐怖了。

    要知道,武凤影的龙枪可是出自于蚕龙仙帝之手,而且还是以一条大成真龙的脊骨炼祭而成,这把龙枪威力之强可想而知了。

    但是,此时此刻就是这样的一把龙枪却被白骨之剑随手一劈就崩碎了,碎成了千百万片,似乎龙枪在白骨之剑面前是不堪一击。

    “万世真骨,果真如同传说一样,可惜却不在我手中。”李七夜看着手中的白骨之剑,不由感慨地说道。

    万世真骨,说出这个名字没有人知道,它还有另外一个说法,那就是纪元重器。

    不过,不论是“万世真骨”还是“纪元重器”,这样的称法都没有人听过,不达到那种层次根本就不知道这是什么东西。

    当然李七夜手中的白骨之剑并不是什么“万世真骨”,也不是什么“纪元重器”,那只是李七夜以无上意志创造出来的而己。

    万世真骨,乃是取一个纪元的无数生灵的一根真骨祭炼而成的一把骨剑。

    所以李七夜以《念书》的一念造物,他取眼前无数骨骸的一根真骨,再以无上意志模仿了万世真骨,就此铸造了一把仿造的万世真骨。

    当然在严格意义上来说,李七夜手中的这把白骨之剑连仿造都算不上,只是无上意念的临摹而己。

    但那怕仅仅只是临摹,它的威力都十分的吓人,因为万世真骨这把剑是纪元重器,是一把十分恐怖的兵器。

    “咚、咚、咚……”好不容易,武凤影爬了起来,此时受了重伤的她十分的狼狈,血迹斑斑,染红了铠甲。

    武凤影爬起来之后,双腿发软,脸色发白,毫无疑问,李七夜这随手一剑就让武凤影重创,而且伤势不轻,否则的话以武凤影的实力早就生龙活虎了!

    “你输了。”李七夜只是风轻云淡地看了武凤影一眼,对于他来说击败武凤影那是不值得一提的事情,他手握万世真骨,只怕谁看了都会发悚,那怕这只是一把临摹的万世真骨,依然是恐怖无边。

    李七夜这轻飘飘的话,让远处观望的所有人心里面都颤了一下,而跪倒在地上的修士都站不起来,所有人都敬畏地看着李七夜手中这把白骨之剑,看着这样的一把白骨之剑,不管你是怎么样的存在,心里面都发寒。

    没有人知道这把白骨之剑究竟是有什么来历,究竟是有怎么样的玄通,但从这把白骨之剑所散发出来的气息,就已经让所有人双腿发软了。

    “放屁,只要我的命还在,就能再战。”武凤影娇叱一声,虽然此时她是十分的狼獕,但却是气势冲天,霸气十足,毫无畏惧,依然是十分凶猛,她就像是下山的猛虎一样,那怕是当场喋血,她也要再战下去,她是一个绝对不会退缩的人!

    “龙城主,此时撤退还有机会。”此时齐临帝女都不由对凤武影大叫一声,在这个时候齐临帝女都不由为武凤影担忧起来。

    齐临帝女心里面一清二楚,就算武凤影有着再了不得的本事,有着再逆天的手段,但在李七夜手中都掀不起什么浪花,那怕武凤影已经承载天命了,只怕都不是李七夜的对手。

    如果一旦李七夜动了杀心,武凤影再多手段、再多神通也是白搭,一样会被斩杀,到时只怕是一命鸣呼。

    齐临帝家与龙城一向有往来,齐临帝女与武凤影更是有着交情,齐临帝女也不愿意看到武凤影殒落,所以她出言相劝。

    “再来一战!”武凤影是一个十分好强十分霸气的女子,她根本就不会服软,长啸一声,再一次浮于虚空之上,依然是气势冲天,霸气十足。

    齐临帝女张口欲言,但最后只好是轻轻叹息一声了,武凤影执意一战,她也没办法去劝了,千言万语也说不出口。

    “看来你是不死心。”李七夜缓缓地摇了摇头,说道:“也罢,有什么手段尽管使出来。”

    “开”就在这瞬间,武凤影口吐真言,手结法印,在刹那之间,天地万界的力量宛如一下子聚集于此,武凤影瞬间借御了天地间的所有力量。

    “轰”的一声巨响,突然之间,天空一片黑暗,在这刹那间九幽大地的深处宛如是爬起了一尊古老无比的神魔。

    当天空一黑暗之时,恐怖无比的魔气肆虐着天地,恐怖的力量镇压着整个空间,似乎一尊沉睡了亿万年的神魔突然苏醒过来,当它苏醒之时便是君临一下,便是掌执乾坤。

    “轰、轰、轰……”一阵阵轰鸣之声不绝于耳,在此时此刻武凤影所在之处便形成了可怕无比的风暴,只见龙卷风在武凤影四周疯狂地肆虐,听到“噼啪、噼啪、噼啪”的声音响起,一条条粗大无比的闪电劈下。

    在这一刻武凤影宛如是酿成了灾难一样,这恐怖无比的灾难出现之时似乎是要席卷九天十地,要撕毁任何挡住它去路的东西。

    “嗡”的一声响起,就在这一刻,武凤影的双眸一下子张开,她的双眸血红,此时武凤影的一双眼睛不再是那美丽无比的凤目,而是一双恐怖无匹的血眼,当这血眼一张开瞬间,看到她一双眼睛的人都顿时感觉魂飞魄散,这一双眼睛好像可以吞噬着所有人的魂魄一样,让人不寒而悚。

    此时武凤影依然是武凤影,她的身材并没有变化,但看到她的所有人都产生了一种错觉,此时的武凤影似乎已经是化作了一个巨人,她的巨大已经是可以撑破整个天宇,在她巨大无比的身躯之前,那怕是一个个巨大的星球也变得那么缈小。

    但事实上武凤影一点都没有变,没有变大也没有变小,只不过此时所有看向她的人都不由抬头抑视,感觉她太高大了,让他们心里面有着一股膜拜的冲动油然而生,定力浅的人一下子跪拜在地上,五体投地,宛如跪拜自己的无上神灵一样。

    “哗”的一声响起,在这个时候黑暗笼罩,武凤影身后宛如张开了一双遮天的黑暗翅膀,这一双黑暗的翅膀张开之时遮蔽了三千世界,似乎所有的世界都笼罩在了恐怖的黑暗之中。

    这样的一幕冲击着许多人的心灵,让人心里面颤抖。

    “这是无上魔王附体吗?”看到这样的一幕,有掌门教主脸色发白,不由喃喃地说道。

    要知道,帝统仙门的帝术都是堂皇无敌的,但武凤影此时给一种如无上魔王出世一样,这不像是大帝仙王的无敌秘术。

    看到武凤影的变化,与她有交情的齐临帝女都不由脸色大变,她从来没有听说过龙城竟然有这样的秘术,这简直就像是恶魔之法呀!

    “狂古魔降!”看到武凤影这样的变化,李七夜为之惊讶,说道:“蚕龙仙帝他们几个的确是了不得,竟然把它推演出来了。这可是不属于我们纪元的古术,这是一个纪元功法系统的纲眼,此术无价,你竟然能把它练成,的确了不得,难怪你能成为龙城的城主。”

    狂古魔降,这个名字没有人听过,就算是龙城的弟子都没听过这个名字。但它的来历十分惊天,它不属于这个纪元的功法,那是属于一个已经消失古老纪元的功法,而且这门功法是这个纪元巅峰的功法之一。

    蚕龙仙帝得到这个功法之后,他们经过一个时代又一个时代的努力,竟然把它完美无比的推演出来,而且武凤影竟然把它修练成功了。

    “你竟然知道这门功法。”听到李七夜的话,武凤影也不由吃惊,因为除了他们龙城的老祖之外,外人根本不可能知道这门功法。

    “就算你知道,已经迟了,你已经把本姑娘惹怒了,不见血不回!”此时武凤影狂吼一声,她的声音威慑八方!

    “不,是你迟了。”李七夜笑了一下,轻轻地摇头,说道:“你根本不知道自己面对的是什么兵器。”说着缓缓举起了手中的白骨之剑。

    “杀”武凤影十分直接,狂吼道,双掌直拍而出,当双掌直拍而出的时候,天地变得渺小。

    “轰、轰、轰……”一阵阵崩毁之声响起,在双掌之下,天宇上的星辰一颗颗崩灭,在这双掌之下星辰变得不堪一击。

    此时武凤影击出的双掌就像是无上魔王的巨掌,一掌就可以把一个世界拍得粉碎!(未完待续。)

第1936章白骨之剑    一时之间所有人都不由屏住呼吸,盯着李七夜看,大家都想看一看这个邪门透顶的男人竟究有什么惊天的手段。

    事实上在这一刻连武凤影都有些期待,她也一样想看一看李七夜有什么惊天的手段。

    “哗啦、哗啦、哗啦……”一声声骨头声音响起,在这一刻诡异无比的事情发生了。

    本来这里就有着无数的骨骸,放眼望去,到处都是茫茫一片的白骨,但就在这一刻李七夜意念一动,一根根的白骨从一具具的骨骸之中飞了出来。

    而且每一具骨骸只取一根白骨,在这骨山骨海之中,延长百里的蛟龙骸骨,有巨大如山的凶猿骸骨,也有离奇古怪的珍禽骸骨,但每一具骸骨李七夜却只取其中一根。

    比如说,在蛟龙骸骨之中只取龙脊之骨;在巨猿骸骨之中只取头颅天灵之骨;在珍禽骸骨之中只取利爪之骨……

    眼前的骨山骨海,骸骨无数,而且这些尸骨生前都是强大无匹的存在,但在漫长的岁月之中,这所有的骸骨都失去了神性。

    但很多人不知道的是李七夜所取的一根根白骨,在生前是这些生灵的真骨。比如说蛟龙的脊骨,巨猿的天灵之骨,珍禽的利爪之骨……这些都是它们生前独一无二的真骨,而且它们都不属于这个纪元的生灵,在它们纪元里拥有着它们所独一无二的真骨!

    只不过这些真骨沉浸于岁月中太长久了,它们全部都失去了最强大的真神之性,现在只不过是废骨而己。

    “喀嚓、喀嚓、喀嚓……”一阵阵骨头拼凑之声响起,在这个时候一根根从骸骨中抽出来的白骨竟然是拼凑起来,而且拼凑的速度十分之快。

    看着无数根的白骨以绝无伦比的速度在拼凑的时候让许多人都看得傻眼了,眼前这样的一幕实在是太诡异了,实在是太恐怖了,甚至有人看到这样的一幕不由为之毛骨悚然。

    所有的人都看着这样的一幕傻了眼,都不知道李七夜要干什么。

    在短短的时间之内,一根根的白骨终于拼凑成功了,在这个时候,天空上出现了一把巨大无比的白骨之剑,这只怕是所有人一辈子看过的最大的一把白骨之剑,整把白骨之剑以白骨拼凑而成。

    “蓬”的一声,此时随着李七夜意念一动,整把白骨之剑燃烧起来,燃烧的是古老无比的真火,真火燃烧着整把白骨之剑,要把白骨之剑炼化。

    “铮”的一声,当古老真火燃烧之后,白骨之剑再一次出现在了所有人眼前,在这一刻白骨之剑小了很多很多,至少比起刚才那把巨剑来,它是一个缩小版。

    但此时这把白骨之剑已是完整的一把长剑了,再也看不出是一把由一根根白骨所拼凑而成的白骨之剑了。

    此时白骨之剑没有散发出惊天的气势,只是散发出了幽幽的光芒而己。

    “噗”的一声,当这白骨之剑散发出幽幽光芒的时候,道行浅的人一看到这光芒,顿时鲜血狂喷,好像自己的心脏被刺穿一样。

    此时不止是道行浅的人受到影响,就算是强者高手都受到影响,所有人都感到自己心脏剧痛,好像自己的心脏一下子被刺穿一样。

    “不好,这是凶器”一时之间所有人脸色大变,都纷纷后退,拉出了足够遥远的距离。

    在退到了足够远的距离之后,所有人看到这把白骨之剑,都不由毛骨悚然,大家都明白,这把白骨之剑还没有发飙,只是散发出幽幽的光芒而己。

    但这只是幽幽的光芒,就已经可以刺穿人的心脏,道行浅的人瞬间受了重伤,强者高手都受到轻伤。

    试想一下,这把白骨之剑爆发的话,那是多么的恐怖。

    “这是什么兵器,难道是苍天兵书吗?”看到这把白骨之剑,有人不由毛骨悚然,那怕所有人都退到足够远的距离了,看着白骨之剑的幽幽光芒,依然忍不住打了一个冷颤。

    但说出这话之后,又觉得不对,这把白骨之剑明明是由一根根白骨所拼凑而成的,哪里是什么苍天兵书!

    所有人都不明白了,为什么用一根根废骨所拼凑而成的白骨之剑竟然会如此的恐怖,这根本就不可能的事情!

    武凤影可是识货之人,她是见过大帝道兵,甚至是见过伐天之兵的人,当她一看到这把白骨之剑的时候,她也一样毛骨悚然。

    武凤影看不出这把白骨之剑是什么兵器,但直觉告诉她,这把剑比她一生中所见过的兵器都要恐怖!

    “杀”在这瞬间,武凤影娇叱一声,龙枪刹那之间暴起,一击碎星辰,瞬间刺向了李七夜,而且一枪便是绝杀,听到“轰”的一声声巨响,宛如天空下起了流星暴,无数的枪影拖起了长长的枪芒,每一枪都致命,直刺向李七夜,要把李七夜刺成筛子。

    瞬间龙枪狂暴,每一枪都挟着无与匹敌的枪劲,锐不可挡,每一枪都可以把大地刺穿,每一枪都可以把大海挑翻。

    “铛”的一声响起,在瞬间暴击千枪的时候,却被轻而易举地挡下了,此时白骨之剑十分轻松地挡下了武凤影的一枪。

    要知道,武凤影瞬间暴击千枪,就算是天道至尊看了都脸色发白,那怕是大帝道兵在手都不敢说能挡下这暴击千枪,此时此刻却被白骨之剑轻而易举地挡下了。

    此时李七夜手握白骨之剑,轻叹一声,徐徐地说道:“纪元重器!”

    话一落下,听到“嗡”的一声响起,李七夜手中的白骨之剑震动了一下,接着“砰”的一声,白骨之剑只是震动了一下,武凤影连枪带人被震飞,瞬间被震出了几千里。

    当武凤影站稳之时,她嘴角流出了鲜血,毫无疑问,白骨之剑只是轻轻地一震,就让武凤影受伤了!

    看到这样的一幕,所有人都抽了一口冷气,所有人心里面自忖一下,比起武凤影来,只怕自己是远远不如,就算是道天境界的至尊也不敢夸下海口说自己比武凤影强!

    现在白剑之剑只是微微震动了一下,就把武凤影震飞,把她击伤,这不是李七夜有多么强大,而是这把白骨之剑太恐怖了。

    “你不是我对手。”李七夜轻轻摇头,说道:“不要说是抢我的宝物,只怕我剑斩落,你就香消玉殒,现在你低头认输还来得及。”

    “放你的狗屁。”武凤影不服气,娇叱地说道:“有本事放马过来,本姑娘怕你就是小狗!”

    这个丫头不止是凶猛霸气,而且十分的倔强,是属于不认输的人。

    “凭你的道行,还能勉强做我暖床丫头,一点都不温柔的姑娘,这就让人兴趣缺缺了。”李七夜悠闲地笑着说道。

    李七夜这样的话顿时让在场的人都为之无语,武凤影可是龙城的主人,一门四帝的传承人,李七夜竟然视她为暖床丫头,而且还是勉强而己,这话也未免太嚣张、太霸气了吧。

    “只怕你没有那个本事!”武凤影霸气地说道:“你打败了本姑娘,本姑娘就给你做暖床丫头!”

    武凤影也是十分凶猛,说出这样的话来一点都不羞涩忸怩!尽显女汉子本色!

    武凤影这话一说出来,让很多人都为之咋舌,作为一个女子,她的霸气不知道让多少男人为之汗颜。

    “没兴趣。”李七夜摇头说道:“不过,教训一下你也应该的,让你知道天有多高地有多厚,你手中的龙枪就怕不保了。”

    “杀”武凤影娇叱一声,话一落下,“吼”真龙长吟,在这瞬间她的全身血气都灌注入了龙枪之中,她整个人都消失了,一条真龙跃起。

    这是真正的真龙,真龙气息瞬间横扫而至,让在场的人心里面都颤了一下,心里面悚然,此时此刻跃空而起的真龙并不是幻象。

    “这是完全激活了龙枪的神性呀,这样的一枪就宛如是大帝道兵的终极一击!”有老者不由喃喃地说道,懂得这一招的威力。

    此时真龙跃起,一招击出,听到“砰、砰、砰”的声音响起,天穹崩碎,只有天宇这样的宽广才能够让真龙腾跃了,当它跃空而起瞬间,击碎星辰,一招扑杀向李七夜,在这一招之中,攻中有守,守中有攻,一招可谓是完美,攻守兼备,难有破绽可言。

    然而,面对这堪称完美的一招,李七夜也未寻找它的破缩,只是手中的白骨之剑随时一挥。

    “铛”的一声响起,一剑随手挥出,万世屠灭,一剑之下就算是时光长河也是瞬间灰飞烟灭。

    一剑之下,没有什么能挡得住,没有什么可以存在,一剑毁天灭世,而且这一剑没有任何招式变化,这只是白剑之剑本身的力量而己!

    “轰”的一声巨响,一剑斩在真龙之下,一切崩碎,崩灭的光芒十分璀璨,冲击的力量瞬间摧毁了整个空间,瞬间晶莹崩碎,一下子灰飞烟灭。

    随着一声真龙的悲鸣,整条真龙瞬间粉碎,真龙的悲鸣之声响彻了天地。(未完待续。)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