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当年李七夜已经掌握了这个纪元的功法体系,后来经过种种尝试,可以说是让李七夜能掌控这个纪元的许多兵器、宝物御驭之术。

    也正是因为如此,后来冰羽仙帝得到了李七夜的指点,才会得到截天碑,不然的话想御驭另外一个纪元的无上宝物,那是谈何容易之事。

    收下了石碑和古坛,这对于李七夜来说没有什么好高兴的,这对于他而言已经是得心应手之事。反而,这让李七夜有点小失望。

    在某种意义上来说,截天碑是眼前这个石碑古坛的边角料,或者说是仿制品,截天碑的威力很大。

    这让李七夜对于石碑和古坛寄于一定的厚望,或者这石碑和古坛有可能是重器,可惜,当把石碑和古坛得到手之后,李七夜才发现这跟他所企盼有所出入,这石碑古坛并不是重器,它的威力与重器还是有着不小的距离,它有着一定的局限。

    这就是让李七夜有所失望的原因。

    不过对于石碑古坛不是重器,李七夜也不挂于怀,随之也释然了,如果是重器的话,想得之谈何容易,如果真的是重器,只怕会惊动遁隐于这个探索之地的大帝仙王,他们也必定会出手。

    “嗡”的一声响起,此时李七夜合上手掌,他手掌中的金色符文也随之消失。

    在此时此刻,所有人都发呆地看着眼前这一幕,在此之前不少人都想尝试把这石碑收为己有,甚至连上官徒和秦百里都失败了。

    现在李七夜却成功了,而且李七夜做起来却是那么的得心应手,是那么的轻而易举,似乎这对于他来说,那只不过是微不足道的事情,在举手之间使能成功。

    在这一刻,大家才明白,李七夜刚才并非是口出狂言,他所说的只不过是实话而己,他说在举手之间使能把石碑收为己有,他就是在这举手之间做到了。

    此时就算是武凤影也都嘴巴张得大大的,此时她都完全没有淑女形象,当然她一直都没有淑女形象。

    在武凤影的想象中,就算李七夜再妖孽,他想把这石碑古坛弄到手,只怕都需要花费不小的功夫,但是他却在举手之间把石碑古坛弄到手了,这完全是超出了她的想象,这把武凤影都吓了一大跳。

    在他们之中唯一不例外的就是齐临帝女了,在齐临帝女眼中看来,此时的李七夜能做成什么事她都不吃惊,像他这种无上巨头,还有什么事能难得到他吗?

    当李七夜合上手掌的时候,看了武凤影一眼,似笑非笑,说道:“你还要来抢吗?”

    当听到李七夜这样一说,所有人都望向武凤影,而此时此刻很多人都不由后退了一步,他们心里面有些发毛,在他们看来李七夜邪门透了。

    此时在他们看来李七夜是否强大这已经不重要了,在他们眼中这小子就是一个异端,一个妖孽,无法用常规来衡量,这样邪门的小子,他们都想离他远一点,免得招来灾难!

    “抢,有什么不敢的!”武凤影回过神来,立即双目一厉,刹那之间,她的一双凤目亮了起来,一缕缕光芒绽放,宛如打开一个世界一样。

    “那可要准备好了,不要像上次一样,被我瞬间镇压!”李七夜淡淡地一笑。

    “放你的屁”武凤影一个绝世美女,开口却十分的粗鲁,她话一落下,“轰”的一声巨响,血气轰鸣,但是她的血气并没有冲出体内,她全身的血气在她的体内咆吼,在这一刻都让人怀疑她的体内是不是藏有一条巨龙。

    武凤影作为一个绝世美女,纤秀袅娜,但这一刻没有人能想象她纤秀袅娜的模样,大家看来此时她就是一头要发飙的暴龙,她整个人蕴藏有可以毁天灭地的力量。

    “轰”的一声巨响,当武凤影力量外放瞬间,可怕的力量冲击而出,周围的一座座山峰瞬间崩碎,瞬间被冲毁。

    这一刻武凤影可不是闹着玩的,她是玩真的,而且是放手一搏。

    “臭小子,受死!”武凤影娇叱一声,话一落下,她秀目怒张,在瞬间听到“嗡”的一声响起,她的秀目中飞出了一只凤凰。

    “啾”凤鸣天下,在这瞬间,凤凰双翅一张,摇扶万里,接着俯冲而下,锋利无比的凤喙宛如神剑一样直啄向李七夜,无需去怀疑它的威力,这凤喙之利,可以瞬间啄穿一切,就算是神盾在它的凤喙之下也只是薄如纸而己。

    面对这俯冲而来的凤凰,李七夜连眼皮都没有眨一下,也未多看一眼,只是意念一动而己。

    “砰”的一声响起,凤凰的利喙还未刺到李七夜,就被无形的大墙给挡住了。

    “啾”的一声响起,凤凰见一击不成功,飞舞而起,张口一喷,听到“呼”的一声响起,在瞬间凤凰之火倾泻而下。

    “哗”的一声响起,当凤凰之火倾泻而下之时,大地一旦沾上,泥土一下子被烧得融化,附近的几座山峰在如此恐怖的凤凰之火下眨眼之间就融化了大半,短短的时间之内这几座山峰就被烧成了平地。

    这样的一幕实在是太恐怖了,让许多人看得毛骨悚然,特别是那热浪滚滚扑面而来的时候,让许多修士强者都不由纷纷后退,拉开了足够的距离,那怕是被这凤凰之火溅到一点点的火星,都有可能把自己烧成灰。

    “这是真凤凰?”看到这样的一幕,让人都觉得不可思议,有人都忍不住问道。这明明是从武凤影秀目中飞出来的凤凰,懂法则的人都知道,这只不过是由法则演化而来,但现在这只凤凰看起来却像是真的一样,特别是那凤凰之火,让人都不由为之敬畏。

    “传说这是龙城的不传之秘。”有一位长辈喃喃地说道。 ”呼、呼、呼”的声音响起,凤凰之火倾泻而下,可以在眨眼之间烧毁山峰,但是它在李七夜头顶上三尺之处却难入侵丝毫,所有的凤凰之火也只能绕过李七夜,流淌于大地之上。

    此时在凤凰之火下,就好像有无形之墙护着他一样,在凤凰之火滔滔倾泻而下的时候,此时的李七夜看起来像是浴火重生一样,那种感觉十分神奇。

    “你虽然能把你们龙城的凤眸之术修练到炉火纯青的境界,但是想与我比意念之力,那就是班门弄斧了。”李七夜任由凤凰之火流淌,笑着摇头说道。

    李七夜话一落下,只是意念一动而己,听到“啵”的一声,喷着烈火的凤凰瞬间被一只无形的大手捏住,接着听到“呱”的一声惨叫,这只凤凰瞬间被捏死,一下子烟消去散,不复存在。

    这由法则所化的凤凰瞬间被捏死,武凤影立即咚咚咚是连退了好几步,她一下子脸色发白,因为这只凤凰蕴有她的意念之力。

    李七夜一下子捏死了这只凤凰,就是碾碎了她的意志,瞬间让她重创。虽然这是看不出伤势,但这伤绝对不轻。

    “如果你只有这一点本事,只怕不要说抢我的宝物,就是我一根毫毛都动不了。”看了武凤影一眼,李七夜轻轻地摇了摇头。

    “本姑娘就是要剁了你的那只手,把它抢过来!”武凤影也发狠,大喝一声,接着听到“呜”的龙吟响起。

    “铛”的一声,在龙吟声中响起了锐利的声音,此时武凤影已经是一把长枪在手。

    这把长枪并不粗大,看起来甚至有三分的纤细,整把长枪洁白如玉,整把长枪宛如是用白玉打磨而成,甚至连枪尖都是如此。虽然说枪尖看上来如白玉打磨而成,但它却极为锋利,闪动着雪白的寒光,看到这样的枪尖,让人不由为之毛骨悚然,让人不由为之喉咙一寒,当看到这样的枪尖之时,很多人都感觉这枪尖已经是割破自己的喉咙了。

    “臭小子,本姑娘今日就要教训你!”武凤影长枪直指,“轰”的一声,她还没有出手,枪劲已经贯透天地了,一股锋利无匹的枪劲直刺向李七夜。

    “砰”的一声,那怕再凶猛的枪劲也是瞬间被李七夜的意念所挡住,根本就攻不破李七夜的防御。

    李七夜看着武凤影手中的长枪,有几分意外,徐徐地说道:“看来你们龙城库存里还真的有几件好货。这把枪乃是以大成真龙的脊骨所打磨而成,神性丝毫不损,以仙帝手法铸造而成,看来当年是你们的始祖蚕龙仙帝屠了一头大成真龙,取其脊骨了。”

    “我所知,有一天真龙入魔,后来没有了消失,原来是死在蚕龙仙帝手中。”李七夜摸了摸下巴,笑了笑说道。

    “屠了真龙!大成真龙!”听到李七夜这样的一席话,有老一辈强者心里面不由跳了一下,他们知道大成真龙是意味着什么。

    而蚕龙仙帝却屠杀了一条大成真龙,这实力是何等的恐怖。

    “蚕龙仙帝不愧是龙城的始祖呀,实力之强,不是一般的大帝仙王所能匹敌的。”有人不由喃喃地说道。

    :有不少同学问我是不是全职写小说,萧生很负责地在此对大家说,不是,萧生的主要职业是负责帅,写小说是兼职。

    嗯,我实话实说,不服气,过来打我呀^^未完待续

第1933章出手惊四方    秦百里和上官徒都未能成功,而李七夜却说易如以掌,这让很多人都觉得李七夜太过于口出狂言。

    “哼,大话谁不会说。”武凤影冷冷地盯着李七夜。

    李七夜笑了一下,说道:“是吗?若是我取下它了,你觉得如何呢?能如何?”武凤影十分霸气地说道:“本姑娘等着你把它取下来,等你取下了石碑,本姑娘就磨刀霍霍,把它抢过来。”

    “只怕你没这个本事。”对于武凤影这霸气的话,李七夜不由笑了起来,轻轻地摇头说道。

    “你取下来,看一看本姑娘敢不敢抢你的!”武凤影十分霸气地回应李七夜,摩拳擦掌,模样十分凶悍,一副遇神屠神的模样。

    看到武凤影那凶悍的模样,不少人心里面发毛,因为在青洲有不少人在武凤影手中吃过亏,甚至曾经有帝统仙门的掌门教主都被武凤影揍得脸青鼻胀,大家都知道这个武凤影一旦发起飙来,她可不管你是什么身份,也不管你是什么来历,先揍了再说。

    当然也有人在心里面暗暗幸灾乐祸,凶猛的李七夜遇上了凶悍的武凤影,那还真的是旗逢对手,这总算是遇上刺头了。

    李七夜只是笑了一下而己,并未有理会摩拳擦掌的武凤影,缓缓向高耸入云的石碑走去。

    看着李七夜缓缓往巨大无比的石碑走去,所有人都不由屏住了呼吸,所有人都看着李七夜的一举一动。在此之前,不少人都失败了,甚至是搭上了自己的性命,强大如上官徒和秦百里也失败了。

    现在大家都想看一看被人称之为十分邪门的李七夜是不是真的能成功,虽然说现在的李七夜看起来道行很浅,但在万古号上很多人见过李七夜吞噬雷电,所以大家都已经不怎么在乎李七夜的道行弱强了,很多人觉得,这个邪门十分的李七夜总会有着一些邪门的手段来弥补他的道行。

    “嗡”的一声,就在李七夜靠近的时候,石碑上的暗金符文跳动了一下,恐怖的吞噬力量瞬间出现,这恐怖无匹的吞噬力量不知道是从何而来,而且瞬间出现,这种力量一下子笼罩住了李七夜,在这刹那之间吞噬的力量是无处不在,无处不有,在这样的吞噬力量之下,你难于逃脱,一旦被它所笼罩了,必定会被吸出全身的精血。

    对于这突然出现的恐怖吞噬力量,李七夜只是笑了一下而己,只是随手一指,听到“啵”的一声,空间荡漾,好像是波澜起伏一样,在这“啵”的一声响起之时,恐怖无匹的吞噬力量在这刹那之间崩碎,就像是涟漪效应一下,在眨眼之间所有的吞噬力量灰飞烟灭。

    吞噬力量就好像是风暴一样,而李七夜的随手一指,便一下子击碎了风暴之眼,这让像风暴一样的吞噬力量也一下子烟消云散。

    “这是怎么回事?”所有人不由大吃一惊,大家都没看明白这里面的玄机,吞噬力量都一下子消失了,大家都不知道李七夜究竟是何手段。

    与上官徒不一样,上官徒乃同内塌自己的血气,以自己最强大的力量稳住血气,而秦百里则斩断自己血气的困果,斩断了阴阳,瞬间隔断了吞噬力量与自己血气的联系。

    上官徒和秦百里的手段,就算是年轻一辈的弱者看不懂,但是老一辈的大人物还是能看得出一些玄奥的。

    现在李七夜的情况一下子让在场的所有人懵了,就算是出身于帝统仙门的掌门教主都看不出这种手法的玄奥,因为李七夜一指便让吞噬力量灰飞烟灭。

    这种吞噬力量连上官徒这样的上神都承受不起的,最终都被吸成干尸,但是李七夜随意的一指便把它击碎,这简直就是不可能的事情,除非李七夜是一位拥有十二天命的大帝仙王了。

    但,眼前的李七夜绝对不可能是一位拥有十二天命的大帝仙王。

    “这是邪术吗?”看到在眨眼之间,李七夜击碎了吞噬力量,有人不由喃喃地说道,都不是十分相信自己的眼睛。

    在所有人都发呆的时候,李七夜就已经踏上古坛了,只见他围着古坛走了一圈,然后又走下了古坛。

    “收”此时李七夜轻喝一声,只见他十指一张,结了一个法印,随之法印翻飞,以绝无伦比的速度变化。

    在这石火电光之间,一个又一个的法印转转,法印翻飞的速度太快了,快到让人眼花缭乱,让人完全看不清楚。

    “轰”的一声巨响,就在这刹那之间,古坛摇晃了一下,在这瞬间古坛竟然喷涌出了金光,所有的金光像潮水一样喷涌而出。

    “不是血光”看到古坛突然喷涌出了金光,再一次让许多人为之愕了一下,在此之前秦百里出手的时候,古坛喷涌出了血光,但是现在却喷涌出了金光,这一下子出于许多人的意料。

    在这石火电光之间,古坛上那粗糙岩石边的一条条缝隙竟然是亮了起来,一缕缕的金光冲天而起。

    “哗啦”的声音响起,在这刹那之间,古坛之中喷涌出来的金光像潮水一样冲涮出巨大无比的石碑。

    在这一刻,不可思议的事情发生了,巨大无比的石碑之上本来有着密密麻麻的暗金符文,这些暗金符文看起来像是浑然天成,似乎是天生的,并非是后天所篆刻上去的。

    但是此时随着如潮水一样的金光冲涮的时候,一个个暗金符文竟然纷纷脱落,好像这些暗金符暗是贴在石碑上一样。

    随着一阵阵“哗啦、哗啦”的潮水声响起,一个个脱落的暗金符文竟然随着金光而被卷走。

    最终听到“哗”的一声响起,如潮水一样的金光卷着所有的暗金符文向李七夜冲去,在眨眼之间,在哗啦哗啦的水声中李七夜的手掌大开,他的手掌就像黑洞一样,把所有冲来的金光潮水收纳入手掌之中。

    眨眼之间,所有的暗金符文都消失了,全部都被李七夜收入了手掌之中。

    “嗡”的一声响起,此时李七夜手掌张开,一个个符文转动,在这一刻所有符文由暗金色变成了金色,此时此刻一个个符文在李七夜手掌转动之时好像是化作了一个符文的汪洋大海,在里面有着无数的符文在演化,似乎它是要演化为一个大千世界一样。

    “来”此时李七夜沉喝一声,他手掌中的符文开始旋转,越转越快,越转越急,在眨眼之间,符文在李七夜的手掌之中化作了一个金色的漩涡。

    “轰、轰、轰”随着李七夜手掌中的金色漩涡在转动之时,一阵阵轰鸣声不绝于耳,此时巨大无比的石碑摇晃了一下,然后冉冉升起。

    但此时冉冉升起的不止只有巨大无比的石碑,此时冉冉升起的还有古坛。在一阵阵的轰鸣声中,只见古坛托着巨大无比的石碑缓缓上升。

    看到这样的一幕之时大家才明白,原来巨大石碑和古坛是为一体的,单单是想把石碑拔起来,那是不可能的事情。

    看到古坛和石碑同时冉冉升起的时候,齐临帝女这总算是明白为什么李七夜会说秦百里只是管中窥豹,只见一斑!

    “轰”的一声响起,当古坛和巨大石碑升到一定高度之后,终于脱离了大地,在这个时候又响起了一阵“轰、轰、轰”的声音。

    在这一刻,不可思议的事情发生了,本是巨大无比的石碑,它连同古坛竟然是越变越慢慢地缩当缩小到了一定程度之后,听到“嗡”的一声,古坛和石碑瞬间化作了一道金光,听到“噗”的一声,它们一下子扑入了李七夜手掌上的金色漩涡之中,甚至是溅起了金色的浪花。

    当古坛与石碑投入了金色漩涡中之后,金色漩涡慢慢平静下来,最终所有的金色符文又浮现在了李七夜的手掌之上。

    此时一个个金色的符文依然是在李七夜手掌上流转,而且在里面还演化着一个个全新的符文,这样的一个个金色符文转动之时,好像是演化了一个大千世界,而这样的金色符文就像是在大千世界的一颗颗巨大星辰。

    在这金色符文的大千世界之中,只见古坛和石碑悬浮在中央位置,虽然它们已经变得很小了,但在这金色符文的世界之中它们依然是庞然大物,它们就像是屹立于这个世界的丰碑,可以定住乾坤。

    李七夜张开手掌,看着手掌中所演化的大千世界,他不由轻轻地叹息一声,说道:“强是强大,可惜比我想象中还是有着不小的距离,终究不是重器呀。”

    李七夜能在短短的时间之内能收入这个古坛和石碑,那是有原因的,因为他已经掌握了它的奥妙,掌握了它的大道章法。

    因为在以前他就曾经研究过这个纪元的功法体系,在九界的时候,冰羽仙帝曾得到过截天碑。

    事实上当年就是受李七夜所指点才能收下截天碑。

    当年的截天碑与这块石碑是同出一源,可以说截天碑只不过是这块石碑的边角料,或者说是缩小版的仿制品。未完待续。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