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秦百里和上官徒都未能成功,而李七夜却说易如以掌,这让很多人都觉得李七夜太过于口出狂言。

    “哼,大话谁不会说。”武凤影冷冷地盯着李七夜。

    李七夜笑了一下,说道:“是吗?若是我取下它了,你觉得如何呢?能如何?”武凤影十分霸气地说道:“本姑娘等着你把它取下来,等你取下了石碑,本姑娘就磨刀霍霍,把它抢过来。”

    “只怕你没这个本事。”对于武凤影这霸气的话,李七夜不由笑了起来,轻轻地摇头说道。

    “你取下来,看一看本姑娘敢不敢抢你的!”武凤影十分霸气地回应李七夜,摩拳擦掌,模样十分凶悍,一副遇神屠神的模样。

    看到武凤影那凶悍的模样,不少人心里面发毛,因为在青洲有不少人在武凤影手中吃过亏,甚至曾经有帝统仙门的掌门教主都被武凤影揍得脸青鼻胀,大家都知道这个武凤影一旦发起飙来,她可不管你是什么身份,也不管你是什么来历,先揍了再说。

    当然也有人在心里面暗暗幸灾乐祸,凶猛的李七夜遇上了凶悍的武凤影,那还真的是旗逢对手,这总算是遇上刺头了。

    李七夜只是笑了一下而己,并未有理会摩拳擦掌的武凤影,缓缓向高耸入云的石碑走去。

    看着李七夜缓缓往巨大无比的石碑走去,所有人都不由屏住了呼吸,所有人都看着李七夜的一举一动。在此之前,不少人都失败了,甚至是搭上了自己的性命,强大如上官徒和秦百里也失败了。

    现在大家都想看一看被人称之为十分邪门的李七夜是不是真的能成功,虽然说现在的李七夜看起来道行很浅,但在万古号上很多人见过李七夜吞噬雷电,所以大家都已经不怎么在乎李七夜的道行弱强了,很多人觉得,这个邪门十分的李七夜总会有着一些邪门的手段来弥补他的道行。

    “嗡”的一声,就在李七夜靠近的时候,石碑上的暗金符文跳动了一下,恐怖的吞噬力量瞬间出现,这恐怖无匹的吞噬力量不知道是从何而来,而且瞬间出现,这种力量一下子笼罩住了李七夜,在这刹那之间吞噬的力量是无处不在,无处不有,在这样的吞噬力量之下,你难于逃脱,一旦被它所笼罩了,必定会被吸出全身的精血。

    对于这突然出现的恐怖吞噬力量,李七夜只是笑了一下而己,只是随手一指,听到“啵”的一声,空间荡漾,好像是波澜起伏一样,在这“啵”的一声响起之时,恐怖无匹的吞噬力量在这刹那之间崩碎,就像是涟漪效应一下,在眨眼之间所有的吞噬力量灰飞烟灭。

    吞噬力量就好像是风暴一样,而李七夜的随手一指,便一下子击碎了风暴之眼,这让像风暴一样的吞噬力量也一下子烟消云散。

    “这是怎么回事?”所有人不由大吃一惊,大家都没看明白这里面的玄机,吞噬力量都一下子消失了,大家都不知道李七夜究竟是何手段。

    与上官徒不一样,上官徒乃同内塌自己的血气,以自己最强大的力量稳住血气,而秦百里则斩断自己血气的困果,斩断了阴阳,瞬间隔断了吞噬力量与自己血气的联系。

    上官徒和秦百里的手段,就算是年轻一辈的弱者看不懂,但是老一辈的大人物还是能看得出一些玄奥的。

    现在李七夜的情况一下子让在场的所有人懵了,就算是出身于帝统仙门的掌门教主都看不出这种手法的玄奥,因为李七夜一指便让吞噬力量灰飞烟灭。

    这种吞噬力量连上官徒这样的上神都承受不起的,最终都被吸成干尸,但是李七夜随意的一指便把它击碎,这简直就是不可能的事情,除非李七夜是一位拥有十二天命的大帝仙王了。

    但,眼前的李七夜绝对不可能是一位拥有十二天命的大帝仙王。

    “这是邪术吗?”看到在眨眼之间,李七夜击碎了吞噬力量,有人不由喃喃地说道,都不是十分相信自己的眼睛。

    在所有人都发呆的时候,李七夜就已经踏上古坛了,只见他围着古坛走了一圈,然后又走下了古坛。

    “收”此时李七夜轻喝一声,只见他十指一张,结了一个法印,随之法印翻飞,以绝无伦比的速度变化。

    在这石火电光之间,一个又一个的法印转转,法印翻飞的速度太快了,快到让人眼花缭乱,让人完全看不清楚。

    “轰”的一声巨响,就在这刹那之间,古坛摇晃了一下,在这瞬间古坛竟然喷涌出了金光,所有的金光像潮水一样喷涌而出。

    “不是血光”看到古坛突然喷涌出了金光,再一次让许多人为之愕了一下,在此之前秦百里出手的时候,古坛喷涌出了血光,但是现在却喷涌出了金光,这一下子出于许多人的意料。

    在这石火电光之间,古坛上那粗糙岩石边的一条条缝隙竟然是亮了起来,一缕缕的金光冲天而起。

    “哗啦”的声音响起,在这刹那之间,古坛之中喷涌出来的金光像潮水一样冲涮出巨大无比的石碑。

    在这一刻,不可思议的事情发生了,巨大无比的石碑之上本来有着密密麻麻的暗金符文,这些暗金符文看起来像是浑然天成,似乎是天生的,并非是后天所篆刻上去的。

    但是此时随着如潮水一样的金光冲涮的时候,一个个暗金符文竟然纷纷脱落,好像这些暗金符暗是贴在石碑上一样。

    随着一阵阵“哗啦、哗啦”的潮水声响起,一个个脱落的暗金符文竟然随着金光而被卷走。

    最终听到“哗”的一声响起,如潮水一样的金光卷着所有的暗金符文向李七夜冲去,在眨眼之间,在哗啦哗啦的水声中李七夜的手掌大开,他的手掌就像黑洞一样,把所有冲来的金光潮水收纳入手掌之中。

    眨眼之间,所有的暗金符文都消失了,全部都被李七夜收入了手掌之中。

    “嗡”的一声响起,此时李七夜手掌张开,一个个符文转动,在这一刻所有符文由暗金色变成了金色,此时此刻一个个符文在李七夜手掌转动之时好像是化作了一个符文的汪洋大海,在里面有着无数的符文在演化,似乎它是要演化为一个大千世界一样。

    “来”此时李七夜沉喝一声,他手掌中的符文开始旋转,越转越快,越转越急,在眨眼之间,符文在李七夜的手掌之中化作了一个金色的漩涡。

    “轰、轰、轰”随着李七夜手掌中的金色漩涡在转动之时,一阵阵轰鸣声不绝于耳,此时巨大无比的石碑摇晃了一下,然后冉冉升起。

    但此时冉冉升起的不止只有巨大无比的石碑,此时冉冉升起的还有古坛。在一阵阵的轰鸣声中,只见古坛托着巨大无比的石碑缓缓上升。

    看到这样的一幕之时大家才明白,原来巨大石碑和古坛是为一体的,单单是想把石碑拔起来,那是不可能的事情。

    看到古坛和石碑同时冉冉升起的时候,齐临帝女这总算是明白为什么李七夜会说秦百里只是管中窥豹,只见一斑!

    “轰”的一声响起,当古坛和巨大石碑升到一定高度之后,终于脱离了大地,在这个时候又响起了一阵“轰、轰、轰”的声音。

    在这一刻,不可思议的事情发生了,本是巨大无比的石碑,它连同古坛竟然是越变越慢慢地缩当缩小到了一定程度之后,听到“嗡”的一声,古坛和石碑瞬间化作了一道金光,听到“噗”的一声,它们一下子扑入了李七夜手掌上的金色漩涡之中,甚至是溅起了金色的浪花。

    当古坛与石碑投入了金色漩涡中之后,金色漩涡慢慢平静下来,最终所有的金色符文又浮现在了李七夜的手掌之上。

    此时一个个金色的符文依然是在李七夜手掌上流转,而且在里面还演化着一个个全新的符文,这样的一个个金色符文转动之时,好像是演化了一个大千世界,而这样的金色符文就像是在大千世界的一颗颗巨大星辰。

    在这金色符文的大千世界之中,只见古坛和石碑悬浮在中央位置,虽然它们已经变得很小了,但在这金色符文的世界之中它们依然是庞然大物,它们就像是屹立于这个世界的丰碑,可以定住乾坤。

    李七夜张开手掌,看着手掌中所演化的大千世界,他不由轻轻地叹息一声,说道:“强是强大,可惜比我想象中还是有着不小的距离,终究不是重器呀。”

    李七夜能在短短的时间之内能收入这个古坛和石碑,那是有原因的,因为他已经掌握了它的奥妙,掌握了它的大道章法。

    因为在以前他就曾经研究过这个纪元的功法体系,在九界的时候,冰羽仙帝曾得到过截天碑。

    事实上当年就是受李七夜所指点才能收下截天碑。

    当年的截天碑与这块石碑是同出一源,可以说截天碑只不过是这块石碑的边角料,或者说是缩小版的仿制品。未完待续。

第1932章古坛凶险    “轰、轰、轰”在轰鸣声中,石碑缓缓上浮,而且暗金符文所形成的漩涡是越来越快,宛如激流一样。

    “了不得,天才就是天才,他看透了这篇章的玄机了。”看到这样的一幕,不论是年轻一辈强者还是老一辈高人,都不得不叹服。

    “秦百里不愧是与金戈齐名的天才呀,就算他不成大帝仙王,也必将会成为惊艳绝世的上神。”看着秦百里竟然是要把石碑弄到手,有大人物不由叹服地说道。

    李七夜看着这样的一幕,笑了笑,淡淡地说道:“的确是个天才,在这么短短的时间之内能看出如此的玄机。可惜,只是管中窥豹,只见一斑,能不把自己性命搭进去,就已经了不起了。”

    “这还不行吗?”看到石碑缓缓上浮,连齐临帝女都以为秦百里要成功了,现在听李七夜这样一说,她不由愕了一下。

    “不行。”李七夜笑着摇了摇头,说道:“这东西是大有来头,没有那么简单,更何况,重点不在于石碑,他还没有搞清楚根本,只是看到枝末而己。”

    李七夜这样一说,齐临帝女也不由大吃一惊,因为她的见解与秦百里相近,她也是一位了不起的天才,在到来之后,她也在琢磨着石碑上的暗金符文,她在琢磨之下觉得想得到这石碑,揣透符文的奥义便能得到。

    现在被李七夜如此一说,齐临帝女觉得自己也走错了方向。

    看着石碑冉冉上升,所有人都以为秦百里要成功了,要把石碑扫入囊中了。

    “轰”的一声响起,就在这刹那之间,古坛瞬间震动了一下,接着血光冲天,听到“嗡”的一声,在石坛那粗糙无比的缝隙之间瞬间喷涌出了一道道的血光。

    “不好”在这就瞬间秦百里脸色大变,他想转身逃走,但这一切都已经迟了。

    听到“嗤、嗤、嗤”的声音响起,在这石火电光之间古坛上所喷涌出来的血光好像是穿透了什么一样,听到“轰”的一声响起,在这一刻秦百里的所有血气竟然不受自己控制,被恐怖无匹的力量吸收过去。

    “砰”的一声响起,在所有人都还没有回过神来,所有人都没反应过来的时候,秦百里的整个身体炸开了,这身体一炸开,威力大到让人无法想象。

    “轰”的一声巨响,可怕的冲击力炸得整个好望角摇晃起来。在秦百里的身体炸开之时,海量的精血一下子化作了血雾,茫茫一片。

    就在秦百里的身体炸开的那一瞬间,只见一道光芒瞬间掠空而去,那是秦百里的真命,在生命一念之间,秦百里十分的果断,他瞬间以自毁的形式炸了自己的全身精血,而让自己的真命脱体逃遁而去。

    秦百里这是金蝉脱壳,如果他硬撑着的话,如果他舍不得放弃自己肉身的话,那么他的下场就会跟上官徒一模一样,不止是自己全身精血保不住,就是自己的真命也保不住。

    所以在最短的时间之内秦百里作出了取舍,对于修士来说,只要真命还在,一切都有可能,总会有东山再起之日,如果连真命都死亡了,那就一切都灰飞烟灭了,一切都不复存在!

    “滋”的声音响起,此时古坛把秦百里的所有精血都吸了过来,精血在古坛那粗糙的岩石缝隙之间流淌着,接着在一阵阵的“滋、滋、滋”声音中精血慢慢湮没消失。

    看到这样的一幕不知道有多少人打了一个冷颤,秦百里乃是绝世天才,威名远扬,不论是他的天赋还是实力都毋容置疑的。

    早就有传言说秦百里已经封神了,他虽然没有承载天命,并没有走大帝仙王道路,但如果他真的是封神的话,很多人都看好他,甚至有人猜测他有机会成为古神。

    现在秦百里竟然不得不舍去自己的肉身,只能以真命挟着命宫逃遁而去,这样的结局是出于所有人的意料。

    “秦百里就是秦百里,果真是了不得,实力、悟性、反应都在上官徒之上。”虽然说秦百里毁去了自己的肉身,但依然让许多看到这样一幕的人为之佩服。

    上官徒作为上神,一命鸣呼,连逃走的机会都没有,现在秦百里不止是参悟了这座石碑的一些玄机,在生死刹那之间,竟然还能逃遁而去,保住了一命,可以说在这一点上上官徒是不如秦百里,那怕上官徒成神的时间比秦百里长,经验比秦百里丰富。

    “这只怕需要更加强大的人来才行。”看到这样的一幕,有人不由喃喃地说道。

    上官徒把性命搭进去了,秦百里也是肉身陨落而逃,可以说在场中已经没有人能比他们更加强大了。

    一时之间在场的许多修士强者是你看我,我看你的,上官徒和秦百里都折戈于此,虽然在场有很多人都想得到眼前这座石碑,但却谁都没有那个能耐,除非他们比上官徒或者秦百里更加强大了。

    看到没有人动身,李七夜站出来,淡淡地一笑,徐徐地说道:“既然是没有人能取下来,那我就收了它了,我相信不会有人会有意见吧。”

    当李七夜站出来说出这话的时候,齐临帝女都不由笑了一下,她一笑则是倾国倾城,绝世无双。

    齐临帝女明白,李七夜这客气的模样,那也只是随便说说而己,并当不得真,只要他决定要了这块石碑,不管是谁跟他抢,那都是自寻死路,像他这样的无上存在,只要有他想要的东西,那根本就是手到擒来,一般的大帝仙王只怕都无法撼动他。

    当李七夜说出这样的话之时,在场的许多修士强者都是你看我我看你的,在场的修士强者都不多说话。

    此时很多修士强者都听闻过第一凶人的大名,在他杀了天凰皇主之后,就已经是声名大噪,大家都明白这个小子邪门万分,虽然道行看起来十分的浅,但是却所向无敌,而且最凶猛的是这小子谁都不怕,属于见神屠神、遇魔屠魔的存在,不管是谁,他都敢惹,他都敢杀。

    现在这个邪门透顶的小子站了出来,这让所有人都为之沉默了,大家都不愿意去招惹这个小子,除非自认为自己实力足够强大了,自认为自己的靠山比天凰皇主更加强硬了,否则,谁去招惹这邪门的小子,都是自寻死路。

    “切”此在李七夜说出这样的话之时,一声不屑的冷哼声响起,这不屑的冷哼声不是别人,正是武凤影,龙城的城主。

    此时武凤影乜了李七夜一眼,霸气地说道:“就凭你也想夺到这石碑,别做梦了。”

    武凤影开口了,在场的许多修士强者都乐意作壁上观了,青洲的人都知道,龙城的武凤影就是一个十分难缠的女子,不止是霸气十足,而且还是十分的凶悍。

    在很多人看来,第一凶人和武凤影还真的是碰对了,双方都不是什么善茬而,而且武凤影背后的龙城也是庞然大物,强大无匹,他们两个人真的是硬碰硬,那绝对是有好戏看了。

    对于武凤影的话,李七夜也不生气,慢条斯理地笑着说道:“怎么,这么说来你是对我有意见了?当然了,我这个人是从善如流的,如果你有什么更好的见解,可以说来听听,或者说,如果你自认为能把这石碑取下来,那我是十分乐意让贤的,让你先试上一试,如果你能把它取下来,我是拱手上送。”

    听到李七夜这么谦虚的话,这连齐临帝女都为之意外,这并不像李七夜的性格。

    齐临帝女当然不知道了,取下这石碑,那是谈何容易之事,年轻一辈根本就不可能取下这座石碑,这里面因为涉及一个纪元的修练体系,这种古老而深奥的章法,不是一个晚辈所能参悟的,就算是一般的大帝仙王都不见得能涉及到这种东西。

    可以说像秦百里能在如此短短的时间之内看出一些玄机,那已经是十分了不得了,他被人称之为绝世天才,那一点都不过份,可以说凭着秦百里这一份的悟性,足可以力压十三洲的诸多天才。

    “哼,本姑娘能不能取下来,关你什么屁事。”武凤影冷哼一声,冷声地说道:“难道说你就能取下来?对。”李七夜悠闲地说道:“易如探囊,举手之间便可以把它取下,容易致极。”

    李七夜开口把话说得满满的,这顿时让武凤影愕了一下,在刚才李七夜还十分的谦虚,但话没两句,便露出了狂霸的姿态,信口开河!

    就是在场的人都为之愕了一下,在场的人都觉得李七夜这话说得太霸气了,也说得太狂妄了。

    “这未免把话说得太满了吧,易如探囊,有几个人能做得到。连上官徒都把性命丢在这里,秦百里这样的绝世天才都未能成功,差点险命。现在他却说易如探囊,除非他是十个图腾以上的上神了,否则,想易如探囊,那根本不可能的事情。”有修士觉得李七夜太狂了,不由轻哼一声。未完待续。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