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倒可一试!”在不少修士的企盼之下,上官徒也意思了,毕竟眼前这个石碑的确是一宗了不得的宝物,更何况他也想试一试自己的实力。

    “嗡”的一声,在这石火电光之间,上官徒瞬间跨出,他的速度太快了,刹那之间从山峰上跨到了石碑之前。

    在一步之下,上官徒打破了空间的距离,虽然说在他迈开步伐的瞬间空间的力量浮现,但作为上神的他却打破了空间力量的束缚,一步迈了过去,瞬间站了石碑之前。

    上官徒一步便站在了石碑之前,这让不少人暗暗吃惊,就算曾与上官徒同辈的高手都不得不叹服,上神就是上神,拥有了他们所能匹敌的实力,单是凭着这一手打破空间力量束缚的实力,这就不是他们所能相比的。

    “滋”的一声响起,就在上官徒一步踏于石碑之前的时候,瞬间有恐怖无比的吸力出现,瞬间血气飙出,丝丝缕缕,这恐怖无比的吸力要把上官徒的所有血气吸干。

    “吞噬的力量来了”看到上神徒在这瞬间是丝丝缕缕的鲜血飙出,也有修士不由大叫了一声,为之担忧。

    “哼”此时上官徒冷哼一声,听到“砰”的一声响起,在这刹那之间上官徒的血气内敛,好像他一下子失去的所有血气一样,在石火电光之间,他全身的血气坍塌,所有的精血都往他的体内收缩。

    听到“滋、滋、滋”的声音响起,上官徒那本是被吸出了体外的鲜血随着他的血气内塌,竟然在这刹那之间被他收了回去,丝丝缕缕的精血被他抽回了体内。

    这一幕看起来是十分不可思议,但是上官徒去做到了,这让不少人暗暗吃惊。

    “上神就是上神呀,那怕是一个图腾的上神,都十分的了不得呀。”看到上官徒竟然稳住了自己的血气,这让不少人大吃一惊,同时也是佩服羡慕,这就是强者与上神之间的差距,这种差距是一条无法跨越的鸿沟。

    “收”在稳住了自己的血气之后,上官徒也不敢在此久留,虽然他还不清楚这古坛是什么,作为上神的他,直觉告诉了他,这地方绝对是十分的危险。

    在这刹那之间,上官徒展出神通,手掌遮天,向这座巨大的石碑抓去,他欲强行把石碑拔出来带走。

    但是,当上官徒把巨大的石碑抓在手中的时候,石碑却丝毫不动,宛如生根一样,根本就无法把它拔出来。

    “开”上官徒不信邪,狂吼一声,“轰”的一声巨响,在这刹那之间,上官徒血气再一次爆发,图腾浮现,只见那是一条磅礴大道,宛如是神蟒盘踞,吞吐之间可以大食八方,它可以瞬间把天地间的力量吞下占为己有。

    “轰、轰、轰……”在一阵阵轰鸣声音,上官徒的血气疯狂飙升,他整个人变得高大无比,身体一下子变得比眼前这座石碑还要高大,在这个时候,他就像巨人一样双手牢牢地扣住了石碑。

    “轰”的一声响起,在这个时候随着上官徒用力一拔之时,巨大无比的石碑摇晃了一下。

    “要成功了吗?”见到石碑摇晃了一下,所有人都不由一双眼睛睁得大大的,看着高大无比的上官徒。

    此时上官徒的身体十分的高大,当他双手紧紧扣住石碑的时候,那怕是高耸入云的石碑,在他手中都宛如一株小草一样,在这个时候,所有的人都觉得以巨人之姿的上官徒拔起这只座石碑并不成问题。

    “起”此时上官徒再狂吼一声,他的图腾变得璀璨,神威爆发,他就是一尊高高在上的巨神,力大无力,若是大地有环,他甚至连大地都能掀起来。

    “轰、轰、轰”在上官徒用力一拔的时候,巨大的石碑连摇晃了好几下。

    “看来上官徒真的要成了!上神出手,果真非凡,这石碑只怕将会成为他的囊中之物了。”看到这一幕,与上官徒同代的强者不由为之羡慕地说道。

    “嗡”的一声响起,就在所有人都以为上官徒能把石碑拔走瞬间,突然石碑上那暗金色的符文突然亮了一下。

    在这些暗金色的符文突然亮起之时,听到“嗤、嗤、嗤”的声音响起,只见一缕缕的金光瞬间像是射透了什么一样,紧接着听到“轰”的一声巨响,上官徒的所有血气像决堤一样,全部都一下子溃堤,所有血气狂奔而出。

    “轰、轰、轰……”在这石火电光之间,上官徒的全身血气像决堤的洪水一样奔腾而出,在轰鸣声中所有血气都不再受上官徒所控制,全部都冲向了石碑。

    “不”上官徒脸色大变,为之骇然,长吼一声,他的图腾狠狠地砸下,在这刹那之间他是拼命了,他欲以图腾砸开石碑,欲制止自己的精血奔腾而出。

    试想一下,一尊上神的图腾狠狠砸下,那威力是何等之大,这宛如是就像是一颗巨大无比的星球砸下一样,宛如要把整个好望角砸得粉碎一样,那一场实在是太震撼了,所有的修士强者都被吓得心惊肉跳。

    “砰”的一声巨响,图腾狠狠砸在石碑之上,然而石碑是屹然不动,丝毫不损,反而听到“喀嚓”的声音响起,上官徒的图腾出现了一道道的裂缝。

    “轰”一阵巨响,在这刹那之间恐怖的吞噬力量风卷残云,瞬间把上官徒的所有血气吞噬过去。

    试想一下,一位上神的血气是多么的磅礴,是多么的浩瀚,但是在这瞬间所有的血气都被一下子吞噬得一干二净。

    “不”当所有血气被吞噬掉的时候,上官徒惨叫一声,在瞬间他被吸成了干尸,就算是上神的他都承受不住,失去的所有精血,连真命都被抽干,在惨叫声中他一命呼呜,化作了干尸。

    听到“啪”的一声,上官徒的尸体掉落在地上,只剩下了皮骨。

    而石碑上的暗金符文此时依然跳烁着淡淡的光芒,它就像是一头巨大无比的洪荒凶兽一样,那怕它是吞噬了上官徒浩瀚无量的血气,依然是一副意犹未尽的模样,舔着獠牙。

    看到上官徒竟然就如此陨落了,所有人都不由毛骨悚然,这可是一尊上神,说死就死,这未免是太恐怖了吧。

    连上官徒都没能收走这石碑,甚至连自己的性命都搭进去了,这让在场的修士强者都不由打了一个冷颤。

    连上神都不行,他们就别去想了,一时间让心有贪念的修士强者都不由心灰意冷。

    “嗡”的一声,就在上官徒惨死片刻,石碑上的暗金符文依然闪动着光芒的时候,突然有一个人影一步跨出,瞬间跨越时空一般,瞬间往石碑迈去。

    这个人影速度极快,绝对不亚于上官徒,他一步跨于石碑之前,瞬间是紫气浩然。

    “秦百里!”看到这个身影站在石碑之前的时候,有人立即认出了他,不由大叫一声。

    在这瞬间出现在石碑之前的人正是秦百里,他趁着上官徒扰动了石碑瞬间便出手。

    “滋”的一声响起,那怕再强大的秦百里也不例外,当他一站在石碑之前的时候可怕的吞噬力量瞬间抽出了他的血气,欲吸干秦百里的精血。

    “斩”在这刹那之间,秦百里沉喝一声,声如法令,手如天刀,一斩而落。

    在秦百里出手一斩之下,斩断了阴阳,断绝了因果,瞬间斩断了大千世界的一切力量。在这一斩落下之时,看到那被抽离出来的丝丝缕缕的鲜血就像是红线一样被斩断,连接着秦百里这一端的所有缕缕鲜血都被他收了回去,另一端则被石碑吸了过去。

    在石碑吸收了秦百里这缕缕的鲜血之时,暗金符文闪动了一下光芒,似乎是变亮了一些。

    “嗡”的一声响起,就在暗金符文闪动了一下光芒的时候,秦百里出手了,只见他手掌一拂,宛如是扰动了时光一样,在这瞬间是扰动了石碑上的暗金符文。

    “喀”的一声响起,在秦百里拔动石碑上的暗金符文的时候,好像是响起了一声石碑脱落之声,好像是秦百里撼动了石碑一样。

    在这石火电光之间,秦百里出手极快,只见他双手推演万法,演算因果,在短短的时间之内石碑上的所有符文被他所拔动,紧接着听到“轰”的一声响起。

    在这刹那之间,石碑上的所有符文都亮了起来,所有符文都金光跳跃,好像是一下子有了生命一样。

    “轰、轰、轰”在这刹那之间,所有的暗金符文竟然形成了漩涡,流转起来,而且是越转越快,好像是要从石碑之中冲了出来一样。

    “轰轰轰”随着这暗金符文化作了漩涡,石碑竟然是摇晃起来,在摇晃之中,石碑竟然缓缓上升,好像是受到了极大的浮力一样,让它从深水中浮出来一样。

    “要成功了吗?”看到石碑竟然缓缓上升,慢慢浮起来,好像要从古坛上脱落,这让把所有人都吓了一大跳。(未完待续。)

第1929章巨碑    天权,它强大到让人无法想象,甚至关于天权是什么时候建立的都让人无法去追溯,传说天权的成立比任何一个帝统仙门还要古老。

    天权虽然人数很少,但它强大到让任何人都会敬畏,因为只有拥有十条天命以上的存在才能加入天权,一般的大帝想加入天权都没有那个资格。

    天权具体有哪些大帝仙王加入,外界很少人知道,但可以肯定的是在当世之中掌执天权的便是威名赫赫的世帝!

    “天权一出,万世无敌!”好不容易回过神来,齐临帝女不由轻轻说道。

    天权,这个名字威力太大了,就算是一般的大帝仙王都谈之色变,至于小修士更是敬畏有加。

    “世间哪有万世无敌。”李七夜随意地笑了一下,说道:“如果说天族有天权,我们百族有截天!”

    “百族截天!”听到这话,齐临帝女芳心不由为之一震,她都不由双目亮了起来,说道:“截天的仙帝,皆为七品以上。”

    “有些传说不一定准。”李七夜笑着轻轻地摇头,说道:“不过,截天的仙帝若是出战,天权也必须三思。”

    在十三洲有着这样的一句话,天族有天权,百族有截天,正是因为它们之间的名字针尖相对,让后世很多人认为这两个十三洲上最强大的团体是敌对的团体,当然是真不假不得而知。

    截天,这个团体传言说由八真仙帝所建,后来经历了无数的时代,曾经有着不少惊才绝艳的九界仙帝加入了截天,而且传言说加入截天的九界仙帝都是七品以上。

    相比起威名赫赫的天权来,截天相对是低调一些,在外界有传闻说截天现在由浩海仙帝掌权。

    “公子,截天有多强大呢?与天权相比,胜负如何?”听到李七夜这样说,这让齐临帝女心里面充满了好奇。

    天权是属于天族的最高团体,而截天也是百族最高武力的象征之一,这就让齐临帝女对截天充满了好奇。

    虽然说他们齐临帝家的始祖齐临仙王是一位拥有八条天命的仙王,但却没有加入截天,因为截天好像只有九界仙帝加入,具体是怎么样的情况,齐临帝女一个晚辈也不清楚。

    “这种东西不好说。”李七夜笑了笑,目光深邃,说道:“天权的建立太古远了,而且它背后的意义也不是你所能理解的。当然了,截天之所敢出截天,也不是好惹的。八真仙帝作为妖族第一位仙帝,当年他敢站出来建立截天,这就已经足够说明截天的底蕴。”

    八真仙帝,乃是由一株八真竹成道,在九界中他是妖族第一位仙帝,他也是奇竹山的始祖,他登临第十界之后,在漫长岁月修练之后,最终他成立了截天这样的一个团体,这个团体传言说加入的都是七品以上的九界仙帝。

    听到这话,齐临帝女也觉得有道理,天权之隆,让多少存在敬畏无比,如果当年八真仙帝他们没有足够的底蕴,敢把自己的团体取名为“截天”吗?这简直就是在挑衅天权。

    如果截天这个团体不够强大,只怕早就被天权灭掉了,这么漫长的岁月过去,截天依然还存在,这就意味着它的强大了。

    “我还听说过有一个青木盟。”片刻之后,齐临帝女忍不住好奇,向李七夜说道。

    “走吧。”李七夜笑了一下,不提青木盟的事情,说道:“你再继续磨磨蹭蹭,就算有宝物都被人抢走了。”

    被李七夜一提醒,齐临帝女才发现他们的速度不知觉慢了下来,很多后面赶来的修士强者早就超过了他们了,快速地冲入了好望角的深处。

    此时李七夜已经加快了脚步,齐临帝女也只好把对“青木盟”的好奇放在一边,忙是快步跟上李七夜。

    很快,齐临帝女跟随着李七夜进入了好望角的深处,当他们抵达的时候,已经有很多修士强者停留在那里了。

    只不过这些已经抵达的修士强者不敢靠近,只是远远观望,他们停留在各处,有人站于高空之上,有人站于高峰之上,也有人乘舟而至……

    当齐临帝女跟随着李七夜站在一座山峰之上的时候,当她一看到眼前景象之时,她都不由抽了一口冷气。

    只见眼前一片骨海,放眼望去,只见眼前是白茫茫的一片,这白茫茫的色调那是因为铺在地上的全部是白骨。

    这里曾经是一片大地,在这里曾是山峦起伏,有神峰高耸,有欲壑深幽,也曾有大江奔腾……但是现在眼前只有白骨,不论是高峰还是深谷,全部被数之不尽的白骨所埋掉了。

    白茫茫的大地,铺满了白骨,这已经数不尽这里的白骨究竟有多少了,无数的白骨,怎么样的都有,有巨如山岳的骨骸,也有与人形在小的骨骸。

    而且所有的白骨之中不仅仅至于人形骨骸,有身长百里的巨蟒之骨,也有高如神岳的凶猿之骸,更是有小如拳头的爬虫之尸……

    任何人看到眼前这茫茫一片的白骨,心里面都不由打了一个冷颤,在这里究竟是死了多少的生灵。

    在这茫茫的尸骨之中有一块巨碑高耸,这块巨碑之高直插云霄,巨大无比,好像是可以捅破天空一样。

    这块巨碑通体墨黑,而且是浑然天成,宛如是一块黑玉一样,这样的一块墨黑巨碑似乎没有任何雕琢,天生便是如此。

    巨碑之上铭刻有密密麻麻的符文,这符文极为古老,古老到无法追溯,就算见识广的修士强者也不认识这个巨碑上的符文。

    但再仔细看的时候,这些密密麻麻的符文不像是后天铭刻上去的,似首它是凛天地而成的大道符文!

    这样的大道符文通体暗金,时不时有淡淡的暗金光泽闪动,当这样的暗金光泽闪动之时,能慑人魂魄,让强者都心里面颤了一下,对于它是心生惧意。

    这个巨大的石碑是筑在一个古坛之上,古坛不知道以何神石所彻,整座古坛呈灰色,看起来十分的粗糙,而且筑建古坛的岩石之间有着不小的缝隙,似乎当初建这样一座古坛之时十分赶时间一样,建得匆匆忙忙。

    此时已经有许多强者赶来了,他们看到眼前这样的一幕,都不由抽了一口冷气。

    “这里我不是第一次来呀,以前这里不是这样的,这些数之不尽的骨骸是从哪里来的?”有一位老修士看到眼前这一幕的时候,也不由抽了一口冷气,又吃惊又意外地说道。

    “只怕是从地下冒出来的。”有一位强者乘坐万古号的强者说道:“听说是有人挖出了一物,然后就冒出了这样的一方天地,应该是触动了什么禁忌吧。”

    一时之间,很多人都是你看我我看你的,虽然大家都不知道眼前的这块石碑是什么,但看到眼前这茫茫的骨海,大家都明白这不是什么好地方。

    “武城主他们也来了。”站在山峰上,齐临帝女一望,看到熟人,不由喃喃地说道。

    此时不止是武凤影来了,就是连秦百里也来了,他们各踞一座山峰,目光盯着那块高耸入天的石碑,他们都是出身于帝统仙门,见识极广,一看就知道这块石碑了不得,价值不可枯量,所以他们都想把这块石碑弄到手。

    “了不得呀。”看到这块石碑,李七夜也不由一双眼睛盯着,仔细地把石碑上的符文揣摩了一番,喃喃地说道:“与它相比起来,冰羽宫的那一块只不过是边角料而己。”

    人皇界的冰羽宫也拥有着一块极为了不起的石碑,这块石碑乃是冰羽仙帝所得,被取名为“截天碑”。李七夜当然是见过这块截天碑了,不过看到眼前这块石碑的时候,李七夜知道这块石碑远远不是截天碑所能相比的。

    “这是什么东西?”看到高耸入云的石碑,齐临帝女不由问道。

    “一个古老无比的祭坛。”此时李七夜目光落在了古坛之上,看到这个古坛之后,他的目光久久无法移开,似乎这个古坛比起高耸入云的石碑来更吸引人一样。

    很多人一看,都会被石碑所吸引,因为石碑不止巨大,不止是如一块墨玉,更重要的是石碑之上的大道符文让任何有一点见识的人一看,都会明白这符文中藏上无上的奥义。

    但此时李七夜却被那粗糙无比的古坛吸引了,似乎这古坛里面藏有着很大的秘密一样。

    “祭坛?”听到这话,齐临帝女心里面不由为之一凛,轻轻地说道:“是活祭的那种祭坛吗?”?“这就不好说了。”李七夜笑着轻轻摇头,说道:“这种东西称得上是浑然天成,至于它是用来干什么,不在于它本身,而是在于使用它的人。这就好像一把利剑一样,如果用它来杀人如麻,那就是一件凶器,如果用来它守护生命,那就是一件神器。器无好坏,在于人。”

    说到这里,李七夜顿了一下,继续说道:“它既可能用来活祭,也可以用来祷祭。”(未完待续。)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