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天权,它强大到让人无法想象,甚至关于天权是什么时候建立的都让人无法去追溯,传说天权的成立比任何一个帝统仙门还要古老。

    天权虽然人数很少,但它强大到让任何人都会敬畏,因为只有拥有十条天命以上的存在才能加入天权,一般的大帝想加入天权都没有那个资格。

    天权具体有哪些大帝仙王加入,外界很少人知道,但可以肯定的是在当世之中掌执天权的便是威名赫赫的世帝!

    “天权一出,万世无敌!”好不容易回过神来,齐临帝女不由轻轻说道。

    天权,这个名字威力太大了,就算是一般的大帝仙王都谈之色变,至于小修士更是敬畏有加。

    “世间哪有万世无敌。”李七夜随意地笑了一下,说道:“如果说天族有天权,我们百族有截天!”

    “百族截天!”听到这话,齐临帝女芳心不由为之一震,她都不由双目亮了起来,说道:“截天的仙帝,皆为七品以上。”

    “有些传说不一定准。”李七夜笑着轻轻地摇头,说道:“不过,截天的仙帝若是出战,天权也必须三思。”

    在十三洲有着这样的一句话,天族有天权,百族有截天,正是因为它们之间的名字针尖相对,让后世很多人认为这两个十三洲上最强大的团体是敌对的团体,当然是真不假不得而知。

    截天,这个团体传言说由八真仙帝所建,后来经历了无数的时代,曾经有着不少惊才绝艳的九界仙帝加入了截天,而且传言说加入截天的九界仙帝都是七品以上。

    相比起威名赫赫的天权来,截天相对是低调一些,在外界有传闻说截天现在由浩海仙帝掌权。

    “公子,截天有多强大呢?与天权相比,胜负如何?”听到李七夜这样说,这让齐临帝女心里面充满了好奇。

    天权是属于天族的最高团体,而截天也是百族最高武力的象征之一,这就让齐临帝女对截天充满了好奇。

    虽然说他们齐临帝家的始祖齐临仙王是一位拥有八条天命的仙王,但却没有加入截天,因为截天好像只有九界仙帝加入,具体是怎么样的情况,齐临帝女一个晚辈也不清楚。

    “这种东西不好说。”李七夜笑了笑,目光深邃,说道:“天权的建立太古远了,而且它背后的意义也不是你所能理解的。当然了,截天之所敢出截天,也不是好惹的。八真仙帝作为妖族第一位仙帝,当年他敢站出来建立截天,这就已经足够说明截天的底蕴。”

    八真仙帝,乃是由一株八真竹成道,在九界中他是妖族第一位仙帝,他也是奇竹山的始祖,他登临第十界之后,在漫长岁月修练之后,最终他成立了截天这样的一个团体,这个团体传言说加入的都是七品以上的九界仙帝。

    听到这话,齐临帝女也觉得有道理,天权之隆,让多少存在敬畏无比,如果当年八真仙帝他们没有足够的底蕴,敢把自己的团体取名为“截天”吗?这简直就是在挑衅天权。

    如果截天这个团体不够强大,只怕早就被天权灭掉了,这么漫长的岁月过去,截天依然还存在,这就意味着它的强大了。

    “我还听说过有一个青木盟。”片刻之后,齐临帝女忍不住好奇,向李七夜说道。

    “走吧。”李七夜笑了一下,不提青木盟的事情,说道:“你再继续磨磨蹭蹭,就算有宝物都被人抢走了。”

    被李七夜一提醒,齐临帝女才发现他们的速度不知觉慢了下来,很多后面赶来的修士强者早就超过了他们了,快速地冲入了好望角的深处。

    此时李七夜已经加快了脚步,齐临帝女也只好把对“青木盟”的好奇放在一边,忙是快步跟上李七夜。

    很快,齐临帝女跟随着李七夜进入了好望角的深处,当他们抵达的时候,已经有很多修士强者停留在那里了。

    只不过这些已经抵达的修士强者不敢靠近,只是远远观望,他们停留在各处,有人站于高空之上,有人站于高峰之上,也有人乘舟而至……

    当齐临帝女跟随着李七夜站在一座山峰之上的时候,当她一看到眼前景象之时,她都不由抽了一口冷气。

    只见眼前一片骨海,放眼望去,只见眼前是白茫茫的一片,这白茫茫的色调那是因为铺在地上的全部是白骨。

    这里曾经是一片大地,在这里曾是山峦起伏,有神峰高耸,有欲壑深幽,也曾有大江奔腾……但是现在眼前只有白骨,不论是高峰还是深谷,全部被数之不尽的白骨所埋掉了。

    白茫茫的大地,铺满了白骨,这已经数不尽这里的白骨究竟有多少了,无数的白骨,怎么样的都有,有巨如山岳的骨骸,也有与人形在小的骨骸。

    而且所有的白骨之中不仅仅至于人形骨骸,有身长百里的巨蟒之骨,也有高如神岳的凶猿之骸,更是有小如拳头的爬虫之尸……

    任何人看到眼前这茫茫一片的白骨,心里面都不由打了一个冷颤,在这里究竟是死了多少的生灵。

    在这茫茫的尸骨之中有一块巨碑高耸,这块巨碑之高直插云霄,巨大无比,好像是可以捅破天空一样。

    这块巨碑通体墨黑,而且是浑然天成,宛如是一块黑玉一样,这样的一块墨黑巨碑似乎没有任何雕琢,天生便是如此。

    巨碑之上铭刻有密密麻麻的符文,这符文极为古老,古老到无法追溯,就算见识广的修士强者也不认识这个巨碑上的符文。

    但再仔细看的时候,这些密密麻麻的符文不像是后天铭刻上去的,似首它是凛天地而成的大道符文!

    这样的大道符文通体暗金,时不时有淡淡的暗金光泽闪动,当这样的暗金光泽闪动之时,能慑人魂魄,让强者都心里面颤了一下,对于它是心生惧意。

    这个巨大的石碑是筑在一个古坛之上,古坛不知道以何神石所彻,整座古坛呈灰色,看起来十分的粗糙,而且筑建古坛的岩石之间有着不小的缝隙,似乎当初建这样一座古坛之时十分赶时间一样,建得匆匆忙忙。

    此时已经有许多强者赶来了,他们看到眼前这样的一幕,都不由抽了一口冷气。

    “这里我不是第一次来呀,以前这里不是这样的,这些数之不尽的骨骸是从哪里来的?”有一位老修士看到眼前这一幕的时候,也不由抽了一口冷气,又吃惊又意外地说道。

    “只怕是从地下冒出来的。”有一位强者乘坐万古号的强者说道:“听说是有人挖出了一物,然后就冒出了这样的一方天地,应该是触动了什么禁忌吧。”

    一时之间,很多人都是你看我我看你的,虽然大家都不知道眼前的这块石碑是什么,但看到眼前这茫茫的骨海,大家都明白这不是什么好地方。

    “武城主他们也来了。”站在山峰上,齐临帝女一望,看到熟人,不由喃喃地说道。

    此时不止是武凤影来了,就是连秦百里也来了,他们各踞一座山峰,目光盯着那块高耸入天的石碑,他们都是出身于帝统仙门,见识极广,一看就知道这块石碑了不得,价值不可枯量,所以他们都想把这块石碑弄到手。

    “了不得呀。”看到这块石碑,李七夜也不由一双眼睛盯着,仔细地把石碑上的符文揣摩了一番,喃喃地说道:“与它相比起来,冰羽宫的那一块只不过是边角料而己。”

    人皇界的冰羽宫也拥有着一块极为了不起的石碑,这块石碑乃是冰羽仙帝所得,被取名为“截天碑”。李七夜当然是见过这块截天碑了,不过看到眼前这块石碑的时候,李七夜知道这块石碑远远不是截天碑所能相比的。

    “这是什么东西?”看到高耸入云的石碑,齐临帝女不由问道。

    “一个古老无比的祭坛。”此时李七夜目光落在了古坛之上,看到这个古坛之后,他的目光久久无法移开,似乎这个古坛比起高耸入云的石碑来更吸引人一样。

    很多人一看,都会被石碑所吸引,因为石碑不止巨大,不止是如一块墨玉,更重要的是石碑之上的大道符文让任何有一点见识的人一看,都会明白这符文中藏上无上的奥义。

    但此时李七夜却被那粗糙无比的古坛吸引了,似乎这古坛里面藏有着很大的秘密一样。

    “祭坛?”听到这话,齐临帝女心里面不由为之一凛,轻轻地说道:“是活祭的那种祭坛吗?”?“这就不好说了。”李七夜笑着轻轻摇头,说道:“这种东西称得上是浑然天成,至于它是用来干什么,不在于它本身,而是在于使用它的人。这就好像一把利剑一样,如果用它来杀人如麻,那就是一件凶器,如果用来它守护生命,那就是一件神器。器无好坏,在于人。”

    说到这里,李七夜顿了一下,继续说道:“它既可能用来活祭,也可以用来祷祭。”(未完待续。)

第1930章吞噬吸血    听到李七夜这样的话,也觉得是道道,齐临帝女不由点了点头,此时她也认真地看着高大无比的石碑。

    在这里填满了白茫茫一片的枯骨,这些枯骨一看便知道是属于遥远的年代。不过在这茫茫的白骨堆之上有着一些干瘪的皮骨,一看就知道这些人是刚死不久的。

    就在所有人都观察前眼这座巨大的石碑之时,有一位强大的老者不由说道:“这是一方了不得的祭台,若是能得之,必能祭神炼魔。”

    这位老者有着不小的威名,当听到他这样的话之时附近的不少修士都点头同意他的看法。

    “要动手吗?若是把这个祭台带回去,说不定会成为镇派之宝。”有年轻强者看到这座巨碑,忍不住跃跃欲试,恨不得现在就冲杀过去。

    “莫急,先看看。”长辈按住了跃跃欲试的年轻弟子,轻轻地摇头说道:“此碑乃是大凶,刚才龙涧河皇本是欲试,但却已经成了一具皮骨,那就是他的尸体。”说着他往枯骨堆上一指,只见那里躺着一具皮骨,它身上的衣裳是龙袍,一看便知他生前是一位皇者。

    “龙涧河皇都这样死了?”看到这具皮骨,跃跃欲试的年轻人不由抽了一口冷气,因为他是听着龙涧河皇的传奇长大的,没有想到此时已经是化作了一具干尸。

    事实上,在刚才曾有不少强者欲把这个巨大的石碑取为己有,但却被抽离了所有的血气,化作了一具具的干尸。

    如此一来,使得后来者不得不谨慎,不敢靠近眼前这座巨大的石碑,以免自己也被抽干了血气。

    “我倒不信邪”见到在场的所有人都作壁上观,都是远远琢磨着这巨大的石碑,终于一位强者沉不住气了。

    这是一位白发苍苍的老者,他身穿紫色的龙袍,龙袍上绣有五爪金龙,张牙舞爪,十分的威武,这位老者的眼睛十分的明亮,眼瞳碧蓝转紫,宛如化作紫眼一样。

    “紫云皇要出手了。”看到这位老者好沉不住气了,有不少人认出他的来历,低声地说道。

    “紫云皇可是魔族好手,一身帝术出神入化,看来他是挟帝兵而至。”看到这位老者此时竟然敢贸然出手,有人低声地说道。

    这位紫云皇在青洲也是有着不小威名的皇者,出身于帝统仙门,属于魔族,实力十分强大,他眼瞳由碧蓝转紫就最好的象征。

    魔族子弟有一个特征,他们的眼瞳是碧蓝的,当强大到一定程度之后,眼瞳会由碧蓝转紫,越强大紫色就越深,传言说拥有魔封血统的魔族,会拥有一双皇黄的眼瞳。

    此时这位紫云皇深呼一口气,往枯骨堆踏去,他缓缓往祭坛走去,此时他血气外放,听到“轰”的一声巨响,血气如虹,然后在轰鸣声中只见他的所有血气化作了紫气,听到“呜”的一声龙吟,他的血气化作了一条紫龙,盘旋于他的周身,以庇护着他。

    看到紫云皇往祭坛走去,在场的许多人都不由深深地呼吸了一口气,大家都想看一看紫云皇能否成功。

    “滋、滋、滋……”此时一阵轻微的声音响起,在紫云皇将要靠近祭坛的时候他身上的血气不受控制,一缕缕的鲜血从体的身体里面飙出,好像有强大无匹的力量要把他的血气从体内抽离一样。

    “定”紫云皇沉喝一声,瞬间全身绽放光芒,帝威腾起,施展了大帝之术,随着一声龙吟不绝于耳,一枚枚大帝符文浮现,大帝的符文重无量,一枚枚的大帝符文瞬间烙印在了盘旋于紫云皇身边的紫龙身上。

    “轰”的一声巨响,紫龙瞬间炸发了无上帝威,宛如定守乾坤一样,欲稳住紫云皇那被抽离的血气。

    果然,当帝威爆发之时,紫云皇那抽离的血气果真的是停滞了一下,似乎他的无双帝术稳住了自己的血气一样。

    看到这样的一幕,大家都不由暗赞一声,帝术就是帝术,不愧是由大帝所创的无上之术,威力绝伦。

    “滋、滋、滋……”就在连紫云皇他自己都松了一口气瞬间,突然他的血气狂飙,一缕缕的鲜血飙射而出,如果说刚才抽离血气只是抽丝剥茧的话,现在一缕缕鲜血飙射之时,那就是吸血。

    听到“滋”的一声响起,在血气飙射的短短时间之内,紫云皇的身体一下子干瘪,皮肤干枯,布满了皱纹,他一下子老了几十岁,在短短的时间之内他被抽离了大半的血气。

    “开”这一下刚才还信心十足的紫云皇被吓怕了,狂吼一声,疯狂演化帝术,欲退出去,但在这个时候他才发现自己根本就远法撤退,好像有绝世无匹的吸力一样吸着他往前走,根本就无法后退丝毫。

    “再开”紫云皇被吓得脸色发白,狂吼一声,瞬间祭出了一件帝兵,这是一件紫兵品质的先天帝兵,听到“轰”的一声巨响,帝威肆虐,这件帝兵化作了一件铠甲,穿在了紫云皇的身上,欲为紫云皇镇守血气。

    “滋”的一声响起,鲜血飙射,就在紫云皇穿上大帝铠甲的时候依然没有任何效果,铠甲就像网纱一样,又怎么能留得住血气的流逝呢。

    紫云皇的血气穿过了铠甲,瞬间飙射而出,似乎这种抽离的力量对于大帝铠甲镇守是免疫一样。

    “不”这一刻紫云皇被吓懵了,但这一切都已经迟了,随着“啊”的一声惨叫声响起,听到“噗”的一声响起,紫云皇全身的精血被瞬间抽离,这种吸力太恐怖了,瞬间把所有鲜血从紫云皇体内抽了出来,紫云皇的身体宛如筛子一样,不知道的人还以为被什么打穿成了密密麻麻的小孔。

    在眨眼之间紫云皇化作了一具干尸,只剩下了皮骨。

    “滋、滋、滋……”的流淌声音响起,只见紫云皇被抽离出来的全身鲜血流淌在古坛之上,鲜血顺着古坛上的缝隙流淌,一直流到了石碑之前,听到“滋”的一声响起,所有鲜血湮没,一下子消失得无影无踪,似乎这是个石碑瞬间把所有鲜血吸干一样。

    在短短的时候之内出身于帝统仙门的紫云皇便成了一具干尸,甚至连大帝道兵都未能守护住他,这样的一幕让许多人看得毛骨悚然,这实在是太恐怖了。

    在场的许多人都不由掂量一下自己,比起紫云皇来,自己又如何呢?就算自己比紫云皇更加强大,但也不像紫云皇那样拥有大帝道兵。

    紫云皇连大帝道皇都未能庇护,这实在是太恐怖了。

    看到这样的一幕,齐临帝女也不由抽了一口冷气,说道:“这也太强了吧,在大帝道兵庇护之下,竟然连丝毫反抗的力量都没有。”

    “这与强弱无关。”李七夜轻轻地摇了摇头,说道:“这就是一种设定,兵器与自己实力不匹配,这将使得大帝道兵被免疫,如果他用自己的本命道兵来保命,效果会更好。在这祭坛之前,当镇守的力量与自己的力量匹配之时,才能让你的真命守得住自己的血气。”

    “这是什么道理?”齐临帝女不由好奇地说道。

    “这个就要问当时把它建立的人了,这就要看他当时是要祭什么了。”李七夜淡淡一笑,徐徐地说道。

    看到紫云皇就这样死了,这让在场的人都不由为之沉默起来,就算在刚才跃跃欲试的人都不由心里面发毛,连大帝道兵都守不住,他们上去也一样是自寻死路。

    “有意思。”就在所有人沉默的时候,有一个声音响起,这个声音并不哄亮,但却如金石一样敲在所有人的心神之上。

    此时在一座山峰上出现了一位老者,这位老者穿着一身灰衣,当他一双眼睛张开瞬间,给人时光倒逝的感觉。

    这位老者站在那里就像是一座巨岳一样,似乎他整个人都可以镇压住一方天地一样。

    “上官上神”看到这位老者,有人尊敬地大叫一声。

    有与这位老者同辈的老一辈修士看到他,都不由有些羡慕,轻轻地说道:“熬了一个时代,上官徒终于迈过了那道坎,终于成为了一尊上神了。”

    眼前这位老者名叫上官徒,是一位上神,他生于上一个时代,天赋资质都一般,但他足足熬了一个时代,迈过了道天境界与上神之间的那道坎,终于成为了一尊拥有一个图腾的上神。

    “上官上神出手一试。”有人不由大声叫道。

    一时之间在场的人都看着上官,不论怎么样说,上官徒都是一位上神,那怕他只是拥有一个图腾,他都是一尊上神。

    可以说道天境界的强者,那怕是道天境界的至尊,与一位上神相比,就算是只拥有一个图腾,这里面的道距是难于弥补的。

    此时很多人都想看看上官徒能不能撼动这只石碑。

    此时上官徒也是双目一亮,宛如一轮烈日一般,变得无比炽热,好无疑问,眼前的上官徒也一下子对于这个石碑感兴趣了。(~^~)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