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听到李七夜这样的话,也觉得是道道,齐临帝女不由点了点头,此时她也认真地看着高大无比的石碑。

    在这里填满了白茫茫一片的枯骨,这些枯骨一看便知道是属于遥远的年代。不过在这茫茫的白骨堆之上有着一些干瘪的皮骨,一看就知道这些人是刚死不久的。

    就在所有人都观察前眼这座巨大的石碑之时,有一位强大的老者不由说道:“这是一方了不得的祭台,若是能得之,必能祭神炼魔。”

    这位老者有着不小的威名,当听到他这样的话之时附近的不少修士都点头同意他的看法。

    “要动手吗?若是把这个祭台带回去,说不定会成为镇派之宝。”有年轻强者看到这座巨碑,忍不住跃跃欲试,恨不得现在就冲杀过去。

    “莫急,先看看。”长辈按住了跃跃欲试的年轻弟子,轻轻地摇头说道:“此碑乃是大凶,刚才龙涧河皇本是欲试,但却已经成了一具皮骨,那就是他的尸体。”说着他往枯骨堆上一指,只见那里躺着一具皮骨,它身上的衣裳是龙袍,一看便知他生前是一位皇者。

    “龙涧河皇都这样死了?”看到这具皮骨,跃跃欲试的年轻人不由抽了一口冷气,因为他是听着龙涧河皇的传奇长大的,没有想到此时已经是化作了一具干尸。

    事实上,在刚才曾有不少强者欲把这个巨大的石碑取为己有,但却被抽离了所有的血气,化作了一具具的干尸。

    如此一来,使得后来者不得不谨慎,不敢靠近眼前这座巨大的石碑,以免自己也被抽干了血气。

    “我倒不信邪”见到在场的所有人都作壁上观,都是远远琢磨着这巨大的石碑,终于一位强者沉不住气了。

    这是一位白发苍苍的老者,他身穿紫色的龙袍,龙袍上绣有五爪金龙,张牙舞爪,十分的威武,这位老者的眼睛十分的明亮,眼瞳碧蓝转紫,宛如化作紫眼一样。

    “紫云皇要出手了。”看到这位老者好沉不住气了,有不少人认出他的来历,低声地说道。

    “紫云皇可是魔族好手,一身帝术出神入化,看来他是挟帝兵而至。”看到这位老者此时竟然敢贸然出手,有人低声地说道。

    这位紫云皇在青洲也是有着不小威名的皇者,出身于帝统仙门,属于魔族,实力十分强大,他眼瞳由碧蓝转紫就最好的象征。

    魔族子弟有一个特征,他们的眼瞳是碧蓝的,当强大到一定程度之后,眼瞳会由碧蓝转紫,越强大紫色就越深,传言说拥有魔封血统的魔族,会拥有一双皇黄的眼瞳。

    此时这位紫云皇深呼一口气,往枯骨堆踏去,他缓缓往祭坛走去,此时他血气外放,听到“轰”的一声巨响,血气如虹,然后在轰鸣声中只见他的所有血气化作了紫气,听到“呜”的一声龙吟,他的血气化作了一条紫龙,盘旋于他的周身,以庇护着他。

    看到紫云皇往祭坛走去,在场的许多人都不由深深地呼吸了一口气,大家都想看一看紫云皇能否成功。

    “滋、滋、滋……”此时一阵轻微的声音响起,在紫云皇将要靠近祭坛的时候他身上的血气不受控制,一缕缕的鲜血从体的身体里面飙出,好像有强大无匹的力量要把他的血气从体内抽离一样。

    “定”紫云皇沉喝一声,瞬间全身绽放光芒,帝威腾起,施展了大帝之术,随着一声龙吟不绝于耳,一枚枚大帝符文浮现,大帝的符文重无量,一枚枚的大帝符文瞬间烙印在了盘旋于紫云皇身边的紫龙身上。

    “轰”的一声巨响,紫龙瞬间炸发了无上帝威,宛如定守乾坤一样,欲稳住紫云皇那被抽离的血气。

    果然,当帝威爆发之时,紫云皇那抽离的血气果真的是停滞了一下,似乎他的无双帝术稳住了自己的血气一样。

    看到这样的一幕,大家都不由暗赞一声,帝术就是帝术,不愧是由大帝所创的无上之术,威力绝伦。

    “滋、滋、滋……”就在连紫云皇他自己都松了一口气瞬间,突然他的血气狂飙,一缕缕的鲜血飙射而出,如果说刚才抽离血气只是抽丝剥茧的话,现在一缕缕鲜血飙射之时,那就是吸血。

    听到“滋”的一声响起,在血气飙射的短短时间之内,紫云皇的身体一下子干瘪,皮肤干枯,布满了皱纹,他一下子老了几十岁,在短短的时间之内他被抽离了大半的血气。

    “开”这一下刚才还信心十足的紫云皇被吓怕了,狂吼一声,疯狂演化帝术,欲退出去,但在这个时候他才发现自己根本就远法撤退,好像有绝世无匹的吸力一样吸着他往前走,根本就无法后退丝毫。

    “再开”紫云皇被吓得脸色发白,狂吼一声,瞬间祭出了一件帝兵,这是一件紫兵品质的先天帝兵,听到“轰”的一声巨响,帝威肆虐,这件帝兵化作了一件铠甲,穿在了紫云皇的身上,欲为紫云皇镇守血气。

    “滋”的一声响起,鲜血飙射,就在紫云皇穿上大帝铠甲的时候依然没有任何效果,铠甲就像网纱一样,又怎么能留得住血气的流逝呢。

    紫云皇的血气穿过了铠甲,瞬间飙射而出,似乎这种抽离的力量对于大帝铠甲镇守是免疫一样。

    “不”这一刻紫云皇被吓懵了,但这一切都已经迟了,随着“啊”的一声惨叫声响起,听到“噗”的一声响起,紫云皇全身的精血被瞬间抽离,这种吸力太恐怖了,瞬间把所有鲜血从紫云皇体内抽了出来,紫云皇的身体宛如筛子一样,不知道的人还以为被什么打穿成了密密麻麻的小孔。

    在眨眼之间紫云皇化作了一具干尸,只剩下了皮骨。

    “滋、滋、滋……”的流淌声音响起,只见紫云皇被抽离出来的全身鲜血流淌在古坛之上,鲜血顺着古坛上的缝隙流淌,一直流到了石碑之前,听到“滋”的一声响起,所有鲜血湮没,一下子消失得无影无踪,似乎这是个石碑瞬间把所有鲜血吸干一样。

    在短短的时候之内出身于帝统仙门的紫云皇便成了一具干尸,甚至连大帝道兵都未能守护住他,这样的一幕让许多人看得毛骨悚然,这实在是太恐怖了。

    在场的许多人都不由掂量一下自己,比起紫云皇来,自己又如何呢?就算自己比紫云皇更加强大,但也不像紫云皇那样拥有大帝道兵。

    紫云皇连大帝道皇都未能庇护,这实在是太恐怖了。

    看到这样的一幕,齐临帝女也不由抽了一口冷气,说道:“这也太强了吧,在大帝道兵庇护之下,竟然连丝毫反抗的力量都没有。”

    “这与强弱无关。”李七夜轻轻地摇了摇头,说道:“这就是一种设定,兵器与自己实力不匹配,这将使得大帝道兵被免疫,如果他用自己的本命道兵来保命,效果会更好。在这祭坛之前,当镇守的力量与自己的力量匹配之时,才能让你的真命守得住自己的血气。”

    “这是什么道理?”齐临帝女不由好奇地说道。

    “这个就要问当时把它建立的人了,这就要看他当时是要祭什么了。”李七夜淡淡一笑,徐徐地说道。

    看到紫云皇就这样死了,这让在场的人都不由为之沉默起来,就算在刚才跃跃欲试的人都不由心里面发毛,连大帝道兵都守不住,他们上去也一样是自寻死路。

    “有意思。”就在所有人沉默的时候,有一个声音响起,这个声音并不哄亮,但却如金石一样敲在所有人的心神之上。

    此时在一座山峰上出现了一位老者,这位老者穿着一身灰衣,当他一双眼睛张开瞬间,给人时光倒逝的感觉。

    这位老者站在那里就像是一座巨岳一样,似乎他整个人都可以镇压住一方天地一样。

    “上官上神”看到这位老者,有人尊敬地大叫一声。

    有与这位老者同辈的老一辈修士看到他,都不由有些羡慕,轻轻地说道:“熬了一个时代,上官徒终于迈过了那道坎,终于成为了一尊上神了。”

    眼前这位老者名叫上官徒,是一位上神,他生于上一个时代,天赋资质都一般,但他足足熬了一个时代,迈过了道天境界与上神之间的那道坎,终于成为了一尊拥有一个图腾的上神。

    “上官上神出手一试。”有人不由大声叫道。

    一时之间在场的人都看着上官,不论怎么样说,上官徒都是一位上神,那怕他只是拥有一个图腾,他都是一尊上神。

    可以说道天境界的强者,那怕是道天境界的至尊,与一位上神相比,就算是只拥有一个图腾,这里面的道距是难于弥补的。

    此时很多人都想看看上官徒能不能撼动这只石碑。

    此时上官徒也是双目一亮,宛如一轮烈日一般,变得无比炽热,好无疑问,眼前的上官徒也一下子对于这个石碑感兴趣了。(~^~)

第1928章献祭    看了一眼地上的枯尸,李七夜轻轻地摇了摇头,说道:“这并不是什么生灵,这只是一种古老的仪式,这样的一个古老仪式被人再一次挖出来而己。当这样的古老仪式重新现世之时,它必须需要献祭。”

    “献祭”听到这样的一个词,齐临帝女心里面就有着一种不安的预兆,这绝对不是什么好词,她心里面都不由为之一凛,说道:“这是以生命来献祭吗?”

    “这有什么好奇怪的。”李七夜只是淡淡地笑了一下,说道:“不说那些无法追溯的纪元,就是我们所在的纪元,在这漫长的岁月之中,曾经有过多少的献祭呢,这是不足为奇的事情,对于某一些强大的存在来说,生命如蚁蝼,百万抑或千万,那只不过是数字而己,没有什么区别。”

    李七夜这样风轻云淡的话,让齐临帝女心里面凛了一下,这让她心里面有点不安,有些传说她在很小的时候就听过,那只是以故事来听而己,但现在从李七夜这样的存在口中说出来,那一切都不一样了,曾经一些只是在故事中的事情,它是真正的发生过。

    “千万生命献祭吗?”齐临帝女不由喃喃地说道。

    “大凶之事,从来没停过,过去是如此,未来是如此,或者在你有生之年能看到这种事情发生。”李七夜平淡地说道。

    “这,这没有人制止吗?”齐临帝女心神一沉,不由问道。虽然说大家都知道,当修士强大到一定程度之后,一场战争就是毁天灭地,但这种战争多数在天空之处爆发。

    而且献祭与战争又是另外一回事,以千万生命来献祭,这是多么恐怖的事情,这是多么残忍的事情。

    “有些事情到了一定地步,各扫门前雪而己,当自己都难保之时,谁会有人去管别人的闲事,更何况是蚁蝼。”李七夜淡淡地说道:“对于那些站在最顶端的存在来说,百万凡人与千万凡人,这有区别吗?都是蚁蝼,那只是数目一样。就好像你放火烧了一个森林,你会在乎你是烧死一百万只蚂蚁或过者是千万只蚂蚁?”李七夜这样的话让齐临帝女不由沉默了一下,如果她真的放火烧了一个森林,她会去计较是烧死了百万只蚂蚁或者是千万只蚂蚁吗?

    “但,献祭的是人。”沉默了好一会儿,齐临帝女不由说道:“跟我们是一样活生生的人,如果换作是我,我会去计较。”

    “那是因为你还没有站在那个顶端,这就像烧死蚂蚁一样,如果你是一只蚂蚁,你肯定会在乎烧死了百万只蚂蚁还是千万只蚂蚁,但你现在是人,你是不会去计较烧死的究竟是百万只蚂蚁还是千万只蚂蚁。”

    “是的。”听到李七夜这样的话之后,齐临帝女不得不承认。

    这话虽然是残酷,但不得不让人去承载。放火烧了森森,她的确是不会去计较究竟是烧死了百万只蚂蚁,还是千万只蚂蚁,但是如果献祭的是人,她则会去在乎,则会去计较,因为她是人。

    如果说当站在最顶端的时候,这样的无上存在只怕视他们这样的修士也只不过是蚁蝼而己,有谁会在乎蚁蝼死了多少呢?

    “献祭千万,那只是小打小闹而己,当一个纪元要结束之时生命已经是一文不值了,你是凡人也好,是修士也罢,甚至是大帝仙王,在这样的大势之下,都显得缈小。在那个时候,不要说是千万,就算是亿万,那也只不过是数目而己”

    说到这里,李七夜淡淡地看了齐临帝女一眼,继续说道:“为了自己的生存,会有存在可以祭掉天地,祭掉万物生灵。九界也好,十三洲也罢,那只不过是他们苟活下去的一点点养分而己,那只不过是在他们放手一搏的手段而己。”

    “这,这,这不可能吧”李七夜这样的话让齐临帝女芳心颤了一下,不由低声地说道:“祭掉天地,祭掉万物生灵,祭掉九界、十三洲,这,这怎么可能?世间没有什么不可能。”李七夜笑了一下,淡淡地说道:“看一看探索之地这些残忍吧,它们只不过是一个个纪元的碎片而己。刚才我所说的,就是曾经发生过,在那不可追溯的纪元里,有存在曾经祭掉了整个世界,而且这样的事情不止只发生过一次而己。”

    李七夜这一席话让齐临帝女通体彻寒,她不由打了一个冷颤,祭掉了一个世界,亿万生灵那只不过是祭品而己,想到这样的一幕,齐临帝女不由为之毛骨悚然。

    “这,这太残忍了。”最后齐临帝女不由轻轻地说道。作为修士,特别是作为帝统仙门的传人,她当然明白世道残忍,也明白大道无情,死亡是很正常的事情。

    甚至像灭门灭派,这样的事情在十三洲每一天都会在上演,但那只是修士之间的弱肉强食而己,但是把整个世界当作祭品,这样的事情齐临帝女想都不敢去多想。

    “大道本无情,人情的那只不过是人心。”李七夜笑了笑,看着齐临帝女,徐徐地说道:“记住,世间从来不存在救世主,不要把希望寄托在救世主身上。想跳出这个世界,那就让自己变强!”

    齐临帝女沉默了好一会儿,最后她抬头,望着李七夜,神态很认真,说道:“若是纪元将崩,公子将会怎么样做呢?”齐临帝女那认真的神态,让李七夜不由笑了起来,说道:“其实你可以说更直接一点,你可以直接说,如果纪元将崩,我会不会把整个世界祭掉。”

    李七夜把话挑得如此直接,齐临帝女有些尴尬,但她不说话,依然是认真地望着李七夜。

    “放心吧,我不会祭掉这个世界。”李七夜笑了笑,说道:“我只会战到最后,死亡对于我来说,没有什么可怕的,如果我失败了,死亡对于我来说那是一种解脱。我又不需要苟活于世,何需要祭掉一个世界。”

    李七夜这样的话让齐临帝女暗暗松了一口气,因为李七夜这样无上存在连他们始祖都如此尊敬,说不定他真的有这样能力。

    但李七夜的话又让齐临帝女心里面颤了一下,一个至高无上的存在,是怎么样的经历会让他觉得死亡是一种解脱呢?突然间,她觉得这里面有着她无法懂的不可承受之重!

    “用不着高兴。”在齐临帝女松了一口气的时候,李七夜淡淡地笑着说道:“就算我不会祭掉这个世界,若是纪元将崩,这也将会有人做这件事情的。”

    “这,这不可能的事情。”齐临帝女回过神来,不由脱口说道:“这个世界只怕不会有谁做这样的事情,就算是世帝他们也守护着自己的种族。”

    齐临帝女脱口而出说出这样的话并不是没有道理的,如果说在这世界有谁祭掉九界十三洲的话,只怕也唯有那种站在巅峰上的大帝仙王了。

    比如世帝,比如玄帝,比如一叶仙王或者也只有十二天命的大帝仙王联手才有这个能力。

    但是在齐临帝女看来,这是不可能的事情,不论是世帝也好,还是一叶仙王,他们都不是这样的人。虽然说神、魔、天三族的大帝曾与百族的仙王都爆发过战争,但他们都是为了自己的种族生存。

    可以说,世帝他们都是为自己的种族而战,他们都守护着自己的种族,他们不可能会祭掉自己守护着的种族。

    “世间的黑暗,不是你这个层次所能看得到的,也不是一般大帝仙王能看得到的。”李七夜轻轻地摇了摇头,说道:“就算是浅老头,有些事情也不是他所能左右的,就算他想守护自己的种族,有些东西他也是难于去改变的。”

    “为什么?”齐临帝女不由为之愕了一下,并不是说她坐井观天,但像世帝这样的存在,已经是举世无敌了,除了天诛,只怕没有什么能奈何得了他了。

    “这个不是你这个层次所能知道的,就算有一天你能成为大帝仙王了,也不一定有资格知道,除非你强大到一定程度了,或者加入天权之后,你能懂得一些。当然,你们齐临帝家的大帝仙王也不可能加入天权。”李七夜淡淡地笑着说道。

    “天权”听到这个名字,齐临帝女心里面抽了一口冷气,她听过“天权”,这是十三洲最强大最恐怖的一个团体。

    传说天权是天族最古老的一个团体,至于这个团体是以什么形式存在,这就不得而知,齐临帝女曾听家族中的老祖提过,就算是天族的一般大帝都没有资格加入天权,传言说只有拥有十个条天命以上的大帝才有资格加入天权!

    天权,就像天族的标志一样,当一个天族的子弟强大到一定程度会浮现这样的一个标记。

    权天,同时是十三洲最高权力的象征,它是十三洲最强大的团体之一,甚至可以说它比十三洲的任何一个帝统仙门都要强大,都要恐怖。

    :完美要结束了,又烂尾了,受不了!未完待续。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