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看了一眼地上的枯尸,李七夜轻轻地摇了摇头,说道:“这并不是什么生灵,这只是一种古老的仪式,这样的一个古老仪式被人再一次挖出来而己。当这样的古老仪式重新现世之时,它必须需要献祭。”

    “献祭”听到这样的一个词,齐临帝女心里面就有着一种不安的预兆,这绝对不是什么好词,她心里面都不由为之一凛,说道:“这是以生命来献祭吗?”

    “这有什么好奇怪的。”李七夜只是淡淡地笑了一下,说道:“不说那些无法追溯的纪元,就是我们所在的纪元,在这漫长的岁月之中,曾经有过多少的献祭呢,这是不足为奇的事情,对于某一些强大的存在来说,生命如蚁蝼,百万抑或千万,那只不过是数字而己,没有什么区别。”

    李七夜这样风轻云淡的话,让齐临帝女心里面凛了一下,这让她心里面有点不安,有些传说她在很小的时候就听过,那只是以故事来听而己,但现在从李七夜这样的存在口中说出来,那一切都不一样了,曾经一些只是在故事中的事情,它是真正的发生过。

    “千万生命献祭吗?”齐临帝女不由喃喃地说道。

    “大凶之事,从来没停过,过去是如此,未来是如此,或者在你有生之年能看到这种事情发生。”李七夜平淡地说道。

    “这,这没有人制止吗?”齐临帝女心神一沉,不由问道。虽然说大家都知道,当修士强大到一定程度之后,一场战争就是毁天灭地,但这种战争多数在天空之处爆发。

    而且献祭与战争又是另外一回事,以千万生命来献祭,这是多么恐怖的事情,这是多么残忍的事情。

    “有些事情到了一定地步,各扫门前雪而己,当自己都难保之时,谁会有人去管别人的闲事,更何况是蚁蝼。”李七夜淡淡地说道:“对于那些站在最顶端的存在来说,百万凡人与千万凡人,这有区别吗?都是蚁蝼,那只是数目一样。就好像你放火烧了一个森林,你会在乎你是烧死一百万只蚂蚁或过者是千万只蚂蚁?”李七夜这样的话让齐临帝女不由沉默了一下,如果她真的放火烧了一个森林,她会去计较是烧死了百万只蚂蚁或者是千万只蚂蚁吗?

    “但,献祭的是人。”沉默了好一会儿,齐临帝女不由说道:“跟我们是一样活生生的人,如果换作是我,我会去计较。”

    “那是因为你还没有站在那个顶端,这就像烧死蚂蚁一样,如果你是一只蚂蚁,你肯定会在乎烧死了百万只蚂蚁还是千万只蚂蚁,但你现在是人,你是不会去计较烧死的究竟是百万只蚂蚁还是千万只蚂蚁。”

    “是的。”听到李七夜这样的话之后,齐临帝女不得不承认。

    这话虽然是残酷,但不得不让人去承载。放火烧了森森,她的确是不会去计较究竟是烧死了百万只蚂蚁,还是千万只蚂蚁,但是如果献祭的是人,她则会去在乎,则会去计较,因为她是人。

    如果说当站在最顶端的时候,这样的无上存在只怕视他们这样的修士也只不过是蚁蝼而己,有谁会在乎蚁蝼死了多少呢?

    “献祭千万,那只是小打小闹而己,当一个纪元要结束之时生命已经是一文不值了,你是凡人也好,是修士也罢,甚至是大帝仙王,在这样的大势之下,都显得缈小。在那个时候,不要说是千万,就算是亿万,那也只不过是数目而己”

    说到这里,李七夜淡淡地看了齐临帝女一眼,继续说道:“为了自己的生存,会有存在可以祭掉天地,祭掉万物生灵。九界也好,十三洲也罢,那只不过是他们苟活下去的一点点养分而己,那只不过是在他们放手一搏的手段而己。”

    “这,这,这不可能吧”李七夜这样的话让齐临帝女芳心颤了一下,不由低声地说道:“祭掉天地,祭掉万物生灵,祭掉九界、十三洲,这,这怎么可能?世间没有什么不可能。”李七夜笑了一下,淡淡地说道:“看一看探索之地这些残忍吧,它们只不过是一个个纪元的碎片而己。刚才我所说的,就是曾经发生过,在那不可追溯的纪元里,有存在曾经祭掉了整个世界,而且这样的事情不止只发生过一次而己。”

    李七夜这一席话让齐临帝女通体彻寒,她不由打了一个冷颤,祭掉了一个世界,亿万生灵那只不过是祭品而己,想到这样的一幕,齐临帝女不由为之毛骨悚然。

    “这,这太残忍了。”最后齐临帝女不由轻轻地说道。作为修士,特别是作为帝统仙门的传人,她当然明白世道残忍,也明白大道无情,死亡是很正常的事情。

    甚至像灭门灭派,这样的事情在十三洲每一天都会在上演,但那只是修士之间的弱肉强食而己,但是把整个世界当作祭品,这样的事情齐临帝女想都不敢去多想。

    “大道本无情,人情的那只不过是人心。”李七夜笑了笑,看着齐临帝女,徐徐地说道:“记住,世间从来不存在救世主,不要把希望寄托在救世主身上。想跳出这个世界,那就让自己变强!”

    齐临帝女沉默了好一会儿,最后她抬头,望着李七夜,神态很认真,说道:“若是纪元将崩,公子将会怎么样做呢?”齐临帝女那认真的神态,让李七夜不由笑了起来,说道:“其实你可以说更直接一点,你可以直接说,如果纪元将崩,我会不会把整个世界祭掉。”

    李七夜把话挑得如此直接,齐临帝女有些尴尬,但她不说话,依然是认真地望着李七夜。

    “放心吧,我不会祭掉这个世界。”李七夜笑了笑,说道:“我只会战到最后,死亡对于我来说,没有什么可怕的,如果我失败了,死亡对于我来说那是一种解脱。我又不需要苟活于世,何需要祭掉一个世界。”

    李七夜这样的话让齐临帝女暗暗松了一口气,因为李七夜这样无上存在连他们始祖都如此尊敬,说不定他真的有这样能力。

    但李七夜的话又让齐临帝女心里面颤了一下,一个至高无上的存在,是怎么样的经历会让他觉得死亡是一种解脱呢?突然间,她觉得这里面有着她无法懂的不可承受之重!

    “用不着高兴。”在齐临帝女松了一口气的时候,李七夜淡淡地笑着说道:“就算我不会祭掉这个世界,若是纪元将崩,这也将会有人做这件事情的。”

    “这,这不可能的事情。”齐临帝女回过神来,不由脱口说道:“这个世界只怕不会有谁做这样的事情,就算是世帝他们也守护着自己的种族。”

    齐临帝女脱口而出说出这样的话并不是没有道理的,如果说在这世界有谁祭掉九界十三洲的话,只怕也唯有那种站在巅峰上的大帝仙王了。

    比如世帝,比如玄帝,比如一叶仙王或者也只有十二天命的大帝仙王联手才有这个能力。

    但是在齐临帝女看来,这是不可能的事情,不论是世帝也好,还是一叶仙王,他们都不是这样的人。虽然说神、魔、天三族的大帝曾与百族的仙王都爆发过战争,但他们都是为了自己的种族生存。

    可以说,世帝他们都是为自己的种族而战,他们都守护着自己的种族,他们不可能会祭掉自己守护着的种族。

    “世间的黑暗,不是你这个层次所能看得到的,也不是一般大帝仙王能看得到的。”李七夜轻轻地摇了摇头,说道:“就算是浅老头,有些事情也不是他所能左右的,就算他想守护自己的种族,有些东西他也是难于去改变的。”

    “为什么?”齐临帝女不由为之愕了一下,并不是说她坐井观天,但像世帝这样的存在,已经是举世无敌了,除了天诛,只怕没有什么能奈何得了他了。

    “这个不是你这个层次所能知道的,就算有一天你能成为大帝仙王了,也不一定有资格知道,除非你强大到一定程度了,或者加入天权之后,你能懂得一些。当然,你们齐临帝家的大帝仙王也不可能加入天权。”李七夜淡淡地笑着说道。

    “天权”听到这个名字,齐临帝女心里面抽了一口冷气,她听过“天权”,这是十三洲最强大最恐怖的一个团体。

    传说天权是天族最古老的一个团体,至于这个团体是以什么形式存在,这就不得而知,齐临帝女曾听家族中的老祖提过,就算是天族的一般大帝都没有资格加入天权,传言说只有拥有十个条天命以上的大帝才有资格加入天权!

    天权,就像天族的标志一样,当一个天族的子弟强大到一定程度会浮现这样的一个标记。

    权天,同时是十三洲最高权力的象征,它是十三洲最强大的团体之一,甚至可以说它比十三洲的任何一个帝统仙门都要强大,都要恐怖。

    :完美要结束了,又烂尾了,受不了!未完待续。

第1927章再登好望角    “这种东西,难道连大帝仙王都带不走吗?”听到李七夜这样的话,齐临帝女都不由说道。

    李七夜看着好望角,笑了一下,说道:“这种东西是需要机缘的,如果大帝仙王想强夺的话,不一定是一件好事,有时候会招来一定的因果。再说,这里是探索之地,就算是大帝仙王也不一定做到真正的横推一切……”

    “……要知道,探索之地是一个又一个纪元的残存,这是时间长河的碎片,你可以想象一下,在一个又一个纪元之后,这样的纪元碎片依然能残存,在一个又一个纪元之后,依然是无法把它们毁灭,它们本身就是很恐怖,所以就算大帝仙王,也不一定能强夺之,就算有大帝仙王能横推,也不一定是沾上这样的因果。”

    说到这里,李七夜看了齐临帝女一样,说道:“对于大帝仙王来说,天诛一直高悬在头顶之上,越强大的大帝仙王,他们的天诛越是紧迫,甚至可以说天诛只离他们咫尺而己,所沾的因果越多,那就越危险。”

    “天诛”听到这话,齐临帝女心里面为之一凛,只要成为了大帝仙王,都是无法避免天诛,甚至连上神都一样有天诛,这是一个十分让人敬畏的话题。

    “所以说,当一位大帝仙王、九界仙帝他所承载的天命越多,他本身越强大,他们的顾忌就越多,因为天诛一旦降下,想规避都难,一旦天诛真正斩下了,那么就算你是拥有十二条天命都一样是灰飞烟灭。”李七夜徐徐地说道:“这也是为什么天命少的大帝仙王顾忌少了更多,而高位的大帝仙王,特别是十二条天命的大帝仙王,基本上是不露脸,因为他们的顾忌太多了。”

    听到这一席话,齐临帝女也觉得有道理,像十二条天命的大帝仙王,如世帝、如玄帝,如一叶仙王,他们都没有露过脸,不要说是后世或者一般的强者,传言说,就是一般的大帝仙王,都很难见到世帝他们这种巅峰的大帝仙王。

    “天诛,有利也有弊。”李七夜淡淡地笑着说道:“至少让大帝仙王他们躲在探索之地,他们能活更久,如果他们行走在世间,一样是承受不了漫长岁月的打磨。”

    “听说有时大帝仙王也会挖掘探索之地。”齐临帝女不由好奇地问道。

    “不是有时,事实上大帝仙王从来没有停止过对探索之地的挖掘。”李七夜笑着说道:“探索之地广袤无边,有很多地方还没有人涉足过。大帝仙王在探索,只是很多人看不到而己。不过当大帝仙王强大到一定程度之后,所探索的频次会少很多,除非是特别诱人的东西了,否则,他们是不会轻易动的。”

    “探索之地真的是有斩帝的生灵?”沉默了一下,齐临帝女都不由轻声问道:“特别是十条天命以上的大帝仙王。”

    事实上,这样的传说她听过,但不敢肯定,因为在很多人心目中大帝仙王是无敌的,特别是承载了十条以上的大帝仙王,除了他们自己,只怕是举世之间无敌了。但有传言说,那怕是这样的大帝仙王,依然有被斩杀。

    对于这样的传说,齐临帝女心里面是将信将疑,她难于想象这样的生灵究竟是怎么样的存在。

    “有,而且不少。”李七夜徐徐地说道:“这也是为什么当大帝仙王强大到一定程度上挖掘的频次会少了很多很多,不会轻易动手。你想别人的珍品,而你在别人的眼中又何尝不是大补之物。你惊扰了别人的岁月深眠,只要一出现,便是要付出代价的,那就是需要大补,还有什么比大帝仙王更补的!”

    听到这样的话,齐临帝女都不由打了一个冷颤,特别是李七夜那种眼神,她更是有一种毛骨悚然的感觉。

    无敌的大帝仙王,这有可能成为别人口中的大补之物,这样的事情想一想都让人觉得恐怖,这都让人不由觉得毛骨悚然!

    以大帝仙王作为大补之物,这样的生灵究竟是有多么的恐怖,有多么的让人惊悚!

    “走,我们去看看吧。”李七夜看着好望角,徐徐地说道:“也该平息了。”说着缓缓跨空而起,往好望角而去。

    齐临帝女深呼了一口气,回过神来,立即跟了上去。跟上李七夜之后,她不由轻轻地说道:“如此大的动静,会有大帝仙王来夺宝吗?”

    在这里不比外界,在凡世间,大帝仙王不愿意出世,也不愿意行走,因为天诛高悬,但是探索之地就不一样了,往往有一些大帝仙王是行走于探索之地的。

    “大帝仙王来了又如何。”李七夜平淡地笑着说道:“如果是我看中的东西,就管谁来都没有,那必定是我的囊中之物,谁敢挡,杀无赦。”

    李七夜这平淡的话让人不由打了一个寒颤,换作是别人,会以为李七夜是狂妄无知,口出狂言,但齐临帝女却想到了更深层次。

    李七夜如此的自信,敢言斩任何大帝仙王,那李七夜的真身究竟是怎么样的存在呢,是怎么样的一尊巨头呢?从他们老祖宗齐临仙王的帝旨来看,李七夜的真身只怕是远在他们老祖宗之上。

    要知道,他们老祖宗齐临仙王已经是一位拥有十个命宫八条天命的大帝仙王了,可以说他在大帝仙王中也算得上高位仙王了,就算不如夜临仙王那样惊艳,但在大帝仙王中依然有着不小的份量。

    但他们老祖宗依然如此的郑重,这就意味着李七夜来头真的是很吓人,这就让齐临帝女不由想到一个可能一位拥有十二条天命的存在!

    但是当今世间拥有十二条天命的大帝仙王屈指可数,拥有十二条天命依然活到现在的,只有四个人,齐临帝女思来想去,无法把眼前的李七夜与任何一位大帝仙王对上号。

    这就让齐临帝女心里面留下了很多疑惑,李七夜的真身究竟是谁!

    在李七夜带着齐临帝女踏上好望角的时候,纷纷有不少强者已经是跨上了好望角了,其中多数强者是万古号上的幸存者,也有一些是外面闻风赶来的强者。

    虽然刚才发生了十分恐怖的灾难,但是依然有很多强者忍不住再一次冒险踏上好望角,原因很简单宝物动人心!

    对探索之地有经验的人都知道,大灾难出现,就伴随着有绝世之物出现,这就意味着这将会有一个绝世无双的机缘!如果能得到这样的绝世无双机缘,那就将会是一辈子受益无穷。

    正是因为如此,那怕明知好望角有着极大的危险,依然有大把富有冒险精神的强者再一次踏上探索之地。

    “这一次一定是挖出了仙物,不然不会引爆这么恐怖的灾难。”万古号那位幸存者所说有人挖出一件东西的事情早就传开了。

    “这一次灾难是重量级别的呀,在这好望角想发生这样的灾难都不可能的事情。从记载来看,或者唯有那一次灾难才能与这一次相媲美。”有一位老一辈的活化石说道:“那一次灾难中传言战王世家得到了一具飞仙骨骸,这一次被挖出来的东西,只怕不会差于那具飞仙骨骸。”

    “这可是镇族级别的宝物。”听到这样的说法,更多人怦然心动了。

    战王世家乃是拥有一门五帝的传承呀,当年他们在这里得到了一具飞仙骨骸,它便成为了战王世家的镇族之宝。

    试想一下,一门五帝的传承,他们怎么样的宝物都没有,竟然用一具飞仙骨骸当作镇族之宝,这可以想象这飞仙骨骸是多么的恐怖了。

    现在好望角再一次发生了这一级别的灾难,这一下子让所有幸存者充满了遐想,如果说自己能得到这种级别的仙物,那是何等的机缘呀,一辈子受益无穷。

    正是因为仙物的诱惑,让许多人顾不上死亡威胁,都纷纷再次跨上好望角。

    在灾难来临之前,好望角还热闹万分,有成千上万的修士在这里观光、挖掘、寻宝,还有很多修士在这里摆摊做买卖。

    现在好望角是一片的死寂,地上铺满了一层又一层的干尸,这一具具的干尸只剩下了皮骨,全身的血气都被抽得一干二净。

    看到这一具具的干尸被抽干了所有的精血,这让人看得毛骨悚然,踏入好望角,就给人一种踏入尸海的错觉。

    尽管地上已经是铺满了一具具的干尸,依然挡不住所有人前往夺宝的热情,所以时不时能看到有身影掠过上空,他们都是急着往好望角深处赶去。

    齐临帝女跟在李七夜身边,看到这一具具的干尸,她都不由抽了一口冷气,她仔细看这些干尸,发现这些干尸身上有密密麻麻的小孔,所有的血气都是从这小孔中被抽离出来的,是强大无比的吸力把它抽离出来的。

    “这究竟是什么东西?竟然可以如此的吸干所有人的血气。”齐临帝女都不由心里面一寒,说道:“难道这是靠吸血的生灵吗?”(未完待续。)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