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轰轰轰”就在这个时候,好望角突然摇晃起来,接着听到“轰”的一声巨响,在好望角深处突然冲起了巨浪。

    那是血红的巨浪,这血红的巨浪万丈之高,腥红刺目,如此的巨浪突然冲天而起,宛如是神魔的咆哮一样。

    “快逃呀”此时在这好望角的深处,有强者冲天而起,欲逃离这冲天而起的巨浪。

    但是当巨浪在轰隆声中推来之时,它好像是有着恐怖无匹的吸力一样,听到“滋、滋、滋”的声音响起,刚刚冲天而起欲逃走的强者他全身鲜血竟然从自己的体内射了出来,瞬间被巨浪吸了过去。

    刹那之间,一位活生生的强者他体内的所有血气都被强行吸了出来,身体出现了密密麻麻的小孔,当所有血气被吸干之后,只剩下了皮骨,这位强者一位呼呜,干瘪的尸体掉在地上。

    “轰、轰、轰”在一阵阵轰鸣声中,腥红的巨浪以极快的速度冲击而来,疯狂的往外扩张。

    “啊”一声声惨叫之声响彻了好望角,当腥红巨浪冲击而来的时候,一个个修士都被抽干了全身的血气,瞬间只剩下皮包骨,一命鸣呼。

    这哪里是什么腥红的巨浪,这简直就是像恐怖生灵的舌头,似乎这样的舌头一舔过而,就可以抽干所有生灵的血气,瞬间把任何生灵抽成干尸,只剩皮骨,连一丝一缕的血气都不留下。

    “逃呀”一时之间,好望角的所有修士都被吓懵了,回过神来的时候,拔腿就逃,随着背后越来越近的腥红巨浪,所有的修士都使尽了吃奶的力气,此时他们是恨不多再多生几条腿,恨不得以最快的速度逃离好望角。

    “啊啊啊”一时之间惨叫声不绝于耳,起伏不止,绝大多数的修士强者都未能逃过这一场劫难,他们的速度虽然快,但是腥红巨浪的速度更快,眨眼之间就追上了许多修士强者,当这恐怖的腥红巨浪靠近的瞬间,所有修士强者都被抽干了所有的血气,在惨叫声死去,只剩下了皮骨。

    “铛、铛、铛”此时万古号的警钟又响又急,有一些反应极快的修士强者终于在腥红巨浪追上之前撤上了万古号。

    “快逃”远远看到腥红巨浪横扫整个好望角,当它以绝无伦比的速度冲击而来的时候,许多停靠在好望角的船只一见情况不妙,立即驾船逃走,逃得远远的,也不管是不是有自己的乘客还在好望角。

    只有少数的船只像万古号这样的坚守等待让乘客逃回来。

    “轰轰轰”在轰隆声音,万古号以绝无伦比的速度横扫了整个好望角,往好望角之外的虚空冲击而来。

    “准备好了”看到这腥红的巨浪冲出了好望角,万古号的船长大叫一声。

    听到“嗡”的一声响起,此时整艘万古号都亮了起来,整艘的万古号都变得莹晶夺目,一个巨大无比的大帝仙王之阵冉冉升起。

    “轰”一声巨响,腥红的巨浪冲击而来,宛如是末日来往一样,瞬间淹没了好望角这一带的空间。

    “啊”在巨浪中一声声惨叫响起,有些坚守下来的船只承受不起这巨浪的威力或者逃得不够远的船只也没能承受这巨浪的威力,在这巨浪之下,不少船只纷纷崩灭,船上许多修士强者一下子被抽干了血气,只剩下了皮骨。

    “轰”的一声巨响,就在腥红巨浪冲击而来的瞬间,万古号乃是大帝仙王之威肆虐,横扫九天十地,在这刹那之间,万古号浮现了六尊伟岸无上的身影,当这六尊伟岸无上的身影浮现的时候,帝威镇压诸天,仙势定住乾坤!

    当这样的六尊伟岸身影出现镇守万古号的时候,万古号上的许多乘客都一下子跪拜在地上,这是大帝仙王的无上意志,这种意志让人难于抵抗!

    “轰轰轰”此时轰鸣不绝于耳,腥红的巨浪冲击而来,瞬间把万古号淹没,但是万古号乃是大帝光芒千万丈,当这样的大帝仙王光芒冲天而起的时候,它剖开了九天十地,没有东西能把这样的大帝光芒摧毁。

    最终只听到“轰”的一声响起,万古号只是摇晃了几下而己,腥红的巨浪并未能把万古号摧毁,只是一下子淹没而己。

    在这万古号被腥红的巨浪淹没的时候,万古号上的许多乘客都不由提心吊胆,不过当大家抬头仰望天空上六尊伟岸无上的身影之时,心里面又安宁下来,有大帝仙王的守护,比什么都要安全。

    腥红的巨浪来得快,去得也快,在短短的时间之后,淹没这片时空的腥红巨浪也潮退而去,眨眼之间消失在好望角的深处,整个好望角一下子变得寂静,好像是什么事都没发生过来样。

    好不容易,万古号上的许多修士强者回过神来,大家望眼望去,只在停靠在好望角的船只没有几艘完整的,绝大多数船只在腥红巨浪摧击之下变得支离破碎。

    失去了防御,船只上的许多修士强者都被抽干了血气,只剩下皮骨,惨死在那里。

    看到这样的一幕,很多人都不由早早地松了一口气,都不由再一次看着天空上浮现的六尊伟岸无上身影,在大帝仙王的守护之下,他们终于逃过了一劫。

    只不过这六尊伟岸无上的身影都遮去了容颜,让人看不出这六尊伟岸无上的身影是属于哪六位大帝仙王的无上意志!

    逃过一劫之后,万古号的许多修士强者都不由松了一口气,他们都不由感到幸运,幸好他们选择了万古号,换作是其他船只的话,早就一命呜呼了。

    此时所有的乘客都觉得,虽然万古号是比其他的船只贵了不少,但是经历了这一场灾难之后,大家都觉得这钱花得值,万古号不愧是穿梭于探索之地最安全的船只。

    此时大家望好望角望去,只见干尸遍地都是,当腥红的巨浪退走之时它只是带走了血气而己,留下了大量的皮骨。

    在腥红巨浪来临的时候,真正能逃走的修士强者并不多,在好望角上十之**的修士都惨死在了那里,他们都失去了血气,留下了皮骨。

    可以说万古号是活下来最多人的船只,也是整个好望角能活下来最多人的地方。

    看到好望角处处都是皮包骨的干尸,这让好望角上的许多修士强者都不由毛骨悚然,很多人都是背脊发寒,头皮发麻。

    很多人都不由手掌心直冒冷汗,试想一下,如果没有万古号,只怕他们也是一样被抽干血气,一样是成为皮骨。

    “刚才那是什么东西?真的是血浪吗?”有修士强者回过神来,不由打了一个冷颤,喃喃地说道。

    一时之间,大家是你看我,我看你的,没有人清楚刚才突然而来的腥红巨浪究竟是什么,这腥红巨浪来得太快了,去了也快,大家都还没有看清楚呢。

    “不是说好望角是探求之地最安全的一个地方吗?怎么会突然出现这样的灾难?”也有修士感觉不可思议地说道:“我来好望角不下于十次,从来都没发生过灾难,这灾难是从哪里冒出来的。”

    “有人在好望角深处挖出一件东西,突然血浪滔天。”有一位从好望角深处逃回来的修士说道。

    “挖出一件东西,是什么东西?那东西是怎么样的?”听到这个修士的话,所有人心里面都为之一震,不由吃惊地说道!

    “那是怎么样的东西?”一时之间许多修士都纷纷向这修士打听。

    “不知道。”这位修士很强大,但是此时他都被吓瘫了,坐在甲板上,摇头说道:“我只听到有人叫了一声挖出来了,然后就血浪滔天,我立即就逃走来了,头都不敢回。”

    这个修士说到这里,脸色煞白,此时也没有任何人会笑他胆换作任何人都会被吓破胆子。

    “是宝物吗?传说探索之地每次灾难来临,都能挖出绝世仙物。”一时之间很多修士强者是七嘴八舌地讨论起来。

    “那是什么东西?”在山峰上,李七夜远眺好望角,看到刚才发生的事,齐临帝女也为之吃惊,她不由好奇地问李七夜。

    “一个传说。”李七夜望着好望角,说道:“一个已经没有记载的传说,没有想到竟然真的被挖出来了,这真的是机缘。”

    “好望角不是说被人挖烂了吗?连大帝仙王都来挖过,很多人都说好望角已经没有什么有价值的东西了。”齐临帝女不由好奇地说道。

    “可以是这样说。”李七夜笑了一下,说道:“不过,不要忘记了,探索之地的这些能残留下来的地方,都是一个纪元的残存,那是在纪元毁灭之时被揉碎的时空,但那怕再恐怖的毁灭,依然无法把这些残存完全磨灭掉。它能在这种纪元毁灭中残存下来,你可以想象这样的时空大地是有多么的强大,它是多么的珍贵!”未完待续

第1924章女汉子    听到武凤影这样的话,齐临帝女都不由哭笑不得,武凤影的霸气她又不是第一次见,她的霸气在青洲也是出了名的。

    李七夜只是笑了一下而己,没有去理会她,转身离开了。

    但是武凤影却不善罢甘休,大声叫道:“臭小子,快说来听听,你那究竟是什么东西?”

    李七夜懒得理会她,武凤影却紧追不舍。看到他们两个人一走一追,在场的人都不敢跟过去,两个都是他们惹不起的主。

    在李七夜往回走的时候,武凤影不罢休,很快追上李七夜,与李七夜并肩而走,说道:“你最好告诉我,你那命宫之中的是什么东西,不然,小心我把你揍成猪头。”说着已经是摩拳擦掌,那粗鲁的模样,实在是有负她倾国倾城的美貌。

    “武城主,有什么事可以好好向公子请教,莫着急。”齐临帝女忙是提醒武凤影,说道:“这样的事情要有点耐心,我相信只要城主愿意虚心请教,一定会有结果的。”

    虽然武凤影很强大,在青洲也享有威名,但是齐临帝女心里面一清二楚,就算武凤影再强大,在李七夜面前也是不堪一提。

    齐临帝女如此提醒武凤影,也是为了武凤影好,毕竟她们之间的交情还算不错,龙城与齐临帝家也有往来。

    “你命宫中一定有东西,快说来听听。”武凤影不死心,瞅着李七夜说道。

    “眼力倒是有。”李七夜看了武凤影一眼,淡淡地说道:“凭什么我要告诉你,再说了,女孩子要温柔一点,像你这么粗鲁,小心嫁不出去。”

    “你”武凤影被气得粉脸涨红,怒视李七夜,说道:“臭小子,别往你们脸上贴金,本姑娘为什么要嫁给你们臭男人,你们臭男人有什么了不起的!本姑娘比你们臭男人只强不弱!”

    “男人也没有什么了不起的。”李七夜悠闲地说道:“但是,没有男人,哪来女人,难道你是从石头上蹦出来的不成?所以就算你再怎么样嘴上嚷嚷着不需要臭男人,但未来你还是需要一个男人的。”

    “你”武凤影被李七夜这样的话气结,一时半刻说不出话来。

    至于在旁边的齐临帝女,被他们这样的话逗得想笑又不方便笑,只好憋在肚子里。

    “你信不信我把你揍成猪头!”嘴上说不过李七夜,最后武凤影双目一厉,凶光大盛,凶狠地说道。

    “你不是我的对手,我要灭你,只需要一根手指头便可以把你碾灭!”李七夜平淡地说道。

    武凤影被李七夜这样狂妄的话气得吐血,她不服气地说道:“别少得意,刚才我只是没有恶意而己,并没有动功法,否则你又焉能镇压得了我!”

    “我知道你没恶意,所以才会饶你一命。就算你有防备,一身仙王大帝的装备在身,我要灭你,那也是一根手提头碾死你。”李七夜淡淡地说道。

    “你”武凤影被气得怒视李七夜,但出人意外的是她竟然忍下了这口气,说道:“本姑娘不跟你计较这个,你只你命宫中的东西告诉我,我就忘了这一茬事!”

    “看来你蛮有兴趣的嘛。”李七夜随意地一笑,说道。

    “你命宫中一定有鬼,我看到你的生命之柱了,不然一般的生命之柱根本不可能承受这样的雷电,或者大帝仙王还有机会!”武凤影气腾腾地盯着李七夜,瞧她的模样,好像是要把李七夜扒光一样。

    别人没能看出李七夜的玄妙,但让武凤影看出了一些端倪,只是武凤影无法揣摩这里面的奥妙而己,所以她对李七夜命宫中的东西十分的好奇。

    “我为什么告诉你。”李七夜悠闲地说道:“告诉你有什么好处?”

    武凤影盯着李七夜不放,大声囔着说道:“你要什么?只要你开个价,只要合理,本姑娘都会答应你。”

    李七夜打量了武凤影一番,就在这个时候,武凤影立即瞅着李七夜,说道:“喂,你色咪咪地瞅着本姑娘,你不会是垂涎本姑娘的美色吧。”

    李七夜悠闲地看了她一眼,说道:“姿色倒的确是有几分,就是太鄙俗了,母老虎一个,不,女汉子一个更适当一些。神经太粗了,三大五粗的,不适我的胃口。”

    “你”武凤影怒视李七夜,说道:“少自我感觉良好,也不瞅一瞅自己的熊样,本姑娘还不会看上你呢!”

    “还好你没看上。”李七夜悠闲地说道:“被你看上了,那还真是一场灾难。如果说,被梦莹这样的姑娘看上,还是一种艳福,被你看上,那就不得了了,那是倒霉!我相信没有哪个男人希望被你看上吧。”?“你是找死”一时之间,武凤影咬牙切齿,双目露出凶光,一双拳头已经紧紧地握住了,在这个时候甚至能听到武凤影的一双拳头在格格响了,可以想象一拳有多大的力量了。

    对于武凤影那气势凶凶的模样是视若无睹,依然是闲定自在,依然是缓缓前行。

    “不过,本姑娘不跟你计较。”连齐临帝女都以为武凤影要发飙的时候,武凤影突然露出笑容,她突然露出笑容的时候,美丽绝世的她真的是倾国倾城,让人看了都会心神摇拽。

    “本姑娘经过决定,现在郑重宣布,本姑娘要娶你!”此时武凤影神态嚣张,霸气,向李七夜宣布地说道。

    “呃”听到这样的话,齐临帝女都一下子傻了眼了,虽然说女孩子追男人,这样的事她也见过,但是像武凤影这种简单粗暴的行为,她还是第一次见到。

    如果不是她对武凤影的个性有所了解,那一定会被吓得下巴都掉在地上。

    “娶我?”李七夜不由笑了起来,轻轻地摇了摇头,说道:“凭你龙城,还娶不起我,就算你想嫁我,我还没兴趣呢!”

    武凤影一点都不在意,此时她竟然学着李七夜的模样,摇头晃脑,悠闲地说道:“没事,本姑娘有的是耐心,既然你敢说本姑娘是母老虎,不,是女汉子,那本姑娘就是要镇住你,让你一辈子活在本姑娘的阴影之下。”

    看到武凤影那学着李七夜的模样,这让齐临帝女哭笑不得,她有时候都不由有些怀疑,武凤影能当上龙城的城主,是不是靠一双拳头打出来的,只要是不服气的人,她就把他打趴!不然以她这样的性子,能当上城主,还真的是一个奇迹。

    “想嫁给我?”李七夜瞅了武凤影一眼,说道:“你这模样,只怕没戏,想嫁我,先把温柔学会。”

    此时他们已经回到了居住之处了,李七夜说话之后,便进屋把门关上了。

    “学什么温柔,本姑娘把你抢过来便是。”武凤影毫不客气地回击李七夜,当李七夜门关上之后,她才想起正事,大声叫道:“喂,你还没把你命宫中的东西告诉我呢。”

    然而屋内已经是悄然无声了,李七夜已经不理会她了。

    “你再不开门,信不信本姑娘把你屋子砸了。”此时武凤影气势冲天,十分霸气地说道。

    “城主,消消气,有什么事坐下来谈谈。”齐临帝女忙是劝住了武凤影,她担心的不是李七夜,而是武凤影。

    齐临帝女好不容易才把武凤影劝了下来,武凤影对于李七夜命宫的东西十分好奇,因为她看到了李七夜的生命之柱在吞噬着雷电,所以她想搞明白这究竟是怎么一回事!

    当然,对于这个问题,齐临帝女也一样回答不上来,再说了,在齐临帝女看来,李七夜这样的存在,能吞噬雷电那根本就算不了什么,这已经是理所当然的事情了。

    武凤影虽然是火辣辣的性子,但她有兴趣的事情是要打破沙锅问到底,是一个十分坚持的人,所以她想赖在李七夜住的地方不走了。

    齐临帝女却怕真的惹怒了李七夜把武凤影给灭了,她也不想看到这样的事情发生,所以她废了九牛二虎的力气才把武凤影劝走。

    万古号继续前行,李七夜对于外面的事情没有什么兴趣,所以在途中李七夜出少露脸,多数时间是放在打坐修练上。

    齐临帝女也没有出去,跟随在李七夜身边,侍候着李七夜。

    “这船的旅客都是一些什么人?”这一天李七夜刚刚打坐完,他皱了一下眉头,说道。

    “这个就不清楚了,这船中有客人上万,三教九流都有,有小修士,也有帝统仙门的大人物。”齐临帝女如实说道。

    “这船有邪物。”李七夜淡淡地说道。在刚才不久李七夜打坐的时候突然神识动了一下,要知道他的神识是强大到无与伦比,那怕是微毫的变化都难于逃得过他的神识。

    “邪物?怎么样的邪物?”听到李七夜这样的话,齐临帝女不由大吃一惊。

    能让李七夜口中说出来的邪物,那绝对是不简单,那绝对是恐怖的东西,否则一般的东西根本就不入他的法眼。

    “很强大的邪物。”李七夜徐徐地说道:“在甲板下,有人刻意隐去它的气息。”

    月初,请大家投一下月票,谢谢^_^(未完待续。)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