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对于李七夜这话,齐临帝女也点头说道:“秦道兄当年乃是青洲最风云的天才,虽然是败给了金戈,但是这些年的沉淀苦修,道行极为精进,有传言说,他走了封神之路。”

    “他道心坚定。”李七夜给了秦百里这样的评价,说道:“就算是走封神这一条路,只要坚定走下去,未来造化不一定比一般的大帝仙王差。

    “是呀,当年乃是他声名最盛的时候败给了金戈,但他并没有因此而自暴自弃,也并没有气馁,修行依然如逆水行走,一步步前行,潜心苦修,他就算不与金戈争天命,也的确能成为了不得的上神。”齐临帝女也不由说道。

    索天教与齐临帝家都是百族门派,一直有所往来,两家的交情也很好,所以对于索天教的事情,齐临帝女也知道不少。

    “胜败乃是兵家常事,一朝败,又并不是意味着一生败,举世之间,一生未败过的人寥寥无几,但是败过之后又能站起来的却很多,绝大多数的大帝仙王、九界大帝都是如此。当然,不少败了之后却再也没站起来的,那怕是惊才绝艳的天才,最终也变得一事无成。”李七夜平淡地说道。

    听到李七夜这样的一席话,齐临帝女不由默默地点了点头,细细品味。

    对于修士而言,有时候道心真的很重要,有些天才一败之后便是一蹶不振,从此消逝在时间长河之中,那就是因为道心不稳。就像秦百里在他名声最隆之时,可谓是春风得意,风头之健,在青洲一时无人能及。

    但就在这个时候败给了金戈,在对于很多人来说这简直就是一场灾难,简直就是一下子掉进了人生低谷,只怕会有很多人因此而道心动摇,甚至是自暴自弃。

    但秦百里却是潜心苦修,步步前行,这一次出世,道心肯加稳定,这就意味着就算秦百里不会成为大帝仙王,未来他也有着光明的前途。

    “我们回去吧。”李七夜看了看外面,笑着说道。

    此时万古号已经继续前行,因为雷区的所有闪电都被李七夜所吞噬了,所以此时万古号是全速前行,速度快得绝无伦比。

    在李七夜与齐临帝女欲回去之时,却被人堵住了,堵住李七夜去路的乃是一个女子。

    这个女子一出现的时候便有着一股气势,并非是说这股气势是咄咄逼人,而是说这股气势有着一种大气魄,宛如是有一条真龙一样。

    这个女子穿着一身龙甲,龙甲金光闪烁,甲片有龙纹,质感极强,这看起来不是用神金所铸造的铠甲,而是用真龙鳞甲所炼造而成的铠甲。

    正是因为如此,女子穿着这铠甲之时,让人能隐隐听到龙吟之声,而且这女子穿着这一身龙甲,给人一种龙跃九天的感觉。

    虽然这女子穿身着龙甲,依是龙甲遮不住她那美丽的曲线,高耸饱满的****,那修长美丽的双腿,她那高挑的身材,更是衬出了她那魅人的曲线,让人一看,便能被吸引住目光。

    虽然这女子的曲线十分的吸引人,让人眼前一视,但是没有几个人敢去久视,因为她有着一股大势,宛如是一条真龙一样凌驾九天,宛如是一尊帝皇一样高高在上。

    这个女子的一双凤目十分的明亮,也是十分的犀利,宛如一把神刀一样雪亮,能一下子照进人的心房,当然被她看上一眼,会心里面发寒,甚至是直打了个冷颤。

    很多人看到眼前的女子,都不由心里面会说一句话:“可惜了不是男儿之身,如此气概,若是身为男儿,敢会成为帝皇!”

    “武凤影”看到这个女子,有人不由大吃一惊,惊呼地说道。

    “嘘,叫龙城城主,不要直称呼她的名字,小心她揍你。”有同伴立即提醒他说道。

    听到“武凤影”这个名字,在场的都不由心里面为之一凛,很多人都看着她,但是大家都安静下来,不敢多嘴。

    因为武凤影的火爆脾气在青洲很有名的,常常是一言不合便动手,有很多人被她三五下就揍得哭爹喊娘的。

    “武城主,久违了,当年龙城一别,晃眼间便是五六年。”当女子堵上来的时候,齐临帝女在心里面不由苦笑了一下,这一次只怕是要打起来了。

    “齐家妹子,好久不见了,有空我们再坐下来好好叙叙旧,不过,我现在是找他的。”

    听到这个女子的话,齐临帝女都不由苦笑了,知道这一次真的是要打起来了。

    武凤影,龙城现任城主,也是龙城的掌舵人。龙城更是一门四帝的专承,它在青洲的声名远在齐临帝家之上。

    龙城乃是由九界的蚕龙仙帝所建,蚕龙仙帝建立了龙城之后,广纳天下修士,不限于百族,就算是神、魔、天三族都可以拜入龙城之中。

    正是因为如此,除了蚕龙仙帝和第三位仙王之外,龙城的另外两位大帝分别是出身于魔族和天族。

    龙城在青洲是一个很特别的门派,在龙城之中百族与神、魔、天三族的交系是说得上融洽,龙城也是青洲中为数不多可以同时容纳百族与神、魔、天三族弟子的帝统仙门。

    武凤影是当今龙城的掌舵人,最让她声名大作的不是她了不得的天赋,极为高深的道行,更不是她的美貌,也不是她大权在握。

    让武凤影声名大噪的是她三分粗鲁、七分火爆的性格,在青洲很多人都知道,只要与武凤影过不去,一言不合,她就要动手揍人,不管你是一教老祖也好,还是帝统仙门的传人也罢,她都会立马把你从座位上揪下来狠揍一顿,三五下就把你揍成猪头。

    本来像龙城这样的一门四帝传承,他们的城主应该是一个稳重有气度的人,不应该是一个做事冒失,动不动就用拳头威胁人的人。

    但是,武凤影却偏偏当上了龙城的城主,而且那怕当上城主之后,她那粗鲁火爆的性格依然不变,跟人一言不合,便会狠揍人。

    你可以想象一下,这么一个美丽无双的女城主,却三五下就把人打趴在地上,一副气势汹汹的模样,再美丽的容颜,再诱人的身材,都会一下子变得不重要。

    所以曾有人说过,武凤影是一个男儿就好了,作为一个长得美丽绝世的女子,却浪费了她这一身美貌。

    当武凤影上来的时候,对于了解的齐临帝女就知道不妙了。

    “喂,你命宫中有什么。”此时武凤影堵上李七夜,对李七夜说道。

    你能想象一个绝世美女却如此的像男儿一样堵住一个男人而且说话很粗鲁的模样吗?

    李七夜只是笑了笑,不去理她。

    “喂,你听到了没有,我跟你说话呢!”武凤影见李七夜不理会自己,立即一双凤影睁得大大的,直瞪着李七夜。

    李七夜这个时候才慢悠悠地看了她一眼,悠闲地说道:“第一,我不叫喂,我叫李七夜;第二,如果你想请教我问题,就请温柔点,客气点。如果你想真的知道,那你可以叫我一声公子,或者叫我一声圣师。”

    武凤影瞪着李七夜一会儿,说道:“你一个好好的男人,说话为什么这样慢吞吞的,你是不是娘娘腔。”

    李七夜只是笑了一下,也不生气,悠闲地说道:“你一个好好的女人,说话怎么就这么粗鲁,你是不是投错胎了?”

    “放你的屁!”武凤影立即一叉腰,立即喝道:“放你的屁!谁规定女人就不能粗鲁了!”?“你说对了。”李七夜笑了一下,说道:“那又有谁规则男人说话不能慢吞吞的?”?“你”武凤影一时之间说不出话来,吵架肯定不是她的专长,唇舌之利,她肯定远不是李七夜的对手。

    “信不信本姑娘把你揍成猪头!”在这个时候,武凤影发飙了,沉喝一声,一个勾拳就砸向李七夜的脸庞。

    “砰”的一声响起,武凤影这一拳还没有砸到李七夜脸上,就被挡下来了。

    紧接着“砰”的一声响起,武凤影还没有反应过来,就被一只无形的大手镇压在地上了,听到“啪”的一声,她的身体重重地压在了甲板之上。

    看到李七夜瞬间把武凤影镇压在那里,把许多人都吓了一大跳,这个家伙未免太诡异了吧,更让人抽了一口冷气的是,这家伙未免太霸道了吧,竟然与武凤影来真的。

    “来真的是吧,有本事放开我,我们来打一场!”武凤影十分不服气地说道。

    李七夜只是十分平淡地看了她一眼,淡淡地说道:“我念你没有恶意,所以我也不为难你,下次你就要考虑清楚了,就算我杀你,都会把你全身剥得精光扔进海里去。”

    说完收回了意念,冷淡地看了武凤影一眼,转身就走。

    “放你的屁”武凤影被气得不轻,说道:“谁把谁剥得精光还不一定,有本事你留下来,我们大战一场,看本姑娘是不是把你全身剥光!”

    武凤影这样的话一出,让所有人都傻了眼,一般女子就算是再大胆都不敢说出这样的话来,但她却毫无顾忌。(未完待续。)

第1922章秦百里    “开”一声沉喝惊万域,宛如神灵大喝,一喝可以压塌诸天,众生顿首。

    就在枫奕等死的那一瞬间,一个紫影出现在了枫奕的身边,随着他的一声沉喝,这个突然出现的人大手一张,“轰”的一声巨响,大手轰出,演化三千世界,当这三千世界横推而出瞬间,挡住了冲击而来的洪流。

    “走”就在挡住闪电洪流瞬间,紫影带着枫奕跨越空间,瞬间跳脱了闪电洪流的范围,带着枫奕逃出生天。

    “砰”的一声响起,就在这紫影带着枫奕逃出瞬间,闪电洪流冲碎了三千世界,疯狂地向李七夜冲击而去。

    “轰、轰、轰”此时此刻所有的闪电洪流都汇成了一股,成了世间最恐怖的闪电洪流,在这刹那之间,宛如天灾一样冲击向李七夜,这闪电洪流冲涮而来,可以毁灭掉大千世界,可以瞬间把所有的都摧毁。

    在这样的闪电洪流冲击之下,整个雷区都摇晃起来,好像这恐怖无比的闪电洪流要把雷区摧毁一样。

    看到这样的一幕,连万古号都停了下来,不敢继续前进,以免得被这闪电洪流冲击到,就算他们万古号的防御再强大,一旦被这闪电洪流冲击到,只怕是后果都不堪设想。

    “来得好”面对闪电洪流冲击而来,李七夜气定神闲,笑着说道。

    “嗡”的一声响起,命宫大开,迎接冲击而来的闪电洪流。

    “轰、轰、轰”轰鸣之声响彻了整片天宇,所有的闪电洪流冲击向李七夜的时候,命宫疯狂吞噬,把所有冲击而来的闪电洪流都吞噬入命宫之中。

    在李七夜的命宫之中,生命之柱上的古虚真文在演化不止,它好像是化作了一个浩瀚无垠的世界,把所有的闪电洪流都导入了这个世界之中,慢慢地把这疯狂的闪电洪流炼化。

    “轰、轰、轰”随着闪电洪流冲入李七夜的命宫时间越来越长,雷区中的闪电是越来越少,最后衰竭到了只有一缕缕的小闪电。

    最终李七夜的古虚真文吞噬了雷区的所有闪电,此时在雷区之中难得一见闪电的踪影,只能听到“噼啪”的微弱闪电之声,偶尔间只有一缕小小的电弧在雷区中掠过。

    在短短时间之内,李七夜把雷区的闪电吞噬得一干二净,本是像风暴海洋的雷区一下子变得安静起来,这安静得可怕,让人感到如同死域一样。

    所有人看到李七夜吞噬了整个雷区的闪电,这让很多人心里面都发毛,眼前这个家伙简直就是以雷电为食呀,不知情的人还以为他是食电兽呢。

    “那是”当很多人从李七夜吞噬了所有雷电的震惊中回过神来的时候,发现枫奕已经被人救回了万古号了。

    救回枫奕的是一个男子,这个男子看起来比枫奕大不了多少,他穿着一身紫衣,宛如是从烟霞之中走出来一样。

    这个男子相貌古朴,本来相貌是没办法用古朴来形容,但他的相貌就是那么的特别,你看到他第一眼的时候,你想不出其他的形容词,只能用一个词来形容古朴。

    似乎他是从古远的时代走出来的一样,整个人带着岁月的气息,烟霞笼罩,那种相貌给人有一种古仙的感觉。

    这样的一个男子站在那里,宛如一座巍峨的烟霞山,久经风霜,依然是傲然而立,似乎没有什么可以打磨他的相貌一样。

    “秦百里”看以这个男子,有人认出了他的来历,不由惊呼一声。

    “秦百里!”就算是不认识眼前男子的人,也听过秦百里的大名,一听到“秦百里”这个名字的时候,都不由抽了一口冷气。

    “应该叫秦教主。”有人低声地说道。

    秦百里,这个名字在青洲是十分的响亮,甚至可以说在以前秦百里这个名字比金戈还要响亮。

    秦百里曾是这个时代青洲最头角峥嵘的天才,他出身于索天教,并且是迅速崛起,甚至曾经有人认为他是青洲百族中最有机会成为大帝仙王的人。

    可惜,后来金戈崛起,他的惊艳超过了秦百里,后来秦百里与金戈之间免不了一战,在这一战之中,先出道的秦百里却败给了金戈。

    一夜之间让金戈名动天下,声势之盛一下子盖过了秦百里,从那一战之后,秦百里就很少出现过,有人说他是受到了打击,也有人说他是闭关修练。

    尽管说秦百里败给了金戈,但并不会因此而坠他的威名,毕竟他一路走来,经历了大大小小的战役,他的实力是得到许多人承认的,这并非是浪得虚名。

    “这已经是封神了吗?”此时就算是拥有八千万斗混沌之气的强者都看不透秦百里的造化,一眼望去,秦百里深不过测,宛如深渊一般,似乎他已经是跳脱了道天境界。

    秦百里并没有承载天命,并没有成为大帝仙王,那么唯一的可能就是秦百里已经封神了。

    现在秦百里不止是实力深不可测,同时他现在已经是索天教的教主,掌握着索天教的大权。像他如此年纪便能掌握索天教的生杀大权,这就意味着他深受索天教的诸位老祖器重和信任,他拥有着足够扛起索天教的实力。

    要知道,索天教可是一门四仙王的传承,门派之中卧虎藏龙,在这样的门派中秦百里就能以如此年纪担当大任,可想而知秦百里是多么的得到索天教的老祖肯定。

    “秦百里终于出世了,难道他是要挑战金戈吗?”看到了秦百里,有人不由暗暗吃惊地说道。

    当年败给了金戈之后,秦百里就很少露脸,现在秦百里出来了,这就不免让很多人为之猜测。

    “师尊”看到自己的师父,枫奕不由羞愧地低下了头颅,说道:“是徒弟无能,丢尽师尊颜脸。”

    秦百里皱了一下眉头,轻斥道:“冒失行事,此是有损门风,丢脸事小!”

    “弟子知罪。”枫奕不由低下了头,不敢再说话。

    枫奕在青洲也是一个大人物,他在秦百里面前像是一个小孩般。

    “劣徒无知,擅作主张,惊扰公主,还请公主恕罪。”此时秦百里向齐临帝女请罪地说道。

    “道兄客气了,区区小事,不足挂怀。”齐临帝女也只是轻轻摇了摇头,说道。

    秦百里愧然,说道:“惭愧,是我教导无方,请殿下见笑了。”

    此时李七夜回来了,秦百里一抱拳,说道:“尊驾一定是大名远扬的李道友吧。”

    “正是。”李七夜看了看秦百里,点头说道。

    秦百里不由轻轻叹息一声,看着枫奕,说道:“你乃是擅自作主,削你十年造化,以向李道友请罪,也是以肃门墙。”说毕,他一指落下,削了枫奕十年的道行。

    “弟子知罪。”枫奕接受自己师父的惩罚,没有任何的抗拒,心甘情愿。

    “劣徒鲁莽,行事轻慢,实为冒犯,今日削他十年造化,以向李道友和殿下请罪。”秦百里向李七夜和齐临帝女抱了抱拳,轻叹一声说道。

    秦百里此举让不少人心里面为之一凛,秦百里行事果真是严厉,也是公正严明,让人为之折服。

    换作是其他的帝统仙门的掌门教主,只怕早就护犊了,不管自己的门徒是对是错,自己门徒被欺负了,先扳回颜脸再说,是对是错对于很多帝统仙门来说并不重要。

    “道兄言重了。”齐临帝女轻轻地叹息一声,但也不去干涉。

    李七夜也只是笑了一下,看了看枫奕,说道:“此子未来大有可为,能收这样的一个徒弟,也算是一场造化。”

    “道友过奖了。”秦百里再次抱拳,依然是风度过人,徐徐地说道:“暂且告辞,他日有机会必定与道友、殿下赏月品茗,以论大道。”

    秦百里带着枫奕离开之后,让很多人不由有些失望,当秦百里出现之后,大家还以为秦百里会为自己徒弟出头,与李七夜打上一场,没有想到秦百里却是风度过人,削了枫奕十年造化,向李七夜陪罪,这样的胸襟实在是让人佩服。

    在秦百里出现之后,刚才还是义薄云天的御龙童子已经不知道躲到哪里去了。在刚不久,他还豪气冲天,一副气吞山河的模样,那气势是邈视帝统仙门,但是秦百里露脸之后,他直接躲了起来。

    “道行倒不浅。”秦百里离开之后,李七夜不由笑了一下。

    秦百里还的确是有着不一般的气度,换作其他帝统仙门,只怕是不愿意这样认怂,因为在他们这样的帝统仙门看来,向一个无名小辈认罪,那是绝对不可能的事情,这比砍了他们的头颅还难受,他们宁愿与对方死磕,也不会认错。

    毕竟,在他们帝统仙门看来,他们帝统仙门没怕过谁,就算有人敢与他们帝统仙门死磕,也不会有好下场的,往往都是他们笑到最后。

    枫奕是秦百里最喜爱的徒弟,也是十分器重,枫奕在李七夜手中吃了亏,秦百里却没有讨回场面,而是削了枫奕的十年造化,这样的胸襟也的确了不得。未完待续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