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听到这样的话之后,第一次见李七夜的修士都觉得有些难于相信,说道:“他怎么看都是一位道蛇境界的人呀,竟然如此的凶猛,难道他是深藏不露不成?”

    “这个就不知道了,他敢自称第一凶人,可想而知他有多凶了,第一,这可不是那么好当的。总之,他是怪胎,谁都不怕,谁都敢惹,而且谁都敢杀,也没有人知道他的来历。”曾经见过李七夜好几次的修士不由感慨地说道:“这个怪胎,一定会搅动青洲的风云的。”

    此时李七夜行走于雷区之中,一步一天地,他徐徐而行,轻松自在,宛如是闲庭信步一样,在短短的时间之内就追上了枫奕了。

    在如此短的时间之内就被李七夜追上了,枫奕也不服气,长啸一声,把自己的血气发挥到了极限,瞬间全身爆发了仙光,一缕缕仙光冲天而出,就在这刹那之间“嗡”的一声响起,枫奕周身的空间如同波动了一下,他速个人就像流星一样“嗖”的一声窜出去,疯狂地加速。

    在枫奕疯狂加速的时候,他整个人都以绝无伦比的速度往前冲,瞬间与李七夜拉开了距离。

    李七夜也只是笑了一下而己,依然是闲庭信步,依然是一步一天地,不急不慢地行走于雷区之中。

    “噼啪、噼啪、噼啪”一阵阵闪电疯狂响起,在李七夜闲庭信步的时候,闪电更加的疯狂抽向了李七夜,而且是越来越多,越来越凶猛,到了后面用狂风暴雨都无法形容了,数之不尽的闪电疯狂地砸向了李七夜,好像这雷区的所有闪电都与李七夜有深仇大恨一样,不把李七夜狠狠的砸死,它们就是不罢休!

    但是不管多少的闪电疯狂地抽向李七夜,但都被李七夜的命宫所挡下了,甚至可以说,李七夜所行走的地方已经成为了闪电的汇集之地了,他所在的地方所冲出来的闪电远远比枫奕所在的地方多出很多很多。

    此时李七夜就是行走在闪电的森林之中,所有的闪电就像蔓藤一样疯狂地缠绕在李七夜身上,恍惚之间要把李七夜拉下水下一样。

    “不对”看到这样的一幕,有老一辈大人物脸色一变,说道:“这不是他的命宫挡下了闪电,是他的命宫疯狂地吞噬着这雷区的闪电,他这是要把雷区的所有闪电化为己有。”

    此时这见识广博的老一辈大人物终于从其中看出了端倪了,一开始大家都以为李七夜是以命宫挡下闪电,现在看来根本就不是那么一回事。

    “果然是如此,现在不是闪电劈在他的身上,而是雷区的闪电身不由己,全部被李七夜抽离,被他吞噬。”有强者仔细一看,果真是那么一回事,不由骇然吃惊地说道。

    “看,我们船只的闪电都少了。”其他人纷纷发现了异样,此时万古号依然在奔腾,但是当万古号冲击起巨浪的时间,现在所打在万古号身上的闪电明明比刚才少了,毫无疑问,此时的闪电多数是被李七夜抽离了。

    “这,这小子真他妈怪胎,竟然主动去吞噬闪电,探索之地的闪电比外界的闪电不知道恐怖多少。”有修士抽了一口冷气地说道。

    一时之间,很多人都觉得恐怖,探索之地的闪电不是肉身所能承受的,没有几个人愿意去招惹这里的闪电,现在李七夜却反而去吞噬闪电,在大家看来,眼前这个家伙未免太邪门了吧。

    当然他们并不知道,李七夜的命宫四象中拥有着绝世无双的东西古虚真文!

    李七夜的古虚真文甚至连天劫都能承受,甚至是可以把天劫吞噬,区区这点闪电对于古虚真文来说算得了什么,那只不过是开胃小菜而己。

    虽然李七夜是闲庭信步,但是他控制着空间,根本就不需要多少的血气,不需要损耗多少的混沌之气,而枫奕则不一样了,他是把自己的身法发挥到了极限,他这样疯狂往前冲,是需要消耗大量的血气和混沌之气的,所以就算他拼命地与李七夜拉开距离,但是最终只怕都胜不了李七夜。

    “噼啪、噼啪、噼啪”此时李七夜周身的闪电越来越多,他所走过的地方就会成为闪电的中心,所有的闪电都被他抽离过来。

    “我的妈呀,他要疯了吧。”看到此时连劈在万古号的闪电都衰弱到寥寥无几的时候,万古号的强者都不由抽了一口冷气。

    现在远远看去,李七夜他整个人都被密密麻麻的闪电所笼罩,他好像是成为了电人一样,看起来好像是全身流淌着无数的闪电。

    看到这样的一幕,齐临帝女都不由苦笑地摇了摇头,像李七夜这种行走在风世间的巨头,这种事情对于他而言那只不过是雕虫小技而己,跟枫奕比斗比斗,那也只不过是随兴而为,否则像枫奕这样的道行,只怕是难入他的法眼。

    “啪啦”此时劈在李七夜身上的闪电变了,此时疯狂劈向李七夜的闪电带着紫色的光环,而且劈落而下的闪电不再是那么的耀眼,甚至看起来有些美丽。

    “不好,他这是抽了雷区的底,雷区要发飙了,要放出劫难级的闪电了。”看到这样的一幕,有老一辈大人物脸色一变,知道不妙了。

    此时闲庭信步的李七夜又追上了枫奕了,与枫奕同行,他看着已经是大汗淋漓的枫奕,笑了笑,说道:“劫难要来了,你现在认输还来得及,现在赶紧逃离吧,否则,等一下你想逃都没机会了。”

    看到李七夜依然闲庭信步,枫奕脸色都变了,他觉得李七夜太诡异了,这样的一点混沌之气都能做到这一步,这简直就是妖法邪术!

    “我是不会轻易认输的,不冲到最后,我是不会罢休的。”枫奕虽然此时有些血气不继,依然是寸步不让。

    “如果你是那么执着,那我就帮不了你了。快跑吧,能跑多快就跑多快。”李七夜笑着说道:“劫难来了,能不能逃出去,就看你的运气了。”

    “冲”枫奕狂吼一声,血气疯狂喷涌,混沌之气宛如决堤一样狂奔,如同洪流一样滚滚不息。虽然枫奕明知道自己会输,但是他不愿意就此向李七夜投降,他要再放手一搏,所以在这刹那之间,他是拼了,不惜损耗自己的血气和混沌之气。

    他这样的做法是拼了老命,就算他能冲到最后,留下的创伤在短时间之内都无法恢复,这已经不是简单的损耗混沌之气了。

    “轰”的一声巨响,随着枫奕疯狂地加速,再一次与李七夜拉开距离,他疯狂地往前冲。

    “轰、轰、轰”就在枫奕与李七夜拉开距离的时候,突然间所有的闪电像炸开了一样,听到一阵阵轰鸣声中,海中瞬间喷涌出了无穷无尽的闪电,这无穷无尽的闪电都是闪动着紫色的光环。

    “轰”巨响摇动着整片海域,所有的闪电就像风暴一样冲天而起,当这带着紫色光环的闪电冲起的时候,可以摧毁世间的一切,没有什么东西可以挡得住。

    “不好”看到雷区中的所有闪电冲击而起,万古号上的所有人都被吓得一大跳。

    “轰、轰、轰”就在这刹那之间,所有闪电像决堤的洪水一样,疯狂地冲击向李七夜,没有人能挡得住这闪电的去路。

    “不好”就在这瞬间,枫奕脸色大变,在刹那之间他祭出了一件件的宝物。

    虽然说枫奕已经与李七夜拉开了很大的距离,但是此时李七夜简直就是把雷区底部的所有闪电都抽了出来,这让所有的闪电都冲涮向他。

    而枫奕就在这闪电的风暴范围之中,此时他想逃都来不及,所有的闪电冲击向李七夜,而枫奕则是成为了挡在李七夜与闪电之间的障碍。

    “开”枫奕狂吼道,一件件宝物兵器喷涌出强大的光芒,欲筑成最强的防御挡住这闪电。

    “轰、轰、轰”一阵轰鸣,这冲击而来的闪电却像洪流一样冲击而来,这是灾难的洪流,谁都挡不住。

    听到“砰、砰、砰”的声音响起,在如此恐怖的洪流之下,枫奕的防御也挡不住,闪电洪流如同摧枯拉朽一样,疯狂地冲击在防御之上,防御一层层崩碎。

    “开”枫奕狂轰着,出手便是仙王之术,欲挡住这闪电洪流,但是根本就挡不住,闪电洪流瞬间把他的仙王法则冲得粉碎,闪电抽在他身上,“噼啪”的声音响起,青烟直冒,在这闪电洪流之下,他随时都会被烧得灰飞烟灭。

    “不好”此时枫奕大骇,在这个时候他已经无能为力了,只能是眼睁睁地看着闪电洪流疯狂地往自己冲来了,在这一刻,枫奕知道自己死定了,在这样的闪电洪流之下,他必定被轰得灰飞烟灭,尸骨不存。

    “完了”看到枫奕在闪电洪流之中是那么的不堪一击,眨间就会被冲涮成飞灰,万古号上的许多强者都认为这一次枫奕必死无疑。未完待续

第1920章入雷区    李七夜看着话语间显霸气的枫奕,他不由淡淡地笑了一下,说道:“看来你是很爱戴你的师尊,愿意为他做任何事。”

    枫奕缓缓地说道:“我只是一个孤儿,是师尊赐于我一切,有我师尊才有我今日。为我师尊效劳,那是我应该做的。”

    “很好,既然你有这个兴趣,那我奉陪便是,走一趟又有何妨呢。”李七夜不由笑着说道,风轻云淡。

    “好魄力”枫奕也显得兴奋,说道:“奇人便是奇人,非我俗辈能比。”

    李七夜只笑了一下,看了一眼身旁的御龙童子,悠闲地说道:“你要来走一趟吗?人多热闹,这才有看头。”

    李七夜这话一说,让御龙童子愕了一下,他下意识地抬头看了一眼闪电狂舞的大海。

    “御龙童子,如果你愿意,我们就来赌一场,三人共赌一场如何?我们到雷区走一趟,谁撑得久,谁就赢了。”李七夜这样一提起,枫奕也没有落下御龙童子,冷笑一声,对御龙童子发出了挑战。

    御龙童子目光从雷区中收了回来,笑着说道:“枫奕,你不需要咄咄逼人,我御龙童子怕你不成!不过,今日我不抢这位尊驾的风头,你们之间的切磋我就不掺和了,以免得你输入太难看!等你与这位尊驾切磋能活下来,你我之间再挑个时间地点斗上一番也不迟!”

    说到这里,御龙童子向李七夜抱拳,笑着说道:“尊驾乃是奇人,魄力无双,我先祝你旗开得胜,好好打压打压他们索天教的气焰。哼,让他们明白,不要以为自己有靠山就可以目中无人,嚣张霸道!”

    “会的。”对于御龙童子的话,李七夜含笑点头。

    “好,那我也不为难你,错过今日,你我之间的恩怨再打个时间地点清算清算!”枫奕也懒得与御龙童子纠缠,冷笑地说道。

    “我随时奉陪!”御龙童子冷笑一声,傲然地说道:“我倒要看你把你们索天教的仙王之术学了几分!”说着是霸气逼人。

    枫奕不理会御龙童子,向李七夜说道:“尊驾,请了。”

    李七夜笑了笑,也有兴趣,站了起来,走到船弦边。而枫奕向齐临帝女鞠身,说道:“殿下,弟子告退。”说着随李七夜走到了船弦。

    “旗开得胜,打倒索天教!”此时御龙童子对李七夜大喊,说道:“我在此等着尊驾凯旋归来,为你呐喊鼓劲。”

    李七夜只是笑了笑,看着雷区,徐徐地说道:“让我们开始吧。”

    不过,在李七夜和枫奕还没有开始之时,万古号的船长就大叫了一声,说道:“离船者自负,生死本船一概不负责。”

    当然,李七夜和枫奕都当作没听到船长的话,他们也并没有要求万古号要负责。

    此时枫奕站于船缘,向李七夜抱拳地说道:“尊驾,在下不自量力,先走一步,我们在雷区见。”话一落下,声如龙吟,身如在龙,瞬间冲了出去,以绝无伦比的速度冲入了雷区之中。

    万古号的速度已经足够快了,在一路飞驰而来,可称得上是大帝仙王的速度,虽然说进入雷区之后,万古号的速度是明显慢了下来,但依然是十分的惊人。

    但此时枫奕很如蛟龙,天马行空,游走于雷区,他的速度绝无伦比,超越了万古号的速度,此时他一下子冲入雷区,速度之快万古号在短时间之内都赶不上他。

    “霸气。”看到枫奕一口气冲入了雷区,不管是对他看得顺眼还是看不顺眼的人,都不得不竖起大拇指,雷区的威力大家亲目所睹,现在枫奕敢独身冲在万古号的前面,独步进入万古号,单是凭这一点的勇气就值得人称赞。

    “龙行索天”看到枫奕独步于雷区,有老一辈大人物看出了他这门功法,不由赞了一声,说道:“这是索天仙王所创的不世仙王之术,步法独世,而且速度绝伦,传言索天仙王曾凭此法在速度上超越了真龙。枫奕能有如此的速度,他是已经得到了这门功法的精髓了。”

    就算是不识得这门功法的人也知道枫奕的步法绝世,以万古号现在的速度只怕绝大部份的人都无法超越,但在枫奕却超越了万古号。

    “噼啪噼啪噼啪”就在枫奕冲入雷区的时候,一条条如山脉大小的闪电疯狂地抽向枫奕,每一条闪电抽下,可以把一方的大地抽得粉碎,可以把许多修士强者瞬间抽得灰飞烟灭。

    “开”面对这一条条粗大的闪电抽下来,枫奕无所惧,狂吼一声,“轰”的一声巨响,他所有的混沌之气冲天而起,随着铛铛铛的声音响起,一条条法则神链喷薄而出,刹那之间法则织成了金甲,穿在了枫奕的身上。

    听到“嗡”的一声响起,就在这瞬间,枫类身上的金甲舒张开了一只只的羽翼,黄金色的羽翼如同仙王守护一样,流动着仙王光环,这样的仙王光环撑开了一方世界。

    听到“啪、啪、啪”的声音响起,当这样的羽翼张开之后,仙王光环挡住了疯狂抽下的闪电。

    有了羽翼的仙王光环挡住了闪电疯狂的抽打之后,枫奕的速度只增不减,如同蛟龙一样继续冲入雷区。

    “化羽金甲,了不起的防御之术呀,帝统仙门就是不一样,一出手便是门门都是仙王之术。”看到枫奕这功法,老一辈大人物不由感慨羡慕。

    索天教,一门四仙王,在青洲的百族中是数一数二的传承,威名赫赫,拥有着许多的仙王之术。

    当然,这也是枫奕出类拔萃,否则的话就算索天教拥有再多的仙王之术,也不可能轻易地传给一个普通弟子。

    当看到枫奕头都不回霸气地冲入了雷区之中,很多人都纷纷望向李七夜,大家都看着李七夜怎么样冲入雷区。

    大家都觉得李七夜这一点的道行冲入雷区的话,那就实在是太吃亏了,只怕会在短短的时间之内,都会被闪电劈死,会被烧成飞灰。

    在众目睽睽之下,李七夜只是笑了一下而己,此时他一步踏了出去,他一步踏出万古号的时候,他一下子消失了,瞬间他便出现在了雷池之中,下一刻他又一次消失,然后再出现在更远处。

    李七夜一步一消失,他走得很从容,每迈一步便是一个很大的距离,他看起来走得很慢,但是速度却比枫奕快很多很多。

    “噼啪、噼啪、噼啪”在李七夜踏入雷区的时候,闪电也是毫不客气地疯狂抽向李七夜,每一道的闪电可以把一座山岳抽得粉碎。

    但是对于这抽下来的闪电李七夜是视若无睹,只是浮现一个命宫,命宫混沌之气弥漫,宛如是要打开一个世界一样。

    “啪啦、啪啦、啪啦”的声音响起,在李七夜打开命宫的时候,所有劈下来的闪电都被命宫接住了,所有的闪电都消失在李七夜的命宫之中。

    “这是什么身法?竟然要比枫奕的龙行索天还要快。”看到李七夜快要追上枫奕了,有很多人大吃一惊,喃喃地说道。

    “这不是身法。”有老一辈大人物看出了端倪,摇头说道:“这是空间控制,他可以自由地跨越空间,可以说,在他的脚下已经没有距离可言了。”

    这个老一辈大人物也的确是识货,虽然他是看不出李七夜这是空书的控制空间,但也能看得出来李七夜这是跨越空间。

    “这太猛了吧,命宫能挡下闪电,这样的命宫究竟是有多坚硬?”有强者看着李七夜命宫浮现,竟然能挡下闪电,都不由吃惊地说道。

    大家都知道,修士是最怕天罚之类的东西,虽然眼前闪电不属于天罚,但它也是属于天地的力量,一旦被这种力量所伤害,是很难治得好的。

    现在李七夜竟然以自己的命宫去接这闪电,这是让任何人都想不到的事情。对于修士而言,命宫太珍贵了,更多的人愿意以自己的身体去硬撼闪电,都不愿意以命宫去扛闪电,肉身毁了,还可以重塑,如果命宫被毁了,那就真的玩完了。

    “这小子是谁呀,凭着区区的道蛇境界,竟然敢与枫奕决高下,竟然敢行走于雷区之中,这太凶猛了吧。”有不认识李七夜的修士看到这样的一幕,不由吃惊地说道。

    “你是消息不灵通了吧。”有认识李七夜的人,说道:“他就是第一凶人李七夜,当然是凶猛了,怪胎一个,无法无天,就是他把东宫世宫痍为平地的,也是他把天凰皇主砸成肉酱的!”

    “这么生猛呀,这,这种无法无天的程度,也太凶了吧。”第一次听说李七夜威名的人不由抽了一口冷气。

    “这有什么,他曾经在齐临帝家的门口杀了齐临帝家的弟子,还不是什么事都没有,依然是齐临帝家的贵宾。呶,你没看到吗?齐临帝女对他都是百依百顺,说不定他将会成为齐临帝家的姑爷,人家敢嚣张,也是有两把刷子的。”这个修士说道。未完待续。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