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李七夜看着话语间显霸气的枫奕,他不由淡淡地笑了一下,说道:“看来你是很爱戴你的师尊,愿意为他做任何事。”

    枫奕缓缓地说道:“我只是一个孤儿,是师尊赐于我一切,有我师尊才有我今日。为我师尊效劳,那是我应该做的。”

    “很好,既然你有这个兴趣,那我奉陪便是,走一趟又有何妨呢。”李七夜不由笑着说道,风轻云淡。

    “好魄力”枫奕也显得兴奋,说道:“奇人便是奇人,非我俗辈能比。”

    李七夜只笑了一下,看了一眼身旁的御龙童子,悠闲地说道:“你要来走一趟吗?人多热闹,这才有看头。”

    李七夜这话一说,让御龙童子愕了一下,他下意识地抬头看了一眼闪电狂舞的大海。

    “御龙童子,如果你愿意,我们就来赌一场,三人共赌一场如何?我们到雷区走一趟,谁撑得久,谁就赢了。”李七夜这样一提起,枫奕也没有落下御龙童子,冷笑一声,对御龙童子发出了挑战。

    御龙童子目光从雷区中收了回来,笑着说道:“枫奕,你不需要咄咄逼人,我御龙童子怕你不成!不过,今日我不抢这位尊驾的风头,你们之间的切磋我就不掺和了,以免得你输入太难看!等你与这位尊驾切磋能活下来,你我之间再挑个时间地点斗上一番也不迟!”

    说到这里,御龙童子向李七夜抱拳,笑着说道:“尊驾乃是奇人,魄力无双,我先祝你旗开得胜,好好打压打压他们索天教的气焰。哼,让他们明白,不要以为自己有靠山就可以目中无人,嚣张霸道!”

    “会的。”对于御龙童子的话,李七夜含笑点头。

    “好,那我也不为难你,错过今日,你我之间的恩怨再打个时间地点清算清算!”枫奕也懒得与御龙童子纠缠,冷笑地说道。

    “我随时奉陪!”御龙童子冷笑一声,傲然地说道:“我倒要看你把你们索天教的仙王之术学了几分!”说着是霸气逼人。

    枫奕不理会御龙童子,向李七夜说道:“尊驾,请了。”

    李七夜笑了笑,也有兴趣,站了起来,走到船弦边。而枫奕向齐临帝女鞠身,说道:“殿下,弟子告退。”说着随李七夜走到了船弦。

    “旗开得胜,打倒索天教!”此时御龙童子对李七夜大喊,说道:“我在此等着尊驾凯旋归来,为你呐喊鼓劲。”

    李七夜只是笑了笑,看着雷区,徐徐地说道:“让我们开始吧。”

    不过,在李七夜和枫奕还没有开始之时,万古号的船长就大叫了一声,说道:“离船者自负,生死本船一概不负责。”

    当然,李七夜和枫奕都当作没听到船长的话,他们也并没有要求万古号要负责。

    此时枫奕站于船缘,向李七夜抱拳地说道:“尊驾,在下不自量力,先走一步,我们在雷区见。”话一落下,声如龙吟,身如在龙,瞬间冲了出去,以绝无伦比的速度冲入了雷区之中。

    万古号的速度已经足够快了,在一路飞驰而来,可称得上是大帝仙王的速度,虽然说进入雷区之后,万古号的速度是明显慢了下来,但依然是十分的惊人。

    但此时枫奕很如蛟龙,天马行空,游走于雷区,他的速度绝无伦比,超越了万古号的速度,此时他一下子冲入雷区,速度之快万古号在短时间之内都赶不上他。

    “霸气。”看到枫奕一口气冲入了雷区,不管是对他看得顺眼还是看不顺眼的人,都不得不竖起大拇指,雷区的威力大家亲目所睹,现在枫奕敢独身冲在万古号的前面,独步进入万古号,单是凭这一点的勇气就值得人称赞。

    “龙行索天”看到枫奕独步于雷区,有老一辈大人物看出了他这门功法,不由赞了一声,说道:“这是索天仙王所创的不世仙王之术,步法独世,而且速度绝伦,传言索天仙王曾凭此法在速度上超越了真龙。枫奕能有如此的速度,他是已经得到了这门功法的精髓了。”

    就算是不识得这门功法的人也知道枫奕的步法绝世,以万古号现在的速度只怕绝大部份的人都无法超越,但在枫奕却超越了万古号。

    “噼啪噼啪噼啪”就在枫奕冲入雷区的时候,一条条如山脉大小的闪电疯狂地抽向枫奕,每一条闪电抽下,可以把一方的大地抽得粉碎,可以把许多修士强者瞬间抽得灰飞烟灭。

    “开”面对这一条条粗大的闪电抽下来,枫奕无所惧,狂吼一声,“轰”的一声巨响,他所有的混沌之气冲天而起,随着铛铛铛的声音响起,一条条法则神链喷薄而出,刹那之间法则织成了金甲,穿在了枫奕的身上。

    听到“嗡”的一声响起,就在这瞬间,枫类身上的金甲舒张开了一只只的羽翼,黄金色的羽翼如同仙王守护一样,流动着仙王光环,这样的仙王光环撑开了一方世界。

    听到“啪、啪、啪”的声音响起,当这样的羽翼张开之后,仙王光环挡住了疯狂抽下的闪电。

    有了羽翼的仙王光环挡住了闪电疯狂的抽打之后,枫奕的速度只增不减,如同蛟龙一样继续冲入雷区。

    “化羽金甲,了不起的防御之术呀,帝统仙门就是不一样,一出手便是门门都是仙王之术。”看到枫奕这功法,老一辈大人物不由感慨羡慕。

    索天教,一门四仙王,在青洲的百族中是数一数二的传承,威名赫赫,拥有着许多的仙王之术。

    当然,这也是枫奕出类拔萃,否则的话就算索天教拥有再多的仙王之术,也不可能轻易地传给一个普通弟子。

    当看到枫奕头都不回霸气地冲入了雷区之中,很多人都纷纷望向李七夜,大家都看着李七夜怎么样冲入雷区。

    大家都觉得李七夜这一点的道行冲入雷区的话,那就实在是太吃亏了,只怕会在短短的时间之内,都会被闪电劈死,会被烧成飞灰。

    在众目睽睽之下,李七夜只是笑了一下而己,此时他一步踏了出去,他一步踏出万古号的时候,他一下子消失了,瞬间他便出现在了雷池之中,下一刻他又一次消失,然后再出现在更远处。

    李七夜一步一消失,他走得很从容,每迈一步便是一个很大的距离,他看起来走得很慢,但是速度却比枫奕快很多很多。

    “噼啪、噼啪、噼啪”在李七夜踏入雷区的时候,闪电也是毫不客气地疯狂抽向李七夜,每一道的闪电可以把一座山岳抽得粉碎。

    但是对于这抽下来的闪电李七夜是视若无睹,只是浮现一个命宫,命宫混沌之气弥漫,宛如是要打开一个世界一样。

    “啪啦、啪啦、啪啦”的声音响起,在李七夜打开命宫的时候,所有劈下来的闪电都被命宫接住了,所有的闪电都消失在李七夜的命宫之中。

    “这是什么身法?竟然要比枫奕的龙行索天还要快。”看到李七夜快要追上枫奕了,有很多人大吃一惊,喃喃地说道。

    “这不是身法。”有老一辈大人物看出了端倪,摇头说道:“这是空间控制,他可以自由地跨越空间,可以说,在他的脚下已经没有距离可言了。”

    这个老一辈大人物也的确是识货,虽然他是看不出李七夜这是空书的控制空间,但也能看得出来李七夜这是跨越空间。

    “这太猛了吧,命宫能挡下闪电,这样的命宫究竟是有多坚硬?”有强者看着李七夜命宫浮现,竟然能挡下闪电,都不由吃惊地说道。

    大家都知道,修士是最怕天罚之类的东西,虽然眼前闪电不属于天罚,但它也是属于天地的力量,一旦被这种力量所伤害,是很难治得好的。

    现在李七夜竟然以自己的命宫去接这闪电,这是让任何人都想不到的事情。对于修士而言,命宫太珍贵了,更多的人愿意以自己的身体去硬撼闪电,都不愿意以命宫去扛闪电,肉身毁了,还可以重塑,如果命宫被毁了,那就真的玩完了。

    “这小子是谁呀,凭着区区的道蛇境界,竟然敢与枫奕决高下,竟然敢行走于雷区之中,这太凶猛了吧。”有不认识李七夜的修士看到这样的一幕,不由吃惊地说道。

    “你是消息不灵通了吧。”有认识李七夜的人,说道:“他就是第一凶人李七夜,当然是凶猛了,怪胎一个,无法无天,就是他把东宫世宫痍为平地的,也是他把天凰皇主砸成肉酱的!”

    “这么生猛呀,这,这种无法无天的程度,也太凶了吧。”第一次听说李七夜威名的人不由抽了一口冷气。

    “这有什么,他曾经在齐临帝家的门口杀了齐临帝家的弟子,还不是什么事都没有,依然是齐临帝家的贵宾。呶,你没看到吗?齐临帝女对他都是百依百顺,说不定他将会成为齐临帝家的姑爷,人家敢嚣张,也是有两把刷子的。”这个修士说道。未完待续。

第1919章御龙童子    “和我切磋?”李七夜不由露出淡淡的笑容,说道:“看来这似乎是由不得我,如果我是不接受挑战的话,你会放过我吗?”

    听到枫奕要与李七夜切磋,让坐在旁边的齐临帝女都有些苦笑不得,这是枫奕不知天高地厚,以为李七夜平凡便可以欺负,与这样的一尊行走于红尘中的巨头过不去,那就是自寻死路。

    不要说是枫奕这样的小辈,现在连他们齐临帝家最强的上神都不愿意去谈李七夜,甚至对齐临帝家和齐临境内所管辖下的门派修士达到了封口令,不允许多去谈论李七夜。

    他们齐临帝家的最强上神下达了这样的封口令是怕自己宗门内的弟子口无遮拦,谈论之时一不小心犯了他的大忌,说不定为他们齐临帝家招来灭门之灾。

    现在枫奕要挑战李七夜,齐临帝女都懒得去说什么了,只有见识了李七夜的可怕之后,那些不知天高地厚的晚辈才明白自己面对的是什么恐怖的存在。

    枫奕腰杆站得笔直,神态认真地说道:“若是尊驾不愿意,我也不勉强,或者是我道小法弱,不入尊驾的法眼。不过我相信尊驾乃是一位奇男子,能与殿下同行者,焉有凡俗之辈。”

    “有点意思。”李七夜不由笑了起来,说道:“既然知道我不是凡俗之辈,那还敢挑衅我?就不怕我把你灭了?”

    “修士本是迎难而上。”枫奕很庄严,也很有气势,说道:“再说,不一试又怎么知不行呢?我师尊教诲我,畏艰难者,终不成大事。我修道几十载,对自己还是有几分自信,所以尊驾再强大,我也愿意尝试一二。”

    此时枫奕说得铿锵有力,虽然他的确是有意为难李七夜,是有意跟李七夜过不去,但是他说得光明正大,没有丝毫的使奸。

    “哼,少在那里说得冠冕堂皇,帝统仙门就了不起呀。”此时一个不屑的声音响起,冷笑地说道:“难道你挑战别人就一定要应战呀,大门派就是自以为了不起,自视高人一等,真的以为别人一定要按照他的意志行事。”

    在这个时候,也有一个青年走了过来,这个青年穿金衣,戴高冠,他长得很俊秀,脸蛋十分的白净,有几分玉面俏郎君的风韵。

    当这个青年说出这种话之时,也让观景台的一些修士暗暗附和,特别是一些跟这位青年交好的散修或者是小散修、流寇,更是当场喝采,说道:“宗帅兄说得太有道理了。”

    “御龙童子,我的事你休得多来掺和。”看到这个青年上前来,枫奕冷冷地看了他一眼,说道。

    “御龙童子”听到这个称号,没有见过这个青年的人都不由暗暗地抽了一口冷气。

    御龙童子朱宗帅,也是年轻一辈出众的强者,也称得上是天才,他与枫奕齐名,在青洲有着不小的名头。

    虽然说他被称之为“童子”,事实上他年纪已经不小了,比枫奕还大,甚至年纪快比得上枫奕的师父秦百里。

    “我掺和怎么了?”御龙童子凑上来,冷笑一声,说道:“枫奕,难道我御龙童子是怕你不成?我御龙童子就是最看不惯你们这些帝统仙门的弟子仗势欺人,自认为自己了不起,咄咄逼人!如果你不服气,我们打一场便是!”

    听到御龙童子如此毫不客气地挑战枫奕,有不少修士特别是散修,他们是暗暗对御龙童子竖起了拇指。

    “两个人都是道天境界的高手,都拥有六千多斗的混沌之气,也难怪御龙童子不怕枫奕。”有老一辈仔细看了一下御龙童子,作出判断地说道。

    也有见识浅的年轻修士也觉得很奇怪,不由好奇地问身边的长辈,说道:“枫奕可是出身于索天教,是秦百里的首徒,这个御龙童子竟然敢如此挑衅他,这也太狂了吧。”

    “因为御龙童子的师父御龙上神是一尊拥有十一图腾的上神,虽然御龙上神是一位散修,但他很强大,而且是个心狠手辣的人,在御龙上神年轻之时曾经是干过许多凶残之事,特别是抢杀灭门之事没少干过。”说到这里,这长辈都不愿意多谈,十分的忌惮。

    在此时,御龙童子和枫奕针锋相对,虽然御龙童子气势逼人,枫奕也无惧于他,冷笑一声,说道:“御龙童子,你要斗,我随时奉陪,你挑好时间,挑好地点。但现在你给我闪一边去,莫打扰我与这位尊驾说话。”

    御龙童子不客气,枫奕也一点都不客气,就算御龙童子来历惊人,他枫奕也不是什么好惹的人。

    “本童子就是喜欢与你们这些自视高人一等的大教弟子对着干。”御龙童子大笑一声,然后对李七夜抱拳地说道:“这位兄弟,在下朱宗帅,人称御龙童子。有什么困难随时可以来找我,特别是有什么大教弟子要找你的茬,我御龙童子随时为你摆平他。”

    说到这里,御龙童子是豪气冲天,义薄云天,可以说是义气十足的人。

    “宗帅兄乃是我辈楷模”有不少与御龙童子有交情或者是小修士,都不由赞了一声,就算不敢大声叫出来,都对御龙童子竖了个大拇指。

    “谢过了。”李七夜只是淡淡一笑而己,他沉浮千万载,怎么样的人他是没见过。

    “注意了,我们要进入雷区中心了,乘客不可擅出离船。”就在这个时候,万古号的船长大呼一声。

    “噼啪”的声音响起,此时只见闪电大作,在海中无数的闪电疯狂喷涌而出,宛如金蛇一样狂舞,万古号冲了过去的时候,无数的闪电像神鞭一样疯狂地向万古号抽来,好像是要把万古号撕裂一样。

    闪电如同狂风暴雨一般抽来,让人不寒而栗,这样的气势让人都不由为之胆怯。

    幸好的是,万古号的防御挡住了这疯狂无比的闪电,把所有疯狂的闪电导入了大阵之中,把它炼成了雷电之液。

    看到这样的一幕,大家才松了一口气,万古号号称是最安全的船只,这并非是吹嘘之词。

    “他日还望能与尊驾论道谈法。”枫奕本来是想刁难李七夜,让李七夜知难而退,但却被御龙童子这样一掺和,是没有戏了。

    “殿下,打扰了,弟子冒昧,扰了殿下,请恕罪。”虽然枫奕有意为难李七夜,但他还是保持有很好的风度,给人一种光明磊落的感觉。

    就在枫奕要打退堂鼓的时候,李七夜却笑着说道:“不急,不急,既然都来了,何必急着走呢。你不是说要与我切磋切磋吗?也罢,我今天也有雅兴,你想怎么样切磋?”?被人挑衅的事,李七夜遇多了,不过今天遇到枫奕这种要为自己师父出头的人倒不多,更何况,枫奕还是有点意思。

    李七夜这话一说出来,枫奕都意外了,他还以为李七夜懒得跟他切磋呢。现在李七夜竟然应战,枫奕顿时为之精神一振,立即双目神采奕奕,笔直的身体更是像劲风中的标杆。

    “这么说来,尊驾有意思了?”枫奕立马来精神,说道:“不知道尊驾想怎么样切磋呢?只是仅仅论道,还是手谈,或者一决胜负?”

    见枫奕如此的神态奕奕,坐在旁边的齐临帝女都不由苦笑了一下,枫奕还不知道此时一头巨兽在张开血盆大嘴等着他呢。

    “文斗武斗皆可,我这个人十分随缘,你选怎么样的,我都奉陪。”李七夜随意地笑着说道。

    “好,尊驾有魄力,我就是喜欢这样有魄力的人!”枫奕也大喝一声,显得兴奋,此时他抬头一看,见海中的闪电,他也来了斗志,大笑地说道:“不知道尊驾有没有兴趣随我入海,在雷池闪电中走一遭。”说到这里,他是豪气冲天,斗志高昂。

    枫奕这话一出,许多人都纷纷往海中望去,只见此时大海是闪电疯狂舞动,宛如要撕裂这天地一样,看到这样的一幕,大家都抽了一口冷气,在这个时候冲入大海中,那简直就是自寻死路。

    李七夜也不由望向大海,看着闪电疯狂舞动,他不由淡淡一笑。

    “若是尊驾认为不妥,我也不勉强,我们换其他方法。”见李七夜没说话,枫奕徐徐地说道。

    李七夜不由笑了一下,说道:“看来你是自信十足,你是自认为能趟过这雷区了?”?“不敢,六成的把握吧。”枫奕也是大笑一声,显得坦然,说道:“世间哪里有十足把握之事,什么都要十足把握,何事都不用去做了。对于我来说,六成足矣!”说到这里,语气之间显霸气。

    “六成,那只怕是殒落于此。”李七夜笑了笑,轻轻摇头,他说的是实话。

    “或是殒落于此,那只能说是我学艺不精。”枫奕大笑地说道:“尊驾明显道不如我,我选雷区,已占了大便宜,如果这等挑战都不敢,还谈什么替我师尊出头!”

    虽然枫奕显得轻狂,但谈吐之间却有着霸气,哪有年少不轻狂!枫奕这样的年纪就是适合做这种轻狂之事。(未完待续。)

Comments are closed.